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独宠美男小说炎亚诺宇文逸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独宠美男小说炎亚诺宇文逸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音乐舞会

  今天XX大学一年一次的大学生音乐舞会,不管是新生还是老生对他们来说都是很重要的日子。不管是优等生还是一般的学生都很期待着今天晚上的舞会,当然这里面一定不能少了她炎亚诺,一年前刚刚进校就赶上了这个重要音乐舞会,通过了这个平台有幸让他成为了一个人见人爱的校花,呵呵,这可不是夸张了,而事实他确实是如此。

  今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那么也会有很多的人为今天下足了功夫,都在期待着今晚能一展自己的风采。因为今天不止XX学院的人还一些外来的人士,和一些企业高层人物在场,就冲这些人的面子,貌似可以让所有人下足功夫吧!但是某些人却是例外的,貌似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看到她出现呢!她就是本文的女主了炎亚诺了。她会参加今晚的舞会不是想要得到谁青眛,只不过是因为主角喜欢舞蹈而已。

  “敏熙,亚诺她来了吗?”在偌大的学院里看不到炎亚诺的影子,旋雨不免担心的问。

  “我也不知道啊,她说会准时到的。”因为敏熙知道亚诺是不会迟到的。

  “她到底去那了呢,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旋雨知道亚诺是个迷糊的丫头,所以会这样想也是正常。

  “呸呸呸,你不要吓我啊,虽然那丫头有时候是挺迷糊的,但是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先不要在这里猜疑好不好。”那丫头虽然有着好的才艺和人见人爱的性格,还有着清秀有美丽的五官,但难免不会犯迷糊啊。

  敏熙、旋雨在这里担心着,可是貌似女主还我一边凉快着呢。

  对面一个也算是美丽的女人向着旋雨和敏熙走来,扭着水蛇腰一颤一颤的走来,就像一个骄傲的老母鸡一样,那样子不知道有滑稽。

  “怎么,就你们两个,那炎亚诺那丫头不会是害怕的不敢出来了吧。”一脸的妩媚,却给人一种厌恶感。

  她是李云,高他们一届是亚诺、敏熙、旋雨的学姐,平日里她不喜欢他们三个,当然他们也不见得会喜欢他,因为亚诺比他出众,所以他很不甘心风头被他们抢了。

  “哟,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过气的学姐啊,有何贵干啊。”旋雨看着眼前的就是不舒服,所以忍不住要打击一下。

  “还是这么的伶牙俐齿啊。”说完还不忘向旋雨抛一记白眼。

  旋雨也瞪了回去。敏熙也看不过去,“我说你是不是害怕今晚又会脸上无光啊。”一年前因为亚诺的出现,让他不在是第一。所以她觉得很丢脸,便一直很记恨着亚诺。

  “哼”见讨不到好处,转头走人。敏熙、旋雨看着李云扭着腰像及了老母鸡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哈哈哈……”

  “哈哈,着女人还真是讨厌。”

  哎呀,我的天,这么晚了,要迟到了,敏熙和旋雨一定会把她给骂惨了,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日子给忘了呢。亚诺一边看着手表,一边在碎碎念的。今天XX学院一年一次的舞会啊,她怎么就忘记了呢!真是迷糊。

  如果敏熙和旋雨知道原因的话他们应该不会怪他吧。回想中……

  “老奶奶你怎么了。”亚诺刚出门没多久就看到在原地打转的老奶奶了。所以便善心大发的上前询问。

  老奶奶见有人,便忙抓住了亚诺的手,有些焦急的说道:“好姑娘,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要是在不回去,我的儿子要着急了。”

  原来是这样啊。“老奶奶,你先别担心,我会帮你的。”亚诺见老奶奶着急,便出声安慰着。

  不知道为什么老奶奶就是相信她说的话,便抓着她的手不肯松开。“那好姑娘,我们现在就走吧,太晚了我儿子会担心的。”

  亚诺本想问老奶奶的家在哪里,却看见老奶奶胸前的老人证,于是便有了这样的话,“好,老奶奶,我们回家吧。”

  把老奶奶送到家门前见看到了老奶奶的儿子正一脸担心的瞪着了老奶奶,说了一些感谢的话后就告别了他们,看着老奶奶的儿子相携而走,总是让人觉得很温馨。想到这嘴角不自觉的轻轻上扬。又想到快要迟到了有不自觉的开始焦急了。拿出手机想向敏熙旋雨说一声。没想带尽然有那么多的未接电话,只顾着回拨电话,却不知危险正在一步步的向他逼近。第2章 穿越鸟

  强烈的灯光打在亚诺的眼睛,刺激着她无法睁开双眼。汽车的鸣笛响彻了天际,亚诺僵直的矗在原地,因为惯性汽车还是直直的与亚诺相撞上,痛传遍了全身,让他慢慢的失去知觉,电话里还传来敏熙和旋雨焦急的声音。“喂,亚诺,你怎么了,快回答我们。”而现在回应他们的只是汽车的鸣笛声……

  这么快就要去阎王殿报告了吗?她好舍不得敏熙旋雨啊。意识在渐渐换撒,只能感觉到一束很强烈的光束,直至最后失去意识……

  痛袭遍了全身,疼痛让她还能感觉到他还活着,双眸轻颤、视线还是模糊不清,是在医院吗?为什么感觉不到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呢,心里带着一丝疑惑慢慢睁开了双眸,映入眼帘的不是医院里的苍白,却是很淳朴的竹制品家具和很有古朴风格的帷幕,房里空无一人,有的只是一股淡淡的清香,让人闻起来很是舒服。

  这里是哪里啊,她明明记得要参加学院一年一次的音乐舞会啊,还有送了老奶奶会回家早然后就出了车祸……可是怎么想也想不通,如果他真的是出了车祸那么他现在应该是在医院才对吧。那么怎么会在这里呢,而这里有是哪里呢!炎亚诺有满脑的疑问但是却不知道从何处去寻觅,只觉全身疲惫酸痛着。

  “吱呀。”一声,门在炎亚诺期待的眼神吓开启了,可是眼前所看到的人却让亚诺讶然了。一头白发束起,银发有些微的凌乱,但又不觉邋遢,一套灰白色的古代长衫,摆明就是活灵活现的神雕侠侣版的老顽童嘛!等等……难道他……,

  “哎,丫头你终于醒啦。”老顽童一进门就发现床上的人已经醒来,但还是不免有些惊讶啊。那天他在池边发现他的时候就已经快没气了,但是经过他的手人都可能活下来,没想到他只昏睡了七天醒了,这样一个柔弱的人到底有着怎样意志,能让一个临平死亡的人活下来,他见能不开心吗?

  “恩,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呢。是你救了我吗?”看着眼前的老头,很想知道他是谁,也很想确认一下是不是和心中所想的一样,看他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因为他确信是他救了他。

  “你才刚刚醒来,怎么一口气可以问那么的话啊。”

  “丫头啊,你醒了就好了,来我看看还什么不妥的。”说完就拉起手腕把脉。一边把脉一边不住的点头。看的炎亚诺迷糊了。

  “恩恩,还不错,只是身体虚弱了一点,多多休息就好,你都不知道你整整昏迷了七天啊。都是我在很辛苦的照顾着你呢。”老顽童在自说自话,说了他的情况还不忘邀功。还真的是像及了老顽童啊。

  天啊,他竟然昏睡了七天,而且现在还没有什么不对之处。不由瞪大双眸问着眼前的老头。“你是说我在这里睡了足足七天是吗?”这是什么概念啊。

  “好了,也没有什么了,你一定饿了吧。等等啊。”说完还不等亚诺回答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只留下了一脸愕然的亚诺,心想,还真是老顽童啊,说风就雨的。不过他好像也很喜欢那老头的,在他身上总是一种亲切感。

  照现在的情形看来她是真的穿越了,可是穿越貌似有两种穿法,一个是魂穿,一个是真人穿。而他会那种情况呢。手不由自主的缀了一撮发丝,一撮柔顺的青丝呈现在手中,不由的惊了,因为他的有着一头好看的卷发,而现在,在眼前出现的却是柔顺的直发,却又不得不接受现实,没错他是穿越了,但是却是最不可思议的魂穿。貌似这个身体才十五、六岁的样子,貌似这一穿还年轻了几岁了呢。哈哈,貌似他赚到了。

  因为那老头从一见面就一直丫头丫头的叫,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演戏,所以更逐定了亚诺的想法。真的是太戏剧化了,以前虽然也看过这类的书籍,但是那也只是想想。没想到还真的发生了。哎,不想了,真是越想越烦,竟然老天不他死,那么他就好好的活着吧。这里应该是属于深山老林之类的地方,不然这么没有小说上的那些女主穿越后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是个丫鬟呢。算了这样也好,这样就不用去胡诌什么失忆之类的说辞了。正在冥想之际,肚子却不合适宜的“咕咕”叫了起来。却有刚刚好适时的香味飘向了亚诺的鼻翼里了,可能是太饿了,还离着一段距离就闻到了香气。随后便传来老顽童调皮的声音。第3章 灵竹谷1

  “来来来,丫头可以吃了,哦,对了,我刚刚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浮着身子端着食物像着亚诺问。

  “炎亚诺”声音很淡,像是说这今天的天气一般,“这是你做的吗?好香啊。肚子好饿哦。”

  看到亚诺的样子竟然有点心疼的感觉,便扶起靠在床边,喂着哪香气四溢的粥。“来快吃吧。”亚诺也不在多话就这样任眼前的老天喂着,因为昏迷了太久,所以连拿碗的力气都没有。

  “告诉老头你是这么在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的。”一边喂着他吃,一边想着自己的问题。

  厄,谁会知道他怎么会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啊,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应该没有那么笨吧会自己跳,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的仇家了,但他该这么说呢!

  老顽童做在亚诺的对面,看着亚诺一副沉默不语,时而又皱眉的,貌似在很艰难回想着什么似的,不忍心看他皱眉头的眼你样子,“哎,好了,想不起就不要想了,现在好好休息,以后在说。”

  “恩”如此也好,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说。

  不知为什么从第一眼看到这丫头起就很喜欢他。一个满头的白发的人做在床边举着汤勺一口一口的喂着床上依靠着人儿,这一副温馨的画面任谁也不忍心去破坏和打扰。

  “你是谁啊,这里又是哪里。”还是不死心想去证实是否如心中所想。“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住吗”亚诺发挥着好奇宝宝的耐心问着。

  老顽童见他一副不告诉他就不罢休的样子便娓娓道来:“我是江湖鼎鼎盛名的医圣关谷,江湖号称老顽童。而这里是我住的地方,叫灵竹谷,目前为止还是我一个人在住。”老头一口气说完了他问的问题。

  看着老顽童那一张一合的嘴唇,还有一副面色红润的童颜,要不是那一头的白发还以为是个俊美的少年呢!不过现在看来,他面色没有什么变化啊,简直就是几岁老小孩嘛。还真没想到着老顽童也会是这么的可爱,看来以后的日子一定不会无聊了。

  “哦,没听过。”亚诺一副不知道的样子,让老顽童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那么现在是什么朝代。”一定要问清楚这是什么年代,不然怎么去应付这些古人。

  老顽童没有去计较她之前的话,虽然有点疑惑他所问的,但还是告诉他,“这里是天澜皇朝,国号,凌宇,国姓宇文,现在是凌宇五年。”

  天啊,什么天澜皇朝啊,听都没听过,老天爷你这是在跟他开的玩笑吗?天澜国一个在历史上未有记载的国家,也或许是同一时空的另一个空间,应该不排除这种可能。因为不知道不代表没有。呵呵,还真没想到,因为一场车祸让她穿越获得重生,可是也她架空在另一个时空里。老天爷真的很感谢你又赐予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他发誓他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直至生命的尽头……,

  见她眼神焦距,似在发呆,又有点不忍在让他多说话“好了,你在多休息休息吧。有事就叫我我就在外面。”

  扶着她躺下,便屁颠屁颠的走了,亚诺也不在出声,任由老顽童扶他躺下便出去了。只留下炎亚诺一人在床上冥想……

  就这样在床上休息了几天,觉得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便顺着门口走去,推开门入眼的第一道晨光直射而来,有着些微的不适应,慢慢的又从不适应中变为了惊讶,天啊,这里是世外之源吗?

  站在门口的人看着眼前的的不可思议,震惊的看着眼前的景致不由呆愣……随风吹来一阵阵的清新,还夹杂着各种植物的芳香,扑鼻而入给人一阵阵心旷神怡,眼前郁郁葱葱、接踵而至的青竹一片接着一片的挨着。在呆愣中回过神的亚诺脚步轻移慢慢的向外渡去,每往前一步,那一股属于这里的味道就会迎风而来,闭上双眸,轻轻的嗅着这空气里天然的味道。哇,好舒服啊,古代就是好啊,连空气闻起来都感觉是香香甜甜的,看着那东一簇、西一丛的花儿,好不惬意啊。绿意盎然,虽花开不浓,仍有一番别样的韵味。蝶儿在那盛开的花儿上采集着花粉,快乐的盘桓着,貌似不舍离去般在花间嬉戏追逐着,好不快乐啊……上空百鸟鸣声,萦绕在那绿野之中欢快的穿梭来去。静静的享受着这个清新的空气,害怕错过了似的。心里暗想着,这里远离了现代的污染、也远离了喧嚣,过惯了现代的灯红酒绿的生活,突然宁静了下来貌似还是有很多的不习惯,让人置身其中不愿离去。第4章 灵竹谷2

  他明明是要死的人,却又奇迹般的借尸还魂了,老天爷让他有重生了一次,他一定不会辜负了呢的一番美意的,他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他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的,连带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一起好好的活着。顺带在心里说着“敏熙,旋雨,我很想你们,希望你们在二十一世纪里永远都要快乐、幸福。再见了,我亲爱的姐妹们。”

  两颊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被叫泪水的东西打湿了。想到这,在发呆的人似想开了什么,开怀的,发自内心的笑了……

  好似觉得眼前的景色不够看,脚步不自觉的向前跨越,“啊,好漂亮啊。”看着眼前的一切不自主的大喊出声。

  不远处的人看着在那绿野中蹦跳着,时而忧愁、时而欢笑的人儿。没有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似想起了什么似的,便大煞风景的大喊着,“丫头,到吃药时间了。”亚诺华丽丽送给了他一个白眼。

  真是讨厌的老头,看不到人家正高兴吗?看着哪老头屁颠屁颠的端着药碗走过来,“嘻嘻,老头能不能不喝啊,很苦的。”亚诺很狗腿的讨好着端着药碗的了。不知为什么,自他醒来后就是日行一例的喝那苦不拉几药。

  “来啊,乖啊,我不会害你的,你现在身体还很虚,需要调养,不为我,也要为自己着想啊。”老顽童不理会他的不满,又苦口婆心,循循善诱着她喝下。

  哼,臭老头,就知道用这招,无奈,亚诺只好接过药顺便送了个白眼。咕噜咕噜的下肚。

  “那,喝完了。”将碗还给站在一旁的老头,就准备转身走人,可是还没走两步手就被拽住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嘿嘿,丫头啊,你好像是忘了什么是吧。要老头我提醒一下吗?”见被拉住的人还是不为所动,便又威胁似的说“你是要我把你扔进去还是自己走啊。”

  亚诺心里在呐喊着,“啊……真是阴险的老头。呜呜这是什么世道啊,还有人强迫别人不愿做的是的啊。”

  夜幕西沉,一轮金色从东边冉冉升起,早晨的晨光不甚刺眼,但它却突破了看是厚重的云层,也透射了竹屋外的绿海直直的照射到了屋里。

  每天一起来就能享受着这温和的阳光,尽管正直夏季也察觉不到丝丝的暑气。对着温和的金光微笑着,然后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哈,又是一天的新的开始好舒服啊。”

  “嗨,老头,早上好啊。”见她又是如此,老顽童便不在客气,“好了,不要在打哈哈了,你应该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吧。”顿了顿又说,“还要我来提醒,真是一点都不自觉……”还想在继续发挥他的长篇大论的时候,转身却不见了炎亚诺的身影了,最后颇为得意的笑开了。他就知道这丫头是这样……

  早已迈开脚步的亚诺在心里叫苦连天不已,天啊,这都是什么世道啊,怎么这样的人也都让他给遇到了呢!跑完了老顽童规定的次数,泡在老顽童为他准备的药池里,心里暗腹,着都是第几天了,他当时也不知道那时怎么就这样糊里糊涂的答应做老顽童的徒弟呢!思绪又飘会了那一天……

  “丫头,不如你拜我为师吧。”这老头不知抽了什么风,好端端的就突然跑过来问他要不要做他的徒弟。

  “为什么,理由。”他倒想看他的理由是什么,如果听的过去就行,听不过……

  “你这,鬼丫头要你拜个师也那么难吗?还要什么理由。”着丫头还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啊。

  “那是,我怎么知道你够不够厉害啊。”按理说古人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而且还是住在深山老林里的人,但是亚诺就是想鸡蛋里挑刺。

  “哇,你这丫头也太看不起老头我了吧。怎么说我都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人物,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好似一文不值了。”老顽童被气到了,不由分说的把他在江湖上的排名搬了出来。

  可是貌似某人还是很不信啊,看他一脸不可信的样子,“那证明给我看啊。如果你能证明,我不但相信你,还拜你为……”师字还未出口,可是眼前哪里还有老顽童的影子啊。这也太神化了吧。

  以前在多少有在电视上看到过,虽然是用钢丝吊的,但是已经让人羡慕不已了,现在就这样活生生在眼前上演了,你说谁见了,能不震惊吗。不行他一定要学会这个。在他呆愣的下一刻老顽童已经兜着一包的果实来到了炎亚诺的眼前。第5章 出谷

  见此亚诺便忙不矢失的走上前先抓了一个果子嚼着,而后又嘴甜的说到“师父,我要学这个,我要学,我要学。教我教我。”

  老顽童见此内心不由得意卖起关子来,“真的要学,你确定了。”亚诺笑意嘻嘻的说,“你看,我不都叫你师父了吗?”尔后有指着自己的脸说,“你看我脸,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是吧。”“真的要学的话,那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决定了就没有后悔可言了,你确定你可以吃苦耐劳。”老顽童一脸气定神闲的述说着学武的坚辛。

  “好好好,我不怕苦。”有点兴奋的附和着……

  在灵竹谷的也呆一段时间了,除了每天跟老顽童相互整蛊着,玩着就是和一些小动物玩,不知为什么老顽童从不让他出谷,让他觉得很无趣也很无奈。要么就是泡药池,啊……无语问苍天啊……

  泡在药池里的人冥想着在灵竹谷里的每一天,随后一抹浅浅的微笑沿着嘴角蔓延。在灵竹谷已经好几个月了。回想着每一天除了泡药池就是喝药然后练功,其余闲着的时候就跟着老顽童捣鼓着药材,跟着他学着一点医术,老顽童直赞他是学医奇才,便倾其所有的将医术教予亚诺。

  绿意盎然,绿野纷飞。谷里四季如春。

  入夜,月高高悬挂在云儿之上,月儿映照着整个灵竹谷,萤火虫翩翩而舞,一闪一闪述说着它此刻的快乐。

  当月光洒在我的身上。

  我懒洋洋抖抖翅膀。

  露珠滑过我的肩膀。

  你说你最害怕在孤独里彷徨。

  我说不用慌张有我在身旁。

  有爱的力量在发出光芒。

  用爱的光芒温暖你胸膛。

  用爱的胸膛。

  温暖你一点点一滴滴一丝丝忧伤。

  萤火虫飞萤火虫飞。

  点点星光在黑夜里散发光辉。

  萤火虫飞萤火虫飞。

  用温柔的光把你包围。

  一首儿歌该要演绎多少的童真,回想着童年的时候的你是不是也是像萤火虫一样,在快乐的飞翔着呢。不担心着未来,也不难忘着过去,只是尽情的去享受的现在的快乐……

  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在回首时已是暮年。

  三年后……

  灵竹谷里仍然是生机盎然,翠竹丛里一白一灰的身影来回穿梭着。好不快乐。

  “哈哈,老头来追我啊,你追不到了吧。”白衣少年一边飞还不忘回头调侃着老顽童。

  “哼,你这臭小子就知道欺负我,看我不追上你好好的揍你。”身后的灰衣人也一副不甘堕落,猛追过去。

  没错着一白一灰就老顽童和炎亚诺。炎亚诺现如今以坐立成婷婷少女了,哦。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翩翩美少年了。

  时间还真过得快呢,转眼三年就在这样无忧无虑中度过了,在短短的三年里他学会了老顽童授予他的所有医术。和轻功。至于武功嘛还是有的不过怎么样啊。用亚诺的话说就是打不过没关系不过要跑得了就好,如果还要问为什么呢!那就是遇到高手的话脚底抹油会比较实际。哈哈,谬论啊……

  “哎,小子,好了别跑了,回来收拾东西。我带你出去。”自从亚诺穿上男装以来老顽童就很顺口的小子、小子的叫上了。

  亚诺一听老顽童说要带她出去,急忙掉头,不消一刻便来到了老顽童的跟前,这速度还真的是有点快的变态。“啊,是真的吗,你真的要带我出去了吗?”虽然有点错愣但还是不忘兴奋的跳起来。

  亚诺真的是很惊讶老顽童突然说要带他出谷,他自来了灵竹谷后就没有出去过,不是他不想出去,而是老顽童不让他出去,他不是没想过自己出去,可是在想想她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出去了也不一定会的来啊,每次老顽童自己出去都不肯带着他。想到这亚诺觉得有什么不妥似的,疑惑着,为什么老顽童每次都不带他出去也不让他出去,为什么今天会想着带他呢!

  “老头,等等,为什么你今天这么的反常,说老实交代。”亚诺一副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跟你去。

  “哈,我说小子,你平时不是都吵着要出去吗,怎么现在带你出去也那么多的疑问啊。”

  “哼,还好意思说,你不是每次出去都不肯带上我的吗?今天你不说清楚我就不去。”

  老顽童一副败给他的样子。“好了,我告诉你,是因为武林大会要到了,我想你也是时候出去看看了。”

  咋听之下,亚诺撇去了不满,一下又兴奋的说,“武林大会,那是不是很好玩的。”哈哈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武林大会没想到现在可以亲眼去证实了,想想就开心啊……

  “恩,好了先别知顾着高兴了,快去收拾东西去……”这小子跑的这么快。

  冥王府……

  第6章 清锋城

  书房内坐落着一黑一白的俊美的男人,着黑衣的男人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冷峻,桀骜不驯,一双鹰眸冷冽貌似要直摄人魂魄般让人不敢直视也不敢忽视。还有着一股霸道的王者之气。他就是天澜国唯一的一位异姓王爷慕容晟。

  而侧坐于旁边的男子,相较之下,要柔和的多,一脸的温和,那是一种邪魅的美,一双挑花眼,让人看都忍不住要陷进去。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狐狸。他是天澜国的三王爷宇文麟。

  “武林大会要开始了,那老头也会来凑热闹,而且还带着三年前收的徒弟。”不紧不慢的话语自宇文麟薄唇轻轻吐出。

  “我知道”宇文麟见对面的人还是无所动,又继续说,“以后还要常住你这。”

  “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住就住。他家又不是没有房间,况且那老头又不是第一次来他的冥王府小住。

  “啊,那你以为还会有什么重要的事吗?”对着像冰山一样的慕容晟眨吧着一双桃花眼,尔后又补充道。“还有就是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慕容晟见他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便不忍调侃一番。“哦,原来你这么的迫不及待啊。”

  “是啊,有的玩当然要赶紧了,顺便见见我们从未谋面的小师弟嘛!是吧。”一说完久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咻尔却看见慕容晟一抹得逞的笑,后知后觉的,“哦,慕容晟,你阴我。哼,我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就会拿我开刷,亏我们还是兄弟。”虽说他慕容晟以不是第一次这么对待他,但他知道他只是在嘴上说说。

  慕容晟对此以是见怪不怪了……

  “是啊,是时候会会我们的师弟了。”不知道那老头这次收的是怎么样的人呢。

  “哈,那好我先回去准备一下。”说完一阵风似的又不见人影了。

  慕容晟见宇文麟走便叫来了管家,吩咐着什么……

  望着漫无边际的星空,冥王府的屋顶上传来一阵阵的笛声,笛声貌似在传递着那么一点点的寂寥……

  孤独的月浮现照亮了夜空映照着花园很美……长廊深处传出轻柔的乐声流过了耳边飘远……

  原来这里就是青峰城啊,看着城内的热闹不凡,人头攒动,服装各异。

  青峰城位于青峰山下,清峰山是这次每隔三年举办一次的武林大会的据地。而青峰城是一座十分繁华的城市,从街头望至街尾,商铺林立,街上人来人往的,沿街的叫卖声更是络绎不绝的响彻着大街小巷。

  青峰城也是各国经商之人的甬道,也是各国的枢纽城市。青峰城隶属天澜朝,再者说整个皇朝,这次他很确定,他是真的到了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皇朝,天澜朝,这个时空共有四个大国和其他一些小部落。而天澜国占据在四大国的的南边,其他三国分别是,蓝姜国在东边,荆晨国在西边,南翼国在北边。四国实力相当,相互都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所以说整个天下还是太平盛世。互交友好。

  真是繁荣的不像话啊!“老头,这里就是你说的青峰城啊,还真是不错。”

  “那是当然。”老顽童一副就你没见识吧。“走去看看你的师兄,我那两个没良心的徒弟来了没有。”自从慕容晟和宇文麟出谷后就从来没有去找过老顽童,所以老顽童就一并用没良心的取代了。

  “我师兄?就是你常常挂在嘴边的,一个面无表情,一个面若挑花的师兄。”在谷里他可没有少听到老顽童念叨的两人。

  “嗯,待会看见了你可别被迷住了……老顽童一脸你要发花痴的眼神看着亚诺。

  ”切,谁稀罕。“开什么玩笑,又不是没有见过男人,在现代见的多了,有什么好奇怪的。”好了,我们边逛边找吧。“

  因为第一次在古代逛街,对什么都是稀奇的,东看看西瞧瞧的,其实亚诺还没进城就已经心痒难耐了,要不是老顽童拉着她讲话早就逛的差不多了。

  走在热闹的街道,亚诺那是一脸的欣喜啊,当然老顽童也不例外,这也揪揪,那也摸摸的。这一老一小在人群中来去穿梭者。老顽童一头通透的白发煞是惹眼。”哎呦“”哎呦“两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走在前面的亚诺只顾着看东西,不想撞到了人。跟在后面的老顽童也没有看路,紧接也撞上了走在前面的亚诺

  ”谁那么不长眼睛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老顽童惊讶的呼喊声。“哈,臭小子是你们啊。”老顽童一脸兴奋的围着眼前两个俊逸的男子转。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独宠美男》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1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