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婚恋难逃小说叶蔓秦域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婚恋难逃小说叶蔓秦域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001章 流产

  今年九月份的c市,一反常态的闷热。

  医院空旷的走廊里散发着浓重的消毒水味,高跟鞋敲击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缓缓倒映出一个清丽的影子。

  叶蔓身穿一身雪白的大褂,脖颈上挂着的听诊器在阳光下发出冷冷的金属光泽,她一头乌黑的青丝尽数挽在脑后,露出了一张精致的脸和一双乌黑的眼睛。

  "叶医生!"

  身后传来实习生的声音,闻声,叶蔓停下脚步。

  "叶医生,今天的两台手术都安排在了下午,晚上您还有值班。"实习生在叶蔓身边站定,有条不紊的交代着今天的行程。

  "晚上的值班你找个人换一下,我今天没有……"

  "叶医生,急诊部来了一位病人,您快帮忙看看!"一个小护士慌张的跑过来,满头都是汗。

  "好!"叶蔓应了一声,随后快步的跟着小护士向急诊部走去。

  病床上躺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但她面色苍白,此刻正抱着肚子撕心裂肺的痛呼着。

  而病床旁边站着一个挺拔的男人,他身上剪裁得体的手工西装已经褶皱不堪,露出来的白色衬衫上还染着大片的鲜血,然而整个人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没有一丝一毫的狼狈不堪。

  男人的侧脸轮廓分明,薄唇紧紧的抿着,表情淡漠。

  叶蔓在看到男人后顿时愣在了原地,她脸色蓦然苍白起来,而此时,男人也正在看着她,眼睛里没有丝毫的诧异,茶色的瞳孔散发着幽深的光。

  叶蔓快速的别开视线,强迫自己把心思放在病床上的女人身上。

  她低下头,床上女子的下身都是血,白色的长裙都已经快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原来是流产了。

  叶蔓缓缓呼了一口气,声音近乎淡漠,"孩子已经保不住了, 现在准备手术,清宫!"

  说完这句话,叶蔓连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淡定,她能感觉到那个男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然而她却始终没有抬起头。

  小护士已经将手术的同意书递给了男人,他伸出修长的手接了过来,随后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笔,极其利落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秦域!

  叶蔓扫了一眼,他的名字和他的人一样,桀骜,冷漠!

  叶蔓再也没有看他一眼,推着病人径直走进了手术室。

  这台手术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女人在进医院之前,肚子里的孩子就已经流掉了,她所能做的就是将病人的子宫清理干净,将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

  手术终于结束,叶蔓放下手术刀,将后续事宜交给了实习生,然后走出来扔掉了手套和手术服,准备去洗手池边洗手。

  然而她刚一转身,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便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很好听的声音,却无端夹杂了一丝冰雪的温度。

  "没有什么要问的?"

  叶蔓站在原地没有动,她知道是秦域,这个声音她听了整整两年,怎么会不认识?

  叶蔓没有说话,而是往前走了几步,将手洗干净后又放在了烘干机下烘干,然后她将这个动作重复了三次。

  她洗了三次手,她有严重的洁癖。

  确定手洗干净之后,叶蔓迟缓的转过身体。

  只见那个男人逆光而立,身姿挺拔,修长的两指之间夹着一根烟,男人在看到她的瞬间猛地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了一个漂亮的烟圈。

  叶蔓几步走了上去,仰着头,目光直视着秦域,声音清冷--

  "你呢?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叶蔓抬起眼睛,对上秦域深邃的眸,她的表情很冷漠,语气也是出奇的平静。可是她知道,藏在她背后的手指甲已经陷进了肉里。

  她在等待他的回答。

  只要秦域告诉她,他和那个女人以及那个已经不在了的孩子没有任何的关系,她就愿意相信,哪怕那只是谎言,她也信到底。

  可是秦域就笔直的站在她的对面,他沉默的、凝视着她,却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他的冰冷就像是一柄锋利的刀,贯穿了叶蔓的整个心。

  秦域就这样抱着那个流产女人踏进了她这个妻子的工作单位,他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甩了她一个巴掌。可是现在,竟然连一句解释也吝啬。

  秦域正眯着一双漂亮的眸子看着对面那个女人,薄唇缓缓溢出一丝冷笑。

  他恨不得撕掉她脸上那张讨厌的面具,这个女人在它的面前,永远是一副淡漠的样子,好像所有的事情她都不关心。两年婚姻,他看了太多次这样的她。无论他做了什么事情,无论他怎么对待她,叶蔓都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第002章 你终于会哭了么

  秦域吸掉最后一口烟,一连串的烟圈缓缓的吐在了叶蔓的脸上,惊起了她一阵咳嗽声。

  他垂着头,淡漠的看着她已经被呛得通红的眼睛,缓缓勾起了唇角。

  "叶蔓,你终于会哭了吗?"

  话音一落,秦域将指尖的烟蒂掐灭丢在地上,随后抬起乌黑锃亮的皮鞋踩了上去,而后冷漠的转身离开。

  叶蔓看着秦域的背影,眼前再次模糊起来。

  他丢掉烟蒂的动作,那么轻松,就像丢掉她的心一样,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她碾的生疼。

  她很想冲上去,去问问这个男人,他们两个的婚姻在他的眼睛里到底算什么?可是她不能,因为她不仅仅是满怀希望的嫁给他,她还带着外公外婆的期待和祝福。

  她不能让他们失望,所以这个问题,她永远都不能问出口。

  因为有些事情一旦挑明,那就意味着失去,她不能失去这段婚姻,如果那样,她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叶蔓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柳清霜已经在她的位置等着她了,见到她回来,抬手就扔过来一本杂志。

  叶蔓条件反射般的接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几个醒目的大字跃然而上--

  当红玉女鞠一菲约会神秘富豪,或婚期将近。

  下面还附上了一张照片,鞠一菲抱着一个男人的腰,把脸埋进他的胸膛,两个人旁若无人的拥抱在一起。

  虽然看不清楚男人的脸,不过,叶蔓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男人。

  秦域!

  "刚才那个流产户就是鞠一菲吧?"柳清霜冰冷的声音传过来。

  闻言,叶蔓将手中的杂志放下,"是!"

  柳清霜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叶蔓一眼,语气嘲讽,"秦域这么给你带绿帽子你都不管?那女人刚住进高干病房,还是你做的流产手术!叶蔓,你脑子没进水吧?"

  "我和她只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人都被抬进来了,我要是不做手术,下一秒就会被告上法庭,说不定还会被她的粉丝攻击。"

  话落,叶蔓拿起听诊器起身,目光如水平静,"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去查房了。"

  "等等!"柳清霜叫住她,将一支试管递到她面前,"这是鞠一菲的胚胎标本,我刚想办法……"

  "扔掉!"叶蔓打断了柳清霜的话,她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走。

  那种东西,她就连看一眼都觉得恶心的要命。

  柳清霜紧紧的握着手,"叶蔓,我说过,你不要做缩头乌龟,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明白。"

  见叶蔓不为所动,柳清霜又道:"你就不想知道鞠一菲的孩子是谁的吗?有种你就拿去做DNA!"

  话音几乎刚落,叶蔓突然转过身,她清丽的眸子中已经染上了红血丝,看向柳清霜的目光凌厉起来,情绪严重的失去了控制。

  "我说扔掉你没有听到吗?不知道如何?知道又如何?结婚由不得我,离婚就能由得我了吗?你以为你是对我好,可是这样只会让我更痛苦。"

  看着满眼伤痛的叶蔓,柳清霜也恼了,她将桌子上的试管重重丢入处理箱中,传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算我多事行不行?!"丢下这句话后,柳清霜摔门离去。

  她走后,叶蔓缓缓的靠在了门板上,身体却完全支撑不住的下滑着。

  终于,她跌落在地上,伸出手遮住了眼睛,泪顺着指缝不停的溢出。

  她知道柳清霜是关心她,为她着急,可是她怎么会懂?如果她真的去做DNA检查,孩子若是秦域,她也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她的伤口已经那么深,已经流血不止,何苦还要再撒上一把盐!

  她也会伤,也会痛,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一个人在办公室呆坐了许久,叶蔓终于收拾好了情绪,她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准备去手术。

  然而她刚一站起来,手机便震动了一下。

  是一条短信,发件人是柳清霜--

  "你的状态无法手术,我帮你做,你回家休息吧!"

  那一瞬间,叶蔓胸口涌过一丝暖流,她还是幸运的,因为她不是一无所有,她还有要好的朋友,不是吗?

  叶蔓开着车回了家,她的家是城东半山腰的一座花园洋房,更确切的说,这并不能称作是家,只是秦域买给她的房子。

  回到家的时候,是意料之中的一室空寂,秦域没有回来。

  她没有什么事,便窝在阳台上看外面的玫瑰花海,犹记得他们两个刚到这间新房的时候,院子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谁都没有想到,两年后却是这般美丽的景象。第003章 两年前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恍惚间,记忆回到了两年前。

  那一天刚刚大学毕业,同学们建议去酒吧喝酒,她不想去,可是又不能扫兴,便跟着一起去了。他第一次喝酒,不知道自己的酒量,所以理所当然的就喝多了。

  第二天醒来,她躺在秦域的床上,身下的床单染着夺目的鲜红。

  她在醒过来的一瞬间就落荒而逃,可是终究没有逃过记者的笔墨。

  她和秦域的一夜风流被刊登在日报上,两家都是C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丢不起这个人,所以,他们只能结婚。

  他有心爱的女人,所以娶的不甘心,她还没有步入社会,就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也嫁的不愿。可是已经无法改变,叶蔓便试着去接受这个男人,然而两年过去,叶蔓早就爱上了这男人,可是婚姻却越发的风雨飘摇。

  不过能维持两年,倒是堪称奇迹。

  不知不觉间,窗外的夜色弥漫进了屋子里。

  沉重的老式钟发出低沉的响声,一下,两下,一共敲了十二下。

  夜深沉,静的让人感觉窒息。

  叶蔓揉了揉发疼的额角,赤脚踩在柔软的羊绒毯上,顺着记忆去摸索墙壁上的开关。下一秒,一根修长的手指却快她一步。

  啪的一声,壁灯被点亮。

  许是黑暗中呆的太久,光线刺得叶蔓双眼生疼,她下意识的合起眼帘,再次睁开时,眼前已多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他微眯着眸子看她,身上散发着浓重的酒气与淡淡烟草香。

  "你怎么回来了?"叶蔓脱口而出。

  "奶奶回国了。"

  秦域的声音低沉嘶哑的不像话,随后他走过叶蔓,将顺手脱下的外套丢在一旁沙发上,然后走进浴室,很快,里面传出哗啦啦的流水声。

  叶蔓跌坐在沙发上,苦笑。

  是的,她竟然忘记了,这一周是他回家住的日子,因为秦域的奶奶回来了,时不时的就要举办家宴,一起吃晚饭。

  为了方便,也避免老人家生疑心,所以这一段时间,秦域都会回来住。

  而且,秦叶两家都想要一个孩子,秦域虽然不愿意,可是顾及到年迈的奶奶,他只好每一个月的固定几天回家。

  而这一周,就是回家的日子。

  叶蔓坐在沙发上,想起两年前两个人结婚的时候,虽然已经久远,可是当时秦域的每一个眼神,她都可以清晰的记得。

  那一天晚上的新婚夜,秦域将她弃如敝履,她作为一个新娘所有的梦幻皆在他的一言一语中破碎不堪。

  他说,他们的婚姻只是有名无实,他是迫不得已才会娶了她。但是希望她不要奢求太多,因为奶奶年纪大了,想要一个孩子,所以他每一个月都会在她方便的时候回家,直到生下孩子为止。

  整整两年,一晌贪欢之后就是无止境的冰冷。她都不知道她是怎样过来的。

  秦域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叶蔓只留给了他一个消瘦脆弱的背影。

  叶蔓没有睡着,她闭着眼睛,能够清晰的听到秦域的脚步声,随后他在她的身边躺下来,床垫深深的凹陷下去。

  空气中传来他独有的味道,并不陌生。

  黑暗中,一双略带薄茧的双手缓缓落在了平坦的小腹上。

  叶蔓感觉全身都像是过了电流一般,一个激灵后,她忽然握住了男人的手,"今天我不想。"

  身后的男人眯了眯眼,几乎就在一瞬间,身上迸发了出慑人的冷意,声音低沉,宛若地狱。

  "不想?"

  叶蔓一愣,男人手下用力,声音带着冷笑,"你觉得你有资格拒绝吗?"

  他的手臂困在她腰间,他温热的胸膛贴着她冰凉的背,叶蔓知道自己的力气,她完全挣脱不了这个男人。

  可是秦域到底把她当做了什么?他想她就不能拒绝?可是他明明不爱她,为什么要和她生孩子?

  叶蔓思绪未落,一个灼热的身躯便覆了上来,她感觉身上一重,不自觉的闷哼了一声。

  她睁开眼睛,秦域已经严严实实的压了上来。

  叶蔓觉得恶心,她一闭上眼睛都是在医院里刚做完流产手术的鞠一菲。第004章 陌生的温柔

  似乎看穿了叶蔓的不专心,秦域亲吻她脖子的动作一顿,几不可察的眯了眯眼,他重新抬起头,目光阴冷,"这是你的责任,更是你的义务。"

  "我知道,我没有权利拒绝。"叶蔓别过头,眼底一片晶莹。

  秦域彻底被激怒,他的眼睛里像是蓄积了剧烈的风暴,一瞬间就可以将叶蔓吞噬。

  "嘶--"

  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蔓感觉身上一凉,雪白的胴体便暴露在空气中,男人将手中撕毁的睡衣扔下了床,粗粝的手掌游走在她细致的肌肤上,叶蔓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不住的颤栗。

  她没有任何的挣扎,秦域眯了眯眼,便动作了起来。他的动作如此粗暴,叶蔓咬住唇瓣才没有叫出声音。

  不知道了过了多长时间,这段时间内,叶蔓的眼睛里有泪花闪过,秦域却视而不见,很久之后才放开她起身去浴室洗澡。

  叶蔓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秦域回来的时候,她还是有意识的,她知道他揽住了她的腰,可始终没有回过头。

  半夜的时候,叶蔓觉得有些头疼,中途起夜,而身旁的位置已经空了,她看到沙发上的外套还在,他并未离开。

  她安静的坐在床上,透过微敞开的门缝,叶蔓听到阳台的方向隐约传来男子温柔的声音,"记得吃药,我很快就回去……"

  这么温柔的声音,是叶蔓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整整两年,发烧感冒,大大小小的病都是她一个人,何曾见到他来关心她呢?

  叶蔓无意识的抓着手下的床单,她很想大声的质问他,"秦域,我们的婚姻,在你眼中究竟算什么?"

  可是,她不能,她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她的父母不会同意,秦域的父母不会同意,所有人都不会同意。

  叶蔓一夜未睡,然而身后的男人却睡的香甜。天刚擦亮的时候,她走进卫生间,镜中照出一张苍白憔悴的脸。

  她盯着镜子中的那个女人苦笑,指尖按在隐隐发疼的太阳穴上,另一只手想去拿粉底遮掩一下这幅鬼样子,然而她的手指一滑,啪的一声,玻璃瓶滑出掌心,碎裂了一地

  叶蔓一愣,随后她低下头去捡,可是指尖传来一股尖锐的痛感,她凝眸看去,原来是玻璃片在手掌心划开了一条伤口,有些深,血液已经涌了出来。

  叶蔓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随后缓缓勾起了唇角,溢出一丝苦笑。

  她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叶蔓缓缓跌坐在地,将脸埋入膝间,双肩慢慢抖动着,泪莫名的就流了下来,带着说不尽的委屈。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要欺负她,就连一个玻璃瓶子都要和她过不去。

  "你怎么了?"

  一道低沉的男声从上方传了过来,语气中夹杂着些微的不耐,显然是被吵醒的。

  叶蔓不说话。

  秦域洗头便看到了地上的一片狼藉,白色大理石上还滴落着鲜红的血滴,红白分明,叶蔓的手掌上也已经一片模糊。

  "你受伤了?"秦域蹲了下来,手心托着叶蔓的手。

  "和你没有关系。"叶蔓语气淡漠,情绪被掩饰的很好,可是声音依旧闷闷的。

  闻言,秦域冷笑了一声,手掌钳制住她的下巴,不允许她逃避他的目光。

  叶蔓刚刚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一双眸子幽亮的泛着光,美得让人心动。

  "你哭什么?"他探寻的眯起眸,气息落在她苍白的面颊上。

  "没什么。"她咬着唇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就要走,可是秦域却快她一步,牢牢的挡在卫生间的门口。

  叶蔓抬起头便对上了他那一双深邃的眸!

  洞穿人性的深邃,甚至让她有些害怕。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叶蔓突然推开他跑进了卧室里,她坐在梳妆台前为自己上药,消毒水蜇出的疼痛刺激着每一个细胞,泪珠含在眼眸中不停的打着转。

  作为一个医生,她知道手对于她来说有多重要。可是,掌心间的疼痛却远远抵不过心。她感觉到心中某处承装感情的角落,正在一寸寸腐朽溃烂着。

  她嫁给他,虽然是阴差阳错,可是她也是真心的交付。即便他对她总是冷冷淡淡,即便他很少回家……

  爱的确需要勇气,可是她勇敢的去爱了,结果呢?得到的却是无情的背叛。

  等她擦干眼泪走出来的时候,秦域已经换好了西装准备出门。

  玄关处,黑色的皮鞋被擦得崭亮,他有些许的迟疑,眸中闪过异样的色彩。

  第005章 谢谢你

  他知道,叶蔓是一个很好的妻子,只可惜,他们之前终究有太多的障碍,拆不得,越不得。

  "晚上有一个晚宴需要你陪我出席,下班后我会去医院接你。"

  秦域落下一句话,就推门离开了。

  叶蔓透过窗看着男人笔挺利落的背影,他永远都是这样的下达命令,就像是圣旨一样。

  他不会问她有没有时间,有没有别的活动,愿不愿意去,他只是在告诉她他的决定,并且她一定要执行。

  车声渐渐远去,秦域走了,叶蔓进了厨房为自己煎了一个荷包蛋,一个人坐在餐桌前默默的吃着,却味同爵蜡。

  路上堵车,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九点了,实习医生看到她的手大吃了一惊,"叶医生,你的手术怎么办?"

  叶蔓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都取消吧,我也做不了了。"

  实习医生点点头,临走前又千叮咛万嘱咐,说手是医生的全部身家,一定要好好清理。

  叶蔓心领实习医生的好意,随后换了白大褂,拿起夜班医生留下的记录,一边翻看,一边向病房的方向走去,例行查房。

  叶蔓负责的最后一间病房就是鞠一菲的,负责的小护士见到叶蔓松了一口气,"叶医生,里面这主真不好惹,你快看看吧。"

  叶蔓笑笑,随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鞠一菲的状态看起来还不错,至少脸颊还是红润的,各项指标都正常。

  叶蔓开门见山,"鞠小姐,你今天有觉得不舒服吗?"

  鞠一菲抬起头看了叶蔓一眼,随后扯了扯嘴角,纤细的手指放在自己的胸口,语气傲慢,"心不舒服。"

  叶蔓停下手中记录的笔,缓缓一笑,看来这个女人对于她和秦域之间的关系了如指掌。

  做小三都这么嚣张!!

  "我会联系内科医生,为鞠小姐的心脏做一个全面检查。"叶蔓说完就要走。

  鞠一菲闻言气的脸色铁青,她精致的脸蛋近乎扭曲,但很快就被笑意所取代。

  她在娱乐圈这么多年,早就学会了如何变换脸色。

  "叶医生。"

  鞠一菲忽然叫住了走到门口的叶蔓,她脚步一顿,慢慢转过身,"还有什么事?"

  鞠一菲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她摆弄着自己鲜艳的手指,随后慢慢道:"我听域哥说,是你为我做的手术?"

  叶蔓不说话,鞠一菲又道:"我就是想谢谢你,域哥本来是想留下这个孩子的,可是他又怕阻碍我在娱乐圈的发展。"

  叶蔓眯了眯眼睛,鞠一菲笑起来,"他说啊,你是权威专家,这种病呢最有经验,为了我们的下一个孩子,他才让你做的手术呢!"

  "说完了?"叶蔓冷眼看着面前嚣张跋扈的女人。

  再爱你又如何?还不是一样做了手术?

  见叶蔓不冷不热的态度,鞠一菲的声音里带了急切,"我的孩子是域哥的,我爱他,他也爱我,他答应过我,一定会和你离婚的。"

  闻言,叶蔓的脚像被什么钉在了地面上一样,整个身体冰冷到几近麻木。

  她慢慢的转身,清清冷冷的眸子,直对着鞠一菲炫耀的目光,唇角缓缓扬起讥讽的笑,"鞠小姐,你的孩子是谁的并不重要,因为他已经没有了。至于离婚,也该是秦域亲自和我说,你没有资格。"

  鞠一菲紧抿着唇,竟被堵得哑口无言。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鞠小姐今天就可以出院了,毕竟,我们医院的床位也很紧张。"叶蔓轻飘飘的丢下一句,然后踩着高跟鞋离开。

  柳清霜查完病房后回了办公室,一开门,就看见叶蔓坐在窗前发呆,白瓷般细腻的肌肤苍白的几近透明。一张精致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却莫名的让人看着有种心疼的冲动。

  她唇角的笑极苦,视线淡淡的落在受伤的手上,雪白的绷带,染着斑驳的血痕。

  "叶蔓,你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想干嘛?或者离婚,或者闹得天翻地覆,如果我是你,绝不会让他好过。"

  "他不好过,我就能好过了吗?"叶蔓随手拨了下额前碎发,走到一旁倒了杯温水。

  柳清霜看着她这副不温不火的模样就莫名来气,可是她不是叶蔓,终究体会不了她的内心。

  因为受伤的缘故,她的手术全部被转移到了柳清霜的名下,直到窗外的天空暗下来,叶蔓才想起来秦域早晨说的话。

  她站起身,刚要去拿手机,眼前突然一黑,很久之后才缓过来。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婚恋难逃》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6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