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老公跑不掉小说陈允谭振明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老公跑不掉小说陈允谭振明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纠缠不休

  夜色中的国际都市,霓虹幻影,墨黑的背景下,璀璨的灯光和漫天星斗交互辉映,延绵开去,至天际,已分不清何处是灯,何处是星……

  从顶楼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去,可以将这一幕夜的全景尽收眼底。男子临窗而立,办公室过于宽大了,男子颀长的背影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和夜幕一样落寞。

  他就这么站着,静静的,一动不动。

  只有左手中指和食指之间夹了一支烟,不急不慢地冒着烟圈,一圈一圈地往上浮。

  桌上手机屏幕闪烁,他的唇角上扬起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

  "我女儿呢?"听筒里,她的声音冷漠且清冷。

  果然,一如预料。

  他将手中的烟头摁灭在面前的烟灰缸,淡淡开口:"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儿都没变!"

  "我没有时间跟你叙旧,再问一句,我女儿呢?"

  他的话没有没有说完,就已经被打断。

  声音依旧清冷,质问声中却比之前多了一丝微不可见的焦灼。

  他似乎可以透过那无线电波看到她纤细的手指狠狠捏着手机的模样。

  他靠回到椅背,慢条斯理开口:"想见宝贝女儿?很简单,只要你回国,自然能见到!"

  声音冷冷清清,语气却是字字句句都容不得人拒绝的威胁。

  陈允闻言一愣,似是没有想到他竟会说出这一句。

  随即轻笑一声,讥讽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已经离婚,这样纠缠不休有意思?"

  女人的话轻轻柔柔却就是一根刺,准确无误的刺中了他的痛处。

  "陈允!"唇角的那个弧度瞬间僵硬,捏着手机冷声质问:"莫非你就打算不回来了?"

  他这是恼羞成怒了吗?

  陈允闻言,眼角眉梢就连语气里面都是抑制不住的笑意:"要不要我提醒你,当年是你把离婚协议扔在我面前?"

  "还是说,我记错了么,当初不正是你指着我的鼻尖亲口说‘这辈子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那样带着笑意的轻柔话语,却轻而易举的让他手背的青筋凸起。

  很好,她的记忆力果然很好,当年的事情倒是记得清楚。

  谭振明就差直接把手机砸出去,最终却只是满脸阴霾的冷笑两声:"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当你可是誓死都不曾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你的名字!"

  他停顿了一下,感觉到听筒里面的呼吸都急促起来,才继续:"所以,我只要想法院递交申请离婚,你猜法院会把女儿的抚养权判给谁?"

  "女儿的抚养权"这几个字瞬间就摧毁了陈允好不容易建立的心理防线。

  她的情绪彻底被激爆,咬牙切齿低呼一句:"谭振明!"

  然而她的愤怒得到的回应,却是听筒里面传来的两声冷笑。

  那丝毫没有半点温度的冷笑,就好似魔咒一般丝毫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开了陈允心底对往事的封印。

  一瞬间,她的脑海里面就被"情妇、野种、商业间谍、杀人凶手……"给满满的充斥。

  那些不堪的往事此刻不受控制的如同潮水一般排山倒海来袭。

  脸上血色瞬时褪尽,只剩下一片苍白。

  她紧紧的攥着手机,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够感觉到那些只是回忆。

  长长的指甲此刻已经镶切进了白花花的肉里面,却没有半点儿的疼痛感。

  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陈允几乎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才将那种痛苦的感觉压抑下,拼命使自己保持平静。

  她深吸一口气之后,声音中还带着一些微乎其微的颤抖:"谭振明,离婚协议我可以签,但女儿以及女儿的抚养权,还给我!"

  他不就是想要她签字吗,那么,就如他所愿!

  那一纸婚约,于她而言除了对往事的束缚,早已没有任何的意义。

  但是,女儿以及抚养权绝对不能拱手相让。

  而且,她也打算从此再和这个男人毫无牵连。

  "你现在说想要签字?未免想的太过天真了吧!"男人低沉的声音当中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愤怒:"离婚?你这辈子想都别想!"

  她想要签字换自由,门儿都没有!

  陈允知道,这个如同恶魔一般的男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要不然就不会有当初的那一出出。

  想到这里,她浑身又不可抑止的颤抖。

  他不肯放她自由,她剩下的却只有绝望。

  "你到底想要怎样?"语气不似最初的清冷,带着一些疲倦,还夹杂着一些哀求:"我求求你放过我,让我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男人此刻已经改为慵懒的靠在了专属办公椅的椅背,唇角的弧度由衷的往上扬一扬,就好似盛开在黑夜的曼陀罗。

  这才是他想要听到的!

  放过她?

  女人低姿态哀求的语气让他心底莫名愉悦。只可惜,愉悦之余却并没有打算就此放手。

  他勾着薄唇,声音低哑慵懒唯独不带一丝温度:"我可以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必须马上回国,否则……那就等着警察敲门!"

  依旧是冷笑,那笑声就好似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

  陈允就算是隔着无线电波也能够想象到男人脸上的表情,浑身战栗。

  到了这一刻,她才意识到,他们之间已经三年都没有联系。

  而这一次他毫无预警的带走女儿,为的根本也不是当年她没有在离婚协议上面签字。

  既然他都已经把警察给搬出来了,那么是不是代表他这样突如其来的强制动作背后有着别样的深意?

  她终究还是逃不出他的魔爪?

  陈允勾着唇,勾起一抹无奈却依旧绯色的弧度:"我答应,回去可以,但我想知道为什么!"

  "说实话!"她补充一句:"你知道,我要的不是敷衍!"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倔强的明明就咬着牙,还是想要知道其中缘由。

  话音落下,电话听筒里面却只剩下了无尽的沉默。

  良久,久到陈允以为他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不会有任何的回答。

  就在她自嘲的笑笑,打算挂断电话时,听筒里却传来他淡淡的声音:

  "她回来了!"第二章 回国

  陈允愣愕。

  "她回来了"简单的四个字,于她而言却好似一记炸弹,"砰"一声在她脑海里面炸出一朵蘑菇云。

  她怎么就回来了?

  当年她不是当着自己的面信誓旦旦说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回到S市?若不是这样的话自己又如何会背负着慎重的罪孽被逼离开呢?

  陈允握着手机的手狠狠的紧了一下,心底好不容易被压制住的那一股感觉,这会儿又在疯狂的滋长。

  她恨,恨的咬牙切齿,恨得随手捏过一样东西就能将它摧毁。

  "马上回国!"

  耳边传来那没有任何温度的低沉男声将她的思绪拉回到现实。

  所以,他之所以不惜以绑架女儿为交换条件要求自己回国,就是因为她回来了,为了调查当年事情的真相?

  还是想要让自己偿还自己该有的罪孽。

  亦或者是要让那个她和自己当面对峙,然后再一次把自己推入到万丈深渊?

  她的心底满满都是嘲讽,却不知道这嘲讽是对那个男人,还是对自己。

  谭振明果然还是一如她记忆当中那般冰冷现实,关乎到那个他的事情,他总是不介意不择手段。

  曾经的陈允,是那样的愚不可及。甚至不止一次痴心妄想,想要用自己的一腔真情去换取他的信任。

  可结果呢,结果却是在掏心掏肺之后换不来他的半点信任,反而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落荒而逃。

  所以,这一次她可以为了女儿回国,却不会再让自己动上半分不该有的心思。

  这样的认知,让她的心狠狠的抽痛。

  脸上却是莞尔一笑,那笑像极了盛开在深夜里的曼陀罗,绚丽缤纷,妩媚动人。

  优雅挂断电话,开始预定航班,收拾为数不多的行李。

  然后按照他的吩咐,将航空公司发来的航班信息以短讯的方式转发到了那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

  S市,国际机场

  陈允一身白色的小洋装,V领的开口设计,将她的身段完美的呈现,一头栗色的大波浪随意的披散在肩头,说不出的妩媚和性感。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也显得尤为耀眼。

  "我回来了!"她在心底默默念叨一句。

  然后提着简单的行李走出机场大厅,就在她打算打出租车回家的时候,身边的人群却突然躁动,不约而同的往同一个方向而去。

  她微微的蹙眉,是有什么大人物出现?不过,她的好奇心为零。

  然而就当她要离开是非中心地时,脚步一顿,因为耳边传来的对话——

  "你们快看,那不是S市谭振明的车子吗?"

  "真是我的男神啊,竟然能在机场碰见!我的运气也未免太好一些了吧!"

  ……

  ‘谭振明’三个字不偏不倚的撞进耳府,以为是自己幻听。

  视线却不由自主地顺着前面两个女孩手指的方向的看去,果不其然的就看见了那一辆挂着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牌照的黑色轿车。

  透过轿车降下的车窗,正好能够看见坐在后座那个一身西装革履却低着头的男人。

  那男人不是谭振明又是谁?

  整个人的身体都跟着僵硬了一下!

  他怎么会在这儿?

  她告诉他的航班信息明明就是一个小时后的,这个时间点他和他的车辆都不应该出现在机场才对。

  陈允的心一下子就多了一抹慌乱,心里面也在不安的猜测,难道他竟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见到她?

  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随即,她又在心底否认自己的想法。

  "姑娘,上不上车啊?"

  出租车师傅的话让陈允回过神来。

  她冲司机抱歉一笑之后,拉开车门坐上车去。

  车子渐渐驶离机场,而那个依然被人群包围的男人很显然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呼——陈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还好没被发现。

  尽管已经隔了三年,很多事情也被冲淡了许多,可是当她再次面对谭振明的时候,波澜不惊的心底又不可豁免的激起阵阵涟漪。

  "姑娘去哪儿?"

  久违的地方口音让陈允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离开S市三年。

  离开了三年,对于这座城市多少有了些陌生,在路过那些似曾相识的街景,陈允的记忆再一次和这座城市重叠在了一起。

  从小在这个城市长大,陈允的每一分记忆,每一份血肉,都和这个城市息息相关。

  纵使背井离乡多年,可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彻底忘记它。

  如今她再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却早已物是人非。

  当年离开S市的时候她落荒而逃。

  现在她早已不是当年满身罪责,带着身孕逃离的少女,现在她绝不会任人为所欲为。

  想到这里,姣好的容颜上勾起一抹绯色的笑,"师傅,麻烦去谭家老宅,谢谢!"

  语调微微上扬,还带着不容忽视的自信。

  司机师傅应了一声,便调转车头往目的地去。

  话音刚落,陈允握在手中的手机屏幕闪烁,唇角的弧度比之前更深。

  电话才刚一接起,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男人冰冷的质问声:"陈允,你这三年变化真不小!"

  语气不及之前电话里面的沉稳,甚至还带着一些显而易见的怒气。

  若不是刚才她上车时他正好抬眸,大概还被那个错误的航班信息所迷惑。

  陈允似是猜到了男人的气急败坏,轻笑道:"还好而已,是你谬赞了!"

  她的回答很明显的让对方沉默了一下,继而又恢复到毫无温度的声音:"你在哪里?"

  "谭先生真爱说笑,我当然是在车上!"她语气不变,还是带着盈盈的笑意。

  男人却紧逼着不放:"废话,我知道你在车上,你问的是你去哪?"

  "呵!"陈允低笑一声,语带讥讽道:"你觉得我还能去哪儿?"

  他以为,如果不是以女儿的抚养权相要挟她还真的愿意再次回到这个充满不愉快记忆的地方?

  这个时候问出这样的问题,未免有些可笑。

  谭振明则是直接挂断电话,阴沉着一张脸冷声吩咐司机:"谭家老宅!"第三章 谭家老宅

  陈允下了出租车,站在已有百年历史的谭家老宅前,三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切不可避免的冲撞进了记忆。

  她深吸一口气,掏出手机拨下一串号码。

  "谁啊?"电话很快被接起。

  "阿紫,是我!"

  她已经努力平复情绪,但只是听到好友声音后一开口,就能够察觉到自己声音的哽咽。

  "小允?"短暂的错愕之后,秦紫的语气明显很是激动,"真的是你,你舍得给我打电话了,你现在是在……"

  秦紫是陈允在S市唯一的死党兼闺蜜,倒是还和从前一样,一听到她声音就噼里啪啦的询问了一大堆。

  这让她心底对这个城市多了一点点眷恋的感觉,她也非常怀念那些两个人躲在一个被窝说悄悄话。

  但,现在不是时候!

  "阿紫,什么都别问!"她轻轻柔柔的声音里多了一些沧桑:"告诉我诗琳和谁一起回来的?"

  她的咬字着重在"诗琳"上,显而易见。

  这两个字从嘴巴里面念出来的时候,比她想象当中的更为艰难,她真的没办法做到风轻云淡,若无其事。

  因为,伴随着这个名字而来的,是名字的主人强加于她身上的诸多罪名。

  那些痛苦的记忆,那些血一般的教训,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电话那头的秦紫静默一阵,真的什么都没有追问,只是微微叹息一声:"是霍源!"

  果真是这样!

  陈允轻笑一声,闭了闭眼睛,沉淀了一下心中的伤痛。

  然后挂断电话深吸一口气,从台阶拾级而上走向老宅。

  每走一步,记忆就清晰许多,心底的痛也跟着一点点蔓延……

  而此时,让陈允只说名字便觉得艰难的诗琳却早已经在住宅里面看着一成不变的装潢和摆设,等着佣人拿茶点回来。

  "阿兰,怎么去了这么久呢?是不是去先做……"

  诗琳听到伸手有细微的动静,下意识的就以为阿兰拿了茶点回来。

  只是一转身看到站在她身后的竟是——陈允,唇角的笑意瞬时就凝固,脸色也瞬间就血色褪尽,只剩下一片惨白。

  四目相对!

  陈允也看清楚了面前站着的人,眸底有着错愕,没想到这么快就碰见了。

  只是,这些年在国外的生活和经历到底是让她学会了隐藏自己的心思,很快就神色恢复如常。

  相较于诗琳咬着嘴唇略显不安,陈允倒是细细的打量了她几眼。

  三年不见,这个身形似乎更纤细,一脸素净,一头长发更是清汤挂面,乍一看似乎比从前更添几分柔弱可人。

  活脱脱就是一个林黛玉的模样!

  陈允却在心底冷笑。

  她不会忘记,当年就是这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声泪俱下的给自己定下那些罪名。

  她勾了勾唇角,"诗琳小姐,好久不见!"

  她主动打招呼,但是脸上那艳丽的笑容却和淡漠清冷的语气极不搭称。

  这样的笑容,这样的语气,停在诗琳的耳朵里是一种讽刺,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一个落荒而逃的女人凭什么如此光鲜亮丽,并且还在她的身边阴魂不散?

  诗琳狠狠的捏紧拳头,白花花的肉里很快就有了月牙形的印记,手背上的青筋更是清晰可见。

  她微微抿唇,极力压抑自己却还是冷声质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陈允不答却笑得讳莫如深,脚步亦是往诗琳的面前迈进了几步。

  诗琳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几步,并且尖叫道:"阿兰,快叫保安,老宅的保安呢……"

  然而,就算她已经用了和形象极度不合的音调,良久还是没人回应。

  "一群废物!"诗琳的脸上出现了柔弱极为不符的愤怒,一直晕染到眼底,怎么也遮掩不住。

  陈允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她自导自演,三年来她的演技到底精湛了不少。

  终于脚步在距离诗琳差不多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抱着双臂,勾着唇角讥讽道:"怎么,见到我就让你这么不开心?我们可是三年未见了呢!"

  淡然到极致的语气,却有着要把当年事情都清算的感觉。

  诗琳心虚,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声音也有一丝微不可见的惊慌:"你,你不要再过来,离我远点!"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当年她是如何一步一步把陈允给逼上了绝路,一去不复返。

  原本以为死生不复相见,然而,她现在才刚回到S市,陈允后脚就跟来了……

  "离你远点儿?"陈允轻笑:"我正在纳闷,三年前你怎么不对我说这话?"

  她一边说着,一边已然在椅子上坐下,脸上不变的还是明艳的笑。

  她越是笑,诗琳的心里面就是惶恐,表面还在佯装淡定,不断往后退的脚步却出卖了她的心虚。

  诗琳甚至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真的是当年那个单纯,乖巧柔顺,她说什么都会说"好"的陈允?

  眼前的这个分明就是一个步步逼近,就算笑的温柔却更让她害怕的怪物。

  不,她绝对不是陈允。

  "坐上来吧,我没心思跟你演什么复仇大戏。只是听说你回来了,特地来看看你是不是一切安好。"

  陈允收起了唇角的那抹弧度,语气却比之前更加淡漠疏离,不带半点的温度。

  "我不信!"诗琳膛大双眸,扬声冷斥道。

  她心虚,又怎么可能会相信陈允说的呢?

  陈允倒也不急着分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无辜的炸了几下才开口:"姐,你怎么对我这么凶……"

  那语气里,竟好似真的受了委屈一样。

  "滚开!不要叫我!陈允,你们一家三口幸福美满的时候,有想过我这个姐姐吗?!"

  诗琳看到陈允伪装出来的模样,终于失控尖叫爆发出来。

  "你的意思是我害的你流离失所?"

  陈允却好似早就料到会是如此,冷静的不像人,语速极慢,一字一句的反击:"诗琳,我只要想到自己跟你是一个妈生的我就恶心!你大概也一样!"

  "你所有的悲哀全都是你自己想象出来的,你的那痛苦悲愤也是!包括你所认为的我的幸福美满也都是你虚构的!"

  陈允的语气极轻,内心却早已经汹涌澎湃。

  她一双美眸死死地盯着诗琳那张清秀的人畜无害的小脸,"你怎么确定我一家三口一定是幸福美满的?就算是,就因为我比你幸福,我就活该被你害,对吗?你给我构陷了那么多的罪状,监禁的纠结是谁,你又知不知道?"

  轻轻柔柔的语气竟也能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诗琳对她这些质问,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

  就在此时,住宅的大门被人从外面大力的砸开。

  诗琳下意识就以为是谭母过来了,眼角眉梢有了一点笑意。

  然而门打开后,站在门口的却是——谭振明!第四章 三年未见

  谭振明就站在主宅的门口。

  他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手工西装,简单却不失帅气,身形修长,穿衣显瘦但还是隐隐看的出里面隐藏的爆发力,简直是最完美的黄金比例。

  他双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眉宇微蹙。

  但,最令人移不开眼睛的是他的那张脸。

  棱角分明的轮廓完美的像是造物主的鬼斧神工,鼻梁高挺,嘴唇单薄,眉眼的轮廓很深。长而浓密的睫毛仿佛羽毛一般,狭长的眼眸深邃而透着幽深的光芒,五官精致的没有一丝瑕疵。

  岁月似乎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半点痕迹,依旧如当年一样的英俊而邪魅。

  只有那漆黑如墨而看不见底的眼神,能让人感觉他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对于谭振明的出现,不仅诗琳呆愣。

  对于陈允来说,同样犹如晴天霹雳,她完全怔在原地。

  没想到,她前脚才刚到主宅,后脚他马上就赶到了,是担心自己会伤害诗琳?

  脑海里面多了这个念头之后,陈允脸上的错愕瞬间就被冰冷所代替。

  看到他走过来的时候,她更是就连垂在双腿两侧的手臂也微微的弯曲。

  陈允不知道的是,谭振明那双幽深的黑眸自从门打开之后就一直都停留在她的身上。

  三年未见,这个女人的变化实在太大。

  她现在非常懂得展现自己的优势,就比如那一身白色的V领洋装将她的身材展露无疑。

  而最让他震撼的是,女人的脸上冷漠当中又有着掩饰不住的自信。

  这已然不是当年那个在他面前永远是垂着脑袋,柔眉顺眼的陈允了!

  "振明……"

  诗琳在谭振明走近时,恰到好处的伸手想要去抓住男人的衣袖,脸上原本的那些委屈已经刻意被收起,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诗琳这个女人真的是够了,又想要故技重施对自己进行指控?

  陈允见状,唇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似乎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已经了然于心。

  然而,下一秒她就感觉自己的手腕被狠狠的扣住,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已经被一股强大的气场拖着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谭振明竟然没有理会诗琳,而是抓着自己?!

  诗琳从错愕当中反应过来,收回悬空在半空中的手,狠狠的捏成拳头,力道之大,以至于十指的关节都泛白。

  ……

  陈允被谭振明一路拖着离开主宅,还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一路上不断有谭家的佣人经过,看到两人尤其是陈允的眼神起先都是错愕,落在两个人拉在一起的两只手上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

  大概是因为,在他们的眼里他们的少爷谭振明向来不近女色,即使当初和陈允婚后亦不例外。

  陈允被一群佣人当成动物园的大猩猩一般看着,终于彻底爆发,脚下一顿,使劲全身力气刷开男人的手。

  少了拉着她的那股力气,身体也跟着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几步,正好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她垂眸,手腕刚刚被扣住处以微微泛红,瞬时就有些恼羞成怒,抬眸怒瞪正好转身的男人一眼。

  而男人那双幽深的黑眸依旧看不出什么情绪,直直的盯着他的脸。

  这样的眼神,曾经的陈允太熟悉,以至于瞬间就勾起了许多不愉快的记忆,脚步不由自主的就踉跄一下往后退了几步。

  谭振明将女人的反应和表情尽收眼底,脚步跟着往她的方向靠近。

  "你、你到底想干嘛?"

  陈允冷声质问,声音里面却带着小小的颤抖。

  男人并未因此停下脚步,反而是薄唇微微上挑,勾起一抹慵懒而又略带一些玩味的笑容,"别来无恙,陈允小姐!"

  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伸在她的面前,那一瞬间,世界仿佛都静止。

  陈允深吸一口气,压住脑海中瞬间沸腾的情绪。

  三年未见,在回到S市之前,她一度以为这个男人和自己无关,就算再见也可以无动于衷。

  然而刚才在主宅看到他第一眼的感觉,还有此刻不断拉近的距离,她就知道,还是有关。

  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可是只要他招招手,你还是跟他走!

  这种事情,她陈允才不会做。

  不回头,哪怕不得不承认心底还有澎湃的感觉,也绝不回头。

  陈允伸出手,优雅而礼貌的轻轻和他握了握,"谭先生,请多指教!"

  他说别来无恙,这是久别重逢。

  她笑请多指教,却当他是对手。

  谭振明不想承认,但是她安静下来的样子真的非常好看,尤其是曾经只会逆来顺受女人现在学会了这样明显的抗拒。

  他的视线竟没有办法从她那张精致中又带着干练的脸上移开。

  四目相对,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在两人之间产生。

  谭振明俯身稳住陈允的唇,她猝不及防,但他轻车熟路。

  "滚开!"陈允剧烈挣扎,无奈对方的力气极大,将她整个人都禁锢住。

  她只能被这个男人强吻着,挣脱不开。

  陈允被他吻的透不过气,好不容易才挣脱了他。

  谭振明以为这女人最多就是气呼呼的给他一巴掌,没想到她根本没有这么做,而是……

  而是往后退两步,双眸膛大的盯着男人,确切的说是盯着他的薄唇,目光当中有着极其复杂的情愫。

  他怎么会吻她?而且那个感觉……似乎很温柔?

  "这么饥渴?"谭振明迎上女人的视线,幽深的眸底竟有了微微的笑意,声音当中更是带着揶揄。

  "……"

  果然,这个男人还是如此的腹黑。亏她刚才还一度以为这三年的时间他竟变成了风度翩翩的君子。

  陈允抬起手臂,擦了擦自己被她强吻的嘴唇,对着他冷笑一声,手掌握成了拳,对着谭振明的脸毫不留情的就是一拳。

  "砰!"

  谭振明轻而易举出手,手掌挡住她的拳头,包拢在掌心。

  就在这一瞬间,陈允对着他的小腿处狠狠的踢了一脚。

  原来,这才是她的计策,声东击西?

  男人吃痛的松开了她的手。

  陈允唇角勾出绯色的笑容,声音却清冷无比:"谭振明,我已经依约回来,现在可以把女儿还给我了吧!"

  第五章 我想的 都行

  谭振明从自己小腿处收回自己的视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陈允。

  这一眼,将陈允的冷静全都瓦解,甚至还略微有些慌张。

  "你该不会是说话不算数吧?"

  她有些气急败坏。

  虽然记忆中的男人腹黑,又冷酷到几乎不近人情,不屑做说话不算话的事情。

  然而,如果是为了诗琳的话,大概又是一切皆有可能的。

  谭振明并不回复书名,而是收回视线,冷漠而疏离道:"跟上!"

  话落,径直转身。

  "谭振明你……"陈允气的直跺脚。

  这是什么人啊,刚才还强吻她,这会儿又冷漠的像是一座冰山,是同一个人吗?

  她的心里面真的是八辈子都不愿意再想和这个喜怒哀乐无常的男人牵扯上什么关系。

  然而,为了女儿,她又只能无可奈何的跟上,并且加快脚步。

  谭振明特意放小了跨步的弧度,很快陈允就追上他,和他肩并着肩。

  他却依然没有要开口跟她说任何关于女儿事情的打算。

  女儿就是陈允的命,是她这么多年生活下来的精神支柱。

  所以,在女儿这件事情上,她很难沉得住气。

  她冷不住就开口质问:"谭振明,你到底想要干嘛?"

  质问的话才刚一问完,冷不防的就差点儿撞上了突然停住脚步侧过脸颊来的男人。

  "我想干嘛?是不是我想干嘛都行?"

  尾音微微上扬,满满都是这掩不住戏谑的味道。

  还有他看着自己若有似无的那种眼神,为什么她会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陈允气,气他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行动和语言来挑衅她。

  但是另一方面她又对男人的这些行为感到可笑。

  她干脆也停下脚步,抬眸迎上那幽深的黑眸,勾着唇,轻笑着讥讽:"谭先生还真的是贵人多忘事儿?"

  "难不成你忘记了,两年前我被逼走投无路才远走异国他乡!"她的眸底多了一层寒意:"陈允早就已经被谭振明给折磨的一无所有了,你让我拿什么给你?"

  陈允的语气分明是带着笑意,可是一字一句却都是长着针带着刺。

  气氛瞬间就因为她的这些话而变得沉默而凝重。

  谭振明眯了眯狭长的眼眸,略带审视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接下来,他是又要对自己进行威胁还是冷嘲热讽侮辱一番呢?

  陈允在心里面猜测着,并且也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然而,他还是一句话都没说,而是收放自如的继续往老宅的庭院走去。

  对于他的这种反应,陈允确实是有些蒙圈,也猜不透这个男人到底想些什么。

  可是,为了女儿,不管男人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她现在能做的就只有跟着他。

  陈允跟着谭振明一直到上了车。

  两人都坐在了黑色玛萨蒂的后座,中间却好像是隔着一条明显的三八线,谁都不会越界,甚至谁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车厢里面的气氛非常的沉默,而那种沉默当中似乎又带着一些剑拔弩张的意味。

  司机吓得额头上已经多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大气儿都不敢喘。只能偷偷的从后视镜里面看着同样都面无表情的两个人。

  ……

  约莫半个小时,玛萨蒂来到了御景别墅。

  御景别墅——S市富人的聚集地,房价贵的令人咋舌不说,还是即便有钱也未必能买的到的黄金地段。

  当年楼房开盘时,就一口气买下几百平改建成了欧式风格的别墅,阔气和强势的背景程度不容小觑。

  陈允对于这里一点儿也不陌生,甚至还非常的熟悉。

  这里于她而言,曾经就好像是一只豪华的囚笼。

  眼前的一草一木似曾相识,却早已是物是人非。

  他为什么要带自己来别墅,是因为女儿真的在这里,还是?

  触景生情,陈允到底还没有修炼到刀枪不入的程度,还是有些记忆席卷而来。

  她吸了一口冷气,微微的闭了闭眼睛,努力抑制自己最真实的感受。

  陈允的反应一点不落的被谭振明看在眼里,回到曾经生活的别墅就让她这么痛苦?

  这样的认知,让他心底那股不悦的情愫瞬间发酵乃至膨胀。

  "下车!"

  他冷漠的声音里不带一点儿的温度。

  陈允睁开眼眸,看到的就是男人下车时坚毅的侧脸。

  她深吸一口气,拉住车把手,照着他的话做。

  明明就只是推开车门,但她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谭振明看到陈允按照他的话乖乖的照做下车,不悦的情绪似乎少了一些,但是不知名的情绪却又增加了一些。

  他莫名就感到烦躁无比,干脆没有再多看一眼从车上下来的女人,而是径直往别墅走去。

  陈允抬眸看了一眼别墅,又看了一眼男人坚实的背影。

  三年前,她曾经很多次就这样看着他的背影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这些大概他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吧!

  而命运似乎跟她开了一个特别大的玩笑。

  三年后,本以为已经毫无交集,却还是要跟在他的身后。

  陈允在心底自嘲和苦笑。

  她跟在谭振明的身后跟了几步之后,忽然就像是想到了什么,秀眉微蹙询问道:"家里还有谁在?"

  声音不大,却足够走在离她身前一米的谭振明听的一清二楚。

  他转身,看着停住脚步的女人,冷笑一声:"你想见谁?"

  "……"陈允只说张了张嘴巴,最终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谭振明好看的剑眉紧蹙在一起,最终也只是淡淡说了一句"走",就继续往别墅走去。

  而陈允也没有再询问任何,安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没有人知道,谭振明此刻心境的变化。

  他知道陈允变了,然而在主宅见到她第一眼,还是为她外表妩媚性感,个性却变的知性内敛而感到震撼。

  然而当他强吻住小女人的时候,他也觉得,这一切不过都和三年前一样很平常,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对劲。

  直到这一刻,小女人安静的跟在自己的身后,他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自己的心里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老公跑不掉》博看小说书号:1402

  微信搜索博看小说公众号:xs5975,关注博看小说,回复书名,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老公跑不掉》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6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