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人中龙凤小说纳兰珑瑾冷子墨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人中龙凤小说纳兰珑瑾冷子墨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临幸冷子墨2

  皇后只好跪在地上,很是失落的说道:“恭送皇上。”

  看着皇上走了,皇后起身,走到跪在地上的冷子墨的面前,伸手上去,就是一个大巴掌,说道:“储秀宫里,一群没用的东西,跟本宫滚,滚。”

  司琴连忙示意了冷子墨,冷子墨便忙不失迭的从永寿宫里一路小跑,根本没有任何的停留的一路跑回到了储秀宫里。

  储秀宫里的瑾嫔和瑜嫔也正在思考着怎么办呢,一听见院子里的蜜儿高高的喊道:“瑾嫔娘娘,瑜嫔娘娘,墨儿姑娘回来了,墨儿姑娘回来了。”

  瑾嫔和瑜嫔立刻从里面迎了出来,果然看到了早就花容失色的冷子墨。

  冷子墨一见到姐姐,就像是看到了靠山一样的,朝着姐姐跑过去,立刻扑在姐姐的脚下,说道:“娘娘,娘娘,墨儿好怕呀,墨儿好怕呀。”

  瑾嫔连忙扶着她,说道:“没事儿了,回家就好,没事儿了。”

  但是,皇上实在是气不过,第二天,皇上吩咐了敬事房的人:“今晚,朕要去储秀宫。”

  敬事房的人没有心思,说道:“那皇上您是翻瑾嫔娘娘的绿头牌呢,还是瑜嫔娘娘的。”

  皇上一个奏折砸过去,说道:“没心肝儿的东西,你说呢。”

  曹华看着敬事房的人为难着,说道:“皇上还是和上次一样,翻了咱们瑜嫔娘娘的牌子,快过去通传一声,让瑜嫔娘娘准备着吧,就别愣着了。”

  敬事房的人一身冷汗,赶忙从皇上的养心殿里出来了。

  皇上来到了储秀宫里。

  瑾嫔和瑜嫔,照旧跪在门口,迎接皇上。

  皇上还是没有搭理瑾嫔,瑾嫔呢,还是老样子。

  皇上竟然连对瑜嫔也没有了心思,本来是想转身就走的,但是,皇上非得接个机会,好好惩罚一下纳兰珑瑾。

  于是皇上双手背后,说道:“这储秀宫里,是不是有一个叫冷子墨的?”

  纳兰珑瑾一听,立刻抬起头来,看着皇上。

  皇上心里一惊,啊,原来,这纳兰珑瑾还算是有些知觉的?朕一提到别人,她就这样看着朕,是不是要吃错了?

  皇上就接受着纳兰珑瑾的眼光,看着她,接着说道:“曹华,让冷子墨上前回话。”

  曹华看着皇上和纳兰珑瑾之间的微妙的气氛,觉得有些尴尬,但是,谁让皇上是他的主子呢?

  曹华便只好叫了后面站着的冷子墨上前来了。

  冷子墨又是哆嗦着,扑通一声,跪在了纳兰珑瑾的身边。

  皇上弯着腰,用手扣住冷子墨的小下巴,说道:“呦,长得模样倒是挺俊俏的呀。”

  说完,皇上便转过脸,看着跪在一旁的纳兰珑瑾。

  的确,纳兰珑瑾的眼睛里表现出来了一些柔和的光芒,正专注的看着他呢。

  皇上心里很是得意,他站直了,说道:“今晚,朕留宿在储秀宫里,冷子墨,你进来伺候朕。”

  这话一出,纳兰珑瑾的眼睛都快要瞪得像铜铃一样了,眼中还含着浅浅的泪花。

  瑜嫔连忙开口,说道:“皇上,您今晚翻的可是臣妾的绿头牌呢。”

  皇上说道:“没有关系,在储秀宫里面呢,没有其他的人知道。”

  皇上说着,就示意身边的曹华去拽冷子墨。然后,皇上转身就走。

  纳兰珑瑾急促恐惧的呼吸着,她看到了曹华的手拽着冷子墨。

  她便一起身,挡住冷子墨,说道:“皇上。”

  皇上停下来了脚步,这是多久之后,纳兰珑瑾跟他说的第一句,这一句话,怎么就像两个人刚刚见面的时候,她带给他的那种激动和兴奋。

  纳兰珑瑾看着皇上停下来了脚步,便说道:“皇上,墨儿年纪小,不会伺候皇上,伺候的不好,怕会触怒皇上的,皇上还是去姐姐的寝宫吧。”

  皇上转过头来,看着纳兰珑瑾,说道:“不会伺候,可以慢慢的学习,朕,有的是耐心。”

  皇上一摆手,周围的小太监们便一拥而上去拉冷子墨。

  纳兰珑瑾抱着冷子墨,纠缠着,可是没有丝毫的用处。

  曹华也在一旁说道:“娘娘,不过就是个丫头,您别护着了,能伺候皇上,是这小丫头的荣幸呢,您别这么挡着,小心伤了您的凤体呢,娘娘。”

  可是,周围的小太监还是一如既往的去拽着冷子墨。

  冷子墨也惊慌的哭起来,拉着姐姐的手不肯松开。

  瑜嫔看得着急了,说道:“皇上,等到臣妾们好好调教了冷子墨,再让她伺候您也晚,如今她什么也不会,今晚还是臣妾伺候您吧。”

  皇上并不听,抬起脚就准备继续往里面走。

  纳兰珑瑾看着谁都劝不住了。

  便就这样跪在地上,爬过去皇上的身边,一把抱住皇上的脚,说道:“皇上,您有什么怒气就找臣妾来出,请不要连累其他的人,皇上,这是一个人,一个花样的女子,皇上,请三思呀。”

  皇上低头,看着如此楚楚可怜的抱着他脚踝的纳兰珑瑾,他心中也心疼,从前,他怎么肯让他的纳兰珑瑾多跪在地上一秒钟呢?可是现在,她竟然如此的狼狈。

  皇上蹲下身来,捧着纳兰珑瑾的脸,说道:“那既然她不能伺候,你能不能伺候呢?”

  纳兰珑瑾盯着皇上,一颗眼泪,无声的滑落。

  皇上给了纳兰珑瑾一会儿的时间,但是,她咬着牙,没有说话。

  于是,皇上便说道:“你就算是为了一文不值的小丫头,都愿意放下你的尊严来请求朕,可是为了朕,你竟然都不愿意放弃你的冷漠?朕还没有一个下人在你的心中有价值?朕三思好了,既然你不能,就找一个人代替你。”

  皇上说完,站起来,说道:“曹华,把瑾嫔拉开,朕要早些休息了。”

  于是,曹华便连忙听着吩咐,叫了几个人,还有小海子和小邓子,连忙把瑾嫔给拉开了,真的就把冷子墨送到了皇上进去的正殿之中了。

  冷子墨害怕,但是,不敢大声的啼哭,这是有违宫规的。

  纳兰珑瑾没有办法,只能在众多人的手掌之中,无力的挣扎着,看着冷子墨被丢进了正殿的大门之中了。

  曹华好生了安慰了瑾嫔和瑜嫔,便连忙过去伺候皇上了。

  皇上哪里还有心思去看冷子墨呢?他早就生气极了。

  皇上进去正殿,倒头就躺在了卧榻之上了。

  跪在地上的冷子墨无声的抽泣着,一动不敢动。

  进来的曹华看着这幅情景,便连忙进去帷帐之中,对皇上说道:“皇上,用不用让瑜嫔娘娘过来。”

  皇上伸手拿着杯子,就把自己的头给蒙上了。

  曹华倒是嘴角一笑,心里开心的很,他最了解皇上了,皇上那么心疼纳兰珑瑾,怎么会真的在瑾嫔的储秀宫里宠幸她身边的宫女呢?

  于是曹华出来了帷帐之中,让冷子墨跪在角落里,就当是守夜了,自己便又进去帷帐之中,好生的伺候皇上睡觉了。

  但是住在偏殿之中的纳兰珑瑾和纳兰凝珠却是整夜未眠的。

  珑瑾思来想去,到底是自己做错了吗?她不是在用远离皇上的办法来保护皇上的吗?怎么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纳兰珑瑾就这样想着,留着泪,一流,就是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皇上终于懊恼的醒了过来,曹华连忙过来给皇上更衣。

  问道:“皇上,昨个儿晚上,休息的好吗?”

  皇上懒洋洋的说道:“朕真是自讨苦吃,虽然是为了惩罚瑾嫔,可是,朕最起码也跟瑜嫔共度良宵的呀,真是扫兴。”

  瑾嫔和瑜嫔早就守在门口等着了。

  皇上正殿之中的大门一开,小太监们刚刚出来守着,瑾嫔就不顾瑜嫔的阻拦,冲了进去。

  喊着:“墨儿,墨儿。”

  冷子墨昏睡在皇上的卧榻的角落里。

  皇上站在卧榻前,看着纳兰珑瑾如此的着急。更加的匪夷所思了。

  纳兰珑瑾完全无视皇上的存在,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就径直的走进了帷帐之中,在角落里找到了冷子墨。

  “墨儿,你醒醒,你醒醒。”

  纳兰珑瑾着急的把冷子墨给叫醒了,然后,抱着她,心中惊慌不已。

  皇上更加懊恼了,心里想着,“纳兰珑瑾,一个晚上了,朕以为你会关心朕有没有睡好,委屈不委屈,你可倒好,竟然去关心一个下人。”

  曹华虽然也看到了纳兰珑瑾的所作所为,但是,他着急着给皇上扣着衣领的扣子,也假装没看到。

  皇上着急了,把自己衣领上的扣子直接给拽了下来。

  曹华一看就跪在了地上,说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皇上怒气冲冲的往外面走着,一边走,一边说道:“既然这扣子扣不上,就直接给拽了,留着没有什么用。”

  瑜嫔跪在门外,看着皇上出来了,说道:“臣妾恭送皇上。”

  皇上看了瑜嫔,实在是不忍心对瑜嫔发脾气,但是,他没有办法,也没有搭理瑜嫔,还是气冲冲的走了。

  纳兰珑瑾捧着冷子墨的脸,问道:“昨晚皇上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冷子墨摇摇头,说道:“墨儿进来,皇上就没有看墨儿一眼,曹公公吩咐墨儿在这个角落里守夜而已。”

  纳兰珑瑾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幸好没有,墨儿,你受苦了。”

  冷子墨看着姐姐如此的关心自己,才抬起头,问道姐姐,说道:“只是,姐姐,你为了墨儿,如此的得罪了皇上和皇后娘娘,今后,只怕我们储秀宫的日子,不好过了。”

  纳兰珑瑾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走一步,说一步吧。”

  这天,大西北的事情终于因为大将军的驻守而平静了。

  皇上的心情终于一扫阴霾,于是,皇上便从养心殿里出来,来到了皇后的永寿宫,找了皇后,打算一起去拜见皇太后。第2章 得意忘形2

  等到皇上觉得他给景贵妃画的眉毛终于是过关了之后,就拉着景贵妃的手,走出来了养心殿,吩咐道:“马车呢?走,娆儿,今天,咱们一家三口,出宫去看看朕的老岳父,走。”

  景贵妃看了看天色,脸色担心的不得了,这回可好了,上官府上一定是已经开宴席了,一切都只能老天保佑了。

  上官府上本来说是家宴了的,可是,没想到,上官泓却看到了人越来越多了,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了。

  上官泓才心中思量着呢,瓜尔佳恒泰就拉着自己的好姑爷,来到了一个桌子前面,笑着说道:“各位,各位,来来来,这是我的贤婿呀。”

  上官泓陪着笑脸,只能应承着了。

  接下来,瓜尔佳恒泰便给上官泓介绍到:“泓儿呀,这是侍郎XXX、这是尚书XXX,泓儿呀,你跟这几位大人都喝上一杯,以后,你在朝中为官,都得依仗这几位大人的多多关照呢。”

  上官泓一听就知道是他最反感的了,果然,这场本来是庆祝他高中的家宴,成为了他意料之中的拉帮结派的鸿门宴了。

  上官泓只能想办法应对了,他就在这个桌子上猛喝了一通之后,等到瓜尔佳恒泰想要让他接着去其他的酒桌上喝酒的时候,上官泓就假装喝多了。

  在一旁看着的昱婉知道她相公的为人,知道相公的微表情上就表现出来他的不情愿了,所以,一看到相公假装喝多了,就连忙上去了,拉着相公的手,说道:“阿玛,相公不胜酒力,喝多了,阿玛,女儿先带着他去后去休息一下,一会儿再出来招呼各位大人。”

  恒泰看到了之后,笑着说道:“哈哈哈,这小子,真的是没有用呀,才喝了多少酒呢,就变得这个样子了,好好好,女儿你带着他到后院里去醒醒酒吧。”

  昱婉便拉着上官泓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后院之中了。

  昱婉便对着上官泓说道:“相公,您要是不舒服的话,妾身去给您弄些醒酒汤过来吧?您养养胃吧。”

  上官泓一看离开了前院儿了,便站直了身体,说道:“好了,我根本就没有醉,我就是不喜欢那样的场合。”

  说完,上官泓就走到了自己的书房门口,一推开门,就进去了。

  昱婉也连忙跟着进去,说道:“相公,今晚是大家都巴巴儿的赶过来来给您庆祝的,您不能不给大家面子的呀。”

  上官泓有些生气了,说道:“我已经很给大家面子了,平时这种情景我根本都不想参加,我讨厌那些人虚伪的一幅一幅的嘴脸,本来说好的,今天是家宴,你看看如今的阵仗,这叫家宴了吗?谁家的亲戚有这么多?我们家什么时候有亲戚是侍郎,是尚书?这分明是接着我高中的机会来明目张胆的拉帮结派,我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你阿玛这是顶风作案,这是不正之风,如果皇上知道了,这就是大罪。”

  昱婉瞪着眼睛,上官泓第一次跟她说了这么多的话,可是,她听出来,这话之中对她不满,对她的家族,对她的阿玛不满,但是,不管怎么样,相公最起码跟她说了她的心里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生气。

  不过,不管是生气,还是庆幸,此刻的昱婉,永远的昱婉,永远带着她的笑容,笑着说道:“相公,妾身知道您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如果真的不喜欢,妾身去替您挡着,您先休息,妾身先去前院替您守着了,您放心,我会为您找借口的。”

  昱婉说完之后,悄悄的退出来了书房了,一出来书房,仔仔细细的关上门,一闭眼睛,两行热泪,她的委屈,谁能明白,她这样的一个女人,有谁来爱她?

  昱婉一个人走回到了前院子里了,擦去了眼角委屈的泪水,阿玛过来询问了,她便带上她一成不变的笑容,说道:“阿玛,相公是个书呆子,他根本就不会喝酒,刚才已经是舍命陪君子了,现在都醉的不省人事了,只好让他先休息了,阿玛,您帮着应酬着吧。”

  阿玛也就半信半疑了,毕竟这个院子里这么多的人呢,他都得一个一个的照顾到这呢。

  这时候,皇上的马车已经到了上官府的门口了。

  曹华在马车下面扶着皇上和景贵妃都静静的下来了。

  皇上抬头,甩开手中的扇子,看着上官府门口排成长龙的马车,还有到处的张灯结彩,冷笑着说道:“呦,这上官家里的亲戚可真的是不少呀,不仅不少,还这么的气派呢,看来这上官家里的亲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呢,估计,这里面不仅仅是上官家的亲戚吧,应该也有瓜尔佳氏的亲戚吧,朕知道瓜尔佳氏一族向来是比较气派的。”

  景贵妃看着这架势,听着皇上的话,简直都吓傻了,心里想着:阿玛,您真是够气派的,这是想要要了本宫的命了吧?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收敛了呢?

  景贵妃想着,双腿都哆嗦了。

  这时候,皇上把手中的扇子收起来,说道:“走,咱们进去看看,这民间到底有多么的热闹,好好的体察一番民风民情,曹华,你可别乱说话,扰乱了大家的兴致呢。”

  一进门口的时候,门口的守卫便立刻站出来说道:“这位公子请留步,请问您有邀请函吗?”

  皇上倒是来了兴致了,说道:“我是过路的,看到这里面这么热闹,听说是有人高中了探花了,想进来恭贺一下,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呢?”

  门口的侍卫便一听是路过的,就知道这人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了,便笑着得意的说道:“对不起公子,今天是我们家姑爷的高中探花了,不过,既然您没有邀请函,就不能随随便便的进去恭贺了。”

  皇上听着说道:“姑爷?哦,原来,这些门口的守卫都是瓜尔佳恒泰家里的人那呢。”

  守门的侍卫听到了之后,便拿走了脸上的笑容,说道:“这位公子,我们也是看着您身着还算讲究,只是,您怎么说话这么不讲究呢?我们瓜尔佳的老爷,是您随便就乱叫的吗?请您客气一些。”

  景贵妃实在是看不起下去了,说道:“放肆,你们知道这是谁吗?”

  皇上揽着景贵妃,笑着说道:“娆儿,不用着急,不用着急,这位小哥,请问一下,我如果没有邀请函,就真的进不去了吗?”

  那小哥更加的不屑了,说道:“这位娘子怎么这么说话呢?是,没有邀请函,就绝对不能进来的。”

  皇上听到这里,便笑着说道:“这样吧,您进去邀请一下瓜尔佳老爷,就说有远道而来的故友,就是想好好的问候一下,只是想送上来一份祝福,您看。”

  那门卫觉得今天是遇见了胡搅蛮缠的,便站在那里,根本不搭理了。

  景贵妃气不过,她上去就要跟那个人理论了,皇上还是拦住了。

  皇上示意了一下曹华。

  曹华便连忙上去,当着景贵妃的面儿,把一定金子塞到了那门卫的手中了。

  门卫拿着金子,便笑着说道:“哦,这样呀,那看来就是贵客了,您等着呀,我这就进去给您叫我们家老爷呀。”

  景贵妃看着那个人的嘴脸,恨得咬牙切齿的。

  门卫进去,连忙告诉了瓜尔佳恒泰,说道:“老爷,门口有位年轻人,说是想要见见您,不知道您有没有空?”

  瓜尔佳恒泰喝多了,笑着说道:“什么?年轻人?让本老爷去见他?他多大点儿本事呢?不见,哼,跟本老爷轰出去,本老爷认识的最重要的朋友和京城里最重要的人都在这里了,没有人在外面,哼,赶出去。”

  门卫没有办法,只好跑出来,他毕竟拿了人家的金子了,只好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们老爷说了,没有请柬,真的是不能随随便便进来的。”

  皇上听了听,笑着没有说话。

  曹华便又递上去了一锭金子,那门卫便只好接到了手中了,又进去禀告了。

  这时候,瓜尔佳恒泰都有些着急了,说道:“你这个蠢东西,怎么就听不懂本老爷的说话呢?让他走,打发他走了,听不懂呀,本老爷今天高兴,不想跟那些不起眼儿的人动气。”

  门卫只能不好意思的再次出来了,对着皇上说道:“公子,看来,您实在是不能进去了。”

  这时候,曹华又送上去了一锭金子,那门卫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这回,我不能收着钱了,我们家老爷实在是不让您进来的。”

  皇上听到这之后,笑着说道:“小哥,我听说你们老爷也是一个喜欢结交江湖豪杰人士,就当我是初次拜访,有些事情希望可以跟你们老爷亲自交涉一下。”

  曹华便凑上去,悄悄的说道:“小哥,相信您看到了我们家少爷的出手,一定知道我们家少爷是身缠万贯的,把我们家少爷介绍给你们家老爷,你们家老爷绝对会夸奖你慧眼的,如果你能引荐我们家少爷跟您老爷相见的话,你的好处要远远大于这三锭金子的。”

  守门的小哥哥便觉得很有道理,点点头,说道:“公子,请。”

  于是,那位小哥哥便带着皇上和景贵妃还有其他的人终于迈进了这上官府的大门了。

  皇上进去之后,笑着说道:“这上官府还不算是太大,只是,今晚,可是真的有够辉煌无比呢,真是热闹,朕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的热闹的阵仗呢。”

  景贵妃跟在皇上的身边,真的是无比的忐忑,阿玛还真的是舍得呀。

  这时候,皇上看到了旁边的桌子上的人,便对身边的曹华,说道:“那不是朕的御前侍卫吗?哦,那个是户部的,那个是礼部的。”第3章 胜之不武1

  皇上说着,就把批改奏折的笔墨扔在了奏折之上,潇洒的离开了。

  曹华跪在地上,说道:“是,奴才这就去安排。”

  “娘娘,您歇一歇吧,自从听说了大将军得胜的消息之后,您就天天的在门口守着皇上能够过来,可是,也许皇上有很多事情需要忙碌呢?实在是忙不过来了。”

  鹿晗心疼的拿着披肩给站在景仁宫门口守望这的景贵妃披上。

  景贵妃垂着眼泪,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平常,只要哥哥一打了胜仗,只要前线已传来捷报,皇上都会过来的,可是,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难道,皇上已经完全不喜欢本宫了吗?竟然连哥哥的功绩都不能勉强的应付一下吗?”

  鹿晗心疼的拉着景贵妃,景贵妃没有了婧穗公主为她撑腰,她现在已经被皇上冷漠了好久了,所以,景贵妃早就没有了之前的傲娇的脾气了。

  一会儿,景贵妃身边的袁福成颠颠儿的跑过来,跪在景贵妃的脚下,说道:“景贵妃娘娘,皇上身边的曹公公过来了。”

  “是不是皇上要来了呢?”

  景贵妃喜出望外的说道。

  鹿晗身边也连忙笑着说道:“是呀,景贵妃娘娘,奴婢就是说皇上太过与繁忙了吧,如今有空了,您看,皇上就连忙过来看看贵妃娘娘了,娘娘,是您想的多了。”

  景贵妃一听,连忙擦干了眼泪,立刻让鹿晗给自己铺上了粉,又连忙跪在了景仁宫的门口,准备迎接皇上的到来呢。

  可是,一会儿,景贵妃只看到了一个人过来的曹华公公了。

  景贵妃缓缓的站起来了身子,失落的问道:“曹公公,怎么就您一个人呢?皇上呢?皇上没有过啦吗?还是说皇上一会儿再过来?”

  曹华也连忙扶着景贵妃站起来,笑着,弓着腰,说道:“贵妃娘娘,皇上太繁忙了,不过,皇上的心里惦记着娘娘您呢,后天,就是大将军班师回朝的时候了,所以,皇上因为考虑到景贵妃娘娘您与大将军情深意重,特意恩准贵妃娘娘您到了咱们的紫禁城的门口去代替皇上,亲自迎接大将军的队伍呢。”

  景贵妃听了之后,愣了半天。

  曹华笑着说道:“贵妃娘娘,您看您是不是高兴快了,都忘记谢恩了吗?”

  景贵妃又缓缓的跪在地上,说道:“多谢皇上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等到景贵妃站起来了,就连忙问着曹华,说道:“那皇上,皇上今晚不再过来了吗?”

  曹华点点头,笑着说道:“皇上实在是在养心殿里走不开呢。”

  景贵妃不罢休,接着问道:“那明天晚上呢?”

  曹华笑着说道:“皇上说着了,除非咱们的大将军到了,这等大事儿,否则,咱们皇上不打算离开咱们的养心殿呢。”

  说完,曹华也没有心思跟景贵妃纠缠了,就转身离开了景仁宫了。

  景贵妃失望透顶,回到了自己的寝殿之中,不再是哭天喊地的闹腾了,反而是窝在自己的床铺之上,默默的流着眼泪,其实,她哪里有心思去想想,皇上让她去紫禁城门外迎接自己的哥哥,哪里是让她去恭迎哥哥的,倒是对她哥哥的奇耻大辱呢。

  第二天,景贵妃哪里会忍受这种委屈。

  景贵妃一大早就去到了寿康宫的,说是想要见见皇太后和自己的婧穗公主。

  “回禀皇太后娘娘,咱们的景贵妃在门口候着呢,想要拜见您和照看一下她的婧穗公主。”

  蘅芜正在服侍皇太后起床。

  就有小丫头进来回禀皇太后了。

  皇太后正在漱口,蘅芜地上了手绢,为皇太后擦了擦嘴巴,皇太后冷笑了一声,说道:“现在想起来她的好女儿了?可怜的婧穗公主在她的景仁宫里住了一个月,看看公主都瘦成什么样子了?她怎么做额娘的?如今,皇上冷落她了,她又想起来自己的女儿了?平日里也不过来看看,就算婧穗公主是让哀家养着的,这寿康宫跟景仁宫不都是在后宫之中的吗?就几步路,要是自己真的心疼,就这么懒得走几步路吗?哼,婧穗公主也是皇上的长公主,这么尊贵的身份,竟然都成了她手中的棋子了?”

  给皇太后穿好衣服之后,蘅芜就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道:“那皇太后,咱们就这样让景贵妃在那里跪着吗?”

  皇太后扶着蘅芜,坐在软榻上,叹了口气,说道:“就让她跪着吧,也算是哀家这个皇奶奶为我们家的长公主出出气,再说了,平日里她那么的嚣张,也该是灭灭她威风的时候了。”

  皇太后吃完了早茶,对身边的蘅芜说道:“蘅芜,去把婧穗给哀家抱过来,哀家一晚上没有见那个小丫头就想得慌,快去,她那个任性的额娘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女儿,那可是哀家的亲孙女,哀家心疼着呢。”

  蘅芜一会儿就抱着婧穗公主送到了皇太后的怀中。

  婧穗刚刚睡醒,一看到了皇太后的脸,就笑了起来,虽然她还不会说话,倒是知道了事理似的。

  蘅芜在一旁,开心的说道:“皇太后,您看看,咱们这婧穗公主好像都认得她的皇祖母了,到底是您日夜都精心照顾呢,果然就跟您亲近呢。”

  鹿晗跟着景贵妃跪在门口,心疼的说道:“贵妃娘娘,咱们回去吧,皇太后是皇后的亲姑姑,平日里皇后跟您的关系就是不好的,皇太后也一定有所耳闻了,咱们再怎么跪着,也没有用的。”

  景贵妃跪在地上,说道:“皇太后不是有所耳闻,分明就是皇太后指使的,哼,本宫就是这么跪着,就是要让整个后宫里的人都知道,这皇太后和皇后姑侄两个是怎么欺负本宫这个景贵妃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了,婧穗丝毫没有想要睡觉的意思,皇太后都已经疲惫了,皇太后说道:“得了,哀家乏了,一会儿让景贵妃进来吧,不过,要记得,婧穗绝对不能在她那个景仁宫里过夜,到了晚上婧穗休息的时候还是要让婧穗来哀家宫里休息的,看不到婧穗,哀家睡不踏实。”

  蘅芜欠身给皇太后请了安,说道:“太后,终究是咱们皇太后仁慈。”

  皇太后叹了口气,说道:“哀家有什么办法呢?哀家年纪大了,能带婧穗多久呢?这孩子终究是要交给她的亲生额娘去照顾的。”

  蘅芜在一旁端了一碗茶给皇太后,说道:“太后,景贵妃终究是要被除去的呀,这孩子,还是要另找一个额娘的,自然就是皇后了。”

  皇太后摇摇头,把那茶推开了,说道:“不,绝对不能给皇后,当初哀家可是听说了,婧穗刚刚出生的时候,景贵妃因为是个公主而嫌弃,皇后虽然带走了,却不闻不问的,好像是最后让慧贵妃给照顾的呢。”

  蘅芜也不敢说话了。

  皇太后突然仔细的看着婧穗,说道:“好孩子,哀家疼爱你呢,只要哀家在这里一天,哀家就一定让你成为这个大清朝最为尊贵的长公主,但是,哀家如果不在了,也绝对不能随随便便的把你丢给皇后,储秀宫里的两个孩子还算是听话,如果慧贵妃的身体可以的话,本宫就把你交给她,哀家的心肝儿呀。”

  寿康宫的宫门突然一下子开了,里面的蘅芜姑姑抱着婧穗公主出来了,说道:“老奴给景贵妃请安,这是婧穗公主。”

  景贵妃立刻抱着婧穗公主,说道:“多谢皇太后,多谢皇太后,婧儿,可把额娘想死了,婧儿。”

  蘅芜看着,就无奈的摇摇头,示意身边的琼华跟着,自己就转身要进去了。

  这时候,景贵妃突然站起来,说道:“蘅芜姑姑,皇太后早起了吗?”

  蘅芜转过身来,说道:“回景贵妃的话,皇太后早起了,但是,皇太后照顾了婧穗公主太疲惫了,所以,又过去休息了,怎么,景贵妃您有什么吩咐吗?”

  蘅芜知道皇太后不想要看见到景贵妃,懒得听她的哭哭啼啼,所以,就如此的推脱道。

  景贵妃自然也明白了,这整个后宫都知道,皇太后的睡觉是最重要的事情了呢。

  景贵妃只好抱着自己的孩子,离开了这寿康宫的门口了。

  景贵妃这一离开寿康宫,就立刻马不停蹄的感到了皇上的养心殿了。

  皇上虽然是在忙碌,但是,他对于大西北白白牺牲的那些将士的生命感觉到无比的痛心,心情低落到了低谷了。

  这时候,曹华弓着腰,小心翼翼的走进来,端着茶,放在了皇上的身边,不说话。

  皇上一看这曹华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不耐烦的说道:“有什么事情,说。”

  曹华悄悄的说道:“回皇上的话,还是皇上您圣明,这个,景贵妃在外面跪了好一会儿了。”

  皇上扔下来手中的奏折,说道:“就让她跪着,也算是为了那些将士的生命而恕罪吧,应该的,理所当然的。”

  曹华又吞吞吐吐了,皇上又生气了说道:“有什么话不能一次说完了。”

  曹华连忙跪在地上,说道:“皇上,景贵妃怀中抱着咱们没有周岁的婧穗公主呢,婧穗公主还小,外面都是深秋的季节了,景贵妃跪着,膝盖一定是受不了的,还有咱们的婧穗公主,哪里能够受得了这种风寒呢。”

  皇上听着,更加的愤怒了,拍着桌子说道:“朕就知道,婧穗出生之后,景贵妃就是把她当做棋子,朕的宝贝女儿,她也舍得放在风中,真是狠心的,是她亲生的吗?景贵妃,你这么做,朕不得不把你的孩子交给别人去养着了,到时候,别怪朕狠心。”

  皇上闭上眼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对着曹华说道:“去,让景贵妃进来吧,朕担心婧穗呢。”第4章 景妃的操控2

  皇上闻到了景妃嘴巴里残留的药味儿,他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几乎他去到的其他的妃子那里,也都会闻到这种味道,他问过孙逊,孙逊说这是各宫娘娘必定求来的送子药。

  以前,皇上都会用各种方法把那些药在倒进这些妃子的嘴巴里之前给扔掉,可是,这次,他默许了景妃的这种做法。

  情迷香的威力太大了,皇上根本就已经忘乎所以了,他的双唇,他的手,已经完全黏在了景妃充满芳香的身体之上了。

  而景妃呢?她可一点儿也不笨,况且,她也闻着这迷情香呢,她恨不得把她的身体用来舞蹈呢。竟像蛇一样的游走在皇上的身下。

  景妃在这一次次的疼痛与幸福和快乐之中反反复复,早就忘了这尘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了。

  她记得皇上的每一句话,所以,不管怎么样的疼痛,她绝对不说话,绝对不能让皇上没有兴致了。

  皇上的手恨不得把景妃的身体给揉酥了。

  而景妃呢?她也忘记了这个人是皇上,而自己也主动了起来,她长长的指甲,也在不经意之间划破了皇上的脖子和手臂、脊背、胸膛。

  可是,深陷情迷香的皇上,早就没有了辨识能力,他也感觉不到疼痛,只是努力着去想要自己的满足。

  这之中,他多想,他身下的这个人,就是纳兰珑瑾,他盼望着能够拥有她的这一天,实在是太久了。

  皇上毕竟是国事繁忙,而且为瓜尔佳氏的事情烦恼,还有,皇上已经在养心殿里批改了一下午的奏折了,他现在,真的是很累了。

  看着皇上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景妃恐慌了,不行,绝对不能失去今晚的机会,虽然,皇上已经给了她很多了,但是,对于她来说,不够,不够。

  皇上松开景妃,侧躺在一旁了。

  景妃不罢休,她掀开了被子,并不吹灭红烛,就这样把自己雪白而粉红的身体亮在皇上的面前。

  皇上只是笑了笑,勉强的欣赏着。

  景妃跳下卧榻来,在下面,当着皇上的面儿,跳舞,就这样一丝不挂的跳舞。

  景妃一边跳着,一边把帷幕掀开来,这样,外面的情迷香的味道才能更大量的进来。

  皇上不知不自觉又来了精神,竟然也跳下卧榻来。

  两个人就这样站着,贴着身体。

  皇上有些情不自禁了,一下子把景妃推到在地上,两个人索性就在这景仁宫的地板之上,翻云覆雨,一次,又一次。

  景妃终于享受到欲仙欲死的极乐境界。

  她的两腿夹紧皇上,生怕他会离开。

  皇上的牙齿咬着景妃的吐出的锁骨,恨不得把她吞进去。

  皇上的另一只手无处使力,就抓住了一旁的帷帐,一不小心,用力大了,就把帷帐给扯了下来。

  外面守夜的鹿晗听见了,心里美滋滋的。

  曹华听着里面的动静,心里很是担心,这皇上是怎么了?就算是想要景妃快点儿有孩子,也不能这么不顾及龙体呀,都这么晚了?皇上。

  曹华朝那边瞅了瞅偷笑着的鹿晗,他心里想着,有什么不对劲儿,他一定得替皇上查个水落石出。

  第二天早上,皇上根本没有力气起早了,勉强的从卧榻上起来,景妃给皇上更了衣之后,送了皇上去了养心殿。

  皇上对景妃说道:“景妃,朕多希望你能给朕生下一个龙种,到时候,就把你的阿玛和额娘都接进宫来,看看你和孩子,想想天伦之乐,多好呀。”

  景妃听着,抬头望着皇上,问道:“皇上真的希望如此吗?”

  “傻瓜,朕不希望这样会希望什么。”

  皇上这话一出,景妃委屈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今日早朝过后,如果有时间,朕会吩咐人带瓜尔佳恒泰来景仁宫看望你的,恒泰的年纪大了,他却申请要带兵打仗,朕是真的心疼他的身体呢,你这个做女儿的,要替朕好好的劝劝你阿玛,朕的龙子出生了之后,还希望瓜尔佳恒泰可以亲自教他骑马射箭的呢。”

  皇上说着,景妃更加是感激不禁了。

  “那,皇上,您总不来,臣妾,如何才能怀上龙种呢?”

  景妃低着头,说道。

  “朕这几天,天天来,你每天都候着吧。”

  皇上说完,就走了。

  景妃开心的就要飞起来了。

  整个早朝,皇上都哈欠连天,而瓜尔佳恒泰当着众位大臣的面,公开提出来要去西北打仗。

  皇上最终以他的疲惫为理由,早早的结束了早朝。

  既然这么早,瓜尔佳恒泰,就疏通了关系,让人带他来到了景仁宫里了。

  “臣瓜尔佳恒泰,参见景妃娘娘。”

  恒泰给景妃跪下来请安。

  “阿玛快快请起来吧,您好像更加瘦了,也看起来没有以前硬朗了。”

  景妃好久没有见到阿玛了,一见到阿玛这个样子,心疼的要命。

  瓜尔佳恒泰说道:“今早看到皇上的精神不太好,也不知道皇上昨晚去了哪个嫔妃哪里去了,一点儿也不顾自己的龙体。”

  恒泰最近听说了景妃失宠的消息,心里很不痛快,所以才主动要求去大西北打仗呢。

  “阿玛,您说的什么话,昨晚,皇上留宿了女儿的景仁宫呢。”

  景妃自然之道昨天晚上的胡作非为,和皇上今天的没有精神是为什么了。

  “此话当真?”

  恒泰大吃一惊的问道。

  “是呀,而且,皇上这几次都来女儿这里呢,阿玛,照这样下去,女儿很快就会有身孕了,到时候,您就可以做外祖父了,所以,阿玛,您不要去边关了,边关苦寒,您的身体受不了的,况且,景天不是在那里吗?有什么好担心的。”

  景妃是真心的担心阿玛的身体,所以,很是真情的安慰、说服着阿玛。

  恒泰一听他有可能有外孙子了,心里很是开心,自然就觉得去边关的事情,可以放一放了,毕竟,他做的这些都是为了瓜尔佳氏一族可以兴盛,可是,他在外面再苦再累,都比不上女儿能够给皇上生下一男半女的,这,才是大事。

  恒泰在宫中的眼线观察了好几天,果然,皇上是一连几日都去了景妃那里,所以,恒泰在早朝上的奏折,就一天比一天少了。

  这天,皇上在养心殿里批改奏折,觉得浑身酸痛无力,已经支撑不了了,换了好几个姿势,都觉得实在是坐着不舒服,只好回到卧房里躺下来了。

  曹华看着心疼,对皇上说道:“皇上,您这几天,夜夜都去景仁宫,您可得顾及自己的身子呀,虽然是要对景妃示好,但是,您的龙体才是最重要的。”

  曹华这话倒是提醒了皇上。

  皇上倒着虚汗,他对曹华说道:“你去找孙逊过来,就说是平安脉,不要经过太医院的报备,你说的对,好像朕每次去了景仁宫,就会情不自禁,不能控制自己,还有每次去云嫔处,也有着感觉,而且,第二天早上起来,一定是浑身乏力,本来以为是前天晚上不顾及的结果,可是现在想想,颇为蹊跷。”

  皇上锁着眉头说道。

  曹华弓着腰,悄悄的说道:“皇上,这景仁宫绝对有秘密,您不知道呢,鹿晗那小丫头永远都是守在门外,而且,一大早,奴才还没有进去,里面的香炉里的东西就给倒掉了,奴才本来是想查查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的,可是,无奈,一直没有机会下手,也没有证据,就不能跟皇上您说了。”

  “知道了,你快去吧。”

  皇上听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说道。

  皇上脸朝里面躺着,他只知道他的每个嫔妃都私下里喝着送子的汤药,虽然他有些反感,但是,他顾及这些妃子的苦楚所在,也就默默的答允了,可是,这回又是什么事情呢?

  不一会儿,曹华带着孙逊就赶了过来。

  “奴才给皇上请安。”

  孙逊连忙跪着说道。

  “好了,你过来,瞧瞧朕是怎么回事?”

  皇上虚弱的很。

  孙逊跪在皇上的卧榻之前,看了看皇上的面色,又把了一会儿脉象,惊恐万分的后退了几步,磕着头,说道:“皇上,您这是房事过多的缘故呀。”

  “过多?朕以前又不是没有一连几天都呆在后宫的,怎么没见如此的体力不支?这其中必定是有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在作祟。”

  皇上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相信的。

  孙逊趴在地上,不敢吭声。

  皇上着急了,继续说道:“你有什么但说无妨,朕,恕你无罪。”

  孙逊有了这免死金牌,仍旧不敢抬头,只是把头埋在地板上,说道:“皇上,您是不是交欢之时,难以自已,欲罢不能,而且,时而,会出现幻觉?”

  孙逊小心翼翼的问着。

  “继续说下去,朕现在头疼的不得了。”

  皇上觉得孙逊说的,句句是实情。

  “皇上,您所去了娘娘的宫中,应该是用了催生男女之欢的物品。”

  孙逊这话一出。

  皇上一手砸在了卧榻的门框之上。

  吓得曹华等都跪了下来。

  “皇上息怒。”

  “大胆,竟敢诬陷朕的妃子?”

  皇上不敢相信。

  “皇上,您之前正常的房事,绝对也没有出现过如此地情况,皇上,您向来懂得强身健体,出现如此的情况,一定是用了那种东西,而且剂量相当之大呀。”

  孙逊吓得满身大汗,但是,他还是足够冷静的说出来这些话。

  皇上抑制住自己的怒气,对孙逊说道:“那你说,朕为什么会出现幻觉?”

  皇上每次见到景妃,与她交欢到了高潮之时,他总觉得景妃就是他朝思暮想的纳兰珑瑾。

  “皇上,其实,那并非是幻觉,而是,此物剂量甚大,皇上,每当您出现幻觉之时,就是您已经神志不清之时了。”

  孙逊这话一出。

  第5章 归位1

  瑾儿还想说什么,可是凝珠拉着妹妹的手,说道:“大夫人说的有道理,还是让洛儿和香儿好好的休息吧,既然都在一起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相处呢。”

  瑾儿只好依依不舍的告别了两位姑娘。

  一旁的曹华根本不插嘴,他只是站在马车旁边伺候这马车上的主子们下车来,瑾儿还是依依不舍的一步三回头。

  曹华扶着瑾儿姑娘,说道:“小夫人,您现在听从大夫人的话,才是不会为难了咱们那两位姑娘呢。”

  瑾儿知道曹华是为她好,所以,只好跟着曹华去了前面的马车上了。

  瑾儿为了不引起大夫人的猜疑,便很是平静的坐在了大夫人的身边了。

  司琴坐在后面的车子里面,名义上是要照顾洛神和柳香儿。

  于是,大家重新规整了车子之后,便重新启程了。

  在路上,司琴恶狠狠的看着柳香儿,说道:“你们两个到底是在搞什么鬼?不是说好了,你们在怡红院里等我去吗?”

  柳香儿替洛神整理好衣服之后,倔强的对司琴说道:“司琴姑娘,之前,我们需要你和你的主子替我们赎身,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有能力了,得到了其他人的帮助,加上自己的积蓄,我们自己就赎身了,所以,我觉得之前跟你的一些约定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

  司琴听着,更加觉得柳香儿可疑了,司琴冷笑了一声,说道:“哼,你现在知道想要退出了?柳香儿,你也是在江湖上混过的人,这行家里的规矩,你不会知道的吗?这哪里有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道理?”

  柳香儿心里也有些慌张了,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可是,我们只要不再来往,井水不犯河水,你大可不必担心的。”

  司琴掀开了窗帘子,看着外面的风景,说道:“方才,本来你们是要被魏公子送去报官的,但是,我们家主子大发善心,让你们跟在我们的身边,告诉你们,就你们这样的花容月貌的年轻女子,就算老鸨子不再找你们的麻烦,但是,你们这种年纪,在城市,会被老鸨子一样的人给盯住,在乡村,又会受到种种的非议,只有跟在我们的身边,你们才能过上你们希望之中的平静的生活。”

  柳香儿撇撇嘴巴,说道:“鬼才相信呢。”

  洛神微笑着说道:“司琴姑娘,我们只是想在乡野之地随便的过着再简单不过的生活,我们实在是不想要麻烦你们的。”

  司琴放下窗帘,接着说道:“看来,我得告诉你们实话了,我们的主子不是一般的主子,我们主子说过的话就一定要履行,我们主子想做的事就从来没有做不到的,你们,还是乖乖的听从我的安排,要不然,估计你们两个人的小命就不保了。”

  柳香儿还想理论,可是洛神拽了拽柳香儿的胳膊,劝阻了她。

  等着司琴半路上去伺候了皇后,并且向大夫人回报情况的空隙。

  柳香儿拽着洛神,说道:“完了,完了,看来,咱们是上了贼船了,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该逃走了。”

  洛神低着头,思量着,淡定的说道:“你说对了,大夫人和司琴的的确确是贼船,而且,她们一定威胁着纳兰珑瑾和纳兰凝珠,既然珑瑾和凝珠都帮助我们逃出了老鸨子的手掌心了,我们也得回报她们的恩德,直到我们确定了大夫人对瑾儿和珠儿没有坏心思的时候,我们再找个办法离开。”

  柳香儿听到了之后,突然笑开来,说道:“哦,是呀,听着你这么说,突然觉得很有意思呢,这是一个不错的好游戏,对呀,大夫人不是跟我们玩心思吗?那咱们就好好的比一比,看看到底是她这样的深宅大院里的女主人厉害呢?还是你我这样的叱咤风云的怡红院的头牌厉害。”

  洛神笑着摇摇头,说道:“你呀,最好胜了。”

  柳香儿挽着洛神的手,说道:“什么呀,我这是为了报答瑾儿,瑾儿看着没什么心眼儿,珠儿看着就是好性子,要不然,怎门动不动的瑾儿就给大夫人下跪了呢?对,我们就是要帮助瑾儿和珠儿呢。”

  车子在飞快的往京城赶回去呢。

  半路的时候,魏大勋手下的人就回来禀告了案件的审理过程和结果,结果是,老鸨子贩卖女子的罪行被翻了出来,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瑾儿很想借机会把这好消息告诉洛神和柳香儿。

  可是,皇后根本不给纳兰珑瑾这个机会,她每次总是会对瑾儿说道:“既然本宫已经打算把她们留下来了,留在我们的身边,那你就不用担心,以后,你有的是机会跟她们两个好好的长谈呢,现在要做的就是按部就班的保证我们能够顺利的回到京城里,明白了吗?”

  瑾儿只好作罢了,她只能在每次吃饭的时候远远的看着另一张桌子上的柳香儿和洛神。在路上,她也只能跟她们不在同一辆车子上。

  一路飞奔的车子上,洛神掀开了帘子,对着身边的柳香儿,说道:“香儿,我觉得,我们一路是往北方走着呢。”

  柳香儿早就安心下来了,她吃着手中的瓜子儿,这是她在怡红院里最习惯的一个动作。

  说道:“我早早就觉得我们一定是要往北方走的,他们那些人的规规矩矩,死气沉沉的,动不动就跪着,动不动就作揖,这是北方大家族,北方王爷之类的人才会这样做的呢,“洛神突然有些忧虑的感叹道:“看来,将要来临的暴风雨比我们想象之中的要猛烈的很呢。”

  柳香儿笑着说道:“是吗?我柳香儿最怕的就是人生没有挑战,就让暴风雨来得更加猛烈吧。”

  皇六爷觉得实在是有些诧异了,这路上一路开足马力往北方走着,皇后竟然没有想要把那两个青楼女子丢下的意思?

  皇上趁着空隙询问了曹华,曹华便偷偷的说道:“皇六爷,不满您说,大夫人在扬州城的时候都帮着两位姑娘赎身的呢,不过,那时候两位姑娘已经在小夫人的帮助之下而离开了怡红院了。”

  “赎身?朕怎么这么不敢相信呢?为什么,这不是大夫人向来的作风呀。”

  曹华仍旧低声的说道:“六爷,奴才愚钝,只知道这世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皇六爷听完之后,想着:“是,大夫人是不是有了什么把柄握在了那两个姑娘的手中呢?所以,皇后想要把她们留在身边,找一个机会杀人灭口?可是,一路已经走了这么久了,怎么都不见动静呢?”

  不过,皇六爷还是笑着敲了曹华的脑门儿一下,说道:“鬼小子,就你的想法多了,还你就知道,你知道的是却是这世间的真理呢,哼,还在朕这里玩儿谦虚,不自量力。”

  曹华知道皇上听懂了,开心的扶着皇六爷去休息了呢,这主仆两个人,真的是知心的人呢。

  再说说洛神的世界。

  洛神在与老鸨子派过来的那群匪徒的挣扎之中被撕扯了衣服,皇六爷一行人赶到的时候,洛神早就衣不蔽体了。

  那时候,冲上去的是冷漠的魏大勋,魏大勋一把拽过了那个趴在她身上的禽兽,一扔就扔到了十米开外了,并且,魏大勋为了保护她,便一把抱着她,另一只腾出来的手就与其他的人开始厮杀。

  在魏大勋怀中的那一会儿,洛神的眼睛里就从此种下了一个人,再也没有改变过来了。

  洛神眼睁睁的看着魏大勋,魏大勋却冷酷的眼睛都不眨的把一个个笨拙的匪徒打翻在地上。

  等到所有的人都被打趴下了,魏大勋又把自己身上的披肩扯下来给洛神裹在了身上了。

  那种温暖,那种幸福,那双有力的大手,是洛神长这么第一次感受到的快乐。

  洛神虽然身处怡红院之中,但是,她一直是处子之身,在她的想法之中,她认为,只要是有人看了她的身子,她就是那个人的一辈子的人了。所以,被魏大勋解救了下来,洛神就把魏大勋这个人放在了心中了。

  在一路上,魏大勋为了守护皇六爷的安全,一会儿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会儿跟在队伍的最后面。

  洛神虽然坐在马车之上,但是,她的眼睛却总是紧紧的盯着魏大勋的身影。她坐在里面,有时候,就能辨别出来那一阵马蹄声是魏大勋的,她低着头,她的眼珠子会跟着魏大勋的马蹄声而产生各种各样的变化。

  有时候,风儿一吹,吹开了她的帘子,这时候,魏大勋正好经过,他四处巡视的眼睛不经意之间扑捉到了洛神的眼睛,洛神便莞尔一笑,害羞不已。

  只是,不知道这冷漠的木头疙瘩似的魏大勋知不知道这如水的伊人,早就芳心暗许了。

  柳香儿是洛神的姐妹,她自然看着洛神的种种表现,就知道洛神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了。

  柳香儿有时会趴在洛神的耳朵边上,说道:“要不然求了瑾儿,让皇六爷和大夫人,把你赏赐给魏大勋那个傻瓜做媳妇儿吧?”

  洛神连忙推了柳香儿一下,说道:“鬼丫头,你经开玩笑,瑾儿的恩德我们都没有来得及回报呢,哪里就有了婚事了呢?你安静一些,以免被一些心怀鬼胎的人听取了,抓住我们的把柄,为难了所有的善良的人。”

  柳香儿开心的说道:“哦,那个善良的人,知道了,你为了保护他,明白,我当然会帮助你的。”

  一路终于来到了京城了。

  珑瑾和凝珠自然是希望洛神和柳香儿能够跟在她们的身边了,只是这皇宫不是人呆着的地方,所以,她们两个希望洛神两个人能够有更好的归宿和选择。

  还有没多远就要到达紫禁城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人中龙凤》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1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