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月城汐舞小说花菱绯雪迹部景吾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月城汐舞小说花菱绯雪迹部景吾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人物简介之一:花菱绯雪

  【花菱家直系简略家谱】家主:花菱昊野,弟弟:花菱昊塭(wen)。

  大少:花菱治野;少夫人:花菱若月(本名宇宫若月);儿子:花菱鳯18岁,(花菱家继承人);女儿:花菱绯雪13岁。

  二少:花菱弦野;私生女:花菱绯绿14岁(骄傲、自大、自私等一系列恶习,未入族谱,本名凉风绿,母亲凉风晚,是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因为重病而将女儿送到了花菱家,却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那般的自私、贪婪)。

  三少:花菱千野(花菱家排行老三);少夫人:花菱爱娜(本名:爱娜·墨洛温,墨洛温家族本代直系独女);儿子:花菱樱庭(米雷尔·墨洛温),16岁,花菱家继承人;女儿花菱绯樱(爱理莎·墨洛温,墨洛温家族唯一继承人)。

  小姐:花菱连柔(本名风间连柔,人如其名很温柔、贤淑的女子,被花菱老爷子收为义女);

  花菱绯雪:年龄:13;出生地:神奈川;身高:153cm;体重:秘密;身份:花菱家直系孙女,冰之帝王迹部景吾的未婚妻(当代公认的大和抚子代表)。

  外貌:难得一见的美人,她有一头如夜幕般迷人纯粹的及膝黑色长发,淡蓝色的瞳孔之中尽显温柔、高贵,精致的五官、典雅的气质、高贵的血统令所有人羡慕不已。

  视力:2.0;血型:O型;爱好:看书、弹琴、跳舞(看迹部景吾打网球)。

  弱点:重视的人被伤害。

  生日:7月23日;诞生花:玫瑰;诞生石:红宝石;AGG属性:恬静温柔、稳重谨慎,然而若是过于温柔也会让人感到恐怖(略带天然黑)。

  昵称:绯雪、绯雪姐姐、花菱家的大小姐、花菱绯雪等。

  好友:迹部景惜(已逝)、藤堂礼卉、忍足侑士、冰帝众正选、五十岚音羽、不二周助、越前龙马(当成了弟弟一样的看待)、幸村精市等!第2章 人物简介之二:爱理莎·墨洛温

  爱理莎·墨洛温(又名花菱绯樱)

  年龄:12;出生地:法国浪漫之都;身高:147cm(成长中);体重:轻飘飘(越前龙马、花菱樱庭等人的感想);身份:欧洲霸主、(当选)欧洲王冠公主、第一贵族墨洛温家族唯一继承人、花菱本家直系小公主!

  外貌:闪耀迷人如同星光般纯粹耀眼的金色及膝长发,蒲扇般的睫毛,琉璃色的瞳孔,如同贵族公主般倾城的耀眼容颜,高贵典雅堪比皇室公主,活泼乐观家族的珍宝。

  视力:绝佳!

  血型:RH型;爱好:看书、音乐、吃美食;管理、投资、压榨下属!

  弱点:过度的精神刺激(心脏的隐患,过度的精神刺激会让其心脏衰竭)。

  生日:7月31日;星座:狮子座;星座石:守护之青金石、星运之红纹石;诞生花:绣球花(寓意希望!);诞生石:绿宝石;AGG属性:天然与天然黑的奇异融合属性,略显傲娇嗜华丽。

  擅长:金融、企划、管理、领导、舞蹈、各种乐器、弓箭、剑道等基本全能(智商过高、天资聪颖,任何东西一点就透,令人羡慕不已!)。

  昵称:小爱、小爱理莎、爱理莎小姐、绯樱、小樱、绯樱小姐、花菱家的小公主等。

  好友:迹部景惜(已逝)、五十岚音羽(倪拉娜)、娜绮丽·卡尔多、温妮莎·柯丽尔、莎莲娜·温亚德、绮雅丝·朵雷亚、洛克·西卡尔、希切尔·拉沃夫、安东尼·莫里尔、莎朗·金·艾洛卡、越前龙马、迹部景吾等!第3章 花菱·归来

  花开季节,林源落幕,总道那灿烂浪漫的樱花飞舞,柔软、粉嫩的花瓣随轻拂的微风如三月间的细雨缠缠绵绵,勾勒出梦幻的画卷。

  纯白如雪、粉嫩如唇、浅白似若、寒绯淡眸,如同少女恋爱般的色彩,化作花雨飘扬大街小巷、庭院楼阁,那靓丽诱人的风景忍不住让人驻足于此,仅仅一秒也不忍浪费。

  神奇的花色仿佛能够挑起驻足观赏之人那美好的记忆碎片,曾经浪漫于梦幻花雨下的记忆、曾经与恋慕的少年、少女驻足于此的记忆、曾经奔跑于樱花园林歌舞飞扬的记忆...

  一支画笔、一张薄纸,倚靠在樱花树下,头顶香飘雪海,脚下落花遍地,呼吸着春天泥土的芬芳,赏析那片片花瓣儿无声无息地飘落,人生虽短却尽情绽放,潇洒过后忆之无憾。

  透过车窗看向那满是樱花盛开的林间小道,爱理莎的心中升起了无限的遐想。

  爱理莎是个聪明美丽如阿佛洛狄忒的少女,如同她的血脉一样,她有着法国人的浪漫情怀、也有着日本人的大和抚子的优点。

  “爱理莎小姐,还有一阵子才能够到达主宅,您是否要先休息一下?”20岁标准法国美女的依莉丝非常恭敬地拉开车内门帘,有些担忧的询问着。

  “没关系,我不累!”软陶陶的声音之中略带优雅、高贵,那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不过是这短短六个字尽显无余。

  “那依莉丝给您泡点红茶吧?”说完在爱理莎的默认下,依莉丝关上了门帘为爱理莎准备茶点,而爱理莎则是心事重重的看着窗外的樱花飞舞。

  “她、回来了?”一个华丽而精致的餐厅,一群形色各异却不乏俊美的少年有些诧异的看着主座那个优雅霸气的少年。

  “谁回来了?竟让我们的迹部大爷如此的在意?”笑眯眯的看着迹部景吾略微有些意外、怀念、不愿等多重表情纠在一起的脸,抚了抚镜框,忍足侑士有些好奇了,毕竟这个世界上能够让迹部大爷变脸的可不多啊。

  “一个集华丽与不华丽为一体的矛盾女孩!”很难得的,迹部景吾竟然没有反驳忍足的调侃打趣,反而是郑重的回答,这一点更是让其余一众提起了兴趣。

  “好漂亮,不,用漂亮这样的词汇根本无法形容了呢!”因为众人的过于好奇,于是即便让管家拿来了最新的相册,于是所有人都沸腾了。

  闪耀迷人如同星光般纯粹耀眼的金色及膝长发,蒲扇般的睫毛,琉璃色的瞳孔,如同贵族公主般倾城的耀眼容颜,高贵典雅堪比皇室公主,传说中爱与美的女神阿佛洛狄忒也不过如此吧?

  “她可没有一处不华丽的!”看着照片当中穿着一身蜜色哥特萝莉式贵族装扮的混血女孩,饶是见多识广的忍足也不禁为之动容了。

  “嗯啊...这仅限于处于宁静的时候!”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忍足几人却能够听得出来迹部的那份自豪感与认可,只是这女孩与他有着怎样的关系呢?忍足有些好奇了。

  “内内...迹部、迹部,她是谁啊?”一向活泼的红发妹妹头向日岳人有些好奇了,虽然单纯,但是并不代表他愚蠢,他也能够看得出来迹部对这个女孩不太一样的。

  “花菱绯樱!”不过是四个字便让这整个餐厅的帅哥们如同炸了锅一般的沸腾了起来,连绅士忍足侑士都有些意外了,“花菱家的小公主吗?”

  花菱家在日本谁不知道?那可是自平安京时代便存在的古老的大贵族、大财阀,如果说日本的第一财团迹部集团继承人迹部景吾的妻子,恐怕也唯有与之并步齐驱的花菱家能够与之相配而依然尽显万丈光芒。

  花菱家本家是神奈川的,然而其家族却是在任何一个城市都有着分支,可谓是支系庞大,其所掌控的权势也是众人难以想象的。

  在日本有一句古老的言辞流传至今,那便是“斗天斗地斗不过花菱子孙,惹仇惹敌不惹花菱辈代。”

  “呵呵...迹部,不错嘛!”忍足侑士笑眯眯的调侃着,那一头的深蓝发让迹部意外的觉得碍眼,微眯眼角,“啊恩,侑士,今天午后就给绯樱来个即兴表演吧!”

  “呃...”忍足侑士微笑僵硬在脸上,向日好心的戳了一下,没想到忍足竟然顺势而倒,做石化状。

  “侑士,你没事吧?”好歹也是搭档,向日略微的表达一下自己的担忧之意,而他身边的黄头发美少年日吉若则是来了一句“以下克上”更让忍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多错多索性不说。

  “景吾少爷,夫人的电话!”这个时候木下管家取来了电话交给迹部景吾,迹部景吾并不意外,因为当得知了花菱绯樱要来东京的时候,远在太平洋玩乐的母亲就已经打了无数次,再多几次也无妨。

  “母亲...”

  “小景,绯樱的情况你也明白的,千万不要说漏了,小惜那孩子也不会希望看到绯樱被伤害的,你、懂得!”电话那头,迹部夫人的声音略微的忧伤,但是却依然不会忘记仔细的叮嘱着。

  “嗯,我知道,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提及迹部景惜让迹部景吾有些恍惚起来,随即向自家母亲郑重其事的保证着,虽然这番话他们已不知说了多少次,但是却仍然乐此不彼。

  纵使有了心理准备,然而见识到了眼前的庞大阵容,除了迹部景吾以外的几人皆是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看着那仿佛国王巡视一般的豪华车队不断地进入、停驻。

  最后一辆加长版迈巴赫停足于迹部景吾几人的眼前之时,众人的眼睛立刻擦的雪亮只为了看见真人版的花菱家小公主。

  于是,当看见了生灵活动的花菱绯樱之时,众人顿觉天地失色,心中唯有一个想法“花菱绯樱是一个集世间所有美好于一体的完美之人”。

  被依莉丝轻扶着站到迹部景吾的面前的花菱绯樱,一身标准的蜜色哥特萝莉式公主裙饰更是让花菱绯樱的气质尽显无余,仿佛无论做什么表情都敛尽了天地间的光辉,像个天生的发光体,谁也无法遮掩她的光芒万丈。

  花菱绯樱那一头璀璨耀眼的金发被两根银色缎带扎成了双马尾的,精致耀眼的容颜虽然略显苍白却不乏和煦。

  “景吾哥哥,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双手轻轻提起裙摆,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仪,有礼的问候着迹部景吾,只是眼眸之中的那份期盼却让迹部景吾略有不忍。

  “我很好,绯樱挂念了,小惜她你也知道的,闲不下来,所以...”迹部景吾的话音未完便看见花菱绯樱那璀璨耀眼的精致容颜染上了一层失落,然而却只能够别过头去不敢看。

  然而迹部景吾的这番话让身后众人听了却是有些觉得怪异了,迹部景惜他们也是知道的,那个如同眼前的女孩一样光芒万丈却早已逝去的少女,然而听了迹部景吾的言辞却仿佛那个女孩还活着一样。

  “迹部,你妹妹她不是唔唔唔...”想来单纯的妹妹头向日岳人好奇的提出疑问,下一秒未等说完便被精明的忍足侑士给捂住了嘴巴,搭档啊,你也不会看看气氛吗?

  “这些是我在网球部的部员,也是伙伴!”既然向日岳人开口了,迹部景吾就不得不先介绍几人,随着几人的介绍,花菱绯樱也挨个的认识了一下。

  看上去很单纯、第一个开口说话,只说了一半就被搭档给捂住嘴巴的可爱少年向日岳人。

  看上去非常精明、有些风流的深蓝发美少年忍足侑士;一直站在迹部景吾身后衷心的少言寡语的伙伴桦地崇弘;黄色头发看上去略微有些凶恶的日吉若。

  有着温和笑容让人印象良好的浅灰发少年凤长太郎;非常个性流着棕色长长马尾的少年宍户亮;棕绿色遮耳发看上去很崇拜迹部景吾的泷荻之介。

  依次的有礼问候之后,花菱绯樱有些好奇了,她知道的,迹部景吾的高傲、自恋、华丽控,再加上这一群形色各异的美少年,他们之间的相处让花菱绯樱略微的产生了些兴趣。

  “真是的,一点都不华丽,先进去再说吧!”看着花菱绯樱眯笑的样子,熟知其性情的迹部景吾有些不自在,随即转移话题,说罢,兀自转身走进去。

  于是紧接着花菱绯樱也很优雅自得的往里面走去,依莉丝很称职的紧随其后,回过神来的众少年们立刻跟上,而木下管家早已经在指挥下人们开始动手为花菱绯樱搬运东西了。

  “呃...”这个时候饶是花菱绯樱也有些错愕了,她从未想到过会有人在迹部景吾这个帝王的面前自在的熟睡,更遑论是亲眼所见了。

  眼看迹部景吾额头井字依次往上叠加,忍足侑士几人就不由得为睡得正香的浅棕红色微卷发的少年担忧起来,然而当忍足侑士准备叫醒少年的时候,便诧异的看见花菱绯樱走上前去。

  轻轻地触碰着对方的脸颊,却意外地觉得熟悉,于是花菱绯樱的表情变得异常的怀念,手上的动作依旧,这番的她更是让人为之着迷,纵使其今年不过十二岁。

  “依莉丝,既然惜姐姐不在的话,那便把‘爱琴海的忧伤’送给他吧!”此言一出倒是让迹部景吾有些愕然,随即恢复往常骄傲。

  “是!”依莉丝闻言转身离去,而花菱绯樱则是抬眸看向迹部景吾,其眼眸之中涵义尽显,“芥川慈郎,是个吃货加睡神!”

  “呵呵...这一点倒是和惜姐姐意外的相似呢!”从花菱绯樱的神情之中,几人能够清晰地看到花菱绯樱对迹部景惜的情感,那是挚友、心灵之交的羁绊,略微的忍足侑士有些明白迹部的做法了。

  “母亲说让你不用客气尽管住下,反正这里你也很熟悉,有什么都对木下管家说就是了,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上楼休息去吧,你的房间依然每天都打扫的一尘不染!”

  “嗯,诸位,很抱歉,绯樱先失陪了!”或许是因为来到了日本,花菱绯樱多多少少显得有些拘束了,只是她天生的万丈光芒、华贵气质让她这番言辞显得理所当然。

  “迹部,我想我们应该可以插个话吧?”忍足微眯双眸、镜片反光,直觉告诉他花菱绯樱有些复杂,迹部景吾也有些怪,这可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啰嗦。

  “小惜的死只有她被小心翼翼的蒙在鼓里,你们可别给本大爷说漏嘴了!”此刻的迹部景吾依然是那个高贵无比的王者,那眼里的警示竟让众人背后一凉,战栗不已。第4章 花菱·姐姐

  “花菱家的长孙女只有花菱绯雪一个,那个人我是不会认可的!”清晨,爱理莎早早就醒过来与自家哥哥进行视频聊天,与她一起回来日本的还有自家16岁的哥哥花菱樱庭,大伯家的18岁哥哥花菱鳯。

  “话虽如此,但是爷爷、叔公、二伯他们都很看重那个人!”视频另一头的金发美少年花菱樱庭一脸的无奈,自家妹妹真的是固执起来没话说,虽然他也不喜欢新加入的妹妹。

  “虽然我不自诩好人,但是那个丫头绝对不是个好人!”爱理莎一口咬定,脸上的不屑尽显无余,休息过后的爱理莎脸色不再苍白,于是那份有些瑕疵的外表此刻完美至极。

  “你真的打算把绯雪转到冰帝去吗?虽说景吾在那里,但是绯雪的朋友可都在立海大!”知道争辩不过妹妹,于是花菱樱庭决定转移话题,虽然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

  “嗯,那天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若不是绯雪姐姐不愿意去法国,我一定让她去欧洲皇家学院!那里可是我的地盘,谁敢欺负她?”

  此时此刻,爱理莎算是露出了自己的本性了,是的,她是骄傲的,是一个比迹部景吾还要嚣张的存在,对她来说日本不是她的家,花菱家也不过是父亲的家族,于她而言,法国才是她的根本。

  “这话要是让外公听见了是很开心啦,但是让爷爷听见了,一定会伤心的!”花菱樱庭有些无奈的抚额,看着爱理莎一脸不屑就知道她一定还在气花菱昊野异常宠爱花菱绯绿的事情。

  这件事情具体要追溯到爱理莎回国的根本原因了,于世界贵族第一的欧洲皇家学院内,原本正与朋友们一起和下午茶的爱理莎接到了一通来自日本花菱家的跨过电话。

  电话的内容很简单,那便是爱理莎竟然得了一个新的姐姐,花菱家来了一个新的长女——花菱绯绿,这件事情让爱理莎感到蹊跷。

  于是,某个担心自家姐姐的姐控立刻乘专机飞回了日本花菱本家,还没进门,就看到了一个有着新叶般的绿发清秀少女,爱理莎略微挑眉便了然一切。

  “你是绯樱妹妹吧?我是几天前刚来的花菱绯绿,爷爷说你听到我的事情很在意,一定会立刻赶来的,所以让我在这里等候!”

  虽然声音轻轻柔柔的,看上去又弱不禁风的一个清秀少女,但是爱理莎是谁?一个游走于顶尖贵族的墨洛温家族唯一继承人的天才少女,她如何看不见对方眼眸深处的讨好与谄媚?

  想必对方在进来花菱家之前就已经把花菱家的子孙事情摸了个大概吧?虽然爱理莎从不介意被人利用,但是被这样的人利用,爱理莎是不允许的,因为这会让她觉得掉价。

  “花菱绯绿?我花菱家绯字辈少女不过两人,您这是打哪儿来?我爱理莎可不是随随便便阿猫阿狗都能够靠近的!”

  轻蔑的看了看对方因自己的言辞而变得煞白的脸孔,随即带着依莉丝便优雅的走进了本家,见到了爱理莎的所有人都非常恭敬的称呼为“绯樱小姐”。

  那般的高傲是花菱绯绿达不到的,那般的轻蔑是花菱绯绿忍不住的,那般的地位是花菱绯绿所向往的,然而花菱绯樱的两句话便让花菱绯绿了解了自己的地位。

  是的,她本身的身份就极为尴尬,一个私生女又如何胆敢与一个来自世界第一贵族的、财富、权势无人能比的爱理莎·墨洛温相比拟?

  但是花菱绯绿如同她给予爱理莎第一眼的印象,她是不甘心的,也是爱慕虚荣的,所以她选择了讨好所有人,最为上心的便是花菱家原本的长女花菱绯雪,因为她知道,爱理莎是个姐控。

  然而也如同她所预料的一般,爱理莎对她连轻蔑都是不屑一顾的,轻言两语便让她深感无力,因为对方毫不客气的直言嘲讽,将她的颜面深深踩到地底,她知道花菱家的下人们都在看她热闹。

  她也知道花菱家的长辈们如今会宠爱她不过是因为花菱弦野喜得独女而已,她也知道爱理莎在这个花菱家的地位也是不比她在墨洛温家低的。

  “你还是先进去为好,绯樱她看人十分挑剔,不要介意!”花菱樱庭还是温和的,所以在自家妹妹说了如此直白的轻蔑之语之后,还是略微好心的给予对方安慰。

  “您是樱庭哥哥吧?绯绿知道绯绿来的很不是时候,所以让绯樱妹妹讨厌了,绯绿都明白的!”见到花菱樱庭如此的温和,花菱绯绿突然间有些受宠若惊了,毕竟兄妹俩对她的态度竟然天壤之别。

  “你只要认清自己在这里是什么身份就可以了,其他的我想不必我多言就应该懂了!”看着花菱绯绿那眼眸遮掩不住的神色,花菱樱庭摇了摇头,无怪乎自家妹妹如此的轻蔑啊。

  “我...”闻言花菱绯绿脸色更加的惨白,她没有想到温和的花菱樱庭也会如此的无情,于是看向离开的花菱樱庭的背影增添了几分怨恨,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花菱家的子孙没有一个是她招惹得起的。

  “绯雪姐姐,你在这里啊!”略微梳洗过后,换上了一身月白色点缀着碎花的和服,花菱绯樱笑眯眯的钻到了花菱绯雪的琴室,此时的她倒是显得与同龄人无异了。

  “绯樱,你还是一点没变!”温柔的看着爱理莎俏皮的笑着,关于花菱家门口发生的事情她还是有所耳闻的,这丫头真的是很爱她的。

  花菱家的大小姐绯雪,是一个尽人皆知的大和抚子,举止高雅有教养,平时恬静待人温柔,平和有礼,行事作风谨慎、自然并且进退有礼,让人不自禁的想要去赞美。

  花菱绯雪也遗传了自家父亲强烈的正义感,在遇到是非问题时绝对不会含糊,但区别于一般人强硬的解决方法,她总是会用柔美的笑容来化解矛盾。

  13岁的花菱绯雪除却大和抚子的特性之外,其本人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她有一头如夜幕般迷人纯粹的及膝黑色长发,淡蓝色的瞳孔之中尽显温柔、高贵,精致的五官、典雅的气质、高贵的血统令所有人羡慕不已。

  除却上学期间,花菱绯雪更喜欢穿着和服,她是个多才多艺的女子,在花菱家可以说是受宠程度不必爱理莎低到哪里去,只是近日来了一个花菱绯绿,让她头痛不已。

  不是怕被夺了宠爱,也不是排斥本家子孙,花菱绯雪对待任何人都是很公平、很温柔的,只是花菱绯绿来了之后毁了她三把琴,却又无可奈何,令她万分作痛。

  “凉风绿那家伙居然毁了你三把琴?”听闻花菱绯雪的惋惜,爱理莎眉头紧皱,眼眸厉光闪烁,“算了,琴坏了可以再买,但是爷爷他们很喜欢她就是了,不要去找爷爷的茬了!”

  看出了爱理莎的不满,花菱绯雪略微笑笑,收起了自己的心伤,反而开始为花菱昊野着想,这般的花菱绯雪更让花菱绯樱感到心疼。

  花菱家的直系子女这一代非常的稀少,不过也就四个,于是四人备受宠爱,而爱理莎因为继承了墨洛温家族因而从小就是在法国长大,接受第一贵族皇家学院的顶尖教育。

  于是花菱家的直系又少了,花菱樱庭与花菱鳯也因为继承了花菱家奋发向上的学习、补充自己,于是本就有些寂寞的花菱绯雪更加的孤独起来。

  但是花菱绯雪非常的温柔,从来不会对长辈们要求什么,只是尽可能的让自己学得更多,充实自己,因为二叔也很忙,二婶一直没有子女也很孤单,所以花菱绯雪也时常去找花菱连柔出门、或是一起喝茶。

  其实花菱家还是很美好的,花菱家的三位少爷与自家夫人也是很恩爱的,然而这份温暖却被花菱家的二少花菱弦野的私生女而打破了。

  花菱弦野和花菱连柔非常的恩爱,二人可以说是历尽千辛万苦才能够走到一起,所以对这份温柔、这份幸福可以说是异常的珍稀,然而却没有想到二人在结婚前夕,花菱弦野的一次宿醉未归为二人带来了如此大的伤害。

  花菱弦野曾经的红颜知己凉风晚是个非常温婉贤淑的女子,她与花菱连柔也是很好地朋友,但是这好友却在十多年前背叛了她,也让花菱弦野背叛了她。

  当凉风晚苍白着脸将凉风绿送到了花菱家的时候,花菱连柔惊呆了,她的脸色可以说是比凉风晚还要苍白、憔悴了,一个是多年的好友、一个是恩爱的丈夫,如今却告诉她原来对方有一个真爱的女儿。

  于是花菱连柔承受不住这般打击晕了过去,当家庭医生看过之后却带来了一个更沉重的打击,花菱连柔流产了!

  是的,因为过度的沉重的打击让花菱连柔这迟来的宝贝又离开了,于是花菱连柔的心碎了,花菱若月与花菱爱娜都在忙着安慰花菱连柔、为她舒缓心结。

  而花菱弦野因为对凉风晚的愧疚与同情非常的宠爱凉风绿,得知了花菱连柔的流产之后,花菱家的老爷子花菱昊野和其弟弟花菱昊塭将对花菱连柔未出世的孩子的宠爱转移到了凉风绿的身上。

  于是结局便是凉风绿虽然未入族谱,但是却得到了花菱家的姓氏,赐予了与花菱绯樱、花菱绯雪一辈的名——花菱绯绿。

  得知了凉风绿得宠的由来,爱理莎唯一的感慨便是对花菱连柔的担忧,花菱连柔她还是了解的,那个人虽然温婉贤淑,但是却是个极其坚韧的人,她是不可能忍受朋友与丈夫给予自己的双重背叛的。

  “花菱家看来要出大事了!但是即便如此,我也不会认可凉风绿的!”从爱理莎的口气、态度还有神情上就能轻易的看出对凉风绿的轻蔑、不屑,知道她的固执,所以花菱绯雪没有多言。

  “绯樱,看在二叔的面上,对她不要太苛刻了!”因为花菱弦野的原因,花菱绯雪还是多添了一句,爱理莎虽然听话的点点头,然而却不忘加个但书。

  “如果她不要妄想从花菱家捞到什么的话,我还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而且她若是敢损伤了你的东西,惹你伤心,我绝对会让她好看的!”

  花菱绯雪闻言无奈摇摇头,她知道无论如何爱理莎是不会在这些方面让步的,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高傲的存在,能够答应她不为难对方已经是一个不错的让步了。

  第5章 花菱·新女

  “爷爷,贵安!”爱理莎双手伏地行了一个大礼,毕竟是久未归来,这花菱家也是她的本家。

  即便是行礼问安,爱理莎与生俱来的贵气、高傲与华丽也不曾被降低过,这个时候花菱绯绿才有些明白爱理莎对她的不屑一顾还有那恍若顶尖的贵气。

  “呵呵...绯樱还是一点没变啊!”虽然与花菱绯雪的第一反应相同,但是花菱昊野的眼里却并非全然的宠溺赞叹,而是对爱理莎的骄傲、贵气的认可。

  “爷爷也一点没有变啊,还是像往昔那般健朗,只是年华不复,让爱理莎有些担忧了!”闻言在场除却花菱千野夫妇、花菱治野夫妇、花菱樱庭与花菱绯雪之外皆是面色骤变。

  爱理莎这是第一次在花菱昊野的面前自称自己在墨洛温家族作为继承人的名字,也是第一次如此直言的对花菱昊野的决定提出自己坚定地看法。

  “绯樱...爷爷并非如你所说那般,只是事情大概你也听绯雪说过了吧?你应该理解爷爷的...”

  面对爱理莎的否定,花菱昊野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孙女一直都是他的骄傲,然而骄傲成长的爱理莎渐渐地也让花菱昊野有些害怕了。

  虽然会有如此感觉让花菱昊野觉得自己很羞耻,但是这感觉却是真真切切的,就如同此刻看向爱理莎的时候一样,那份光芒竟让他有一种睁不开眼的错觉。

  “那爷爷也应该知道爱理莎的选择的!爱理莎已经答应了绯雪姐姐不会为难她,这是爱理莎唯一的让步!”是的,直到这一刻,花菱绯绿才知道祖孙二人竟然是一直为了她的事情在交谈。

  宛如在做梦一般,花菱绯绿从来不曾知道原来贵族的交流是那般的复杂,仅仅两三句竟然已经做出了抉择,竟然已经出来了结果,跟随着母亲一直过得不算华贵的花菱绯绿此刻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心意。

  “绯雪,难为你了!”闻言花菱昊野略微心疼的看向花菱绯雪,他知道的,花菱绯绿损了花菱绯雪的最珍贵的三把琴,也知道花菱绯绿让花菱绯雪的脸上难堪了。

  其实花菱昊野不是老糊涂,只是他太过疼爱自己的儿子,所以选择了让这个一直受宠的在自己身边的孙女受了不少委屈,他一直都知道的。

  花菱绯雪的善良、花菱绯樱的高贵、花菱绯绿的谄媚,其实花菱昊野看的比谁都清楚,也比谁都明白,只是花菱昊野终究还是老了。

  不愿意让儿孙们为了这一女伤了和气,不愿为了这一女伤了夫妻间的感情,所以他选择了先表态,不让大家为难,只是花菱绯樱回来之后为难了他,虽在预料之内却也有些感慨。

  “这是绯雪应该的!”花菱绯雪此刻的眼里、脸上只有疏离,是的,那份疏离的笑容是花菱昊野表态、旁观、忽视带来的后果,即便温柔犹存却不再和煦,这也是他早就知道的。

  “唉...”一瞬间,花菱昊野仿佛老了十多岁,而花菱昊塭则是没有开口,他也知道哥哥其实才是最为难的,所以他没有再开口,怕让他难上添难。

  “既然是花菱家的新女,那便不能丢了花菱家的脸面,爷爷打算让她上哪个学校?”听闻这一室的安宁,爱理莎皱眉,然后便开口询问起来,终究还是看不忍花菱昊野的为难吧!

  “绯樱...绯雪是不愿意离开,绯绿的话,让她去你的学校如何?你可以好好地将她调教成为合格的花菱子孙!”花菱昊野闻言有些欣慰,随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竟引来一室震惊。

  “爷爷?”

  “父亲?”

  “哥?”

  不约而同的呼声,唤的却是同一个人,看的却是正坐在最中心的爱理莎,因为他们太过了解爱理莎的个性、爱理莎的作风还有她的骄傲。

  “她、有这个资格吗?”果不其然,爱理莎连那名字都不屑提起,不过是一句问话却奠定了一室的骄傲,唯有那花菱弦野有些不安,因为他知道爱理莎打从最初就蔑视着花菱绯绿。

  “绯樱...那让她去立海大?绯雪也能够帮助她!”面对爱理莎,花菱昊野用的最多的便是疑问,因为即便是他也无法摸清爱理莎的想法。

  “好!”这一声预料之外的答复让花菱昊野有些不可置信,亦让除却花菱绯雪之外的人感到意外,“我与姐姐商量过了,我会代她先去冰帝看看!”

  此言一出,众人明悟了,原来爱理莎早就猜到了,所以最初就做出了选择,看似是花菱昊野的决定,实际上却全部都按照爱理莎的想法走着。

  “东京有景吾哥哥照顾着,绯雪姐姐也可以安心一些,便不会再担忧何时被添了堵、添了难堪,抑或是被损了心上的宝贝。”

  这话一出,让花菱昊塭也有些皱眉了,其实很简单,爱理莎在表示对花菱昊野的不信任,也在表示对花菱家的失望,是的,明确的失望。

  可以说作为花菱家的小公主,爱理莎是嚣张的、是高傲的却也是不合格的,但是她却是一个合格的妹妹,完美的妹妹,无愧于心的妹妹。

  “绯雪,你、已经想好了吗?”对于爱理莎,花菱昊野是真心拿她没办法,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于是选择了什么也不做。

  “是的,绯雪会好好照顾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也都同意了,请爷爷允许绯雪做出的任性的决定!”在位置上,花菱绯雪行了大礼,一直低着头说着,至今没有再抬头看过花菱昊野一眼。

  “父亲,很抱歉没有在一开始就告诉您,但是这是绯雪第一次自己做出抉择,请您务必答应!”于是紧随其后的是花菱绯雪的父亲花菱治野,花菱家的长子。

  “父亲,若月进来花菱家门也有十多年了,自问至今也不曾做错什么,也不曾求过您什么,如今只是恳求父亲让绯雪自由些吧!”

  花菱若月的脸上是两行清泪落不停,花菱昊野看的也心痛,他也知道花菱绯雪在花菱家的地位是她自己用自己的努力换来的,也知道他确实不曾让花菱绯雪真正的笑过。

  他也知道自己多年来真的忽视了花菱绯雪太多,一直以来让花菱绯雪感受到家的温暖只有自己的儿孙们,他这个做长辈的竟让自己的后辈们失望了。

  只是再多的知道也不如早知道,他从未曾想过自己的儿孙们竟然对他这番的恳求,不过是因为想让花菱绯雪过的自由些。

  他也未曾想过,自己的儿孙们原来对于凉风晚竟是如此的厌恶,对花菱连柔那般的心疼,对花菱弦野那般的失望。

  “我知道了...绯雪,一切都随你自己的心意就是了!只是不要忘记,花菱家一直都是你的家,你并非是多余的!”虽然知道这番言语来得迟了许久,然而却依然让花菱家晚辈们略微的安慰了些。

  “谢谢爷爷的成全!”言辞一落,包括爱理莎在内的花菱家后辈们全都不约而同的伏地感激,那番的壮观让花菱绯绿看花了眼,也艳羡了心。

  “绯绿,明天便准备准备去立海大吧!”经过这一番,花菱昊野也觉得疲倦了许多,丢下了这句话便和花菱昊塭回去休息了,和室之中徒留下花菱子孙们。

  “凉风绿!”长辈一离开,爱理莎便起身来到了花菱绯绿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顾二伯就在身边的唤着她本名,“绯樱妹妹,有什么事吗?”

  虽然爱理莎会主动过来让她有些受宠若惊,但是花菱绯绿不曾忘记爱理莎对她的态度、对她的不屑一顾,她不认为爱理莎会过来谈心。

  “我没什么别的要求,去了立海大不要给花菱家丢脸,不要顶着我花菱家长孙女花菱绯雪的姐姐的名号作威作福,若让我知道你丢了绯雪姐姐的脸,你该知道结果如何的!”

  对于花菱弦野爱理莎可以说是失望至极,于是只是行了个大礼便离开,不曾再留下一丝一毫的注意,这也让花菱弦野苦笑不已,他知道爱理莎真的对他失望了。

  从爱理莎的态度就可以看到花菱连柔的态度了,因为花菱连柔与爱理莎的个性太像了,除却居高临下,简直一模一样的骄傲与自尊。

  “绯樱,今天你让爷爷有些伤心了!”当花菱弦野带着花菱绯绿离开之后,和室之中只留下了最亲近的两家人,于是花菱千野开口了。

  “爷爷不曾正面看待过绯雪姐姐,如今也不过是让爷爷明白他的表态究竟得到了怎样的效果,与其一拖再拖,不如快刀一斩!”

  爱理莎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错,反而认为自己今天的行事作风还是有些不太干脆,毕竟她从法国过来的,从小受的是顶尖的教育,过于早熟,有些事情已经习惯于雷厉风行的处理了。

  “但是...”

  “好了好了,一人少说两句!但是千野,不得不说我是感激爱理莎的!”花菱治野拦住了花菱千野接下来的言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千野,你知道的,大哥一生都谨慎小心的依照父亲的命令做事,从来不敢要求什么,鳯很聪明、也很能干,所以得到了父亲的注意,而绯雪向来不喜欢争斗,和我、和你大嫂一样安安分分的遵守着父亲严苛的要求,什么都做到最好,然而却从未曾得到父亲的一眼注视,如今能够放下,比什么都好!”

  虽然说得非常的缓慢,也不曾掺杂了自己的感情,只是陈述了事实,然而却令爱理莎一家更加的感到怜惜。

  外人如此羡慕的花菱世家实际上也是个残忍的家族,直系子孙备受宠爱,却不过是表面风光华丽,背后却是谨慎小心、努力,其实贵族也是很难的。

  “大伯,这是我应该的,我也只有绯雪姐姐一个姐姐而已!”姐控不愧是姐控,走到哪里永远都是如此一副护短的模样,其实说起来花菱家也是护短的,只是悲哀的却是,这护短是分人的。

  “好了,都不要说这些了,总觉得有些伤感,爱理莎和米雷尔、鳯难得回来,我们一起出去吃一顿吧?”花菱爱娜本是法国人,在日本居住了这么久依然改不了法国人的行事作风。

  “好啊!”爱理莎闻言笑眯眯的挽着花菱绯雪,二人相视莞尔,那便是姐妹情深;花菱鳯则是与花菱樱庭宠溺的看着两个妹妹,其实他们说不定是妹控来的。

  花开的季节,即是命运的季节,谁伤害了谁?又是谁错看了谁?谁遇上了谁?终究花落之后,留下唯一的结局。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月城汐舞》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4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