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冬至爱如霜雪小说莫醉醉雷昊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冬至爱如霜雪小说莫醉醉雷昊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001章 废话好多 我只要你

  好难受,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就让我一个人独自醉过……

  窗外夜色朦胧,屋内灯光晃眼。

  莫醉醉傻傻地站在玄关处,目瞪口呆地看着室内刚从旁边房间走出来的只围着浴巾的英俊男人,八块腹肌壁垒分明,人鱼线若隐若现,暗暗吞了下口水,有一瞬间,她多希望自己走错了房间……

  可是,身旁的黑衣人无情地粉碎了她的奢望——

  “雷少,人我们就送到这里,请慢慢享用。”众黑衣人弯腰,鞠躬,严肃地说完,然后,迅速地消失。

  请……请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下意识地转身想跟着他们一起离开,手机却无情地响起,莫醉醉面无表情地接通,彼端传来平昙昙诡异的笑声,“莫小妞,收到我送给你的惊喜了么?我知道你现在身子开始难受了,你中的那个药,最多还有十多分钟药效就该全面爆发了,你若忍不了,就去扑了他。放心,我会帮你查是谁做的这缺德事儿,这会儿就别跟老子客气了,你可是我们珌琊大学著名的美男丛中过,万叶不沾身,别让我失望,把那个男人给老子拿下。”

  “我……拒绝。”死死盯着无视她的存在的冷酷裸男,莫醉醉忍着体内渐渐升起的燥热,艰难地开口。

  “哦?你能抗拒得了雷昊焰的高压电?”平昙昙嗤之以鼻。

  “他叫雷昊焰?”

  “嗯,你听说过?”

  “没有啊,这个名字很酷。”

  “……刚才是谁说拒绝的?”

  “额,一码归一码,昙昙大人,我有权拒绝嫖鸭。”

  “……”彼方沉默片刻,便又传来幸灾乐祸的狂笑,“你敢说雷少是鸭,很好,莫小妞,你丫今晚死定了。”

  “他显然是个中高手了,我看不上。”把免提打开,莫醉醉毫不意外地看到冷酷俊男睥睨了她一眼。

  呜呜,眼神好凌厉,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就让我一个人独自醉过……

  丫的快遮住你的八块腹肌和人鱼线,姐如果不是中了药,根本看都不会看你的腹肌和人鱼线一眼的……可是,真特么见鬼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三天不赶你上架,莫小妞,你丫还跟老子哆嗦上瘾了?”平昙昙一生气就会笑,一笑就匪气十足。

  “平昙昙啊平昙昙,要想培养大你的头部以下部位,首先要培养小你的脾气,这是姐给你的终极忠告!拜。”说完这些话,莫醉醉直接关机。整天窝在毒舌堆里,她莫污女也不是吃素的!

  哼哼,虽然平昙昙是解救她于水火之中,但把她送给一个陌生男人又是什么鬼?珌琊大学里美男如云,好歹给她一个熟悉的男人才好下口,这么一枚素未谋面却又气场强大的酷男,她怎么才能扑得倒?

  对男人霸王硬上弓这种事,技术含量太高,她怎么搞得定?

  眼看着十分钟时间已过,体内的灼烧感骤然加剧,莫醉醉挣扎片刻,猛然冲进房间去冲冷水澡——

  微微眯眸,雷昊焰冷眼看着那只素颜的大胸妹冲去浇冷水,不过片刻就传来她的低咒声:“我擦!是谁说冷水浴可以降火?太坑爹了!别被姐查出是谁这么缺德坑害姐,否则姐非整死那货!”

  这是平昙昙那劣货第几十次把女人往他家里送了?靠坐在床头柜上,雷昊焰漠然地点了支烟,以往的女人都是想方设法引诱他,这次的倒新鲜,宁愿冲冷水澡也不近他的身,只是不知这次的花招是不是平昙昙的新计谋?

  不过,无论是与不是,那劣货送来的女人,他是不会碰的。

  这边厢,他一支烟还未抽完,那女人却不着寸缕地冲了出来,满目的波涛汹涌,让雷昊焰素来冷漠的俊脸僵硬了片刻——

  气急败坏地扑到男人身上,莫醉醉抽掉男人手中的烟,丢进垃圾桶,“雷少,吸烟有害健康,不如吸我吧。”

  “……”

  生平第一次被女人如此生猛地扑上身,雷昊焰一双凌厉的眸子瞬间燃起漫天火焰,“滚下去。”

  “不要,我身子好难过。”如果必须有个男人给她做解药,她会相信平昙昙那劣货不会害她。

  拿过手机,雷昊焰拨通属下的电话,“找只鸭子过来。”

  好狠!这是在报复她刚才说他是鸭么?

  察觉到男人想推开她,莫醉醉心底发狠,抱住男人的俊脸,直接给他埋……

  薄唇仓促间触到那一直刺激着他眼睛的旖旎风景,颤巍巍地仿佛等待他的欺凌……雷昊焰阒黑的眸子里霎那暗潮汹涌。

  笨拙地扯掉雷昊焰的浴巾,莫醉醉欲哭无泪了——

  她不懂得怎么让男人对她产生兴趣啊……

  呜呜,好坑爹的现实!

  冷眼旁观女人的笨拙,雷昊焰莫名的心情转好,微微垂眸,掩下眼底的滔天火焰,他低沉的嗓音微微暗哑,“确定是我?”

  “废话好多……我只要你……”

  不要你难道要换只鸭子吗?她又不是被药效烧傻了!

  不再压抑自己,雷昊焰翻身吞噬那片撩人至极的美味……

  好难受,这特么真的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窗外天际隐约泛白,莫醉醉嘶哑着嗓音,泪崩地推着男人,“放了姐!”

  风水轮流转,她真的找错人了,呜呜。这男人的冷漠冷酷冷峻呢?为毛转瞬就变得那么凶残?

  多少年不曾这般没有节制了?这女人的味道,好得让他欲罢不能。平昙昙那劣货竟然舍得把这种极品送给他,总算也做了一件好事。

  修长的手指捏紧女人,雷昊焰微喘,“说你的名字,就放过你。”

  “池……池影子。”死道友不死贫道,先借用一下别人的名字,今晚之后,她要远远逃离这禽兽!

  “池家千金可没你那么圆。”雷昊焰意有所指的手让她险些哭出来。

  “栾三九。”

  “死不悔改。”男人突然发狠,莫醉醉崩溃。

  “我招我招,呜呜,我叫莫醉醉,珌琊大学大四学生,是……是平昙昙的室友。”

  反正她很快就毕业了,毕业后就特么远走高飞!

  只是,莫醉醉忘记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尤其是被饿狼盯上之后的现实,哪里还能丰满得起来?

  这个女人什么来头?看穿着举止以及白目二货的作风,不像是商政世家磨砺出来的后辈。

  狭长眼眸幽暗莫名,雷昊焰微微扬起唇角,不管她是谁,既然招惹了他,就乖乖让他吃饱。

  “再不放过姐,就废了你那啥……”莫醉醉泪奔。

  “我很期待。”

  呕出一口老血,莫醉醉忍不住在心底诅咒,却不知道,等待她的,没有最坑爹,只有更特么坑爹……第002章 井花莫醉醉

  她想撕碎了平昙昙……

  在雷昊焰的别墅里睡了几乎一整天,莫醉醉拖着疼痛不堪的身体,让管家先生派人把她送回学校。

  时近傍晚,随意找了处背角里的阶梯,莫醉醉呆呆地坐着,一夜之间由女孩变为女人,却不是她一直寄望的一生一世一双人,说不失落是骗人的,只是她一向是豁达的人,或者也可以说她缺根筋,不会因为这类事为难自己。给她一点时间平复思绪,她就又能生龙活虎起来。

  只是,这个世界,还真特么不缺找抽的人。

  “哎哟,这不是我们学校鼎鼎有名的901室四朵霸王花里的井花么?怎么一副被男人狠狠污了的德行?”

  你丫才井花!你丫才横竖都是二!

  谁特么给她取的这绰号?太特么缺德了!

  “哼,是姐姐把男人给污了。”

  怒瞪一脸浓妆艳抹的女人,莫醉醉也不掩饰,只是丢掉了一层膜,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云学长,你看,这便是你心目中纯洁无垢的小学 妹么?”女人得意一笑,转向背角另一侧的阴影处。

  莫醉醉心口一窒,转眸迎上高大俊雅的男人关切的目光,她头皮发麻,乖乖地站直了身子,“学长。”

  这厮都毕业两年了,今天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晓得了昨晚的事,平昙昙把你送给了谁?”云晋尧素来温润的眼眸微微泛冷,看着身前的女子,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小模样儿,却不知,她后颈上男人弄出的青紫痕迹有多么触目惊心。

  “……”

  什么状况?特么要不要搞得人尽皆知啊!

  莫醉醉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昨晚喝高了,不知道谁在我酒里下了药……哈哈,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我认栽。”

  这傻丫头还真不愧于她的井花之名。

  眸底怒意汹涌,面上却平淡如初,云晋尧摸了摸她的头,执着地问:“平昙昙把你送给了谁?”

  是谁下的药,他会去查,但那个占了莫醉醉的男人,也绝不能放过。

  “汗,学长,这是隐私。”

  雷昊焰那狠货一看就不是善茬,她现在避之唯恐不及,才不会傻得到处宣扬她上了他。

  他会查到的。薄唇微抿,云晋尧不再追问,“醉醉,如果你不愿回宿舍,就先跟我回家吧。”

  “怎么不愿回呢?我还没撕了平昙昙呢。”笑得狰狞,莫醉醉踮起脚尖,豪气万千地拍了拍云晋尧的肩膀,“学长不必担心我,我又不是菟丝花,这种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从头到尾被两人无视的女人恨恨地瞪着与云晋尧亲密无间的莫醉醉,不甘心地凑上前去,“云学长,我可以跟你回家……”

  “噗!”这位姐姐是来搞笑的么?

  离校两年依然堪称珌琊大学传奇的男神,至今仍被众多学 姐学 妹们深深惦记的云端之神,怎么可能随便带女人回家?

  面色不变,云晋尧看都不看那女人一眼,直接丢下一沓人民币,“谢谢同学带我找到醉醉,这是酬劳。”

  看着那一沓人民币,莫醉醉的眼睛瞬间被点亮了!

  带一下路就能挣到上万块,她被人翻来折去弄了一夜,怎么没想到收费?话说如果那禽兽反过来以解药之姿问她收费,她不就尴尬了么?

  算了算了,吃亏是福,吃亏是福。

  如果知道莫醉醉心中所想,云晋尧估计会内伤到吐血。

  “我大老远跑来看你,是不是该请我吃晚餐?”不理会那呆滞的女人,云晋尧揽了莫醉醉的肩膀,直接掠人走。

  摸了摸干瘪的钱包,莫醉醉觉得自己应该改叫尴尬花,所幸她脸皮够厚,“我只能请得起地摊麻辣烫,云神确定要去吃?”

  当年陪你吃的地摊还少么?

  “走起。”

  “老规矩,我出饭钱,你出酒钱。”

  “……”都喝出事儿来了,丫还喝!

  云晋尧无语地看着兴高采烈的莫醉醉,真想狠狠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早年就被喝废了。

  她这种没心没肺的恢复力也太小强了,只是,让在意她的男人情何以堪?

  平昙昙那劣货,明知道他的心思,明知道他住在哪里,为什么不把莫醉醉送去给他?

  有些账,真特么得算一算了。

  一点都不晓得男人心中所想,莫醉醉拖拉着有些蹒跚的脚步,慢慢吞吞地跟着他往校外走。

  见状,云晋尧更特么呕心了。身为男人,怎么可能不懂她走路姿势怪异的原因?

  等他查出那牲口是谁,他非得一点一点把他撕了,连他的猎物都敢动,分分钟送那货去投胎。

  “醉醉,嫁给我怎么样?”

  “……”

  乍一听闻男人漫不经心的话,莫醉醉险些一头栽在地上。

  “学长,我们还没开喝呢,你丫就醉了?”

  “认识你这么些年,你可曾见我清醒过?”男人的告白很隐晦,若是一般的怀春少女,早特么含羞带怯地投怀送抱了,偏偏他遇到了一只死不开眼的货色。

  “切!少拿那些忽悠无知少女的路数涮我。”

  “……”云晋尧一贯儒雅清贵的俊脸微微扭曲,忍了又忍,才强忍下拧掉这女人脑袋的冲动。

  “学长的修养真好。”某二货倒是很明白自己的嘴巴有多欠。

  “……托福。”

  要笑不笑地扯开唇角,云晋尧烦躁地扯开领结,拖她到自己的停车处。

  “不去吃地摊了么?”

  “不去,带你去吃猪脑,看能不能补补那根缺失的筋。”

  “……”骂人不带脏字了不起啊!姐污起来也可以不带污字的!“那个,学长请客?”

  “自然。”

  “那我还要喝乌鸡汤,补补血,昨晚失血太多了——”

  特么他不请了!

  俊雅眉眼青黑了大半,云晋尧心底几欲呕血,半晌,才吐出两个字:“下去。”

  “啊?”

  “哥反悔了,请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还不如去赴美女的约。”

  “……言而无信,见色忘义。”不情不愿地下了车,看云晋尧没有丝毫停留,扬长而去。莫醉醉耸了耸肩,慢悠悠晃回宿舍。

  只是,她并不知道,男人的车开出没多远,就停了下来。

  一拳捶在方向盘上,云晋尧咬牙切齿地打了助理的电话,“喂,给901室打包乌鸡汤送去,看还有什么是补血的,都给那二货送去,撑死那蠢货!”

  “……”云总,您这是又被那位刺激到了么?

  “另外,以后每天都去东城区那家全猪宴打包一个猪脑给她送去,告诉她,吃到不再犯蠢为止。”

  “……”云总,猪头何必为难猪头?

  看来这一次,他家总裁被刺激得不轻,得令的助理不敢多言,赶紧去做事了。第003章 女人 我饿了

  风光旖旎的西涯市临郊,有一片世外桃源,这里绿树成荫,花海无边。

  这里便是西涯市远近闻名的珌琊大学主校园区。

  珌琊大学鱼龙混杂,怪人无数,校风诡异,莫醉醉即是荡漾在这样一群大神的脚底下——

  只是,自从两年前风头强劲的云端之神云晋尧毕业去继承家业后,也带走了一大批优质男去他们财阀,珌琊大学这两年的话题人物也便集中在801室的四朵霸王花上。

  不是因为四朵霸王花都是风格各异的美人儿,也不是因为其中三朵花是名门世家之后,而是因为,那三位天之骄女竟然不交男盆友,镇日围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货打转……

  每每看到那诡异的场景,都会有想象力丰富的脑补君因流鼻血过多而被紧急送往卫生室……

  把属下送来的资料丢在一旁,雷昊焰坐在车里,远远看着露天茶室里亲密无间的两个女人。

  “莫醉醉,老实交代,那晚你们到底做了多久?我派去的人守在外面一夜,到第二天下午才见你出来了。”平昙昙淡定地掰开莫醉醉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指。

  “你说呢?都过去三天了,姐走路还一瘸一拐的。”

  “……好污。”

  “平昙昙,你丫太不厚道了,给姐姐找个一般的男人解除药性就好了嘛,干嘛找只凶残的野兽?你知道他一夜需要几次,一次需要多久吗?特么我都觉得自己不能活着来找你复仇了……”

  “……”擦了擦汗,平昙昙不知道该不该让这只缺根筋的污女住嘴,不知内情的人,乍听这话,很容易产生误解的……她已经开始感受到周围人群的注目礼了……

  “亲爱的,晚上回去,你把细节一点一点污给我听,现在是在外面喔。”

  “……”气愤过了头,她脑袋又短路了么?

  尴尬片刻,莫醉醉再次发挥自己的厚脸皮无尺度,坦然得仿佛自己刚才没说过什么,“服务员,把我们刚才点的茶点再上三份!平昙昙,作为你对我的精神补偿,这次你买单撒。”

  “怎么不肥死你?”

  “不怕,都肥到胸上了。”

  “你是在跟我炫耀么?”某只平坦坦声音阴测测。

  “……小人不敢。”

  “长这么大干嘛,最后还不是要被男人摸。”

  “至少男人是爱不释手的。”

  “你是在暗示老子没人摸么?”愈发阴测测。

  “……小人不敢。”

  “作为你对我的精神补偿,晚上回去给我看胸。”

  “我不是百合。”

  “老子也不是,只是听人说看什么补什么。”

  “怎么可能?我看到很多钱,我的钱包也没因此丰满起来。”

  “你是在明示老子这辈子没指望变大了吗?”

  “……小人不敢。”

  ……

  周围一遭竖着耳朵偷听的茶客纷纷忍不住笑喷,这两位太逗比了,果然大胸是平胸的天敌么?

  原本悠闲地边看文件边等她们聚会结束的男人,远远却看到平昙昙那劣货竟然对他女人袭胸——

  打开车门,雷昊焰长 腿跨出,甫踏出车门,就成功吸引茶室里一众文艺女青年的目光。

  做工精致的黑色长裤衬托出他修长有力的腿型,一袭钴蓝色衬衣服帖出他的劲瘦腰身,三颗未扣的纽扣微微露出些许古铜春色,挽起的袖扣又给他平添几许狂野帅性。

  莫醉醉第一个看直了眼,知道他身材极好,却不知道他穿上衣服也是衣冠禽兽撒。

  径直走到莫醉醉身前,雷昊焰俯身在她呆滞的脸颊上偷了一吻,“女人,我饿了。”

  “噗!骚包禽兽。”第一次看到雷昊焰如此霸气侧露,平昙昙喷了。

  狭长眸子微微睥睨,雷昊焰薄唇轻启:“平胸劣货。”

  好毒!

  莫醉醉忍不住为这男人的勇敢默哀,却见平昙昙颤抖着清秀小脸,敢怒不敢言地倒吸气,“你丫的——”

  “自己没有,也别肖想别人的,再被我看到你乱动手,你那只爪子就可以剁掉了。”

  混蛋啊!他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

  平昙昙捏紧了椅子扶手,强忍着跳起来暴揍他的冲动,因为她知道,她再怎么跳也不是他的对手。

  一直欺压着自己的闺蜜竟然被那禽兽镇压,莫醉醉暗爽地勾起唇角,不过为了自己以后平坦的小日子着想,她还是很识时务地果断站队。

  “雷少,我其实是平昙昙的女人。”

  “噗!”看戏的一众路人喷了。

  平昙昙哭了。

  这二货又秀逗了哪根神经,她哪只眼睛看到雷昊焰是她一个平胸妹能惹得起的?想找靠山也瞅准了再下手啊!

  嘴角微抽,雷昊焰鄙视地白了一眼平昙昙,“她有那能力?”

  “即便没有,平昙昙大人也有如男人一般强大强横强悍的内心,而且,科技那么发达,什么都可以造假。”某污女又开始口无遮拦。

  “几年不见,平家小妞倒是越发胆大包天了,或许平家老大会对你的造假很感兴趣?”

  “我没有!”平昙昙惊恐地为自己辩白。

  “她有,我见过。”

  “我擦!你个二货,别无中生有啊,想害死我不成?”平昙昙怒极地去掐莫醉醉脖子。

  雷昊焰把莫醉醉揽进怀里,暴戾地盯着平昙昙的爪子,“现在就想剁掉么?”

  “过河拆桥的混蛋。”平昙昙不甘地冷哼。

  看来,平昙昙不是这禽兽的对手撒,只是,不牺牲平昙昙,难道要她去消这男人的邪火么?丫的她还想多活几年。

  咬紧了下唇,莫醉醉泪眼朦胧地微微低头,“昙昙,你是不是嫌弃我的身子不干净了?可是……可是我也没办法啊,你知道那晚我是被人毒害的,我也不想背叛你的……”

  出来混,果然是要还的。

  围观人群纷纷同情地看着在男人阴沉冷怒目光下瑟瑟发抖的平昙昙,谁让她之前欺负别人家女人,现世报了吧?

  “我真的不是她的男人……不对!她真的不是我的女人……”

  懒得理会平昙昙的凌 乱,雷昊焰俯身,捏起莫醉醉的下巴,“玩够了么?”

  “啊额?”

  “平家小妞有心上人,怎么会看中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

  “有心上人?”呆了一下,莫醉醉几乎是瞬移到平昙昙身前,“说!是谁!你丫的竟然藏私!”

  暗翻白眼,平昙昙说:“醉醉,他说你胸大无脑。”

  “这不是公认的事实么?”

  “……”你丫敢不敢更自甘堕落一点?

  不爽莫醉醉总把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即便是女人也不行。雷昊焰大手一伸,把刚刚逃脱开的莫醉醉又捉了回来,也不见他怎么用力,就捏着女人手腕往自己车子上走,“人我带走了,你善后,平胸劣货。”

  “你丫才平胸劣货!”被一再刺激的平昙昙险些暴走。

  “雷少,你要带我去哪?”平昙昙都惹不起的狠货,她是不是也该乖一点?莫醉醉纠结了。

  “去车 震。”

  妈的乖个屁!她要逃走!

  不理会女人的奋力挣扎,雷昊焰三下五除二把人塞进车里,锁上车门,扬长而去。第004章 你敢更不要脸一点么

  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平昙昙闪身上了茶室的二楼。

  “昙昙,就这样看着醉醉被带走,会不会不太好?”古色古香的帘幕后,传出一个女人柔润的嗓音。

  “安啦,雷昊焰不会亏待自己女人的。”才三天就忍不住过来捉人了,看来这次真的有成功的希望。

  “可是,他们之间真的能衍生出长长久久的爱情么?”

  “谁会去寄望那些虚妄的?人生得意须尽欢。”

  “……”

  似乎感受到女人的不赞同,平昙昙头大地解释:“你放心,醉醉绝对是跟我一个观点的,要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经常买醉?”

  “……是我的错。”女人似乎轻轻叹息了一声,“那晚为什么不选择更熟悉一些的云晋尧?”

  “云晋尧喝不过莫醉醉。”

  以酒量帮好友选男人,平昙昙还敢更不靠谱一点么?

  “真的,相信我,醉醉和我是一样的人,不能与自己抗衡的男人,或者说不能镇压她所有邪妄的人,她是很难动心的。我不能保证她和雷昊焰会有美满的结局,但雷昊焰那狠货绝对能镇得住她。而且,当晚情况紧急,也只能赌一把了。”

  至于更深层次的原因,抱歉她只能无可奉告了。

  “查出是谁给醉醉下手了么?”

  “没有,那晚正好是文学院里的化装舞会,几百号人参加,还都带着面具,文学院的监控又很不到位,根本无从查起。”

  “这次没有得手,那人肯定还会找机会下手的,要多做防范。”

  “我们也别太担心,雷少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善茬,他现在盯上了莫醉醉,还轮得到别人分羹么?”平昙昙扬起唇角。

  “我信得过你。”

  看女人不再说话,平昙昙拿了一瓶清酒,窝进角落,自顾自嘀咕,“莫醉醉那二货,到底哪来的魅力招惹人?绝壁是大胸惹的祸!”

  “……”你这是羡慕嫉妒恨呐。

  帘幕后的女人掩唇轻笑。

  浑身瘫软地坐在男人身上,莫醉醉咬牙切齿地咒骂:“禽兽!光天化日之下,你敢更不要脸一点么?”

  她担心地看着车窗外的林木葱葱,生怕有其他车经过这里。

  “别担心,这里是我另一栋别墅的后花园,私人领域,不会有人经过的。”

  “都到你家了,为什么不去房间里?”愈发忍不住磨牙。

  “男人言出必行。”说车 震,必车 震。

  “你丫的!”狠狠咬上男人的肩膀,莫醉醉尖叫,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牙印,她想哭,“为什么咬我?”

  “你咬我,一时太过兴奋,没控制住……”面对女人控诉的泪眼,雷昊焰摸了摸英挺的鼻梁,破天荒地开口道歉:“额,抱歉。”

  他已经很努力地在控制力道了,结果又弄得她一身青紫。阒黑瞳眸隐约闪过些许心疼,雷昊焰却只以为这是因为他担心她太过柔弱满足不了他。

  “真觉得抱歉,就让我穿上衣服。”

  “你觉得可能么?”雷昊焰似笑非笑地俯身。

  “禽兽!”

  “还有力气抗议,我们继续。”

  “……”

  救命!呜呜呜呜……

  她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晚饭后,莫醉醉蜷缩在书房一侧的大沙发里,看男人似是漫不经心地浏览文件,修长有力的长指不时轻敲桌面,然后迅速签字。

  见过男人不知节制的禽兽做派,倒不曾料到,工作中的他却是一副上位者的高贵与优雅。

  面对如此充满禁欲气息的他,她却满眼都是他汗湿低喘的俊脸,满心都是他蛮横的起伏……

  特么她污得越来越无药可救了——

  囧囧有神地捂脸,莫醉醉不敢再看他。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可她并不打算爱上那男人,还看个毛线?

  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直到雷昊焰终于看完所有文件,她抬眸,“雷少可以送我回学校么?我们宿舍楼十点半门禁。”

  双手交握,雷昊焰坐在偌大的小叶紫檀办公桌后,黢黑瞳眸似漫不经心地扫过莫醉醉的脸。

  女人一般不都在意自己在男人身边的定位么?即便是那些比她年长多岁的女人都不例外,为何这丫头却是一副无所谓的姿态?陪他做时倒是一副享受的姿态,却不追问两人之间的关系与定位。

  若非确定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他甚至会误以为这女人比他还过尽千帆。

  慵懒地靠向椅背,雷昊焰薄唇轻启,“过来。”

  “干嘛?”警惕后退。

  “喂饱我。”

  “……一个下午都没有喂饱你么?”这禽兽正经不过三秒么?

  雷昊焰似笑非笑地挑眉,不是喂不喂饱的问题,而是既然她不在意,他就做到她在意为止。

  “可我已经吃饱了,都饱到肿了。”

  “肿得过我么?”

  “……”

  特么这男人比她污!

  如果没有全身散架似的疼痛感,莫醉醉或许会有棋逢对手的兴奋感,但现在,她累得只想逃远一点。

  不再逗她,雷昊焰起身,坐到她身边,看她如惊弓之鸟一般蜷缩身体,他附身在她耳侧,亲密低语:“晚上陪我睡觉,今天就不再做了,否则——”

  否则,就继续翻来折去一整夜么?

  混蛋,根本就没给她选择的余地!

  “我明天早晨七点得走,中午有课,下午还有兼职要做。”

  “辞了,我养你。”

  “……”原来她的身体真的可以换到钱么?莫名不爽,莫醉醉笑得愈发妩媚,“钱你随便给,但我的兼职不能辞。”

  “原因。”

  “不让我做事,你要24小时把我绑在身边么?雷少,这可是陷入热恋中的少年才会做的蠢事。”而您,似乎不小了。

  俊脸一僵,雷昊焰心底竟然有一种被人拆穿的难堪,可他面上却不动声色,“醉醉,你不好奇平昙昙为什么把你送上我的床吗?”

  话题转得很生硬啊!大叔!

  “好奇,但她不会说的。”

  “你倒是很了解那劣货。”

  “那么,你知道原因?”

  “这几年,平昙昙预谋送给我的女人,没有成千也有上百了。”

  擦!那狠货还兼职做鸨姐儿么?

  “雷少真是艳福不浅。”

  俊脸微沉,“送上门的,我不屑吃。”

  “骗人!那为什么会吃掉我!”

  轻佻地捏住某处,男人眼神狂肆,“被你生猛的埋胸得逞了。”

  “……”为何什么话题都会被他调戏到?而且,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真的是她初见的那位冷峻酷男么?要不要两副面孔啊混蛋!

  “你还没有说原因,雷少。”

  “我有说过会告诉你么?”平昙昙送他女人的原因他是知道,但是以往她送来的都是花钱就能买到的女人,这次竟然把她羽翼下护着的闺蜜送来,状况有点诡异,不过无所谓,他会查出原因的。

  噗!特么又被调戏了!

  第005章 我会抢回来的

  夜已深,雷昊焰看着身侧累极熟睡的女人,眸色幽深。

  他命助理查莫醉醉的来历,从最初的基本资料到现在传过来的大小事端,若是她身后没有大佬级人物护航,她能活到现在,倒也算奇迹了。

  只是,这么一个偶尔精明大多数时候二缺的傻丫头,到底哪来的本事惹出那么多麻烦?

  而且除了麻烦,这货还招惹了不少男人。虽然不明白平昙昙为什么舍近求远,把莫醉醉送给他,但想到那几个思而不得的死党或死敌,雷昊焰丝毫压不下自己心底的暗爽。

  缓步走到落地窗前,雷昊焰冷眸俯视楼下,那里星星点点的烟火闪烁,他们的卧室在别墅二楼,落地窗也并没有关死。他刚才的感觉没错,的确有混蛋偷听他们,而且,这混蛋明知被发现了却依然嚣张地不走。

  不用想,他也能猜得到会这么不要脸面的只有云晋尧那个斯文败类,陪伴了莫醉醉四年的男人,也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既然如此,他还客气什么?那败类舍命来求虐,他若不成全他,倒是枉为兄弟了。

  转身走向床铺,他咬着她的耳朵,“醉,醒一醒,再来一次。”

  “唔……”虽然睡得有点迷糊,莫醉醉还是被气醒了,她狠狠咬上他的脖子,“你个禽兽!你说过只要我陪你睡觉就不再做的,你食言而肥!呜呜,不要了不要了,我还不想早死……”

  “上次我们做了大半夜的,你今晚怎么这么弱?”

  “当然是因为之前你太狠了!上班还有个双休日呢!我要双休!”

  “……”

  听着头顶上再次传来的声音,云晋尧恨恨地踹了一下墙,却痛得自己险些失态。

  特么的雷昊焰那混蛋,明知他来了反而越发张狂。

  自从查出是这只禽 兽捡了他的漏,云晋尧的情绪就处于火山爆发的边缘。每每想到自己悉心守护的小花儿被这只野兽啃了,他就无比呕心。

  内伤到夜不能寐,他就火大地来夜袭雷昊焰了,却不想竟然听到了一场漫长的戏。

  特么的听得他抓耳挠腮欲罢不能……无数次想怒而转身离开,却在听到醉醉的声音时诡异地停住了脚步……

  他是人们口中的云端之神,怎么能这么猥琐猥琐猥琐……想到自己脸上现在深深刻着的两个字,云晋尧只想爆粗:卧槽卧槽卧槽!该死的雷昊焰!

  听到下面传来的踹墙声,雷昊焰倒真的有点担心那货失控之下会冲上来。拍了拍莫醉醉的脑袋,他低低地说:“睡吧,今天就放过你了。”

  女人大抵是真的累狠了,几乎转瞬就秒睡过去。

  雷昊焰懒得走出卧室再下楼梯走正门出去,打开落地窗,他身手矫健地从二楼跃了下去。

  “怎么没腿软了你?”看到雷昊焰终于舍得出来,云晋尧吐出一口烟,酸溜溜地讽刺。

  “我现在一刻值千金,有屁快放。”

  “我擦!千金你妹!打一场!”狠狠掐灭手中的烟,云晋尧甩掉西装外套,挽起袖口,直接攻雷昊焰下盘。

  虽然不屑于为女人打架,但陪兄弟练手,他很乐意。避开那一脚,雷昊焰迅速后退,薄唇绽出野蛮的笑意,他把手腕掰得咯咯作响,“你丫找虐。”

  “……”

  酣畅淋漓地打过一场,云晋尧终于觉得心口呕出的淤血稍稍疏散。

  这劣货不愧是雷老爷子和厉老爷子带出来的,够铁血!他也是练武很多年的人,却依然被他揍得鼻青脸肿,而他却特么毫发无伤。而且最混蛋的是,这货明显是故意招呼他举世无双的脸,太特么阴险了!

  无视云晋尧的磨牙霍霍,雷昊焰好心情地勾起唇角,就这么一副尊荣,至少能保证他半个月内不会在莫醉醉面前晃悠。

  “云端之神?”想到刚才看到的云晋尧和莫醉醉关系的资料,再对比现在这张脸,雷昊焰酸溜溜地嗤笑。

  就这么一个造作的男人还号称什么云端之神?也就只能忽悠忽悠那些没出校门的小女生了。哼,早认识莫醉醉有什么了不起,守了那么多年最后还不是进了他的口?

  大抵明白雷昊焰在想什么,云晋尧更呕心了。

  计划比不上变化快,他真应该学雷昊焰的作风,看准了就直接下口,而不是计划着什么见鬼的等她大学毕业,正式进他公司,再徐徐图之……拖到现在,眼看着即将到嘴的兔子却易主了,谁能了解他的呕心?

  而且,让他更加糟心的是,这男人还是他兄弟,打不过,撕不碎,废不掉,弄不死……

  顺手接过云晋尧递过来的烟,雷昊焰习惯性地想点着,却猛然想到莫醉醉的话,他嘴角微抽,熄了火。

  “怎么,戒烟?”这劣货的烟瘾不是比他还大么?

  “吸烟有害健康,我现在有更可口的东西可以吸。”

  “……”

  怎么听,都像是莫醉醉那污女会说得出口的话。云晋尧俊脸狠狠地扭曲,“我特么会抢回来的。”

  “作为一个商人,别徒劳。”

  “是不是徒劳,我们拭目以待。”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莫醉醉的坚持与底线,这也是这么多年他守着她,却不着急吃掉的主要原因。

  不能得到她的心,得到身体有个屁用!他想要的,并不是她几夜的情缘。

  “之于莫醉醉,知道我们之间的差别么?尧。”

  “不就是被你先得手了么?切!”

  “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深陷,而我,呵呵。”男女之间的角逐,不过就是一个势均力敌,已经深陷的他,显然已经没有了角逐的立场。

  “……”都是身经百战的男人,云晋尧显然明白雷昊焰话中的意思。于是,他丫的暴走了!不顾自己的伤势,劈腿就狠踢了上去——

  两个男人,又酣畅淋漓地干了一架,直到最后两人都瘫坐在地上,“打也打爽快了,说吧,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

  “你查出害醉醉的人了么?”

  “药是雨氏一族的老方子,除了男人,其他无解。原则上外面的人根本拿不到,但没有直接证据指向雨家的人。莫醉醉认识雨家的人么?”

  “不能确定,我离开校园两年了,那丫头不是个安分的货色,总是东掺和一脚、西闷人一棍子的,估计连什么时候得罪了什么人都不一定晓得。”

  “既然什么都不晓得,你来这里做什么?找揍么?我的女人我会保护,你有多远滚多远。”

  “……”平昙昙说得对,这厮就是一只过河拆桥的劣货。

  可是,让他如此膈应的男人,他怎么能让他好过?

  “雷少,当年,早晨给醉醉送早餐,中午陪她吃饭,晚上陪她吃地摊拼酒的男人,一直都是我,即便你再怎么阻挠,也割不断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

  “……”这货在挑衅他么?刚才下手太轻了?

  “云少倒真是好意思,当年顶着26岁的高龄,丢了自己哈佛商学硕士的学位,以回学校读什么研究生的名义去纠缠人家不到20岁的小女生,当真是无耻。”

  “我俩可是同龄,雷少。我只是追,你却是直接将嫩草吃了。”

  梗塞了一下,雷昊焰笑得邪肆,“兄弟,哥是被吃掉的那一个。”

  “……”咽下几欲喷出的血,云晋尧磨牙,“名花有主又怎样?这并不是醉醉自己的选择,她随时有再选择的权利。”

  “再选择?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你可曾看到过我给自己的猎物再选择的权利?”

  瞅准了,便直接吞吃入腹才是他雷昊焰的作风。

  “凶残野兽。”

  “斯文败类。”

  怎么听起来都不像是好货?

  两人愈发对彼此嗤之以鼻。

  云晋尧也不想留下来自讨没趣,临走前,他甩下一句,“平昙昙让我转告你,醉醉三年前救过雨家的少主,虽然这三年来那位雨少主只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地偶尔出现,但平昙昙怀疑他一直隐藏在暗处。而那位雨少主的情况……我想,你比我更了解内幕,好自为之。”

  闻言,雷昊焰讳莫如深地眯眸,若真的被雨家那位盯上了,倒真是麻烦一宗。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冬至爱如霜雪》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7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