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左耳思念的倾听小说任微言陆亦琛容星儿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左耳思念的倾听小说任微言陆亦琛容星儿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你这个畜生!

  “任微言,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后悔了吗?”

  陆亦琛嘴角挂着残忍的笑意,他原本清秀干净的眉眼经过这几年的洗礼已经变得幽暗而深邃。

  在医院停尸间这样阴气森森的地方,他用这样的语气对面前趴在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上的女孩说话,显得多么冷漠薄情。

  原本深埋着头哭泣的女孩颤抖着肩膀,缓缓的抬起头,她是典型的瓜子脸,五官很柔和,但是那一双眼睛却充满了坚毅。

  “陆亦琛,我只后悔当初对你心软!”

  否则,怎么让他在会明知父亲患有心脏病的情况下,居然,居然让他当着父亲的面强行要她。

  看着她挣扎,绑在椅子上的父亲有多少次想站起来救她,可他无能为力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侮辱!

  当她绝望的放弃一切抵抗,麻木的流泪时,父亲也心脏病发作,紧急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你这个畜生!”她一字一句,声嘶力竭的对他说。

  陆亦琛毫不在乎,“畜生这个词,还是你们任家人用最合适!我不过是在效仿你们做事的风格而已。”

  “何况,”他低头凑近她的脸,表情邪恶而阴森:“你们父女俩不是都想让你嫁给我吗?我这样做,不是趁了你们的心。”

  他一手掐住她的下巴,就被她立刻一扭头甩掉,眼睛通红,咬牙骂道:“忘恩负义,狼心狗肺!”

  短短八个字的评价,让陆亦琛开始疯狂的大笑。

  “恩?哪来的恩?我父母好心扶持你们,你们却害了他们性命,夺了我陆家财产;我从小把你当做我的亲姐姐,你却不要脸的喜欢我;星儿温柔善良,就因为你喜欢我,你爸就逼她嫁给一个瘸子!”

  “我爱的人,从始到终,只有星儿一个人。任微言,你所谓的爱在我看来恶心至极!”

  任微言是半跪在地上,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冰刀插进她的心里,冰冷彻骨,又让她痛不欲生。

  她只能倔强的说:“我没有,我父亲也没有!”

  但是陆亦琛怎么会信,他嘲讽的一笑,“任微言,你再怎么诡辩也没用。忘恩负义,狼心狗肺,这八个字,我可以原封不动的还给你,”手又指着旁边的尸体,“还有这个死人!”

  “你住嘴,你没资格这样说我父亲!”任微言突然激动的从地上站起来,瘦弱的双手狠狠的推了面前的陆亦琛一把,眼里的愤怒无法遏制

  他身材高大,任微言推他的力气在他看来如同一只弱兽挣扎,黝黑瞳孔里绽放着残忍的光。

  “你最好做好准备,六年前你们任家给我的,我会一样一样的还给你!”

  任微言的身体立刻僵住,他这是什么意思?六年前,六年前是父亲收养他的时候。

  难道,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在恨自己和父亲了?

  而陆亦琛说完就绝情的离开,不论任微言的眼泪有多么汹涌,表情多么脆弱,他对她都没有任何怜惜。

  对这个害他的星儿嫁给废人的女人,他永远都不会原谅。

  “父亲,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

  她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嘴里喃喃的重复着,泪水一滴一滴掉在手上,看着他离去。

  内心是极大的悲恸。第2章 怎么就不要脸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当初阳光开朗,喊她一声微言姐都会脸红的男孩儿,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任微言从医院回到冰冷的家里,偌大的屋子漆黑一片,她没有开一盏灯,蜷缩在一个角落无声的流泪。

  回想起陆亦琛这些年的变化。

  多年前陆家如日中天,但任家的事业才刚起步,因为两家的妈妈是大学闺蜜,所以陆父经常照顾任家。

  任氏做起来后,两家就成了竞争关系,陆家父母在去参加一个竞标的途中,出车祸身亡,那年陆亦琛十八岁。

  那个项目最后却落到了任家手里,从此,任氏集团越做越大,陆家却彻底的衰落。

  父亲因为一直记着陆家当初的恩情,就主动要求抚养陆亦琛,他就成了任家名义上的养子。

  可是才六年,短短六年而已,他们怎么就把那个善良的大男孩儿养成了一匹嗜血的狼?

  “恩?哪来的恩?我父母好心扶持你父亲,你们却害他们性命,夺陆家财产。”

  “我从小把你当做我的亲姐姐,你却不要脸的喜欢我。”

  “星儿温柔善良,你们逼她嫁给一个瘸子。”

  他薄情的话语一遍又一遍在她耳边响起,恍若一道魔咒。

  他爱的人,从始到终只有容星儿一个人……

  深夜里无尽的凉也不及她现在的心凉。

  陆亦琛的话仿佛带着利刃,无论隔了多远都能准确刺中她的心脏。

  是喜欢陆亦琛的,喜欢一个比自己小的男生,她觉得没有什么好羞耻的,何况,她也只比陆亦琛大三岁而已。

  怎么就不要脸了……

  甚至除了喜欢,她从未妄想过跟他有任何未来。

  她知道陆亦琛喜欢的是跟他青梅竹马的容星儿,所以她不曾想过去抢,她只是默默的喜欢而已。

  但是嘴上能瞒住,眼神里的喜欢却藏不住,父亲还是看出了她对陆亦琛的感情,又因为对陆家怀有愧疚,才想出让他们两人结婚,今后任家的股权也能顺势分给他。

  但是,但是她没有想到,陆亦琛对任家的恨,一个任氏已经根本解决不了了。

  他把他父母的死,陆家的衰败,容星儿嫁给余霖这些事,全部都算到了她的头上!

  他夺了任氏的股权,害死了她的父亲,连当年陆家父母身亡后留下的财产也一并全部转移到了他的名下。

  他以为是父亲贪图他们陆家的钱,却从没想过,这些父亲本来就是要还给他的!

  当年陆亦琛才十八岁,孤身一人,没有任家,陆氏的任何一个股东都能把那些财产抢过去。

  父亲只是帮他保管而已,怎么就成了见利忘义,狼子野心……

  泪水已经完全将她的衣袖浸湿,任微言从来都是一副坚强不可欺的样子,今天却这样酣畅的哭了一回。

  她头发凌乱的抬起头,一睁眼就看见落地窗外面皎洁的月色,却是寒气逼人的样子,十月的夜,却冷的像冬天。第3章 威胁

  管家叹了无数次气,但是任微言都不为所动,不论他怎么说,她就是站在陆亦琛的别墅门前不走。

  “哎,陆总他是真的不在。”

  任微言不回答,但也没有任何要走的意思。

  直到一辆法拉利从外面开进来,停在她面前,她才终于抬眸。

  看着陆亦琛从车上下来,一看到站在门边的任微言,他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明显的皱了眉。

  然后打开后座的车门,她看到他的动作无比温柔,然后从车上下来的是……

  容星儿。

  陆亦琛心心念念的初恋女友,那个所谓的被她逼迫嫁人的女孩儿。

  她挽着他走过来,看到任微言时,容星儿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却被陆亦琛突然握住手。

  这是示意她不要理任微言。

  然后两人就目不斜视的准备走进去。

  “陆亦琛,我有话要跟你说。”见他打算无视自己,任微言终于忍不住出声拦住他。

  他的脚步却没有丝毫停留。

  她便对着他的背影喊:“如果你还想让我签离婚协议的话,你最好听我说完!”

  说完这句,前面正在走的两人终于停了脚步。

  反应更大的却是容星儿,她吃惊的用手捂住嘴,声音柔弱得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阿琛,她说什么,离婚协议?你们结婚了?”

  她也感觉到了陆亦琛握着自己的手掌正在慢慢收紧,冷硬的五官面无表情,却正是发怒的前兆。

  他慢慢吐出:“任微言,你凭什么威胁我?”

  她已经把一切都豁出去了,此刻当然也不会惧怕惹怒他,她走了几步站在他们面前,站住。

  “就凭我到现在为止——还是你的合法妻子!”

  是了,合法妻子。可是说出这句话,其实是两败俱伤。

  对于任微言而言,如果当初没有一时心软,答应跟他秘密领证,他击垮任家的阴谋不会这么快得逞,父亲也就不会死。

  对于陆亦琛而言,在自己最厌恶的女人面前装醉卖惨,让她可怜自己,答应跟自己结婚,让他的报复没有丝毫快.感。

  他们是什么时候领证的?

  从容星儿出嫁后他醉倒在她房里的第二天开始,快一年多了吧。

  陆亦琛看着她,黑眸沉沉,盯着眼前这个所谓的“合法妻子”,他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感情。

  他松开容星儿的手,用此刻最后能挤出的温柔对她说:“让司机先送你回去。”

  容星儿咬了咬嘴唇,有些不愿意,但却自知身份不能多做停留。

  愤恨的看了一眼任微言,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回了车上。

  看着她离开后,任微言的左手就突然被他拉起,陆亦琛几乎是拖一样把她拽进了别墅。

  进屋后,就倏地一松手将她甩在地上,冷冷的看着她:“你要说什么,说!”

  任微言一个跄踉差点儿摔倒,陆亦琛只是瞥了她一眼,松了松西服的领带,然后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任氏是我父亲的心血,陆亦琛,我不管你有多恨我,既然你现在拿到了任氏,我希望你能好好经营它。”

  陆亦琛冷笑,“这就是你要和我说的?”第4章 开除

  她点头,他就不屑的道:“不过是一间在我们陆家的庇荫下成长的小公司,你还真当个宝贝。任微言,你以为我在乎任氏吗?”

  她咬着唇说道:“不在乎你就把它还给我吧。”

  那是她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啊,她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毁掉任氏。

  还给你?做梦!

  “有时间做这种美梦,不如先草拟一下离婚协议!”

  陆亦琛说着就起身要上楼,站在楼梯口时又突然停住,“以后不要再星儿面前提我跟你结婚的事情,否则,后果你知道。”

  然后就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毁了任氏,你这辈子也别想和我离婚!”

  任微言定定的站在原地,用唯一可以威胁他的话坚持,但是他却好像没听见一样。

  ……

  任氏最近人心惶惶,员工们人人自危。

  突然上任的这位总裁据说只是前任任总的养子而已,却拥有最高的股份以及高深的手段,力排众议坐上了任氏最高的位置。

  但是却脾气暴躁,上任不过半个月却刷下了任氏十多位骨干老员工,并且经常一言不合开除人。

  还下令把集团的所有运营全部停止,股票大跌,流动资金还要填上一个季度接下的几个项目,任氏内部已经开始入不敷出。

  各个部门的经理急得火烧眉毛,但是新总裁却安然不动,没有半点要采取措施的样子。

  任微言知道这些的时候,气的差点儿晕过去,硬闯进他的办公室。

  她把一沓纸张甩到他的办公桌上,“这是这几天我收到的任氏的催债通知,整整欠了合作方八千万!陆亦琛,你还不开始工作,打算让员工都去讨饭是不是!”

  她疾言厉色,因为常年跟在任父的身边打点公司,在工作的事情上完全是一副女强人的状态。

  感觉到陆亦琛的情绪已经不太好,身旁的助理连忙解释:“陆总,我们已经尽量拦任总了,但是她非要进来……”

  陆亦琛淡淡掀眸:“那么,你被开除了。”

  任微言也是一惊,看着旁边无辜的助理,这个年轻人还是她当初招聘进来的。

  “你!”

  陆亦琛不理她,直接看向助理:“收拾东西快走吧,还有,她已经不是任总了,也无权过问任氏的事情。”

  助理耷拉着脑袋,沮丧的离开了办公室。

  任微言刚想说话,陆亦琛就随手拿起一张催债通知,嘲讽的说:“连人都找错了,还想要到钱?”

  “陆亦琛,你到底想怎么样?”

  陆亦琛笑道:“你猜。”

  她尽量使自己情绪平静下来,“害了任氏对你没有好处,把任氏当做你的跳板,你用它赚更多的钱,过更好的人生,这样不好吗?”

  因为到底年长他几岁,任微言总是不自觉的像哄小孩子一样跟他说话。

  她说的苦口婆心,但是陆亦琛却突然发怒,声音低沉:“所以你们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过更好的人生,才害死我父母,逼星儿嫁人的吗?”

  任微言只能无奈的叹气。

  “你要我说多少遍,我们没有害你父母,也没有逼容星儿嫁人,阿琛,你……”

  “闭嘴!”他厌恶极了她这样带着诱哄的语气,明明对他有着那样龌龊的心思,却总是一副为他好的样子。

  第5章 疯狂

  不想再听她说任何话,他不耐烦的开口:“没事就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任微言看他任性的样子,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现在不是不恨陆亦琛,但是她永远是一个理智大过感情的人,不管他多么糟蹋任氏,只要他手上拿着那么多的股份,任氏就确实不能离开他。

  而且加上这么多年对他的爱慕,对陆亦琛,她真的狠不下心来。

  陆亦琛现在就像一个报复大人的小孩,不考虑任何后果,只求一时的快乐,但她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胡闹!

  她轻不可闻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沉默的走了出去。

  她心中明白,陆亦琛之所以会做的这么过分,大概就是因为她上次拿不离婚的事情威胁他。

  他讨厌被人威胁,尤其是她。

  ……

  余家别墅里。

  一个五十多岁,面相雍容的中年女人眼神中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斜眼看着面前这个已经嫁进自家一年多,但是还出去勾三搭四的女人。

  “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怎么,你那个青梅竹马现在发达了,你还想跟他跑了不成?”

  容星儿一向惧怕这个厉害的婆婆,她瑟缩着回答:“不是的,妈,你误会了。”

  杨美娟最讨厌她这样说几句就会哭的性格,嫌弃的说:“行了行了,我是不是误会你心里清楚,总之以后别让我在看到你跟那个陆亦琛再来往,你不要脸,我和余霖还要,不三不四!”

  容星儿低着头不敢反驳,也成功遮住了自己怨恨的表情,看起来倒是一副害怕惊恐的样子。

  余墨正好从楼上下来,看到这一幕。

  叫了一声:“妈。”

  杨美娟看到他,脸上就换了一副表情,笑着上前:“今天医院下班之后记得回家吃饭,别老是自己一个人住在那个公寓里。”

  他笑着点头应了一声,经过容星儿时,也只礼貌性的看了一眼。

  余墨离开之后杨美娟也就懒得再训容星儿,“去给余霖把早餐端上去。”

  她恭敬的回答:“好。”

  ……

  任微言想了很久怎么才能让陆亦琛放过任氏。

  然后发现,除了答应跟他离婚,她别无他法。

  卧室里满是一地的空啤酒罐,她酒量向来不好,现在已经醉了有七八分了。

  巨大的痛苦在她的内心蔓延着,几乎要将她吞噬,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开始喜欢坐在地上,似乎冰冷的地板能给她安全感,靠在闭塞的角落能让她暂缓心中的郁结。

  她伸手将滑到脸前面的长发撩到后面,脸色微陀,觉得自己身上热得不行,撩头发的动作也带着几分风情。

  其实任微言是长相偏柔美的女人,但是做事风格过于雷厉风行,容易让人忽略她的长相。

  她爱陆亦琛,爱这个男人爱的自己都觉得自己贱。

  他明明白白的利用她,报复她,这六年里对她的所有的温柔和靠近都居心叵测,可却仍然让她那么无法自拔。

  跟她结婚,是为了博得信任,方便夺股权。

  跟她发生关系,是为了气父亲,用这种方式来侮辱他们父女。

  现在他要跟她离婚,是因为,他的报复已经完成,他已经不再需要她……

  “我爱星儿,从始到终。”

  她终于自嘲的笑了,仰着头闭上双眼,还是有眼泪从脸颊一直流到下颚,最终滴在衣服上,不见踪迹。

  越是平常冷静自持的人,在喝醉之后,就越是疯狂。

  当她发疯一样的在晚上十点跑到陆亦琛的别墅的时候,就充分验证了这句话。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左耳思念的倾听》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0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