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三世追夫:腹黑上神哪里逃小说风曼苍翊宛如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三世追夫:腹黑上神哪里逃小说风曼苍翊宛如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曼陀仙境

  歌舞升平,乐既和奏,玄音袅袅,琉璃杯盏,整个曼灵宫沉浸在一片欢快的氛围当中。

  依依微微低头,洁白的玉兰石上映照着依依双颊上的红霜和微微蹙起的黛眉,卷翘的睫毛含盖流转的明眸,而依依嘴角上扬,露出淡淡的弧度,刹那间在玉兰石上流光溢彩。

  在依依身旁坐着的云霞小妹,看到依依此时的神情,不禁打趣道:“依依姐,这是在私募哪家的情郎啊!”

  任何人都听得出此话的趣味,依依的脸更红了。

  “云霞妹妹,你说是哪家的情郎,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水诺说完还捂帕啼笑,眼神不忘瞟了依依一眼,意义深刻,大殿中顿时欢歌笑语。

  颖儿一听,赶忙笑的说道“呦,大家快来看啊,依依姐的红了,可别说,咱家依依姐可不经意脸红,如今呢,可愈发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啊!”

  依依有些经不住姐妹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打趣,于是便轻声说道:“你们啊,就拿我寻开心,唉,只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这还没个头绪,你们就知道起哄,打趣我,拿我寻开心”

  “依依姐,你休得说笑了,什么落花有意,什么流水无情了,我们姐妹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你和那书生是柔情似水,举世无双,怎的这个时候自己倒是糊涂起来了。”云霞虽扭头对颖儿说,但是那明亮的眼眸却看向依依。

  颖儿意会云霞的意思,冲她眨眨眼睛,忙接着说:“是啊是啊,那日不知道谁在花前月下,趁着良辰美景,诉说“一生一世一双人”是也不是呀,依依姐。”

  依依无奈的说:“咱们四姐妹当中,就你嘴贫。”接着蹙眉沉声道:“五年了,他了无音信,我纵然对他有情,相思他至此,但是,我不知道他心里是不是……。”

  谈起依依与那书生的故事,如同发生在昨天一般,回忆一下子冲刷到五年前。

  清流山本是一个四季如春,花开漫天的人间圣地,那里开满了曼陀罗,洁白如雪,不含一丝一毫的杂质,高贵且独生一股清流。

  而且传说,每一朵曼陀罗都有一个的仙子,她们热情、善良、团结,只要真诚许愿,她们定会帮你达成心愿。这个传说一直流传至今,被世人称为仙花,世人都想一睹芳泽,见上一见传说中的奇花。

  那里有四位仙子管辖,便是依依,云霞,水诺还有最小的颖儿,依依算是比较大的,他们便按照凡间礼俗,唤依依一声姐姐,她们虽为仙身,却并不是仙人,没有法力,只能靠着曼陀罗独有的香气来设结界,以此方不被世人所扰。

  原本姐妹们无忧无虑,自在得很。第二章:曼陀花开

  直到其中的一天夜晚,一个秀才书生闯入这个人间仙境,他看着满山遍野的曼陀罗,瞬间惊呆了,在月光的衬托下,给喇叭般的花朵像是披上了一层薄薄的外纱,清风吹来,水波不兴,清香透鼻,如幻如梦,如痴如醉。

  而他似乎看到了一个貌美姑娘再向款款走来,红幔薄纱,风流云醉,青丝流魅。手指轻轻搭上秀才的肩膀,方感觉触感似初秋般的微凉。

  他猛个激灵醒过来,“果然是曼陀罗,吸入其香气使人产生幻觉。”

  “对啊,呵呵,看来公子果然对我们很是了解呢。”银铃般的声音想起。余音袅袅。

  秀才方看,红色的身影穿过白色的幔帐,如破日而车的红日,明艳耀眼,此女子发未梳,簪未束,如瀑布一般披在身后,肆意而张扬,衬着一张脸精致如玉,衣炔飘飘,青衫伏地,神采风扬,端的是风华绝代,宛若九天玄女。

  “难道姑娘乃是花中仙子?”惊呀瞬间游走于全身,眼底闪过一丝不可相信,可就在瞬间,突然发现眼前这名女子碧色双瞳泛起一丝清澈的琉璃光泽,辗转反侧。令人移不开眼。

  “正是,我乃住在此山已有万年之久,这万年来,从未踏出去过,也未有人走进来过,可以说与世隔绝,此番公子误入仙山,便是与我等有缘,我等应当尽地主之谊,好好款待公子一番。公子,请随我来。”罗袖摆动,红衫轻抚着地面,妩媚中夹杂着清纯,清纯中透漏着端庄。

  “仙子客气了,请。”微微一摆手,儒雅生动,可敬可亲。

  “还未请教仙子芳名”

  “叫我依依便可。”

  秀才在仙境中足足待了五日,五日的游玩赏阅,吟诗作画,弹琴吹箫,论世上千古万事,道人间四月天,得如此知心良友,真是不枉此生了。

  “别跑,给我站住!”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呵斥声。并没有惊动人群,很快声音就给淹没了。

  这条街道是这座古城的老街道了,来往的人群更是多的要命,街道两侧是以卖东西为生的老百姓,正是因为这条街道热闹人多才来到此处。

  “让快,让快,快让开!”一个身材不高,很瘦,嘴边还有两撇胡子的人急切的跑着。

  追在后面的人更是特殊,大大的眼睛,个子不高,身材纤瘦,从背后瞄一眼,哇,好俊俏的公子,扭过头在看,脸上的大痣足足吓死了好几街的姑娘。

  被追的人偏偏处在人群,只得随随便便的一推,人没有稳住脚就向着小摊前扑去,这一扑不要紧,鸡蛋全都打碎,脸上,头发上,全身都泛着一股腥臭味。

  买鸡蛋的老奶奶只得拉住小八胡子,眼泪飙升的吼道:“我的鸡蛋,你还我的鸡蛋,这可是我家老母鸡亲自下的蛋啊!”

  众人皆晕倒,不是你家老母鸡亲自下的,还是你……

  “他奶奶的,今天老子倒的什么霉运。怎么会遇上这个混世魔王呢?”小八胡子使劲的掰开老奶奶的手,终于逃脱了她的魔抓,“我去你老娘的,鸡蛋这么臭还有脸拿出来卖,活该被掀框。她老娘的,累死老子了。”

  骂了一声看着后面的来人,还在坚持不懈的继续往前跑着,二话没说,一个字:跑。

  “你丫的给爷爷站住。”刹那间,大痣哥哥也赶了上来,眼看着就要跑过鸡蛋摊子了,却半路又倒了回来,心生一计。嘴角划过阴险的笑容。看的人们毛骨悚然啊!

  这个大痣哥哥人们是熟悉的很啊!像今天这般情况已经算是家常便饭了,要是问怎么人人都知道这个大痣哥哥呢!看官啊!您还是接着往下看吧!第三章:曼陀花落

  “哎哟!”小八胡子的后脑勺传来钻心的疼痛,停下脚步,手顺着头部摸去,一手黏糊糊的东西,放在鼻尖一闻,奶奶的,全是臭鸡蛋啊!

  “哎哟!哎哟!”痛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哈哈!我看你丫的还跑不跑。”一个前后翻潮超越了小八胡子,站在他的跟前,眼神皎洁,十分得意的说道:“小八,识相点就把钱财交出来,人家宝月阁的小红姑娘也不容易。再说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干什么不好,非干些偷鸡摸狗的事,你对得起谁啊你!”

  这下小八胡子听到这话,可就来气了,瞪着眼睛直嚷嚷:“谁偷鸡摸狗,老子今天告诉你,老子对得起我家的八辈祖宗,你这个混世魔王,不问青红皂白,就追老子一条街,老子要去官府告你去。赔偿老子今日的损失费。”

  “呦呵!我看你是贼喊捉贼吧!别跑!”

  大痣哥哥看到眼前人想要逃跑,一个前后翻,就来到小八的面前,扫堂腿这么一扫,再来个擒拿手,就已经乖乖的在地上躺着了,成功的制服一个实实在在的小偷,风曼心里可是十分的欢喜啊!

  周围人群的声音响起,好多,乱死了,大痣哥哥却把他当做是对自己的夸奖,用脚踩着小八胡子,挺胸抬头抱拳,姿势十分潇洒:“谢谢大家的支持,哈哈!谢谢,谢谢哈!”

  这一周还没有谢完就感觉自己的身后领子被人轻轻一提,大痣哥哥就双脚彻底离开了久违的大地母亲。

  双腿在空中胡乱蹬着。“你丫的谁在背后偷袭我……”

  回头一看,浓眉大眼薄嘴唇,随意过了而立的年纪,但还一去既往的意气英发,眉宇间的正然之气必不可少,最重要的是此人大痣哥哥还是比较熟悉的。

  “穿成这样子,成什么体统,把老夫的面子都丢尽了。”小声的呵斥道,但是眼中满满的是宠溺,没有真的生气的样子。

  放下手中的大痣哥哥,弯腰去扶起快被遗忘的小八。大力一拽,人已经平稳的站在地上。“这位仁兄,小女不懂事,是老夫教女无方,多有得罪,还望仁兄海涵。”

  小八胡子倒不是很领情,看着面前的人,恍然大悟,一脸的憋屈样,指着大痣哥哥吼道:“算老子今天倒霉,特么的遇上你这个混世魔王疯丫头!”

  此时的大痣哥哥想也没有多想,越过面前的人,一脚登上去,就中小八的中间。

  “啊!”顷刻间,杀猪般的叫声响彻整条大街,瞬间大痣哥哥感觉头上飘过几只乌鸦。

  “让一让,哎呀,小八,你怎么了?”

  来者是刚才差点被偷钱袋的那个女人,只见那女人一身妩媚装扮,紫色的流苏裙更显得她皮肤白皙,可是身上一股浓浓的胭脂味道,反而有些呛人。这不是宝月阁的小红姑娘吗?第四章:混世魔王

  大痣哥哥现在有些有些犯迷糊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伟岸的身影,不知道怎么办了。

  “呵呵!都是风某教女无方啊!给街坊邻居添麻烦了。”风雨竹抱着双拳冲着来者门说道。又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双眼一瞪,眉目一竖,吓得身后人一跳,“还不快点来送送乡亲们。”

  大痣哥哥心不情脸不愿的上前走了几步,弯腰低头,这一等事及其的娴熟。

  “哎呀,风阁主,你这是说的哪里话,老身家的鸡蛋本就是臭的,贵千金打碎几个没什么大碍的。”怀中的手紧紧抓着钱袋,脸上笑得跟朵芝麻花似的,“赶明儿老身还去老地方卖鸡蛋,时时刻刻的欢迎贵千金呢!”

  “是啊是啊,我们都欢迎令千金呢!”

  风雨竹明显感觉到自己额头的青筋抽了俩抽,冷汗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我勒个去,那我岂不是赔大发了。

  大痣哥哥挥动手中的衣袖,看着远去的身影,小声的呼唤着:“常来坐坐哦!”

  风雨竹伸手就把风曼脸上的‘大痣’给拿了下来,怒声说道:“一个女儿家,成天就会弄些祸端,成什么样子。赶明找个婆家就把你嫁了,看你还生什么祸乱子。”

  ‘大痣哥哥’胡乱的抹了抹脸,把脸上图的画的脏东西全都去掉,露出一张十分清秀的脸庞,非常的睫毛搭在圆圆眼睛上,显得十分灵活可爱。

  “爹!”一声娇羞的呼唤,就扑到风雨竹的身上,那小巧玲珑的样子任谁也生不出半点气来。

  “哼!老夫哪里有福气有你这样一个女儿!”说完像孩子般的扭过头不去看风曼,络腮的胡子上被阳光一照,闪闪的发着光芒。

  风曼早就知道爹爹会这样,于是,圆圆的眼睛一挑,手挽着风雨竹的胳膊,撒娇的说道:“爹爹,女儿下次再也不会了。您就原谅女儿这次吧。”

  说完还不忘给自己的爹爹抛个媚眼,柔情的双眸中全是撒娇。

  “还有下次?”

  风雨竹一脸的呵斥道,但是眼中满满的是宠溺,要不然这风曼怎么还会这么的放肆。

  “不了不了,女儿发誓再也没有下次了,爹~女儿年少无知,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哈!您这样的大人,就别和小人我计较啦!”

  风曼拍马屁的技术可使一流,没有俩把刷子怎么敢在太岁爷上动土,虽说是经常闯祸,这都是家常便饭,不好好的血洗拍马屁的功夫,风曼都不知道自己死了多少回了。你瞧把这老爷子哄的那个叫高兴。

  “行了,你们爷俩就不要再门外站着了,还嫌不够丢人的么!吃饭了。”

  温柔的声音响起。

  一个样貌三十来岁的发福女子出现在风曼和风雨竹的面前,看着落落大方,一身华丽紫色服饰衬托出她的高贵典雅,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虽已经不在年轻,但能依稀感觉到年轻时的风采,绝不亚于现在的风曼。

  风曼反过来去拉住女子的手,满脸的喜悦:“好啊,娘亲,正好我也饿了。”

  风曼挽着女子的手向里面走去,说说笑笑的,满脸的喜悦。

  风雨竹看着这娘俩的身影,也是十分的幸福,可是风曼长大了,也太调皮了些。

  跟人打架是家常便饭,就说说刚才小八胡子的事吧!明明人家宝月阁的小红姑娘是给小把胡子的报酬,可是这个时候偏偏被风曼看到了,追着人家就跑,也不清楚原因后果。

  像这样的事情以前发生过很多事,虽说这是风雨竹的宝贝女儿,但是宠的她太不像话了。

  坚定了信念,做好了十足的准备,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一丝的差错。

  天气晴朗,三月的风景迷乱了风曼的眼,杨柳吐丝,繁花盛开,转眼间就来到了长白山的脚下。

  清澈透亮的眸子,衬着眼帘下的月牙,楚明朗甚至可以在她的眸子看到自己的身影,而她的眼睛像有魔力一般,楚明朗竟深深地被吸进去,明明平凡再也不能平凡的小女孩,相貌也并无特殊,但是那眼神……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呢,楚明朗也一时说不上来。

  “明朗师兄,你在这里干什么?”李青玄御剑而来,还未落地,便在空中大喊:“呦,哪来的女娃娃啊!”反身跳下,手臂一挥,十分利索的收起手中的剑,眉眼飞扬,嘴角挂着一抹如春风般的微笑,而那双狭长的丹桃花眼则饶有韵味的看着风曼。

  楚明朗随后淡淡的转转过身,好像习以为常,听着声音就知道是谁,很随意说了一句:“师傅贵客的女儿,托我照看一下,等会风阁主便会回来。”

  第五章:初入山门

  “正是,这个便是他的女儿。”楚明朗淡淡得说出,低头看一眼正在把玩自己送她的那朵花,嘴角悄然的上扬。

  李青玄单手扶住下巴,狭长的眼睛眯眯的,正低头静静的打量着眼前的小女孩,很久才诺诺的说道:“和我教的学生们并无俩样,还有些许灵气,只是这双眼睛……”他收起了笑容,眼睛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后又恢复一无所事的样子,喃喃的说道:“这双眼睛倒是精灵的很呢!”

  风曼不知此人的来意,看着他对着自己笑,她想定也不会是坏人,于是咧开嘴对李青玄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弯弯的好像天上挂着的上玄月,可爱的不得了,李青璇一瞧,欢喜的不得了,随手一挥,一直糖葫芦便出现在风曼的眼前,顿时,风曼又惊又喜,俩朵红晕悄然爬上了小小的脸颊,使人忍不住想掐上一把。

  “老师老师,……”一声焦急的呼唤由远到近逐渐的传入李青玄耳中。

  他立即皱起眉头,整张脸顿时皱的不堪入目,貌似很痛苦的样子。却毫不在意的掏了掏耳朵,还没有形象的吹了吹指甲。

  回过头,看见眼前因为跑的的急促,脸微微透露着红润,和风曼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对着她慢悠悠的说道:“不是和大家一起上课吗?怎么独自跑出来,要是被师傅知道了,有你好果子吃的。”说完后还不忘回头看看风曼,冲她眨了一下眼睛,风曼亦学着他的模样回应了他,调皮的样子更甚可爱。

  可是慕容紫苏看见自家老师对自己的态度不冷不热,反对着那来历不明的丫头热情十足,不服气全写在脸上,看见风曼和李青玄老师那样互相眨眼睛,貌似老师还挺喜欢她的样子。紫苏心里不由得生起火来,很是不中她的意。

  从小到大,人们都是围着她转。她是谁?她是天之骄女,她想要什么,哪怕天上的太阳星星,她也都会弄到手,哪像今天这般,冷落到如此,楚明朗老师围在她身边就算了,连平时她最喜欢的李青玄老师也对她这般好。她长这么大还没受过如此的窝囊气。

  风曼看到眼前和自己差不多小女孩,脸上因为跑而出现的红润已淡下去了不少,而嘟着的嘴唇以及微微垂下的眼睛,都充斥着她此刻的心情——不满。本欲上前安慰一下,却被她凌厉而张狂的眼神呵退,满眼全是鄙夷和厌恶。

  哼,好心当成驴肝肺,风曼扭头不去看她,继续吃着手中的糖葫芦,还不忘冲她瞟了一眼,在继续吃着甜甜的山楂,这回全是挑泄与傲气。

  丫的,风曼也是很上火,怎么着,还不服气,活该你老师这样对待你。这种人本姑娘见得多了。

  惹得本姑娘,本姑娘当年混江湖时,你丫的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苍翊上神,你看这双眼睛,我说一开始就不该答应他的恳求。”,右边的人有些后悔却无可奈何的说道,冷漠的眉眼反而与左边的风轻云淡形成鲜明的对比,年龄大概不足三十,剑眉英发,一丝不苟的模样,却叫人新生胆寒,望而生畏。

  左边的人,如见白露未晞,安静优雅。“既然是老朋友的女儿,那么在长白山就不能不管。

  风曼听着他们的讲话,原本压抑的心情顿时释放出来,也不管紧张不紧张了,红润的脸颊也恢复原先的白皙,自己心里想着,自己的眼睛怎么了,怎么人人都在讨论。

  突然想起来自己的阿爹,他不是先自己一步来了吗?可这偌大的殿中,哪里还有阿爹的半点影子。不禁皱起眉头,“阿爹呢,他在哪里呢?”风曼猜疑的问到,眸中已经噙满了泪水。

  “你阿爹已经走了,哼!”右边的人有些愤愤的说道,颇有不满。

  “风阁主说,要去办件重要的事,让你在此好生磨练,带你小有成就,他日必来接你回家。”眉目微阖,薄唇轻启,淡淡的声音从上空传来,没有一丝的温度,有的只是心无旁骛的释然。

  风曼则是听到后,眼泪啪嗒啪嗒的滴下来,顺着小巧的下巴滴入冰冷的大理石上,映着小小容颜略有些辛酸。明明知道阿爹这样做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心里还是一片的凄楚。

  以前自己的生性顽劣,做了不少的错事,每次爹爹娘娘都会原谅自己,恨不得的把自己宠上天去。

  可是再也没有以后了,以后再也没有像他们那样的对待我。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4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