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腹黑总裁:谦谦君子是头狼小说楚婉林莫谦萧雅安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腹黑总裁:谦谦君子是头狼小说楚婉林莫谦萧雅安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小林子归来

  A市的初夏有些炎热的难以忍受。不过更倒霉的就是,恰巧这个时候工作室的空调也坏了。

  “婉婉,快点儿把昨天让你打印的那份林氏合同给我,上午十点签约,快来不及了!”一阵哒哒的高跟鞋声,只见总经理室的门开了,一个蓝色的身影闪了出来。

  楚婉有些无奈“安安,我昨天就放在你办公桌上了!”

  “啊!是吗?我回去看一眼。”哒哒哒,“啊!婉婉我找到了!”

  “你丢三落四的毛病,真是.........”楚婉无奈的摇摇头。

  “好了好了,等我签了合同,回来再念我,我先走了,拜拜!”这才看清蓝色身影,一头黑色及腰直发,面庞清丽,有些古典韵味。身着一条宝蓝色长裙,旗袍式立领,衬的原本就白皙的脸,更加精致。一双同色系高跟鞋,有一种天水相连,相互呼应的感觉。只是配着她略大的步伐,有些影响美感。

  “对了,安安,开车别忘记换鞋!”楚婉不放心的嘱咐道。

  萧雅安有惊无险的在9点58分赶到了林氏办公大楼。“58层的办公大楼,真不是盖的,果然有些气势,不愧是在美国市场都数一数二的公司!”萧雅安立在办公大楼门口,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林氏大厦。

  “快点,快点儿”萧雅安刚走进去,就被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冲撞到了一边。扶着被撞痛的胳膊。

  只见之前接洽的采购部经理也疾步朝大门的方向走过来,“萧经理已经到了!真不好意思,我们今天董事长突然要来视察,签约时间我们再约。我这也是刚接到的通知!”王经理脸上的肥肉颤了一颤,然后直接越过萧雅安,走到门口。只见林氏的职员训练有素的站成两排。

  萧雅安被弄的一头雾水,看见两辆宾利在门口开了过去,之后一辆黑色加长款劳斯莱斯,稳稳的停在大门口。宾利上走下来几个身着黑衣的扑克脸,走到劳斯莱斯旁。见车前门下来一个花衬衫老外,一双桃花眼笑的痞痞的。

  萧雅安站在这帮员工身后,好像隐隐的听见,女职员咽口水的声音。心里默默感叹,果然花痴是这种大公司必备的团体!

  门外,老外恭敬的打开了,一双黑色意大利手工定制皮鞋,从车上踏了出来。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还有随意打开两个扣子的衬衫,隐约可见的胸肌。萧雅安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果然是好身材,不做模特可惜了!”

  前面一个职员,深深的剜了萧雅安一眼。“糟了,居然说出来了!”萧雅安讪讪的笑了一下。一身黑,已经走到近前,带着墨镜看不见眼睛,不过高挺的鼻子,一下子把整张脸拉的立体感十足,微泯的薄唇。一身肃杀的气势,让整个林氏大厅鸦雀无声。

  “咕噜”萧雅安又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黑衣男,头微微转向安安所在的方向,嘴角微挑。然后走向电梯口,一堆职员疾步跟上去。

  “嗝.....额,嗝.......我回来了!嗝......”

  “安安,合同签好了?”婉婉迎出来问

  “嗝......没有,嗝.......哎,难受死我了。”

  “你怎么还一直打嗝呢!赶紧回去坐在,我给你倒杯水顺顺。”

  “怎么样,好点儿没有!”

  “额,好多了!婉婉,你是不知道,我从林氏回来打了一路的嗝。”萧雅安长舒了一口气。

  “合同签了没有?”婉婉关切的问道。

  萧雅安摇摇头。

  “你不是把合同丢了吧?”

  “婉婉难道我在你心里这么不靠谱吗?”

  “不知道是谁,去工厂的时候,把设计图当合同拿去,合同当成设计图丢进垃圾桶!”

  萧雅安满脸黑线,这件事婉婉已经说了她两年了!

  “这次真的不是我,刚好赶上林氏总裁去视察,他们没工夫搭理我!”

  “啊!林氏总裁,你说的是那个23岁在美国拥有自己的上市公司,25岁全面接手林氏企业并且成为美国财富周刊封面人物的林莫谦!”楚婉眼睛里迸发的光芒实在是让萧雅安觉得恐怖。

  “应该是他吧!”

  “你也是堂堂豪门千金,不要说,你是见到林总裁的气势,吓的打了一路的嗝!”楚婉用鄙视的眼神瞟着萧雅安。

  “当然不是!”很明显某人的回话有些心虚的成分。“不过我觉得他像某人呢?”

  “不是吧?你说他像你等了七年那个人?”楚婉一脸诧异“你等等,他的那期杂志我还珍藏着,我拿来你看看!”

  “怎么样?是不是?”楚婉焦急的等着答案。

  “8分像,可是太冷了!我们家小林子不是这种感觉的!”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那年你搬着小小的板凳

  为戏入迷我也一路跟,,,,,”

  一阵电话铃响起。

  “喂,安安,晚上9点豪门VIP,同学聚会必须到。小林子回来了!第一个通知你的,还要通知别人,晚上聊!嘟嘟”

  “真的是他回来了!婉婉真的是他回来了!”萧雅安死死抓住楚婉的手。

  “啊!真的吗!太好了,安安,你总算没有白等!快好好打扮一下!”楚婉比萧雅安看起来要激动得多!

  “可是,婉婉,我突然很害怕!万一他不再是我的小林子怎么办?”萧雅安眼睛泛着红,目光灼灼的望着楚婉。

  “安安,你等了那么久,如果物是人非,也是一个了结。去吧,不要想太多!”楚婉回握了萧雅安的手。

  “是呀!婉婉你说的对,那我先走了。你跟我一起吧,帮我看看穿什么好!”

  “当然没问题!一定要把我们安安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让小林子看傻眼!”第二章 真的是他回来了

  A市初夏的晚上暑期散去,还是有些微凉。

  豪门,是A市最大的娱乐场所,以其豪华奢侈闻名。是A市公子哥们盘踞的地方。9点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豪门的停车场比车展还要精彩纷呈。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那年你搬着小小的板凳

  为戏入迷我也一路跟,,,,,”

  “喂”萧雅安接起电话。

  “安安,你到了没有,就差你跟小林子了?”郭美瞳一如既往的聒噪。

  “额,我到门口了。”

  “刚好小林子也到了,我去门口接你们。嘟嘟”郭美瞳一如既往的说完就挂机,完全不管别人。

  “安安?”身后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萧雅安僵硬的转过头,那张熟悉的脸,确实越发的成熟了。少了一些当年熟悉的温柔。

  “哈喽,美女!”桃花眼老外,用有些蹩脚的中文,跟萧雅安打招呼。

  “额,你好!”萧雅安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喂,安安,小林子,这里。”郭美瞳适时的出来解了围。“就差你们两个了,说好要给你接风,小林子,你怎么还来这么晚?”

  “快点,快点。”郭美瞳“哎!这位帅哥是谁?”

  “美女你好,我是林的助理威廉!”桃花运自来熟介绍,那走吧,不要让他们久等了。郭美瞳,很自然的挽着威廉的手臂,走进VIP专用电梯。

  “呵,安安,我们也进去吧!”林莫谦不由分说的牵着萧雅安的手走了进去。安安一身白色旗袍更加凸显了她姣好的身材。头发简单的挽起,用一根檀木凤尾发簪固定。脸颊红红的,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

  “叮”电梯门打开了。

  “大家看看谁来了?”

  偌大的包房里,只有不到十个人,显得有些空档。“呦,这不是我们林总裁吗!”大家一下子围了上来,安安默默的退出了人群。自己默默的找个角落坐下来,看着那个自己念了七年的人,好多话想说,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安安,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

  “安安,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快过去一起聊天呀,怎么也得灌他杯酒。来来来。”郭美瞳拉起安安,到林莫谦面前。“快给让给地方,安安要给小林子敬酒。”

  “林总裁,我敬你一杯。”话音刚落,安安就把慢慢一杯酒干掉了。

  林莫谦顿了顿,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贴近安安的耳朵说了句“你今天真美!不过,林总裁不是你叫的!”贴的越来越近,安安明显的感受到他灼热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脖子上。

  “好了,郭子,酒我敬完了。”安安起身“郭子,陪我去洗手间。”拉起郭子往外走。

  “你进去好了,我在外面等你!”郭子无奈道“明明不能喝酒,还喝这么多!安安,你到底在躲什么?”

  安安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郭子,我不行了,能不能帮我拿下包包,我就先回去了!”安安抬眼没看见郭子的身影。却看见了林莫谦,抱着手臂,一副看好戏的嘴脸。

  “怎么,打算不跟我说一声就跑掉。萧雅安,你以前不是这么没种的。”说着,拉起安安的手臂,将安安困在墙和手臂里。冰冷的墙和手臂上他大力抓的疼痛,让安安有些清醒。

  “林莫谦,你放开我!”安安心底里的愤怒一下子爆发出来。“你当年走的时候说,一定会回来,让我等你。结果呢?七年音讯全无。你一回来凭什么这样对我。”安安愤怒的盯着林莫谦。

  林莫谦一只手环住安安的腰,吻了下去,嘴里的酒气相互交织着。安安没出息的当机了,任由他吻着。反映过来后用力挣扎,不过对于林莫谦来说,比蚊子还不如。“呃,果然还是小母老虎,牙齿还是这么利。你看,那时候你咬的齿痕还在。”林莫谦卷起自己的袖子,小臂偏上的位置上有一个隐约的齿痕。

  安安红着眼睛伸手去抚摸,还能隐隐的感觉到有凹凸感。当年林莫谦说要全家移民到美国,说他一定会回来,安安就这样在他身上留了印章。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你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声音哽咽着。

  林莫谦紧紧的抱着安安,任由她眼泪鼻涕蹭在自己衣服上。一只手轻轻的抚着安安的头发。“安安,我回来了!”听见这句话,安安哭的声音更大了。

  “好了好了,你这个样子,聚会是不能回去了!”安安的声音渐渐小了。“安安,我送你回去吧。安安?”

  “真丑呀!”

  “你才丑。”

  “好,我丑,睡了也能顶嘴。”

  威廉出来找林莫谦,被眼前的景象吓的张大了嘴巴。

  “去把萧小姐的东西拿出来,送我们去酒店吧。”说完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包在安安身上,抱起她就走。“快点,不要让我等!”

  威廉这才回过神。第三章 宿醉醒来最头痛

  清晨一道阳光照射进来,床上一个不明物体蠕动了两下,不远处的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咔”,卫生间的门开了,一个黄金比例身材的男人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腰上围着浴巾,赤裸着上身,水滴从头发上顺着脖子流下来,划过蜜色的胸肌,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香艳的画面。

  床上又蠕动了一下,伸出两只藕臂,“嗯,头好痛”慵懒的声音让室内的场景看着更加暧昧。

  林莫谦满脸笑意的走到床边,低沉着嗓音说:“醒了?”

  “嗯嗯,不过头好痛。”某只没睡醒的生物还略带撒娇的说着。

  林莫谦无奈的摇摇头,掀起被子。“已经中午了,肚子不饿吗?”

  “不要,我再睡一会儿。”安安死活不愿意睁开眼睛,翻身背着窗口准备继续睡。神智一瞬间清醒了。“不对,好像有哪里不对。”

  “噗嗤”林莫谦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安安,给你二十分钟收拾完,我们去吃饭,乖!“顺手揉了揉安安有些睡乱的头发。刚要走出房门,安安腾的一下坐了起来。

  看见林莫谦半裸的造型,激动的用手指着林莫谦“你,你,你,你怎么在我房间?”

  林莫谦转身看着安安炸毛的样子,忍不住想逗逗她。“你确定这是你的房间?”安安快速扫了一眼周围环境。底气有些不足的说“就算不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确定现在是纠结这些的时候。”林莫谦示意的瞟了一眼安安的胸口。

  安安地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穿着吊带睡衣,而且带子真的掉了,春光外露。拿起被子蒙住头“你给我出去!”

  “咣”林莫谦关了门,隐隐听见安安闷声的大喊“啊!林莫谦,你个混蛋!”

  正午十二点,祥记港式私房菜门口。一辆银灰色宾利车停了下来。

  林莫谦走下了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安安迟迟没有走下车。“怎么了,还在想早上的事?”

  安安在车里低着头,脸唰的就红了,连带耳朵也红红的。

  “乖,先吃饭,边吃我边跟你解释昨天晚上......”林莫谦弯下腰伸手扶着安安的头发。“咕噜”安安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响了。

  “走吧,你肚子都抗议了。你再不动,我抱你进去了。你看后面的车等了很久了!”安安顺着林莫谦的手指方向,看见后面已经停了两三辆车。“让开,我下车。”林莫谦侧过身,恭敬的等着安安。拉起安安的手大步的走了进去。安安跟只鸵鸟一样,恨不得把头埋起来。

  “好了,昨晚到底怎么回事。”安安一脸急色,望着坐在对面的林莫谦。

  “你确定要我现在说?”林莫谦挑挑眉头,故作严肃。

  “当当当”敲门声响起“林先生,您好,现在可以上菜了吗?”

  林莫谦看着对面的安安,安安扭过头去不说话。“我们先吃饭好不好?”林莫谦一脸宠溺的询问。安安点点头。

  “进来吧!”不到5分钟二十多道小菜,茶点摆了满桌。“咕噜”安安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一顿饭悄无声息,但是风卷残云的吃完了。

  林莫谦体贴的递着纸巾,安安擦了擦嘴角。深吸了一口气,“这下可以说了吧!”

  “昨天吗?”林莫谦看看安安“昨天,你喝醉了。”

  安安瞪大眼盯着林莫谦,等着他的下话。林莫谦眨眨眼睛。“怎么了,安安?”

  “然后呢?就完了?”

  “嗯。”林莫谦转头看看窗外,不经意的回答。

  “还’嗯’,那你早上为什么在我房间洗澡?还有我的衣服是谁换的?”安安瞬间炸毛了。

  “咳咳”林莫谦为掩饰笑意,用拳头抵住嘴假咳了一下。“哦,你是想知道这个,我房间的淋浴头坏了。”

  “就这样?”安安觉着这答案有些离谱。

  “嗯。”林莫谦诚恳的点点头。“吃好了?”

  “嗯。”安安点点头。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起身等着安安。

  “去哪里?”

  “去了就知道了。不会卖了你的!”林莫谦俯下身凑近安安的耳朵低声说的几句,见安安的脸一下子红了,轻呸了一下。上了车。

  安安坐在车上扶额,“你是不是希望,昨晚,发生点儿什么?”回想起刚才林莫谦说的话,脸不争气的又红了。“发生你妹呀!”安安在心理默默骂道。

  林莫谦看着安安脸红的样子,默默的偷笑。七年,很久了,安安,我们已经分开太久了,不是吗?林莫谦在心底默念“安安,我回来了!”第四章 万恶的牛郎店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那年你搬着小小的板凳

  为戏入迷我也一路跟,,,,,”一阵电话铃响起。

  “喂”一个沙哑的女声响起。

  “安安,我失恋了,出来陪我喝酒。”婉婉的声音有些哽咽。

  “你是要作死吗,我昨天为了林氏的项目彻夜赶稿诶!”安安的理智瞬间清醒了“失恋了?那个计算机渣男把你甩了?”声音略显激动。

  “是”后面嘈杂的音乐声,有些听不清楚。“我在‘high’吧快点过来。”

  后巷,A市晚上最喧哗的一条街,路面还是湿的,还残留着下午刚下过雨的痕迹。天气有点儿凉,但是挡不住这些钟爱夜店的年轻人的热情。

  High吧,在这条街上显的不是很起眼。牌子上的灯有些坏掉了,但是还是门庭若市的。安安穿了一套中性套装,长发高高的吊成马尾。上挑的眼线把原来古典的轮廓,变的有些冷感。

  “安安,这里,这里。”婉婉有些摇晃的从吧台站起来。安安急忙扶住她,按她坐下。

  “他不要我了!”婉婉的眼妆有些花了。显然已经哭过了。“他怎么可以不要我,我那么努力赚钱养他。”楚婉说话有些模糊了。

  “楚婉,你看看你,找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为什么非喜欢那种死宅,还靠女人养的男人。”楚婉摊到在吧台上,安安摇了摇她的肩膀。“婉婉,你看这么多帅哥。赶紧找个男人忘了他。”

  “哈哈哈哈,是呀,这么多男人,我楚婉什么样的找不到。”楚婉回头对酒保说“阿Ken,给我来两个男人。”

  “对了,你的小林子,自从那次你们聚会,就再也没出现过吧。”楚婉看着安安讪笑。

  安安灌了一口酒,“不要提他了!我青涩的初恋,就此完结了!”安安深情的拉起楚婉的手,“婉婉我们庆祝一下吧!走,我们去牛郎店开荤。”

  “好,我们去牛郎店。”楚婉努力的想着“对,我们去最大的,去银座。”

  银座,A市豪华娱乐场所之一,最有名的就是牛郎。

  “您好,欢迎光临。”门口两个花美男恭敬的鞠躬,礼貌的开门。一进门,一个妖娆的男人迎了出来。

  楚婉见人就喊“我们要找牛郎!嗝!”

  “呦,姑娘!您找什么都有,来先进包间,我给您找一个合心意的。”说完扭着杨柳细腰,在前面领路。“风花雪月,到了。请进!不知道两位喜欢什么类型的?我们这里有《初恋套餐》《偷情套餐》......”

  “我要找牛郎。”楚婉神智不清的喊着。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楚婉抢过安安的电话“喂,谁呀,别耽误姐姐们在银座找牛郎。”

  “啪”的一声把手机摔了出去。

  “我要最好的牛郎!”楚婉举手喊道。“对,把最好的叫来!”安安附和道。

  “好的,姑娘们稍等,一定是最好的!”妖娆男人扭着水蛇腰走了出去。

  “安安,怎么还不来,我出去看看。”

  门被推开了,一个高挑的蓝眼睛走了进来,满面笑容,“呀!安安我要这个,我要这个,这个是我的。”楚婉说着就抱了上去。“阳光般的笑容,我喜欢!”

  安安仰倒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手里端着高脚杯,跟她的一身中性西装很是搭调。

  门又开了,一套深蓝色西装,面部轮廓标准,目测身高一米八五,三围好到爆。安安在心理默默盘算着,设计师的职业病又犯了。

  朝着男人钩钩手指,男人顺从的走了过来,自觉地坐在安安旁边。不过一种肃杀的气息蔓延开来。

  某只还不怕死的递出酒杯,示意让西装男倒酒。

  “哎,不对,桃花眼老外,花衬衫,看着好眼熟。”安安揉了揉额角。

  西装男凑到安安耳边,“是威廉。”

  “对,是叫威廉,小林子的跟班嘛!”安安恍然大悟。

  “那安安,我是谁?”墨镜男摘下墨镜,森冷的气息,让安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林莫谦!”

  “安安,你长能耐了,嗯?”林莫谦的脸色更难看了。“会找牛郎了,嗯?”

  安安被林莫谦直视的有些心虚。想要搬救兵,不知道什么时候,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我找牛郎,关,关你什么事!”安安默默的身体向后退“咣”的头撞在拐角的沙发上了。糟了,死角!

  林莫谦直直的逼了过来,将安安围在了死角。“哼,我就去了一趟意大利,你就跑去找牛郎,嗯?”

  林莫谦一个接一个的“嗯”,把安安的底气全都打散了。“死就死吧。”安安在心底默念,闭眼猛的亲了上去。第五章 不知道在哪里醒来的清晨

  头痛,头好痛。

  “额!再也不喝酒了!”浑身酸痛,安安想,我昨天是不是跟谁打架了,挪动一下腿。“唔,好重!婉婉你要死呀!赶紧拿开你的腿。”安安闭着眼睛揉着头骂道。

  哗啦哗啦下雨声吵的安安更加烦躁。“婉婉,起来把窗户关上!”安安下意识的推身边的人。好硬的手感。

  “别闹,睡觉!”低哑的男声因为晨起带着慵懒。林莫谦一把搂住安安不安分的身体,下意识的用下巴蹭了蹭安安的头顶“乖,再睡一会。”

  安安僵硬了。什么情况?然后,当机了。

  昨晚?昨晚不是跟婉婉喝酒,然后,去找牛郎。然后牛郎来了,是——林、莫、谦。靠,我居然不怕死的吻他了。然后呢?安安在脑子里过着电影。

  “死就死吧。”安安在心底默念,闭眼猛的亲了上去。

  “咣”的一声,安安因为太紧张用头顶撞了林莫谦的鼻子。“啊,好痛!”安安捂着头顶

  “唔!”林莫谦捂着鼻子。

  “喂,你没事吧?”安安试探的问道。“我不是故意的!”

  “哼,果然长大了,越来越有杀伤力了呢!”林莫谦冷冷的看着萧雅安。

  “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了!”安安躲过他的视线弱弱的说。

  “你怎么不敢看我。”林莫谦俯下身扣住安安的头,让她直视他。“你刚才的雄心豹子胆呢?嗯?”

  “我,唔”林莫谦没有给安安争辩的机会,毫不犹豫的亲了下去。舌头试探性的打开了安安的贝齿,寻找安安的舌头。“嗯”安安不自觉的一声嘤咛,让林莫谦更加肆无忌惮。安安的脑子一团浆糊。

  “宝贝,我们换个地方!”晕晕的任由林莫谦抱走了。

  而且酒劲上来,一直扯着自己的衬衫领口。“好热!嗯,好热!”

  “等一下就好了。”林莫谦看着安安自己拉开的胸口,眸色暗了暗,极力的隐忍着。

  后来呢!啊!我居然跟这厮滚床单了!安安想到这悔恨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啊!老娘的第一次,该死的林莫谦!

  “别乱动,很累了!”林莫谦搂的更紧了。湿热的呼吸打在安安的头顶。安安使出吃奶的劲挣扎也撼不动林莫谦的铁壁一分。果然肌肉不是白练的,安安心里感慨着。现在不是感慨这些的时候。

  “咕噜”安安肚子不适时的响了起来。

  “饿了吗?”头顶低沉的声音响起。林莫谦拿起电话“威廉,送两套衣服过来。再带份祥记的早餐过来,要虾饺和燕窝粥,其他的招牌都各一份吧。给你十五分钟时间。”

  安安听见电话那边一声怒吼!然后某人毫不犹豫的挂线了。“安安,我们去洗澡。”某人很自然的抱起安安往浴室走,安安死死的抱住被子不撒手“松手!”林莫谦微微有些恼怒。

  “不要!”安安死死的抓着被子,跟抱着救命稻草一样。

  “你确定?”林莫谦冷声问道。安安刚想点头,“威廉还有十五分钟就到了,你确定我们这样一直僵持到他来?”

  “我不要跟你一起洗澡!”安安做着垂死的挣扎。

  “这样比较节省时间,你不是饿了吗?”林莫谦意味深长的勾勾嘴角,趁着安安被他的回答惊呆的瞬间,某狼扔开了被子,顺利把安安抱进浴室。

  “哗啦”花洒打开了,温水在打在安安身上很舒服。林莫谦细心的帮安安洗着。某人因为昨晚疲劳过度有些脱力。双脚着地才发现,腿酸痛的要死,特别是大腿,根本没有力气。只能靠在林莫谦身上任由他折腾。

  “先穿浴袍吧!衣服一会儿就送来了!”林莫谦用浴袍包住安安,仔细的擦洗。安安抬抬手,擦了擦满是水雾的镜子。看见自己脸红红的,等一下,脖子上更红的那个是什么。领子那里还有隐约的痕迹。“林莫谦,你个禽兽!”小声骂道。

  “萧雅安,你确定禽兽的那个是我?嗯?”某只又没骨气的怂了。“是我,是我,是我。是我酒品不好。但是,你也不吃亏呀!我们就当扯平了吧!”说着安安就一瘸一拐的朝外走。

  第六章 宴会最讨厌了

  “咣”安安趁林莫谦跟威廉交代事情,换完衣服马不停蹄的溜走了。

  “师傅,到名邸公寓。”逃离了林莫谦安安终于长舒一口气。“糟糕,钱包哪去了!”安安把随身包翻了又翻。对,打电话叫人,“滴滴”不是吧!手机也没电。安安绝望了!

  “小姐,到了。”安安尴尬的下了车,不知道怎么跟师傅解释好。突然眼睛一亮,一个人从公寓电梯间走了出来。“嗨!邻居。”男人一套休闲服,头发有些凌乱,眼神有些迷离,一身慵懒的贵族气质。

  一脸迷惑的走了过来。

  “师傅多少钱?”安安太突然的热情有些吓人。“三十八块钱。”

  “你,叫我?”男人不确定的问了一嘴。

  “麻烦你借我三十八块,我上楼就还你,好不好!我就住在1802。你是1801的吧!”安安满面笑容,一脸谄媚的看着帅哥。

  “嗯。”男人边说边迷迷糊糊的掏出钱夹,交给安安。“师傅给您钱!”不用找了。安安塞了张一百块给师傅。师傅兴高采烈的一脚油门开走了!

  安安擦了擦额头的汗,“谢谢你呀!我上楼就还你!”安安把钱夹给男人塞回去。

  “我要出门,今天不会来,还钱还是算了吧!”男人揉了揉眼睛,一脸梦游的转身。

  “你叫楚辞?”男人听见顿了一下,慢悠悠的转头“你怎么知道?”

  “你住18楼吧,上周搬过来的?”男人迷离着眼睛“你怎么知道?”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就住你对面,我叫萧雅安,你可以叫我安安。”安安跟了两步上去。

  “哦,我下星期回来。”楚辞转身上了一辆火红的法拉利,安安扫了一眼,开车的是一个大眼睛辣妹。果然帅哥就是有福利。

  “额,累死我了!”安安躺尸在床上。“好像忘了点儿什么?”

  一阵震动声音响起。“喂,谁呀?”

  “萧雅安,你大中午的睡什么觉,赶紧给我回家,有急事!”对面母老虎叫嚣完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妈,什么事儿?”安安的睡意都被这一个电话打撒了。

  下午2点,水月别墅区。

  安安急忙赶回家。“妈,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一进屋就看见萧妈妈坐在客厅里悠闲的喝着下午茶。

  “安宝贝回来了!”萧妈妈狐狸式的笑容,弄的安安满身鸡皮疙瘩。“怎么叫你回来,你还不高兴?快过来坐下。张阿姨,把酸梅汤端上来。”

  “妈,你那么急急忙忙的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呢!你就不能等我说完话再挂电话!”安安见没什么事瞬间安心了。

  “我不给你打电话,你都不知道回家。”萧妈妈保养的很好,跟安安坐在一起,还以为是姐妹俩。安安继承了妈妈的美人基因,却少了些风韵,还有最重要的精明。

  “哪有?我不是前段时间刚回来了!”

  “前段时间?你的前段时间就是两个月?”萧妈妈绷着脸。

  “啊呀呀,美月姐,几天不见越发的年轻了呢!”安安打岔道。

  “噗嗤”萧妈妈笑的很开心。“油嘴滑舌,说正事儿,晚上祥麟实业的董事长国六十大寿,你晚上跟爸妈一起去。都从法国回来大半年了,圈子里也要露露面了!”

  “妈.....”安安抱着林美月的胳膊。

  “撒娇没用。”林美月无情的把手臂抽出来。

  “铛铛铛”安安家的欧式落地钟的整点报时响了起来。

  林美月站了起来“走吧!时间刚刚好。”安安直挺挺的躺倒在沙发上。林美月拉拉安安的手,耍赖也没有,去挑礼服做头发。

  “礼服!”安安想到就心惊。“林莫谦那禽兽!那么多小草莓,怎么穿礼服!”

  “妈,你怎么不早说,我带礼服直接过来就好了呀!”安安有些强阳欢笑,“我自己就是设计师,干嘛穿别的牌子的礼服!”

  “早说,早说你会回来。”林美月不上当的拉着安安就走。“从小就是,一听到宴会就跑的比兔子都快。知女莫若母,哼!”林美月回头看了看安安,恨铁不成钢的说:“就知道你会这样,礼服我上个礼拜就给你定好了。别半死不活的样子,给谁看呀!”

  “妈.....”萧雅安无奈的拉着长音。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5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