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惊爱小说杨语昕姚成宇林冉冉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惊爱小说杨语昕姚成宇林冉冉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未婚妻

  姚成宇快速翻着资料,脸色越来越难看。真是可恶,老头子已经收走了他所有的势力,他现在身边一个自己的人都没有。

  姚成宇是成宇集团的总裁,然而目前的姚成宇却不是最大的掌权人,姚成宇的父亲一直紧紧将权力攥在自己的手中,不让自己的儿子姚成宇脱离自己的控制。

  然而现在让姚成宇愤怒的并不仅仅是父亲收走了自己的势力,而是因为一个叫做林冉冉的女人。

  不悦地将资料丢在地上,几个仆人赶紧替他一本一本捡起来。

  “都滚去死!”姚成宇的火风顿时被勾起来,抓起一个女仆的手暴戾地将她推开,“谁允许你们进来的,都给我滚出去!”

  “是是是!”女仆们被他吓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个男人太恐怖了,他下手特别的狠,被他抓中的女仆的手腕顿时青了一块。

  可恶!

  该死的林冉冉,她竟然真的跟秦文强走了!

  当初不知道是谁死皮赖脸赖在他身边的?现在倒好,她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一下,直接跟着秦文强走!难道他姚成宇还比不了他们的孩子!

  林冉冉是姚成宇的女朋友,林冉冉曾经是秦文强的女朋友,而林冉冉和姚成宇的一次相遇让两个人坠入爱河。

  姚成宇也有一个父亲安排不得不娶的对象杨语昕,就在刚刚,姚成宇和林冉冉因为杨语昕发生了争执,姚成宇失手打了林冉冉一巴掌。然而却没想到林冉冉却上了秦文强的车并跟着秦文强离开了。

  松了松脖间的钮扣,姚成宇越想越觉得生气!

  这个女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结果却把他压得死死。

  要是哪一天他能够狠心打她,真想狠狠地给她一拳。

  “阿宇,还没睡吧?”娇滴滴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姚成宇听到那声音,本来就火大,现在立马拧眉吼,“滚出去!”

  “阿宇,是我,语昕!”外面的女人果断被吓住了,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知道是你,我叫滚的人正是你!”姚成宇的声音暴戾到了极点,要不是这个死女人出现,他会被老头子关起来?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他都已经跟她订婚了老爷子竟然还不放过他!

  “阿宇,你为什么现在对我的态度这样……”语昕撇了撇嘴,一副很受伤的表情,明明前几天姚成宇对她还不错的,之前她听人说姚成宇的脾气不好,她还觉得自己好幸运,没有想到,这几天他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差。

  “我怎么样了?”姚成宇冷淡地抬起头,“别逼我打你,滚!”

  “阿宇,我不走!”语昕一双漂亮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里面,“我听他们说你在外面有女人,是不是?”

  什么叫外面有女人?林冉冉不是他外面的女人,而是他以后都会娶的女人!

  “滚开!”姚成宇伸手狠狠扯了扯衣领,听到林冉冉的名字他就觉得闷得慌。

  “阿宇,我知道你在中国寂寞,你有女人我不怪你,但是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们以后会一起步入殿堂。”姚成宇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直到最后,他高大的身影慢慢站起来,靠在门口,声音沉如鬼魅,“我确定你能够跟我走入婚姻的殿堂,杨语昕,别让我觉得恶心,给我滚!”

  他今天连续说了几个滚,这个女人竟然还那么死皮赖脸。

  “为什么要我滚,为什么是我滚,我现在才是你的未婚妻,我手里戴的是我们的订婚戒指,该滚的人是那个女人!”杨语昕是一个很倔强的女人,一旦认定了,她就绝对不会改变。

  她那么不容易才走进了姚家,那么困难才做了他姚成宇的未婚妻,她怎么可能轻易地退出。

  “……”

  姚成宇的手抱着胳膊,性感而冷魅的唇角抿出一丝很冷锐的弧度,既然这个女人那么想留下,也好!

  “陪我出去走走。”他打开门,修长的手指冷冷地按在门上。杨语昕看着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们出去走走?”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姚老下过令绝对不允许他出去的。

  “走不走?”姚成宇冷冷地盯了她一眼,冰冷的眼光从她的脸上扫过,“如果你不想跟我约会,那滚!”

  约会?

  杨语昕连做梦都想跟他约会,点头跟在他的身后,“阿宇,你别生气!我跟你走!”

  她的身子虽然高佻,但在姚成宇的面前依旧显得那么小鸟依人。姚成宇黑眸随意地扫了她一眼,伸手将她轻轻地搂住。

  近在咫尺的爱人,熟悉的男人体息,杨语昕嘴角不由自主闪过了一丝笑意,要是能够永远这样下去该多好。

  几个保镖很自觉地退后,却没有离他们很远。

  该死!

  姚成宇冷冷地蹙起眉,老头子的人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竟然到这个时候还跟着!

  “你平时就这样跟你的男朋友约会?”姚成宇低下头,嗓音磁性而性感,目光却还着浓浓的不满意。他对她现在的表现很不满意,这个女人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完全就没有林冉冉的感觉。

  “阿宇,你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杨语昕很认真的纠正。

  “第一个?怎么可能?”姚成宇轻蔑地哼了一声,伸出手强势地将杨语昕压在墙边,一只手猛然探入她的衣服里,隔着一层薄薄的内衣揉握着她白皙的粉嫩。

  手感不错!

  不过,比起林冉冉来还是差一点!

  “啊,阿宇你……”杨语昕脸红了,她虽然是他的未婚妻,可是他还从来没有这样对过她。

  “怎么了?你刚才不是还说是我的未婚妻么?我现在要你你不喜欢?”姚成宇的眸光闪了闪,低下头,性感的嗓音在他的耳畔来回回响,“我现在在这里要了你,你说怎么样?”

  “我……”

  修长的手指突然滑到她的背后,他的手指快速解开了她的内衣扣子,没有了束胸的效果,她的丰腴在他的掌中突然跳了一两下。

  “阿宇,我迟早是你的人。”杨语昕踮起脚尖,两腿纤细的大腿已经分开,整个人几乎挂在姚成宇的身上。

  这个女人,还说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怎么可能!

  姚成宇目光一沉,下意识想要把她推开,杨语昕柔软的身体却越来越靠近。该死的,这个女人身上的衣服竟然已经被她一件一件脱得干净。

  下一秒,姚成宇快速将她的衣服穿好,不悦地盯着她,“你的身体就这么不值得,被那么多男人看了也无所谓!”

  哪有,她哪有被那么多男人看了也无所谓。

  像是想到什么,杨语昕回头,声音顿时多了一分凌厉,“你们回去告诉老爷子,就说今天晚上我和阿宇在一起!”

  躲在暗处的保镖们面面相觑,很主动地退后。

  四周很安静,杨语昕的身体想要撩出热情而暖昧的风,姚成宇冷淡地推开她,人已经走了,他不需要再跟她周旋下去。

  “阿宇,不要离开我,我的后半生只是为你而活,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他前后的反应差别太大,杨语昕拧了拧眉,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了他,不想让他离开。

  不知道怎么办?

  呵。

  姚成宇冷笑着,转身,深邃的眼眸凝在她的脸上,“我警告你,聪明的人最应该懂的就是假装不知道,还有别打她的主意,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呃……”

  他刚才做了那么多,只是为了提醒她这一句?

  她本来就不聪明,她要是真的聪明的话,怎么可能会一直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看着他的心里一直记挂着别的女人。

  她就是不聪明,所以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如果当初在她察觉到有林冉冉存在的时候就把她解决了,也许一切就不会这样了!

  “她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那样拼命地为她?”

  “她哪里都好,杨语昕,你永远都不可能是她!”霸道冷绝的声音传来,杨语昕心陡然一疼,这个男人就像恶魔一样让人既爱又恨又怕,可她偏偏就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深深地爱上了他,她一直战战兢兢地爱着,直到家庭的人告诉她,她会成为姚成宇的妻子。

  那一刻,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可当姚家的人把她迎到姚家时,她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真的。那个在梦里完美的男人看她的眼神虽然冷淡,但是,他对她的靠近一点都不排斥。

  她以为,他迟早会爱上她,迟早会像她爱他一样,迷恋她。

  结果……

  他的心里早就装了一个叫林冉冉的女人。

  “阿宇,如果你不背叛我们的婚姻,我是不会伤害她的!”

  这个女人,果然也不是一个软弱的柿子,姚成宇松开她的肩膀,径直从她的身边擦过,“这里你先帮我看着,如果有人来,替我挡一下!如果你聪明的话,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他为什么就那么认定她会帮他?

  杨语昕低下头,目光凝在她左手的订婚戒指上。

  她记得那一天他低下头,深情款款地替她戴上戒指,下一秒,他突然俯身冷淡地对她说,“这枚戒指不是你的!”第二章 戒指

  那个时候她还以为他在开玩笑,没有想到,这枚戒指真的不是她的。

  她只是帮着别的女人保存了几天而已。

  夜。

  寂静如死。

  姚家的保镖分布他清醒,第一层守卫非常严密,然而在第二层和第三层守卫就要明显松懈很多,好在第二层和第三层守卫的人里有他的手,所以一看到他,其他保镖都很自觉地闪人。

  虽然姚成宇也必须得听姚老的,但好歹姚成宇是他们的直系主人。

  翻墙出去,李南的车已经在门外等着,看到他,姚成宇不悦地皱了眉头,“你在外面也不知道进去救我!”

  “呵,以你的本事,怎么可能逃不出来!”李南轻笑了一下,拿起手表看了一眼,“比我预期的快了半个小时!”

  其实要不是杨语昕来了,他未必会那么顺利。

  “她怎么样了?”姚成宇直入主题,现在他满脑子里全是林冉冉,秦文强带她离开,肯定会在短时间内带她回国,他绝对不允许她跟那个男人有任何关系。

  “你知道的,她是一个很单纯的女人!”李南无奈地摆了摆手。

  “了?”姚成宇咬牙切齿,她跟秦文强了?

  他的女人被别人上了!

  “……”李南同学眉头拧了一下,用手指揉了揉眉尖,“你想太多了!只是我不知道你看到他们现在的情况会有什么反应!”看到林冉冉跟别的男人离开这里,他估计得抓毛了!

  姚成宇冷冷地看向李南,手指紧紧地握成拳。

  不用猜他也知道秦文强在想什么?

  他好不容易才让林冉冉离开自己,现在肯定会马上带林冉冉离开这里,好逃离他的控制。

  他做梦!

  他绝对不会让林冉冉离开他半步,更不会让秦文强那浑蛋带她离开。

  “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她?”李南拿起手机递给他,姚成宇眼神杀过去,那个女人要是听到他的声音,会理他?

  他不太确定。

  “还是我打吧!”李南摆了摆手,很识相地拔通了林冉冉的号码。秦文强稍微比较人性化一点的就是,他没有把林冉冉关起来,也没有屏蔽掉她的信号,要是姚成宇……咳,大家都知道的,这个男人的占有欲非常的强,任何人都别想从他的身边将她带走。

  林冉冉正在和刘芝雨玩游戏,看了手机,快速接通了电话。

  “喂,李南。”

  “冉冉啊,你还好不?”李南柔声说。

  “……”

  林冉冉怔了一下,李南怎么对她那么亲昵了,她记得李南这个人虽说不如姚成宇狠辣,但其实是一个不易亲近的角色。“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听说你要离开这里了,你不打算跟我见一面么?好歹我们也朋友一场!”李南有些怨念地问。

  他怎么知道她要走了啊?

  林冉冉迟疑了一下,抬头盯着秦文强,秦文强正戴着黑框眼睛,静静地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整个人显得异常的书生气息。“你现在在哪里?”低下头,林冉冉弱弱地问。

  “我在UONE-LOVE的餐厅等你。”李南顿了一下,微笑,“你放心,姚总那家伙现在正被关着,我只是想在你走之前告诉你一些宝宝的事情!”

  宝宝?

  林冉冉原本还犹豫要不要去,听到他这么说,整张脸都严肃起来,“宝宝什么事?难道宝宝还活着?”

  “我们见面再谈,不见不散!”李南对着电话笑着,很快速地挂掉了电话。

  姚成宇冷不地靠在旁边,目光很没有焦距地望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说谎都不脸红!”

  “我说谎为什么要脸红?”李南伸出手轻轻地打了他一下,“姚总本来就没来,你现在已经不是K.E的总裁了,姚成宇姚大少爷!为了那个女人,你牺牲的倒不少!”

  “哼!”姚成宇半垂下眸,半晌才道,“她要是敢走,我就打折她的腿!”

  “……”

  这果然是姚成宇的做事风格,一如姚老的狠辣绝情。

  李南不愧是一个心理专家,他完全捉磨到了林冉冉的心理,不管是出于什么,她是肯定会出现在UONE-LOVE餐厅的。

  UONE-LOVE餐厅里,姚成宇和李南坐在很显眼的地方,整个餐厅里就他们两人,显得要有多冷清就有多冷清。

  “姚先生,李先生,你们想要点什么?”女经理风情万种地过来,一般情况下他们这种地方是见不到两大帅哥的,所以当他们接到电话两位总裁大人要将餐厅包下来的时候所有的服务员和经理都将自己重新包装了一遍。

  李南看着面前几个性感的西方辣妹,嘴角有些冷了。

  他很反感西方女人,这是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变过的泡妞习惯。西方女人绝不碰一下!

  迫于李南要杀死人的冷漠,几个西方女人将目光望向了姚成宇。

  姚成宇冷冷地拿起手表看了一眼,眼里透着杀人的光。原本还想勾引他的女人们脸色都变了,僵硬地道,“两位请慢用,有事请……请找服务员!”

  这两个男人确定是来用餐的?她们怎么感觉他好像是来这里杀人的!

  “死女人怎么还没来!”姚成宇眉头紧锁,显然对林冉冉乌龟爬的事实很反感。

  死女人已经出现在门口,听到姚成宇的声音,林冉冉几乎想要逃出去。还是李南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林冉冉,提着嗓门喊着,“在这里!”

  “……”

  姚成宇的目光狠狠地杀了过去。

  李南不是说姚成宇不在的吗?

  他也骗了她!

  没有停顿,林冉冉有些狼狈地从里面跑出来,文强就在外面,她只要找到他……

  “林冉冉,你打算躲我到什么时候?”姚成宇从后面追出来,他的速度很快,林冉冉根本就逃不了,只得由他一把拽着往回走。

  “你放手!”林冉冉踉跄挣扎着,姚成宇却像一个走路的机器,完全不顾她的任何挣扎。

  “放开她!”从旁边冲过来白色身影,他的动作矫捷,林冉冉只感觉自己的手微颤,原本一直拉着她的姚成宇左腿微微一颤,顿时松了手,整个人狼狈地被打倒在地。

  他的腿伤还没有好!

  从来只有打别人的姚成宇现在竟然被打倒在地!

  林冉冉怔怔地望着姚成宇颇为滑稽的脸,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秦文强,你找死?”他竟然敢打他?姚成宇冷冷地站起来,眼里透着杀人的光,“你想死,我成全你!”

  在打架方面,秦文强绝对不是姚成宇的对手。林冉冉眼看着秦文强已经明显落下败风,脸色有些铁青。“够了,你们打够了没有!”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架,他们两个还是有名的人物,怎么一点都不觉得害臊。

  “秦文强,你有本事就别躲在女人后面!”姚成宇轻蔑地盯着秦文强,他还以为那个死女人会担心他,结果她倒好,把秦文强拉到了身后!

  她现在真是胆儿肥了,竟然当着他的面跟别的男人亲亲我我。

  “姚成宇,我不是躲在女人后面,我是尊重冉冉,只有像你这样不尊重女人的男人才会自以为是!”秦文强冲林冉冉温柔地微笑了一下,轻轻地将她拉到身后,高大的身躯给她一种安全感。

  “尊重?”姚成宇轻蔑地笑起来,他的女人何时……

  剩下的话却卡在嘴里,因为林冉冉正一脸冷漠地望着他,似乎都已经能够猜到他后面要说什么了。

  他会说,他的女人何时需要别的男人尊重?

  但是现在,这个女人还是他的吗?

  “姚成宇,既然你不会放手,我也绝对不会让冉冉再重新回到你的身边,那我们就打赌,如果我输了,我退出,如果你输了,你就永远不允许再纠缠冉冉!”

  纠缠?

  呵。

  秦文强追她就叫光明正大郎情妾意,他追她就叫纠缠?

  “秦文强,你最好一直这么有种!”姚成宇眼神冰冷,脸黑到了极点,在看向林冉冉的时候眼里竟然簇起了令人不寒而栗的火焰。

  UONE-LOVE餐厅里有一些赌博的小游戏。

  一条白色的长桌上,姚成宇和秦文强分别坐在前后方,李南和林冉冉坐在桌子的正中部位。林冉冉望了一眼神色从容的秦文强,眼里透露出浓浓的不安。

  姚成宇的阴狠是出了名的,他黑白两道通吃,赌术绝对不差,而文强他是一个老实的好人……

  “你猜他们谁会赢?”李南突然很好奇地凑过脸来,朝着林冉冉微微笑着。

  不知道。

  林冉冉看向李南,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谁会赢,更不知道她希望谁会赢。

  她想要回国,想要离开这里,但……她知道,自己是舍不得姚成宇的。

  “我们两个来做个交易好不好?”李南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下巴。“要是姚成宇输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要是秦文强输了,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怎么样?”

  这算什么赌?

  林冉冉迟疑了一下,目光转移开来,算是默认了。

  他们玩的是骰子,两个人猜了大小,第一把秦文强骰子是四四六,姚成宇一一四。

  “看起来姚成宇的赌运不太好!”李南在林冉冉的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你别看他挺会打架,他其实不太会赌!”

  “……”林冉冉一脸疑惑地盯着李南,像是听到新鲜事一样,“怎么可能?”

  姚成宇不会赌?她还以为姚成宇可以堪称赌王!

  “他以前在黑道混的时候,人称赌瘟,逢赌必输!”李南似乎对揭露他的伤疤很感兴趣,一直在那里点评,“不过这把是为了你,我想他一定会拼了命的!”

  林冉冉迟疑地转过头,这里虽然没有别人,但姚成宇和秦文强毕竟是个名人,他们两个在这里比试明天肯定又会上报纸头条吧!

  第二把,林冉冉抬起头,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姚成宇。虽然她真的很不想回到姚家,看到他跟别的女人亲热,但是……心里总有一个莫名的声音告诉她,他是爱你的,林冉冉,他做了那么多都说明他爱你。第三章 赌

  “你猜谁会赢!”李南现在真是太闲了,一直在拿他们两个作赌。

  林冉冉现在什么都不想想,眼睛一直望着面前的两个男人。

  “我的牌大一点!”姚成宇冷淡地将牌丢向秦文强,两条长腿交叠着,脸色很不好看。

  “想不到这家伙竟然平了!”李南看戏看得很认真,林冉冉第一次嫌弃他聒噪,用胳膊抵了抵他的胳膊。

  “冉冉,你真的想跟秦文强回国?”李南想了想,脸微微凑近了一点,他的眼神专注,林冉冉被他的眼神看得吓了一跳,微微退后,有些狼狈地干笑了一句,“你干嘛?”

  “没干嘛,你很美!”

  “李南,你干什么,脸都快凑她脸上了!”姚成宇愤怒地瞪向他们两个,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

  他又在说什么呢!

  林冉冉不悦地白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就知道发脾气,真不知道李南这样的好男人怎么会认识他这样的坏男人的!

  “姚总,你今天的运气似乎有些不好!”秦文强将牌丢下,整个人显得异常的轻松,他终于把冉冉赢回来了,姚成宇他根本就没有资格跟他斗。

  姚成宇坐在原地,目光冷冷地盯着秦文强,眼沉阴沉,“你最好祈求你的运气永远那么好!”

  “我相信我的运气差不到哪里去!”秦文强慢慢站起来,温润的脸上漾起了惬意的笑意。

  林冉冉无言地看着姚成宇,到现在她竟然还没有消化过来,姚成宇竟然会输?

  太不可思议了!

  她以为姚成宇无论做什么事都是万能的!

  “走吧冉冉!”秦文强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林冉冉的手。她的手很小,包裹在掌心里显得异常的娇小。

  姚成宇盯着两只紧攥的手,手慢慢拢成拳,喉咙里像是卡了什么东西,让他窒息。这个女人又一次当着他的面跟别的男人走了,他妈的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靠!

  狠不住爆粗口,姚成宇几乎有些绝望地疲惫地靠在椅上。

  他发神经了今天晚上才会来看她,他脑袋有坑才会跟秦文强比试。

  “冉冉,等一下!”李南突然站起来,他的身材不如姚成宇健壮,但是非常的惹眼。林冉冉停下,一脸疑惑地望向一步一步朝她走来的李南。

  “怎么了?”林冉冉心突然跳了一下。

  姚成宇依旧坐在那里,脸色因为生气而显得有些惨白。

  “刚才我们打赌,如果他输了,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李南站在那里,双手很随意地展开,微微一笑,低下头轻轻地靠在她的耳畔说了一句什么。

  “……你说什么?”

  林冉冉脸色骤变,原本清纯干净的小脸上顿时多了一层惊愕。“你再说一遍!你骗我!”

  “额,你不信的话……”李南说道,声音只够他们两个人听到,“你不信的话,可以马上离开这里,如果你不想要看到宝宝。”

  宝宝没有死?

  难道之前姚成宇做的一切都是假的?

  林冉冉的脸很惨白,径直挣开了秦文强的手。秦文强的手原本想用力将她抓住,但下一秒,她已经冷漠地走到姚成宇面前,气场强大,眼神里几乎迸出了火一样的光芒。

  这个女人……

  姚成宇头一回觉得原来他身边的这个女人一点都不温柔。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林冉冉瞪着他,眼睛里都迸出了血丝。

  说什么了?

  姚成宇错愕地看了她一眼,目光转向李南,这个家伙刚才跟她说什么了?

  “我问你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林冉冉再次问,声音几乎濒临极点。

  “他说什么了?”姚成宇注视着她的脸,她很恐怖,很害怕……又带着一丝丝的欢喜。

  李南这个家伙,刚才背着他说了什么。

  “姚成宇,你这个王八蛋!”林冉冉突然闭上眼,发了疯一样狠狠地咬住了姚成宇的胳膊,姚成宇倒抽了一口气,却没有推开她,只是微闭着眼忍着。

  这女人,真是下了狠手。

  他觉得自己的五指都有些麻木。

  “咬够了?”许久,她僵硬地跪坐在地上,整个人疲倦得没有任何力气。姚成宇凝视着她许久,开口说道,嗓音低沉沙哑,“留下来。”

  他的掌伸向林冉冉。

  林冉冉一双满含泪水的眼睛眨动着,心痛的感觉让她几乎无法呼吸。是不是如果今天她不走,他们就永远不会告诉她孩子还活着的事实?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抓走了她的孩子,还不让她知道,让她这两年来的希望都化为泡影。

  “冉冉?”秦文强一直站在林冉冉的身后,一双黑眸深深地凝着她。李南跟她说了什么?他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该死!

  “林冉冉,我要你留下来!”姚成宇执着地抓着林冉冉的手,不打算放开。

  “姚总,你不要忘记了刚才的承诺!”明明比输了,这个男人竟然还厚着脸皮让林冉冉留下来。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姚成宇是这样的男人。

  “什么承诺!”姚成宇不悦地拧紧眉,“在畜生面前,我说的任何话都不算数!”

  “……”真是毒!

  林冉冉的眸子动了动,好久才淡淡地抬起眼眸,语气冰冷地道,“畜生的世界里是不是永远都没有信用可言?”

  这女人现在真是被气急了,姚成宇死死地瞪着她,额头上的青筋暴出,她发什么神经?她现在就那么喜欢跟他做对?

  看到他在别的男人面前吃亏她就那么开心?

  皱着眉头,姚成宇用力地将她拽到怀里,嗓音沙哑,“林冉冉,你敢再帮他一句试试!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

  “姚成宇,在你的世界里是不是只有武力可言?你对待别人的方法是不是只有打架?你跟禽兽有什么差别?”

  姚成宇脸都气绿了。

  她竟然骂他是禽兽。

  好得很!

  她林冉冉现在有了新靠山,果然跟以前完全不一样。“我是禽兽又怎么样?林冉冉,你当初还不是死活想要爬上禽兽的床!”

  “啪。”林冉冉甩这一巴掌用了很大的力气,姚成宇身子未动,脸上却已经浮出了极其明显的五指印。这个女人竟然敢打他?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姚成宇,你算什么男人?你如果真是男人,怎么会体会不到我做母亲的心,那是你的孩子,我怀胎十月为你辛苦生下来的孩子!你没有保护好他,禽兽都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子女,你连禽兽都不如!”

  林冉冉的情绪已经接近崩溃边缘。

  她知道了?

  姚成宇阴狠地瞪向李南,不用说他也能够猜到刚才李南在她耳边说的话,难怪这个家伙今天晚上一直在跟她说话,原来他早就打算好了用孩子留下她。

  可恶!

  他姚成宇难道魅力就那么差,竟然连自己的女人都留不住,还得靠那个奶油娃娃。

  李南同学无奈地摆摆手,这能怪他吗?要不是使出这个杀手锏,林冉冉怎么可能会妥协。

  “冉冉?”秦文强抬起头,心口隐隐地犯疼。

  他不是笨蛋,他很清楚地知道孩子在林冉冉心里的重要性,他只是没有想到,姚成宇竟然为了留下她,连这个不能说的秘密都说出来了。

  他难道不知道用这个秘密留下她只会让她更心寒?

  “他现在在哪里?”林冉冉转过头,不想再理姚成宇,而是盯着李南。

  李南马上装死,开什么玩笑,刚才他只不过靠她近一点而已,姚成宇都差点用目光烧死他,现在他才不敢抢他姚大少爷的戏。

  “你想见他?你想见他就留下来”姚成宇转过头,背对着林冉冉冷哼了一声。

  “我会留下来。”林冉冉的目光望着李南。

  这两个人!真是够倔的,谁也不服输!

  听到她答应留下来,姚成宇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她愿意留下,一切都好说是不是?

  “那你今天晚上住我家怎么样?”李南盯着林冉冉。

  烦死了!

  看到李南那么殷勤的脸姚成宇就有些不悦,可是他现在偏偏什么都做不了!

  李家林冉冉以前来过,所以对这里的一切还算了解,秦文强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什么话都没有说,这一点让林冉冉很感动,因为她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总会有一个人在她的身边陪着她。

  而那个人,就是他秦文强。

  “文强,你先回去吧,我找到孩子就会回去!”林冉冉很认真望着秦文强。他的眸凝落在她的脸上,久久不曾离去。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两个总是在错过?

  心口隐隐地犯疼。

  他微微抬起头,脸上漾起了温润的笑意,“我等你。”

  秦文强一走,姚成宇看着大厅里乱七八糟得缭乱得眼花的灯光,心烦意乱地瞪了李南一眼,“这里暂时留给我!”

  “你出去,李南留下!”林冉冉站起来,脸色严肃。

  “……”靠!

  姚成宇牙齿紧紧咬着,好不容易才忍住即将爆发的怒火,一拳狠狠地击在李南的后背上。

  呲!

  李南痛哼了一声,整个人软倒在了沙发上。这个男人需不需要这样啊?真是太可恶了,自己到现在明明一直在帮他啊,他倒好,不问青红皂白,直接给他一拳。

  揉了揉被他打痛的后背,李南很无奈地摆了手,一副你想问什么就问吧的表情。

  “他为什么骗我?”林冉冉低下头,两只手紧紧地交缠在一起,夹在两腿之间快速而没有规律地转动着。第四章 没有风雨的爱情

  李南微微凝了眉,目光落在她交缠在一起的十指上,深吸了一口气。

  “他知不知道那个孩子对我有多重要?他知不知道那段时间我几乎失去了生存下去的毅力,他知不知道为了救活孩子,我牺牲了多久?我一直告诉自己,他就是我的命,他知不知道,没有了孩子,我真的不想要这条命了!”

  林冉冉的声音缓缓传来,明明是没有起伏的音调,却听得李南心里一阵颤抖。

  “我曾经问过自己,如果没有了孩子,我还能不能跟他继续下去!每一个午夜梦回,我都会想到以前那些种种不愉快的事情!他是我的仇人,他杀了我的爸爸,如果没有孩子,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用什么样的心态去爱他!”一行泪水从眼眶里滑落下来,林冉冉摇了摇头,将泪水抹得干净。

  “他一直告诉我他爱我,但是这样的爱我真的受不起。我不想要和别的女人一起来分享他的爱,我只想要平平淡淡的生活,一段没有风雨的爱情!”

  “……”

  “如果可以,我希望他什么都没有,我只想要他是一个普通的姚成宇,可是他不是!”

  “……”

  “我不喜欢别人骗我,他却一直在骗我,我现在已经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我甚至不知道我应不应该原谅他!”

  “……”

  “呜呜……”她的声音彻底消失,完全埋藏在哭声里。一直斜身靠在门口的姚成宇低垂着头,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捏着窗旁的栏杆,整个人显得异常的疲惫。

  他从来没有听她说过那么多话,也从来没有见她那样悲伤过。

  在他的印象中,以前的林冉冉无论受了多少苦她都会倔强地承受,可现在的她,似乎已经被磨去了棱角,变得那么的脆弱。

  “林冉冉!”咬咬牙,姚成宇的手指用力地刺进了栏杆里,殷红色的鲜血从指甲慢慢地渗出来。

  “我不想再跟他说任何话。”林冉冉的声音缓缓地从里面飘来。

  不想跟他说任何话?

  她的心里竟然已经那么排斥他了!

  姚成宇的手一滞,鼻间酸涩。坚持了这么久,到最后他却只得到她一句……不想再跟他说任何话。

  压抑的大厅里,沉闷得让人窒息。

  里面的人一直断断续续地陈述着,时而说话,时而哭泣。

  “林冉冉,我说过你会是我唯一的女人!”

  姚成宇蓦然转过身,高大的身影被月光得颀长,却是异常的单薄。

  唯一的女人!

  林冉冉低着头,眼睫不停的眨动着,泪水慢慢地滑落下来,她是他唯一的女人,那他的那个未婚妻呢?她算什么?

  “你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还有孩子!”他的声音渐渐消失偷偷逃离姚家的后果很严重,姚成宇被关了起来,还接受了三十棍的家罚。

  要是换了别的人,估计现在早已经软在床上。

  以前的姚成宇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冷漠对待,而今天的他很沉默,什么话都没有说,冷冷地接受了三十棍的家罚。

  “少爷?”管家在门口轻轻唤他的名字。

  姚成宇眼波微转,冷淡地吼了一句,“滚!”

  “少爷,杨小姐割腕了!”

  姚成宇躺在床上,眼神里没有任何表情,他天生就是一个冷漠的人,那些他不在乎的人的生死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杨语昕,那个女人本来早就应该死了。

  在他的眼里,她没有一点好的地方,她连林冉冉的边边角角都比不上!

  “少爷,医生说杨小姐怀了少爷的孩子!”

  “……”

  姚成宇眉头突然皱了一下,开什么玩笑,他从来没有碰过杨语昕,怎么可能……他可从来没有碰过她。

  靠!

  难以遏制的怒火爆发了出来,紧接着便听到房间里乒乓的摔东西声音。

  “少爷?”管家怔了一下,姚成宇的脾气在姚家是出了名的狠和无情。

  “告诉老爷子,我姚成宇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替人背黑锅戴绿帽子!”姚成宇冷漠地瞪着外面的人影,“我是有底限的,别逼我太狠!”

  老爷子故意把林冉冉抓到姚家来,原意就是想让林冉冉知难而退。

  他以为是林冉冉在缠着姚成宇,却不知道,真正放不下的人是他!

  她可以离开他后逍遥地过日子,她可以快快乐乐地过她余下的小半生安宁生活,他却不可以!一想到她可能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他的心里就难以压抑地痛!

  这辈子,他绝对不允许别的男人走近她!

  “是是是。”管家深知现在的姚成宇是不能得罪的,赶紧换了别人,“宇哥哥,是我,晓霜,我来给你上药!”白晓霜是姚家的私人医生,其实姚家家大业大,是根本不需要一个女孩子来帮助他们的。

  姚成宇站起身有些别扭地打开门。

  “三十棍呢,你竟然还能够从床上下来,果然是男子汉!要是换成李南哥哥,他现在估计躺在床上动也动不了了!”白晓霜吐了吐舌头,将医药箱拿出来,“你伤的是屁股呢,你坐着我怎么上药!”

  姚成宇哼了一声,他干什么要一个女孩子给他上药。

  “JR最近怎么样?”姚成宇径直从她的手里接过药,粗着嗓音问。

  “宝宝很听话,比我想象的要听话呢,不过我现在倒更希望他能够吵闹一点,那些人真狠,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白晓霜单纯得没有发现姚成宇已经越来越阴冷的表情。

  “咳咳,宇哥哥,你别生气,我也就随便说说,其实宝宝的毒并不是解不了,我现在最担心的倒不是他身体里的毒,而是他的病……”

  换句话说,就算解了他的毒,孩子也未必能够活下去。

  这也是为什么姚成宇把他从林冉冉身边带走的原因,这个孩子活下来的几率微乎其微,他不想看到她再为他折腾下去。

  “对了,语昕姐姐怀孕了!”白晓霜支着腮,很认真的提醒姚成宇。“李南哥哥说,她怀孕的时机很好!”

  李南也知道了?

  姚成宇眼眸微微眯了一下,嘴角突然勾起来,果然还是李南狠,那个家伙,不整人的时候完全一君子,整起来人简直能够整得人完全翻不了身。

  “你告诉他,我知道了!”姚成宇站起来,眉眼多了一分轻松。

  “李南哥哥还说,冉冉姐在他那里很好!”白晓霜的语气多了一份哀音。

  看到白晓霜陡然变化的表情,姚成宇修薄的唇角微微一抿,慢慢地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小洁,看上了李南?”

  他到现在才发现,玉锦的妹妹已经长这么大了,原来当初那个跟在他们身后的小姑娘已经到了该结婚的年纪!

  “你说什么呢!”白晓霜脸顿时一阵通红,“宇哥哥,你乱说,我不理你了!”

  “呵。看上李南那小子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姚成宇难得想促进这一对。

  “李南哥哥不会喜欢我的!”白晓霜长长的眼睫突然垂了下来,“我曾经见过他的笔记,他心里有一个女人,虽然他说那是他永远都得不到的女人,但是,他不会忘记她!”话语之间,全部是浓浓的失落。

  这小妮子一直喜欢李南,姚成宇不是不知道,不过李南那个很倔强,他们两个的脾气相似是出了名的。

  “……”姚成宇眼眸微微眯了下去,脸上的笑意不再。

  李南,你还爱着她?

  听到这个,他怎么觉得有些隐隐的不安呢!

  微弱的灯光下,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躺在床上,脸色很苍白。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唯能听到个别人极浅极浅的呼吸声。

  姚成宇冷冷地推开门,目光望到床上的杨语昕的脸上,薄唇角抿出一丝很冷锐的弧度,眼里瞬间多了一丝邪戾的气息。

  他的左腿伤还没有完全好,但是现在他却走得云淡风轻,精神抖擞。

  听到了声音,杨语昕蓦然睁开了眼睛,望着面前的男人,“阿宇,你听我说,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怀孕了,她真的不知道这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那应该是我想象的哪样?杨语昕,你自己扪心自问一下,我有没有碰你?大家可都是成年人,你可别跟我说你是自体受孕,我不相信。”姚成宇斜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冷漠。

  “阿宇,你明知道我们家族的人和老爷子立了规定,我这辈子注定了是你的女人,我怎么可能和别的男人做什么?”杨语昕眼泪婆娑,她们温氏家族在这里是大家族,而她从小就被定了姚成宇的女人。

  她一直洁身自好,又怎么可能会跟别的男人鬼混。

  “注定了是我的女人,那你能告诉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姚成宇咬牙,还是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他才不会在乎这个女人是生是死,他姚成宇天生就是一个冷情的人,这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他在乎的想要保护的,一种是他的棋子,对任何棋子他也只会有一种态度,那就是漠视。

  第五章 怀孕

  “我……我不知道。”杨语昕几乎要抓狂,这几天她一直呕吐得厉害,白晓霜给她诊断,竟然说她怀了孩子!

  她当时脑袋里面什么都没有想,只是绝望的想要自杀,因为姚家是绝对不可能娶一个怀了别人孩子的女人。

  “不知道。”姚成宇冷冽地站起来,高大的身影立即投映出了一片朦胧的阴影,浑身都散发出了一种迫人的气息。

  他就站在她的头顶上,声音如鬼魅一般缓缓地吐出,“杨语昕,我给你最后的机会,只要你跟老爷子说让他收回我的势力,我就会原谅你。”

  没有了势力,他现在步履艰难,想要出去看看那女人都不行。

  杨语昕是一个很单纯的女人,她并没有多重的心眼,一心只想要当他姚成宇的女人,现在听到姚成宇这样说,心突然滞了一下,碧色的眼眶里竟然多了一层雾朦朦的水汽。

  “阿宇,只要你愿意原谅我,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她的世界很渺小,渺小到只想要能够看到他就好。

  她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那么在乎面前的男人,是三年前那一次的邂逅?她记得有一些宴会上,她看到了姚成宇,那个时候的他斜身靠在沙发上,眼神冷淡,浑身都张扬着霸王的气息。

  他明明没有看她一眼,可她觉得自己浑身的细胞都在扩张,就连呼吸都那么的急促不平稳。

  姚老爷子对杨语昕特别的满意,尤其当他听到杨语昕怀了姚成宇的怀子,脸上已经堆了一大折子的笑。

  姚成宇重新恢复了势力,当上了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姚大总裁。

  冰冷的姚家别苑里,姚成宇一脚踢飞了以前几个把他看得死死的保镖,妈的,前几天他做什么事情这种白眼狼就跟着他,扯了扯衣领,姚成宇头一回觉得自由的空气真好闻。

  “姚总,我们错了,姚总,我们错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几个保镖被姚成宇一脚踢得头晕眼花,连连在地上打滚。

  这个男人太恐怖了,谁得罪了他就等着收尸吧。

  这个事情告诉几个保镖,千万不要棒打落水狗!

  “给我滚!”姚成宇冷淡地扫着面前的保镖,扯了扯领带,这才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一些。“你们要是敢再在欧洲出现,小心我打折你们的腿!”

  “是是是!”这年头,当保镖也挡不容易的,尤其是当姚成宇这样的人的保镖。

  看到面前连滚带爬的人影消失,姚成宇这才冷淡地站起来,伸出手用力地推开了窗户,轻柔的风吹来,将他脸上冷峻的气息吹得更浓烈那些伤害过他的,背叛过他的,算计过他的人,他绝对不会放过。

  “阿宇。”门外传来了杨语昕的声音。

  这才在床上躺几天,这女人又出来缠他了。

  姚成宇冷冷地转过头,目光突然一愣,杨语昕竟然将原本的金色头发染成黑色,碧眼也戴了美瞳装扮成了中国人的漆黑这女人想干什么?

  姚成宇双手插在裤袋里,眼眸冰冷地从她的脸上扫过,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爱装就装,反正他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兴趣。

  “阿宇,你要去哪里?”看到姚成宇从她的身边穿过,杨语昕心里骤然有些急了,伸出手从身后将他紧紧地抱住,

  这个男人的身躯很强壮,抱在怀里的感觉很温暖。

  如果可以,她真想一辈子都不离开。

  “放手。”姚成宇嗓音厚沉,带着浓浓的冷意。

  “你要去哪里?”杨语昕脸色苍白,手却不由自主地松开,她知道,这个男人的脾气很倔强,谁敢反抗他谁就得死。

  她不想那么早死,她还想要留在他的身边,做那个能够陪他一辈子的人。

  “杨语昕,别忘记了你现在的身份,你觉得我去哪里需要跟你解释?姚成宇厌恶地瞪了她一眼,就算她再怎么装扮成中国人,她也不可能装扮出林冉冉那种娇中带媚柔中带刚的气质。

  该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觉得林冉冉是无懈可击的美丽,感觉全天下的女人都比不起她。

  想到那个女人,姚成宇眼眸更深更沉。

  “我错了。”被姚成宇这么一瞪,杨语昕僵硬地退后了一点,声音带着卑微,“阿宇,我不是想管你,我只是想要陪你在一起,你以后去哪里都带上我好不好?”

  “……”

  开什么玩笑,去找林冉冉那女人也还得带上她?

  要是看到她,林冉冉估计又会弄翻一坛子醋。

  “阿宇,我不会打扰你,就算你想出去找别的女人我也不会说什么,而且带上我并没有什么不方便,老爷子反而会很高兴不是吗?”杨语昕眸光闪闪。

  不得不承认,老爷子虽然已经放回了他的势力,但是并没有放松对他的监视,要是带上杨语昕这个女人,做任何事情都会方便许多。

  “阿宇,我知道我身体不干净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想要做什么,我只是想要陪在你的身边,我知道你喜欢林小姐,如果以后你想以娶她,我愿意当小。”

  姚成宇目光有些迟疑,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她就算愿意当小,林冉冉那死女人也绝对不会愿意跟别人分享他的。她一直骂他专权霸道,其实在爱情方面,她何尝不专权霸道,但是,偏偏他就是喜欢那样的小野猫。

  也很喜欢她对他专权的样子。

  “好不好?”杨语昕的声音祈求意更浓。

  “好了,烦死了。”姚成宇冷冷地吼了一句,大步从里面走出来。他的语气很冲,杨语昕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怔怔地立在原地,有些茫然地看着面前的姚成宇英俊挺拔的身影。

  原本,她是可以跟他站在一起的,没有任何觉得愧疚,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己跟在他身后都有些不好意思。

  真的,那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让她很不好受。

  可偏偏,她就是舍不得放弃他。

  “还不跟着!”姚成宇语气不悦地瞪了她一眼,步伐更快了。

  杨语昕喜出望外地跟在他的身后,她现在怀有身孕,步伐快不了,却还是执着地往前追。

  门外一辆红色法拉利赫然停着,姚成宇冷冷地启动引擎,转头盯着刚从门口冲出来的女人。

  真是的,慢死了。

  “阿宇。”杨语昕气喘吁吁地坐到车上,刚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便听到姚成宇语气冰冷的低吼声,“谁允许你坐前面的,坐后面。”

  “……”

  杨语昕瑟瑟地缩回了手,苍白的小脸闪过了一丝无奈与悲伤。

  车速很快,姚成宇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冷冷地打开了手机,语气不像刚才那么阴冷,“她现在在做什么?”

  “我能说她现在正在发呆么?”李南叹了一口气,“她现在每天跟我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宝宝在哪里,阿宇,你再不来我估计也快抑郁了!”

  “……”活该,谁让当初他跟她说这个事情的。

  姚成宇却抿了抿唇,心里却生生地被揪得好疼,这个女人现在心里肯定不好过,他现在真怕她再这样抑郁下去会忍受不了。

  呲的一声……

  车身顿时抖了抖,姚成宇蓦然停下车,长臂一伸,径直打开了车门,“滚下去!”

  “阿宇?”杨语昕一脸不置信地盯着姚成宇,他怎么可以把她丢在半路?

  “下去,我呆会再回来接你。”姚成宇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脾气,眉头却越皱越紧。他是绝对不会把这个女人带到林冉冉面前的,要是看到这个女人,林冉冉会原谅他才怪。

  没有再多诚意什么,杨语昕打开车门,目送着姚成宇和车一点一点从视线里离开。

  阿宇,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只是想要和你好好在一起而已!

  此时金色的阳光斜穿入户,林冉冉静静地坐在窗口边,安静娴雅的脸专注地望着外面的风景,漆黑的眼眸里全是平静得有些怪异的情绪。

  她从来到李家之后就一直很安静,安静得好像跟以前的林冉冉不一样,除了每天公事化的问李南孩子在哪里外,其他时间她都是安静地坐在窗口,看窗外的风景发呆。

  一辆大红色的法拉利赫然从大门口驶过,他的车速很快,姚成宇的头发被风吹着,微微有些凌乱。

  他是一个很重礼仪的人,然而现在,他却连头发都没有整理一下,径直打开了车门,大步朝里面迈来。

  他来了?

  没有预期的欢喜,林冉冉只是僵硬地站在那里,专注地看着他冷峻的眉眼。她有多久没有认真看过他的轮廓了,当初他消失之后,她日思夜想的全是他的脸,后来……他的轮廓模糊了,她的脑海里想的全是宝贝的脸。

  门被人打开,姚成宇大步流星地从口走进,修薄的唇角抿出一丝很冷锐的弧度,他一上前,长臂便将木讷站在那里的林冉冉紧紧地抱在怀里。

  她太瘦了,抱在怀里的感觉真不好。

  姚成宇把她越抱越紧,用力地吸吮着属于她身上的气息,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她就会从他的怀里逃离一样。

  他们错过了太多次太多次,错过得让他现在已经拉捏不准自己和她还会变成什么样的身份。

  林冉冉没有说话,姚成宇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就那么紧紧地抱着和被抱着,彼此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好久,姚成宇的声音才从头顶上飘了下来,声音带着浓浓的祈求,“不打算跟我说一句话了吗?林冉冉,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你是不是就打算和我僵下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4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