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旧爱找上门小说李媚儿陶哲宇陆晨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旧爱找上门小说李媚儿陶哲宇陆晨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婚前准备

  “叮咚……”

  一阵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打开门的时候,陶哲宇看着外面的一群人时脸色顿时一阴,语带不悦道:“你们干什么?”

  “陶先生,我们是礼服师!”

  “陶先生,我们是化妆师!”

  “陶先生,我们是发型师!”

  ……

  “请问夫人在家吗?我们现在上来是想与夫人讨论明天的婚礼,是想定下明天的妆容,礼服,发型和所有佩戴的珠宝!”

  陶哲宇是陶氏集团的总裁,然而这个多金的总裁却马上要步入婚姻的殿堂,让一众仰慕他的女人伤心失望了。

  此时的陶哲宇和他的未婚妻李媚儿在家中你侬我侬,可是煞风景的门铃声音就在这时响起了。

  “啊?”陶哲宇看着黑压压的一群人,他愣在了门口,似乎没有想让人进来的意思,可是他一时之间也掐死不了这么多人!

  “夫人在家吗?”众人再度开口。

  而屋内的李媚儿一边将刚刚被陶哲宇拆得七零八落的衣服再度穿整齐后,走出了卧室来到了陶哲宇的身边,看着石化在一边的陶哲宇后笑道:“走开拉,让人进来!”

  “谁,谁让他们来的?”陶哲宇扭过头不情不愿的看着李媚儿,毕竟刚刚他的好事才进行到一半……

  “哦,田君啊,我今天早上忘记跟你说了,他们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李媚儿极度可恶的朝陶哲宇吐了吐舌尖,随即伸手拍了拍陶哲宇的胸口,做出一个让他让开的手势!

  田君是陶哲宇最信任的手下,婚礼的一切流程全部交由她来完成。

  不情不愿的,陶哲宇为了明日的婚礼着想,纵然不愿意,可还是没办法的自动让开,李媚儿上前将陶哲宇往后一推后打开门看着门口的人群后礼貌的笑道:“请进,大家快进来!”

  “好的,夫人!”一众人鱼雷般灌入,陶哲宇有多么的不乐意,还是得乖乖的服从,不过他还是在心里将田君那该死的丫头撕了个遍,他的媚儿就算没化妆,没发型,明天一样会是最美丽,最耀眼的新娘。

  一下子,原本只有李媚儿和陶哲宇两个人的世界里一下子便拥挤了起来,李媚儿坐在座子中央,看着一群人在她身上比比划划的,很没办法的对一边看着她的陶哲宇投去一个无奈的笑容。

  她本来就觉得,很简单的办理一个婚礼,可是,可是田君说,女人一辈子就一次,不能马虎,绝对不能马虎。

  “夫人,你能换上明天要穿的礼服吗?”忽然其中一个礼服师提议到,因为只有李媚儿穿起那身早就定制好的白色婚纱裙,他们长能最快的确定出适合的发型和搭配的珠宝首饰。

  “哦,好,好吧!”李媚儿昏头昏脑的便答应了下来。

  很快,当李媚儿跟着礼服师走出更衣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个身穿着纯白蕾丝婚纱的女人震住了,洁白得毫无瑕疵的婚纱裙合体的剪裁衬将李媚儿娇小的身材包裹的玲珑有致,没有拖沓的蓬松裙摆和大拖尾,一切似乎都是是附和李媚儿的简洁,大方的手工蕾丝花深藏在薄薄白色织纱下更是附和了内敛低调的气质,可裙摆点缀着的碎钻却将低调瞬间的引向了丝毫不夸张的奢华层面。

  陶哲宇只是坐在沙发上在一片惊艳声之中窥探着他视若珍宝的小女人,陶哲宇只觉得,她是最漂亮的,她就如同是穿着白纱长裙的公主。

  李媚儿似乎发现了陶哲宇一直在观察着她,她抬起头,视线和陶哲宇对接,她的手不安的扭着婚纱的裙摆,呢喃道:“哲宇,我好看吗?”

  “好看!”

  陶哲宇如同失魂般的呢喃,他的眼眸有些许湿润,他忽然记起几年前,他在婚纱礼服店内粗暴的替那时候名字还叫做章小媚的李媚儿选了一套婚纱礼服时,李媚儿一脸愤怒的撕碎的样子时内心翻腾出一阵酸涩,这些年他和李媚儿一路走来所经历过的痛苦,或许只要媚儿现在的一个笑容便可以抵消。

  “嘿嘿……”

  得到陶哲宇短短的两个字的赞美,李媚儿咧嘴一笑,褐色的眼眸一弯,便如同两弯月牙。

  “夫人,我们来挑选适合的妆容和发型……”李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让一众侍候着她的女人们推到了妆台前。

  陶哲宇一直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看着李媚儿清秀娇甜的脸孔涂抹上一沉一沉的浓墨重彩,看着李媚儿乌黑的发丝被盘成了做着的发型时,他的眉尾微微的一挑。

  “好完成了!”化妆师在完成了李媚儿脸上最后一道色彩的描画后拍拍手看着镜子之中的李媚儿精致完美的妆容,一丝不苟的盘发后一脸微笑的朝镜子之中此时此刻分外妖娆的李媚儿道:“夫人,你这样的妆容和发型,你满意吗?”

  李媚儿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有点陌生的女人,白皙的小脸上双目被描绘得抚媚异常,红唇更是红艳如火,有那么一瞬间,李媚儿觉得镜子里的女人很好看,很妖娆,可就是不像她李媚儿!

  “哲宇,好看吗?”李媚儿透过身前的镜子看着身后的陶哲宇。

  陶哲宇眯着眼,手低着下颚,现在的李媚儿很漂亮,很精致,几乎完美,可是李媚儿不是长这样的!

  “总裁,哪里不好吗?”化妆师们见陶哲宇只是盯着李媚儿看时,顿时紧张了起来。

  陶哲宇依旧不语,只是站起身来,在众人的注目下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盒子后,转身走到了妆台前,俯身看着李媚儿的眼睛道:“这不像你,所以不好看……”

  “总裁不满意,我们可以改成另外一种妆容!”化妆师一听陶哲宇这么说时,急忙拿起卸妆棉之类的东西要靠近李媚儿!

  “我来……”

  陶哲宇依旧是悠然的说道,他接过化妆师手中的卸妆棉,看着李媚儿一边用手擦拭去她脸上的脂粉,一边说道道:“我的媚儿,不需要这些东西,也会是最美的!”

  李媚儿一直仰着头,看着陶哲宇的脸孔,眼眸在微微的闪动着,她早就将全副身心交给了眼前这个在帮她卸掉她本来就不喜欢的妆容。

  很快,原本在李媚儿脸上精致的妆容让陶哲宇擦得一干二净,他看着李媚儿素净的小脸似乎满意了般,接着他更是让身边站着的一排形象师们吓得目瞪口呆,因为陶哲宇不仅卸了她们还不容易替李媚儿安排的最漂亮的妆容,现在他连发型也不再放过。

  一丝一缕的将李媚儿的发型拆卸完毕,陶哲宇拿起梳子轻轻的将李媚儿及肩的黑发梳理柔顺,轻轻的仿若是怕会让李媚儿掉落一根发丝一般。

  很快李媚儿的黑发便被陶哲宇梳理得柔顺光滑,接着他转过身来,将台面上的一条白色通透的手工蕾丝花头纱一般披在了李媚儿的发顶在固定好。

  “媚儿,好了!”镜子前,陶哲宇双手放在李媚儿的肩膀上,脸搁在了李媚儿的肩颈上,透过通透的镜子,他满意的看着镜子之中毫无浮华点缀,清汤挂面却更甚一筹的秀丽美人。

  李媚儿笑了,她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简单大方,素颜,长发披肩,只是用一袭拽地长的头纱披着,没有艳丽的妆容,奢华的头饰,可这清淡更让她喜欢。

  “总裁,这……这太素了把,适合明天的婚礼吗?”身边的化妆团队似乎对李媚儿这样素颜朝天的样子颇有意见,因为怎么说也时世界顶级财团总裁的婚礼,身为总裁夫人,李媚儿这般简单打扮,是不是素得有点简陋?

  “怎么会!明天我的媚儿就是世界上最耀眼的女人!”陶哲宇微微一笑,伸手打开了刚刚他拿出来的匣子,一下子的在场的人便被一道蓝光吸引住了目光。

  “伯爵的眼泪!”

  珠宝师率先认出了那一条无数耀眼白色通透钻石镶裹着一颗一半雕成玫瑰花一半雕刻成泪滴状吊坠的项链!这流光溢彩,通透非常的顶级蓝宝石传说可是由雷欧家族的传世宝石雕刻而成,由于吊坠形似泪滴,所以也就被明名为伯爵的眼泪,有小道传闻,这条项链可是当年雷欧家族主人为了挽回与一个平民女子的爱情而雕刻成的!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条项链在失踪了十几年后,再度被陶哲宇收藏,并非是常人能所见!

  “好漂亮!”

  李媚儿看着那条由无数莹白通透的小钻石和一颗鸽蛋大小的蓝宝石浑然天成般的凝聚成的一条项链时,她不由的惊艳的开口。

  陶哲宇只是微笑,他一边将这条如同稀世珍宝般的钻石项链带上李媚儿的纤细的脖颈,一边低沉道:“这原本是我母亲最喜欢的项链,现在送给你,她应该会高兴!”第二章 意义

  “是你母亲的东西,意义太重,我不能要!”李媚儿惊呆了,她一边想要摘下项链还给陶哲宇,可是怎么弄也弄不开项链的卡扣!

  “我的母亲,不也就是你的母亲!”陶哲宇拍了拍李媚儿的手轻笑道,随即转身对着身后早就被项链那抹光芒折服了的化妆师们说道:“明天的定妆效果这样就可以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嗯……是,好的总裁!”一群人混乱的点头道,不得不佩服陶哲宇的眼光,原本李媚儿只是素颜,虽然清丽可嘉,可是对于陶氏集团的身份来说稍显简陋了点,可是现在有这么一条在世界珠宝界有着举足轻重的伯爵的眼泪的配合下,李媚儿明日一定可以完美阐释陶夫人至高无上的地位!

  人烟散尽,室内再度只身下李媚儿和陶哲宇,陶哲宇一直拥着李媚儿,他的眼睛一直停留在李媚儿脖颈上的那么蓝色。

  “这么珍贵的东西,你为什么要送给我?”李媚儿的指尖悄悄的抚摸了一下颈间这条沉重而冰冷的宝石项链。

  “你比它珍贵!”陶哲宇的吻落在了李媚儿的发丝,有那么一丝微微的颤抖。

  “是你父亲送给你母亲的礼物吗?”李媚儿忽然想到了今天巧遇的菲戈·雷欧,她从他的口中听到了陶哲宇的过去。

  “它叫伯爵的眼泪,我记得小时候我的母亲对我说过,她只配拥有这滴无可奈何的眼泪!别人说它代表了那伯爵对失去恋人的眼泪,可是我觉得,它不是,它是锁住我母亲一辈子的咒语!”陶哲宇低沉的说道。

  “那你现在送给我,是想锁住我吗?”李媚儿见陶哲宇脸带悲伤于是调皮的说道,想借此缓解一下陶哲宇脸上的沉重。

  陶哲宇搂紧了李媚儿,他眷恋的抚摸着李媚儿的脸颊,他沙哑道:“我不是那个虚荣自大到了极致的家族,我无需用咒语锁住深爱的女人,如若我没法给我的女人幸福,我可以放她离开!”

  “你是在隐射你的父亲对你母亲犯下的错?”李媚儿忍不住的说道。

  “呵呵……”陶哲宇只是用苦笑来解读了李媚儿的疑问。

  “你知道你母亲当年是因为什么原因带你离开雷欧家族的吗?”李媚儿再度开口问道,因为她怎么也不会相信,乔夫人真的是为了钱,才答应离开心菲戈·雷欧的!因为她在那样的环境下坚持了整整五年。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母亲带着一颗破碎的心,以及我们母子被践踏得不成形的尊严,同丧家之犬般的逃离了那座奢华的宫殿!”

  陶哲宇沉闷的说道,毕竟那时他还年幼,根本就不了解母亲为何会离开,而母亲在往后的日子里也始终只字不提这件事,一直到最后被人谋杀了也没有说出来!

  “你知道我今天遇到谁了!”李媚儿抬起头满眼的疼惜的看着陶哲宇。

  “谁?”陶哲宇谨慎的问道。

  “菲戈·雷欧!”李媚儿毫不犹豫的将这个名字脱口而出,而陶哲宇一瞬间的脸色便沉进了谷底,犹如一片阴郁的乌云。

  “他找你干什么,对你说了什么?”陶哲宇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才低沉开口问道。

  李媚儿转过身抱着陶哲宇道:“他对我说了你年幼在雷欧家族的往事,还有他请我帮他一个忙!”

  “他要干什么,他是雷欧家族的主人了,他要什么还得不到的吗?”陶哲宇拽紧了拳头底喝道。如若这老头子敢打媚儿一丝的注意,他陶哲宇就算是穷尽一生时光都要整垮这座世人眼里犹如固若金汤的权势与金钱宝塔般的雷欧世家!

  “别这样,他没有伤害我的意思,他要我帮他寻得儿子的原谅!”李媚儿抱紧了陶哲宇,她能感觉到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在颤抖。

  “呵呵,这老头子疯了不成,难道他忘记了他是怎么对待我的?可我还没有忘记那一巴掌有多疼!”陶哲宇的记忆里忽然唰的一下展现出了一个画面,一个孩子原本兴高彩烈的朝远处走来的男子高声呼喊了一声父亲的时候,换来的却是那男子周围一起走来的人们的嘲讽以及耳光!那种疼,他毕生难忘!

  李媚儿也并不想替菲戈·雷欧多说些什么,她依旧紧紧的抱着陶哲宇,她不想让陶哲宇在悲伤时依旧孤独一人!

  “媚儿,听我的,远离他们,远离这个不可一世的家族,靠近他们,我们只会惹来一身的伤痛,就如同我的母亲一样!”陶哲宇声音嘶哑的说道。

  “嗯,我听你的!”李媚儿虽然这么说,可是她还是不由自主的在脑海里浮起了菲戈·雷欧那张虔诚祈求她帮忙的脸孔。

  “休息吧媚儿,别想太多,准备明天当我最美丽的新娘!那些过去的纠葛,我不想你参与其中!”陶哲宇的手抚摸着李媚儿的肩颈细腻的说道。

  “嗯”李媚儿沉下眼眸点点头。

  既然他不愿意说,那她不问,反正有些事情,她知道就好!

  优雅的古典乐曲轻轻的在这露天的庄园内响彻着,绿色的草地上开发着朵朵洁白的花儿,半透明的薄纱裙摆微微的拂过的草地,清风一吹,动人心弦的新娘那拽地的头纱空灵的飘荡而起,顺着裙摆一看,她便如同是草地上一只翩翩起舞的白色蝴蝶!

  “老天,她怎么可以这么美!”田君看着那走过草地而来的女人对身边的克劳德说道。

  “亲爱的,你也有过胜过全世界的美丽时候!”克劳德挑了挑眉尾,拥住了已经逐渐显露出肚子的田君!

  “嗯!”田君点点头。

  “亦风,她走到今天也真是不容易!”影沁坐在座位上,看着一步一步由花童领上来的新娘时,由衷的从心底献出祝福,虽然她和她之间横隔着父亲的一条命,可是时至今日,她也不再怪责她,因为她也是无辜的受害者,况且她还失去了最重要的记忆!

  乔亦风搂着妻子,莞尔一笑,一转头看了看席间,恍惚一阵失望,还是没能看见田伊出现,那丫头到现在还在想不通当中吗!

  陶月灵和慕容子安并肩而坐,陶月灵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对丈夫说道:“亲爱的,他们终于结婚了,我真怕李媚儿在这里会再出什么意外!”

  “嘘,别乱说……”慕容子安轻轻的拍了拍妻子的手背。

  而被议论着的女主人,此时此刻她身穿着最漂亮的婚纱礼服,头发披散只披着一层拽地长的白纱,她独自一个人,手握捧花,一步一步的朝着远处那个久等她的男人身边走去。

  眼睛一直盯着他,李媚儿的心一阵澎湃,因为她就要嫁给他了……

  而陶哲宇站在台阶上,等着那女人一步一步的朝他走来,他忽然在责怪婚礼的主办方,为什么将这道地毯铺得这么长,他本来就等了这个女人这么久了,为什么现在还要在等等她这样慢腾腾的走过来。

  安详的古典乐曲遮掩了新娘新郎浮躁心,这场隔绝了外人,只有几个相交的朋友参与的婚礼低调却也浪漫不已。

  她只知道,她认识了他很多年,爱他爱得很深刻,可是她记得他只有短短五个月的时间!而接下来,她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回报他对她的付出!所以她勇敢的踏出这一步朝他走去,将自己的手安稳的放在了他的手心里。

  他握住了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众目睽睽之下迫不及待的将她拽进了怀里。他曾经怨恨过上天一次又一次的让她忘记了他!可七年了,他这个陌生爱人整整的追求了她那么长的时间,如今她穿着世界上最漂亮的婚纱裙子,脸带羞赧的走到她的身边,自愿的将她的手放进了他的手心,这叫他怎么能不激动的将她拥进怀里。

  “咳咳,新郎,新娘,在怎么急也不得将我这个见证人不放在眼里!”比特博士作为一对新人用生命爱着彼此的见证人,意义之重大自然会被陶哲宇和李媚儿不远万里的从英国邀请来当主婚人!

  见一对新人这么迫不及待的相拥在一起时,比特他不得不开声提醒一下这对粘腻在一起分不开的新人。

  而比特的这一句话,以及新人的羞赧一下子便惹来满堂的哄笑,这也让李媚儿满脸羞赧的拍打着陶哲宇道:“放开我,放开我啦!”

  “比特博士,就这样证婚就可以了!”陶哲宇似乎不已为意的继续紧抱着李媚儿,似乎生怕她会在这个当口逃离一般。

  比特博士无奈的摇摇头后,才点头默许了开始了奇怪的证婚仪式。

  “陶哲宇,如若李媚儿哭了,你会怎么办?”

  “如果是我陶哲宇弄哭她,我可以逗她笑出来,如若是别人弄哭她,我便杀了那让她哭泣的人!”

  陶哲宇的霸气回答让在场的人猛抽了口气。

  而陶哲宇虽然这么回答了可是他忽然觉得誓词怎么和田君和亦风结婚时念的不一样!

  正在疑惑的同时,比特博士看了看誓词单后硬着头皮再度问道:“陶哲宇,如果有一天,李媚儿爱上了别的男人,你该怎么办?”

  “啊?”

  陶哲宇一愣,一下子便吼道:“停,停!这是什么誓词,该死的南宫安和,你是准备来砸场吗?”第三章 气派出场

  “没有啊,我觉得这种回答要比那些什么誓词我愿意,我愿意的来得有劲多了不是!”远远的姗姗来迟的南宫安和一身黑色西装出场,气度非凡,可是一张脸却是带着极度作弄陶哲宇般的嚣张,没错是他要比特博士这么做的!

  “安和哥,你来了!”李媚儿一见南宫安和一出现,立马就跳出了陶哲宇的怀抱,直接扑向南宫安和!

  “李媚儿,你给我回来!”陶哲宇指手画脚的看着李媚儿一脸不悦的大吼,这该死的女人,竟然在结婚的时候跳到了别人的怀抱里,这时想闹那样,是想上演临阵脱逃的狗血私奔镜头吗!

  “嘿嘿,陶哲宇,说到底媚儿还是向着我的!“南宫安和搂着李媚儿的肩膀,挑衅般的看着陶哲宇。

  “你想来抢亲吗?”陶哲宇记得抓耳挠腮,全然没了刚才风度翩翩的新郎官风度。

  “回答刚刚我的问题,如若媚儿爱上了别人,你会怎么做?”南宫安和嬉皮笑脸的看着陶哲宇。

  陶哲宇沉下眼眸道:“你觉得,我会让媚儿爱上别的男人?我可以直接的告诉你,这不可能!”

  “真的吗,媚儿?”南宫安和将眼眸转向了李媚儿,李媚儿微微一愣,因为她在南宫安和眼中看到了一种认真,所以她想也没想的点头道:“真的……”

  “哈哈,媚儿过来!”得到李媚儿这样争气的回答,陶哲宇的脸一下子便拨开云雾见月明。

  “傻丫头,早知道你会这么回答……”南宫安和轻笑的拉起了李媚儿的手直接交给了陶哲宇道:“好好照顾我妹妹!”

  “当然!”陶哲宇自信满满的耸了耸眉尾。

  比特博士见闹剧落下时,他才正色道:“现在婚礼才正式进行,新郎,你愿意娶李媚儿为妻吗,不管富贵平穷,生老病死,都会爱她一生一世,尊重她,爱护她吗?”

  “当然,我非常愿意!”陶哲宇与李媚儿对视一眼,毫不犹豫便回答了比特博士。

  “新娘,你愿意让陶哲宇成为你的丈夫吗,不管富贵平穷,生老病死,都会和他相守一生,爱他,尊重他吗?”

  “嗯,我愿意!”李媚儿看着陶哲宇,眼带羞赧,却大声的宣誓了出来。

  瞬间全场起了雷动的掌声,陶哲宇忍不住的便拥住了这个从这一刻起就是他陶哲宇的合法妻子的女人,俯首便要吻落她的红唇。

  “新郎,你急什么,先叫唤戒指!”比特博士在陶哲宇即将吻上李媚儿的时候,猛的将这个即将上演的热吻打散,更是在次引得全场的哄笑。

  “呼,我太冲动了!”陶哲宇似乎有点紧张的如同一个愣头小子一般的傻笑,于是在花童送上装着结婚戒指的捧盘上,将一枚做工精致的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是完美切割的钻石戒指带上了李媚儿的无名指后,拥住了李媚儿道:“媚儿,我记得,有一次我跟你求婚,那戒指都是跟你借的,我那时向你许诺过,我会还你一个大十倍的,我做到了!”

  李媚儿早就被感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她眼眶有点熬红,踮起脚轻轻的吻主了陶哲宇的唇瓣后,低下头拿过戒指拉起陶哲宇的手道:“带上去,你可就是我的人了,不能胡来了!”

  “收到!”一枚戒指稳稳当当的套上了陶哲宇的无名指,陶哲宇一个激动,便抱起了李媚儿现场来了个让人脸红耳赤的深吻。

  “你是我的妻子”

  “你是我的丈夫!”

  “我们扯平了呵呵……”

  婚礼的结束,又疯闹了一阵,李媚儿和陶哲宇回到酒店住房时,早已是深夜!

  李媚儿已经换下了白色的婚纱,而穿上了一席贴身的红色短款礼服,酒她喝得不多,可是一点点小酒都足以让她脸色绯红,连脚步都漂呼呼的,如若不是陶哲宇的臂膀紧搂着她,她可能连路都走不稳当。

  “老公,今天可是累死我了!”李媚儿走进房间,整个人瘫倒在了沙发上,脚一瞪红色的高跟鞋便踢飞了出去。

  与媚儿微醉的思绪不同,陶哲宇精神抖擞的看着李媚儿迷人的小脸,他在李媚儿的身边蹲下身来,抬起她的腿,用指尖轻轻的替李媚儿的小腿按摩着。

  “怎么样,舒服些了吗?”陶哲宇嗓音低沉而沙哑道。

  “嗯!”李媚儿嗤嗤的笑着。别以为她是醉了,她还是看得出某只野兽眼中的那点小光芒,要知道这野兽可是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

  陶哲宇的指尖在逐步往上游弋,微痒的感觉让李媚儿一边仰头轻笑,一边说道:“你这不安好心的坏蛋!”

  陶哲宇一下子便扑了上前,一把将李媚儿打起横抱,直接往卧室走去。

  “媚儿,今晚你可就再也逃不了了!”陶哲宇犹如是一直急于将小红帽吞下肚子的大灰狼。说话的时间,轻易的便将李媚儿身上的礼服裙拽了下来。

  “老公,温柔点,拜托!”李媚儿一手捂住了胸前,一边可怜兮兮的继续履行前晚的哀求战略。

  “今晚没人能救你!”陶哲宇慢腾腾的爬上床,双手快速的剥下自身碍事的衣物,不消片刻他便和他的妻子裸呈相对。

  李媚儿看着那拥有蜜色肌肤的健壮身躯时,小脸虽然嫣红,但是还是移不开目光火辣辣的扫视着这个被她牢牢掌控着的男人。

  “你在偷看我!”陶哲宇覆上了李媚儿娇小的身躯。膝盖更是邪恶的顶开了李媚儿的双膝。整个人往前倾,两人暧昧的贴合在一起。

  李媚儿紧张了起来,她忽然伏在了陶哲宇的耳边道:“老公,我怕……”

  “怕什么?”陶哲宇坏笑道。

  “之前,之前那一次,我是醉了的,忘记了要怎么做才好!”李媚儿不安的看着陶哲宇。

  陶哲宇忍着爆笑出声,不过不可否认,那一夜李媚儿是异常的热情,不过也应该是酒精的作用,和那点药的作用吧。

  “别笑我!”李媚儿在陶哲宇身下难堪的别过烧得火红的小脸。

  陶哲宇似乎是故意的,他腰腹忽然伏低下来,某个部位邪恶的摩擦过李媚儿的身体,火热的触觉将李媚儿一下子便紧张的拱起了腰!

  “放松媚儿,没什么好怕的!”陶哲宇暧昧的在李媚儿的耳边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后,他的吻便从李媚儿的耳垂开始了!

  他的吻一路在她身上游弋,李媚儿睁大的双眼不安分的闪动着,她一动都不敢动,因为今夜是她和陶哲宇的洞房夜,经管她很紧张,可是不能拒绝,于是也就只能任由陶哲宇这头色狼鱼肉了!

  “你在发什么呆?”陶哲宇的唇舌似乎已经游弋到了女人胸前,见李媚儿失神的样子,为了惩罚这个女人竟然在这种时候走神,他极度恶劣的往她身上咬了上去!

  “混蛋,温柔点,会疼!”李媚儿回过神来,因为一阵串着酥麻的微疼而扭动着腰肢。

  毫无克制的品尝着那口感极为鲜嫩的鲜艳草莓,陶哲宇的手开始不安分了起来,他的手游弋着……

  “呃……”李媚儿本能的想阖上腿。可是却被陶哲宇强势的阻挡了。

  “混蛋啊,好丢脸!”李媚儿一边喘息着一边叫嚷道!

  “怎么会,你好美的!”陶哲宇一直在刺激着李媚儿身上早就被他发掘出来的致命弱点。

  “唔……”

  忽然因为陶哲宇不断的撩拨下,李媚儿开始忍受不住那一阵强过一阵的电流般的感觉。

  “说你爱我,说你喜欢这种感觉。媚儿!”陶哲宇的声音似乎是被火焰炙干了水分而沙哑粗糙了起来。

  “我……呃,太肉麻了我说不出来!”李媚儿的手羞赧的遮住了双眼,虽然这室内只有他和她两人而已,可这种话,打死她都说不出口!

  “你不说,我来说,媚儿,我好喜欢你,好爱你,你的身体真的好迷人好温暖!”陶哲宇毫无遮掩的将这些暧昧的话语倾囊而出。

  “混蛋,住嘴!”李媚儿难堪的別过脸不去看陶哲宇,而这个时候陶哲宇可不止是欣赏李媚儿的羞赧脸红,他反而是趁着李媚儿不备,迅速的欺身上前,在李媚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占有了这可口的女人……

  李媚儿无助的抱紧了陶哲宇的身体,她怕她一个松手,便会被洪水猛兽般的感觉席卷而走。

  “媚儿,我爱你……”

  “哲宇,我爱你……”

  “好爱你……”

  纵使是多么肉麻的话语,可是今夜,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甜蜜的气氛,极度暧昧的气息,洞房夜,今夜才刚刚开始……

  “呃……”

  李媚儿半睡半醒之际她总感觉不对劲,因为刚刚她似乎听到了很吵杂的声音,然后声音又平静了,然后又……

  又觉得这张床,崎岖不平的,难道昨晚弄塌了?

  弄……弄塌了?不是吧!

  李媚儿一想到这里,还是强驱走睡虫,猛的睁开含糊的双眼,却愣住了。

  妈啊……这是什么地方?怎么都是椅子,她,她昨晚不是还和陶哲宇在,在那个,那个洞房花烛夜的吗?第四章 飞机

  “媚儿,你醒了?”陶哲宇看着怀中的女人一脸迷糊,外加慌张的样子时,他忍不住轻笑的说道!

  李媚儿一听是陶哲宇的声音这才安下心来,仰起头这才看见陶哲宇,也顺带的发现,原来她刚刚在半醒半睡之际,感觉凹凸不平的床,原来是陶哲宇的怀抱!

  “这,这是哪里?”李媚儿迷糊的问着陶哲宇。

  “飞机上!”

  陶哲宇替李媚儿拢了拢凌乱的发丝。他今天早上看李媚儿似乎是昨夜累坏了,叫都叫不醒,所以干脆的将李媚儿用被子一裹,一路抱着上飞机!

  “飞……飞机上,哲宇我们这是要上哪里啊?”李媚儿忍不住的偷偷的扒开被子想要看看自己是不是赤条条的让陶哲宇带上飞机了!

  “没事,我事先帮你穿了条裙子!”陶哲宇看着李媚儿小脸涨红一片的样子,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混蛋,你可以叫醒我啊!”李媚儿不乐意的叫嚷道!

  陶哲宇邪恶一笑:“我看你昨晚那么累,想让你多睡一会!”

  “嘘,嘘,你不能小声一点了拉,会给人听见的!”李媚儿见陶哲宇竟然这么大声的渲染她昨夜累坏的事情时,她丢脸的低声嘀咕着要陶哲宇小声点!

  “老婆,你害什么羞呢,这是在我们家的飞机上,只有我们两人!”陶哲宇伸手抬起了李媚儿滚烫烫的小脸笑道。

  一抬头,李媚儿这才发现,这飞机舱内似乎也没有别人时这才稍微的放下心来,扯开了身上的毯子,看着陶哲宇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蜜月旅行,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陶哲宇神秘的一笑。

  “蜜月旅行,你之前怎么没有告诉我?”李媚儿撅着嘴巴不乐意的问道。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陶哲宇的指尖玩弄着他的妻子的发梢,他看着李媚儿撅着嘴巴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的俯首吻住了女人的唇瓣。

  “唔……”勉强回应一下陶哲宇的问,半响李媚儿推开了陶哲宇道:“东南亚那边的事务,你解决了?”

  “嗯,我将东南亚分部原本属于间博雅的位置让蓝印继承了!”陶哲宇回答道。

  “哦,蓝印!他是个好人,救了我几次。”李媚儿忽然脑海里想起了那个不苟言笑的冷脸男子时,她开口赞扬道。

  陶哲宇继续说道:“还有,接下来我们会有一个月的假期哦!”

  “好耶……我们去哪里?”李媚儿一听陶哲宇能陪她一个月时,她拍了拍手心高兴道。

  “去哪里,是个秘密!”陶哲宇似乎想要保持李媚儿的好奇心而选择了保密。

  很快,飞机到达着陆,李媚儿也穿上了一身适合当地气温的衣服,粉色的运动夹外套,搭配着修身的牛仔裤,陶哲宇还不忘记般的替李媚儿裹上一条羊绒围巾,和带上一定保暖的帽子!

  “这是哪里啊?我刚刚明明还穿着吊带裙子的,这鬼天气!”李媚儿被陶哲宇从飞机上拥着下来时,便被堆满了白雪的世界吓了一跳!

  “这边是北半球,现在是冬天!”陶哲宇咧嘴一笑!

  “好冷啊混蛋!”李媚儿刚刚从温暖的东南亚过渡到北半球,北欧地区时,气温的骤降让她有些许的不适应。

  “等一下就不会了!”陶哲宇拥着李媚儿走出飞机场,而门口早以停着一辆等候许久的轿车,一见陶哲宇和李媚儿走了出来,似乎等了许久的司机急忙将身上的白雪抖落干净之后朝陶哲宇小跑了过来,俯首道:“总裁,夫人,您们到达了!”

  “夫人?”李媚儿对于这个称谓还是有些许不能适应,可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陶哲宇已经拥着她走进了温暖的房轿内。

  车在路上因为积雪而缓慢的行驶着,李媚儿趴在车窗上看着窗外的白雪世界惊叹道:“老公,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J国的雪城!”陶哲宇手揽着李媚儿的腰肢轻笑道。

  “为什么来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李媚儿狐疑的问道。

  陶哲宇挑挑眉尾暧昧一笑:“因为这个地方安静,不会出现什么打扰我们的人物!”

  “你会喜欢这个地方的!”陶哲宇将李媚儿捞回怀里,莞尔轻笑!

  “信你一回!”李媚儿戳了戳陶哲宇的胸膛之后便依偎在他的怀里,一脸的甜蜜。

  很快,车子在一座不算很大的庄园前停住了,司机下车替陶哲宇打开门,陶哲宇从容的拥着一脸新奇的李媚儿下车,朝那座庄园走去!

  “好漂亮!”走进庄园内李媚儿睁大双眼看着这座精致的庭院完全是美式乡村风格的温馨格调。因为有壁炉所以一进门便有一股暖烘烘的感觉拥进了血液里。

  “喜欢就好,这是克劳德送给老板的结婚礼物!”陶哲宇一边说,一边脱去身上厚重的呢子外套。

  而李媚儿在屋子内转了一圈之后,推开后院大门,虽然有一股寒冷的冷风灌入,可是李媚儿还是被微微冒起的一丝氤氲的热气吸引了!

  温泉!

  “陶哲宇,这个地方竟然还有温泉!”李媚儿一边朝屋里叫喊着,一边脱下手套,走到了池子边,用手去探那水温。

  暖融融的,水温刚好,李媚儿见陶哲宇并没有出来时,她想回屋叫他时,转身脚一滑,整个人往前一倾,哗啦一声,整个人就往水池里掉了下去。

  “救……救命……”李媚儿不会游泳,水池的水还是蛮深的,加上李媚儿整个人是自由式落体,所以水一下子便淹没了她的鼻子。

  “嘿,你没事吧!”忽然一抹身影跃入了温泉池之中,将如同落汤鸡一样的李媚儿捞了起来。

  李媚儿惊魂未定的,可是总算是稳住了平衡感,坐在温水里她连连说:“哲宇,吓死我了!”

  “呵呵,小姐,你认错人了!”

  对方忽然用爽朗的声音对她说话时,李媚儿一愣,急忙伸手将脸上的水一抹定睛一看昏暗的灯光下,那男人体格虽然和陶哲宇差不多,可是这人满头的金黄色发丝,湛蓝色的眼眸,让李媚儿一愣!

  “谢谢!”李媚儿见是个英俊的陌生男人时,她一阵慌乱,想起身爬上水池时,那男人却一把将李媚儿拉住,他道:“小姐,你浑身湿透了,穿着湿衣服爬上去,这样会感冒的!”

  李媚儿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又坐会温水之中,朝屋里看了一眼,扯开嗓子道:“陶哲宇,你给我死出来,救命……”

  而正在屋里客厅的陶哲宇,忽然侧耳一听似乎听到有求救的声音时,他猛然一震,低沉的呼唤了一句:“媚儿?”

  没人回应,陶哲宇猛的站起身仔细一听,似乎呼救的声音是李媚儿的声音时,他内心一震,遍循着声音找寻了出去。

  后院,李媚儿看着身边陌生的男人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陌生男人也不见外,他轻笑,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我住在你们隔壁,刚刚在院子里铲雪时,听到你呼救的声音时,所以我便冒昧的过来看!”

  隔壁?李媚儿扭过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这里并非是独栋的别墅,而是一栋连着一栋的,而后院也只不过是隔着一堵矮矮的墙壁而已,一个成人是很容易跃过来的!

  “雪天后院这些鹅卵石是很滑的,千万小心!”男人再度咧嘴一笑,这一笑,李媚儿可是看仔细了,这个年轻的陌生人应该不会超出二十岁!

  “你们是干什么?”陶哲宇一脸焦急的冲到了后院的时候,一下子就看见了李媚儿和一个陌生的人,而且貌似是男人一样,两人竟然蹲在温泉里时,他顿时紧紧的锁住了这个陌生男子。

  见陶哲宇一脸怒火的看着身边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时,李媚儿急忙站起身道:“他不是坏人……”

  “你给我坐下!”陶哲宇见李媚儿竟然浑身湿透的从水池里站起来时,他急忙喝止,他可不想李媚儿在结婚第二天后就感冒了!

  李媚儿无奈再度坐回温水里,对身边有点诧异的年轻小伙子道:“没事,他是我丈夫!”

  而陶哲宇可不喜欢李媚儿跟一个陌生男人这么的亲密,他用审问的口吻道:“你是谁!”

  而这么一扫视,陶哲宇似乎发觉这个陌生人在观察着自己时,顿时警戒了起来。

  “陶哲宇……”

  年轻男子呢喃着这个名字,最后竟然轻笑:“我真的见到你了,我可是好崇拜你的哦!”

  陶哲宇可不管这个年轻人崇拜自己,可他既然这么说就是有目的的来到这里的!他只是质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是谁告诉你,我在这里?”

  “陶哲宇,帮我拿毯子啦,你问那么多干什么,他是我们邻居,刚刚我掉下水差点淹死,他跳下来捞我的!”李媚儿见陶哲宇一副疑神疑鬼的样子的审问她的救命恩人便没好气的叫嚷道。

  “真的?”陶哲宇略微放下了警戒。

  第五章 盛气凌人

  “真……真的……”陌生男子面对陶哲宇刚刚盛气凌人的眼神,他有些许慌乱!一直都在听说陶哲宇这个传奇般的名字,他今天巧合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好吧,你们都在水里呆着!”陶哲宇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便转身回了屋里,找寻保暖的毯子。

  “呼……他真让人感到恐惧,一个眼神就让人感觉到了无比沉重的压抑感!”男人看着陶哲宇转身走回屋后,低低的呢喃了几句。

  李媚儿的脑袋刚刚好露出水面,透过氤氲的水雾,她看着身边这个和自己同样浸泡在水中的男人立体感十足的五官,忽然有那么点说不出的感觉!

  “媚儿,你是怎么的才有勇气和他结婚的?”那男人似乎发现李媚儿在看着自己的时候,他莞尔一笑,唇瓣微微的勾出了一抹满是阳光的笑容。

  李媚儿见这初次见面的邻居居然这样开口问时,并且叫出她的名字时,她忍不住狐疑道:“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而这男人似乎也不理会李媚儿的诧异,只是从温水之中抬起双手,竟然捧住了李媚儿的小脸,如同捧着一只狗狗的小脸般的,眯起了他那双清澈的湛蓝色眼眸仔仔细细的观察起来!

  “你……你干什么?”李媚儿被这个陌生的邻居男人这样摆布,显然也有些无所适从,她斜着眼尾看向了屋内,可那该死的陶哲宇难道拿条毛毯就这么难吗,这么久都还没出来。

  男人笑了,他的眼睛一弯,犹如两个小小的月牙,他放开了李媚儿的脸道:“你比那些照片漂亮多了!”

  “照片?”

  李媚儿更加的诧异不已。身边这个对自己而言是陌生人的男人,似乎对她很熟悉一样。

  男人依旧对李媚儿的诧异神情视若无睹,可他淡然轻笑:“你们结婚时的照片......!”

  “你怎么会有?”

  李媚儿傻乎乎的问道,因为在和陶哲宇结婚时,现场几乎是保密的邀请的也不过是一些熟人这个奇怪的男人怎么会有照片!

  “我可是陶哲宇的崇拜者哦,怎可能他结婚的照片我都弄不到!”男人朝李媚儿而挑了挑眉尾轻笑道!

  “你的意思是偷拍?”李媚儿张口结舌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算是!”男人孩子气十足一笑。

  李媚儿对这个男人忽然之间充满了好奇心,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正想在开口多问几句时,眼尾余光正见陶哲宇手拿这毛毯走了出来时,她便乖乖的住了嘴。

  陶哲宇走到了温泉池边,他冷冷的凝视了一眼李媚儿身边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看见这个男子,他便有一种想揍他几拳的冲动,尤其是他刚刚在媚儿身边嬉皮笑脸的样子。

  而男人似乎也正见陶哲宇极差的脸色时,他莞尔一笑,从水中站起身后竟然伸手脱起了自己的衣裳。

  陶哲宇见李媚儿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将脸扭到别处去时,他将手中的一条毛毯朝这陌生男人抛了过去!

  男人伸手接住了毛毯迅速爬上温水池,抖了抖湿答答的低着水珠的头发后淡定道:“陶先生,您的妻子真可爱!”

  陶哲宇一愣,他不知道这个陌生的男人这样说他的妻子是什么意思,可这陌生的男人却留下这么句话后,裹着毯子似乎要离开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李媚儿似乎没发现自己丈夫的脸色如同沉甸甸的乌云而开口问道。

  “陆晨……”

  陆晨没有回头,只是留下名字之后,用矫健的身手跨过了栅栏后,裹着毯子直奔不远处自己的别墅。

  “原来他叫陆晨,呵呵!”李媚儿看着陆晨的身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后傻乎乎的笑着。

  而陶哲宇简直就要抓狂,他的妻子竟然在他面前询问别的男人的名字,本来这也没什么,可他总觉得这个陆晨的笑容里藏着邪气,尤其是在看媚儿的时候。

  “咦,下雪了!”一朵白绒绒的雪花忽然落在了李媚儿的鼻尖上,李媚儿惊喜的叫嚷了起来,再一次忽视了陶哲宇的不悦。

  陶哲宇无奈的白了李媚儿一眼后,压下满腹的不快,朝着还蹲在温泉里的李媚儿吼道:“脱衣服……”

  “你……你想干什么?”李媚儿听陶哲宇这么一说,才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他身上来。

  陶哲宇无奈的拍了拍额头后低沉说道:“难道你想带着你这身湿淋淋的衣服上岸,然后感冒,然后让我照顾你?”

  “不然你想怎样?”李媚儿瞟了一眼丈夫,不屑的吐了吐舌头。

  “不然你就在这水里泡到天气暖和了在起来呗……”陶哲宇说出这么一句话之后作势就要回屋!

  李媚儿急了,她急忙大叫:“混蛋,站住,我脱就是了!”

  “那就脱……”

  陶哲宇站在温水池边,手拿着毛毯,交叉在胸膛前看着池水里,李媚儿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漂了起来!

  “好了!”李媚儿无奈的朝站在水池边袖手旁观的陶哲宇,虽然灯光昏暗,可清澈的温水下,还是能让人一眼就看清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和如同凝脂般的肌肤。

  陶哲宇看得有点发呆,许久他才回过神来,展开手中的毛毯道:“上来吧,傻瓜!”

  从温水之中起身,迅速爬上岸,可是骤然一冷,还是让李媚儿的肌肤起了一层寒栗,所幸陶哲宇快速的用毛毯裹住了李媚儿的身体后抱着她用最快的速度走回屋内。

  屋内暖气全开,到处都是暖烘烘的,陶哲宇将湿答答的李媚儿抱回卧室内后放开了李媚儿便一言不发。

  李媚儿裹着毛毯,看着陶哲宇一言不发的样子时,她眨眨眼,朝陶哲宇做了个鬼脸便跑进了浴室内整理湿答答的头发。

  随着浴室内传出了风筒嘶鸣的声音时,半卧在床侧的陶哲宇这才将床头柜上的手机拿了过来,指尖熟稔的拨打了一个电话。

  “克劳德……”

  陶哲宇低沉的声音从电话听筒里传来时,此时此刻正在陶氏集团总部会议室开会的克劳德微微一愣随即压低声音道:“总裁,我正在开会,你有事?”

  “帮我调查一个人!”陶哲宇指尖捻了捻眉心,因为这间房子是克劳德替他准备的,他应该知道这邻居住的是谁!

  “谁?”克劳德微微一愣,因为这个时候是陶哲宇的蜜月期,他应该会放下手中的工作好好的陪伴媚儿才对,怎么会忽然间要调查起人来了!

  “我的邻居!”

  陶哲宇的话一出,克劳德眉头猛然一皱,他竟然忽略了这么一个大问题,可他更想不到的时,这个时候那家伙怎么会在!他不是最怕冷的吗!

  送给陶哲宇的蜜月礼物,是一栋在庄园内的小别墅,可这庄园内也不仅仅是一栋,还有另外一栋是他怎么也收购不了的钉子户,而且这个户主,克劳德是得绝对保密的!

  “怎么样,有难度?”陶哲宇一手拿着电话,一手轻轻的将遮住视线的前额刘海拨弄好。那个陆晨,总是让他觉得如同一根刺梗在心里,尤其是他刚刚竟然跟他说媚儿很可爱,这简直就让他难以忍受,那陆晨是在挑衅吗!

  “哦,没有,等我忙完手头上的事,我会帮你着手调查清楚的!”克劳德脸上为难的应和道。挂了电话之后,他叹了口气道:“陆晨,陆晨,你可千万别给我惹祸!”

  将电话扔回桌上,陶哲宇起身朝浴室走了过去,他拍了拍门后道:“媚儿,你好了没有?”

  “哦,快了……”

  陶哲宇眯着眼在门口来回的渡步了几圈,最终径直扭开浴室的门扉,直接闪身走了进去。

  李媚儿正站在梳妆镜前,甩了甩刚刚吹干了的头发,衣服还没来得及穿时,见陶哲宇竟然这么的闯了进来时吓了一条,急忙双手遮住了自己的身体后,脸上嫣红的叫嚷道:“你,你进来干什么?”

  “想看看你需要帮什么忙呗!”陶哲宇双手环胸,邪魅的双眼肆意的打量着李媚儿日渐丰盈的身体,以及那如同凝脂般的肌肤上,还残存着属于他的若隐若现的粉色记号。

  “不……不用,快出去!”李媚儿呗陶哲宇火辣辣的眼神看得面红耳赤,伸手抓过梳子朝坏坏的男人砸了过去。

  躲开了梳子攻击,陶哲宇却一步上前,抓住了李媚儿的手,一使劲,李媚儿来不及惊叫便跌进了陶哲宇的怀抱里。

  “媚儿,刚刚我吃醋了!”陶哲宇的指尖划过了李媚儿线条完美的腰际线,惹得李媚儿微微一阵颤栗。

  “我……我又没做什么!”李媚儿小脸搁在陶哲宇的肩膀上,眯着眼犹如是一只慵懒的猫咪。

  陶哲宇的手在女人温软的身体上游弋,他低哑道:“你刚刚对那个陆晨笑了……”

  “你混蛋,这样也吃醋!”李媚儿嗤嗤的笑出声来了,原来他刚刚脸色那么难看是吃醋,可这醋未免也太那个了吧!好歹陆晨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是得好好感谢不是,笑一下有什么用!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2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