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娶个娇妻甜蜜蜜小说安染染云墨非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娶个娇妻甜蜜蜜小说安染染云墨非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我跟你发生关系了吗

  京市,东方国际酒店总统套房内,洛华奇水晶夜灯的光线将一室映照得格外旖旎。

  宽大柔软的双人床上,男人呼吸粗重,面色微红,结实的胸膛此刻正剧烈的起伏着……

  安染染赤着脚站在床边,尽可能的将紧身短裙往下拉,内心极尽忐忑不安。

  今天是她二十一岁的生日,按照往年,这时候的她,都会在孤儿院跟院长妈妈,还有小伙伴们一起庆生。

  可是今年不同以往,孤儿院所在的那片区域,被京市最大地产开发商——云圣集团勒令强行拆迁,院长妈妈为了小伙伴们今后的去处,担心得食不下咽,以往朝气蓬勃的孤儿院,也被离别的氛围给笼罩着。

  孤儿院,是安染染的家,院长妈妈和那些孤儿们就是她的家人,想到今后她的家人要被分散到各地,她的内心就格外不是滋味。

  于是,在经过万分纠结加思考后,安染染 终于下定了决心,来到这里。

  男人,已经醉了,好看的浓眉紧锁着,紧闭的眸子,睫毛时不时颤动着;他睡得似乎不是很舒服,每一次呼吸都夹杂着浓重的酒味,粗重而浓烈。

  然而,他的五官却极其完美,如同鬼斧神工之作,每一处都透着精致,让人感到惊艳。

  这是安染染 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看到如此好看的男子。

  只是,此刻她没有心去欣赏,心里只有极度的不安。

  传闻,这个男人权大势大,在京市能够只手遮天;据说,他冷酷绝情,商业手腕铁血残忍,让人闻风丧胆。

  安染染根本不敢想象,当明早这个男人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算计了,会对她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是狠狠的报复她,还是将她赶出去?

  带着这样的极度不安的心情,安染染咬了咬牙,大胆的脱去衣服,躺到了男人身边……

  这一夜,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宁静。

  ……

  第二天,安染染是被人从床上拎起来的。

  粗鲁的动作,惊得她睁大双眼,紧接着,毫无预兆的,她的眼神就那么生生撞进那双如同深渊的黑眸里。

  那是一双极度冰冷的眼睛,漆黑如潭,锐利如豹,散发着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势。

  男人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她看,性感的唇瓣,透着几分薄凉的味道。

  安染染整个人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表情惶恐而不安。

  "谁让你来的?"

  男人终于开口了,口吻低沉而冰冷。

  安染染狠狠的打了个冷颤,舌头仿佛打了结,颤巍巍的道:"没……没有谁。"

  "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甩手将她扔在床上,男人上下打量了她几乎不着寸缕的身子一眼,眉头倏然皱紧。

  安染染急忙拉过被单盖住自己的身子,羞红了脸,咬着下唇,根本不敢吭声。

  男人见状,眉头不由皱得更深:"昨晚,我跟你发生关系了?"

  安染染略微迟疑了几秒,声细如蚊的点了点头:"发生了。"

  男人表情僵硬了几分,眼睛危险的眯着:"怎么发生的?"

  他一向极少喝醉酒,即便有时候应酬所需,对于男女之事还是很自制的,没道理跟一个女人发生那方面的关系,还一点印象都没有。

  怎……怎么发生的?

  似乎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安染染一时答不上来。

  她哪里知道是怎么发生的?

  昨夜,他醉的不醒人事,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发生,而且她也没有经验,忽然问这种问题,她该怎么回答比较妥当?

  安染染担心露出破绽,脑海拼命的搜索一些在电视上看到的桥段,口齿不清晰的说着自己都脸红不已的话:"你……你昨晚喝醉了,迷迷糊糊抱着我亲吻,然……然后就那样发生了。"

  "这么说,还有前戏了?"

  男人听到这话,浓眉顿时挑的老高:"那你告诉我,前戏用了多长时间?"第2章 你拿什么来取悦我

  安染染一愣,顿时不确定的道:"大概,半个小时吧?"

  "大概?小姐,你了解酒后乱性这个词的意思吗?"

  男人忽然勾起一抹薄凉的冷笑:"一个男人喝醉后行事,通常都很急躁,根本不会花三十分钟去玩什么前戏。再者,在做这种干柴烈火的事时,想必也不会有人专门把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的?"

  指着安染染叠放在床头柜上的衣服,男人最终下结论道:"所以,凭这两点,我足以断定你在撒谎!"

  他的一番分析,当场就让安染染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根本没有想到,一个昨夜还喝的烂醉的人,醒来后,脑袋竟如此冷静精明。

  他的问题看似漫不经心,却暗藏陷阱,让她的所有谎言,不攻自破。

  云墨非——这个男人,简直太可怕了!

  安染染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云墨非,她双手揪紧被单,那惊惶不安的小脸破绽百出。

  云墨非眯眼审视着她的长相,她长得并不算惊艳,但五官搭配在一起,显得非常小巧精致,整个表情透着一股涉世未深的青涩感;她的身材还未完全发育,比例却非常匀称,气质格外的清新出尘。

  这小女人,看着还顺眼,可是行为却令云墨非感到有些不快。

  "再问你一次,接近我,有什么目的?"他口气咄咄逼人的问。

  安染染咬着唇,半天才抬起头,眼里带着淡淡的哀求,道:"能不能不要动老城那一个片区?那里有孤儿院,一旦拆迁的话,所有孤儿都会被迫分开,那里是我们的家,可不可以求你,不要剥夺我们最后的归处?"

  "老城区?"

  云墨非似乎想了几秒,然后表情有些淡漠的道:"你说那里?老城区开发权已经决定了,公司也已经给出最优厚的补贴,那些孩子,政府也会规划他们的去处,何来的无家可归?"

  "你不懂,对于我们这些从小在那里长大的孤儿来说,那才是最后的归处。"

  安染染非常认真的强调孤儿院的重要性,接着又道:"云先生,虽然我不懂商业上的事情,但是老城区那边并没有什么人流量,应该没有多大开发的价值,所以,能不能保留那里的开发权?或者说,能不能保留孤儿院那块区域?"

  "不可能!"

  云墨非想都没想的拒绝道,眉眼带着几分讥诮:"我是商人,在商言商;我的公司从去年就已经开始规划那片区域,那里,未来会变成北城最大的商业中心街,所以,那些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必须全部推掉,当然……包括孤儿院!"

  毫无转圜余地的语调,轻描淡写的从云墨非口中吐出,安染染只觉得心一下跌荡到谷底。

  难道真没希望了吗?

  不行,她都走到这地步了,怎么能这样放弃了呢?

  想到这,安染染不由咬了咬牙,大胆的迎着云墨非的目光,说道:"云先生,请您再慎重考虑一下,你难道忍心看那些孩子分开吗?实在不行……我……我来换,用我来换可以吗?不管是十年、二十年、亦或者一辈子,只要保留孤儿院的开发权,我给您做牛做马都行!"

  "用你来换?"

  似乎听到了有趣的东西,云墨非霎时挑起眸子,逼近她,问道:"你会什么?你打算拿什么来取悦我?"第3章 臭流氓

  "我……"

  看着在眼前莫名放大了几倍的俊脸,安染染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想往后退。

  男人的反应更快,迅速倾身,一手撑床,将她围困住,另一手则攀山她的胸口,狠狠握住她的柔软,口气揶揄道:"你现在唯一的资本,就剩下你的初夜了,要不要拿它来做你换回孤儿院的代价?"

  安染染没想到这男人竟会突然动手,吓得大惊失色,当场就尖叫出声。

  云墨非见状不由失笑,直接冷冷的抽回手,然后直起腰,嘲讽的说道:"放心,就算你真的肯,我也未必会要。我还没饥渴到要靠一个连身材都还没发育完全的女人来取悦我。所以……"他转身拾起落在地上的外套,还不忘道:"你可以走了!"

  然后,留给了安染染一个冷酷而决绝的背影。

  安染染离开酒店的时候,天空飘着毛毛细雨,微微的凉,像极了她此刻的心情。

  找云墨非谈判失败,孤儿院注定无法挽回,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剩下的时间,好好的跟院长妈妈和小伙伴们道别了!

  想到这里,安染染深呼吸了一口气,小跑到路边,打算拦车直接回孤儿院。

  她刚走到路边,突然,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从拐角处疾驰而来,并在她身边来了个紧急刹车。

  车窗摇下,从驾驶座上露出了一张冷漠的面庞。

  来人,正是云墨非。

  "有事吗?还是觉得刚才羞辱我,羞辱得还不够?"

  安染染皱着眉看他,脑海中蹦出刚才在酒店发生的事情,神情有几分愠怒。

  云墨非冷淡的瞟了她一眼,口气命令道:"上车。"

  "我为什么要跟你上车?我想,我跟云先生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吧?"

  安染染冷冷的拒绝,为自己那仅剩的一点点自尊。

  云墨非闻言,顿时挑起眉头,嘴角微邪的道:"是吗?刚才在酒店里,你不是还摆出一副为了孤儿院,什么都肯去做的壮烈模样?我原本还打算给你个机会,现在看来,你是不需要了?"

  话说完,云墨非已经准备关上车窗了。

  "等一下!"

  关键时刻,安染染猛地伸出手阻止了他的动作,满脸激动的道:"云先生的意思是,你愿意保留孤儿院的开发权吗?"

  "想知道的话就上车,机会只有一次,错过这次,就别奢望还有第二次。"

  "好,我上。"

  只要能够保住孤儿院,别说上车,就是上刀山都没有问题。

  安染染快速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座的位置。

  车子启动,云墨非就问:"叫什么名字?"

  "安染染。"

  "几岁?"他又问。

  "二十一。"

  安染染如实回答,心说他好端端的问这个干什么?查户口吗?

  "成年了?"

  云墨非的表情似乎有几分诧异。

  安染染顿时有些气愤:"废话,我看起来像未成年的样子吗?"

  "至少,你的身材跟年龄不符。"

  云墨非嘲讽的勾了勾唇。

  "你……臭流氓!"

  安染染气得不轻,急忙伸出双手挡胸,脸颊有些泛红。

  云墨非见状,不由嗤笑出声:"放心,就算我要耍流-氓,对象也绝对不会是你。我暂时对未成年儿童还不感兴趣。"

  "你……"

  你才未成年儿童,你全家都未成年儿童!

  安染染已经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用眼睛狠狠的瞪着他。

  这还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见到如此毒舌的男人。

  对于她那杀人的眼神,云墨非直接装作没看见,只是漫不经心的问道:"听酒店的工作人员说,昨晚,你照顾了我一夜?"

  "你宿醉,半夜起来吐了一身,总不能让你穿着脏衣服继续睡,所以我就帮忙脱下来了。"

  说到这里,安染染急忙补充道:"你放心,我是闭着眼睛脱的,擦身子的时候也闭着眼睛擦的。"

  "这么说,放在桌上的那杯茶,也是你泡的?"

  云墨非继续问,声音听不出一丝丝情绪起伏。

  "那杯醒酒茶对喝醉的人,有很好的缓解头痛效果,昨夜,你看起来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所以……"

  安染染说话的同时,还不忘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表情,生怕他有一丝丝的不快。

  谁知,云墨非竟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眸光深邃如潭,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第4章 不平等条约

  车厢内一片诡异的宁静,安染染被盯得全身发毛,正想开口询问,就见云墨非已经不着痕迹的收回了目光。

  车子在市区行驶了近二十分钟,终于停了下来。

  云墨非率先开门下车,安染染急忙跟了下去。

  眼前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大楼,门口那庄严的'YS云圣集团'招牌,如同一个象征。象征着它的庞大,也象征着那不可轻易撼动的地位。

  如此大规模的公司,整个京市绝对找不到第二家。

  安染染怎么也没想到,云墨非竟会带自己来他的公司。

  他要做什么?

  "还愣着干什么?跟上来。"

  见她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云墨非出声提醒道。

  安染染哦了一声,急忙加快了脚步。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入公司,乘坐电梯,来到位于38楼的总裁办公室。

  云墨非的办公室采用的是现代化设计,从颜色、风格到摆设,每一样都讲究到了极点。

  而且,东西也是一应俱全,地毯,真皮沙发、酒柜、吧台、书柜、各种壁画和艺术品,还包括一间休息室等等……宽敞舒适得令人乍舌。

  打量完办公室后,安染染的视线终于绕回了云墨非身上。

  只见那男人这会儿已经回到办公桌的位置上,西装外套已经脱去,衬衫的袖子挽到臂弯处,高挺的鼻梁上多了一副金框眼镜,那张冷峻的面庞看起来竟多了一丝儒雅的味道。

  "云先生,请问,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安染染站在办公室空间的空地上,有些好奇的问道。

  云墨非十指如飞的敲着键盘,看都没看她一眼,道:"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自己找个地方坐一下。"

  "哦!"

  安染染应了一声,只好在沙发上坐下。

  等了大约十分钟,云墨非终于停止了敲击键盘,转而起身绕过办公桌,拿着一份刚打印出来的文件走了过来。

  他在安染染的对面坐下,同时把手中的文件递了过来:"看看,如果没有异议的话,在上面签字。"

  "这是什么?"

  安染染疑惑的接了过来,摊开一看。

  "劳务合同。"

  云墨非慵懒的抬了抬眼皮,还不忘一边解说:"以你做条件,来交换老城区孤儿院的开发权。合同期间,你得无异议,无条件的完成我对你提出的任何要求。我的命令,你只有执行的义务,没有反对的资格。若是违约,那么你就要付出相应代价的违约金。"

  "等等……"

  见他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安染染的脑筋明显有些转不过弯:"你刚才说,我要无异议,无条件的完成你提出的任何要求……请问,你所谓的任何要求有范围吗?"

  "没有!"

  云墨非直截了当的回答道:"现在是你有求于我,那么本身这份合同就是不平等条约。我让你签合同,是为了防止在我为你保留了孤儿院的期间,你却做出违反合约的举动。所以,这份合同是在保障我自己的权益,并不是保障你的,明白?"

  "……"

  第5章 会有肢体接触吗

  安染染简直醉了,完全无言以对。

  可是她又有些不死心:"可是,谁知道你会不会让我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我可先说好,杀人、放火、抢劫的事情,我可不干。"

  "我也没有那些方面的嗜好。所以,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或者质疑,现在可以提出来。"

  好整以暇的交叠双腿,他单手撑着下巴,耐心的等待。

  "只要我签了这个合同,是不是就可以保住孤儿院?"

  安染染有些迟疑的咬着下唇问。

  "老城区的房子必须拆,未来那一片区建成商业中心,孤儿院如果保留下来,会影响整体的美观。但是,我可以保证你不用跟孤儿院的伙伴分开,并让所有人有一个安身之所。"

  云墨非的口气依旧非常强硬,但是比起在酒店的时候,他明显有很大的让步。

  最起码,他没有执意要强拆孤儿院。

  更重要的是,大家不用分开,这才是安染染来找他的初衷。

  不过,为了防止合同上有太过分的不平等条约,安染染偷偷留了个心眼,没有马上答应下来。

  她仔细的浏览合同上的内容,直到看完后,她才提出问题:"合约期间限制自由吗?因为我还在上大学,所以……"

  "不限制,你可以照样上学。前提是,合同期间,你得搬去我的住所。"

  "为什么?"

  安染染眼底异常吃惊,脑子里浮现出跟他生活在一个同一个屋檐下的画面。

  ……那会很痛苦的吧?

  "别误会,让你搬过去,只为了方便找你的时候,能够随传随到。也就是说……"

  云墨非的眼底闪过一丝戏谑的神情:"你,不过是我平时生活中的贴身女佣,专门照顾我的饮食起居,负责做些繁杂琐事,而且还是没工资的那种,明白?"

  "女……佣?"

  听到这两个字,安染染的脑袋瞬间就斯巴达了。

  敢情说了半天,这资本主义家是要自己给当女佣的啊?

  "安小姐?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见眼前的小女人眼神有些呆滞,云墨非眸底深处似乎闪过了一丝笑意。

  安染染愣愣的回神:"最后一个问题,合同期间,我跟你应该只是主仆关系吧?应该不会有类似于肢体接触什么的吧?"

  "当然!先不说我的市场多抢手,就是无人问津,我也不会自甘堕落到去碰你。"

  话落,云墨非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钢笔,示意她可以签字了。

  安染染被他的话气得浑身发抖,握着钢笔的手都在发颤。

  你大爷的!

  什么叫‘先不说我的市场多抢手,就是无人问津,我也不会自甘堕落到去碰你?’

  虽然她的身材没有到达魔鬼般的地步,但比例还是非常匀称的,这混蛋男人就不知道留点口德吗?

  不对,安染染,他不碰你,这不是好事吗?你干嘛那么在意?

  "好了,谈话到此结束,签完字你马上回孤儿院收拾东西,然后去这个地址报道,到时候有人会引导你该做什么工作!"

  把一张纸条放在安染染的面前,云墨非已然起身,走回了办公桌后。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娶个娇妻甜蜜蜜》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7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