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路游侠客小说范泰宁采儿绿毛老者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路游侠客小说范泰宁采儿绿毛老者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崖洞

  天雷滚滚,眼看着就要下起轰天红雨,范泰赶紧避开泥泞的山道,躲进了山崖里。这一路行来已经有七八日了,依然没有看到宁采儿的一丝线索,如果在这样走下去,不但找不到宁采儿,可能自己也会一个不小心嶂落山崖。

  这段山路泥泞,已经也是下了好几天的雨,看着这个势头也是越来越大,越来越没有尽头,真是无法想象这是一个什么地方,“妈的”,范泰在心里狠狠的骂道,要不是为了娘,才不会出来找什么宁采儿,这个小丫头片子,一个生气跑的就没影了,却不知道别人找的她找的有多苦。

  娘估计也是在担心他,不过从小就在外面浪惯了的范泰,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正想着,山崖上面就滚落下稀稀拉拉的石块,泥石流又来了,躲在这个山崖应该还算安全,看着地势,还是蛮坚固的。范泰一边想一边朝着山崖的顶端看去,这一看,倒是让范泰差点魂魄吓掉。

  一抬头,就直面对着他一个鬼骷髅,白布刺啦的牙齿狰狞的悬在那里,范泰一个冷战,再仔细一看,只是个死去人的脑骷髅,也就虚惊了一场。再往身后看,范泰这才发现,他躲得这个地方那里是什么山崖,分明就是山洞,后面隐隐的感觉非常的悠长。看着外面滚滚而下,根本不停的泥石流雨,还有外面震耳盛隆的瓢泼红雨。向来都是喜欢冒险和挑战的范泰,没有多想,就决定进洞看看,不然就这样走开了,留下的就只有悔恨和遗憾。

  范泰就是这样,他宁愿碰一鼻子灰,或者摘一个大大的跟头,也不让心里存有一点的疑惑,不探个究竟,是不会罢休的。

  范泰想着想着,他的脚已经慢慢的往洞里移动,刚一站在洞口的时候,觉得东很黑,还有点不适应,慢慢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就不觉得那样的黑了,也不觉得那样的吓人了。

  洞很安静,也很干净,除了门口吓着他的那个骷髅,没有在看到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理应继续往里走,明显感觉越来越黑,如果再不点个火把,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他伸手摸出火种,把手上的树枝点着,举着火把,继续往洞里走,回头看了看,已经看不到什么了,只是一条长长的洞穴,除了洞口比较开阔,里面只能荣容下一个人走。范泰向来胆大,也并不猥琐,一个劲的往里走,除了洞壁,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该不会这个宁采儿也跑到这里来了,说不定这里能找的到他,也未必。范泰表胡思乱想继续走。结果,前面是个死胡同,没路了,范泰呆住了,失望的叹了口气,哎,原来是个死穴。看着自己面前黑乎乎的山体,环顾了一下旁边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又四处摸了摸洞壁,根本没有什么好玩的,“翠,浪费老子时间。”范泰贱贱的说道,就准备转身走,想着这个光景如果雨小了点,正好赶路,也不算耽误。

  可是就在范泰要转身的瞬间,范泰突然觉得头上低下了一滴水,落在了自己的脖子里,“恩?”范泰顿时觉得一凉,这个米深的山洞还会漏水,一边摸着脖子后面,擦掉脖子后面的水,一面抬起脑袋,把火把举得更近些,看看怎么回事,这一看,范泰差点没坐到地上。

  之间一条大龙贴着洞顶,身子的长度正好和洞穴的长度一样,一个大大的狰狞的大龙头脑袋正对着范泰,那哪里是什么雨水,分明是这条看着凶狠的恶龙的口水。

  范泰正准备拿着手里的火把对着恶龙啄去,就听到这条龙居然说话了,“小子,不想要命了吗?”

  范泰一听她说话,心里就踏实多了,至少可以有好的沟通了啊!“你是谁,干嘛吓我?”范泰转念一想,他应该也不会伤害他,不然,可以早早的趁他没发现就会下手,不会等到他发现,并且在这样的山洞,对于范泰的务工来说,并不占优势,根本施展不开,他想干掉范泰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早早的就听说山上有龙,那些老人们说的神乎其神,总觉得是编者瞎话吓唬小孩,顶多是什么野兽之类的,没想到还真是让范泰给遇到了,还真是有龙,而且看着这条龙,还不小,范泰觉得自己走的山洞少说也有二里地吧!

  边想着边等着这条龙解开范泰的迷惑。

  “小子,你害怕我吗?”这条龙似乎并不着急,挂在洞壁上的功夫看来也不错,和范泰说起话来倒是悠闲的很。

  范泰也慢条斯理的回答道,“在这个洞里也许还怕你,出了洞那可就不一定了。”根本没有把这条龙放在眼里,也难怪,长这么胆大,心高气傲的范泰,把水放在眼里过,他从来都是做不到的也会想办法做到,在他眼里啥都算不算事,天生就是一个大胆。

  “嗨!你小子还真敢说,要是带你出去,你赢不来哦我,怎么算账啊!”这条龙好像很喜欢听故事,听到范泰说话一点也不生气,翻倒在心里想,来这洞里的人不多,很少有人敢走进来过,即使有进来的,看到他,也大多是晕倒或者跪地求饶,又是拜菩萨又是求神爷,这小子,到是一点也没有惧怕的样子,不但要攻击我,还和我吹牛调侃,我倒是要看看,这小子的话有几分的含量。

  “出去就出去,我还不信了,难道我还能怕你。你不过是一头龙罢了。”范泰其实嘴上这样说,心里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是,娘经常教诲他,不惹事,但是遇事也不要怕,先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但是,好汉也不迟眼前亏,真是不幸,那就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范泰心里想的全是这个,所以,根本就是打定主意,要是真不行,那就跑,这山这么大,随便藏一个地方,也不一定你能找得到,这么大块的脑袋,往哪里塞能塞得下啊。

  范泰就是没存好心眼。

  这条龙听到范泰这样说,一点不上气,反而笑了,长大了的嘴巴都快要填满山洞了。呼出的口气一点也不好闻,范泰大叫,“不要笑了,不要笑了,再笑我就要窒息了。这口味也太重了吧!”

  听到这个家伙这样说自己,这条龙更高兴了,就见眼前一道闪电,范泰只觉得一片白光挡住了视线,再一看,一个白发长老站在自己面前,分明是俊朗多姿的老男人,一看就知道,年轻时,一定是风流倜傥的萌少年啊!

  “啊!”范泰惊呆了,不但是有龙还是神仙,看来今天上山是老天的神意,让他范泰遇到这等好事。范泰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倒是觉得他的人生真是太多采了,什么有意识的事情都被他遇到了,真是幸运。

  “怎么?不敢相信。”这位白发长者边说边接过已经目瞪口呆,还没有翻过身的范泰手里的火把,说了一句,“跟我来。”

  范泰那里是冯我来,而是,我要跟你去。很自觉地就跟在了白发长老的后面。之间白发长老手在洞底轻轻一拂,一道帘光闯入眼帘,洞门,这里还有个洞门,洞门打开了!

  除了惊异还是惊异!

  范泰一下子就服气了,至少现在,不是服气这个白发老人,而是服气家里的那些老人们,怎么这样厉害,都居然知道,这么多。

  原来这不是死洞,还真是有个洞门,只是范泰没有发现罢了。跟着白发长老进了洞,就不见了洞门,范泰环视一圈,也看不到任何和洞门相关的迹象,“我怎么回去?”范泰困惑的问着白发长老,”难道你不打算让我回去了吗?”

  “怎么,来到这仙境,你还想回去么?”白发长老好像已经知道范泰心里想的什么,其实,还真是,范泰倒并不怕自己回不去,他只是担心如果不找到宁采儿,娘亲会着急,其他额事情对他来说都是小时。

  自从家里那是遭到截杀,现在只剩下娘亲和他相依为命,娘的话对她来说就是命,如果不是娘让他去找宁采儿,他也不会为了这个疯丫头,落到这里,都是这个疯丫头惹的祸。可是又一想,要不是宁采儿乱跑,他也不会寻到山洞,也不会遇到白发长老,更何况,又不是宁采儿让他进的山洞,也不能怪她是吧!

  只是这个疯丫头,到底跑到哪里去了,真不让人省心。

  范泰跟着白发长老后面继续往山林里走,出了洞口就是一片山林,远远的看到海,碧蓝碧蓝的海,藏在山林的后面,这形势一幅画,白发长老怎么活着这么美的地方。第二章 本性

  转过一片山林,才真是让范泰瞠目结舌,这片山林到处是树藤,藤缠藤,一片连着一片。让范泰结舌的事满山的龙,大龙、小龙、白龙、黑龙、黄龙、各式各样的飞腾在空中,挂在树梢,伏在地上。这简直就是天堂。

  “哇!”范泰大叫了一声,转身看着白发长老,然后敬佩的眼神,说,“你是龙王。”

  “哈哈哈哈哈......”白发长老大笑一声,一闪,飞入云霄,盘旋,俯下龙头,看着范泰,等着那双大大的龙眼,舞动着长长的龙身,又见一个剑似弩张的姿势直飞云霄,又一个俯冲,唰,没等范泰反应,已经又变成白发长老站在范泰面前。

  “神!”范泰分本说不出话了,一个字满含了他所有的心思和想法。然后就开始缠着白发长老,收他为徒。

  其实,范泰不知道,白发长老把他带到这里来,并不是无缘无故,是有一定原因的,那就是,其实,范泰自己也是条龙,只是他的慧根并未开启,凡缘深厚,而隐住了自己的本性,他本就是龙之子。包括之前的家里惨遭屠杀,也是和他身世分不开,只是这一切,他的母亲并咩有告诉他。之所以让他出门去找宁采儿,这一切都是预先做好的计划,这一切哦度是在绘画中,只是为了让范泰能顺理成章的接受这个现实。

  当然,现在还没有到告诉范泰真相的时候,该说的时候,白发长老一定会说。

  白发长老站在范泰面前,哈哈一笑,然后语重心长的对范泰说,“小子,说的是真的?跟我学,可要能吃苦,还不准后悔的啊!”

  “当然,不后悔,学了武功我就能报仇了,娘亲也就不会在受人欺负了。”范泰任然没有脱掉稚气的童心,当然,有这个想法是好的,至于有没有决心,白发长老也知道,这孩子天资高,本性好,根本不是问题。

  “好,那你以后就叫我净珏师傅,以后就跟着,听我的话,没有学会之前是不准许你出洞的。”净钰看着范泰,眼神里分明是满怀爱意。

  就这么简单,一场雨就让范泰回到了真正的家。

  原来,范泰的父亲也是龙族,但是因为遭遇同门的暗害,不得不隐居,带着范泰和他娘去了凡间。但是仍然没有逃脱掉对手的暗害,一直追杀到凡间,实在躲不掉,范泰他娘才训了净钰师傅,让他收留儿子,把儿子好好培养成才,为他家族报仇。

  “那我娘怎么办?”范泰并不知道这些,他还惦记着娘亲啊。可是净钰已经和范泰娘商量好了,就是不让范泰回去见娘,不成材不给见,要锻炼范泰的坚韧的心智。

  “娘亲,那你就不要见了。如果这个做不到,你就不要跟我学。”说这话的时候净钰师傅说的有点狠。

  范泰看看天空中到处飞舞的龙,又看看站在眼前净钰师傅,这对她的诱惑有多大啊!可是娘,娘怎么办?想了一会,范泰就下定决心了,学,一定学,娘亲,我会想办法去见,可是失去这个机会,可能净钰师傅就不会再教他了。

  “学,我学。”听到范泰肯定的决心,净钰师傅心底偷偷的乐了。

  从此以后,净钰师傅开始交给范泰所有的他的灵力,玄力,真气,所有的,毫无保留的。

  范泰也很争气,从此以后,不再提到娘,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想,默默地告诉娘亲,“娘,你等着儿子,等我学会了,一定会去为爹报仇。”

  直到有一天,范泰还是像往常一样开始练灵力,一挥手,天上的云就跟着范泰走,挥来挥去的,很让范泰有自豪感,偶尔还会骑在嘉龙上,绕着山林打圈,山中养的都是灵龙,范泰也是靠吸附灵龙的真气练就灵力。挥着挥着,范泰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臂出现了龙鳞,他立刻停了下来,仔细去看,一看,还真是龙鳞,用手摸了摸,硬邦邦的,和嘉龙身上的龙鳞的感觉是一样的。这怎么回事,范泰赶紧去找净钰师傅,想知道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还没有找到龙鳞师傅,却发现自己的两只手臂已经完全变成了龙鳞,并且手也开始变形,慢慢的变大,变成了龙爪。范泰觉得身体在发生剧痛,手臂的变化到没有让他感觉到有什么疼痛感,因为他感觉到,手臂变成成了龙鳞以后,她的脑袋开始变了,这让他惧怕,要变成怪物了吗?

  想想自己没有走火入魔啊,也没有吃什么怪异的神果啊,这到底是怎么了呢?范泰边往净钰师傅哪里跑,变感受着身体在发生的裂变,很快的,范泰已经感觉到了脑袋的变化,好像在越变越大,虽然自己看不到,但是可以感觉的到,范泰很担心,还没有见到净钰师傅自己就变得不像个样子。果然就是这样,跑得越快似乎变得越快,速度越快疼痛就越加剧,越加聚疼痛范泰跑的就越快,这听起来像是绕口令,可是就是这个样子,止不住的膨胀膨胀,知道范泰感觉已经不是拍跑了,而是在游,才发现他的一双脚已经不见了,他已经变成了一条龙腾飞在半空中了,一边飞还在一边聚变,疼痛让他难以忍受,忍不住的在半空中翻滚,咆叫。好一阵子的折腾,范泰才安静下来,平躺在地面上,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只知道现在躺在地面上的是一条龙,是不是他自己,他也有些困惑了。

  这时候,就看到净钰师傅已经站在了他的脚边,范泰已经起不来了,聚变带来的剧烈的疼痛已经让他没有力气了,躺在地上,眼神无助的看着师傅,似乎想说,师傅,你救救我。只是什么也没有说。

  净钰师傅静静地看着范泰,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必然而然发生的,所以并不觉得惊奇,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静静地等候范泰的聚变以后的结果,净钰师傅没说话,而是一个旋身,也变成了一套白龙,托起了变成青龙的范泰,带着他上了云霄,在云霄里穿来穿去,带他感受高空中灵活的自在。

  范泰被净钰师傅带上高空以后顿时不感觉身体的沉重了,而是觉得身体轻盈起来,一阵舞蹈似的狂野。心胸视乎也变得大了,难道变成了龙以后,心也变大了。范泰往下拂头寻找湖水,他要去湖边看看变成了龙的自己是不是还这样英姿飒爽。

  净钰师傅只奥他想什么,就飞在他的前面,带着他去灯湖,那里是龙子们洗澡的地方,范泰还没有变成龙,所以还没有去过,他洗澡的地方只是门口的小溪罢了。

  这是一篇大湖,范泰看到就高兴地俯冲进了湖水里,根本等不及净钰师傅了。在湖水里畅游那是龙的天性,范泰突然感觉做龙是这样的幸福,可以在湖水里游来游去,净钰师傅也跟着范泰在湖水里双花追逐,完全没有了师傅模样,戏水戏情。

  范泰和净钰师傅在湖水里畅游了一会,双双浮在湖面上,净钰师傅问道范泰,“怎么样?现在还感觉疼痛闹够吗?”

  “不疼了,可是师傅,我怎么会变呢?”范泰在水里翻个了身,肚皮朝上,“我明明是人啊?”然后诡秘的笑了一下,只是不知道这种诡秘的笑容在龙的脸上是什么表情,“是不是你给我吃了什幺药啊?”范泰一直在怀疑是不是师傅给了他吃了什么神丹,不然怎么会变,而且总不能就这个样子不变回去,那以后娘见了还不把娘给他吓坏了。

  净钰师傅并不搭理他的话,也只是哈哈哈一笑。

  “那,师傅,我还能不能变会我自己啊!”范泰追上快速游走的净钰师傅,追问道。

  “这就是你自己。”净钰师傅丢下一句话,就一下子游得无影无踪了。

  等范泰再去找师傅的时候,发现师傅已经变回了人的模样,站在湖边了。

  “师傅,我怎么办?”范泰在湖水里叫道,游得是舒服,飞的也舒服,可还是没有做人舒服,“你不能不管我啊!”

  “你上来好了。”净钰并不在意范泰的紧张,觉得他只要突破这一点,剩下的事情就都不是障碍了。

  “我怎么上去吗?除了在飞上天,我就不回了。”范泰在湖里大声叫着,在跟师傅抗议。

  “哈哈哈,你没事怎么知道,试一下再说。”净钰师傅不理睬他的抱怨,只是在一旁鼓励他。

  “那我试试?”范泰用疑惑的语气有问了一句,师傅既然这样说,那就肯定行,范泰对师傅的这点信任还是有的。听了师傅的话,范泰往岸上看了看,决定试一下。采用什么姿势上岸比较好呢?范泰在水里揣摩了一会,才决定用一个蜻蜓点水式,翻身上了岸,真是奇怪,自己没有感觉,占到岸边的时候已经变成了范泰,更让范泰惊喜的事,完全感觉不到痛,又变回来。

  “我变回来了,我变回来了。”范泰高兴的在岸边跳了起来,又飞奔到师父身边,“师傅,我是怎么会的,你告诉我,我怎么会变的。”

  范泰的脸上全是喜悦和兴奋,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如果便不会来,范泰还会很沮丧,因为他毕竟不想做一提哦啊龙,可是可以变回人,那就是说,它也变成了神仙,和师傅一样的神仙,其实,它本身就是神仙,净钰师傅原本是想这样告诉他的。第三章 书谱

  “你本身就是一条龙。”当净钰师傅对着范泰说完这句话,范泰呆住了,“什么?我本来就是条龙?”胡说什么,怎么可能,师傅吃错药了吧!范泰看着师傅的脸,觉得也诶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应该不是在骗自己,而且师傅也不会开玩笑,可是,却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是条龙,那这样说,我是和师傅一样的咯!

  难道不是因为长期吸濯灵龙的灵气才会这样的吗?

  净钰师傅看到范泰亟不可待的样子,找个一块平整一些的岩石,让范泰坐下,慢慢的和她说起范泰的身世。

  原来范泰就是净钰师傅的侄子,师傅其实就是他的叔叔,很多年前,净钰叔叔因为去了别地学艺,就躲开家里的那场劫难。等他学艺回家,才知道家里发生的一切,可是势单力薄,这个仇是不能够凭着一时之勇的,至少要等到范泰长大了,才能够一起完成这个家族的使命,所以就隐居生活,默默的沉默着,知道进了山洞的这一天,也就是净钰叔叔和范泰亲娘商量好了以后。

  范泰本身就是一条龙,只不多是身体里的慧根没有被激发,而这段时间,在灵地吸收龙灵之精华,天地之玄气,又加上净钰师傅的铮铮教诲,慢慢的启迪了范泰身体内的慧根,而帮助他完成了一个真正的龙之子的演变的过程。所以,要变成龙还是变成人,范泰可以自己控制,只不过控制住的过程还需要范泰不断的联系,来达到纯熟的境地。

  看到了范泰现在开心的自己变来变去,感受着这变化的乐趣,净钰师傅心里知道复仇的日子不远了,他要再交给范泰一件更重要的东西,然后去完成家族复仇任务。

  “英儿,你过来。”净钰看到变成了青龙在空中翻腾的范泰,对着他叫道。

  范泰听到净钰的叫声,赶紧飞身直下,落在了净钰的身边,“师傅,什么事?”还没有玩的尽兴,但是太激动的心情依然是难以言表。

  “你随我来。”净钰没有再多说话,转身往湖边的小树林里走,身穿白袍的净钰师傅,走在范泰的面前,即使不是什么神仙,也如神仙般仙风道骨。

  范泰就见净钰师傅走到了一个古树旁,古树很粗,粗的大概要有十几个人才能环抱的过来,走进古树,古树的中间裂开了一道缝,刚好可以进去一个人,还有这么奇妙的地方,净钰师傅可是从来没有带她来过。范泰跟则师傅进了树洞。

  见了树洞,里面很宽敞,一扫而过,树洞里摆设齐全,最让范泰好奇的是那满柜的书,摆了一圈的书柜,柜子从低到上,慢慢的堆着书,还有一个大大宽宽的书桌,上面摆着一些纸笔砚磨。在洞的另外一角摆放着一张大大的案子,案子上有着一个纯白色额羊毛垫子,看样子是休息或者打坐的地方。屋子里清香典雅。

  “来,坐下。”净钰师傅指引着范泰坐在书桌旁的一把刻有藤花的梨花木椅上,自己则走到一个书柜旁,翻了翻书柜,找到了一本书,放在了范泰面前。

  其实,范泰看来净钰师傅只是翻了翻,而实则,这本书放的位置是很玄机的。他的位置正好在天地阴阳之间,水木金火土的调和支线上,这样可以吸补阴阳之气,调和金木水火土的八卦阵法。刚接促到这本书,范泰就感觉到了书上直逼过来的灵气,让范泰貌似顿开,毛孔都舒展开怀。

  “你看这是什么书?”净钰师傅镇中的把书递到了范泰手里,意思是让他好好看看,认真看看。

  范泰接过书除了感觉到身心气爽,感觉身体也在吸收书的灵力,看了一下书的封面《青莲地火》,实用梵文体写的书名,如果没有见过梵文的,是看不懂的。在书的右下角印有一枚私章,也有点像是梵文,如果范泰没有人错的话,应该是姓氏的刘。

  “这是刘家的传家宝,怎么会在净钰师傅这里。”范泰看了看书,又看了看师傅,紧锁眉头,满怒呆滞,心满疑惑的问道。

  ”这话说来就长了,如果你想听,我以后会慢慢说给你听。现在,你的任务是看书谱。”净钰师傅知道范泰会疑惑,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告诉他书谱的来历,而是尽快让他掌握书谱的灵力和玄力,来推进他的能力,提高级别。

  “不,师傅,如果你不告诉我来历,我是不会练得,如果这样练了,出去了别人会笑话我偷袭的。”范泰好像倍觉冤屈,很委屈的看着师傅,觉得左右为难了。

  “不行,现在不能告诉你,你应该控制自己的心智,不能够由着自己的性情来决定试炼还是不练,难道你不想报仇了吗?”净钰师傅突然变得厉声厉色,让范泰感觉到未曾有过的阴风袭来,看来这句话说得真不是时候,让净钰师傅发这样的大火,还真是第一次。就听到净钰师傅接着说,“难道,师傅都白叫你了,平日里练功我告诉你,最主要的是什么?”

  “气定神凝。”这个范泰早就背的滚瓜烂熟,熟烂于心了,闭着眼不通过大脑也能说出来啊。

  “那好,练功时练功,事情是事情,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把事情分开了想,现在你就集中精力看书谱,等你看完了书谱,我们在讨论书谱的来历。”净钰师傅并不理会范泰的想法,只是让他按着做就好了,他现在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范泰的功力达到上层,无人能敌。

  “可是我无法静下心。”范泰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可净钰师傅还是听到了,“不行,看不进去,先打坐,直到告诉我能静下来了,再去看,我不急,我有的就是耐心。”净钰师傅看来准备让范泰连这个书谱是势在必得的了。不把范泰掐入状态,不会罢休的,其实,范泰又何曾不知道呢,净钰师傅一直都是这样的啊!所以他今天才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不过,总之,师傅是对自己好,这点是没有错的。

  想想娘亲,想想复仇,范泰的心里真的是慢慢惊了下来。这就是师傅教他的,与别人不同的地方,别人都是越想毁约恼羞成怒,女火上身;而,范泰却会越想越平静,越想月沉着,这个玄机当然也只有着师徒二人知道,也属天机不可泄密也。

  范泰盘腿坐在大案上,萎靡双眼,清调气血,按照师傅教的方法,自行运血行气,调整全身的把脉,已达到气定神凝的状态,他的这种功能状态,调整好了以后不需要告诉师傅,净钰师傅就能够知道。因为气场不一样,净钰师傅能够感觉到范泰周围的气场和气息,这些就足够净钰师傅来判断范泰的状态了。大概有一炷香的功夫,范泰一切经完全进入了状态。

  净钰师傅从新叫回了范泰让他坐下桌案边定下神来看书谱,这个时候,睁开眼睛的范泰才看到,在书桌的上方还有一个小天窗,自然的天窗,正好阳光透过天窗射在了书谱上。书谱上成仙了奇光异彩,范泰惊呆了,他搞不清楚状况了,是怎么回事。就见书谱上的字也闪闪发光,充满了灵力,书谱灵力四射,范泰隐隐感到身体在不断想吸收灵力,顿时觉得功力提升了有七八层。书谱上的梵文在范泰眼前跳跃,一个个如蝴蝶飞舞,一直敲击着范泰的额小心脏,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净钰师傅知道这样的状态再有个七七四十九天,范泰的青莲地火就可以练得如火如荼了。哪个时候就可以把他赶出洞去,让他去找他娘。其实,还有一件事情,净钰师傅没有告诉范泰,那就是他在这洞里带上100天,外面的世界才过了1周而已,所以,净钰师傅让范泰在这里练功时合适不过的了,既可以缩短练功的时间,尽快达到效果,又可以加快复仇的速度。

  范泰吸收了青莲地火书谱的灵力,才顿时感觉到师傅对他的好,在这洞里住的这几日,净钰师傅出来尽心教授他武功,还教会他很多做事做人的道理,而这些,为娘也是教他的,只是净钰师傅教授的格局更大一些,视野更宽一些,手段也更高明和老道一些。

  经过了七七四十九天的修炼,青莲地火已经被范泰练得醇熟于心,净钰师傅也松了一口气,范泰的修炼让他很满意,没有给陈家丢脸,范泰只知道自己叫范泰,还并不知道自己姓陈,这个净钰师傅并没有和他说起,娘亲也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只是为了他能平安长大,已承父业。第四章 龙殿

  净钰师傅将范泰带出树洞,范泰已近五十天没有出门了,按现在的说法是个宅男,还是个超级宅男了。看到了外面的太阳,呼吸外面的空气真是太爽了。好久没有变形了,范泰伸了一个懒腰,运通了身体的经脉,双眼一闭,一个转身,就见一台哦青龙飞入云霄。站在地上的净钰师傅哈哈大笑,那是心底彻底的开怀,看着云层中飞舞着的范泰,点头含笑,今天就是要放行的日子了。

  范泰在空中尽情的舞了一会才回到地面,“师傅,太开心了,身体就像是被重新整合了一遍,舒服极了。”

  净钰师傅眯着眼笑着看着他,轻轻说,“想你娘亲了吗?”

  范泰一听到师傅这样说,就知道一定是可以去见娘亲了,顿时又是一蹦几尺高,连着翻了几个跟头。一个跟头翻到了刚才出来的树洞前,站住了没动,开始琢磨这个树洞,看了一会,没看出名堂,又开始摸,围着树转着摸,可是也没有摸出什么名堂。

  “师傅,刚才额门呢?我怎么找不到了。”

  “哈哈哈哈......!”身后只有师傅爽朗的大笑声,“洞,有洞吗?我怎么都不知道。”范泰一看师傅已经变成白龙飞走了,赶紧跟上,范泰也变成了青龙紧紧跟在师傅后面,回到山林去。

  回到山林后,净钰师傅交代了几句,告诉他,回去后见过娘亲,娘亲自然会把这一切来龙去脉仔细的说给他听,剩下的事情只要听他为娘的就可以了,需要的时候,师傅一定会出现,宁采儿也不许需要再去找了,拓本也是一条灵龙,已经在这里修炼了,等到该出去找你的时候也自然就会出去。

  听到净钰师傅这样说,范泰才恍然彻悟,原来这一切只有他一个人弄不明白,所有的人都比他清楚。

  “师傅,那我现在就可以回去见娘亲了,不用等到明天了吗?”范泰还需要确定一下,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很久没有见娘亲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娘分开这么久。度日如年。

  “走吧,现在就可以走了,只要你愿意。”听到净钰师傅这样说,范泰突然又有些依依不舍,原来日久生情,出了洞就见不到师傅,见了师傅就要离开娘亲,总是不能如愿,当然,世事都是如此,谁能如愿。

  净钰师傅引着范泰来到了崖洞口,范泰看到了崖洞,可仍是疑惑,为什么自己单独来找,却总是找不见这崖洞,师傅以来,便顺理成章的就出现在哪里了呢?净钰师傅看着范泰出了洞,并没有送出洞口,洞就在范泰身后合上了。范泰出来洞口,再转身找洞,却无论无何也找不见了,就恍是做了一场梦,走过长长的洞身,看到外面居然还在下着雨,只是雨已经没有离开时那样的狂大。

  范泰除了崖洞,沿着山路往家走。没到家门口,就看到已经站在门口等着自己的娘亲,那不成娘亲知道自己今天回来。范泰边走边想,看到娘亲后脚步飞快,恨不得马上飞到娘亲面前。

  “娘亲。”喊了一句,范泰就把娘亲抱在怀里,久久不愿分开。

  娘俩进了屋,看到了墙上的万年历,范泰才惊呼一声,“娘,我才走了这几天吗?”

  “是的啊,怎么?你是觉得长了还是短了呢?”范泰娘知道范泰惊异啥,故意逗儿子。

  “娘啊,你是知道的,告诉我,难道我是在做梦吗?”

  “不是做梦,孩子,不要着急,先和口热水,娘慢慢和你说。”范泰娘看着儿子看也看不够,怎么舍得让他着急。

  范泰听娘说了这爱知道,洞里一个月,凡间一天的差距,原来在洞里带着一年苦练武功,在凡间也只是两周而已。还好还好,范泰一直担心娘是不是等太久,原来也并不久。

  “娘亲,那你是怎都知道的。”范泰缠着娘不停地问,这么久没见,有好多话想和娘亲说,“你怎么会知道我要回来的,站在门口接我。”

  “千里传音或者灵气传音,这是我们族人的本领,是你们龙人没有的。”范泰娘不急不慢的对范泰解释道。

  “娘,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和爹爹不一样吗?”范泰更加好奇了,在这之前,他并不知道娘亲的身世,也从来没有怀疑或质疑过,觉得都是一样的,但是通过这件事情,他感觉到事情很复杂,不是自己及行的那样简单。

  范泰娘慢慢和范泰说来,听得范泰都入了迷。原来故事都是有情节的。范泰娘是蝴蝶族人的公主,一次在湖边游泳遇到了老爷的爹爹的成龙,后来两个人暗自幽会,知道有了范泰,成龙才将事情告诉家里,种族的偏见让他们的父辈不能接受,然后这件事让陈家的对手利用,挑起了事端,故意照成了一些事故,让范泰的爹娘没能够在一起,而成龙在这个事件中却意外遭遇死亡。范泰娘只好带着范泰隐居在凡间,逃避仙界的责罚。

  直到有一天陈佳遭遇灭门,只留下了范泰的叔叔净钰,净钰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范泰娘,就是为了陈佳唯一的后代也是独苗范泰,才会有了后面的故事,知道范泰成长为现在的娇儿,娘才定下心来。

  听到娘亲这样说,范泰心里就明白了,他是生下来就富有使命的,天生是个龙培。

  话说到这里,一切哦度明朗了。娘把复仇的事情和范泰交代了一遍,去寻谁,怎么去,都一一和范泰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潜入龙宫,这是第一步。

  范泰告别了娘亲,就直奔龙宫,在三万五千里之外的深山的后面,这个地方小时候就听娘亲说过,他一直以为就是个神话,没想到就是他以后一定会来的地方。

  只用了一日的功夫范泰就来到了龙宫,化成青龙潜入深海,先去找娘亲说的三个人,找打了这三个人,在做打算。到了深海底,范泰觉得龙身实在不方便行动,又变回了人性,悄悄进入龙宫的后殿,这些为娘也都交代了,说找到这三个人,不用先去龙殿,在龙宫的后殿里一定能做找到他们,这样会跟安全些,还是先不要惊动任何的龙灵。

  可是范泰还没有靠近龙殿,就明显的感觉到冷冷的煞气和直逼的杀气。范泰都装作视而不见,他只找他需要的,绝不会为无关紧要的东西耽误时间。范泰绕过龙殿,直奔后殿,这样就避开了一些事端,为自己节省时间。因为这下娘亲也交代过自己,龙殿轻易不要进,不然会遭受袭击,这样所有的计划可能都会耽误,所以还是尽量避免,等到时机成熟了在回到龙殿完成最后一步。

  范泰牢记娘亲的话,来到了后殿,果然顺利的很,并没有什么阻碍生物,只是一路上隐隐感到的杀气和煞气,但还并咩有威胁到他。到了后殿,范泰就轻而易举见到了娘亲说的三个人,绿毛老者、剪刀丽影和黑脸汉子,此刻三个人走站在龙珠钱,视乎在吸纳龙珠的灵气。看到了来了不速之客,立刻停了下来,“拿来的小子,胆子不小,敢闯到这里来。”首先对着范泰大喊得是哪个黑脸汉子,要不是张开嘴露出白牙,根本看不出嘴巴在哪里,只能看到是一团黑呼呼的肉团搁在那里罢了。

  “三魏叔叔,我是范泰,成龙的儿子,是我娘亲蝴蝶谷公主让我来找你们的。”范泰以来就报了大名,爹娘都报了上来,想到叔叔们听到也就明白了。”

  可是不曾想,不抱还好,一报上大名,首先生气的就是那个绿毛老者,气的胡子边的绿毛吹起七尺之高,“怎么,他还好意识让你来找我们,这不是送死吗?”范泰一听绿毛老者说出这话,立刻反驳道,“你是神怪人,往我娘亲还在我面前夸你好,让我挺你绿毛叔叔的,原来不过是个恶徒。”

  范泰知道其中的缘由,但是娘亲告诉他,如果要想报仇,必须得到着三个人的帮助,所以无论什么情况,范泰都要得到这三个神人的帮助,无论是用什么办法,这个必须要做到。

  还不的呢过范泰再说起来,三个人一起向范泰懂起了拳头,范泰大叫,“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只要你们教我武功,你们说什么我都答应。”听到这范泰这样说,三个人立刻停了下来,原来,这句话正好掐住了他们的软肋,看来娘亲教的没错。范泰在心底偷笑,“我答应做你们的徒弟,只要你教我你们的功夫,我什么都答应。”

  “好啊1’三个人各自互相看了一眼,然后说,”先让我们进入你的身体,能不能做到。“

  ”能。”范泰根本不含糊,这让三个人吃了一惊,其实他们不知道,还是范泰的娘,这个聪明的女人,把一切都交给了儿子,都在预料之中。

  “你答应了?”三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心想,不怕撑死你。

  “答应了。”范泰依然面不改色。

  “好,那就现代我们去龙殿走一趟,然后再说。”

  三个人不在等范泰回答,一阵青烟一起挤进了范泰身体里。范泰顿时感觉到身体的阴气上升,膨胀的要爆。不过娘亲交代过,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忍,然后就是吸纳所有的阴力,阴阳结合,才能在他身体内和解生华。

  说到做到,这就去龙殿。

  第五章 沉重之色

  “深海龙宫之内有着禁止,任何生物进入其中都是会受到攻击,如果不抓紧时间的话,我们便是会被永久的困在这里了。”三个人都是露出了沉重之色,毕竟这是关着自己的小名,而后范泰便是快速的来到了一个珠子面前。

  在深海龙宫之中有着无数的珠子,有的巨大无比,有的则是无比的小巧玲珑,不一而足,可是却是有着一个金色的珠子,你正式范泰面对的珠子。

  珠子非常的圆润,闪烁着金光,可是在珠子的中心处却是沉睡者一条白龙,白龙的龙眸紧闭,一股强大的威压却是冲天而起,让德范泰蹬蹬的后腿了三步,如果不是三个老家伙在最后的关头出手的话,恐怕其早已经被那股强大的威压压成了粉末。

  “这是守护金龙,让其沉睡十天足够。”大连又黑的汉子打出了一道黄色灵力,其中蕴含着一些不明的东西。

  做完这一切之后,范泰立刻化作一道弧线的朝着一面飞去,来到了一处黑色珠子面前,里面也是蕴含着一条白龙。

  “守护黑龙,沉睡十天即可。”一道血光打出,其中同样蕴含着其他的一些不明的物质。

  进而在一炷香的时间后,范泰来到了一个紫色珠子面前,里面同样是有着一条白龙,依然在宁静的沉睡,然后便是有着一道绿光打入了其中。

  最后,范泰来到了一个白色主子面前,白色珠子与其他的珠子不同的是,里面没有白龙,只是一颗珠子。

  “守护白龙果真是已经醒来了,不过深海龙宫足足有三十二个守护法阵之多,只要将其中的法阵控制的七七八八,那么便是没有问题了。”

  先是一惊,范泰便是这般说道,然后朝着一个方向,化做一道流光。在半个时辰之后,范泰同样来到了一个金色珠子面前,里面沉睡者一个白龙,然后便是守护黑龙和守护紫龙,同样的守护白龙也是消失不见了。

  如此这样,范泰足足的见到了三十二个法阵之多,其中的珠子唯有七颗白色珠子是空着的,其他的均是沉睡者一条白龙。

  “还好,只有四条白龙醒了过来。”

  三个人均是露出了喜色,四条白龙完全在三个人的能力范围之内。

  “现在我们就去内宫吧。”

  穿过一个个宫殿,没有半点停留,范泰来到了一处巨大的宫殿,宫殿无比的巨大,巨大的无比,甚至连范泰都望不到尽头,大殿的上方有着一条白龙在嘶吼,眼中闪烁着白色,巨大的龙睛冷冷的盯着范泰。

  轰,白龙无比的暴怒,突出一大口的杀气,将范泰湮灭,只是范泰却是丝毫不怕,大步向前,来到了大点的门口,任凭那些杀气打在自己的身上,范泰却是没有路出丝毫的异色,反而是将那些杀气不断的吸入口中。

  “当真是便宜了这个小子。”看到那些精纯的杀气被范泰吃掉,绿毛老者其范泰的脑海中冷笑着说道。

  来到宫殿的面前,范泰看到上面有一个巨大的牌匾,上面书写着‘练功房’三个大字,只是就在范泰看到那三个大字的一瞬间,三个大字便是化作了三条白龙对着范泰呼啸而去。

  “雕虫小技。”范泰无比的自信,伸出自己跌大手,隔空一点,三条白龙便是化作了三个绿点的消失了,然后范泰的拳头出现血色,化作一条蛟龙,化成一只猛虎般的打在了殿门之上。哗啦,店门晃动一下之后便是安静了下来。

  吼,白龙无比的据怒,范泰的无视让得起变得越发的暴躁,一口一口的不断的吐出杀气,可是范泰却是丝毫不在意,将那些杀气吞到了肚中。

  “你们这三个老混蛋。“范泰的神识终于了醒了过来,见到三个老家伙都在自己跌意识之中,露出了怒容,对这三个人大吼道。

  “嘿嘿,小子你最好老实点,虽然我们没有将你磨灭掉,却不代表我们不会这么做。如果不是担心后面可能还需要你,恐怕你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了。“剪刀丽影醒来,绿毛老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听到绿毛老者的话,范泰倒是一惊,然后才想起就在自己昏迷的那段时间里,一个声音不断的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出现,不断的提醒自己,让德自己保持冷静,同时也在不断的告诫着自己,让德自己明白自己现在不过是一个阶下囚,同时那个声音居然是来找自己合作的,折让的范泰无比的惊讶,在惊讶的同时,其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我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宾士将这道精神烙印打入了你的脑海之中。”那个声音无比的熟悉,范泰很快便是联想到了那个大脸黝黑的汉子,没想到此人居然如此的目光深远。

  “我料到今日我们必会借此手段进入龙宫,所以我们三人其实是很担心失去你的,毕竟失去了你这个载体,我们便是会在短时间内被深海龙宫吞噬掉的。”黑脸汉子的声音无比的沉稳。

  “而且龙宫之内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他们想的那般,足够我们三个人一起进阶仙人的,所以其他两个人必须死,只要…”

  不管如何,范泰并没有拒绝这个黑脸汉子的提议,毕竟其知道自己就算是想要活下去,恐怕三个人也是不允许,更何况,黑脸汉子虽然承诺会放过自己,可是范泰却是不敢相信,毕竟其也是将绿毛老者和凶狠汉子全部都坑杀了,恐怕范泰这等杂鱼更不会被放在眼中了,到时候其便是很有可能会被其直接抹杀掉。

  范泰的杀体完全不畏惧白龙的杀气,反而是不断的出售,将练功房的大门打得凹凸不平,马上就要背起打开了。

  吼,白龙彻底的暴怒了,身体之上的杀气不断的滚动,居然出现了青色的灵力,那些灵力一出现便是被范泰察觉到了,然后范泰便是眉毛一缩的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就出现在了空中,与白龙对峙着。

  碰,范泰一掌拍在白龙的身体之上,贝隆一声嘶吼的倒在了地上,而后其便是破碎了,然后便是出现在了范泰的身后,眼中闪过青色,巨大的龙嘴中一声低吼,一股强大的龙威便是出现,将范泰定在了原地,然后其便是一爪子抓了下去,只是范泰虽然被震晕了,可是三个老怪物却是丝毫异色没有,纷纷的打出灵力,或是攻击白龙,或是将范泰保护在其中。

  铛,龙爪之上居然传出了金属板的声音,范泰被巨大的爪子一下子轰的倒飞了出去,同时范泰的一掌也是拍在了白龙的身上,无数的绿烟出现,将白龙一下子就包围了起来。绿烟无比的狠毒,化成一章大网将白龙困住,其上更是死啦死啦的传出来强烈的腐蚀的声音。而白龙则是发出一声声的怒吼,怒吼声传出数千里之遥。

  “不好,这个家伙在叫他的同伴。”三个老家伙都是一惊,这些白龙个体实力不断强,对他们威胁较大的只有那些杀气,可是偏偏却范泰却不害怕这些杀气,自然而然,这些白龙的威力就减弱了三分,只不过这写白龙却是可以合体,短的是无比的强大,就算是将其中一条击杀,在短暂的时间后其也是会快速的复活,毕竟此处的杀气足够这些白龙复活很多次了。

  “封住他,杀了他也是于事无补。”三个老家伙一起出手,强大的灵力将周围住签章之内全部都覆盖了起来,同时三道绳索飞出,将白龙丝丝的困在了空中,同时,绿毛老者一声怪笑,控制着一道绿丝进入了白龙的脑海之中,将白龙的奶海中的那图案杀气困住,而后白龙便是昏迷了过去,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见到白龙轰然倒地,范泰才露出了喜色,然后大步的来到了大殿的面前,毫不犹豫的出手,一拳砸下,上面的灵力也是不断的出现,三种灵力不断的出现,各种颜色,而各种灵力不断的出现在上面,狠狠的轰击在大门之前,只是,殿门无比的结实,一拳拳的打在殿门之前,却是让德后者只能出现一丝的晃动,不过随着拳头的不断地落下,大殿的大门也是不断的出现裂痕,到得最后的时候,也是出现了剧烈的晃动,最后的时候也是轰的一声,巨响过后,大门也是一分为二的分到了两旁。

  “嘿嘿,没想到居然如此顺利。”看到果真将大门轰开,范泰露出了高兴地样子,然后化作一道弧线的朝着前面掠去。

  大殿之内一片的漆黑,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也是没有丝毫的声响,可是三个老家伙却是无比的兴奋,因为这很有可能是一个空间法术或者是一个空间容器,这让的三个老激活眼中闪过了一丝的火热,更是无比的热切和贪婪。

  半个时辰之后,范泰也是出现了沉吟之色,不断的扫视着四周,而在范泰的脑海之中,三个老家伙在不断的争吵着。

  “哼,只要让这个小子耗尽全身的杀气,一我三人的灵力便是能够瞬间的突破着空间,何必如此费事费力呢。”绿帽老者对着大脸又黑的汉子冷冷的说道,满脸的不耐烦之色。

  听到绿毛老者的话,满脸黝黑的汉子露出了不屑之恩的说道“难道你以为空间之力当真是如此能够突破出去的吗?而且就算是我等真的出去了又能如何,你要知道,这不过是我们的第一站罢了,入市你想放弃,你现在尽管出去,修要在这里处这等的馊主意。”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3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