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三尺剑小说欧阳晨刘雅琪秦风杨熙玄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三尺剑小说欧阳晨刘雅琪秦风杨熙玄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天空的裂缝

  寂静昏暗的虚空之中一片冰冷,唯有遥远处清冷的星光闪闪烁烁,点点斑斑。这里了无生气,是生命的禁区,但此时却是有几道人影悬空而立。

  “大哥,现在的你已经油尽灯枯了,你还有一战之力么?还是把那东西交出来吧!万一不小心伤到小侄儿就不好了!”开口的是一名身着淡蓝色长袍的青年男子,长衫两肩的位置绣着两缕精致的云纹,配合着他犹如雕刻般的五官,显得俊美异常。

  “呵呵.......我的好弟弟,你当真是好算计!想要那件东西么......休想!”虚立在蓝衫男子面前不远处的一名男子嘴角露出一抹嘲讽,轻声的道。声音虽轻,但是却是透出无限复杂的情感,有心痛,有悲伤,还有后悔......

  这男子一身黑衣,一头长发散乱的披着,无风自动。他同样俊美的脸庞却是毫无血色,嘴角有丝丝血迹渗出,显然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他的后背上更是有一道狰狞的伤口,从右肩头一直斜斜的划到了左腰,几乎已经把他的身子斩成了两截。

  黑衣男子一脸平静,仿佛身上那巨大的伤口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他右手持剑,左手却是小心地抱着一个婴儿,一层青色的光罩将孩子保护在内,不让他受到一点点的惊扰。

  这婴儿看起来应该是刚出生不久,正在熟睡中,脸上一片安详,丝毫不知道外界的危险。

  “不知好歹!我看你还能撑到何时!上!”之前的蓝衣男子一声冷哼,只见周围的虚空中却是突兀的出现了几道黑影,向着黑衣男子激射而去。

  就在此时,黑衣男子突然仰天一声长啸,接着他身上却是升起了一股仿佛欲要毁天灭地的气息。不错,他确实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这些日子,大小战斗不下数万场,早就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此时唯有最后一搏了。

  “自爆?你这个疯子......”之前还一脸稳卷在握的蓝衫男子在感觉到这股气息的时候却是脸色剧变,一声咒骂,急速的凭空往后退去。

  而此时,之前出现的那几道黑影显然也觉察到了,同样向着远处急退而去,他们可不想白白送了性命。

  “哈哈哈......”看了一眼周围的急速后退的几道人影,黑衣男子大笑一声,右手长剑一挥,一道三尺左右的空间裂缝就出现在了眼前。

  阵阵暴乱的空间风暴从裂缝中涌出,却无法接近黑衣男子一丝一毫,只是微微地掀起了他披散的几缕长发。

  不舍的看了一眼怀中的孩儿,黑衣男子再不犹豫,果断的将婴儿放入了空间裂缝之中,随后左手一抹,这道裂缝又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

  “混蛋,你死到临头,居然还敢耍我?”此时,刚才后退的蓝衣男子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又重新招呼那几道人影围了上来,怒声骂道。不过这次他们却是没有靠的太近,显然是有些忌惮黑衣男子自爆。

  黑衣男子抬起头来,轻蔑地看了眼一脸怒气的蓝衫男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紧接着,他周身的气息却是急速剧烈的波动了起来,那种毁天灭地的气息更胜之前。

  “又来?混蛋!”

  “轰!”一声震天的巨响,伴随着一团绚丽到极致的光芒,崩碎了这里的清冷,让这死寂单调的虚空多出了一份光彩。

  ......

  一声响亮的鸡鸣声划破了寂静的山村,几乎与此同时,小院的木门“吱呀”一声的打开了。

  出来的是一个干练的精壮汉子,看起来四十岁左右,一身粗布衣短衣,蹑手蹑脚地。只见这男子反身,小心翼翼的掩上门,好像生怕惊醒屋里睡熟的妻子。

  来到院子里的水槽旁,汉子捧起一把水浇在他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上,随意的揉搓两下,也不擦干就拿起水槽旁边的一副明显大很多的水桶走出了院门,往村外去了。

  汉子名叫王大柱,家里祖上是铁匠,打得一手好多铁。这好多年来,村里所有的农具,猎户的刀弓箭矢都是出于他手,很是结实耐用。

  他平时心肠也好,今天帮张大爷修房子、明天帮李大婶劈材,在村里名声很好,很是得大家喜爱。汉子平时大多时候都是在家干干铁匠活,一个月出去打几次猎改善一下伙食。

  他媳妇是村里老云家的闺女,很是贤惠,小两口日子过得很是幸福。不过唯一的缺憾就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个一男半女。村里人都为此心里暗暗地感叹,但大柱自己好像并不在意。只是谁都不知道,一个人的时候他也会叹上几口气。

  媳妇的身子他知道,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村长都看过好多遍了,镇子上的药师也看过了,都没有办法!

  要怪只能怪十年前的那场大雨了,怀孕的妻子为了给自己送伞不小心摔倒,动了胎气,孩子流掉之后,就再也怀不上了,只能说天意难测啊!为了不让媳妇自责,他从来都不在人前表现出来。

  和往常一样,王大柱来到村里祖祖辈辈吃水的水泉旁边,看着正咕咕往外涌的泉水,脸上不禁就有了一丝笑意。

  水泉旁边一块低矮的石碑上有两个看似歪歪扭扭的古字,大柱虽不认识古字,但却知道那是“神泉”的意思。

  “也许真的是神赐的吧!村里祖祖辈辈都靠这口泉水生活,听老一辈人讲,这口泉从来都没有枯过,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呃,我想啥呢,它可从来没有枯过......”王大柱摇摇头,把这古怪的想法压了下去。

  刚打完一桶水,突然,大柱听到一声怪异的响声,就好像是布帛撕裂的声音。

  “刺啦......”

  他不自觉地抬起头,却是看到了一幕让他永远也无法忘记的画面,甚至他此时都忘记了呼吸。

  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原本刚刚亮起来的天空就像一片棉布,被人用力的撕开了一个口子,一团淡青色的光影从中掉了出来,缓缓落在了地上。只是一眨眼间,天空的那道裂缝又消失无踪,好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呼......”

  过了好一会,脸色都有点发青的王大柱才长长的出了口气,他刚刚忘了呼吸,都快被憋死了。

  艰难的挪了挪步子,站直了身子,又好好的喘了几口气,大柱的脸色才算是好了一点。

  “怎么回事?这......”大柱嘴里有点不利索,含糊不清的道。

  刚才的事他实在太难以接受了,好端端的天空怎么会突然出现一条裂缝???实在让人没法相信,但这却又真真切切的发生在眼前。

  天空会出现裂缝,开什么玩笑???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他憋了一眼刚才掉出来的那团东西,有点好奇,想去看看,但接着又摇摇头。

  “算了,这种怪事还是赶快离开吧。回去得想想办法,让村里的人今天尽量别来这边了......”

  “不过怎么那么像是个......算了,还是快离开吧。”

  打定主意,王大柱就打算离去了。再打起一桶水,挑起担子就准备走,可是他抬起的脚怎么也跨不出去。第2章 天伦之乐

  一只脚抬在空中,大柱却是怎么也他不下去。

  “怎么那么像是孩子呢......万一真是个孩子,这么冷的天,坑定冻坏了......”

  皱着眉头,嘴里嘀咕着,犹豫再三,王大柱终于还是放下了水桶,向着那团事物走了过去。

  他腿有点抖,走的很慢,心里有点紧张,毕竟这事实在太骇人了,也辛亏是他王大柱,要换个胆小的指不定直接吓得撒腿就跑了。

  终于,挪的近一点了,能看清了,王大柱几步就跨了过去,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那就是个婴儿。

  小心的抱起那孩子,一看孩子脸上有点发青发紫,大柱顿时急了,赶忙用手一探鼻息,还好还有呼吸。

  转过身,也顾不上他那两桶水了,就直接向着村里奔走而去。

  “砰砰砰......砰砰砰......张伯,快开门,张伯......”王大柱焦急的拍打着木门,高声叫道。

  “来了,来了!你个大柱,是想拆我老头子这屋子啊,这大清早的......”屋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慢悠悠地答道,好像才刚起,还带着点睡意朦胧的样子。

  “快啊,张伯,救命啊!快点......”

  “救命?来了来了!”里面人一听喊救命,声音立马变了,不再慢悠悠的,也不再拿大柱开玩笑了。

  “怎么了大柱?”很快,门开了,一个白发老头弓着身子,快步走了出来,身上披着件灰色的粗布短袄,还没来得及穿好。

  “张伯,你快看看这孩子。”大柱小心的抱着孩子,边喘边焦急地说道。

  “快抱进来!”老村长看了一眼孩子脸上的颜色,脸色一变,也不多问,直接吩咐道。

  ......

  “这孩子没事了,是因为受到了惊吓,又受了冻,喝点汤药,喂点暖粥,现在没事了,等他醒了就行了。”房间里,满脸皱纹的老村长看着虽然还没醒,但却是把半小碗热粥喝的一干二净的小家伙,一脸笑意的道。

  “哦,那太好了!”听到老村长这么说,王大柱才松了口气,放下心来了。

  “这孩子是哪来的?”老村长出声问道。村里的小孩子他一个个都认识,现在还没醒的这小家伙可不是他们神泉村的。

  “额.....是我早上去挑水时在水泉边捡到的。”

  大柱本想把早上发生的事告诉村长,不过想到那事实在太过灵异的,就没告诉年事已高的老村长。

  “哎......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小......大柱啊,这孩子你打算怎么办?”村长听了也没再细问,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问道。

  “张伯,我想先养着这个孩子,将来如果有人来寻,就还给人家,如果没人来寻,我就养着吧!玉芬的身子你也知道,这辈子恐怕......”王大柱微微思索了一下便出声道。

  “恩,也好,这孩子是你遇到的,和你也是有缘,那你就养着他吧,这样玉芬心里也能好受点......”村长笑了笑,微微点头道。

  “给,这是那孩子身上发现的,好好收着......这孩子的来历恐怕不简单啊......”老村长递给大柱一块精美的青色玉佩,感叹道。

  玉佩不大,但做工非常精美,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玉质。在玉佩正面有两个字,大柱认识,那是“欧阳”。而在它背面则是一柄精致的小剑,饱含神韵,大柱只看了一眼就感觉眼睛一阵刺痛,赶紧移开眼睛,把玉佩收了起来。

  跟村长道了声谢大柱就抱起孩子出门向自己家快步走去了。

  “大柱这孩子,这样也算了了一件心事,真是天赐之福啊......”村长站在门口,看着大柱那背影,脸上满是笑容。

  话说王大柱出了村长家,径直向家走去,一张国字脸上堆满了幸福的傻笑。这个时候村子里已经有很多人了,村里起得早的几个小孩子在村里小路上跑着玩耍。

  “大柱......”

  “大柱叔......”

  “大柱,你抱得谁家的孩子,怎么那么眼生呢?”

  “你笑啥呢,傻了啊?”

  “喂,大柱,跟你说话呢?”

  ......

  村里人都和他打招呼呢,结果大柱这家伙现在就只是一个劲的傻笑,那张嘴都快咧到耳根了。压根就没听到大家在说什么,就只是在那边走边傻笑,边笑边和大家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留下一路目瞪口呆的人。

  “六儿,你看大柱哥这是咋的了?”有人不解的问旁边的。

  “我怎么知道啊......不会是失心疯了啊......”旁边这人脸带笑意,半开玩笑的道。

  “别胡说......”

  “大柱叔叔傻了?大柱叔叔傻了......”几个顽皮的小孩更是放声喊了起来,边喊边跳边拍手。

  而大柱呢?对这一切置若罔闻,一路傻笑,时不时的看看怀里熟睡的孩子,满脑子幸福。至于早上那些奇奇怪怪的事,现在早就不知道被丢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

  “玉芬,玉芬,快出来,快来看看,哈哈哈......多可爱呐!哈哈哈......”刚到家门口家,王大柱就扯着嗓子兴奋地向屋里喊。

  结果,这一嗓子把原来睡熟的小家伙给惊醒了,应该是被大柱着嗓门吓到了,开始一个劲的哭,顿时大柱手足无措,甚是慌乱。

  “呜呜呜......哇哇哇......”

  听到孩子哭声的玉芬从屋子里快步跑了出来,看到大柱抱着个孩子,也不询问,二话不说就从大柱手中抱过孩子。

  “不哭哦,乖......小乖乖,不哭哦......”

  说也奇怪,这小家伙一到玉芬怀里没哄两句,很快就不哭了。大柱一脸的尴尬,然后就立马兴奋的开始说起这个孩子的事,不过那段离奇的事他暂时还是没有告诉玉芬。

  当听到这个孩子以后他们可以自己养的时候,玉芬的眼圈已经红红的,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的落泪。

  大柱又是好一顿安慰,才让玉芬破涕为笑,和大柱转身回了屋里。小屋里不时传来一阵阵笑声,有傻傻的大柱,有欣喜的玉芬,还有小孩子的咿咿呀呀......第3章 新年礼物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就是十年。

  大雪包裹下的小山村一如既往的安宁祥和,没有任何变化,好似岁月的刻刀在它的身上留不下一丝的痕迹。

  此时大柱却已是五十多岁了,一张方脸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皱纹,见证着岁月的流逝,但也见证着儿子的成长。

  当初襁褓中的小家伙早已经长大了,也有了名字,不用再“小家伙”“小家伙”的叫了。不过他并没有姓王,这是大柱和玉芬再三考虑才取定的名字。

  那枚玉佩镌刻欧阳二字,这孩子又得于清晨,那就叫欧阳晨!

  虽然现在才刚刚十一岁,但是欧阳晨已经有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子了,看起来就像个十三四岁的小伙子。

  今年开春,他就跟着小宝儿他爹学打猎了。

  宝儿爹是村里的猎户,身形高大,比大柱还要高一个头,身手敏捷,是把好手,是村里所有猎户心里的大哥,有他一起进山,大家伙就绝不会空手而归。

  神泉村就在青鸾山的支脉的山脚下,这里方圆四十里都没有第二个村子了,人少,山里猎物多,所村里有一大半的人就靠着山里的这些野物过活。

  听老辈人讲,山里深处有可怕的猛兽,大家也没见过,不过还是留个心眼。所以每次基本都是村里的猎户凑到一起进山,相互也好有个照应。

  大柱也偶尔进趟山,打点野物,改改家里的伙食,不过因为不是猎户,所以走得不是很远,打点豪猪之类的就行了。

  “算算日子,晨儿今天应该就回来了......”玉芬手里做着针线活,眼睛瞅了眼窗外。她两鬓华发已生,并没有什么装束,一身简单的布衣,已经洗的发白了。

  “别瞅了,还算算日子?才走了三天有什么好算的,看你那出息!”大柱瞅着手里的一把看起来很精致的长剑,头也不抬的说。

  “我瞅我儿子碍着你了???还好意思说我?不知道是谁三更半夜的不睡觉,在外面棚子里叮叮当当的敲了好几个晚上,说是要给儿子做个礼物的,哼......”

  “呃......”大柱张了张嘴却是啥也没说出来。

  玉芬看着大柱那窘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大柱有点恼羞成怒了。

  “我愿意怎么了?我给我儿子铸把剑怎么了?懒得和你这妇人讲!”说完,大柱扯了扯身上披着的大袄子,就扭过身子不知道干嘛去了。

  玉芬看大柱那样子,有点乐了,正准备再挤兑挤兑他呢,这时,外面传来了欧阳晨的声音。

  “爹、娘,我回来了!”

  这略带着稚嫩的呼唤却是让屋里正斗嘴的两人仿佛被电击了一般,从炕上跳了起来,拖着鞋子,就冲出了屋子。

  “来,晨儿,让娘看看,有没有伤着。”人还没出出来,玉芬就已经喊了起来。

  玉芬拉着儿子,做了个全身检查,边看边念叨,直到确认没事之后,大柱才有机会上前看看儿子。

  两人之所以这么紧张,原来是因为欧阳晨随着宝儿爹进山打猎去了。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两口子还是很紧张,每次回来都要拉着欧阳晨做个全身检查,直到确认没有被野兽伤着。

  有一次,欧阳晨回来时,被豪猪牙齿刮伤了,差点把玉芬和大柱两口子心疼死。

  “快进屋,晨儿,外面冷。”看了看到自己肩头的儿子,大柱缓声说道。相比之下,大柱的话可就少多了。

  “恩,爹,嘿嘿!”欧阳晨鬼灵精怪的笑声应道。

  “晨儿,快进屋,你等着啊,娘给你盛饭去。”

  “娘,我不饿......”

  “什么不饿,在山里哪有什么好吃的,快进去!”说着也不给欧阳晨说话的机会就进厨房里去了。

  “进去吧,晨儿。”

  “恩,爹......”

  “爹爹,我跟你说,山里可有意思了。我们这次还捉到一只白狐呢,听张叔说能换很多东西的......、”毕竟是个孩子,还没进屋,欧阳晨就开始眉飞色舞地给大柱说他自己在山里的经历了,大柱脸上堆满笑容,时不时的应上两句。

  “看,爹,这是豪猪的凶牙,是我打掉的哦,嘿嘿......”

  “这是狐兔的皮毛,给娘做个坎肩,暖暖身子。”欧阳晨从自己的随身包袱里拿出一件又一件的战利品,像献宝一样给大柱看。

  大柱只是看着儿子一个劲的笑,是不是赞赏两句,父子两好不融洽。

  ......

  一会儿,玉芬就准备好了饭菜,端了上来。

  “晨儿,来吃饭了,这可是你最喜欢的焖肉饭,多吃点!”

  “恩......”

  “你和爹不吃吗?”

  “吃,我们也吃,你多吃点......”

  一顿饭吃得喜气洋洋,欧阳晨边吃边讲他在山里的各种趣闻,小屋里不时的传出一阵笑声,一家三口好不欢乐!

  “晨儿,来,这个给你,新年礼物!”吃过饭,大柱把那柄他精心打造的长剑递给儿子。

  “哇,好酷啊,谢谢爹!”欧阳晨拿着手里的剑,满是欣喜,当即就要武舞来。

  “晨儿,你要拆了老爹这屋子啊?”大柱赶紧阻挡。

  “呃......”听到爹爹这么说,欧阳晨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还在炕上呢,这要真舞起剑来,那一个不小心炕估计得塌,那晚上就没地方睡了。欧阳晨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走,去院子里,让爹爹看看你的最近有没有长进,看你这猴急的样子......”看到儿子那心急难耐的样子,大柱也是不禁一笑。

  ......

  雪还在下,不过并不大。

  院里的雪地上,一个少年,一把剑,舞的有模有样的。看着剑法,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甚至都不能叫剑法,只是简单的基本剑招动作。

  但仅仅就是这些基础的剑法动作,少年却舞的极其的认真,因为这是他见过的最厉害的剑法了。

  旁边的空地上,大柱和玉芬带着笑容,看着儿子舞剑,仿佛那就是他们世界的全部。

  “爹、娘,我的剑练得怎么样?”少年把这些基础的剑招一丝不苟的练完之后,便放声问道,眼睛里带着希望被赞许的光芒。

  “好好好,哈哈哈......我儿可比老爹厉害多了!”大柱笑着,一张老脸都快成了一朵菊花了。

  “快进去,别冻坏了......”紧了紧身上的袄子,大柱道。

  随后,一家人进屋去了,小小的木屋中时不时的传出一阵阵笑声,好不欢乐。

  虽说今夜是除夕,但山村里也没啥大的礼庆仪式,一家人,平平安安,一起吃个年夜饭就是最大的幸福。此谓知足者长乐!

  谁说除夕一定得有爆竹?谁说除夕一定得有酒肉?只要家人平安,幸福,快乐,就是最大,最真实的幸福!第4章 留下买路钱

  “爹,你就让我去嘛......”欧阳晨可怜兮兮的看着坐在小桌旁的父亲道。

  “不行,路上太危险了,等明年再说。”大柱板着脸,抽了一口老烟,坚决的道。

  “娘......”求爹爹无果,欧阳晨又转向娘,一脸的可怜兮兮,让人不忍拒绝。

  “娘,你就让我去嘛,我还没去过青石镇呢......”

  “大柱,你看要不就让他去吧......”心软的玉芬不忍心看自己宝贝儿子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松了口。

  听到玉芬开口,大柱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玉芬一眼,叹了口气,无奈的道:“唉......去吧,路上小心点,要听你张叔的话。”

  “恩,我一定听张叔话,谢谢爹,我走了!”听到大柱同意,欧阳晨一脸欣喜,转身就撒丫子跑了。

  两口子本来还打再叮嘱一番都没来得及说,只能叹一声,目送儿子离开。

  欧阳晨一口气跑出村子,在村前的路上,终于看到了张叔一行人,还有一步三回头的宝儿。

  “宝儿,张叔,等等我,张叔......”

  “爹,等等,晨子来了,哈哈哈......”宝儿看到欧阳晨赶上来,兴奋的叫起来。

  “张叔,宝儿,我爹同意了,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青石镇了,嘿嘿!”

  “那就走吧,出发。”说完,一身劲装的宝儿爹就到前面带队去了,留下欧阳晨和宝儿在后面勾肩搭背的不知到在说什么,脸上满是兴奋和神秘。

  两人都没发现宝儿爹今天说话的口气有点不同,更没有发现他眼睛中的一缕凝重和担忧。

  今天是大年初七,村里每年在这个时候都会差一些人去青石镇,把村里一年积存起来的皮料,骨料等一些东西卖掉,再买一些生活需要的东西。

  从年前开始,宝儿就和欧阳晨就在合计了,两人打算跟着去见见世面。不过大柱一直不同意欧阳晨去,所以才有今天的一幕。

  一行人走的很快,话也很少,就只有宝儿和欧阳晨在队伍里兴奋的说笑着。队伍里其他人看到这俩小家伙,都会有一抹慈爱的笑容,但转过脸之后却都是一脸的凝重。

  他们出发的很早,现在太阳才刚刚升起就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了,慢慢的两个小家伙也没那么兴奋了,不过还是一脸满足的笑。

  “大家都打起精神,前面快到青石峡了。”宝儿爹沉声道,这是路上他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说话。

  听到爹这种口气,宝儿脸上的兴奋也收敛了起来。细心的欧阳晨早就发现了大家的异常,此时,宝儿爹的话更是让他心里一动。

  他不笨,爹和娘都不太愿意他去青石镇,说是会有危险,这当中肯定是有原因的。

  当时他一心想去见识一番,没怎么仔细考虑。后来,看到张叔他们的异常,接着又听到这句话,他如何还能想不到这其中的缘由。

  队伍突然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大家的呼吸声,这让宝儿和欧阳晨都感觉有点不舒服。

  只是两人之前都进过山,每次趴在地上,小心的等待野兽接近时都会有这种感觉,但却又和今天的不一样。

  青石峡,两边都是峭壁,不易攀爬,但却是几个村子通向青石镇的必经之路。因为两侧的山很高大,挡住了阳光,这使得它就像横在路上张开的一张巨兽的血盆大口。

  一行人缓缓的走进了青石峡,大家都已经拿出了自己平时打猎的家伙,有剑,有刀......

  欧阳晨也从背后拿出了自己的新年礼物。看到这把精致的剑,宝儿一脸的羡慕,虽然他之前已经见过了。

  峡中很安静,只有一行人的脚步声和呼吸。

  终于,前面的光线变亮了,快出去了。大家都忍不住的长出了口气,身体不自觉得就要放松。

  “干什么你们,继续警戒,你们难道不知道,这种时候最容易出问题吗?”宝儿爹适时的沉声喝道。

  “啪、啪、啪......不错不错,你很不错哦!”就在宝儿爹刚说完时,一声带着戏谑的声音就从前方传了过来。

  “什么人,出来......”

  “放肆,敢这么和我家少爷......”

  “啪......你说什么?”暗中好像有人被抽了一耳光。

  “少......当家的,我错了。”

  “哼,这还差不多,再有下次,你就不用再跟着我了。好了,该办正事了。”

  “是,是,当家的。”暗中那人赶忙道。

  接着一行人从前方的树林间走了出来,领头的是个少年,一袭白衣,看起来分度翩翩,差不多十三四岁,半点也不像强盗的样子。

  “呔,此路是我栽,此树是我开......”白衣领头人摆出一个自认为很帅的造型开口喊道,但说出来的话却是狗屁不通。

  “我的少爷啊,你可差点笑死我了,虽说你没干过这一行。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你家的路是用栽的啊......这智商着急啊!”他身后的随从都表情古怪,心里不禁嘀咕道。

  “当家的,反了,说反了。”旁边一随从模样的人提醒道。

  欧阳晨等人也是一脸的古怪,就连宝儿爹听到这话也楞了一下。

  “咳......咳......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哈哈哈......”白衣少年说完一脸的得意自豪。

  “快点,我们当家的发话了,还不把你们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不然杀无赦!”旁边另一带刀的汉子吼道,说着便准备拿刀上前抢夺。

  “当家的,您看我们是山脚下山村里来的,进镇子上换点东西,身上也没带什么东西,就只有点皮货,您看能不能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啊,全村的人就靠这点东西过活,您要是拿走了,我们可就没法活了啊。”宝儿爹见势立马上前挡住对方。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哪是强盗啊,这明显就是哪个大家族的公子哥闲的没事出来扮强盗,找乐子啊。

  所以他也留了个心眼,没有说出神泉村的名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群家伙要是跑到村里祸害就不好了。

  “放屁,你们的死活关小爷我屁事。不交是吧???还站着干嘛,动手抢!”白衣少年不耐烦了,直接吼道。

  “是,当家的!”一群人抽出刀就冲了过来。

  面对这些人,欧阳晨这一行人如何抵挡的住,只一个照面就有人受伤了。宝儿和欧阳晨被保护在中间,没有参战,但却也没有丝毫的胆怯。

  两人眼睛都红了,可是大家都不容许他们参战,怕被伤着了。

  一边是山野村夫,一边是凶悍护卫,这根本就是一边倒的战斗,没什么悬念。

  第5章 那一剑的风采

  随着战斗的进行,不时的有人受伤,不过大多都是欧阳晨这一方的。宝儿和欧阳晨被护在中间,只能干着急。

  二人也知道,就凭他们两那几下子,出去只能添乱。二人紧张的握着手中的武器,看着周围的战斗。

  一种无力感在欧阳晨的心里升起,“如果我能像张叔那么厉害,肯定能帮到忙了,而不是在这里受人保护。”

  渐渐地有人受伤了,不过还好没有人受到致命的伤害。

  突然,欧阳晨看着比自己大八岁的铁柱被人一刀在后心捅了个窟窿,缓缓的倒下,再没了声息。

  “铁柱哥......我跟你们拼了,啊......”眼中泪水从欧阳晨的眼中涌了出来,他从没想过看着自己身边的人死去会是这么痛苦。

  “晨子,给,这是哥抓到的小狐兔,我厉害吧,嘿嘿,给你,别养死了啊。这家伙太狡猾了,抓住可难了......”

  “晨子,待会上的时候你在我后面,别伤到了,你还小......”

  “晨子,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这一幕幕在欧阳晨的脑海中闪过,泪水早已模糊了眼睛。

  “啊......”挤开护着自己的几人,欧阳晨手持剑就那么冲了出去,冲向那个刚刚斩杀了铁柱的人,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前捅去。

  “李四,小心!”可惜,已经晚了。

  “噗!”只听一声利器入肉的声音,那人软倒在地,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不敢相信刚刚还在众人保护下的少年会发疯一般冲过来把利剑刺入自己的心脏。他挣扎着想起来,可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只能带着浓浓的不甘向后软软的倒下。

  这一群人中,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名低阶武者,其他人大多都是普通人,包括这名大意之下被欧阳晨一剑干掉的李四。

  以他李四的实力对上欧阳晨确实是稳胜的,但他却是小看了一个常年打猎的少年的狠劲儿,也小看了仇恨的力量。而他轻视这些的代价就是他自己的生命。

  此时的欧阳晨就仿佛陷入疯魔,拿着父亲送的剑冲向下一个人。

  “保护晨子!”宝儿爹喊道,他不能让晨子出问题,他知道对大柱一家来说这个儿子意味着什么。那是他们一家的全部。

  “杀了那小子,敢动我李家的人,吃了豹子胆了......”白衣少年这次真的怒了。也不管他还是强盗的身份,直接蹦出了个李家。

  听到少年吩咐,顿时就有几个人向着这边来了。而受到特殊照顾,保护欧阳晨的那两个汉子很快就受伤了。

  欧阳晨的胳膊也被划了一刀,要不是他躲得快,估计左胳膊就被废掉了。他尽量的凭着这一年在山里打猎学到的搏斗技巧,左右躲闪,伺机进攻。不过败亡只是迟早的事。

  “住手!”眼看欧阳晨一行人就要这样死伤殆尽,一声略带稚嫩却中气十足的喝声从远处传来。

  混战双方都已经有人死亡,早已经杀红眼了,谁还会管这么一声“住手”呢。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都乖乖的停了下来。

  只见一道青色剑气从远处飞来,速度极快,砰地一声在旁边的空地上斩出一道近乎一仗左右长的裂缝,尘土飞扬。

  “妈呀,这一剑要是斩在我身上......”白衣公子也吓傻了,腿肚子直打转,不禁一身冷汗。

  他可不是欧阳晨这些没有什么见识的人。身为青石镇四大家族之一李家的小公子,家里也有强悍的武者,父亲更是练体七层的强者,所以他们李家在青石镇的地位才会如此的牢固。可是他直觉发出这一剑的人的修为绝对在他父亲之上。这可太恐怖了。

  “住手,该给老子住手,你们想害死少爷我啊......”白衣少年看到这一剑的威力立马怂了,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不怂不行啊,他是嚣张,但他不傻啊。

  “我的乖乖。我只是觉得无聊出来扮个强盗玩玩,怎么会碰到这么恐怖的家伙啊,不会是哪个老妖怪闲的蛋疼出来遛弯吧......这尼玛要万一一个不高兴,我这小命可就没了,这大好人生我还没有享受呢......”

  他也不管大家其实都已经停手了,还在那兀自喊着让手下人住手。

  “还是我聪明,你们住不住手无所谓,一定要让那老怪听到我喊的住手啊,不然我这小命......”

  “老前辈,小的不知道你大驾光临,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您,小的该死,小的该死......老前辈,您千万别生气,小的已经叫他们住手了......”白衣少年一改刚才的嚣张,低着头,哈着腰,卑躬屈膝,唯唯诺诺。

  刚才那不可一世耍威风摆冷酷的人貌似真的和他没有一丁点的关系。年纪不大,这演技却早已炉火纯青,如果这白衣少年能够去到一个名为地球的地方,那肯定是又是新一代影帝,妥妥的。

  “住嘴,叫谁老前辈呢?”一声冷喝打断了白衣少年的表演,喝声中更是带着一丝恼怒。

  “呃......”刚才还一脸唯唯诺诺的少年嗓子里好似卡了个鸡蛋,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不叫前辈那我叫什么?比我老爹还厉害,指不定是多少年的老妖怪呢......”

  “难道这老家伙喜欢装嫩?呕......不过这声音听起来倒是蛮年轻的......”当然这几句话他就只能在心里想想了。

  “抬起头来,看看我是不是老前辈,哼......”

  “是,是!”说完这家伙才抬起头来,这一副样子简直就和之前的嚣张没有半枚碎元石的关系。(元石,内蕴元力,可供武者修炼,也是大陆通用货币)

  紧接着,一张可以塞下一只拳头的大嘴呈现在大家眼前了。不对,不应该说是呈现在大家眼前。

  因为这会就只有那个所谓的“老前辈”在看着这张嘴,其他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白衣少年旁边的“老前辈”的身上。

  “怎么会是个小屁孩呢......我靠,我说我叫人老前辈,人家不高兴了......”白衣少年想撞墙的心都有了,“我不就扮会强盗玩玩嘛,至于这么玩我吗......”

  “你叫我老前辈?”闻声看去,只见一位青衣少年,说少年都有点不合适,太小了。就姑且说少年吧。这少年看起来最多十一二岁,小脸精致,弹指可破。

  “没......呃,是,是我喊的,我看公子修为如此厉害,就以为是哪位前辈大驾光临,就......”

  “你看我很老吗???恩???”

  “没,没,不老,一点都不老......”白衣少年这回已经是真的怕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5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