感恩

凤逆天下小说风羽沫紫宸皓凌舜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凤逆天下小说风羽沫紫宸皓凌舜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引子

  十月已经步入了秋天的季节,空气仍然显得闷热,时而吹过的微风,稍稍的减少了些许暑气,风中夹带着淡淡的桂花香气,格外地怡人。此时夜空中闪过一道身影,静静的落入院中,随后迅速的潜入了房中,站在打开的落地窗前,月光撒在她身上,勾勒出她完美的线条……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似有似无异常的香味,房内更是多了一个身影。此时房内的中年男子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出声道:“什么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潜入房间的女子,头上的兜帽遮盖住了她整个脸,身上散发出她特有的淡淡的夜蔷薇香,让人迷离的气味却是死亡的信息。女子缓缓地放下了兜帽,灯光下的脸显得熠熠生辉,轮廓分明,一对美眸犹如星空深邃迷离,小巧而笔挺的鼻子,薄薄的樱唇微微上翘,犹如九天之上的仙子。待男人看清来人后,惊恐的睁大双眼,喉部像被堵住一般,无法正常的发出声音。

  她缓步走向了那个因震惊而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中年男子,此时反应过来的男人断断续续地说:“是…是你?啊……你…你不要…过……来”来字才出口,一道寒光闪过,男子便没有了生气,他的桌前只留下了一朵娇艳的夜蔷薇和房中若有若无地香气。

  女子出手极快没有一丝犹豫,干净利落的出手了结了那个出卖集团的男人,收回了匕首及桌上的文件,看都没看一眼那个眼睛圆睁,表情扭曲的男人,转身跃向空中,消失在夜色之中。

  凌晨两点,豪华的欧式别墅突然亮起了灯,一名窈窕女子走入房间,将身上的劲装换下套上一件淡紫色丝质长裙,转而走入书房,拿过桌上的文件仔细的阅读。

  桌上的灯光照在女子的侧面上,专注而又妖娆。透过灯光才发现,这美丽的女子不是别人,竟是刚刚执行完任务的暗月组织首领,风羽沫。

  叩叩叩,门外响起了恭敬的声音,“羽沫小姐,凌先生已经到了。”

  “让他上来吧。”随手将文件放下,风羽沫抬眼望向门的方向。

  凌舜杰进房见到的就是这一幕,整洁淡雅的房间,美丽动人的女子,以及她嘴角那若有若无的淡淡笑容。

  “看样子,任务完成的很顺利啊!”随意坐下,凌舜杰交翘着腿悠闲的说着,语气轻松地仿佛只是在谈论天气。

  “如果这都不能完成,那我还是我吗?”妩媚的笑了笑,风羽沫靠着背椅,看似悠哉,说出的话却是充满自信。

  不过,作为暗月组织首领和赫风财团董事长,才二十三岁的她的确是有资格自信,再加上如今羽昕也已经找到了,一家团聚的感觉更是让她感觉有如云端!

  看着风羽沫眼中藏不住的神采,凌舜杰也不由得倍受感染,暖暖的温馨在两人之间传递,只是此时的他们却都忘记了,多年的杀手生活早已让他们成为众矢之的,稍不留意便会粉身碎骨。

  当远在法国的凌舜杰看到新闻中报道风羽沫重度昏迷时,第一感觉便是不可能,没错,凭羽沫的身手怎么可能会出事,可是当他在羽昕的陪伴下看到羽沫躺在重症监护室的时候,他终于不得不相信这是个事实。

  风羽沫,真的昏迷不醒了。那个无所不能的风羽沫,变成了永远沉睡的“人偶”。从此,他的世界里再也看不到那美丽妖娆的容颜,听不到那美妙动人的声线……

  第一次,他感到好冷,真的,好冷好冷……第2章 别院立威

  黑暗之中,风羽沫的耳边不时有呼唤声响起,“孩子…你醒醒,快醒醒。”

  “谁?谁在说话?”羽沫不停的挣扎着,试图弄清楚说话的人,她缓缓地睁开双眼,突如其来的光,让她一时无法适应,又合上了眼睛再慢慢睁开适应亮光后,寻找着刚才声音的来源,满眼的疑惑。

  “你醒了。”老人慈祥的声音,含笑看着羽沫说道。

  “你是谁?这什么地方?”羽沫警惕的看着老人,一连串的问题从口中问出。

  老人捋了捋花白的山羊胡,笑眯眯的说道,“我是无忧。这里是飘渺崖。”

  此刻羽沫才看清了老者的衣着,一身灰白的长袍,头发已全白,看上去年纪几近百岁,可看上去精神饱满,道骨仙风。

  “无忧先生,你说这里是飘渺崖。那可否告知,飘渺崖是什么地方?”羽沫有些疑惑的询问着,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环境。

  “飘渺崖可不是想来便可来的地方,只有有缘人才可到这里。”老人缓缓的告诉着羽沫,看到她表情疑惑接着说道,“你的机缘已到,所以才会来到此处,至于其他的,天机不可泄露,不可说。好了时辰到了,去吧……!”无忧衣袖一挥转身离开时轻轻一推,羽沫连声音也没有来得及发出,陷入黑暗之中。

  风羽沫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飞入一栋豪宅偏僻冷清的别院,进入一具满身伤痕的看似孱弱身体里,昏昏沉沉之中,知道了过往的一切,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风羽沫,是傲龙国风将军府的嫡出的四小姐,却因为生母意外死亡,而自己太像自己的母亲,被自己的父亲移居到了这偏僻冷清的别院,不闻不问而备受冷落,她和幼弟一直生活在别院之中,以至于其他庶出小姐和一些下人都干欺凌于她。

  在一个漫天飞雪的深夜,风羽沫救了一位身着墨色团龙暗纹长袍的男子,悉心照料了十数天。男子离开时,将自己的玉坠留给了风羽沫并且附于耳旁轻声说道,“记住我的名字‘紫宸皓’,日后有缘自会相见。”之后便离开了别院,谁也没有料到这一切,却给她引来了杀身之祸。

  当三伯家庶出的三小姐无意间发现,风羽沫曾经和自己仰慕已久的男子,在别院中渡过了十数天,气的发疯,恨不得立刻就杀了她,其实那个三小姐也这样做了。她拿着随身的长鞭,趾高气昂的来到别院,不由分说的挥舞长鞭朝着风羽沫抽去,直到她昏死过去才停手扬长而去……

  盛夏时节,空气显得闷热得很,时而吹过的微风,稍稍的减少了些许暑气,风中夹带着淡淡的荷花香气,格外地怡人。疼痛隐隐传来,羽沫轻哼了一声:“咝……”,呲牙起身,映入眼帘的是淡蓝色的幔帐,床头不远处摆着一架古筝,一张梳妆台在窗下靠近床尾右侧。羽沫起身下了床,越过雕花的屏风,见中间有一张古朴的八仙桌,上面放着一套白瓷蓝花的茶具。

  风羽沫转身坐在梳妆台前,见铜镜里的脸和自己前世有几分相似,但眉眼之间多了几分温婉,皮肤白皙生的倾国倾城,只是气色差了很多,手上腿上遍布了深浅不一的伤痕,想到这就是那个什么三小姐所为,羽沫气愤不已,她可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风羽沫。她既然已经占据了这身体,那就要好好的重新活一次绝对不会放过欺负她的人,一定要对方百倍奉还。

  隐约间她听见一个稚嫩的男孩和一道猥琐的男人争执之声,聪明如她的羽沫一想便知,那稚嫩的声音定是这一世的幼弟风羽翔。她走到院中,阳光愈发的强烈,使得她微微闭眼适应了一下,便寻声而去一看究竟。

  “姐姐,你终于醒了!太好了!”男孩见到风羽沫便哭泣着用稚嫩的声音边跑边说道,一下扑到她的身上。

  “我醒了,羽翔不哭。从今以后,姐姐一定好好的保护羽翔和自己,不让别人再欺负到头。”羽沫语气温柔但不乏决绝,抚摸着幼弟的头,看着只有七岁的弟弟,就想起来前世的羽昕,羽沫更加下定决心要好好护着这个弟弟,让他平安长大。

  “嗯,羽翔也要好好的保护姐姐,将来定让姐姐生活无忧。”羽翔稚嫩的声音,用力说着告诉羽沫他的决心。

  男人猥琐的声音再度响起,“呦…,可真是姐弟情深啊!也不想想自己是个什么身份,还敢如此奢望,人又没死至于喝药也就免了吧!简直就是浪费!二爷请来大夫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哼!现在倒是蹬鼻子上脸的还想服药,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男人说着便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斜着眼看着风羽沫姐弟两人。

  风羽沫冷冷的看着这个护院总管,将风羽翔护到了身后,男人正要开口却被风羽沫抢先一步,“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奴才,我父亲请大夫为我治疗是天大的恩赐是吧!好,很好!那我今个便教你明白什么才是天大的恩赐!”说完便一脚踹了上去。

  男人丝毫没有防备,一个跟头就趴在了地上。顿时恼怒了,口中便骂骂咧咧起来,“该死的,竟然偷袭你蔡爷爷我,不要命了。”一边叫骂一边爬了起来,揉着被踢到的痛处。

  “哼~!真是不知死活!”风羽沫冷哼一声,语气冷到了冰点,“你是风府护院管事,却如此不堪一击,真是个废物!我姐弟两人如何还轮不到你一个卑贱下人来说,真以为我逆来顺受好欺负吗!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更是忘记了你自己个的身份了吧!”

  “好你个贱人,都落魄的什么都不是了,被风家遗弃在别院任你们自生自灭的东西!竟然感教训老子,哼哼!我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们这两个野种!”那姓蔡的男人被羽沫激的跳了起来,上来便要和风羽沫动手,可是他哪里知道,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风羽沫了。

  风羽沫转身交待幼弟羽翔,让他退到了远处的亭中,双眼放在寒光,死死地盯着蔡护院,“好!有本事你就试试,我定让你知道冒犯我的下场。”说完便一个箭步迎了上去。别院内一处并不显眼的地方,身着绛紫色长袍的紫宸皓,一脸清冷的看着不远处发生的一切,可是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重新醒来后的风羽沫。

  蔡护院见状,满脸的嘲讽之色,“小东西受死吧!你死了大不了就是伤势复发,未及时发现,哈哈哈……”,那蔡护院手也没有停,不断的对着风羽沫出手而且招招阴毒。

  风羽沫可不是吃素的,前世的她可是暗月的首脑,身手相当的不凡,而这世的风羽沫表面上看来羸弱,可是却是一个练家子,无论身形手法都算得上尚可,对上这狐假虎威草包般的护院管事绰绰有余了。

  那蔡护院和风羽沫才过了十数招,蔡护院便节节败退,只听得蔡护院的求饶声。可羽沫怎肯善罢甘休,一个窝心脚踢向了姓许的心口,顿时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羽沫诡异的扭转身姿避开了喷向自己的鲜血,绕到了他的身后又是一脚,直接把那嚣张的蔡护院踹倒在地。

  “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打残你的是我风羽沫,风家的四小姐。也给我记清楚,什么叫找死!什么是天大的恩典!”风羽沫踩在蔡护院的背上暗暗用力,浑身散发着逼人的寒意和杀伐之气。

  蔡护院本就被风羽沫狠狠地踢中了心口,现在又被她这样发力一踩,血顿时从趴在地上的蔡护院口中不断漫了出来。此刻的蔡护院哪还有先前的嚣张,剩下的只有微弱的求饶之声。

  只是他不求饶那到罢了,这一求饶,让风羽沫愈发的气愤。把踩在他背上的脚缓缓移开,抬脚便踢在了蔡护院的软肋上,直直的撞向了三米远的廊柱上,疼痛让他发出来声嘶力竭的惨叫声,“啊…!咳咳咳…”伴随着他的咳嗽,大口大口的血从他口中喷出。

  蔡护院的惨叫声引来了下人,下人们见到别院中,护院总管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身边淡然而立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位被冷落在这别院中的四小姐。

  来人吃惊不已,其中有些丫头小斯更是惊呼而出,“来人…来人啊!死…死…打死人了!四小姐…打死人了!”叫嚷着便向了正堂而去。而被惊吓到还未离开下人,却被风羽沫冷厉的眼神所震慑的不敢动弹。

  “闭嘴!人还没有死,如果你们再叫,那就不见得了。”风羽沫冰冷而又霸道的声音响起,使得站在一旁的下人都不敢出声更不敢动弹了。

  风羽沫缓步走到只剩半条人命的蔡护院边上,轻蔑的看着地上的人,“现在你认清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了吗?还要不要教训我们姐弟?”羽沫瞟了他一眼,也没有给他回答的机会,继续问道,“蔡护院,那你说到底是谁蹬鼻子上脸,到底又是谁在痴人说梦呢!”第3章 寿宴扬威(1)

  蔡护院此刻有一种想死的感觉,他没有想到平时只会一味承受各种欺凌,被风府遗弃的四小姐,有如此恐怖的一面,有着如同从修罗场走出的人那般,浑身散发着迫人心肺的杀伐之气。

  “四小姐…饶命,小姐…饶…命,是小…小人有眼无…无珠。是小人…忘了…忘了自己……自己的身份。还…请四小姐开恩,饶了…奴才。”蔡护院吃痛的喊了一声,由于伤势颇重再加上羽沫所散发的气势所惊吓,不断的向风羽沫求饶。

  “蔡护院,怎么现在只会求饶了么?那你说说你如何有眼无珠!”风羽沫还未等到蔡护院的答话,便又是一脚踩在了他的腹上。

  下人们听闻这位被弃别院的四小姐如此一问,都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了起来,虽说往昔他们对这位四小姐多有克扣欺压,但是那毕竟是主子,也不会如此胆大妄为的对主子动手。

  “是小人,小人不知死活,小人下次再也不敢教训四小姐和小少爷了,下次再不敢了。”才缓过来的蔡护院脱口而出回答着风羽沫的问题,可是心中对风羽沫却是恨之入骨,他心想,“今天算是栽在了这四小姐的手上了,等伤好了一定要收拾她不可。”

  “嗯?你说什么,下次?还要有下次?”风羽沫勾起一抹轻蔑的笑,“蔡护院是准备下次再来讨教吗?”虽然说的是云淡风轻,可让人感觉犹如落入冰窖一般。

  蔡护院打了一个激灵,浑身发抖颤巍巍的伸手拉住羽沫的裙摆,“不敢,不…敢,小的失言了,求四小姐大……大人有…有大量,放了奴才。”

  风羽沫一脚踢开抓着自己裙摆的手,冷哼了一下,“别脏了我的衣服。你说要我饶了你,放过你,可以!只是有一点,你可记好了,如果你下次还敢如此,就别怪我下手无情,到时候定废了你这不知死活的东西。”说完便不再看其他人,向幼弟风羽翔走去。

  “反了天了!老将军携众家眷入宫赴宴不在府里,你们都要反了不成!”一道刻薄尖酸的声音让风羽沫停住了脚步。

  风羽沫转身之见一道蓝色的身影匆匆前来,定眼一看才知道来人不是别人,就是蔡管家。她冷冷的看着赶来的人,心中已经有了盘算,只等对方先做反应。那么无论这件事如何追究也不会对自己和风羽翔造成任何影响。打定主意的风羽沫只是静静地站在廊下看着对面的一切。

  蔡管家气急败坏的赶来,看到自己只剩半条命的侄子躺在地上,浑身是伤顿时恼怒不已,明知故问的叫嚣道,“谁!是谁!究竟是哪个小畜生对我侄…”蔡总管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把后面那个‘侄’字咽了回去,转口叫道,“究竟是哪个小畜生对蔡护院下此毒手,是要造反不成!来人啊!还不把那个反了天的混账给我绑了,我非要到老将军那去把她给办了。”说着便用手指向了风羽沫。

  众人没有人敢上前,更是让蔡管家气急,转身骂道,“好啊!都白养你们了,还不给我绑了!”

  “呵呵呵……”一阵冷笑从风羽沫口中传来,她前世见过可笑的,可是没有见过如此自以为事的,让她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可是让蔡管家脸上挂不住了,脸色在那边一阵红一阵白。

  “蔡管家好大的威风!口口声声小畜生!小畜生!你要办了谁?蔡管家可不要忘了,这风府还轮不到你说了算,就算我再落魄,依旧是风家的女儿!”风羽沫字字掷地有声,冷冽的眼神震慑住了叫嚣的蔡管家。

  蔡管家被噎的说不上一句话,气的浑身脸色铁青,“还不把蔡护院抬去他房里,快去请大夫来。哼!等着,我定将此事禀报给老爷,让老爷发落了你!”

  风羽沫看着下人七手八脚的去抬地上的蔡护院,她浅笑着轻启薄唇,“那就劳烦蔡管家将此事禀了老将军,至于如何处置那就不劳烦蔡总管了。”说完转身就走向了远处的风羽翔。刚转身的羽沫听见一声惊呼,‘嗖’的一声,一道寒光闪过擦着她的右肩而过,向风羽翔射而去。

  别园中众人都愣住了,就在此时,一枚小石子飞射而出,只听到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匕首应声而落。风羽沫清冷的脸上顿时阴沉了下来,转身冷冽的看着面前的众人。还未开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道凛冽而又玩味的声音。

  “想不到,堂堂风将军府的奴才,竟然如此胆大包天,做出这等弑主行凶之事。”一身绛紫色长袍的紫宸皓,从一片竹林中缓步而出,带着风羽翔立于风羽沫的身边。周身散发着逼人的贵气,看着那些奴才的双眼充斥着冷厉和不满。

  恼羞成怒的蔡管家破口大骂,“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擅闯将军府!”轻蔑的眼光上下打量了紫宸皓一番,看来人的衣着和气度非同一般。可转而一想,能出现在这别院的人,必定不是什么有头脸的人物,才要开口便被风羽沫抢先一步。

  风羽沫浅笑道,“原来是你!紫宸皓想不到今天你会出现。多谢出手相救,羽翔才平安无事。”

  “好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必言谢!倒是我该多谢风小姐,当初出手相救,悉心照料。”紫宸皓一改刚才的冷厉,温厚有礼的问道,“不知风小姐是否需要我出手,将这些奴才料理了?”

  蔡管家被两人不避讳的交谈惊到了,‘紫宸’那可是皇家姓氏,他战战兢兢的再次看向一身绛紫长袍的男人,心中懊悔不已,可是此时一切都晚了。

  风羽沫淡淡摇头,看向了被抬着的蔡护院,眼中充满了狠意,捡起匕首道,“蔡管家,你还有何话说。大家可全看到了,这可是弑主!好大的狗胆!”说着拿着匕首就射向了担架上的人。

  “啊……!”的一声惨叫,再看蔡护院身上血流如注,他的下身一片血红,这下蔡护院从此也就同公公那样,后嗣便再也不做他想。因为此事涉及弑主,而且紫宸皓留下了话,若是风小姐有任何差池,他们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蔡管家并未如实告知风老将军,风羽沫也未收到波及,只是在这之后的日子却在暗中发生着细微的变化……

  盛夏的晚上暑气减轻了不少,待风羽翔安睡后,风羽沫独自站在别院中,抬头凝望天空,来这世已经三个月了,天气渐渐凉爽起来,很想念前世的亲友可是已经无法回去,在这世有一个贴心的弟弟让自己也感无比温暖,这身体的主人的所有记忆都已深深烙在了心里。

  “看来你很喜欢一个人在深夜站在这院中。”一道冷峻的声音突然响起。

  风羽沫闻声,缓缓地转过身看向发出声音的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来到别院的紫宸皓。她浅浅一笑,“原来是你,怎么我站在自己的别院中还要挑时辰吗?倒是你,怎么也喜欢深夜到访。”

  “我只是路过,想起你便过来看看而已。对了你身上的伤势怎么样了?”紫宸皓挑了挑眉,用深邃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小女子,平淡地回答着风羽沫的问题,更询问了她的伤势。

  风羽沫微微蹙眉,看向和自己面对而立的男人,“我的伤势?好说,已经大好,多谢关心。”一边说一边向前走了两步,“不知紫宸公子深夜到访还有何事?你我两人立于院中恐怕不太合适吧!”风羽沫言语间满是警惕之意。

  “哈哈哈,果然,是我唐突了。”紫宸皓笑言,很快收敛起了笑意问道,“我给你留下的玉坠你且收好了。日后我定会亲自登门造访。自己照顾好自己和你的弟弟,走了。”说完便一跃而去,月下的身影犹如上仙般飘逸,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风羽沫摇了摇头,收回目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从锦盒中取出了那枚做工精致的紫晶玉坠把玩了,想着自称紫宸皓的男人所说的话,而且据自己所知紫宸乃是国姓,聪明如她的风羽沫实在是琢磨不透,过了好一阵,她便重新收起玉坠休息去了。

  次日清晨,羽沫便叫起了小羽翔开始了艰苦的练武,为了让羽翔打好基础羽沫让弟弟从马步开始,这一练便是两个时辰。羽翔也是个练武奇才,身体素质也极好,无论多苦多枯燥都从不有任何怨言。

  姐弟两人做完了早上的训练,羽沫依旧回到房内换下身上的衣服泡入水中洗去一身汗水和疲惫,从衣柜中取出一件藕色宽袖修身的衣裙穿上,衣裙上绣着清雅的荷花,看上去清新雅致,在这夏季穿着更显清爽。披上丹青色的披纱穿着羽沫身上显得她如夏日中莲花仙子般的高雅,让人望而却步有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之感。

  风羽沫取出古筝来到思幽亭,在思幽亭中调试琴弦后,落座在亭中抚琴,浅浅的吟唱着《逍遥叹》歌声悠然,羽沫心中何尝不是和词曲中的意境相似……第4章寿宴扬威(2)

  羽翔穿着水青色长衫手中捧着一摞书,“姐姐再唱一遍吧!我在房里就听到了!”羽翔说着走进了亭子,坐在羽沫身旁。

  “姐姐你怎么哭了?”风羽翔轻声的问道。

  风羽沫听闻,抬手拂过脸颊发现不知何时,自己早已泪流满面。她勾起一丝苦涩的笑容,摇了摇头道:“没什么,羽翔不要担心,姐姐只是……,算了没事了。”

  “嗯,可是姐姐,你说父亲为什么……”风羽翔哽咽地问着一旁的风羽沫,可是说到一半便被羽沫打断了。

  “羽翔,姐姐知道你想问什么,无论怎样他始终都是你我的父亲。”羽沫一边安慰着小羽翔。

  “姐姐,不是这样的。父亲根本就…不理会我们,我…讨厌他!姐姐…出事也只是…只是…请了大夫…给姐姐施…针。还说…姐姐…是否醒来…要…要看……自己意志。”风羽翔听到羽沫如此说,顿时委屈的哭诉着,哽咽地说出了他的想法和他可知的一点点情景。

  “羽翔,不哭了。姐姐这不是没有事吗?已经完全好了啊!”羽沫抱着他轻拍着安慰,“姐姐问你,那位医治姐姐的你可记得?”轻柔的问着羽翔,心想那人大致应该就是自己出事后在那个飘渺崖见到的那位道骨仙风的老者。

  “嗯~,父亲好像称他医仙,好像是无忧…,对,就是医仙无忧。”羽翔停止哭泣,回想着当时情景把想到的事情告诉了羽沫。

  “姐姐,我确定那天父亲就称他为医仙无忧先生。”羽翔确定的点头说着。

  “看来姐姐还是有福的不是,算是大难不死,得了医仙救治。”羽沫笑着扶着弟弟的背,良久,轻言道,“弟弟不是喜欢听姐姐唱歌吗!那姐姐再唱给你听可好。”羽翔嗯了一声,离开了羽沫的怀抱。

  “岁月难得沉默,秋风厌倦漂泊,夕阳赖着不走挂在墙头舍不得我,昔日伊人耳边话,已和潮声向东流,再回首,往事也随枫叶一片片落。爱已走到尽头,恨也放弃承诺,命运自认幽默想法太多由不得我。壮志凌云几分愁,知己难逢几人留……”

  歌声刚落,紫宸皓朗声道,“风小姐果然与众不同,琴技和歌喉真是无人可及。”紫宸皓的的突然出现并未让风羽沫惊讶,倒是羽翔在一边好奇的看着紫宸皓。

  神色清冷的羽沫看着紫宸皓,淡淡的回道,“多谢夸奖!紫宸公子想必是来参加寿宴的,怎么不在前堂,反倒来我这偏僻的别院。”紫宸皓刚要开口,却被院外便传来了惨烈的叫声打断。

  “羽翔你留在这里不要过去,我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风羽沫眉头微蹙,叮嘱了弟弟便提裙离开思幽亭,顺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

  “听你姐姐的话,留在亭中,我也过去看看,免得你姐姐吃了亏。”紫宸皓看着风羽沫的背影,转头嘱咐了一脸焦急的风羽翔,也跟了上去。

  萧湘别院莲花池畔,只见一群打扮的像花孔雀的男男女女围在一起,为首的一身淡鹅黄夏装,头上插满了朱钗,打扮的花枝招展,长的有那么点姿色,可是这样的装扮,看上去就像暴发户一般。

  羽沫眉眼一冷,风羽绮——那个已经害死了原本风羽沫的女人,正在挥鞭抽打着匍匐在地上的小丫头。

  今天是风无棣将军的六十大寿,将军府里宾客盈门,一片欢歌笑语,气氛热闹之极。满朝达官贵人齐齐前来恭贺,就连当今圣上也派了太子殿下和三殿下来贺寿,给足了风老将军的面子,也越发彰显出风府在傲龙武将第一家的尊荣。

  风羽沫身为嫡出的四小姐,就算在不得宠,这样的场合自然是要出席的。只不过,这时辰尚早,所以才和风羽翔在别院中,浅谈吟唱来打发时间,若不是听到惨叫声,风羽沫绝不会这个时候出现在花园之中。

  只见一个小丫头穿着紫色的衣服已经破了,头发也已经散乱不堪。风羽绮在那里还是狠狠地抽打着,嘴里还尖酸刻簿的谩骂着:“死丫头,你以为她是什么东西,让我不要找她麻烦,我看你这该死的贱婢是吃了豹子胆了啊!”整个脸都扭曲在了一起,看了实在是令人厌恶。

  “她算得什么东西,什么嫡出小姐,我呸!她和那个小崽子,只是在萧湘别院自生自灭的货色。”风羽绮更是狠狠的抽了几鞭子。

  “就是,就是~羽绮小姐说的是。”一群人阿谀奉承的回着话。

  “小畜生!居然现在就出来了,别以为还穿成这样,你就是什么尊贵的嫡小姐。”尖酸刻薄的话突然传来,羽沫直接走了过去,眉间微蹙,站定了脚步朝众人看去。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也敢出来!真以为自己是风府的嫡小姐,真是痴人说梦,你们说有这样的嫡小姐吗?穿的如此寒酸!连像样的首饰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好衣服了。”蔡总管的女儿一脸鄙夷,说话间无不打压和贬低之词。

  此话一出,立刻传来一阵哄堂大笑,各种鄙夷的眼神齐齐看向翟然站立的风羽沫。蔡护院的事因不了了之所以也未如何追究,只是发了话此事不可再提,日子久了大家也都淡忘了此事和风羽沫有关。

  蔡管家的女儿,天天跟在风羽绮身后转悠,出事时正陪伴风羽绮宫中赴宴,自然不知此事原委,如今才敢这般张扬妄言。

  风羽沫的眼中一闪而过杀气,冷冷的看向众人,那黝黑的眼宛若深潭,藏着可以吞噬一切的力量。那种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的气息,让这方空气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发生了波动,沉了下来。

  风羽绮对上羽沫的双眸,突然打了一个寒战,那深邃的眼睛,深不见不见底,让她止不住的感觉危险。在定睛看去的时候,风羽绮又发现羽沫身上什么气息也没有,依旧还是原来的那个柔顺而淡然的风羽沫,加上今天羽沫的一身淡雅的装扮,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超凡而脱俗。

  风羽绮是三伯的掌上明珠,全家人捧为宝贝,傲龙国屈指可数的美人那里受的气,顿时一腔怒火冲天而起,立刻就爆发了出来。手中鞭子狠狠一扬,兜头就朝羽沫打了过来,怒声道:“你这算什么举动,居然敢这样看我,不想活了是不是?看来是这些天,我没在府里,你就不知自己的身份了,今天本小姐非教训你不可!”劈头盖脸的长鞭,朝着羽沫急飞而去。

  “打,使劲的打……。羽绮小姐好好的教训这个不长记性的小贱人……”一时间叫好声沸沸扬扬的升腾了起来,围绕着风羽绮。

  风羽沫眼中一闪而过怒火,若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她,依旧是原来的风羽沫的话,只有乖乖挨打的命。她风羽沫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主。脚下轻点不退反进,手快如闪电般的一把抓住临空击来的长鞭,‘唰’的对上了对面的风羽绮。

  一条华丽的长鞭,被风羽绮和羽沫,一前一后抓住,瞬间绷成了一条直线。

  “嗯~!”风羽绮一行人,顿时惊讶的看着羽沫,平日里柔弱顺从,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会一味护着幼弟的羽沫,居然敢接她的招。

  “你好大的胆子…”质问的话音还没落下,羽沫抓住长鞭的手陡然运劲一扯,长鞭瞬间脱手,落入了风羽沫的手中。

  “小贱人,你敢…”话才出口,羽沫一抖手中的长鞭,反手一鞭子就挥了过去,只见光影闪过,那华丽的长鞭结结实实的抽在了风羽绮的脚边,风羽绮的脚边便出现了一道浅浅的鞭痕留在了地上。

  “规矩,今天我就教你什么是规矩。”抓住长鞭的尖端,羽沫满脸冷酷,挥舞着长鞭狠狠的抽打到风羽绮的身上,下手毫不留情。她风羽沫什么时候轮到他人爬到她头上叫嚣,以前是有,以后也绝对不会有。

  “啊…”风羽绮被抽打的满地乱滚。

  “你,你……你个小贱人……我去告诉……”啪的一声,蔡总管的女儿战战兢兢的话还没有说完,风羽沫反手就是一鞭,长鞭如毒蛇一般瞬间抽在了蔡总管女儿的身上。

  一声冷哼,羽沫一挥手,长鞭捆绑住的总管之女。只见一道弧线闪过,被绑的人瞬间被抛了出去。‘砰’只听一声闷响,女人重重的撞在了池边的雕栏上,清脆的碎裂声响起,几根肋骨肯定断了,随即滑落在地,动也没有动一下。

  “你是什么东西,敢对我大呼小叫。”冰冷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

  想当年,她可是赫风财团的董事长更是暗月的首脑,所有人都要礼让三分。小小一个总管之女,居然敢对她大呼小叫,当她风羽沫是吃素的。

  数鞭挥下,风羽绮已然浑身是伤,痛苦的哀号渐渐隐默,连叫嚣的声音都没有了。羽沫见此冷冷一哼,收了手中长鞭,冷冷的说道,“规矩?这就是我的规矩。”羽沫把手中的长鞭扔到了风羽绮身上,周围已经吓的战战兢兢的一群人,此时脸色更加的白了。

  第5章寿宴扬威(3)

  “啊……”周围围绕着的公子小姐和他们的下人们,此时才反应过来,顿时惊慌的尖叫声四起。

  羽沫冷眼一扫,冷眸所过之处,尖叫的人一个个住了嘴,脚下不停的打颤,但是就是不敢跑。在羽沫的眼神下,一个个噤若寒蝉,风家最不受待见的羽沫小姐,再现了一次她的手段。

  这才让在场的风府的奴仆们想起不久前发生的一切,他们有种见鬼的感觉,不对,那是一种比见鬼更可怕的感觉。

  商界她是风云人物,赫风财团是翘首,在杀手界暗夜是第一,她就是规矩,她的规矩就是杀手界以及商界的规矩。风羽绮她害死原本风羽沫的凶手,这代价是要还的,这公道也是要讨的。

  “滚!”风羽沫无视众人的眼光,缓步走向趴在地上的小丫头,清冷而又动听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扶起被打的奄奄一息,脸色惨白的小丫头,缓步走向了思幽亭。

  战战兢兢的下人们,一听羽沫的冷喝,立刻犹如被解放一般,搀扶起昏死过去的风羽绮和蔡总管之女,撒开腿脚就跑了去,快如脱兔,寂静的潇湘别院又重归寂静。

  “看来你会有麻烦,接下来不知你要如何做?”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在羽沫耳边响起,来的突如其然。

  紫宸皓身着淡蓝色长袍,双手抱胸挑眉看着羽沫,刀削斧刻般的容颜上,眉飞入鬓,一双暗褐色的眸子,双唇薄薄的泯着,嘴角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温厚和邪魅被他淋漓尽致的展示着。踏着一地的阳光,背光而来,璀璨的光芒在他身后闪烁,耀眼的惊人,羽沫眯起了眼睛。

  “关你什么事?”羽沫望着他。

  紫宸皓嘴角缓缓勾勒起一丝妖魅的笑容,漫不经心道:“风羽绮的死活是不关我的事,不过你的事倒是很关我的事。”

  风羽沫冷冷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周身散发着浓重的杀伐之气。

  “难道你忘记了,我说过的我会亲自上门拜会。如今你有事,那便是我有事。”男人凑近风羽沫低声的说着,嘴角泛起一丝别有深意的笑容。

  “紫宸皓!你!”风羽沫听闻他的说辞,口气更是冷的可以冻死人。

  “我!我怎么了?说错什么了吗?”紫宸皓双手抱胸,玩味的看着风羽沫和脸色惨白的小丫头。

  风羽沫不想过多纠缠,转过身扶着小丫头大步朝自己的闺房走去,一边沉声道:“让开!否则我可不客气了。”

  羽沫见他并不阻拦自己,当下擦身而过,朝着自己的闺房走去。紫宸皓只充满了兴味的笑着,缓步跟在风羽沫的身后,眼神越发的深邃。

  在思幽亭里的羽翔听着院前的声音,已是焦急万分可碍于答应了姐姐不离开思幽亭,只能在亭子周围干着急的份,听着外面不太真切的声音简直就是胆战心惊,见到姐姐缓步走来,飞一般的跑了过去。

  “姐姐,没事吧!”焦急的问着。看到姐姐没有任何事情,可身边却多了一个和姐姐年龄相仿,但浑身是伤的紫衣女孩,从装扮上看就知道是府里的丫头。

  “她怎么了?”羽翔急急地问道。

  “羽翔,你去打些水来我的房里,然后在思幽亭待着。一会再告诉你。快去吧!”羽沫显得有些着急,打发羽翔快去准备了。扶着浑身是伤的丫头进了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羽翔打水进来放下便出去了。

  “你不要怕,没事了我先帮你处理了伤口。”羽沫心痛的说着,“一会可能会痛,你忍一下,要是忍不住那就喊出来。”

  羽沫给她准备了一身干净的藕粉色衣裙,轻轻拉开贴在皮肤上的衣服,用清水清洗了伤口,“你叫什么?为什么要阻止她们进着萧湘别院?”羽沫小声的问道。手上的动作却也没有停下,为了缓解上药时的疼痛,对着伤口轻轻的吹着气。

  “奴婢叫晴雪。今天是老将军的寿辰,若是今天羽绮小姐进了萧湘别院,定会让四小姐难堪,更会惊动前来的宾客。那么,小姐的处境便会被众人所知。四小姐是嫡出小姐,这样的处境被众人所知,那么三老爷定会将此事推倒您的身上。恐怕今后四小姐和小少爷的日子便更加不好过了。”晴雪含泪,诺诺的说着,强忍着身上的疼痛。

  “很痛吧!要是痛就说出来,我这也就这些药。”羽沫上着药,略带尴尬。

  “不,四小姐心善,怜惜奴婢……,多谢小姐救下奴婢。”说着晴雪便要跪下,被羽沫立刻阻止了。

  “别这样,你身上还有伤。药上好了快把衣服换了。”羽沫扶起了欲下跪的晴雪。

  “多谢羽沫小姐!”晴雪福了福身,捧起羽沫为她准备的衣裙走到屏风后换衣服去了。

  此时羽沫收好了药物,把用过的水和换下的破损衣物端出了房间处理了。刚进屋子就看到换好衣服的晴雪,才细细的观察晴雪,看来比她小些,长的很是清秀。

  “你的头发都散了,我帮你梳起来吧!”羽沫上前牵着晴雪来到梳妆台前。

  晴雪紧张的发抖,“羽沫小姐,还是奴婢自己来吧!不敢再劳烦羽沫小姐了。”

  “你不要紧张,不用怕,身上有伤才上了药,还是我来吧!”羽沫不由分说地把晴雪按坐在梳妆台前,帮她梳理了乱发梳好了发髻。“好了,你看好不好看?来和我一起到思幽亭去。”羽沫柔柔的说着,带着晴雪出了房间去了思幽亭。

  “姐姐,到底出什么事情了?”羽翔着急的问着,还不时的向外张望。

  “羽翔,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毕竟今天是祖父的寿辰。”羽沫直接告诉了羽翔自己的决定,“今天我打了羽绮和蔡总管之女,他们是不会罢休的,与其等着被他们处置,不如姐姐带着你,现在就到正堂,有宾客在料想他们不会做出什么事来。”

  “晴雪,我不想连累你,可今此这番,你在风府势必要多受苦。往后你就万事小心吧!他们要是问你,你不用隐瞒,告诉他们,我只是给你上了药,换了一件衣服稍作整理便离开了。”羽沫嘱咐着晴雪,她不想因为自己给别人到来伤害。

  一直默不作声的紫宸皓幽幽的开口说道,“现在的情况这般糟糕,你不担忧自己和弟弟接下来的处境,却对府里的一个小丫头这般的上心,真是越发的看不懂你了。”

  风羽沫眉头紧蹙,语气越发的不善,“我怎样不需要你来评头论足,更不需要你看懂我什么,再说现在可不是调侃的时候!”

  紫宸皓悻悻的不再说话,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三人,看着风羽沫的眼神更加的深邃,总觉得这样的风羽沫更加吸引他,这是紫宸皓从未有过的感觉。

  晴雪沉思了片刻,迫切的说道,“四小姐,晴雪愿与你和小少爷一共前往正堂。”

  风羽沫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小丫头,轻声问道,“晴雪今年你多大了?”

  “回禀四小姐,晴雪今天十四了。”晴雪低着头恭敬的回道。

  风羽沫担忧的说着,“好了,时间不多,我们快点准备现在就过去,再晚怕是不用去正堂就被人困在别院中了。”

  “是,小姐。”晴雪依旧恭敬的回话,可这头便更低了。

  风羽沫看来一眼不做声的紫宸皓,幽幽的开口,语气显得清冷而又疏离,“我们现在就要前往正堂,这别院毕竟是我的住处。紫宸皓,你在这毕竟不太妥当,还是请你移步他处的好。”

  “我家沫儿好凶狠啊!这样凶巴巴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真是伤我的心了,我可是特意来接你同往寿宴的。”低低的笑声响起,话说得像极了受委屈的小女子,让羽沫顿时顿住了脚步。紫宸皓走上前,牵过风羽沫的手,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前往了寿宴的正堂。

  “紫宸皓,你……你放开。”

  “我不放,放开了你便跑了。”

  “你!你弄痛我了。放手!”

  “是我不好,那我抓的轻点,这样可好?就让我牵着你过去吧!”

  “你,简直就是无赖!随便你!”

  一路上,下人看到这样互动着走来的两人,都流露出惊吓的表情,纷纷退到两边,给疾步而来的四人让路,直到接近正堂之时,紫宸皓才放缓了脚步,慢慢的走在风羽沫身边,风羽翔和晴雪在他们身后,急急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风府正堂,一派喜气洋洋,正堂墙上摆着一个硕大的金色寿字,整个风府张灯结彩,挂满了红绸。风无棣一脸红光,身着金色寿字暗纹的枣红色寿服,在正堂迎着来贺寿的宾客。各种恭贺之声充斥着整个正堂。

  风羽沫任凭紫宸皓牵着她,缓缓步入正堂。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正堂,随着紫宸皓和风羽沫的步入,瞬间安静了下来。风无棣见到紫宸皓,立刻上前恭敬的说道,“见过睿亲王,老臣寿诞,惊动王爷前来,实不敢当!”说着看到了一旁,一脸淡然的风羽沫,惊讶的再次看向紫宸皓。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8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