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总裁强宠小说慕白蔺臣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总裁强宠小说慕白蔺臣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黑夜中的男人

  A城的夏夜,要比一般的城市凉爽的多。

  感觉到冷飕飕的风,慕白下意识地拉了拉身上的被子。

  可是,她摸到的并不是被子,而是一个结实而又灼热的胸膛,她猛地想要坐起身来开灯,身上的男人却死死禁锢着她,栖身压了上来。

  "你谁啊,怎么进来的,你要干什么?"慕白吓得花容失色,因为刚醒,迷迷糊糊的,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这出租屋里就她一个人住,虽说不怎么安全,但每次她都会把房门反锁,然后用桌子椅子堵在门口。

  最近新闻上说过好多起女孩子被人强暴灭口的新闻,她不会就这么稀里糊涂地遇上了吧。

  "救命啊!"想到这里,慕白大呼救命。

  而压在身上的男人早已流着哈喇子,好像看到她大呼救命的样子,十分赏心悦目,她叫的越大声,男人就越是兴奋。

  "这种滋味很不好受吧,可是这还只是凤毛麟角,让你痛心疾首的还在后面。"

  这声音,分明不是压在她身上的男人说的,难不成除了他还有别人?到底有多少人在这屋子里?

  身上的男子不顾她的反抗,一手撕开她身上那件薄薄的睡衣,整个人就这么暴露在了他的面前,不着寸屡。

  "救命啊。"

  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至今还没交过男朋友,对于未来还有很美好的憧憬,她从未做过什么亏心事,怎么好死不死让她遇上这种事了。

  "你们到底是谁,你难道不怕我报警?"慕白胆子虽然不大,可也不小。

  "报警?"站在一旁的男人冷冷一笑:"我等着你报警。"

  "放开我。"慕白奋力反抗,可一切都只是徒劳,因为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了,根本容不得她挣扎出去。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慕白明知故问道,小脸憋得通红,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不足以和他们抗衡。

  "干什么?你不是已经很明白了吗?"旁边那个男人继续用着冷嘲热讽的态度说着,语气夹杂着一丝邪佞,刻薄而又愤恨。

  一群犯罪分子想要糟蹋她?好歹她是练过的,体力恢复了些,转身就把压在身上的男人控制住,就算她力气没那个男人大,但是她用的是巧劲儿,只要碰到他的弱点,不见得他比自己厉害。

  蔺臣微微一笑,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透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寒意。

  "很好,还会反抗,不过这里里外外都是我的人,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屋里没有开灯,只能借着外面的月色,看清楚了蔺臣精致的轮廓,他慵懒地坐在她新买的椅子上,把玩儿着她的小玩意儿,满脸的不屑。

  看这架势,好像是她得罪什么人了,她向来心直口快,倒也不是说话没脑子,应该不会得罪这么有权有势的人吧。

  "没用的东西。"男人眉眼一斜,吓得刚刚那个压在慕白身上的男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浑身发抖。

  "你们几个。"蔺臣指了指身边的几个人:"把她给我绑起来。"

  慕白来不及反抗,就被他们用绳子绑在了椅子上。

  蔺臣缓缓站起身来,不知道何时,手中多了一条皮带,款款朝着慕白走来。

  慕白警惕性地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她的屋子里光线不是很好,借着月光也只能看到轮廓,具体长什么样,她完全看不清。

  "你要干什么。"慕白咬咬唇,眉头紧蹙道。

  "怎么你好像最喜欢明知故问,这是你应得的报应。"

  "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我都不认识你好吗?"慕白不记得她认识这个男人,而且她的圈子基本上都是游戏圈,有的连人都没有见过,更别说眼前这个男人了。

  "你是没得罪我,可有个人的债,你必须还。"

  说着,蔺臣手里忽然多了一条皮带,一鞭子挥了下来,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肩膀上,疼的她龇牙咧嘴,从这挨了一下的力道就能感觉出来,这个男人的恨有多深。

  那疼痛感,钻心刺骨,慕白咬紧牙关,倔强的性格让她不肯屈服于这样的强威。

  伤口处疼的她只觉得天旋地转,从未有过的屈辱和羞恼涌上心头,从小到大,就算母亲脾气再不好,也从来没有伸手打过她。

  蔺臣的力道一下比一下沉,慕白疼的冷汗直冒,眼皮昏昏欲睡,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

  "这么倔强。"

  他蔺臣从不打女人,可这一次,他打的一点都不后悔。

  "放开我,神经病,变态,王八蛋。"慕白咬着牙,把能用的词全用上了,骂道。

  "再说一次!"蔺臣扯开嘴唇,冷冷勾起。

  他们不肯告诉自己这样对她是为什么,却要这样残暴地对待她,慕白哑然失笑,嘴角变得越来越苍白:"我说你恶心!毫无人性,我不会放过你,我会报警的,去死吧你。"

  蔺臣不怒反笑,周身充斥着恐怖的气息,紧接着,下一鞭抽下来,慕白已经奄奄一息,再也无法逞强地闭上眼睛。

  那两下,已经成了她的噩梦,睡了一觉醒来,全身都是冷汗,她就是个嘴硬的人,嘴上说不怕,心里却怕的要死。

  环顾四周,这豪华的天花板,鹅绒地毯,这完全不是她的寝室,是那个男人把她掳到这里来的吗?

  身上的衣服破了,找寻了老半天,才找到了一件衬衣,看起来倒是很新,不过应该是丢弃了很久。

  虽然只有上衣,倒是将她的屁股包的严严实实,和自己平常穿的裙子长度差不多。

  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却不是那么不能忍受,昨天明明打的那么厉害,她的伤口却已经结痂,难道她有什么天赋异禀的愈合能力?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要是让她看到他,一定把他大卸八块。

  刚一打开房门,只见门口站了好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守在门口,见她要出门,伸手就把她给拦住了。

  "让开。"慕白不悦地皱紧眉头。

  "蔺少爷说了,不让你离开房门半步,若是不听从,我们会直接打晕慕小姐。"那保镖一看就不是好说话的,一脸严肃的态度。

  慕白不是冲动的人,但不代表她心中没火,连她的姓都知道,他查过?

  "那请问你们蔺少爷在哪,带我去见他。"第2章 把她的血抽干

  "蔺少爷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等蔺少爷想要见你了,我们才会带你去。"

  慕白恨得牙痒痒,岂有此理,还有没有把法律放在眼里啊,无缘无故把她带到这里来,还暴打了她一顿,起码也要在牢里蹲上好几年了吧。

  她才是受害者,怎么连一点人权都没有了。

  保镖把她推进去,将房门死死锁着,她怎么也开不了。

  慕白看着窗外,这也才不过二楼的高度而已,既然不让从门口出去,她跳窗总行了吧。

  说着,慕白爬出窗外,跳到了一楼的窗户的防护栏上,然后顺着防护栏一点一点爬了下来。

  想当初,她可是跟着父亲学过武的,只不过父亲久病不治而亡了。

  虽说是从屋子里逃出来了,可是这个地方,也太大了吧。

  这完全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富人别墅,完全是一个迷宫了好吗,她连出口在哪都找不着,转悠了半天还是在原地踏步。

  "她在那!"

  慕白刚在思考走哪条路好,一下子被人半路截住,眼看他们就要追上来了,慕白死命地跑。

  后面的人穷追不舍,慕白跑的气喘吁吁,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被他们给发现了,这运气简直太衰了。

  慕白埋头不顾方向乱冲,忽然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胸膛,慕白蹭地一下倒在地上,她捂着鼻子,鼻子一酸,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紧接着,只感觉到手中有暖流滑过,将手摊开一看,鼻血竟然都被撞出来了。

  "想跑?"

  头顶上,传来了一阵好听的磁音,慕白一下子回忆起来,这个声音就是昨晚把自己暴打了一顿的那个男人的声音。

  她乍一看,第一眼竟觉得这个男人惊艳到她了。

  昨晚太黑,她根本看不清楚那个人的模样,若不是这声音点醒了她,她根本就不会把这个男人和昨晚的那个男人联系到一起。

  清秀的眉眼,却透露了王者的霸气,冷冽的俊脸如刀削一样精致,特别是他那多情而又冷漠的黑眸,摄人心魄令人胆寒却又让人忍不住靠近。

  可这又如何,再美好的男人,干了龌龊事,照样入不了她的眼。

  外表好看也不过是个皮囊而已,她慕白虽称不上什么极品美女,可也不是给这些男人随随便便打的。

  "你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算账!"慕白站起身来,双手握拳,一副要打架的姿态。

  看着蔺臣身边的几个魁梧男人,慕白的心里还是有些发虚,要是真打起来,她哪有胜算。

  蔺臣冷冷勾唇,不苟言笑道:"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是先找我算账了,等我算完你的帐,再来和你讨论我和你的帐。"

  慕白还未出手,蔺臣身边的几个男人便把她禁锢住了。

  "你要干什么?"

  "看你活蹦乱跳的还想着逃跑,我在想,昨晚让人给你用药是不是用错了,把她带走。"

  "你要带我去哪?"

  她紧张地瞧着蔺臣,蔺臣却一字未答,直接将她送去了另一个地方。

  被他的几个手下架起,她双腿离地,完全是被人抬走的,周围的景色一闪而过,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梦幻般的蓝色城堡。

  这男人童心未泯?还盖这种极有少女心的城堡,不过,是真的特别好看。

  紧跟着蔺臣的步伐,慕白被手下提上了城堡,直到看到一间经过精心雕刻的红门,才把她放下来。

  进了门,整个房间都是蓝色系的布置,仿若置身于蓝色的星空之中。

  大床上,一个肤白貌美的女人安静的躺在那里,墨黑色的头发肆意吹散开来,姣好的身材穿上洁白的纱裙,美得令人窒息,只是她的脸色苍白,没有丝毫血色,一进门,慕白只觉得整个房间冰冰冷冷的,温度低的可怕。

  "开始吧。"

  慕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走到她身边,刚刚明明没看到人,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紧接着,蔺臣也走进了屋子,看着床上苍白的人儿,眉宇间顿时凝在一起,脸色也沉了不少,那双好看的黑眸布满了担忧。

  "她怎么样了。"

  和慕白刚刚说话的语气不同,蔺臣此刻显得极为关心,短短一句话,看得出他对她的关心。

  "生命垂危,必须找到合适的血型,芸儿体质你是知道的,比较虚弱,血型又很稀有,想要找到匹配的血型难上加难,如今,只能试一试了。"凌爵面色凝重道。

  蔺臣忽的抓起慕白的手臂,慕白只觉得骨头都跟着颤了一下。

  "知道你需要,给你带了一个现成的来,赶紧给她看看适不适合匹配,就算把她抽干了,也要给我把人医好了。"蔺臣随手扔掉慕白,朝着她冷哼了一声。

  慕白愣怔地望着这一切:"你们要抽我的血?凭什么?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们了。"

  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而且她全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凌爵一双黑眸迸射出了怒火,拿着一根针管和一瓶液体走了过来,毫不怜惜地将她手臂拉了过来,慕白正想反抗,谁知,身后站了几个身着西装的下人,齐齐将她禁锢住,丝毫不能动弹。

  凌爵将那针管里面的液体,直接输入她的体内,不一会儿,慕白全身瘫软,唯有意识还是清楚的。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我不记得我曾得罪过你们什么,你们凭什么对我这么残忍,要是有,麻烦你们说清楚好吗。"慕白虚弱地道。

  凌爵蹲在她旁边,一边拿着医疗器械抽取她的血液,一边冷漠道:"看到床上那个女人没有,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你们造成的,就算你现在用死来挽回她的性命,也不足惜。"

  "我不认识她。"慕白虚弱无力地回应道。

  "你当然不认识,我没记错的话,你有个哥哥叫慕寒吧。"

  慕白秀眉紧蹙,不解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一提起慕寒两个字,蔺臣和凌爵的脸上均是一脸怒火,恨不得现在就杀了慕寒一般。第3章 十倍奉还

  不等凌爵回答,蔺臣率先开了口:"芸儿如今遭受的一切,我必定会让慕寒十倍奉还,你想知道为什么芸儿会这样,那就问你哥哥去,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后悔你现在为芸儿捐献的一切,更何况,这本是你应该做的。"

  慕白不明白,她哥哥做了什么,虽然她哥哥混了一点,心地还是善良的,骨子里不是那种可恶的人,她哥哥做事有分寸,断然不会把人伤成这样。

  "我哥不是那种人,你们不要污蔑他。"慕白极力为自己的哥哥开脱。

  "是不是污蔑,不是你说了算的,你哥做了错事,已经逃逸了,他要是没做亏心事,何必逃走,这不是心虚是什么?芸儿都已经这样了,难不成我还会撒谎骗你?这是你哥哥的帽子,你还认得吧。"

  凌爵见慕白为慕寒辩驳,心中的恨意更甚,随手将一旁抽屉里的帽子拿了出来,丢在慕白面前。

  可无论别人怎么抹黑她的哥哥,在她的心里,哥哥永远都是最阳光最善良的,只是一顶帽子而已,能说明什么,而且他们并没有足够的证据给自己看,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

  "我一定会找到我哥哥,让他告诉我真相,我相信他是清白的,你们说的一个字我都不信。"

  蔺臣慵懒地斜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一旦让他知道慕寒的确切位置,他不会让他活。

  不一会儿,血检情况出来了,慕白和那个叫芸儿的血型完全附和,完全没有排异现象。

  凌爵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一样,看着那张单子,两眼直放光:"芸儿有救了。"

  说时迟那时快,不一会儿,慕白就被抽掉了200cc的血,整个人都已经虚脱了,她本就是个稀有血型,再被人抽调这么多的血,就算她身体再好,也扛不住他们这么折腾。

  休息了好半天,醒来的时候,只见头顶上挂着一袋点滴,这是给自己输送营养吗?

  虽说心里有气,可是她也不敢肯定自己的哥哥是真的没做亏心事,万一在他不小心的情况下把人弄成这样,好像别人以牙还牙也没什么不对。

  一股矛盾的思想在脑海中徘徊,慕白忽然间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了。

  营养液输送地差不多的时候,她自己一把扯开了针头。

  也不管身体是不是很虚弱,就朝着门口走去,只是刚一出门就被人拦住。

  慕白咬咬牙,她已经输了血了,还想怎样,难不成要把她一辈子囚禁在这里?

  "慕小姐现在身体虚弱,不方便出行,你还是乖乖地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我可不想下次轮到你输血的时候,你给我掉链子。"

  凌爵的话中不带一丝温度,那张俊脸也透着一股寒意,盯着她的眸子,丝毫感情都没有。

  "我不知道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没有确切的证据你们在我身上索取了这么多的血液,我认了,难不成还要把我囚禁在这里一辈子?"

  慕白忍无可忍,直接发火。

  "你要证据?"凌爵忽然笑了,那笑容令人不由得心生胆寒:"你哥为了钱,绑架了芸儿,芸儿性子倔强,不愿意你哥奸计得逞,说什么都不屈服,你哥不仅狂揍了芸儿,还把她扔进河里,芸儿在滚下河流的时候刮伤了腿,在那脏水沟里浸泡了两个小时,她的血液进入了河里的毒素,已经开始慢慢坏死,你知不知道!你要证据?好,我给你看证据。"

  凌爵抓着慕白的衣领,将她扔在沙发上,然后拿着平板电脑扔在她怀里:"你自己好好看看,这是所有的监控过程,我没冤枉吧。"

  慕白本着那个人不是她哥哥的心态,颤抖着手打开了电脑。

  她原本是不信的,可当事实摆在眼前,叫她如何不信,看着视频里,那个和哥哥一模一样的背影,对着那个女孩施暴的时候,慕白捂着嘴,忍着不让自己惊呼出声。

  他戴着和哥哥同样的鸭舌帽,身形和慕寒毫无差厘,她从来没有想过,慕寒竟然干了这种事。

  "可是他只有背影,没有露面,和他身形差不多的人比比皆是,就这么断定是他?"慕白强行为自己的哥哥辩解,因为她不愿意心中的亲人形象俱损,虽然她已经很肯定视频上那个人就是她哥哥。

  凌爵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嗤笑道:"别自欺欺人了,这就是因果报应,既然你有这个能力,那就为你哥哥好好偿还吧。"

  慕白像是全身被抽干了一样,久久不能平复,这件事断然不能让母亲知道。

  看了视频录像,慕白才缓缓明白过来,她为什么无缘无故被人打,还被他们无缘无故抽血,原本真相竟然是这样,过了半晌,慕白才道:"人我会救,我哥做的错事我帮他偿还,但是这件事情,能不能别闹太大。"

  这个败家哥哥,就知道闯祸,现在好了,摊上大事儿了。

  "知道丢脸了?"凌爵发狠地指着她道:"你补偿?芸儿的一辈子都毁了,她喜欢跑步,喜欢旅游,就算她能活过来,她的心里能过得去吗?"

  慕白倒吸了一口气,鼻子发酸,眼泪似有热流滑过:"人我会帮着救,但是事实究竟如何,还得先找到我哥,若是他承认了,哪怕你们要了我的命去救她,我也毫无怨言。"

  "你以为你哥会承认?你们都是一家人,他不会承认的,就算承认了,你也不会认。"

  慕白一本正经道:"我是护着我哥,可我也懂得是非善恶,是他的话,我绝对不护短。"

  见她还在为慕寒开脱,凌爵忽然变得极为淡定:"好啊,我等你找到慕寒。"

  "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吧。"慕白站起身来。

  "不可以。"凌爵用着极为清冷的语气,淡淡道。

  "我还要上班,我失踪太久,我母亲会担心的,她身体不好。"慕白平静道。

  "芸儿没醒之前,我不能离开这里。"

  "这里是你说了算吗?你是这里的主人?"

  凌爵迟疑了一下,才回答道:"我不是这里的主人,我只是他们的私家医生。"第4章 你有什么资格

  慕白冷冷一笑:"所以,既然你什么都不是,你有能资格让我留在这里。"

  凌爵捏紧拳头,忽然,蔺臣从门口走了进来,那双多情而又冷漠的黑眸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来回扫视:"让她走。"

  凌爵听蔺臣这么说,再也坐不住了:"为什么?芸儿要不是他们,断然不会变成这样,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万一她逃了怎么办,芸儿又该怎么办。"

  蔺臣死死盯着慕白,眸中不带丝毫温度:"她逃不了。"

  慕白蹭的一下站起身来,硬气道:"你放心,我不会逃,人我会帮忙救,但我相信我哥的清白。"

  "你哥都逃了,我不信你不逃,你们家都是一路货色,视频都看了,你还说相信你哥的清白,你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凌爵不由得嘲讽道。

  慕白不予理会他的话,面朝蔺臣,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编辑了一个电话号码,道:"这是我的电话,如果需要我随时可以联系我,我说到做到,希望你也说到做到,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可以。"蔺臣淡淡道。

  慕白得到松懈,立刻闪出了门外。

  凌爵不解地看着蔺臣,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气:"为什么放她走?芸儿和她的血型最为相配,很方便我的后期治疗,你任由她离开这里,万一找不到了怎么办。"

  "在我的眼皮底下,你真以为她会离开我的视线之外?"蔺臣冷冷的将视线移到凌爵身上:"做好你分内的事,其他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还有,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蔺臣只是平静的说出这段话,却让凌爵不由得心生畏戒,那慑人的气场,瞬间压得他说不出话来。

  刚回到家,母亲急急忙忙从屋子里走出来。

  看到慕白完好无损地出现在她面前,她才放下心来,原本她在家担心的要死,看到她的时候,心底又窜起了一股子怒火:"还知道回来啊,又上哪儿野去啦。"

  慕白脸色比较苍白,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但为了不让她担心,强颜欢笑道:"做完跟同事他们玩儿了一晚上的游戏,现在好累,妈,给我做点大枣枸杞鸡汤,我想喝。"

  "你们玩儿游戏玩儿通宵?"陆涵枝冷眼看了她一眼:"还以为你找个男人上宾馆了呢。"

  慕白蹙蹙眉头,瘪瘪嘴道:"妈,你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

  "我倒希望你是那种人,你看看你都多大年纪了,还单身,我倒希望你现在就给我找个男朋友,早些生米做成熟饭。"

  慕白一脸无辜道:"妈,我才二十三岁而已啊,哪有你说的那么老。"

  "你都毕业了,上班了,你就应该把你的心思好好放在上班和找男朋友身上,别整天去玩儿游戏,你不是小孩子了,你看和你同期毕业的小岚,人家孩子都有了,我们隔壁那女孩子,你认识的啊,人家还比你小三岁,孩子都已经出生了,你再看看你,别说男朋友了,男性朋友都没几个。"

  听着妈妈的数落,慕白也不顶嘴,她只觉得身体虚弱,需要躺下来休息。

  陆涵枝还没说完,慕白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陆涵枝摇摇头,这样下去可不行,她的女儿对男人好像没有丝毫兴趣,她可真怕她的女儿和女性朋友接触久了,以后的性取向都会发生改变。

  陆涵枝嘴硬心软,嘴上再怎么不饶人,心思却非常细腻,看她脸色不好,大概是昨晚玩儿通宵啊游戏,气血不好,身子虚弱,专门给她炖了大补汤。

  慕白睡的太死,叫了老半天才叫醒。

  饭桌上,慕白像是饿了太久的狼一样,狼吞虎咽地不一会儿就吃了一大碗。

  "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陆涵枝不由得笑了笑,问道:"对了,这么些天了,怎么不见你哥,他现在又在哪里混了?"

  "他难道没和你说吗?"慕白咬着唇,不让自己表现地太诧异,继续道:"哥说在其他城市找了一个很好的工作,他说他不想再这么混下去了,说以后挣了钱了,好好孝敬你,就是不经常回家。"

  慕白心虚地编了一段谎言,希望这样能暂时瞒天过海,可是纸终究包不住火,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

  若是他没干这种事,那倒没什么,可若是这真的是他做的,情况可不太妙。

  她其实也不太确定视频里面的人究竟是不是,万一不是,她这罪可白受了,万一是的话,那她岂不是活该?

  她最气不过的就是,她不仅要输血救人,还被那个人揍了一顿,这是她最气不过的地方,可是转念一想,做错事的人是他哥哥,把人家姑娘害的那么惨,她不过挨了两下,好像也不算太过分。

  怪就怪,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哥哥,净给家里惹麻烦。

  "他还有这个孝心啊?"陆涵枝一脸惊讶地看着慕白:"他不给我惹麻烦,我都谢天谢地了。"

  "放心吧,哥是个有分寸的人,不会给你惹麻烦,倒是妈,你别老是对哥这么没信心,他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混,他的心地很善良的,上次我抱回来的那条受伤的猫咪,就是哥给包扎的。"

  "行行行,知道你们兄妹情深,我只希望他努点力,拿出点男人样来,不说孝敬我,起码自己能吃饱穿暖就行了。"

  慕白讪讪的笑,埋头吃饭,不敢再多说,生怕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

  抽了她200cc的血,吃再多也没那么快补回来,上个班,盯了一会儿电脑,都觉得身体是虚弱的。

  "慕白,这份文件你送去蔺氏,找他们的经理过过目,签个字,动作要快,别拖太久,经理急着用。"主管拿着一份文件就来了。

  她现在上班的地方虽说是一个大公司,其实不过是蔺氏的一个附属小公司而已,别人大集团的一个经理,在他们这里一放,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蔺氏是个国际企业,全球都遍布了蔺氏的企业。

  不管做什么,都要先过问大公司,然后才决定执行。

  第5章 做我的助理

  慕白拿着那份文件,打了一辆车去了蔺氏,谁知,他们的经理今天休假,根本不在。

  可是这边的经理急着用,她只好找别人,看看能不能签字。

  "对不起,这份文件我们不能签,经理不在的话,你只能找蔺少签字才行,我们公司明文规定,不能跨过自己工作范畴,所以,我不能帮你。"

  得到这样的回答,慕白只好前去公司最高层。

  "小姐,你有预约吗?如果没有的话,你不能进去。"

  门口的前台,直接拦住慕白,待人彬彬有礼,但说什么也不让她进去。

  "可是我也是蔺氏公司的员工啊,我只想让总裁签个字。"

  那人一脸难色:"对不起,不管是谁见总裁,都是需要预约的,哪怕本公司的人也不行。"

  正当慕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前台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接起电话,脸色大变,看着慕白的眼神都和刚刚变得不一样了。

  "这位小姐,总裁说让你进去。"

  "啊?"

  这意外来的太突然了,总裁竟然说让她进去?

  抱着疑惑的态度,慕白打开了总裁的办公室门,刚走进去,一股压人的气势弥漫全身。

  只见办公桌上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器宇轩昂,察觉到门口有人,只是微微抬抬眼皮,像只慵懒的野兽,看着眼前的人像看猎物一般。

  慕白走进一看,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男人,他们口中的蔺少,竟然就是那个狂揍了她一顿的男人,没想到他居然是蔺氏的总裁,她们的高层。

  总裁不经常去其他分公司,所以好些人都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只听说他长得帅到人神共愤,却鲜少露面,就连媒体都很少拍到他的正脸。

  她平常关心的只有游戏,很少关心谁谁谁长得帅。

  蔺臣看到她的第一眼,并未惊讶,平静的五官没有丝毫波澜。

  不过工作归工作,私人的事慕白不想提起,慕白款款上前,将手中的文件放在他面前,道:"总裁,这是一个项目的文件,需要你过目签字。"

  蔺臣拿起文件随意地在上面扫视了两眼,然后抬眼看着她:"一会儿我让人把文件送过去,你就留在这里,别走了。"

  慕白瞪大眼睛,问道:"为什么?"

  "芸儿的情况不太妙,需要你的帮助。"蔺臣那张俊美的五官,永远都是一副冰冷的样子,好像谁欠他百八十万似的。

  慕白翻了个白眼,不屑道:"你不如直接说让我去献血,别说的这么好听。"

  现在怎么知道对她礼貌了?之前为什么那么粗暴。

  蔺臣脸色沉了几分,屋子里的空气像是瞬间凝固了一般,良久,蔺臣才道:"伤口好些了吗?"

  见慕白根本不理会他,他又接着道:"起初知道芸儿的遭遇,心中有火,所以冲动了些,让人把你打晕搬回家来,我只是想要以牙还牙,如果你觉得我的行为太过分,我可以给你开张支票偿还你,不过一码归一码,你哥造成的因,现在逃跑了,你必须承担这个果,毕竟只有你的血型和芸儿的最为吻合。"

  慕白冷冷的看着他,心中甚是气愤,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血霉了才让她摊上这种事,不过跟什么都可以过不去,不能跟钱过不去:"那你给我多少钱作为补偿。"

  蔺臣握着笔的手,不由得紧了紧:"不管芸儿能不能活下去,只要她能醒来,我就给你五千万。"

  "五千万?"慕白猛地咽了咽口水,这可是一大笔钱,她没想要这么多,可是人家总裁都开口了,她拒绝了就是大傻瓜。

  蔺臣见她的模样,不由得嗤之以鼻:"怎么?嫌少?"

  慕白别过脸,不去看他,将视线移到两人窗外:"没有,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我哥真的做了错事,你可以明确告诉我,我不会拒绝救她的性命,我也不会赖账,可我就是不爽你之前的做法,毕竟人又不是我伤的。"

  而且,她救治他小情人用的都是血,指不定哪天就血亏而亡了,好歹还有钱给母亲过完下半生,所以五千万在性命面前,显得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慕白向来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有什么话不会藏着掖着,就算他是她的顶头上司,她也没有畏惧过,大不了辞职走人。

  蔺臣拿过文件,在上面签了字:"字我签了,一会儿我叫人帮你送过去,你留在这里,我开个会就过来。"走到门口,蔺臣又顿住脚步,回头看着她,道:"你要是走了,后果你是知道的。"

  慕白深呼一口气,满不在意道:"知道了。"

  "那就好。"丢下这句凉飕飕的话,听到她的回应,蔺臣才满意地离开。

  蔺臣走后,慕白便在他的办公室里东瞅瞅西看看,除了文件,最多的就是一些名人书籍,慕白随意地翻阅了几页,就不想再看了,她完全看不进去啊。

  在学校里,她就是学渣,要不是母亲说她再不好好学习,以后上不了大学找不到对象,她肯定不会有后期的爆发力,连放弃她的老师都被她后期的成绩惊呆了,差点以为她是抄的。

  就在她闲的无聊的时候,忽然走进来了一个拿着文件的女人。

  女人穿着一席正式的职业装,白衬衣,黑包裙,简简单单的服饰,却掩盖不了她身上的魅力,窈窕身材,婀娜多姿,一头浅棕色的头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后,整个人更添妩媚不少。

  "阿臣……"

  女子一抬眸,只见蔺臣根本没有在办公室里,反倒是一个女人东瞅瞅西看看,拿着蔺臣最爱的书籍翻来翻去。

  她不悦地皱起眉头,假装咳嗽了两声:"总裁办公室不是你们随随便便就能进来的地方,趁着总裁现在不在,赶紧出去,别一会儿惹了总裁生气。"

  慕白听到有人说话,将视线移到了她的身上,耸耸肩,一脸无辜道:"又不是我想待在这里,是总裁留我在这里。"

  "总裁能留你?"苏雅失笑道:"我没听错吧?总裁会留你在他办公室?就连我都不能经常进他的办公室,你又算哪根葱?"

  蔺臣素来有很严重的洁癖,办公室是他独处的地方,一般除了重大的事情,谁也不能进他的办公室。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总裁强宠》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6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