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放开那个美男!小说叶栀沈凉亦萧君奚卿歌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放开那个美男!小说叶栀沈凉亦萧君奚卿歌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卿歌(上)

  “你有没有爱过我?”

  “卿歌,你有没有爱过我?”

  我看着眼前这个总是温润尔雅的男人,从我见到他的第一眼时,他就一直是这副模样。嘴角带着暖暖的笑意,声音总是那么的温柔,他就像是雪后的春日阳光一般,带给我温暖的感觉,让我这颗冰冷的心,感觉到被人疼爱关心是什么样的滋味。他的笑容从来没有消失过,永远都是这么一副温和的样子。

  哪怕此时此刻,我用枪指着他,他也依旧是这副模样;哪怕此时此刻他的胸膛鲜血直流,他的笑依旧没有隐去。看着眼前的我,还是那么的神情似水。

  他爱我,他深爱着我。我知道。

  只是我是魔鬼,一个没有感情的魔鬼,一个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的魔鬼。从一开始的相遇就是一场阴谋。他不知道,他每天牵着的手早就已经沾满了别人的鲜血,甚至,在我遇上他的那一天,我的手刚刚剥夺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我是一个恶魔,没有感情的恶魔,因为我的身体里流淌着一个没有心的魔鬼的血液。

  看着他,我想到了我的母亲。

  在我的记忆里,她很美,美的很空灵,不食人间烟火般的清秀绝色。

  在我的记忆里,她很寂寞。她总是在寂寞的时候弹着古琴,然后轻吟着一些带着浓郁寂寥的诗句。又或者吹一曲箫音,用她淡雅的笑驱赶她内心的苦涩。

  在我的记忆里,她总是在等,等着那个深爱的男人突然来看她一眼。对她笑一笑,哪怕只有一瞬,她也会很满足很满足。她很容易满足,却从来没有去关注她。

  她是我的母亲,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她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从小就受着良好的教育。

  她的一生没有做错过什么,唯一做错的就是认识了一个不该认识的人,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

  十八岁,花季年华,少女的情怀初开,她开始了她错误的一生,也开始了她痛苦寂寥的一生。

  为了那个男人,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未婚先孕,她不容于家教甚严的家庭,所以,被我封建思想严重的外公赶出家门,柔弱女子无家可归,风餐露宿。但是那个男人原来早就已经有了妻子,我的母亲不过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对他而言,她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也许,他早就已经忘记了他的女人之中还有我的母亲。

  母亲的骄傲使的她没有告诉他怀孕这事,她一个人抚养着我,直到我十二岁那年,她病入膏肓为止。

  那个男人是个魔鬼,没有心的魔鬼。

  我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时,是在我十二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早就过了哭闹着要爸爸的年龄,所以见到他时,我没有什么所谓的父女之情,我就像是看一个普通的陌生人一样。他不过是和我有了血缘关系的陌生人罢了。

  当然,他也是一样的。

  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个男人是没有多少感情的,他的眼神冰冷的可怕。

  他的眼神让我觉得自己在他面前的身份不是他的女儿而是一件等待评估价值的商品而已。

  作为一个私生女成长起来的我,早熟的可怕,心智早就已经超过了一般的同龄人。

  我的母亲对他提了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要求-----把我抚养长大。

  他答应了,也的确做到了,只是以他的方式。

  对他而言,有用的不是一个女儿,而是一个有利用价值的人。所以他很努力的培养我,就像培养他的手下一样。

  六年的教育,我成了他手下最优秀的杀手。第二章 卿歌(下)

  女人有时候是一件很好的武器,尤其是美丽的女人。

  我知道自己漂亮,一如我的母亲一样。

  我很像她。

  我可以像她那样拥有出尘的气质,宛若女神不可亵渎。

  但是我也可以很妩媚,让人心痒难奈。

  也可以是楚楚可怜,需要疼惜的。

  我可以是多种多样的,但是唯一不变的是我是带来死亡的。

  这就是我的父亲的抚养。

  我的嘴角带着媚惑的笑,眼神带着挑逗的意味望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我的右臂抓住钢管,临空旋转而起,或是下腰,劈叉,我力求每一个动作的完美。

  音乐暧昧,舞蹈暧昧,我的眼神和微笑更加暧昧。

  我媚惑着他。

  然后在舞蹈中,一步跨坐上他的身体。

  他的气息已经凌乱了。

  我的嘴角浮现出似笑非小的弧度。

  在他专注在我的身体时,我摘下耳朵上那菱形薄薄的耳环,手轻巧地划过他的脖子,就像是抚过一朵鲜花一样的轻柔。

  血从他的脖间汹涌而出。

  我看着沾满手的鲜血,温热的,有种灼伤人的感觉。

  今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但是却是这个人的死祭,一切皆因那个男人的欲望。

  这是第九个了。

  那个人说,只要我完成十件任务,那么他就会放我自由,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我换上了一件纯白的洋装。这是我每次完成任务后的习惯,或许是想用这毫无杂渍的白来掩饰我一身的肮脏吧!

  我的第十个任务出现了。

  就是他,萧君奚,好象是某个帮派的继承人。我的任务就是接近他,然后得到一些需要的信息,接着,残忍的杀了他。

  接近他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其实他根本就不像是帮派的继承人,在他的身上,我感受不到血腥的气息,他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个儒雅的学者。

  七天,这是那个男人规定的时间。

  我的母亲在她十八这个花样年华时遇上了她一生的错误,而他萧君奚却是在我十八的时候,遇上了我这个错误。

  上帝用七天造人,但是他只用了一眼就爱上了我。

  在他的眼中,我是纯洁无暇的。

  但是,他不知道越爱我只是离死亡越近而已。

  七天转眼即到。

  我早就已经得到我要的东西,而他也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了。

  我扣下了扳机。

  我的手上又要再沾染上一次鲜血。

  “你爱过我吗?”

  “这一世,我没有爱。”

  我的今生上帝没有赐予我这项权利。从十二岁开始我就生活在冰冷的世界中,没有人教会我“爱”这个词,我学会的只有如何毫无感情地处理掉一次又一次的任务,感情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负担。

  “卿歌,”他艰难地走了过来,然后用他温热的身体拥住了我。

  “那么下一生给我吧,我会在普罗旺斯你最爱的熏衣草花田那等你,不要让我等的太久好吗?”他颤抖的手,在我手上套上了一枚已经沾染上他鲜血的戒指。

  “好。”若是真的有来生的话,我一定会爱你。

  他轻喃着,缓缓地倒在我的怀里,身体的温度渐渐地失去。

  我听到了,他说的。

  “卿歌,我爱你,真的爱你。”

  我走出他的公寓。

  在公寓门口,那个男人的车停在那。

  我坐进他的车。

  “到手了?”他不带感情地问我。

  我把他要的东西给了他。

  “卿歌,你真的是最优秀的。”他满意地看着我,然后把他手上的红酒递给了我。

  “恭喜你,获得了自由。”他说。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把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终于要对我下手了吗?”我的唇边带着笑意,我早就知道他不会放我自由的,因为我知道他太多太多的事情了,所以他不会让我离开的,除非我死。

  那杯酒里肯定已经下了最剧的毒。

  除了萧君奚,我不后悔杀了那之前的九个人,因为他们都是该死的社会败类。

  “卿歌,我的女儿,你实在太聪明了。”他拍了拍我的脸颊,“有时候太过聪明也不见的是件好事。”他冷笑的为自己斟满了一杯红酒,悠闲的靠着坐垫饮着,舒适的看着我临死的摸样“看在你是我女儿的份上,我特地给了你这种没有多少痛苦的药,很快,你就会睡着的。”

  “是么?那么我该谢谢你了。”我笑着,忍受着那蔓延全身的不适与无力,我知道我要死了……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

  “什么愿望?不妨说来听听。”他性质昂扬的品着杯中红酒。

  “我要你死。”我笑着,在他的轻蔑的眼中拉掉了藏好的炸弹手环,看着他惊诧的眼。至少,对于他,我赢不了,可是我也没有输……

  死对我而言,或许是一种解脱,我的手上已经沾染了太多太多的血腥了。

  死对我而言,或许是一种救赎。

  我想到那个有着温暖笑意的人。

  他不知道,在扣下扳机的时候我的手在发抖。

  我不想杀他的。

  我不想杀那个曾带给我暖意的他的。

  他不知道,我已经六年未曾流过的泪,今夜曾为他坠下。

  我也不会让他知道,不知不觉之中我已经对他动了心。

  若是有来生,我想要再遇上他,以一个全新的我。

  君奚,在我最爱的普罗旺斯等我,我不会让你等得太久的……

  君奚,我来了……第三章 今生

  闹钟在床头柜上不停地响着。

  一只手从被窝中伸出,神准无比地敲上那吵闹的闹钟,然后豪迈的将它丢尽床下,干净利落地结束了它的生命。

  门轻轻地打开了,一个穿着月牙色纱裙的女人走了进来,看了那绻成一团的床之后,秀眉微微蹙起,缓步走进了浴室。

  朦胧中,我好象有听到脚步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危机意识迫使我‘刷’地一下从床上掀被而起,一步跳出床铺。

  果不其然,下一秒我就看到我那温暖的被窝已经变成了一片水乡泽国,而那个手上还拿着凶器脸盆的行凶者就是我亲爱的老妈---刘妍。

  “妈,你要谋杀你唯一的女儿吗?”我瞪着她手上的脸盆,看着我那已经湿的一塌糊涂的床,我的心在纠结,“今天晚上我要怎么睡啊?打地铺么?!!”

  “你再不起来上课就要迟到了,你也知道,你的起床气很重,我只不过是用一个最简单又最直接的方法叫你起床而已。”老妈优雅地扔开脸盆,微笑地对我说道。

  “那也不需要用这种方法吧!”我承认我很爱赖床,如果没有睡到自然醒的话基本上起床气是很重的,但是这种方法也实在是太恶毒了。

  “叶栀!!你认为在你前天把管家一个过肩摔导致他右手脱臼之后,这个家里还有谁敢叫你起床的?!”老妈双手叉腰,优雅的形象不再,瞬间由优雅的贵妇转变成了骂街的泼妇,指着我鼻子吼道。

  “那个..那个....”我有些尴尬,“因为在外公经常喜欢偷袭我,所以......”那个实在是不能怪我的,之前我在台北生活了三年,外公时不时就让人这么偷袭我,所以会有那种反应也算是条件反射了。

  就是这个条件反射,导致现在家里的佣人看我时,那眼神都是怕怕的,连我十岁那年养的那条牧羊犬大白都不太敢亲近我了,做人做到这份上还真是有点太失败了.....

  如果不是在朦胧中辨认出那脚步是我老妈的,估计田管家的惨案又要再度上演了。

  “还不给我去刷牙洗脸去!!!”太后大人暴吼着,“你想第一天就迟到啊....”太后大人优雅的在我身后,伸出一脚将我踹进浴室“还不给我快点!!!”

  又做那个梦了!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张脸和梦中的那个叫做“卿歌”的女人有着惊人的相似。

  是从小的时候开始的吧,我就经常性地做这个梦。

  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梦里那个人一丝有毫的情绪波动,她是那么的真实,仿佛她的一生我也曾经历过一样。

  越长大,我发现我越来越像她,或者,我就是她……

  梦境的太过真实,让我曾有一度开始怀疑这个“卿歌”会不会就是我自己。

  但是我终究不是她。

  我不是杀手,我也不是私生女,我拥有一个还算是正常的家庭,事业有成的爸爸,一个脑子里全是奇怪思想的小说家妈妈,还有一个从小把念书当饭吃现在大概在某个战乱地区当战地医生的天才老哥。

  但是我们还是有一些共通点的。比如----身手。

  卿歌的转变是在她十二岁那年,我也是。她的身手是被培养成为杀手的,她狠、绝、无情。

  但是我是在十二岁那年遭遇了一次差点被撕票的绑架后,被身为台湾黑帮老大的外公带回了台北的三年时间里训练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让我有自卫的能力。

  我的身手相当不错。当初在接受外公的训练时,我就有一种感觉,这一切就像是烙印一样烙刻在了我的记忆里,就连当时一时兴起想去试试钢管舞我是不是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我也一样是驾轻就熟。

  有时候想想,这真的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或许她是我的前世也不一定,我想。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帅了!杀手诶,多酷多帅啊,杀手这个行当简直就是世界上最有媚惑力和吸引力的了。

  还有那个男人肯定很不错,要不然怎么连那个有些冷血的“卿歌”都有为他动心呢!

  只可惜,从我第一次做这个梦开始我就从来都没有看清楚过那个叫萧君奚的男人。他就像是被一层雾包围着,淡淡的朦胧,但是足以让我看不真切。

  但是我终究不是她。

  我不是卿歌那个可怜的女人,我是叶栀,我的生活是幸福快乐的。

  若是我,我不会忍心杀他的。

  如果我爱上了,除非他放手,否则谁也分不开我们,哪怕是死亡。

  只可惜,我命中的那个他连个影子也没有出现!!再怎么说,和她有着相似脸孔的我也算的上是美女的,可是怎么就没有见到过一个识货的男人发动爱情的攻势呢?!

  就连在台北的三年里跟我搭讪的只有那些看着就很猥琐的怪叔叔,一脸我很好拐骗的模样。

  活了十八年,我的感情世界依旧是一片空白,这种凄凉害我只好安慰自己说估计他们脸皮太薄,都是暗恋来着。

  “叶栀,你对着镜子在发什么骚?”

  还没有等我自哀自怜完,我老妈的魔音穿脑而来。

  “还是昨晚做了什么春梦,现在还在回味中?”

  我看着风情万种地依靠在我浴室门口的老妈,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

  “是啊。春色无边,回味无穷。”我愤愤地挤出了牙膏。

  老妈瞟了我一眼,性感的红唇吐出两个字。

  “闷骚。”

  我喷出了一口的漱口水,还好刚刚含了一口水,要不然这吐出来的估计就是我的一口血了。

  “妈.....”我叫着,这世上哪有这么说自己女儿的母亲的?我严重怀疑与她的血缘关系是不是真的,充话费送的也说不定。

  “那么大还没有什么情感经历的人大概也就只有用这种方式寻求慰藉了,真是难为你了,女儿!”老妈叹了口气,嘴里依旧念念有词,好象是什么家门不幸的.......

  很好,揭了伤疤还不算,还往上面撒了一层盐!我可以肯定我是她从某个孤儿院里抱回来的了。

  我换上一身校服,习惯性地戴上一副没有度数的眼镜。

  这是我在台北三年形成的习惯,目的就是不想再有奇怪的怪叔叔来搭讪用的。不过眼镜这东西真的是一件好东西,像超人就是用它来掩饰自己的身份的,在我戴上眼镜之后,来搭讪的怪叔叔真的就少了很多啊,一副眼镜就有这种清净的效果,是多么的美妙啊......

  “乖乖~你在学校要乖,不要使用武力,要和同学好好相处,但是千万不要告诉人家,我们家很有钱,要不然你会很麻烦的.....”爸爸巨细糜遗地叮嘱着。

  我使劲地点着头,一边往嘴里塞着土司。这些话,老爸每天都要重复一遍,我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时间快来不及了,我瞥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后端起了一杯牛奶牛饮着。

  “叶子,不要随便把男孩子给扑倒了,要扑倒也不要挑个随便的人。”妈妈优雅地咬了一口土司,一副“我知道你很饥渴”的模样。

  我一口牛奶喷了出来,正好给了我亲爱的老妈一个牛奶护脸。

  死定了!

  我反应迅速地放下了杯子,拿过书包跑出了家门。

  “爸妈,我去上学了。”

  这个时候只有脚底抹油才是最正确的保命之道。

  老妈的咆哮声隐隐从身后传来,我华丽地忽略了过去。

  今天可是我美丽的(转学后)大学生活的第一天呐!

  亲爱的清远大学,我叶栀来了.....第四章 臭小子,你找死

  三月底的清远街头很美,随处可见那开的正艳的柔美仙子----樱花。白的粉的,好象是云彩一样,微风过处,那晶莹娇嫩的花瓣缓缓飘落,这样美丽的景致虽然短暂,但是又像梦幻一样美好。

  我耳朵里塞着MP3,缓缓走在去学校的路上。

  还是清远不错啊,空气要比那总是带着粘湿雨水味的台北要来的清新的多,治安要比美国要好,绝对不用担心会被突然绑架。

  “那个......”一个红着脸的男生跑到了我面前。

  不是吧?我看着这个穿着和我一样校服脸蛋微红的男生,长的还不赖呦,只是那一头墨绿色的头发太过凌乱了,像是海藻一样乱遭遭的,不过没关系,他那张清纯中带点迷糊,迷糊中带点不羁的脸足以让人把这不华丽的一点给忽略了。

  这种男生,就是我老妈校园小说中典型的男主角人物。

  还是清远好啊....才开学第一天就已经有这种养眼小帅哥发现我这蒙尘的珍珠了,我的心里在叫嚣着,看来我有望摆脱情感的空白期了,老妈,你看到没,我的春天终于到了!!不用我去扑倒人就已经有人要扑倒我........

  “有事吗?”我扯下耳塞看着他那微红的脸蛋问道。要矜持要矜持!!我提醒着自己,一定要给他留下好印象!千万不能吓跑了他!!

  “那个,看你的校服应该是清远大学的学生吧....”他开口问道。

  我点头。

  “太好了,我也是清远的...”他兴奋地嚷着,“我是一年四班的丁子文。”

  “那么巧,我也是一年四班的,我叫叶栀。”天呐,上帝呀,你终于睁开眼了吗?你终于发现这世界上还有没有被你眷顾到的我了吗?居然给了我这种近水楼台向阳花木的场景。回头我一定给你烧纸啊!!哦吼吼~~

  “那真是太巧了!”丁子文更加兴奋了。

  “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我帮忙,不用太客气。”他拍了拍我的背说道。

  我靠!这家伙手劲怎么那么大,拍的我差点血溅五步。

  “对了,你可不可以带我去学校啊?因为我迷路了!”

  原来这就是他兴奋的原因啊.....我的好心情一下子跌倒了谷底,像霜打过的茄子,瘪了。上帝啊,你还是没有睁开眼过,我是被你抛弃的小孩。

  迷路?!这真是一个可以让人吐血的原因,更让人吐血的事情是,在这帅哥眼里,我不过就是一个导航的工具,只差没有和导盲犬划上等号了。

  算了,会迷路大概是他也刚来到清远吧,看在还是同班同学的份上我就好心一点带着他去学校吧,虽然我也刚来清远没多久。

  清远大学几个大字在阳光下闪耀出淡淡的光辉。

  丁子文看着这校门的神情就像是看到爱人一样,激动的无以伦比。就差扑上去抱着墙壁猛亲两口了。

  “叶子,你实在是太厉害了!”丁子文看着我,一脸开心地说。

  “你也很厉害!!”一个从小在清远市长大的人居然连自己学校的方位都不知道的超级无敌大路痴实在也足够让我感到佩服的了。原本我还以为他跟我一样是初来乍到,没想到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地头蛇,一个把迷路当饭吃的地头蛇!

  在见到那有着门牌是一年四班的教室时,丁子文的目光就像是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只差没有没有痛哭流涕了。

  “叶子,你真的是太厉害了。”丁子文拍了拍我的肩。将那鼻涕眼泪一把一把全蹭在我的衣服上……你妹!我要忍我要忍,

  “好说好说。”只是你的方向感太差了而已。我在心里补充道。

  遇上丁子文,大概是我的孽缘吧。

  他的座位刚好在我的后面。

  然后....

  “叶子,呆会带我去小卖部吧。”

  “叶子,放学后你带我去网球社的社办吧。”

  “叶子.....”

  我回过头。

  “是不是要我带你去男厕所啊?”我咬牙问道。

  我的玫瑰色幻想就这样彻底终结在这个宇宙无敌超级大路痴的手上,开学第一天就被他指使着,像是导盲犬一样为他导盲。

  “嘿嘿,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也无所谓。”丁子文傻笑着。

  我有些颓败地趴在课桌上,这个死人,一开始就没有把我当女生看过!

  “叶子,你打算报什么社团?”

  “随便。”我闷闷地说道,现在我只要一听到他叫“叶子”这两个字头就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

  难道我就真的没有一点女生的味道吗?所以才会落的个“一片宋玉情怀,十分卫郎清瘦”下场,好不容易遇上个帅的,结果却是个单细胞生物,在他眼里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女生。我忍不住看了一眼我锁骨偏下肚子偏上的某个部位,真想对他大吼一句“尼玛!老娘虽然平,,但是也掩盖不了老娘是女生的事实啊!!!”

  “我知道有个社团不错,我帮你报名好不好?叶子?”

  我头也没回地把社团申请表递给身后那个烦人的家伙,希望他可以安静一下,我需要时间来安抚我那已经受了伤的心灵。

  “我帮你去交了,叶子。”

  “恩。”我点头,表示知道了。

  没有丁子文左一句“叶子”右一句“叶子”的吵闹,世界真的变的很安静。

  “叶子同学,你和丁子文同学很熟吗?”一个小小怯怯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

  我从桌子上抬起头,看着这个可爱的同桌女生,好象是叫什么……叫什么……是叫路人甲吧?

  “不是,我和他不怎么熟的。”今天才刚认识,能熟到哪去。

  “是吗?那叶子同学真的很勇敢。”她眼神景仰地看着我。

  “勇敢?”这和勇敢有什么关系?

  “丁子文同学他平常没什么,但是他真的是个恶魔。”她小小声地说道,“所以大家都不太敢和他接触。”

  恶魔?就那个单细胞大路痴?他不过就是烦了点,迷路次数多了点就被称为恶魔了?那我大概可以称为撒旦了。不过,老实说,班上其他人都不太敢和丁子文说话的,而且看他的眼神还是有点怕怕那种,就像被我一记过肩摔后的田管家看我的眼神。

  “没那么严重吧。”我说。就那个单纯的小蚊子,估计被我卖了还会乐呵呵的帮我数钱来着,然后欢乐的庆祝我们赚了好多钱。

  “你以后就会知道了。”她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不知怎么的,就那个眼神让我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当~~~~当~~~~~”

  响彻校园的放学铃声宣布了对学子的解放。

  “叶子,快,社团练习要开始了。”丁子文急急地把书本扫进书包里,一边催促着我。

  “哦,那明天见。”我慢吞吞地收拾着东西。

  “我们是一个社团的。”丁子文说道,“要是迟到的话是要挨骂的。”

  “是吗?哪个社?”我停下了收拾问道,“哪个社团这么无良,开学第一天就要开始练习的?”

  “男子网球社。”

  “男子网球社?!”我有些怔惊地重复着,“我怎么可能会去那种社团?我又不是男生!就算我要去的话应该也是女子网球社才对吧!”

  “放心,我知道你是女生,所以我帮你报了男子网球部的经理一职!”丁子文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你放心的表情。

  “经理?!”就是那个没多大用处的说好听一点是经理,事实上却是免费打杂的兼劳动力的职位?!

  “放心,网球部的学长我熟的很,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你只要每天接送我上下学,不让我迷路就好了,反正你上学也会经过我家那,而且我们还是同班同学,都那么熟了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看着这个在那笑的灿烂的少年,我怎么就会认为他单纯呢!这家伙根本就是拌猪吃老虎......

  “把我的社团申请表还我。”我伸出手,我要选一个离网球社越远越好的社团。

  “已经交上去了,部长也已经同意了。”

  “丁子文,Nabengnongnaocugoingda。”我咬牙说出了一句话。

  “什么意思?”丁子文有些好奇地问道。

  “韩语。臭小子,你死定了。”什么不准使用武力,什么要和同学好好相处,都见鬼去吧!我就不信老爸他遇上这种事情还能心平气和。

  我狠狠地挥出了一拳,目标是丁子文那张帅气的脸孔。这混蛋居然为了这种原因把我给出卖了,那么我就收取一点利息好了,当是今天被他指使了一天的报酬。

  第五章 美人!!!

  “看不出来,你揍人的技术和我们的老大副部长有的一拼的。”丁子文捂着右眼,可怜兮兮地望着我。

  “再说,小心我再给你左眼一拳让你变成熊猫!”我朝他扬了扬拳头威胁道,本小姐的气还没有消呢,最好不要来惹我。“装可怜也没有用,别以为我不打帅哥。”

  丁子文乖乖地噤了声。

  “乖!要知道听话的小孩有糖吃,不听话的小孩有拳头吃!”我很满意丁子文的识时务,一把勾住他的肩膀,上一秒还揍的他连妈妈都不认识,现在好的跟哥两似的说“走吧!”

  “去哪?”丁子文楞楞地问了一句。

  “你被打成白痴啦!”我白了他一眼,我下手也没有多狠呐,只不过就是送了他单眼墨镜而已,我还没怎么用力呢!

  “当然是网球场啦。”我得把我的那社团申请表拿回来,为了达到目的,我不介意使用美人计的!

  “叶子,你真的是个好人!”丁子文感动地看着我。

  惨了,真的把这小蚊子打成白痴了,把他打的那么惨都说我是个好人了?!我的心里闪过一丝的内疚,算了,以后打他的时候尽量不打头部,往身上招呼就好了。

  还没有到网球场呢,就已经看到那些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的那些个男生在跑圈了,还有那些响亮的口号什么“Let'sgo。”还有什么“打倒广宇”之类的。

  “糟了,已经开始练习了。”丁子文的脸色一下子变的惨白,身子都在微微的颤抖“我又迟到了。”

  “怕什么,是迟到又不是不到!”我拍了拍丁子文的肩膀安慰道,“有什么我替你担着。”

  “真的?”丁子文有些怀疑地看着我。

  “保证!”我点头。

  捂着右眼一脸悲壮的丁子文好象是赴刑场的烈士一样走进了网球场,那模样看的我只想来上一句“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只是那速度慢的恨不得我直接送他一脚踹他进去或者直接一拳打飞更快一些,

  “丁子文,你又迟到?!你这毛病要到什么时候才改的掉?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那声音简直就是平地一声雷啊,中气十足到和我亲爱的老妈有的一拼。

  我看着那个吼着丁子文的人,他穿着一身运动服,戴着一顶帽子,那冷漠的神情.....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这个教练实在有点吓人的,看上去和我老妈一样-----不是很好惹的样子。

  丁子文肩膀抖了抖,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头下垂着,聆听着教诲。

  “你眼睛怎么回事?”那人看着丁子文那乌青的右眼后问道。

  丁子文那哀怨的眼神投向了我,顺带地其余人的眼神都往我身上扫来。

  死也不能承认是我打的!万一他们这群男生本着同胞爱替小蚊子来报仇怎么办?我虽然能打,但是不能以一挡百啊......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我很厚脸皮地吼出一句。

  当下,所有人的动作全部都呆滞住了,一个一个全部成石化状态,其中一个吹着泡泡糖的少年吹出的大大的泡泡“啪”一下地破了,很是滑稽地粘在脸上。

  “小姐,不是打击你的自尊心,”一个有着银色头发的男生走到了我的面前,“如果想要成为美女的话,下辈子请早。”

  擦擦那个花花!这家伙说话比我妈还损!我嘴角抽搐着,居然让我干脆去投胎比较快。

  “球场里今天怎么这么热闹?”一个温润的声音在球场门口响起。

  我抬眼望去。

  “美人!”我惊呼着,。

  乖乖,那人可真是太美了,如玉般的容颜,温润似珠玉般,就这么静静地站在球场那就足以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我总算明白什么叫做翩若惊鸿。

  古书上经常有云,古有君王不爱江山爱红颜,那红颜,恐怕也比不上眼前这个美女的倾城容颜吧!

  天呐,我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我老妈没有把我生成一个男的,那样我就可以把这美人给扑倒了。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不能吓到美人!不能!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5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