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酷首席小说江若琳关哲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酷首席小说江若琳关哲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渣男

  “David,一个小时后把车开到豪雅歌剧厅门口。”

  男子富有磁性的声音戛然而止,将电话干脆利落地挂断。似乎多加一个语气助词都会让他吃了大亏。

  轮廓分明神情冷峻,五官精致到让女人尖叫让男人嫉妒,如鹰般犀利的眸子像是带着钩子一样摄人心魄。

  这样一张近乎妖孽的脸,散发出与生俱来的不近人情!

  “先生,请出示您的门票。”

  侍应生的语气显得有些羸弱,不敢直视这个男人的眼睛,他浑身洋溢着强大的气场与逼人的气息。硬着头皮接过他手中递过来的金卡请柬。

  看到上面的署名后侍应生恨不得立即甩自己一耳光!腰肢立即弯了九十度伸出右手恭敬地邀请他进去。

  “关先生,请进!”

  这种态度变化与谄媚语气并没有让男子产生丝毫惊讶,淡淡了‘嗯’了声作为回应,抬起修长的腿迈进歌剧厅的大门。

  此时的后台早已乱作一团,各种演员和化妆师还有后勤人员都夹着嚷嚷跑来跑去,关哲无奈地皱起眉,她去哪儿了?

  “音响师,这几个音发的有些模糊!你再重新调整一下!”

  “你的妆怎么回事儿,这么久了一半都没化好!化妆师马上过来!”

  关哲下意识地向最安静的地方走去,他像是随意地环顾四周,寻了还算干净的一处。想着快点逃离这个混乱的战争地点找到他的心上人!

  视线被一处吸引,似乎有人在帘子后面做着某些动作,有一部分衣服从帘子的缝隙中溜了出来。

  关哲不禁微微一笑,这衣服他再熟悉不过了。

  没有任何犹豫,他快步走上前将帘子后的人一把搂在怀里,双手霸道地扼住她纤细的腰肢,宽厚的手掌在她柔软的肌肤上肆意游走,不经意间便攀上了她胸前的柔软。

  关哲将嘴唇紧紧地贴在她的耳边,只是一下便听到她的低声喘息。

  她越来越敏感了,关哲微微一笑,将她用力地推到墙上。

  只是她一直背对着没有迎合,也许是碍于外面太多人的存在。

  关哲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恨不得将她身上华丽的舞蹈服一下便撕扯下来,他是疼她的,否则怎会在乎身处之地!

  手掌越发霸道,甚至凶狠,像是要将她的柔软毁坏,实实在在地据为己有!他要她,现在就想要!

  被压到墙上的女孩发出一声嘶哑地喘息,瑟瑟发抖,像是要挣扎却有些无可奈何。

  感觉到她的瘫软,关哲再次附到她耳边温软地吐息着,富有磁性的声音里充满了挑逗刺激着女孩的每一根神经,“宝贝,有没有想我?”

  女孩纤细的手指紧紧抓住穿到一半的衣服,整个光洁无暇的上半身还敞露在缠绵的空气里。

  数秒过后,关哲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怀里的女孩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向来顺从自己并且懂得自己的需要!

  她身体上那些陌生的感觉也让他产生疑惑。

  难道……

  等到女孩猛然转过身来怒视他的时候,关哲才在心里恶狠狠地骂了句,该死的!这是谁?第二章 大乌龙

  “变态!”她清秀可人的小脸蛋上此刻写满了愤怒,白皙干净的面容犹豫刚才的挑逗渗出鲜血般的红艳,嘴唇紧紧地咬住,犹如花瓣似的娇艳欲滴,一双明亮的眸子有些紧张地闪烁着,本是清纯的容颜,此时却有些别样的风情与诱惑力!

  她心下气急,记得自己还没有将衣服穿好,不禁抬起胳膊奋力将他从帘子内推了出去!

  关哲差一点被这个看上去娇小的女孩推倒在地!他不可思议地瞪着眼睛,“哈!我变态?”心里剧烈地咆哮着,天底下会有自己这么帅有这么聪明的变态吗?简直是笑话!

  他转身刚要离开,帘子却突然被拉开,刚才的女孩发出鄙视的目光嗖嗖地打在关哲身上,“好你个色狼!干了坏事就想逃吗?”

  “你在说谁?”关哲微怔,诧异地问。

  “当然是说你!”若琳双手叉腰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死死地盯住他,刚刚发生的事情必须要合理的解释,“变态!”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被她的怒斥声吸引过来,看热闹似的围成一片。熙熙攘攘。

  “阿哲!若琳?”

  关哲听到呼声看向美丽大方的心上人,将还在盛怒不减的江若琳丢在原地大步走向她,江若琳眼看着关哲那双刚刚还在欺凌自己的大手轻轻一下就搂住死党的小蛮腰。

  他、大庭广众之下居然如此放肆!简直是找揍!

  可若琳尚未来得及喝斥就看到死党顺从地贴到他的胸膛上。

  关哲眼里似乎有了笑意,不过神情依旧是冷冰冰的,抬起右手伸出食指用力地勾起她的下巴,“你的衣服怎么在那个女人身上?”

  “美琪,你认识他?”江若琳糊涂了,她刚刚正在换衣服,突然来了个陌生男子就从身后抱住自己,真是有够倒霉的!居然遇上传说中的变态了!

  关哲拉过薛美琪,眸子里有些不耐烦,可语气却夹杂疼爱,“先回答我的问题!”

  十五分钟前。

  江若琳从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演出服装,爱惜地抚摸着,这是妈妈昨晚辛苦了大半夜的时间赶出来的,由于妈妈的身体原因没有完全做好,但大体已经非常完美了!

  将身上的衣服褪下,女孩璞玉般地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像是精心雕琢过的身体如花朵般绽放,江若琳将演出服一点点穿上,总感觉胳膊那里有点紧。她试探性地抬起胳膊还没感受到衣服的柔软度就听到一种惊人的声音!

  “嘶——”

  江若琳有些惊恐地看向镜子,一道夺目的撕裂口出现在衣服上,怎么这么倒霉!她无力地耷拉着脑袋,家里开支困难为了节省家用她只有这么一件衣服,这下死定了啦!

  眼泪都快委屈地掉出来!江若琳深呼吸平静下心情,披上件外套快速地跑出更衣室。

  “美琪!”

  “怎么了?”

  “我衣服破了,你有备用的服装吗?”江若琳说完咬着嘴唇低下头,楚楚动人的模样我见犹怜!每次出事只能向美琪求助。

  薛美琪落落大方地笑了,“有啊!跟我过来?”

  “喏!你先穿这件吧。”

  好漂亮的设计啊!江若琳有些讶然,她还从未穿过这么高级的布料,“那你呢?”

  “我还有另一套呢!哎呀,若琳你就不要跟我客气咯!就在我这里穿吧,我先去化妆。”薛美琪轻松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微笑着又小跑回化妆间。

  等演出完洗好还给美琪吧。江若琳拉上帘子褪下破掉的衣服,把新的演出服换上。

  上衣的设计有些复杂,穿起来可真麻烦!

  之后的事情便都知道了。

  鄙夷地瞪着冷脸无言的关哲,若琳心里几乎要咆哮,她隐约觉得美琪跟这个男人认识所以才极力克制想要剁掉这男人双手的念头,冷静从容地回忆这段让人浑身难受地事情。

  她从未谈过恋爱,更是从未跟异性亲密接触,如今却被闺蜜的男朋友从背后拥抱抚摸,那双手的温度到现在还停留在自己胸前那片柔软之上!太恶心了!

  可是他怎么可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站在那里不带一丝愧疚!

  听完江若琳的描述后,薛美琪甚至听到乌鸦在头上飞过,她不高兴地瞪了一眼旁边的关哲,后者似乎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刚刚的事情难道他是个局外人吗?第三章 傲慢无礼的男人

  感受到她目光的逼迫,关哲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我只看到衣服,没看到人。”

  他从不需要对任何人解释!

  这算什么?理由吗?你家衣服都是绝版的呀,在大街上看到穿这件衣服的都要搂搂抱抱吗!本来都要看在美琪认识他的份上原谅他了,没想到这男人如此傲慢无礼!

  江若琳气呼呼地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一张小脸越发红嫩,跟菜市场的小贩讨价还价都没有这么劳心力,“他到底是谁呀?”

  “若琳,我忘了介绍,他是我的男朋友关哲。因为你穿的这件演出服是他陪我选的,所以他才会把你错认成我,我代他向你道歉。别生气了好么?”

  自己当然不会生美琪的气,可是这个男人身为男朋友真是一点风度都没有,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女朋友帮自己道歉吧!还一脸臭屁地仰着那张看上去还蛮顺眼的脸!美琪这么好的女孩怎么会跟他这种人在一起!

  “你还愣着干嘛!”关哲突然开口,依旧是冷冷的语气,带着逼人的寒意。

  若琳迎向他的目光,在说自己么,“啊?”

  “不该说没关系么?”云淡风轻的语气,理所当然的提问。

  “我?”若琳傻了眼,到底谁才是应该被质问的那个人!

  她真想给这个毫无礼貌可言的家伙好好上一课!

  冷静!若琳,深呼吸!他是美琪的男朋友,为了美琪你也要忍耐一下。

  “关先生,我是美琪的好朋友,所以这件事情我不会计较,也就是所谓地‘没关系'.但是请你一定要记住,我的没关系跟你没有一点关系!”

  “哦?”关哲的目光移到她胸前,“抚摸到你的身体,也是没有关系的吗?得到你是轻而易举,也没有关系吗?”

  “你……”

  泪光在若琳的眼眶中闪烁,她握紧拳头没有说话,再也无法多停留一秒转过身逃离一般地跑掉!

  这丫头就这么跑了?关哲眉头紧皱,第一次有人敢在自己面前先走掉!

  “阿哲,你该说声抱歉的。”薛美琪的语气极其轻微,甚至带着颤抖。

  他慢慢转头,她很久没有抗议过,他需要她顺从与柔软,霸道地将她按在怀里,“你只需要这样。”

  “阿哲,”薛美琪了解他的个性,他从未妥协过。即使她偶尔闪过一丝逃离的念头,他也会用一种隐形手段将此想法狠狠地扼杀在摇篮里。

  这种压抑着呼吸与精神的国度让薛美琪感到恐慌,她总觉得自己处于溺水之际,浮沉的决定权就在关哲的手中死死地握着。

  若琳由着化妆师肆意地在自己脸上施展才艺,她讨厌关哲,所有的预兆似乎警告自己今天的不顺!

  可是这一切都不能影响她接下来的表演,她热爱芭蕾,就像热爱生命和家人!

  “各就各位准备上场了!”金蝶芭蕾舞团的首席导师season翘着几根手指拍着手里的杂志,得意地四处看着自己培养出来的芭蕾尖,“好了姑娘们,待会儿我就在台下看着你们最美的绽放!”

  关哲已稳然坐到台下第一排,目光冷峻地直视台上,他总是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自我屏蔽周围的一切,比他渺小的任何一切!

  而此时正有一个带着坏笑的男子,食指轻轻敲打着座椅的把手饶有趣味地看着关哲。

  他就是父亲的眼中钉吧!果然有点儿意思。第四章 占有欲发作

  “哎呀,上官少爷您也来啦。”season坐到男子身边,行为之间带着几分恭敬,还有点小小的仰慕。

  上官尚听到这个声音后不禁默叹一声,倒是忘记’未知属性‘的存在了。

  “season导师请坐。”凭着自己是金蝶舞蹈团幕后老板的这个身份也该有些礼貌,上官尚那带着几分邪气但不失帅气的模样可骗倒了不少花痴小女孩,似乎连season老师也拜倒于他的西装之下。

  演出很成功!关哲带着欣赏注视着薛美琪下台,后者也向他投来会意地眼神。

  若琳也感受到上官尚赞赏的目光,莞尔一笑,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她无意地碰撞到薛美琪的胳膊,薛美琪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同样在第一排的上官尚,也微笑着点点头。

  一切都落在关哲的眼里,其他人他并不在意,可是薛美琪对那个男人的笑是他所不能接受的。带着几分敌意看了上官尚一眼,暗暗记下了他的模样。

  熟悉感让他疑惑,能坐在第一排的人,都是有身份背景的吧。

  而上官尚怎么会感觉不到有人打量自己,那道目光冷若寒冰,像是要将自己刺穿,看似无意地转脸间望向关哲的所在。这一刹那,无数种思想反复交织缠绕在两人的脑海里穿梭,各自在脑袋里的资源库中搜索对方的资料。

  他的模样像极了一个人,是谁呢?猛然有个人的名字在心里一闪而过,关哲不禁眯起双眼,神情越发冷峻,眉目间的敌意没有任何隐藏,让人不寒而栗!

  他是上官集团总裁上官天的儿子,上官尚!呵!有意思。

  上官尚转过头来,对方的名字无数次被他父亲上官天提起,关氏集团的总裁关哲,亦是关氏集团最为年轻的领导人,百闻不如一见。

  若琳再三确定环境安全后,快速将衣服换好,“美琪,我拿回家洗完还给你。”

  “不用的,我自己洗就好。”薛美琪抬手刚要接过来却被人按住。

  关哲冷冷地看向若琳,无视薛美琪有些吃痛地表情,“要洗干净!如果做不到,就丢到垃圾桶!”

  “阿哲……”

  这种语气说出来的这种话,就像是对人的一种侮辱,让本来家境就很一般的若琳顿时红了眼眶。

  若琳要淡定!你才不会被这种下流的男人给气哭!可是他,毕竟是美琪的男朋友。而自己玷污了美琪的衣服,想必在他心里也是不堪至极!

  从容地抬起那张白净里散发小倔强的脸蛋,任凭泪珠打转儿,“我会的,多谢关先生的嘱托!”

  “若琳,真的不需要……”薛美琪试图挣脱掉被控制的胳膊,其实连她自己都知道这是徒劳的。

  她话说到一半儿,若琳的电话便响了,显示是若琳母亲。

  “妈,怎么了?”脸色攸地凝重,整个人都要僵硬,“美琪我家里有事先走了!”若琳将电话挂断后转过身拿起包包飞快地离开。

  关哲松开手释放女友的手腕,“走吧。”

  揉着还有些酸痛的部位,薛美琪感觉喉咙里有一团火热哽在那里,他放开了你的手腕,为什么还觉得压抑!为什么连呼吸都是沉重的,为什么这种感觉比连续十个小时练习芭蕾还要劳累?

  第五章 面临拆迁危机

  乌云积压,整个江城仿佛都沉浸在闷闷不乐的情绪中。阳光被遮挡地丝毫未露,让城市里的人都在失去光合作用的条件下变得慵懒。

  疲倦的感觉让人窒息。

  若琳将自行车停好锁起来,细心拿好衣服向家里奔走,逐渐有争吵声传到耳朵里。

  “警告你们快点搬走!别不识时务!”男人们凶狠粗暴地喝声,里面有明显的将声音刻意压低,恐怕也是以防引起不必要的事端。

  “凭什么!就算让我们搬也不能就拿这点儿钱打发我们走啊!”

  “就是!还有没有王法了!”

  女人们尖锐刺耳的声音也不甘示弱,不过气势上似乎有些惨淡。

  若琳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加快步伐赶到家楼下。几个穿着讲究的男人正在和围城一团的邻居阿姨们争吵着,妈妈陈美珠也在里面!

  “妈,这是怎么了?”

  陈美珠面露难色,握住女儿的手一下不知该如何开口。快要五十岁的女人,脸上带着生活强行赐予她的皱纹与沧桑,深邃坚强的眸子里像是载满了许多的苦难。但是不难看出年轻时的漂亮大方,跟如今的若琳容貌有几分相似。

  “若琳啊,这家公司的人说要拆我们的房子来做什么房地产生意,就给了我们这么一点钱!”住在同一层的王阿姨递给若琳一张合同。

  这也太少了!若琳看向母亲,陈美珠无奈地点点头,虽无奈却含着一丝笑意更加握紧女儿的手。

  知道母亲担心自己,若琳回握住她的手,吸了口气看向那些面容凶悍的男人,“你们公司的老板是谁?”

  “哈哈!”几个男人都笑了,那笑声充满讽刺,“小姑娘,怎么还想去伸冤哪?我们老板可是日理万机哪有功夫搭理你!”

  “你们!”就算再坚强勇敢哪里对付得了这种社会上打拼过许久的人,而且是无赖!若琳想到母亲还在一边只好沉住气,“总得给我们时间考虑吧!”

  其中一个男人点点头,不过眼神依旧轻蔑,“三天!就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到时候若还是不搬,就等着我们公司’请‘你们出来吧!”

  “哼!”几个男人丢下话后头也不回的离开,那步调极其不稳重!就连发丝都散发着让人厌恶的气息。

  邻居对着那些男人的身影低声怒斥:“呸!一群狗仗人势的东西!”

  “这可怎么办啊?难不成真的要靠这点钱搬走啊!”

  “没门儿!打发叫花子呢!”

  “大不了要命一条!”

  邻居们一时间议论纷纷,均气愤填膺地数落着这家公司的不是,这公司不管怎么说都是欺人太甚!

  若琳感受到手掌间母亲手心里渗出的汗液,她安慰似的拍拍母亲的手背,用尽力气勾起嘴角挤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

  陈美珠也故作淡然地点点头,眉目间的那份忧思却没来得及藏起。

  安静的母女二人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下有些格格不入。相互偎依,相互搀扶。

  “美珠啊,你是学过知识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邻居阿姨嘴上功夫了得,可是到了事情上还是要按规矩来的,这时急的直跺脚。

  一群人听了后都纷纷看向陈美珠,等待她会说出让人满意地解决办法。

  就算读过书又怎么样,一样住在随时会被拆掉的房子,陈美珠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摇头,“恐怕只能搬走了。”

  “这可怎么办啊?”

  若琳眼见自幼看着自己长大的叔叔阿姨们着急的样子,心里像有数万只蚂蚁在吞噬,右手不自觉地用力握紧。

  感觉有些刺痛钻入神经,这才想起手里还拿着那份合同书。

  设计精致的封面,手感颇好的纸质,条理清晰的协议款项,此时都化作饿狼巨鳄般袭击而来!

  若琳轻轻叹了口气,为什么上天就不能给自己和母亲一条宽阔的路呢?绝处真的可以逢生吗?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20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