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霸少独爱小说沈糖顾行北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霸少独爱小说沈糖顾行北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婚礼,新娘呢?

  A城一连几天的好天气似乎都是为了晚上的这场大雨,沈糖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站在易家的别墅楼下,任由这倾盆的大雨将自己淋了个通透。

  而就在沈糖身后不远处则停着一辆低调奢华的巴博斯,因为雨势实在太大了,车子里的司机老张不得不打开雨刷,犹犹豫豫的问坐在后座冷这一张俊脸,不动如山的顾行北:“先生,要不要我下去给夫人送伞?”

  “不用!”顾行北的声音冷得像腊月里的寒冰。

  整个A市都知道,今天是他顾行北大婚的日子,可此刻他的新娘却出现在另一个男人的楼下,像这样的新闻,要是明天见了报,恐怕又得是头条!

  雨幕中的沈糖冻得嘴唇青紫,却依然固执的不肯离开,目光始终盯着易家别墅的门口,生怕漏掉什么似的。

  易家守门的管家实在看不过去了,举着一把大黑伞拉开雕花铁门走出来,遮在沈糖头上,苦口婆心的劝道:“沈小姐,你还是回去吧,我家少爷他……他不在!”

  “骗人!”沈糖不相信:“他的房间明明还亮着灯!”

  “我是说真的,我家少爷真的不在。”年迈的管家认识沈糖,这是他们少爷以前交往的对象,可眼下这种情况,实在教人为难,这么好的姑娘,他也不忍心一直看她在这儿淋雨,所以这才出来撒了谎,可沈糖不信,他也没了办法,只能把话说完便离开。

  “你别走,你去叫易寒川出来说清楚,你别走!”沈糖看老管家要离开,赶紧拽住他的衣袖,倘若说在易家还有人愿意搭理她,那么就只剩下这个老管家了。

  远处车子里的司机老张看到这一幕,偷偷拿眼角斜瞄了后座的顾行北一眼,只见他前一刻还不动声色,下一刻就已经砰的一声拉开了车门大步跨进了雨中。

  顾行北很高,一米八五左右,穿了一身深色西装,显得整个个人挺拔不已,他大步走在雨雾里,本来正在和沈糖拉扯的老管家一看到顾行北的靠近,立马停止了动作。

  “跟我走!”顾行北扣住沈糖的一只手腕,将她强行往自己车上拖。老管家得了救,也知道顾家的闲事管不得,赶紧把门关上躲进了别墅中。

  沈糖没想到顾行北会来,一时间没有防备,手腕被他桎梏着,生生的疼:“你干什么,放开我!”

  顾行北丝毫不理会沈糖的反抗,拖着她大步的往前走,沈糖急了,对着顾行北的手腕一口咬了下去。她下口有些狠,嘴里立马就尝到了腥甜的滋味。

  “沈糖!”顾行北甩开沈糖,看着自己手腕上那一排血牙印,怒火滔天的吼道。

  “顾行北!”哪怕整个A市的人都惧怕顾行北的名字,可沈糖其实并不怕,她不经商,也不犯法,如今爸爸也去了国外,顾行北没了威胁自己的东西,自己有什么好怕他的呢?

  顾行北望着眼前这个站在雨雾里用一脸无所畏惧的表情跟自己对视的女人,气得肺都隐隐作痛,可偏偏脸上丝毫不肯表露出来。

  撑着伞随后赶过来的司机老张赶紧把伞举在了顾行北头上,看到两人之间蔓延的战火,赶紧帮着顾行北劝道:“夫人,你看雨下的这么大,你跟先生还是去车上谈吧?这儿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狗仔队,要是被媒体拍到了,那可就让人笑话了。”

  顾行北冷哼一声,理了理自己湿透的西装,率先走进了车里。沈糖进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外套脱了,只穿着一件纯白的衬衫,衬衫袖口处的玛瑙袖扣映照着车里的顶灯闪闪发亮。

  “脱掉!”顾行北看也没看沈糖,冷着声音下令。第2章 成了落汤鸡

  “什么?”沈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把你这身碍眼的衣服给我脱掉!”顾行北转过来脸来,目光如炬的盯着沈糖身上那件湿透了的婚纱。

  “我不脱!”沈糖也倔,她就穿了这么一件婚纱,脱掉的话就走光了。

  “非要逼得我亲自动手是吗?”顾行北黑着脸,显然他的耐心已经告罄。

  沈糖自然知道顾行北说得出就做得到,可是在一个大男人面前宽衣解带,这对她来说实在不是一件随随便便的事情,更何况司机还打着伞站在外面呢!

  顾行北见沈糖扭扭捏捏的半天不肯动作,俯身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扭了一个方向,让她背对着自己,沈糖只听到嗤啦一声,心里知道顾行北已经把自己背后的拉链褪了下来,于是她赶紧双手坏胸,又羞又怒的骂道:“顾行北,你禽兽!”

  沈糖礼服背后的拉链已经被顾行北完全的褪了下来,要不是她用手压在胸前,此刻早已被看光光了。

  顾行北恼火得很,不是因为沈糖对自己的忤逆,这死丫头向来是不怎么怕他的,新婚之夜她想要去找自己的前男友问个清楚,他也让她来了,可现在吃了闭门羹,她还是那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样子。

  那个易寒川到底有什么好的,懦弱,虚荣的家伙!

  这时,车窗外,司机老张左手举着一把大黑伞,右手把手机贴在耳边,犹豫了半晌,终究还是弯腰敲了敲车门。

  顾行北冰刀一样的目光立刻甩出了车窗外,老张吓得小心肝儿一抖,不自觉的倒退了两步,硬着头皮将手中的电话毕恭毕敬的捧到了顾行北面前:“先生,是老爷的电话。”

  沈糖一听是顾远东的电话,不知道为什,心脏不可遏制的颤抖了一下,顾行北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这才从老张手里把电话接了过来。

  电话那边的顾远东此刻正在大西洋的彼岸谈生意,因着时差的缘故,那边此刻正是早上,顾远东一身深灰色的西装,看上去老当益壮,正翘着二郎腿坐在红门书桌的背后跟顾行北通电话。

  “怎么样,你的新婚妻子让你还满意吗?”

  顾行北静静地听着,疏朗的眉目像是笼罩上了一层寒霜,看了看坐在自己身旁的女人,半晌,冷峻的唇角竟然勾起一抹浅笑:“那是当然,春宵一刻值千金,您在这时候打电话来当真不怕扫了你儿子的兴致!”

  电话那边的顾远东干笑了两声,恍惚间才觉得自己养的狼崽子长大了,知道对主人咧牙了,不再像小时候任由自己摆布了,闲聊了几句之后,只得悻悻的收了线。

  顾行北自然知道顾远东打电话来是想看自己笑话的,目光复杂的望了眼缩在角落里假装整理自己礼服的小女人,半晌,长长的叹了口气,有什么办法呢,怪只怪自己偏偏看中了这么个处处忤逆自己的小女人!

  “你送夫人回去。”顾行北只觉得心烦气躁,拉开车门走了出去,把钥匙递给司机老张,沉着脸吩咐道。

  此刻雨已经停了,空气里尽是泥土的芬芳,顾行北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却只觉得肺腑间都快要炸开了一样,总归是不痛快的。

  老张不敢再惹顾行北,拿了钥匙乖乖的钻进车里,连顾行北要去哪儿多不敢多问一句,发动引擎就要离开。

  老张不敢沈糖敢,沈糖巴着车窗问顾行北:“你今晚不回去吗?”

  顾行北看着沈糖那一脸期待的表情,赌气似的甩出一句话:“不回!”

  听到顾行北不回家,沈糖这才放了心,安安心心的跟着司机离开了。

  顾家老宅是一栋典型的八十年代三层式小洋楼,从外面看红砖绿瓦,绿树成荫,暗夜里,别墅亮着灯,别墅里的仆人女佣在管家福伯的带领下分别站成两排,恭恭敬敬的准备迎接他们的新夫人。

  老张把车平稳地开进了别墅大门,福伯弓着腰,毕恭毕敬绕过来拉开车门,不经意的往车里瞟了一眼,结果只看到沈糖一个人,眼神稍微有些异样,不过能够在顾家当管家的人毕竟也算见多识广,福伯当下并没有表示什么,只是恭敬的说了一句:“欢迎夫人正式进入顾家。”第3章 这么晚,还不睡

  沈糖看了眼这个喜形不行于色的顾家管家,再看看他身后那两排同意没什么表情的佣人,心想到底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属下,顾行北那个不苟言笑的个性使得他身边的人,一个个都跟他一个德行!

  沈糖下了车,跟着福伯走进别墅的大厅,这才发现顾家老宅外表洋气,可里面的装修却是十分复古,且不说客厅里那一盏花式繁琐的吊灯,就连沙发桌椅都是清一色的红木的。

  因为是冬天,屋子里铺着长毛的波斯地毯,沈糖穿着她那一身滴水的婚纱,有些不好意思往里面迈脚。

  福伯走在前面,没有见到沈糖跟进来,转头一看,立刻明白了她的尴尬,于是吩咐身边的女佣:“去给夫人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

  那个女佣答应着退了下去,管家又对着沈糖吩咐:“夫人在客厅稍等一下,我去让人准备热水。”

  沈糖浑身湿哒哒的,夜风一吹,冷得打了一个激灵,望着福伯离开的背影,她犹豫再三,在冻死和弄脏顾行北家的地毯之间毅然选择了前者。

  “糖糖!”

  一个清润的男声从沈糖背后响起,正在东张西望的沈糖吓了一跳,转头一看,这才发现出现在她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顾家的正牌少爷顾行南。

  A城无人不知,顾行北只是顾远东的养子,而从小身体不好,连行走都不得不靠轮椅帮忙的顾行南才是他的亲生儿子!

  顾行南跟顾行北不一样,顾行北十分英俊挺拔,而顾行南身形十分单薄,脸上有着病态的苍白,像是常年不见阳光一样。

  此刻他坐在轮椅之上,脸上带着清浅的笑容,轻轻地喊沈糖的名字。

  如果说沈糖在顾家还有喜欢的人,那么就是眼前这个顾家二少顾行南了!沈糖的爸爸沈清河是顾家的私人律师,因着爸爸工作的关系,沈糖很小的时候就有机会出入顾家。

  第一次见到顾行南的时候是在沈糖十二岁的时候,她跟着爸爸一起来顾家谈事情,到了顾家之后爸爸就去了二楼顾远东的书房,留下她一个人站在草坪,小时候的沈糖对于陌生的地方显得相当局促,而就在这时一块金黄色的亮光晃了她的眼睛,她抬头一看,发现二楼的阳台上有一个坐在轮椅里的大哥哥正拿着一块镜子折射阳光玩耍呢。

  “二少爷?”沈糖没想到顾行南这么晚了还没睡。

  “怎么?我大哥没有跟你一起回来?”顾行南状似无意的问,他的脸色苍白,可唇色却异常的红艳,他说话的语速很慢,即使是在大冬天,额上还是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

  沈糖有些尴尬,总不能对着顾行北的弟弟说我巴不得你哥不回来这种话吧,于是只能吱吱呜呜的说:“他……可能有工作要忙吧。”

  顾行南手帕抵在唇角,低低的笑,笑得胸膛不断起伏。

  沈糖觉得怪异,问他:“你笑什么?”

  顾行南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好半晌,正经了神色,说:“我大哥可是很多女孩子的梦中情人,大嫂,你可要上点心了!”

  沈糖不知道顾行南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顾家人的心思,向来不是外人能够揣测的,沈糖也并没有因此多心。

  “夫人,热水准备好了,你的房间在二楼转角第一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管家福伯公式化的说完,连看也没看顾行南一眼,直接把沈糖带着上楼去了。

  沈糖走到楼梯转角处,回过头来看下面的顾行南,而顾行南也正面带微笑的看着她。

  顾行北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沈糖淋了雨,有些感冒,连早餐都没有起来吃,福伯这才火急火燎的给顾行北打了电话,顾行北当时正在公司开会,接到电话皱了皱眉,丢下一屋子的高层,连句解释都没有就吩咐司机备车。

  这紧赶慢赶的,总算是到家了,福伯陪着他从车库一路走进客厅,本以为顾行北会直接去卧室看沈糖的,可没想到顾行北这会儿倒显得优哉游哉起来。

  顾行北从外面回来,深色的西装外面套了一件同款的风衣,屋子里开着地暖,他便把风衣脱下来交给福伯挂在手上。

  “夫人怎么样了?”顾行北站在客厅,望着二楼的方向,冷声问道。第4章 天!这男人太放肆

  其实也就几步楼梯的事情,福伯想不通顾行北为什么反倒犹豫了起来。但既然顾行北有问,他只好照实了回答:“杰瑞已经来看过了,开了一些退烧的药,不过夫人还没醒,药也还没吃!”

  顾行北微微皱了皱眉,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挥了挥手让福伯退下,犹豫了半晌,终究没能忍住,抬脚上楼去了。

  沈糖睡的是顾行北的卧室,卧室的门虚掩着,乳白色的灯光从门缝里流泻出来,顾行北白皙修长的手指搭在门把上,略一迟疑,便轻轻的把门推开了。

  沈糖一个人睡在那张白色的大床上,清秀的小脸有着不正常的红润,乌黑如瀑的发丝散乱在雪白的枕头上,忖着她整个人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顾行北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放轻了脚步,走到沈糖床边坐下,宽厚的大手不自觉的扶上她的脸,肌肤相触的一瞬间,指尖传来滑腻的触感,这女人,皮肤还真好。

  沈糖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一双清凉的大手覆盖上了自己的额头,她在梦中一直感觉浑身发烫,这会儿倒是舒服了不少,于是她侧了侧脸,使劲的往那清凉的源泉蹭去。

  顾行北没想到平时牙尖嘴利的死丫头睡着了竟然跟一只耍赖的小猫一样,心里满满的温柔像是随时都要溢出来一样,但突然想到她昨晚盼着自己别回家的神情,又觉得心里有些愤愤的,于是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

  沈糖被顾行北捏醒了,睁开一双水漾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床边的人。

  顾行北没料到沈糖会醒,捏着她脸颊的手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被沈糖这么瞪着,他也愣了一下,半晌,才尴尬的收了回去。

  “起来,吃药!”顾行北从床边站起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沈糖的脸,刚才还一脸温柔的男人此时已变得极端冷硬。

  沈糖拥着棉被从床上坐了起来,搔了搔头,有些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守在门外的福伯听到动静,立马招呼女佣把药送进去。

  托盘里放着一个白色的药瓶喝一杯清水。

  女佣把托盘放下,从药瓶里倒出两粒感冒药,端着水杯递到沈糖面前。

  沈糖觉得脑袋有些昏沉,心想自己一定是昨晚淋了雨感冒了,此时也不推辞,借着女佣的手把药吃了。

  等女佣把东西收拾好退出去的时候,沈糖才仰起脸,满脸卑微的问:“当初说好只要我嫁给你,你就会帮我爸爸洗清所有罪名,你会信守承诺吧?”

  沈糖的爸爸沈清河一个月前被法院指控,说他涉嫌帮好几家贸易公司洗黑钱,法院怕沈清河外逃,申请了对沈清河进行关押看守,那个时候沈糖求救无门,顾行北答应她,只要她愿意嫁给自己,他会向法院申请对沈清河进行取保候审,并帮沈清河洗清一切罪名,这才有了昨天那场婚礼。

  沈清河在顾行北将他保释出来的第二天就去了美国避风头,眼看过不了多久就要开庭,届时沈清河一定会被传召回国,昨晚沈糖敢和顾行北怄气,多半是出于气愤,而眼下气消了,她又不得不回归现实考虑。

  顾行北看了这样的沈糖一眼,一双如古井寒潭般深邃的黑眸微微眯起。

  “现在知道求我了?你不是什么都不怕吗?”

  沈糖觉得屈辱,雪白的贝齿紧咬着下唇,犹豫了半晌,终究还是不想示弱:“是你说的,你说只要我嫁给你你就会帮我的!”

  “我可没说新婚之夜跑去找前男友这一茬也算在里面!”顾行北也怒了,一张俊脸黑得像锅底灰:“沈糖,你把我顾行北的脸放在了什么地方?全世界的人都想巴结我,就你不屑一顾,你说说,你凭什么?”

  顾行北这样问,沈糖还当真答不上来,如他所说,有多少姑娘想要攀上顾行北这棵高枝,而顾行北偏偏选择了处于危难之中的自己跟他结婚,自己没钱没势,甚至还有一大堆的麻烦,能帮到他什么呢?

  沈糖实在搞不懂,但沈清河把她教得很好,不懂就要问:“顾行北,你到底看上我哪一点?”

  这回,换顾行北答不上来了,他好像很生气,几次张口有几次闭嘴,最后恼羞成怒,虎着一张俊脸,用近乎跳脚的语气骂道:“你可真看得起你自己!”

  谁看上她了!

  第5章 被踩了尾巴!

  顾行北说完转身就走,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沈糖怎么叫都叫不住!

  沈糖拥着厚厚的棉被坐在床上,脑袋里一直在思考顾行北的话,你可真看得起你自己,也对,像顾行北这样的天之骄子怎么可能看上一个成天和他作对的女人,但若不是因为顾行北看上了自己,那么他到底为什么要逼自己跟他结婚呢?

  然而这个问题并没能纠缠她多久,沈糖吃了药,脑袋昏昏沉沉,不一会儿又睡着了,临睡前,她忽然想明白了,顾行北娶自己,该不会是因为他这个人比较记仇,一直记得自己小时候说过他一辈子娶不到老婆这句话吧?

  那个时候的沈糖对顾家已经相当熟悉了,她每次跟着沈清河来,都会去找那个拿镜子折射阳光的顾行南玩儿,有一次她跟顾行南在二楼拿着镜子玩阳光,不小心晃了在楼下草坪看报的顾行北的眼睛。

  当时身量气势远没有现在的顾行北却已经在A市商场崭露头角了。

  那个冷眉冷眼的少年让人把她和顾行南一起带到了他的面前,语带不悦的问:“你们刚才在玩儿什么?”

  顾行南似乎很怕他这个哥哥,乖乖的把手伸了出去,躺在他手心的是一块破碎的,带有棱角的镜片。

  那块镜片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取下来的,但棱角已经被顾行南打磨得很是平整了。

  顾行北看了一眼那枚安安静静的躺在顾行南手心的镜片一眼,半晌,无比严肃的命令道:“以后不许再玩了!”

  当时顾行南因为顾行北的这个强制命令,差点儿没哭出来。

  躲在顾行南背后的沈糖觉得这个冷眉冷眼的大哥哥实在是太不近人情了,不就是不小心被阳光晃了眼吗,她也被晃过,还因此认识了顾行南,也没像他这么小气啊。

  “哼,这么小气,当心长大了娶不到老婆!”小小的沈糖小声的嘀咕。可没想到顾行北却听见了,一双冷厉的眸子一下子锁在了她的脸上,像是要把她碎尸万段一般。

  沈糖下楼的时候顾行北正跟顾行南坐在长长的餐桌上吃晚饭,顾行北坐在主位,顾行南坐在他的下手,两兄弟只是默默地吃饭,并没有任何交流。

  倒是顾行南先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沈糖,招呼她:“糖糖,快下来吃晚餐了。”

  沈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走了过去,在顾行南的对面坐了下来。

  管家立马吩咐人为沈糖添了一副碗筷,顾家今天吃的是中餐,有鱼香肉丝,红烧排骨,海鲜三鲜汤等,红烧排骨是沈糖额最爱,可沈糖并没有什么胃口。拿起筷子又放了下来。

  顾行北不动声色的看了沈糖一样,递了一个眼神给伺候在一旁的福伯,福伯立马心领神会的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就端上来一个砂锅。

  砂锅里是热气腾腾的鸡肉粥,香气四溢,很能引发人的食欲。

  “糖糖,听说你生病了,这可是大哥专门为你准备的。”顾行南看着那一大锅热气腾腾的鸡肉粥,面带微笑的说到,可话音刚落,顾行北就递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顾行南闭了嘴,沈糖却忽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起来,再看一眼坐在上首的顾行北,人家倒是一脸坦然,像个没事人似的。

  “糖糖,你还要去星辰公司上班吗?我的意思是,其实你可以去我们顾氏集团上班,做我大哥的私人秘书,你现在可是我们顾家的大少奶奶了,我怕你去星辰上班,会引起不必要的闲言碎语!”顾行南一边吃饭,一边问。

  沈糖愣了一下,自然知道顾行南口中的闲言碎语是什么,星辰广告公司是易寒川的妹妹易星辰开得,以前嫂子给小姑子打工还说得过去,这会儿沈糖嫁给了顾行北,如果还去星辰工作的话,只怕会落人话柄!

  “明天起,跟着我去顾氏!”一直没有说话的顾行北放下碗筷,留下这么一句话,便上楼去了。

  沈糖一直觉得顾行北霸道,可没想到她竟然霸道到完全不顾她人的意见,是的,沈糖的确实没有再回星辰上班的打算,可她也没有想过要去顾氏集团啊,还是当顾行北的私人秘书,在家整天面对他那张扑克脸不够,还要继续去公司荼毒她,她可以预见自己以后的人生有多惨淡,不,说什么也不能去顾氏集团上班,一定要找顾行北说个清楚!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霸少独爱》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1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