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绝色女领导小说欧阳志远萧眉齐雯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绝色女领导小说欧阳志远萧眉齐雯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梦

  朦朦胧胧中,欧阳志远又看到了那间漂亮的浴室。

  里面传出撩人的流水声, 这水声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狂跳,气血翻涌,内心充满着难以遏制的向往。

  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缭绕的雾气中,一个白皙诱人的娇躯若隐若现,伴着哗哗的水声,越发让人遐想。

  欧阳志远一下子站了起来,内心狂跳,呼吸变得十分的急促。

  齐雯是自己的初恋,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样,没有一丝的瑕疵。

  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雯儿,如同一颗雨后的翠竹,透着淡淡的馨香,带着一丝娇嗔妩媚,穿着一件漂亮的真丝睡袍,从浴室里袅袅地走了出来,抬起一双含情脉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漆黑而略微有点蜷曲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本来精致漂亮的白皙脸蛋,在蒸汽的温润下,透出妩媚诱人的红润。

  “雯儿。”

  欧阳志远凝视着美丽的齐雯,喃喃的道:“雯儿,我爱你。”

  齐雯脸色一红,深情的道:“志远,我也爱你。”

  欧阳志远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把搂住雯儿幽香炽热的娇躯,疯狂的亲吻着雯儿的眼睛、鼻子、嘴唇、耳垂。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

  “雯儿,我爱你!”

  “志远,我也爱你!”

  两人互相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亲吻着,忘记了一切。

  “叮叮叮!”

  一阵刺耳的铃声,在欧阳志远的耳边猛然炸响,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欧阳志远一个机灵,猛然在床上坐起,内心呯呯狂跳,头疼欲裂,身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衬衣。

  我靠,又是这个万恶的春梦,再次把自己折磨了一遍,这让欧阳志远极其的郁闷,有种暴走撞墙的感觉。

  这个诡异的春梦,欧阳志远已经做了五六年了,每当自己的心情好了几天,忘了齐雯的时候,这个甜蜜的春梦就会再次在睡梦中出现,梦中的销魂之爱,梦醒的蚀骨之痛,折磨着他。本来极好的心情,在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的无奈,有些事情,并不是想忘掉就能忘记的。

  齐雯,自己的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般的朦胧初恋。

  这个恋情,如同一根毒刺,深深的刺在欧阳志远的灵魂之中,让他忘不掉,理不清,隐隐作痛。第二章喝醉后的电话

  晚上喝的太多了,好朋友李大鹏的私人侦探所开业了,欧阳志远去祝贺,不经意酒喝多了。

  李大鹏是欧阳志远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为人仗义豪爽,和欧阳志远如同亲兄弟一般,不分彼此。这家伙不久前,从美国最著名的一家侦探学校毕业回来,加入了世界福尔摩斯侦探所的行列。

  福尔摩斯侦探所,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都有连锁分社。

  年轻人在一起,根本把不住酒杯,几个铁哥们喝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欧阳志远虽然酒量极好,但和自己的弟兄在一起喝酒,要的就是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和气氛,他没有使诈。最后,自己也喝高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就再次做了这个恼人的春梦。

  欧阳志远懊恼的拿出抽屉里面自己配制的醒酒丸,还没来得及放在口中,电话铃再次响起。

  这让欧阳十分的气愤,半夜三更的,是哪个家伙打的电话?还让人活吗?

  欧阳志远连忙拿起电话一看,不由得一愣,是医院副院长萧眉的号码。一看是萧眉的电话,欧阳志远的眼前,立刻就浮现出一张精致妩媚,又带着一丝楚楚可怜忧郁的娇容来。

  欧阳志远忙按下接听键。

  “欧阳……志远……,快来……我打……不开门……。”

  电话里传来萧眉断断续续的声音,声音里竟然带着隐忍的哭泣。

  萧眉怎么了?

  萧眉柔弱无助的哭声,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萧眉是谁?傅山县医院胸外科的第一把刀,兼任傅山县医院业务副院长,一位英姿卓越倔强自信的成熟的女人。是欧阳志远刚刚上班,认了一个月的师傅。

  萧眉怎么会打不开自己的门呢?而且声音还带着哭腔,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受到了欺负?

  “萧院长,你别慌,我这就过去。”

  欧阳志远忙道。

  一丝不安在欧阳志远的心里猛然升起,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猛地灌了一气凉开水,冲出了这间自己租住的单间房子。

  欧阳志远的家在本市的最东面的文化街,而傅山医院,却在龙海市西郊,两者的距离,有10公里路。

  欧阳志远上班是三班倒,碰到刮风下雨,就不能回家,所以,欧阳志远就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

  今天喝多了酒,就没有回去。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骑上自己的自行车,急速的冲向萧眉居住的医院宿舍。

  萧眉住在医院2号宿舍楼东单元三楼。欧阳志远上下找了个遍,竟然没有找到萧眉的影子。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着急。

  欧阳志远赶紧掏出电话,拨打着萧眉的电话。

  “萧院长,你在哪里?你的宿舍门口没看到你呀?”

  “我在光明……花苑……!”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背过气去。萧眉说的光明花苑,是萧眉的另一个家,离医院有五公里。

  欧阳志远连忙把车子锁好,跑到街道上,等了好一会,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当欧阳志远赶到萧眉的光明花苑,在二楼的东户门前,看到醉酒的萧眉。

  萧眉抽动着柔弱的肩膀,趴在自己的门旁,正在哭泣,样子说不出的无助和忧伤。

  欧阳志远心中深处的那根,被萧眉忧伤无助的哭声拨动得顿时颤动起来。

  萧眉竟然喝醉了?这怎么可能?这还是优雅高贵、风姿卓越、英气妩媚的女院长吗?眼前的萧眉,就是一位受了万般委屈、无依无靠、孤独无助的柔弱女子。第三章 结婚照

  欧阳志远心中一痛,连忙上前扶住萧眉,轻声道:“萧院长,这是二楼,你家在三楼,快起来,我扶你上去。”

  萧眉平时并不喝酒,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

  萧眉醉眼如丝,说不出的幽怨,看着欧阳志远,眼睛一亮,眼泪扑簌的流下,白皙修长的手猛地一下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有点语无伦次,喃喃的道:“志远,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欧阳志远连忙点头道:“萧院长,我扶你回家,快点!”

  “好的,志远。”

  萧眉的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含着泪笑着道:“志远,咱们回家!”

  萧眉整个极其的柔软的身子,一下子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雪白的胳膊搂住欧阳的脖子,那种女子的淡雅幽香,让欧阳志远心中狂跳。特别是萧眉温柔的声音和语气,让欧阳志远心惊胆战,身体发热。

  欧阳志远连忙移开目光,搀扶着萧眉来到三楼的东户。

  钥匙在那?欧阳志远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一串钥匙,竟然象男同志一样,挂在萧眉的腰上。

  欧阳志远伸出手,去摘萧眉要见的钥匙,手指不小心接触到那抹柔软雪白的腰间肌肤,一种滑腻柔软顺着指尖,如同电芒一般,传到欧阳志远的骨髓。

  欧阳志远连忙掐了自己一下,快速的打开房门。

  萧眉这套房子的地址,欧阳知道,但没有来过。这一套房子,竟然是一套温馨的新房,这难道是萧眉的新房?萧眉才结婚吗?在医院里,怎么没有任何人提起过萧眉的过去?

  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结婚照。身穿婚纱、极其漂亮,一脸幸福的萧眉,依偎在一位英俊儒雅的年轻男子怀里。

  好一对金童玉女。

  欧阳看着结婚照上面的年轻男子,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但却想不起来, 在哪里见过这个男子。

  怀里的萧眉踉踉跄跄的倒在沙发上,但两条柔软的胳膊却紧紧的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没有松开。由于欧阳志远本身也喝了酒,步态不稳,和萧眉一下子倒在沙发上,身子正巧压在萧眉的柔软的娇躯上。

  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他猛地推开来萧眉,连忙站起身来,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后背。

  真柔软呀。

  萧眉的身子向后一仰,欧阳志远差一点魂飞魄散,不由得咽了口唾液,全身的血液狂涌。

  欧阳志远也是血气方刚,没有经过女人的洗礼。萧眉娇艳的醉态,白皙的脖颈,饱满高耸、微微颤抖的胸脯,散发出无穷的魅力和致命的诱惑。

  这时候,一震低低的抽泣声,在萧眉的嘴里传来,好像压抑了数百年一般,透出说不出的凄惨委屈。

  “水……志远……”

  萧眉抽泣着,喃喃的叫着。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给萧眉倒了一杯温开水,轻轻的扶起萧眉,让萧眉靠在沙发上,把温水送到萧眉红润的嘴唇上。

  萧眉含着泪,喝了一口温水,抬起让人爱怜的脸来,包含泪水的眼睛盯着欧阳志远的脸,醉眼如丝、朦胧,眼睛里再次爆发出一抹狂喜的亮光,猛地一下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放声痛哭,一边哭一边喃喃的道:“志远,你不要我了吗?你为什么撇下我一个人走了,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多么的想你吗?志远,我想你呀,白天黑夜的想你,志远,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萧眉的称呼,让欧阳志远内心一愣,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萧眉怎么会这样称呼自己?什么爱不爱的,这是哪跟哪呀?

  不过,看着喝醉的萧眉,又不象在骗人,难道墙上的男子,也叫志远?不可能吧?不会这么巧吧?

  萧眉一边哭泣,一边大叫着,猛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娇艳红润的嘴唇,一下子吻在欧阳志远的嘴上。

  欧阳致远身子先是一僵,他本身就喝多了,再加上自己又做了那个折磨了自己很多年的梦,现在被萧眉搂住,幽香的娇唇,猛烈的亲吻着自己,欧阳志远不仅心跳加速,全身火热,一下子意乱情迷起来。

  欧阳志远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压在萧眉的身上,嘴唇狠狠的亲吻着萧眉的嘴唇。

  “眉儿姐……我爱你!眉儿姐……我爱你………我爱你……”

  “志远……我也爱你……志远……不要离开我……”

  两人翻滚着倒在沙发上,互相亲吻着,抚摸着倾诉着。第四章 胸科医生

  欧阳志远没有经过这种事,只能生涩的亲吻着萧眉,双手不停地揉搓着。

  而身下的萧眉,好像更是菜鸟,两人只是疯狂的亲吻,疯狂的抚摸,竟然不会下一步的行动。

  欧阳志远的哥们李大鹏,曾经多次领着他到酒店里喝酒,发誓要破了他的童子身,好几次,但最后,欧阳都是偷偷地跑掉。

  虽然欧阳志远是学医的,知道女人和男人之间的事,但那是纸上谈兵呀,没有真刀真枪的试练过。

  两人吻了半天,男人的本能,让欧阳志远终于脱掉了萧眉的衣服和自己的衣服。

  身下的萧眉,嘴里发出一声闷哼,眉头紧皱,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

  但欧阳志远感到自己的生命和灵魂,都被这温暖的世界紧裹着,这种紧裹,让他如同奔腾在草原上的一匹烈马,勇往直前的撒着欢……

  欧阳志远以优异的成绩,在去年就毕业于山南省医科大学心胸专业,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进入医院工作。

  但就在这一年内,欧阳志远却把父亲的中医医术,再次学习了一遍,领悟到了过去没有领悟的很多医术。特别是父亲的太乙五行神针的针法,欧阳志远已经做到,闭着眼睛盲针,就能完成太乙五行神针的36手针法。

  更让欧阳志远高兴的是,自己在大学期间,自己合作的几个医学项目,已经开始做大做强。

  父亲欧阳宁静,自小跟着爷爷欧阳萧山学医,一身医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而且医德极好,无论穷人富人,一视同仁,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欧阳志远也是自小跟着父亲学医,在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背汤头歌。

  但在欧阳志远四岁的时候,父亲出了一次夜诊,回来的时候,全身血迹斑斑,步态踉跄,随身带着的药箱,也消失不见,神情变得极其憔悴,一言不发,从此后,不再行医。

  江南少了一位悬壶济世的绝世神医。

  欧阳宁静带着妻子秦墨瑶、4岁的儿子欧阳志远,远走他乡,从江南来到山南省的龙海市,定居下来。没有人知道,欧阳宁静遭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欧阳宁静来到龙海,用唯一的积蓄,买了一个大院子,作为栖息之地,但全家的生活,就陷入了困境。原来欧阳宁静根本没有积攒下来多少积蓄,很多老百姓根本没有钱看病,很多药材,都是欧阳宁静自己倒贴。

  所以,欧阳致远的初中、高中,都在极其清贫中度过的,在大学的时候,自己和人合伙开发了几个医药项目后,生活才变得好起来。

  这期间,李大鹏没有嫌弃欧阳志远的贫穷,和欧阳志远结为生死弟兄。

  好在母亲墨瑶,是一位善良勤劳的母亲,靠着给人家做衣服,补贴家用,才能勉强维持住这个贫困的家庭。

  欧阳宁静,只能到街上,靠打卦相面挣钱糊口。

  欧阳志远上大学的费用实在太高,父亲不得不在澡堂子里,找到一份修脚按摩的工作,供着欧阳志远和欧阳娜兄妹俩上学。

  两个月前,自己的好朋友李大鹏,终于托到关系,找到在傅山县卫生局上班的远房叔叔李坤,欧阳志远拿出了母亲给自己的一块玉佩,送给了李坤。

  虽然李坤不知道这块玉佩到底值多少钱,但从玉佩身上发出的晶莹剔透的宝光来看,绝对是好东西,而且是一件古物。

  李坤找了一位鉴宝专家看了以后,虽然专家说,东西一般,不值什么钱,但李坤是什么人?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老油子,一眼就看出鉴宝专家眼里的那抹一闪而过的贪婪,他就知道,这块玉佩,绝对不简单。

  李坤回到家后,悄悄的把玉佩珍藏起来,请了县卫生局局长王国栋一顿,王国栋给傅山县医院院长赵南飞打个电话,把欧阳志远安排到了傅山县医院心胸外科。

  李坤和王国栋的关系,非同一般。

  别看李坤只是一个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但这个人的路子极广,去年傅山县卫生局长王国栋,能成功击败三位县卫生局副局长,荣升为正局长,李坤出了大力。

  欧阳志远学的就是心胸专业。

  欧阳志远第一天报道,就碰到了风姿卓越、身材修长,长相漂亮的萧眉。

  萧眉长的极美,漂亮的脸蛋,带着一丝江南女子的清灵妩媚,特别是她那天鹅一般白皙修长精致的脖颈,透出一种圣洁的知性高雅,让欧阳志远内心十分的惊奇。

  好漂亮的一位女医生。

  欧阳志远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更没想到,她就是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第一把刀的萧眉,县医院业务副院长。

  龙海市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在整个山南省都是很响亮的。

  “欧阳志远!”

  萧眉坐在办工作后,看到这个名字,内心一跳,一股无言的酸楚,在心里升起。怎么会这样?这个名字怎么会和自己故去的爱人一样?都叫志远?第五章 飞来的横祸

  萧眉抬起头来,仔细的看着前来报到的这个男孩子,萧眉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动,眼睛有点湿润。

  太像了,怎么会这样象?特别是这双深邃漆黑的明亮眼睛,竟然和志远的眼睛极其相似,简直就是同一双眼睛。

  志远已经走了六年了,这个极其阳光漂亮的男孩子,怎么这么像志远?就连名字都重复两个字?这个男孩子,竟然也是山南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和我们毕业于同一座山南省的重点医科大学。

  志远,你走了六年了吧?你怎么会忍心撇下我一个人,独自离开这个世界?你不想我吗?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眼睛湿润了。

  萧眉的爱人叫林志远,是萧眉的大学同学,两人在毕业后,本来要留在山南省的省城南州市,但由于父母不看好林志远,极力反对,萧眉和林志远远走他乡,进入龙海市的傅山县医院工作,林志远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市政府机关。

  萧眉和林志远的感情极好,历尽千辛万苦,冲破家庭的阻挠,两人在工作一年后,就准备结婚,新房子就在光明广场。

  但就在两人照过婚纱照,领了结婚证的第二天,林志远在斑马线上,推开了两个惊慌失措的孩子后,自己却被醉酒司机撞飞了十几米,永远的离开了萧眉。

  两人虽然谈了这么长的恋爱,两人只是亲吻抚摸,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两人都要在新婚的最神圣的时刻,互相拥有对方,可惜,天不作美,硬是拆散了这对恋人。

  这个致命的打击,让萧眉几乎崩溃绝望。萧眉消沉了一年多,每天都泪流满面。

  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的结果,柳眉的父母也很是后悔,但萧眉还是靠着自己的倔强,走出了生活的阴影,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一篇又一篇的论文发表后获奖,一个又一个的大型手术,在她的手里获得成功。

  经过五年的拼搏,萧眉获得了整个傅山县医院的认可,被提升为主管县医院心胸科的主任,业务副院长。

  萧眉凄美柔弱的情绪变化,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猛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爱怜,他第一眼,就感到了,他们之间,一定会要发生什么事激情。

  他看到了这个倔强凄美的女人后面的那淡淡的忧伤,这种忧伤,让欧阳志远的灵魂都感到强烈的颤抖,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这个女人。

  这个想法,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自己和这位副院长,刚刚见面呀?怎么会有这个荒唐的想法?

  欧阳志远就跟着萧眉实习。

  身材高大英俊,极其阳光的欧阳志远的到来,让整个心胸科震动起来,漂亮护士们和女医生们的眼睛都在发亮。

  精通中医的欧阳宁静,在欧阳志远小时候,就用中药改变着欧阳志远的体质,特别是欧阳志远的洗澡水,添加了很多可以增强体质的中草药,让欧阳志远的体质和气质,变得极其灵透和儒雅,特别是他身上那种清新的如同雨后阳光的灵透味道,对女人们有种极强的杀伤力,充满着神秘的诱惑力。

  随后的时间里,让所有人感到震惊的是,不是欧阳志远的阳光,而是他的医术。

  欧阳志远上班的第三天下午,接送实验中学学生的大客车,在参观完市博物馆的回来途中,和一辆货车相撞。

  几十名中学生的生命,处在极度的危险之中。

  刺耳的救护车声,由远而近传来,让所有医生们的心脏,骤然收缩,气氛在刹那间凝结。

  第一批伤员在十分钟内赶到。

  院长赵南飞,身穿白大褂,亲自组织专家医生,守候在抢救室门前。

  由于傅山医院距离出事地点最近,再加上,傅山医院的外科,极其的有名,因此,一部分受伤的学生,被送到这里来。

  实验中学可是省重点中学,整个龙海市的优秀学生子弟以优异成绩考入实验中学,在这个学校上学。赵南飞知道,考验傅山县医院的时候到了,这个关键的时候,一定要救出祖国未来的栋梁们,这对傅山县医院的发展是个重大的考验,对自己的仕途更是个考验。 赵南飞把整个傅山县医院的各科主治大夫和专家,都快速的集合过来,赶到急诊科。

  主管心胸科的萧眉副院长,早已赶来。欧阳志远就跟在萧眉的身后。

  救护车的刺耳警笛声中,五六个生命垂危、全身是血的中学生,被护士抬下车来。

  萧眉的速度极快,第一个身受重伤的少女,被萧眉抢了过来。

  这个小女孩子,脖子有点变形,胸脯塌陷,脸色惨白,呼吸几乎停顿,嘴唇发紫,双眼半睁,瞳孔已经开始发散。

  这是一个病情极其凶险的女孩子。

  “一号抢救室,测量血压、胸透、化验血型、准备血浆,立刻手术。”

  萧眉不愧为胸科的第一把刀,一见女孩子的危险情况,立刻就判断出,女孩子的胸腔遭到撞击,胸腔塌陷,很有可能,断骨刺破了心脏。

  萧眉一边随着车子小跑,一边大声吩咐护士要做的一切。

  配合萧眉的护士长李楠,动作干净利索,在进入抢救室之前,就快速的剪开女孩子的衣服,露出女孩子的胸脯。

  第六章 精湛的医术

  萧眉和胸外科主治医师王健看到小女孩子的胸脯,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一沉,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女孩子已经开始发育,右边的胸脯没有变形,小巧坚挺的胸部白皙挺立,而靠近心脏部位的胸脯,竟然被撞击的塌陷,血迹斑斑,整个乳胸部黑紫变形。

  女孩子的嘴唇一片青紫,肯定心脏受到伤害,就怕断骨刺破了心脏。

  这时候,女孩子的呼吸骤然变得急促,脸色灰败,嘴里猛然涌出大量的鲜血。

  萧眉和王健一看,心脏骤然暴缩,两人的眼里,都露出极其惋惜的神情,就怕抢救不过来了。

  女孩子的情况极其危险,动手术就怕已经来不及了。

  欧阳志远神色一变,手指按在小女孩的脉门,连忙伸手在怀里取出一个针合,大声道:“给我酒精。”

  此时,手推担架车已经进入了抢救室,行进途中,几位动作利索的护士,已经给女孩子量完血压,化验出血型,利用手提式透视机,透视完毕,得出结果。

  “左侧断骨刺进心脏!”李楠在给病人做完胸透,大声道,但语气已经有点放弃的感觉。。

  “滚开,欧阳志远,你想干吗?我要马上手术!”

  四十多岁的胸外科主治医师王健,平时的脾气就很暴躁,现在看到欧阳志远要给这个病人扎针,竟然没有通过自己这个主治医师,眼睛里顿时露出强烈的不满,心里很是恼怒,不由得大声呵斥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时间和这位主治医师王健废话,一把抢过护士长李楠手中的酒精棉,手法利索的擦拭着银针,手指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在女孩子的胸脯上快速的下针。

  准备做手术的萧眉,看到欧阳志远在给这个女孩子扎针,也是吃了一惊。

  欧阳志远竟然懂得中医?

  以手术为主的西医医院,一般比较排斥中医的。现在,欧阳志远竟然要给这个女孩子扎针,难道抢救人,不需要动手术吗?这个女孩子的肋骨可是戳进了心脏,必须立刻做手术的,一刻都不能耽误。

  欧阳志远十指急捻,如同弹琴一般,快速的下针。这种极其熟练的下针手法,让萧眉眼睛一亮。

  萧眉知道,咱们国家的中医,是比较神奇的,有些病,西医无法治愈,而中医是可以治愈的。

  “滚开,欧阳志远,你一个还在实习期的实习医生,竟敢私自在病人身上下针,这里是外科,不是骗人的狗屁中医,如果耽搁了抢救病人的时间,你要负全部的责任!”

  王健看到这个小小的实习医生,竟然没有理会自己,更是极其的生气,双眼狠狠的看着欧阳志远,对着欧阳志远咆哮着,一脸的鄙视。

  王键根本看不起欧阳,欧阳志远下针之前,没有征得自己的同意,这小子太目中无人了吧。

  心胸外科主治医师王健,是心胸外科的副主任,分管心胸外科所有的手术。前几天,当欧阳志远来报道的时候,王健感到了一种不可言喻的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王健又感觉不到在什么地方。

  事后,王健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反感欧阳志远,主要的原因,在萧眉。王健离过一次婚,他一直暗暗地喜欢萧眉,但萧眉对他极为冷淡。

  自从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小白脸来到心胸科,萧眉的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笑意,特别是看到极美的萧眉和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欧阳志远在一起讨论医术的时候,王健恨不得冲向前去,狠狠的把欧阳志远的那张小白脸揍烂。

  现在,欧阳志远又在自己面前冒然下针,这让王健极其的恼怒生气,找到了呵斥欧阳志远的机会。

  “如果我不下针,这个孩子根本撑不到你给他做手术,即使动了手术,她也会死在手术台上。”

  欧阳志远脸色冰冷的看了王健一眼,手指一弹,开始下最后几针。

  欧阳志远使的是太乙五行针中的乙木回春针,这种针法,能激发孩子体内的生命潜能,让她能撑过手术这段时间,如果自己不用太乙回春针,激发孩子的潜能,吊住孩子的一口气,萧眉和王健即使打开孩子的胸腔,由于孩子的伤势过重,根本来不及给孩子动手术,孩子必死无疑。

  猛烈地撞击,已经让这个孩子到了死亡的边缘,生命的尽头。欧阳志远并不是看不起王健医师,没有向他请示,而是时间来不及了。

  跟在后面的院长赵南飞,刚开始看到欧阳志远私自下针,眼中寒芒一闪,刚想发作,但看到王健已经开始出头了,赵南飞是不动声色的看了欧阳志远一眼。

  赵南飞知道,欧阳志远的工作,是县生局办公室主任李坤安排过来的,李坤是不能得罪的。

  “滚!

  王健愤怒终于爆发了,胳膊一伸,就想推开欧阳志远。

  但欧阳志远的最后几针,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女孩子是生是死,就在这最后几针上了。

  欧阳志远脸色一寒,左手一边快速的下针,右手一拳打在王健的胸口上,冷冷的道:“我保证给你时间做手术。”

  所有的人都没想到,欧阳志远会在这时候动手,打了王健一拳。

  王健被欧阳志远一拳打的后退数步,半截身子发麻,好像被禁锢了一般,一动不能动了。

  天哪,欧阳志远竟然敢打人!打的可是外科的主治医师,副主任。

  这小子发疯了吧,这个时候,竟然使用什么狗屁的银针,王健是谁?他可是我们心胸科的副主任呀。

  这时候,所有的护士和医生都看着院长赵南飞和萧眉。

  赵南飞脸色阴冷的冷哼一声,两眼死死的盯住欧阳志远道:“抢救过程有视频,要是耽搁了病人的抢救时间,欧阳志远,你要负全部的责任,就怕赵主任也会受到牵连。”

  虽然欧阳志远身后的后台是卫生局办公室主任赵坤,但现在是人命关天的事,赵南飞也不得不提醒欧阳志远。

  “如果耽搁了抢救,我会负责的!”

  欧阳志远感到了院长赵南飞的强大压力和不信任的目光,但孩子的生命是最重要的,是活鲜鲜的生命呀,先救人要紧。

  随着欧阳最后一针打进女孩子的眉心,女孩子的呼吸不再急速,渐渐的变得平稳,嘴唇有点红晕,脸色不再灰白,恢复了一点血色。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的针灸起到了作用,这个女孩子活过来了。

  欧阳志远说话间,手指如同弹钢琴一般,十几根银针飞回他的手中。

  萧眉和护士们一见女孩子的伤势被欧阳志远神奇的银针控制住了,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奇而不可思议的神情.

  萧眉的脸上,更是增加了一抹惊喜。

  院长赵南飞看着欧阳志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的针法和女孩子恢复血色的脸颊,眼睛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情,他知道,这个女孩子有救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6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