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若爱请说爱小说蓝雪儿上官辰洛格锐琪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若爱请说爱小说蓝雪儿上官辰洛格锐琪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访客

  Z国,上官辰办公室内。

  一进办公室,上官辰的秘书贝莉即刻上前来道:“总裁,有位克里斯小姐在办公室里等着你!”

  上官辰眉头一皱,转身就朝自己的好友兼助手阮文泽道:“你自己看着办吧,环境什么的应该不用我说了吧!”

  “当然!”阮文泽耸耸肩膀道,他当年也是在这里面被上官辰踢道了Z国去的,现在是回老家用得着熟悉环境么,说句实话,他还是想会一会那克里斯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但是上官辰的态度根本就是不想他进去,所有他也就遵命了。

  “阮文泽,好久不见!”秘书贝莉一见上官辰消失在眼前之后,她便放肆开来的朝阮文泽扑了过去。

  “贝莉,你还是这么的热情!”阮文泽抱住了扑上前来的贝莉乐哈哈的笑开来了,他有点庆幸没有带自己老婆影沁过来的,要不真有得一吵。

  “阮总真是结了婚反而越来越俊俏了呢!”贝莉手脚不老实的摸了一把阮文泽,她就是喜欢调戏这个美貌的东方男人。

  “这句话你让我老婆听见的话,你会干不下去的贝莉!”阮文泽不怀好意的笑道,随即也不合贝莉玩闹了,他正色道:“干正事了,带我去我的办公室!”

  “遵命!”

  安安被上官辰拽进了办公室之后,上官辰狠狠的甩上门扉,他低沉的怒吼道:“安安,我不是说过,让你没事别上来这里吗?”

  “我想你了,不能来看看你吗?”安安眨了眨贴的很精致的假睫毛,靠近上官辰的身边就向扑向他怀中。

  上官辰侧过身,推开安安后来到了沙发前坐下后看着一脸挫败的安安道:“说吧,你来这里是有什么话想说!”

  安安虽然被上官辰推开有点恼怒,不过她还是强压下不悦的念头而坐到了上官辰的身边,靠近这个男人,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就足以让她飘飘然了。

  “说吧,我时间不多,等你说完,就轮到我说了!”上官辰横了安安一眼冷漠说道。

  上官辰的冷漠语气让安安坐直了腰身,她染着鲜红色指甲油的手指从包包中掏出了香烟,点燃一根后深吸了口在猛的喷了出来,她眼神复杂的看着上官辰道:“你知道吗,查尔斯要我跟他回英国的欧阳庄园!”

  “哦,这是好事,你答应了没有!”上官辰微微挑眉说道。

  听上官辰这么不屑的语气时,安安深吸了口烟后恶狠狠的掐灭了烟头,看着上官辰冷漠的脸庞道:“上官辰,你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

  “你指哪一方面?”

  上官辰的视线扫视着安安的妖艳面容时,那眼神并非如同别的男人看安安时的狂热,而是如同千年寒冰般的让人瞬间全身血液凝固。

  “你明明知道我在说的是哪一方面!”安安咬牙切齿的说道,她当然看得到上官辰眼中的那种漠视。

  “听着安安,你只需要好好完成我交代你的事情便好,你想要的我自然会给你,但是某一方面,你绝对的代替不了,明白了吗?”上官辰忽然掐起了安安的下颚语气强硬的说道。

  “我不明白,她都已经走了!”安安愤恨的说道,她就不知道为什么上官辰竟然会那么的在意那个女人。

  上官辰琥珀色的眼眸因为安安的这句话有了点灰霾,他甩开了安安的脸低沉道:“她早晚会回来!”

  “那我倒要看看她会什么时候回来!”安安忽然推开了上官辰后起身气冲冲的拉开门便离去。

  门外,正想进办公室的阮文泽被忽然冲出来的女人撞了一下,他定睛一看,撞他的女人是一个满脸浓妆的妩媚女人时诧异道:“克里斯小姐?”

  “滚开!”安安正在盛怒上,她见眼前这个白白净净的东方男子时顿时如同找到了出气筒。

  阮文泽看了看安安走远了的背影时他哆嗦了一下,才推开门走进了办公室内。

  “辰,你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和雪儿闹翻的?真是不敢想象!”阮文泽带着开玩笑的口吻笑着看着斜靠在沙发上一脸凝重的上官辰。

  “我现在心情非常的不好,没有心思和你开玩笑!”上官辰低沉的说着。

  “行吧,我嘴巴贱!但是辰,我奉劝你别拖延太久,尽快的将蓝雪儿找回来,别把事情闹大了!”阮文泽担忧的说道。

  “我总得找得到她躲在哪里才行,该死的她还怀有身孕,你别认为我不担心!”上官辰拧了拧眉心说道。都这么些天了为什么雪儿就这么的倔强?

  “应该没有你找不到的人吧,我觉得。”阮文泽挑眉说道,因为上官辰这句话他非常的不相信。

  “她有心的躲避,我几乎翻遍了整个意大利,她就像是凭空消失了般!”上官辰难耐的说着。

  阮文泽想了想才说:“这不可能的,除非她已经离开了意大利,要不她根本就无处可躲,会不会是……”

  阮文泽已经不敢将他即将说出口的名字说出来了,因为上官辰的脸色那叫一个可怕。

  “会不会是端木浩又将她带走了?”上官辰自己说出了阮文泽刚刚说不出来的名字时,他如同沙发上有针般的弹了起身。

  阮文泽无奈一笑:“我也只是猜测,因为现在蓝雪儿藏得这么的好,背后应该有人在帮助她……”

  “呃,你去哪里?”阮文泽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就看见了上官辰急冲冲的往外走。

  “我必须去趟东南亚……”上官辰说完之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东南亚?阮文泽一想起端木浩和上官辰打起来的情况,他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雪儿,我们到家咯!”

  “嘘……洛格,雪儿睡着了!”

  “睡了?”洛格一听锐琪这么说的时候,他扭过头来看见车后座上的蓝雪儿一脸平静的睡脸时,顿时的他那双湛蓝色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一种柔和的光芒。

  洛格是蓝雪儿的朋友,也是一直爱慕着蓝雪儿的男人,这时的洛格巴不得蓝雪儿和上官辰发生什么,知道了他们之间的矛盾之后,洛格更是主动。

  “她真像是天使!”洛格低沉的呢喃道。

  “洛格,你喜欢雪儿!”锐琪看着洛格的眼睛,似乎从中读出了一种之前总裁看夫人时的样子。

  闻言,洛格微微一愣,他看着锐琪摇摇头道:“对,我喜欢她,但应该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仅仅是喜欢而已,而且她还是我必须要尊重的人!”

  “哦……”锐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着洛格对待蓝雪儿的模样,她竟然有点小小的妒忌,因为这个洛格实在是太优秀了。

  回过神,锐琪看了看车窗外,确定车是停在了一处复古风格的欧式雕花铁艺大门前时,她看着驾驶位上的洛格道:“洛格,这就是你的家?”

  “对!”洛格平静的回答道,而这时紧闭的大门忽然打开来,从里面走出了一个满头白头发的男人,他面色肃穆的来到了车窗前,微微俯首:“少爷,您总算回家了!”

  “姆叔,别来无恙,这么长时间不见,还是这么的一丝不苟!”洛格朝欧阳家族的大管家姆叔咧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也让这个一向严谨肃穆的老头子的脸色露出了一丝丝难得一见的笑容。

  “少爷夸奖了!”压住笑容,姆叔道:“少爷进主宅吧,老爷和夫人应该很高兴您回家里来!”

  “不了,改天吧。我现在先回我自己的窝里!”洛格淡然一笑。

  而姆叔的视线瞟向了车后座,他看了看,眼神依旧毫无波澜道:“少爷,您这次回来还带了朋友回来?”

  “对!”洛格简单的点点头后告别姆叔管家开着车穿过了那扇奢华的欧式大门廊,直接的朝里开进。

  “洛格,这真是你家?你确定?”锐琪看着车窗外,一路前行的道路,似乎是在行走着一条盘山的公路一般,不过道路两边,郁郁葱葱之间可以的种植了凤凰树,在这夕阳的光辉照应下,景色竟然是那般的美好。

  “呃,确切的来说,算是吧,这是院子……到家还有段距离!”洛格微微一笑。欧阳庄园整体,其实就是在一整座山中,刚刚那扇大门不过是山脚下的门口,要到达真正的宅院,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第二章 怀疑身份

  “洛格,我真怀疑你的身份,刚刚那个没有表情的男人叫你少爷呢!”锐琪将视线从窗外的优美景色收了回来,从刚刚那个身穿黑色西装,彬彬有礼,面色一丝不苟的白头发老人对洛格的态度来看,锐琪猜想,这洛格身份应该不轻吧,况且能住在这种地方的人,应该也是非富即贵的吧。

  “不用怀疑我的身份,我就是洛格,丝毫没有欺骗的成分!”洛格平静的说道。

  “哦……”锐琪被洛格的这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了,只能乖乖的闭上了嘴。

  大约半小时后,洛格的车停在了一处平地上,锐琪这才从刚刚的神游之中回过神来道:“是到了吗?”

  “嗯,这次真的到了!”洛格一边说,一边打开车门下车,而这时早就有几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跑上前来俯首对洛格说道:“少爷,需要我们帮忙吗?”

  “不用!”洛格面无表情的说着,随即他来到车后座前,打开了车门,俯首看见蓝雪儿似乎还在睡梦之中时,他才微微笑道:“雪儿是太累了!”

  “嗯,一路长途跋涉的,雪儿又怀孕所有可能很累吧,不过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叫醒她?”锐琪同样看着睡着了的雪儿不知所措的说道,因为谁都不忍心打扰了蓝雪儿的睡梦。

  “不,不要叫醒她,让我来吧!”洛格话音一落,便揽住了蓝雪儿,轻而易举的将蓝雪儿这个娇小的女人搂在了怀里,并打起横抱,轻柔的将蓝雪儿抱出了车厢。

  很显然的没有惊动蓝雪儿的睡梦,她似乎连眉头都不曾动过一下,洛格笑看蓝雪儿的沉睡,他笑道:“雪儿,我们到了哦!”

  “少爷,要不要我们来?”那群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们似乎被洛格的举动吓傻眼了而异口同声的说道。

  “嘘……”洛格眼神看向了这群男人示意他们住嘴后,便抱着蓝雪儿往不远处的一栋五层高,典型的欧洲古建筑风格的楼院走去。

  而锐琪跟在洛格的身后,她从刚刚下车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虽然她是上官山庄的人,也见惯了上官山庄的奢华与磅礴,可是还是难免的被眼前的这座所谓的庄园吓了一跳,因为眼前的是好几栋精美奢华得让人不愿意相信是真的建筑,依次错落在高低起伏的山坡上,占地之宽广让人咂舌,犹如是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见了中世纪的皇族城堡群,这里在也不是葱葱郁郁的山林了,环抱那些城堡的是一片片傲然盛放的蓝色玫瑰花,灰白的建筑散发着古老而高贵的气息,蓝色的花朵又似乎在为那种古老气息渲染一丝神秘,锐琪想象不出来,这里到底能是什么地方,而洛格又是什么样的身份才能是这座庄园里的少爷!

  而洛格的脚步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左边的道路,向着不远处那栋小城堡走去,大门早就如同准备好了般的打开着,当洛格抱着蓝雪儿走了进去时,两旁各站着的二十几名仆人模样打扮的人在洛格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齐声高呼:“欢迎少爷回家……”

  这呼声都让锐琪吓了一跳,在睡梦之中的蓝雪儿更加是难免的被惊醒,她从洛格的怀里惊醒了过来,面色带着惺忪的惊慌。

  “雪儿,没事的,没事的!“洛格看得出怀中人的惊慌时,他急忙抚慰道。

  而思绪逐渐平复下来的蓝雪儿这才发觉自己竟然被洛格抱着的时候,她急忙道:“洛格,放我下来……”

  “好吧!”洛格点点头,温柔的将蓝雪儿放了下来,蓝雪儿眼神狐疑的看了一眼洛格之后才不确定的问道:“这是你的家?”

  “对!”洛格微笑点头。

  蓝雪儿一怔,她皱下眉心眼眸里似乎腾升起了一股戒备般的问道:“洛格,你是什么人?”

  蓝雪儿为什么会这么问,那是因为此时此刻她置身其中的屋子似乎华丽得有点诡异,中世纪的欧洲古典风格装饰,雕花的墙壁上似乎还有鎏金的压线,在上官山庄度过一段时日的蓝雪儿自然也能看得出就客厅的家具摆设也绝非一般货色,这样奢华的屋子竟然会是浪荡惯了的洛格的家?

  蓝雪儿有点不相信,却也开始打量起了洛格过分俊俏的脸部线条,以及如黄金般闪耀着光芒的头发,和那对如同湛蓝海水般的眼眸,忽然让蓝雪儿内心腾升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觉,所以她才会开口问出了洛格,他是什么人!

  洛格被蓝雪儿的这个问题问得愣了一下,他抓了抓刘海,慢悠悠的说道:“雪儿,我是什么身份,这重要么,你只要记得,我是你的朋友就足够了!”

  “不,我想知道,我这个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却深藏不露的朋友到底是在隐藏什么样的身份!”蓝雪儿眼神锐利的扫向了洛格,语气有点不容洛格逃避般。

  “嗯,嗯我也有点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锐琪从刚刚的神游状态之中恢复了思绪赞同了蓝雪儿的话,因为洛格越不说,就越显得神秘,也让人越感兴趣的想要知道。

  “我能不说吗?”洛格的嘴似乎依旧很倔强的不愿意透露出他的身份,他知道蓝雪儿住这里早晚是会知晓的,只是洛格猜不出蓝雪儿知道现在她竟然身在欧阳家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少爷,为什么不能说?”

  忽然一声沉稳的声音吸引了在场的人,蓝雪儿和锐琪几乎同时朝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发现从门口缓缓走进来了一位面色严谨,身穿黑色西装,满头白头发的老者。

  “姆叔?”锐琪呢喃了一下,因为这个男子刚刚在山脚下的门廊前早就有过一面之缘,而蓝雪儿却对这个人一丝也不得了解,她转头看向锐琪低声道:“你认识她?”

  “不,我不认识,只是刚刚在门口,洛格叫他姆叔而已!”锐琪解释着说道。

  姆叔同样是湛蓝色的眼眸,只是这对眼眸似乎有点不怀好意的一直盯着蓝雪儿看,似乎带着一点戒备,这让蓝雪儿浑身感到不舒服。

  “姆叔,你怎么来了?”洛格看着上前来的欧阳家族大管家一直在盯着蓝雪儿看时,便上前问道。

  “我来看看少爷带了什么宾客回来,我好从容招待而不会失礼,毕竟少爷您要带宾客回来时,没有预先通知我们准备!”姆叔说话间,眼神依旧没有离开蓝雪儿,似乎想要将蓝雪儿里里外外的看个透!

  洛格对姆叔的态度产生了少许的不悦,他直截了当的说道:“姆叔,这里你就跟平时一样,让我自己管理就可以了,我的客人,我自然会自己安排!”

  “嗯!”姆叔收回了一直在蓝雪儿身上扫视的眼神后转向了洛格这一边,他凝重了眼神道:“转回话题,我一直奇怪,为何您不愿意提起您的家族给您的这位宾客知道,难道我们欧阳家族在你的嘴里就那么的难堪?”

  “姆叔……”洛格想要阻止眼前这个老者说出自己的家族姓氏时,可是还是来不及了,洛格转头看向蓝雪儿时,早就如同意料之中的看见了蓝雪儿灰白了的脸色。

  “欧阳家族?”锐琪率先惊呼了出来,她也有耳闻过这个欧洲的古老贵族,听说和总裁还有那么点渊源,但是总裁一般都禁止他身边的人提起这个家族的,像是有深仇大恨一般,而洛格竟然是赫赫有名的欧阳家少爷,如果被总裁知道了的话,那会出现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蓝雪儿一直没有说话,她呆愣在一边,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洛格竟然会是欧阳家族的少爷,那么这样算上一算,这个洛格也能算是上官辰同父异母的弟弟了,也难怪,他的相貌竟然有一丝丝上官辰的味道,这样一来,蓝雪儿心中原本对洛格腾升起来的一股熟悉感觉竟然得到了解释。

  可是这里是欧阳家族,她是上官辰落跑的妻子,她能呆在这里吗?不,那绝对不可能,虽然她和上官辰感情上发生了裂痕,可是她还是知道这个欧阳家族一直是上官辰内心最触碰不得的伤痕,现在她竟然来投奔欧阳家族,这很明显的就是打了上官辰一巴掌,她不愿意用这种方式来报复上官辰对她的伤害,这不是她蓝雪儿能干得出来的,所以现在她必须得离开这里!

  姆叔听见了锐琪的惊叫时,他转过身来,依旧是用一丝不苟的语气道:“少爷的两位宾客似乎没怎么了解过少爷的背景呢!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这里是欧阳庄园,洛格是我们欧阳家族的二少爷!”

  “是么,那姆叔是不是觉得我们高攀了?”蓝雪儿冷冽的看着眼前这个眼神带着鄙视的老者冷冷的说道。

  “我们欧阳家族是欧洲最古老的贵族,最注重的是血脉的纯净……”姆叔一字一句的说道,可是说出这句话来时,不经是蓝雪儿和锐琪一愣,连洛格也怔住了,他急忙低声呵斥道:“姆叔,你够了,你在说些什么话,雪儿只是我的普通朋友!”第三章 轻蔑的语气

  “死老头,你说什么呢,我们皇……”锐琪受不住姆叔的这种轻蔑的语气,一时忍不住的,想要爆出上官这个姓氏时,可却被在一旁的蓝雪儿用手轻轻的打了个嘴巴子而止住了。

  “雪儿……”锐琪用手捂着嘴巴,委屈的看着一脸苍白的蓝雪儿。

  蓝雪儿苍白的脸有些许的僵硬,她怎么可能让锐琪这个口无遮拦的丫头将上官这个姓氏报了出来,因为在上官辰的眼中,欧阳家族这个姓氏是忌讳,同样的在欧阳家族,和上官辰有关系的人出现,那势必会引起一阵骚动,蓝雪儿不想替洛格招惹麻烦,所以她刚刚才会急急的用手打住了锐琪的嘴,阻止她说出来。

  将眼神从锐琪的脸上收了回来,蓝雪儿才从容的看着姆叔道:“姆叔,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刚刚锐琪言辞对您的不敬,我们确实不知道洛格的背景,也不想高攀什么,您不需要误会和担忧!”

  “雪儿……”洛格心悸的看着蓝雪儿的表情,他怎么也猜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以往,姆叔一直都很少踏足他的宅院的,为何今夜会突然到访,这一点洛格怎么也想不到。

  蓝雪儿并没有理会洛格,她转过身,拉上锐琪道:“锐琪,我们走吧!”

  “嗯!”锐琪朝姆叔吐了吐舌头之后,便跟着蓝雪儿动身往外走。蓝雪儿为什么要急急的离开这里,因为蓝雪儿隐隐约约的觉得,这里或许会是个是非之地,她必须要离开这里,况且她的宝宝需要一个安静祥和的地方,现在就姆叔哪样的语气,她留在这里想要安静,恐怕是难以实现的。

  “雪儿,你上那里去?”洛格追了过去,拉住了蓝雪儿焦虑的说道。

  蓝雪儿看着洛格平静的说道:“外面很大,去哪里都可以!”

  “这里对于你来说人生地不熟的很危险,刚刚姆叔说的那些话并非有意的。”洛格以为蓝雪儿时介意刚刚管家姆叔那些夹带讽刺的话语而拼命的解释着。

  “洛格,我谢谢你对我的帮助,我也不想替你添加麻烦,你是欧阳家的少爷,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些什么的!”蓝雪儿言语暗示着洛格。

  “就因为我身上欧阳家族的记号?”洛格猛吸了口气想要平复一下气息。

  “如果,我一开始知道你的身份,或许不会跟着你回来!”蓝雪儿淡然一笑,她忽然豁然明了,在J国的时候,上官辰对洛格的那种敌意和厌恶,或许他那时候就知道了洛格的身份了吧,只是没有跟她明说而已。

  “可你现在几乎是身无分文的,你出去了怎么办?你甚至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你不顾你自己,你也得顾着你的宝宝!”洛格只有使用出最后的杀手锏来挽留蓝雪儿的了,不管怎么说,蓝雪儿时他从意大利带出来的,现在他不可能放任不管,这不是他洛格的办事风格。

  闻言,蓝雪儿瘦弱的背脊忽然震了一下,她的手轻轻的放在微微凸起来的肚子上,心忽然如被拽住般的疼,一种无法言喻的痛楚让她有些许的站不住脚了,洛格说的没错,现在自己几乎是身无分文,出去自由自在的固然是好事,可是孩子呢?日渐在肚子里长得孩子能受得了那种流离吗?

  “雪儿……”

  锐琪微弱的声音忽然传来过来,蓝雪儿扭过她那张如同纸般苍白的容颜看着锐琪,不解的看着锐琪一张比哭还难看的脸。

  “雪儿,我们为什么要受这种委屈,要不,我们回去吧,总裁……总裁现在一定,一定是非常想念你的!”锐琪豁出去了的说道。

  “锐琪,住嘴!”

  蓝雪儿低声怒喝,她不愿意听到锐琪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那时她还被上官辰丧心病狂的关在医院的时候,上官辰曾经就嘲讽过她,除了依靠他上官辰之外,她蓝雪儿就在也没有第二个选择!就是这么句话让她的心碎裂成渣的,现在她毅然离开上官辰的身边,就是想向那个该死的男人证明离开他,她一样能过得很好!而锐琪现在说回去,那无意是替上官辰扇了她一巴掌,间接的承认了,她没有他确实是不行,所以在逃跑了那么多天之后,果然乖乖的自己回家了。

  “对不起,雪儿……”

  锐琪看着蓝雪儿原本强忍着的眼泪划出了眼眶时,她便知道刚刚自己的话伤到了蓝雪儿了,一种歉疚充斥着她的心,刚刚确实她是糊涂了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夫人既然能下那么大的决心离开总裁,怎么可能会轻而易举的回到他身边去,再者说,现在总裁身边还有那个讨厌的狐狸精,夫人这个时候若真的会去了,那岂不是自取其辱,往后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锐琪,我们走吧!”蓝雪儿不想在留在这个地方,因为她觉得姆叔现在还留在她身上的眼光还充满了刺般,于是不顾洛格的挽留,毅然的拉起了锐琪的手往屋外走去。她相信,就算是在外流浪,她也能好好的保护好她肚子里的宝宝。

  洛格实在是心疼蓝雪儿现在这种两难的境地,看着蓝雪儿离去的背影,他冷冷的瞪了眼身边依旧毫无表情的姆叔,姆叔是他极为尊重的长辈,但是现在他竟然将原本好好的事情搞成这样子,洛格实在是无法平静下来,于是他淡漠的对姆叔说道:“姆管家,这里的事情,我自己处理就好了,您先下去吧!”

  “少爷,您需要记得,您的身份不允许那种低等身份女人的靠近,更何况还是个怀孕的女人!”姆叔疾言厉色的说道。

  “你说够了没有!如果我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又怎么样。”洛格少有的怒吼,他就是看不惯欧阳家族这种自以为是的高贵,那种唯我高高在上,其余的都低贱如泥的感觉。

  “我知道不会是这种情况,但是少爷请谨记一下我的劝告,有些气话如若让别人听到,那势必会对那个女人造成一种麻烦!或许她现在就这样离开也会更好。”姆叔说完这句话后,微微俯首后便转身离去。

  姆叔的话让洛格为刚刚气头上说的话感到心惊,他刚刚为什么会说哪样的话儿?只是,雪儿现在离开能去哪里?洛格看着窗外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时,忽然拔足往外狂奔的追了出去。

  “雪儿,我们在应该无依无靠的,该怎么办?”锐琪跟在蓝雪儿身后一脸慌张的说道。

  蓝雪儿脸色惨白,她死咬住唇瓣,一直的往前走,不回答锐琪的话,一直的一言不发的埋头前行着。虽然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是她总相信,她能活下来。

  “雪儿……”锐琪见蓝雪儿一直没有回答她的话时,忽然站住了脚步,蹲在了地上呜呜哭泣了起来。

  “锐琪,对不起,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

  蓝雪儿听到锐琪的哭声后转过身来看着蹲在地上可怜兮兮的小女孩愧疚的说道,锐琪没遇到她之前,应该也是欢快的在上官山庄里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的吧,现在她忽然的周遭环境变成这样只,害怕是一定有的。

  “雪儿,我害怕!我不知道我们下一步该往哪里走了!”锐琪抬起哭得脏兮兮的小脸看着蓝雪儿说道。

  蓝雪儿一样的蹲下身,将锐琪拥在胸膛前,难过的说道:“锐琪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

  “不,不是这样的,我喜欢雪儿,所以愿意跟在你的身边好好照顾你和肚子里的小少爷,可现在我们两个人身上加起来连一百块钱都没有,我们该如何走下去?夫人,或许你有没有想到,倔强有时候也是一种错误!”锐琪哽咽的说道。

  “锐琪说得没错,太倔强有时候也是一种错误!“洛格跑得气喘吁吁的,终于看到了不远处蹲在地上哭泣的两个女人,他急忙走了过来便听到锐琪对蓝雪儿说的话。

  听到洛格的声音,蓝雪儿抬头看着洛格道:“连你也觉得我错了?”

  “雪儿,你还愿意当我是你的朋友吗?”洛格不确定的看着蓝雪儿,因为他想知道,蓝雪儿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对他是什么看法。

  “当然,你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我本来就不介意他是什么身份!”蓝雪儿说道。

  “那既然这样,你为何要离开?”洛格愤愤不平的问道,同时他不安的心思也逐渐放了下来,因为他确定了蓝雪儿并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离开的。

  蓝雪儿拉着锐琪站起身道:“洛格,你不是不知道你们欧阳家族和上官辰的关系,我现在出现在你们欧阳庄园,会让你们以及上官辰都感到不舒服,同时我也不想给你招惹麻烦,所以我必须离开!”

  “雪儿,你听我说好吗?”

  洛格俯下身看着蓝雪儿的眼睛,有一瞬间的,洛格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的眼睛就算是因为落泪而红着,可是那眼睛还是如同透彻的水晶般漂亮。第四章 谨慎

  “你说!”蓝雪儿道。

  “首先,我们家族的事和上官辰的事本来就与我无关,还记得在J国的时候,我说过的,我非常的崇拜上官辰这件事?”洛格谨慎的看着蓝雪儿。

  蓝雪儿也似乎想起了刚到J国时,洛格第一次见到上官辰时的那种激动的样子,以及他说的话语时,她点了点头。

  洛格见蓝雪儿点头时,他继续说道:“上官辰也算是我的兄长吧,不过只是他并不被我们这个家族认可的人而已,但是他一手接掌起来的上官集团现在并不会输于欧阳家族,也算是世界上能一句话便翻云覆雨位数不多的人其中的一个,所以我敬佩他,那时我也对你这个名义上算是嫂子的女人充满了好奇,我想不通你是怎么样能留在了又冷,又酷的那个上官辰的身边。

  洛格说出这句话来时,蓝雪儿只能感觉到一阵心酸,而洛格看到了蓝雪儿这幅样子时,他急忙有解释道:“对不起雪儿,这句话无意勾起了你的伤心往事!”

  “没事!”

  蓝雪儿苦笑着摇了摇头,当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下那么大的勇气嫁给了还不是很了解的上官辰,因为在尚家,还是因为莱特现在给的她那卷有关记忆的DVD?总之现在想想当时,她真的是勇敢过头,所以现在才会这么受伤的吧。

  “不要走好么雪儿,让我以朋友的身份帮助你,你现在和上官辰没有关系,所以你就放心的留在这里吧!”洛格恳切的看着蓝雪儿道。

  蓝雪儿并没有回应洛格,洛格有点急了,他忽然抓起蓝雪儿的手道:“要不这样,你留在这里工作,工作总可以了吧!”

  “工作?”蓝雪儿狐疑的看着洛格,她想知道这个小子又在打什么注意。

  “嗯,工作,我会按时给你开工资!”洛格兴奋的点点头,他忽然都佩服起了自己脑海里忽然折腾上来的念头。

  “工资?”蓝雪儿越发的迷糊了起来,她不懂洛格的意思。

  洛格看出了蓝雪儿的迷惘时,他急忙解释道:“雪儿,你听我好好说,你既然想要离开这里,那就必须要有住够的钱!而你现在身上并没有多少钱对吧!”

  “对,你没说错,我现在身上基本就没钱!”蓝雪儿苦笑着说道,那日慌慌张张的从医院里偷跑出来时,她几乎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怎么可能还会带钱。

  “这就对了,你帮我工作,我给你工资,等你有钱了,那不就可以离开了吗?”洛格简单明了的将他为了想要留住蓝雪儿而起草的方案说了出来!

  “听起来似乎不错呢雪儿!”锐琪一听似乎来了精神般的说道。

  蓝雪儿看着洛格道:“什么工作,你知道的,我什么都不会!”

  洛格看了眼锐琪,听到蓝雪儿这么说的时候,他便知道有希望了,于是他转身看着不远处的类似城堡一样的建筑群说道:“情况我要跟你解释一下,刚刚你看见的姆叔是欧阳庄园的大管家,我们欧阳家族的成员并不是一起住在一栋房子里的,而是各自有各自的住宅楼,各自有各自配备的管家!”

  “管家?”蓝雪儿疑惑的看着洛格,似乎有点不懂。

  “对,比如我大姐有大姐自己的管家,哥哥有哥哥的管家,而我因为我常年在世界各地漂泊,我的管家早就在十几年前让我辞退了,现在我回来了,想要重新在找一个!所以,蓝雪儿,你就成为我的管家吧!”洛格解释着说道。

  “可我并不会!”蓝雪儿紧张的说道。

  洛格咧嘴一笑:“当我的管家其实很简单的,每天跟着我吃喝玩乐就可以了!嘱咐一下屋里其余手下人干活就可以的了!”

  “雪儿,这一点其实我可以教你!”锐琪自告奋勇的说道,管家么,别忘了在上官山庄里的时候,她锐琪是干什么的,也能算是小小管家一个吧。

  “我……我可以吗?”蓝雪儿不确定的问道。

  “雪儿,你当然可以啦,我可以教你嘛,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赚到钱离开这里!”锐琪将蓝雪儿拉到一边神秘兮兮的说道。

  洛格不是有意偷听,但是他还是听到了锐琪这个丫头说的话,他笑出声了,诱惑锐琪就等于在诱惑雪儿,于是他又补充道:“欧阳家族的管家工资很高的,可是一般人的十倍,十倍哦!”

  “雪儿,听到没有,十倍呢,算一算如果是我在上官山庄内工资的十倍的话,哇,干个三五个月的,我们环游世界都够了!”锐琪激动的说道。

  蓝雪儿沉下心来仔细想了想,确实的现在她们最缺的就是钱,没有钱她们现在出去了或许只有露宿街头的份,或许留下来工作,等赚点钱在离开时对的!这也是自食其力的办法。

  “怎么样,雪儿,锐琪,你们决定的怎么样?”洛格站在她们的身后微笑的问道。

  蓝雪儿转过身来,对洛格道:“好吧,我愿意工作!”

  “耶!雪儿,你太好了!”洛格走了过来便俯身抱住了蓝雪儿,现在只要她愿意留下就足够的了。

  端木世家……

  自从蓝雪儿远嫁意大利之后,宁静似乎成了端木世家宅院内永恒的状态,端木浩的手下们似乎在也见到端木浩和蓝雪儿玩闹疯笑的身影了。

  而此时此刻的端木浩正在端木世家的后花园内,百无聊赖的趴在人工池塘边的廊桥上看着池水之中的锦鲤在争夺一些食物。

  狭长的眼眸看着池水里涌动的鱼儿,似乎也跟着起了一点翻涌,最近的一些关于上官辰和蓝雪儿的传闻,他也略有耳闻,只不过传闻便是传闻不可多信,他也相信上官辰绝对不会伤害蓝雪儿的。

  “浩……”李斯远远的走来,看见端木浩略有些许消极的身影,他忽然又点犹豫要不要告诉他,抢了他最心爱女人的夙敌忽然到访端木世家了。

  “李斯,有什么事?”

  端木浩将手中最后一把鱼食投进了池塘里后,拍拍手,转过身来问道。

  “上官辰忽然到访,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李斯想了想还是脱口而出。

  果然端木浩一听这个名字时,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但是随即的他语气有些许欢愉的问道:“那雪儿呢,雪儿有没有跟着一起来?”

  “抱歉,好像没有!”李斯低沉说道。

  “雪儿没有过来,上官辰那该死的家伙来干什么?”端木浩愤愤不平的问道。

  “应该是有事发生,我看上官辰的神情似乎有些许的憔悴。”李斯将刚刚在大堂看见的上官辰形容了一遍,他还从来没有见过那般神态憔悴的上官辰呢,怎么能不好奇。

  “难道是传闻的那些事?”端木浩微微一愣,抛下李斯转身就朝前院走去。

  端木宅邸内,上官辰匆匆忙忙的赶到了端木世家,在大堂坐立不安的等候了端木浩许久,他忽然站起身便朝着内院走去。

  脚步不听使唤的一直徘徊到了蓝雪儿出嫁前住的房间,上官辰站在门边愣了许久,才伸出手推开了房间的门扉。

  吱呀一声轻微的响动之后,上官辰走了进去,屋里的摆设还是如同蓝雪儿住着的一样没有变动,她的气息依旧满满的存在着,就犹如是刚刚起床后离开的样子。

  “雪儿,我太想你了,你到底在哪里?”上官辰垂下眼,站在屋子里的中央,忽然有一种悲伤在心中涌动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端木浩走了进来,他看着站在屋子中间的上官辰,刚刚他到会客厅里看不到上官辰的身影,自然的就知道他一定会来这里的。

  上官辰听到了端木浩的声音时,他才醒过神来,转身看着站在门口如同往常一样脸带不屑的看着他的端木浩。

  “唷……上官辰,怎么忽然这么有雅兴来看望我这个挂名的舅子呢?”端木浩笑道。

  上官辰皱了邹眉心,他低沉道:“端木浩,我不和你开这种无聊的玩笑,有一些事我现在是想问一问你!”

  “你想问什么?”端木浩见上官辰这么的说时,他的眉心顿时凝住了,一颗心忽然绷得紧紧的,仿若随时都会因为上官辰即将要问的事情崩裂开来。

  “雪儿在不在你这里?”上官辰的声音仿若是一道惊雷,让端木浩瞬间的如同被劈了一下般。

  端木浩的脸色瞬间的由刚刚的缓和一下子紧绷了起来,他的手在身侧缓缓的紧握成拳头,随即咬牙切齿的说道:“上官辰,你确定你没傻掉吗?你竟然山长水远的跑来这里问你的老婆在不在我这里?”

  “她除了你这里,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上官辰似乎没有发觉端木浩眼中骤起的风暴而说着。

  “她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所以才来这里找她,这么说传闻都是真的了?”端木浩语气生硬的说道,因为隐忍着一股即将要爆发出来的怒火,他的后槽牙都快要咬碎了。

  端木浩并没有直面回答自己的问题,这让上官辰不得不在次开口问道:“我现在不想和你多解释些什么,我很担忧雪儿,我只想知道她到底在不在你这里!”

  “你这该死的混蛋!”

  第五章 难以忍受

  随着一声怒吼,端木浩忽然挥起了紧握了许久的拳头挥向了上官辰,他实在是难以在人忍受心中那团怒火,外头传闻,上官辰和新婚没多久的妻子感情破裂,正准备闹离婚呢,原本他还是不信的,可是现在上官辰这该死的家伙就跑到这里来找雪儿了,这说明什么呢。

  上官辰的脸颊正中了端木浩一拳,他微微退后了几步,指尖拂去了唇角滑出的血丝,琥珀色的眼眸看着指尖上的那点殷红血污时,顿时有点阴霾在眼中腾升而起。

  “上官辰,当初你和蓝雪儿结婚的时候,答应过什么你忘记了吗,你现在竟然把她弄丢了?你还是人吗,你对得起雪儿吗?”端木浩一步上前,扯住了上官辰的衣襟咆哮着。

  气氛一下子冷峻了起来,上官辰双眼对视端木浩,忽然扯开了端木浩的手,一字一句道:“我很爱雪儿,从来都没有忘记,更没有对不起雪儿,我们之间有很深的误解,可是她并不给我机会!”

  “所以呢,你就跑来这里找她?你怎么知道她会回来这里?”端木浩敖红了双眼,他忽然记起那日他打电话给蓝雪儿,蓝雪儿说她很好,很幸福,其实那时候是她在说谎吧,很明显的那时候她应该就和上官辰吵架了的吧,那傻丫头为什么要瞒着,现在离家出走了,竟然也没有回来端木世家。这该死的丫头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她出嫁前,他才说,受了委屈端木世家的大门永远为她开启的,可是现在呢,她竟然连个信息都没有。

  上官辰听着端木浩的这种语气,忽然陷入了一种失望当中,因为从端木浩的语气和表现来看,很明显的蓝雪儿并没有回到这里来,那她到底会到哪里去了?

  “从这里滚出去上官辰,如果雪儿又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端木浩咆哮着怒吼着,他现在非常的不愿意看到上官辰,因为他不确定是不是能克制住自己内心想要杀了上官辰的冲动。

  蓝雪儿没有在这里,上官辰也没有留下去的意义,带着一颗夹杂着担忧的心正欲走出房门时,端木浩忽然叫住了他。

  “上官辰,如若是雪儿先让我找到,这一次我不会在让给你!”

  上官辰听到这一句话时,愣了一愣,可是随即的他沉下眼眸道:“雪儿,从来就是我的女人……即便是你找到了,她也还是我老婆!”

  “是吗,你等着!”端木浩冷笑着看着上官辰逐渐远去的背影,有多少次了,他面对蓝雪儿的痛苦而一次又一次的选择放手,时至今日,他忽然怀疑其了蓝雪儿的选择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当初他一次又一次的放弃对蓝雪儿的爱,又是不是对的!现在上官辰的蓝雪儿的婚姻竟然走到了这种地步,他绝对的不愿意再看到雪儿在受到任何伤害。

  “李斯……”

  端木浩忽然朝门外大声叫嚷道。这让原本刚刚就站在门口心惊胆战的看到全过程的李斯吓了一跳,他急忙进门来。

  端木浩看着站在眼前的李斯道:“李斯刚才你也听到了,雪儿受伤了!”

  “对!”李斯点点头。

  “而且她还是一个人躲起来慢慢的舔伤口去了,那丫头竟然都不愿意告诉我一声!”端木浩语气有些许的悲伤的说道。

  “或许,雪儿,是不愿意你担忧的吧!”李斯想了想才谨慎的开口说道。

  端木浩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的心疼,他深吸了口气道:“该死的丫头,她这样就能让我省心吗?”

  “那浩,你想着怎么做?”李斯问道。

  “把她找出来,在上官辰找到她之前,不管她愿不愿意,都要把她带回来!”端木浩低沉的说道。

  “可这谈何容易,连上官集团都找不到的人,那就应该如同海底针一般的难找了!”李斯面露难色的说道。

  “我不管,就算是在全球掘地三尺,都要把蓝雪儿给我挖出来!”端木浩语气有种不容拒绝。

  “好吧,我们尽力!”李斯点点头之后便从容的走了出去,他身为端木世家的大管家,这事情自然会竭尽全力的办到最完美。

  就在外界寻找蓝雪儿几乎都要掘地三尺的情况下,远在英国的欧阳庄园内,似乎有一种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一般。

  “雪儿……”

  洛格的声音穿透清晨的薄弱阳光,直接的从窗外灌了进来,这让原本呆坐在床上的蓝雪儿愣了一下,随即爬起身,直接的朝不远处的窗户走了过去。

  从窗户外看出去,蓝雪儿的视线停留在了站在楼下,院子中的洛格脸上时,她便微微一笑:“洛格,早安!”

  “雪儿,你睡得好吗?”洛格站在楼下的草坪上,仰着头看着趴在窗台上的蓝雪儿问道,有那么一瞬间,洛格就觉得此时此刻趴在窗台上的蓝雪儿就是童话故事当中的公主般迷人。

  “嗯,很好!”蓝雪儿点了点头,但事实上是,昨夜她基本就没有阖眼过,正正一夜她都睁大了双眼在黑暗之中独醒着,一闭上眼,上官辰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就会在她的脑海之中盘旋着不去,这让她极度的痛苦着。

  “那就好!”洛格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就消失在了蓝雪儿的视线之中。

  蓝雪儿依旧趴在窗台上,眯着眼看着窗外的景观,那是一种连绵不断的绿色,让人赏心悦目。

  “叩叩……”

  是敲门的声音,蓝雪儿微微的扭过头缓和道:“进来!”

  门被推开来,走进来的人时洛格,他一身休闲的装扮似乎要出去运动一般,他来到了蓝雪儿的身边,同样的趴在窗台前,轻笑道:“雪儿,你在赏风景吗?”

  “嗯,这样看出去很漂亮!”蓝雪儿手指了指远处的连绵山林笑说道。

  “哦,确实是很漂亮,但是更漂亮的是秋日的夕阳!”洛格微笑着说道。

  “咦。秋天能有好景色?”蓝雪儿狐疑的问了句。

  洛格想了想才说:“有,那片山就叫凤凰,不过只有秋天的时候才会像凤凰一样耀眼!”

  “为什么?”蓝雪儿看了看远处那片笼罩在薄雾之中的山林。

  “因为山之中有一种树,到了秋天,树叶就会变成火般的艳丽,那一整片连绵的山脉就会变成火红的颜色,加上夕阳的光芒,站在这里一看,就犹如是一只沐浴在烈火之中翱翔着的火凤凰般美丽。”洛格仔细的描述着那种让人过目不忘的秋天景色。

  “哦,听你这么一说,我能想象出,站在这栋古老的城堡里,看着那凤凰浴火的感受了!”蓝雪儿温煦笑道。

  “咦,你们在说些什么,笑得那么的开心?“锐琪推门走了进来,她原本想要来叫蓝雪儿起床的,没想到进来的时候却看见了两个趴在窗台上的人正兴高采烈的说笑着。

  “哦,锐琪,我们在谈论这里秋天的景色!“洛格转过身看着锐琪笑道。

  “那有什么好看的,秋天都是落叶,有什么好看的!”锐琪不屑的撇了撇嘴,她看着洛格和蓝雪儿挨得那么近时,忽然内心有一种酸涩的感觉。

  “呵呵,是没什么好看的,是吧雪儿!”洛格看着身边的蓝雪儿说道。

  “有那么一点!”蓝雪儿看着锐琪脸上的表情时,似乎有点明白,因为锐琪这丫头平日里咋咋呼呼的总是将内心的情绪摆在脸色,现在她一脸的僵硬,很明显是……想到这里蓝雪儿不由的将眼光转向了身边的洛格。洛格高大帅气,而去性格又是那么的温和,就如同邻家的大哥哥一般,难怪锐琪,呵呵……

  就在这时,洛格忽然对身边的蓝雪儿道:“雪儿,我刚刚上来找你,就是想问一问,你要不要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里?”蓝雪儿和锐琪几乎同时开口问道。

  “马场!我很久没有骑过马了,所以我想找你一起去!”洛格咧嘴一笑。

  “你就找雪儿一个人去吗?”锐琪皱了皱眉头,语气之中的酸味似乎越发的明显。

  蓝雪儿在洛格愣住的一瞬间,拉了拉锐琪的手道:“洛格,你和锐琪去就好了,我就不去了!”

  “为什么?马场很好玩的!我有一匹白色的马儿,几年没见了我挺想它的!你不和我一起去吗?”洛格不甘心的问道。

  蓝雪儿将锐琪推到了洛格的身边道:“你傻呀,我这状态,能去马场玩吗?”

  洛格的眼光自然的落在了蓝雪儿的肚子上时,他才恍然大悟道:“你,你看我,我真是个笨蛋,竟然邀请一个怀孕的人去马场骑马?”

  “洛格,你真是个笨蛋!”锐琪撇了撇嘴瞪了洛格一眼。

  洛格习惯性的抓抓头发道:“要不,我们散步去!”

  “不了,我现在是你的管家,我要吩咐我手下的人办事呢,会很忙,所以你们还是去马场吧,好好的玩!”蓝雪儿朝锐琪挑了挑眉尾笑道。

  “呃……这样啊,那我只好和锐琪去了!”洛格朝身边的锐琪看了看,似乎有点不甘心的说道。

  “诶,洛格少爷,你也别委屈了,我也没空,我也得帮帮雪儿的忙!”锐琪朝洛格吐了吐色头。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3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