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人皮小说皮人青君林鹿辛修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人皮小说皮人青君林鹿辛修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祸起

  2015年12月24日平安夜H市

  也许是无数情侣的期盼,在夜晚降临的时候,H市终于迎来了今年第一场落雪,将平安夜衬托得特别有气氛。

  街上的商店门前都摆上了美丽的圣诞树,超市里的员工也戴上了可爱的圣诞帽。寒冷的风雪也没能阻挡街上来来往往情侣的脚步,他们或两人手牵手逛着街,或者坐在奶茶店微笑着聊着接下来去哪里看电影。

  林鹿站在收银台面带微笑的对着面前的情侣说道:“你好,这两杯红豆奶茶一共20,找零30,请拿好,欢迎下次光临,请慢走。”

  “呼”她擦了擦额头的汗,因为今天是平安夜的关系,晚上来店里的客人比平时多了好多,让她这个平时偶尔过来兼职的大学生反而有些手忙脚乱了,感觉头都大了。

  “小鹿,今天晚上去哪里玩啊?”这时候,同事陈妍收拾好大厅里的杯子,走到收银台问道。

  “算了吧,我还准备晚上回家复习功课呢。”一想到年底的论文,林鹿觉得自己的脑袋又大了一圈。

  “不是吧,不和男朋友出去看看电影,讨论人生?!”陈妍以一种看外星人的眼神盯着林鹿,这平安夜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那就是出去嗨的日子。你说要回家复习,估计是个人都不相信。再说这林鹿可是H市大学中文系的系花,虽然她一直说自己没有男朋友,可谁信呐。

  “收起你那八卦的眼神。”林鹿撇了撇嘴,说道:“我心中的男神那可是必须……”

  “温文尔雅,细心贴体,才貌双全。得了吧,这种男人都已经灭绝了。”陈妍接口说道,“你都说了好几遍了,真等到这种男人出现,你都等成老处女了。”

  “哼”林鹿鼻子轻哼一声,然后微微笑道:“我相信我心中的男神一定会在我最美好时光出现的。”

  “切,那你等着吧,看你等到什么时候。”陈妍无奈的摆摆手,然后走开了。

  由于晚上的客人实在太多,林鹿一直忙到了凌晨一点多。

  “林鹿,真的不去ktv嘛?”陈妍拉着林鹿的手,可怜巴巴的盯着林鹿,那样子像个可怜的邻家小妹妹。

  “自己去,哪个不知道你暗恋领班,今天是要准备表白了,少拉我和你一起去当替死鬼。”林鹿说道,“而且我还有一桌子的书等着我回去伺候。”

  在送走了陈妍后,林鹿望着空荡荡的大街不由得苦笑,这个时候还有谁会孤零零一个人在大街上游荡呢?她摇了摇头,踩着积雪慢慢地往家走去。

  林鹿从小就是个孤儿,在她记事开始她就已经在孤儿院里了,直到有一天一个中年人带她离开了哪里,给了她一个家。

  林鹿这个名字还是孤儿院院长给她取得,养父也没有给她改。当她以为上天终于眷顾她的时候,命运再次跟她开了个玩笑,在她高三那年养父出了车祸,等她到家的时候,看到的是他冰冷的尸体。

  本来养父就孤单一人,出了事后,亲戚都来了,他们平分了养父仅有的那点家产,也没有问过这个小姑娘的意见,也没人准备收留她,那一段时间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林鹿摇了摇头,将自己从回忆中拉出来。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雪花依然在随风飘荡着,她转头看着两边的路灯,突然觉得有些刺眼。

  她家现在住在市郊的一个小区里,养父的事情过后,她就离开了那个家。然后靠平时的兼职打工赚钱交房租学费。

  这房东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奶奶,平时家里人都不在,她就把房子租给了林鹿,房租比其他地方都便宜许多。老奶奶因为就一个人,有时候就会叫林鹿一起吃饭。林鹿有时候放学在家也会帮她做做家务活,老奶奶经常说要是林鹿是他亲孙女就好了。

  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小区门口。林鹿跺了跺脚,走了那么久,脚都有些冻麻了。

  快步走到楼下,林鹿发现楼下的水果店今天居然还没有关门。

  水果店名字叫辛辛水果店,店老板是一个约摸三十五六的中年人。他有着一米八的身高,长着一张国字脸,一字横眉,鼻梁挺拔,笑起来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很温暖。老板的名字叫辛修,林鹿曾笑他为什么一个大男人取了个这么娘的名字,因为经常买水果,两人也是熟悉的很。

  “难得开的这么晚嘛。”林鹿嘴里嘟囔了一句就朝着他店里走去,准备买一点水果,她平时兼职下班回家,这辛修早就关门了。

  “呀,今天这么好的日子,我们的林大美女居然没有出去约会?”这辛修一看林鹿进来了,赶紧起来,看她衣服上有点湿了,不停的搓着双手就从开水壶里倒了杯热水递给林鹿。

  “谢谢辛叔叔。”林鹿立马接过杯子用双手捧着,“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出去约会嘛。倒是你哦,都三十好几的人,还不找个老婆,准备孤独终老啊?”第二章 引狼窥探

  “唉,我都老了,谁看的上我啊。”这辛修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你先看看要买什么,我去后院拿点东西。”

  这辛修说完就往后面的院子走去。

  这林鹿放下手中的杯子,然后看着店里的水果。她看了一会儿,觉得也没什么好吃的,就买了两串香蕉准备给老奶奶送去,在她印象中老奶奶平时不怎么喜欢吃东西,也就吃点香蕉。

  挑好了香蕉,她觉定给自己买两个苹果。这平安夜既然没人和自己过,那也只好送个苹果给自己了,权当安慰吧。

  挑着挑着,正装备往下翻呢,突然手指一阵刺痛感比传来,她“啊”的一声手赶紧缩了回来,手指被划了一道口子,原来这匡苹果下面有一把小水果刀,可能是辛修不小心落在里面了。

  “怎么了?!”听到外面林鹿的叫声,这辛修从后面赶来,一看林鹿的手指流血了,急忙从抽屉到处一个创口贴,拿了纸巾,走到林鹿身边。“你啊,还真是不小心。”辛修看着林鹿流血的手指,无奈的说道。“哎哎哎,辛大叔,这明明是你的过错好不?”林鹿不满地叫道。

  这辛修突然猛的抓过林鹿的手,眼神死死的盯着林鹿的手指上的血液,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继而微微嘴角上扬,露出冷笑,眼神突然变得十分贪婪,好像看的自己的猎物一般。

  这林鹿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辛修,现在的辛修哪有半点平时那和蔼可亲的样子,她被这辛修看的心里有些发毛,猛的抽回自己的手。

  辛修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立马恢复常态。有些尴尬的说道:“咳,不好意思啊,我看你受伤了,有点着急。”但他的眼神内自然透露着贪婪的欲望。

  这林鹿倒是笑道:“没事,我还以为你中邪了呢。”辛修将手中的纸巾递给林鹿,见林鹿擦干净手指上的血迹,又把创口贴给了她。

  “辛叔叔,两串香蕉,两个苹果,多少钱?”林鹿贴好创口贴问道。

  “不用了,就当给你做赔偿了。”辛修大方的笑道,“不行,你说多少?”林鹿叫道。

  “好,好。就算你十块吧。”辛修看着一脸倔强的林鹿说道。林鹿笑嘻嘻的给了钱,拿着水果就上楼了。

  辛修看着看着林鹿上楼的身形眼神渐渐变冷。

  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子。一头齐耳短发,面容姣好,但眼神冰冷,神情冷漠,身上似乎一股生人莫近的气息。穿着黑色风衣,双手擦在口袋中。

  “欣然,去查一下这个女孩子的来历,包括从出生到现在的一切资料。”辛修看着外面,对着年轻女子说道。

  “可是,你从来没有调查过女孩子的来历,为什么要调查她?”年轻女子走到辛修的面前,看着辛修,只有看着辛修的时候,她的目光渐渐变暖,有一种莫名的情愫。

  “你对我吩咐的事情也从来没有问过为什么?!”辛修转过身说道,“别问为什么我明天就要她的一切资料。”

  “是。”年轻女子有着落寞地低下头说道。

  滴答,滴答,不停有水滴滴落的声音传入林鹿的耳中。她猛的睁开眼,看着周围漆黑一片,不禁有些害怕,自己不是已经在房间里睡着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声音,她靠着自己的直觉朝着声音的发源地摸索着走去,终于发现前面有亮光,等她走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一个山洞,自己刚才应该是在山洞的过道里。

  首先映入眼眶的是一个背对着他的男人,那男人穿着长袍,正站在一张石床的边上,石床上还躺着一个人,留着长发应该是个女人。林鹿有些好奇的看着,那两人似乎没发现她。

  那男人突然抱起了床上的女子,转过身来。

  在那男人转过身来的时候,林鹿的脑子突然轰的一声炸了开来,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为什么?为什么感觉这人是那么的熟悉?为什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好像上前问问他,他们曾经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可她发现自己动不了,嘴巴张张却没发出任何声音,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啊?!”林鹿猛的坐了起来,“呼”她猛的的叹了口气,“原来是个梦。”她又睡了下去,可是梦中的那个人为什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美丽的泡沫,虽然一刹花火……”正当林鹿正做梦的时候,手机却十分不配合的响了起来。

  “喂,谁啊?”林鹿摸过手机,迷迷糊糊的问道,“鹿姐,你还在睡觉啊,我们都在布置会场了,你还睡!你这个社长的特权也太多了吧,我可觉得不公平啊。”手机那头传来了同学范离的抱怨声,跟个小怨妇似的。

  “哦!今天圣诞节!不是不是,今天社团有活动!”林鹿立马坐了起来,“你才反应过来啊。我昨天就已经跟你说了好吧,叫你早点来组织人手…………”范离抱怨道。

  “不就多睡了两分钟嘛,你抱怨什么!”林鹿立刻打断他,“男孩子不要这么小气知道嘛!来了!”说完,赶紧挂了电话,起床洗漱。第三章 被劫

  下了一整夜的雪后,外面早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由于才早上六点多,天还是蒙蒙亮,但是小区路口的两边小道上早已经有人推着三轮车出来卖早餐了。

  “大爷,我还是要两个包子,一杯豆浆,钱给你。”林鹿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头上带着帽子,脖子上围着围巾,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跟个熊猫似的。

  “小鹿啊,今天又这么早起来上学啦。”这老大爷把包子和豆浆递给林鹿,“唉,你钱又给多了啦。”“没事,多了一块钱嘛,今天要去学校社团组织活动,我都快迟到了呢。”林鹿接过早饭,一脸焦急的走了。“这小姑娘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啊。”老大爷看着林鹿的背影笑道。

  “八点是社团的新人入团半年终结,九点是…………,哎,哎,这范离怎么搞的什么叫九点活动社长安排?这不是把锅甩给我了嘛!”林鹿边吃包子边看范离副社长给自己的社团活动表,真是感觉有些无力,“回去非要好好教训这个小子不可!”,她恶狠狠地咬了一口包子,估计是把包子当成范离咬了。

  正当她走到路口转角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汽车鸣笛声,她转头一看,发现辛修慢慢地将别停在了她身边。

  “林鹿准备去学校呐,要不要我带你一程,我刚好也要去你学校那边一趟。”辛修头探出车窗外,笑眯眯看着林鹿。

  “真的啊,我还真的要迟到了呢。”林鹿欣喜若狂的叫道,“快上车吧。”辛修微笑道。

  “嗯,真香,辛叔叔,你车上用的什么香水啊。”林鹿一打开车门,就一股香味扑鼻而来。“这种香,是我一个朋友给我的,是日本货呢。”辛修一脚踩油门,就朝前开去。

  “真不错,下次能给我一点嘛,我好放在家里。”林鹿笑着问道,“你要喜欢啊,我等下就给你送去。”辛修微笑着说道。

  “好,谢谢啊。”林鹿看辛修说道。

  两人正聊着聊着,林鹿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不对啊,昨天自己睡得也挺好的啊,怎么会这么困?“辛叔叔,我怎么感觉…………”话还没说完,林鹿就倒了下去。

  一阵冰冷的寒意突然传入了林鹿的后背,然后她就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封闭的空间,自己被人绑架了!她立马反应过来,心里一阵惊慌。自己不是在辛修车上嘛?怎么被绑架了!

  “唔”刚想叫救命,却发现自己的嘴里被人用胶带粘着了,手脚也已经被人用麻绳绑上了。除了感觉头昏沉沉的,其他都还好。空气中传来一股腐臭味传入她的鼻子,让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唔!唔!”她着急地不断地晃动着手脚试图挣开绳子,却除了扬起了一阵阵灰尘,让自己更难受,根本无济于事,她的手脚被人绑的死死的,根本挣脱不了。

  她有些绝望的靠着背后的柱子,只觉得自己脑中一片空白,胸口不断起伏着,脑中满是拿着杀人绑架的案件。她靠了一会,然后努力坐正,不行!绝对不能就这样等下去,必须想办法出去。她告诉自己必须活下去!

  她认真的观察着四周,发现这是一间密室,门就在不远处,门上面刻写一些古怪的符咒一样的图,由于天花板比较低,感觉周围很压抑。而且上面不断传来汽笛声,看来自己应该是被关在了街道下面的地下室里!

  在不远处也绑着一个女孩,那个穿着红色的外套,不过头发披散着盖住了脸。女孩周围流着污血,尸体露出来的地方爬满了白花花的虫子,正不停的蠕动着。刚才那股腐臭的味道正是这里散发出来的,“唔!唔!”林鹿强忍住内心的恶心,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手心都在流汗,脚掌发麻,胸口似乎有什么东西堵着一般。

  她赶紧转过头去,不在看那具尸体,却发现里面有一副棺材,而且还是用纯玉打造而成的棺材!棺材上雕刻着一些花鸟图案还有一些她看不懂的文字,她是学中文系的,觉得这些文字有些类似于商朝的甲骨文。

  腐烂女尸,玉棺材这些东西充斥着她的脑袋,她感觉自己的脑子一片混乱。“啪”的一声似乎有什么液体滴到了自己的脸上,随即便是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充斥着鼻孔,她立马抬头往头顶一看。

  柱子顶端挂着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女孩,只见她双手被人绑着吊在柱子上,面色青黑,舌头吐的老长,眼睛和嘴巴正流着黑血,布满血丝的双眼正直勾勾的瞪着她,嘴巴都咧到耳朵边,似乎正嘲笑她,看样子是死了有几天了。

  “唔,唔,唔!”看到这一幕吓得她汗毛倒立,浑身冒汗,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她赶紧往旁边挪动,因为手脚被人绑着了,一个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她躺在地上滚了几圈。

  “嘭”的一声,脑袋不知道撞上了什么东西,疼的她眼泪都流出来了。她抬头一看发现正是那副水晶棺材,只觉得自己头上发麻,赶紧往旁边挪了挪远离这个不祥之物。第四章 身世? 皮人!

  “你确定已经调查清楚了吗?不要再抓错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传入林鹿的耳朵,林鹿听到有人来了,心里一阵惊慌,难道是歹徒来了?她只感觉自己太阳穴“突突”直响,嘴唇颤抖着。

  “你在怀疑我的办事能力?!”一个清冷的女声反问道,“哼,我不是怀疑你的办事能力,只不过不要老是让辛先生抓错人。上次那两个女生的失踪,警察已经怀疑辛先生了,要不是我花钱打点,警察早就带辛先生回去调查了!。”那个声音中气十足的声音叫道。

  “好了,你们吵什么?这次绝对能成功,罗文你应该相信我。”一个声音冷冷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这个声音正是辛修的!林鹿一下子就听出来了!难道是辛修来救自己了?林鹿似乎看到了希望,“唔,唔”林鹿对着外面叫着,她感觉自己都快哭出来了。

  “辛先生,我当然相信你的本事,只不过这事没有任何进展,我有些心急罢了。”那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似乎十分敬重辛修。

  “唉,罗文我知道你担心苏晴的安全,我又何尝不是担心我妻子呢?你放心,这次成功了,我就帮你。”辛修叹了口气说道。

  “多谢辛先生。”那个中气十足的声音恭敬的说道。

  然后便没有了声响,随着一阵开锁的声音,几个人走了进来。

  走在前面的正是辛修,只不过现在的他没有平时那笑脸迎人的样子,反倒多了一丝阴冷。在他左边的是一个靓丽的女子,正是昨天晚上和辛修谈话叫欣然的女子。右边是一个比辛修还高大约两米左右的强壮男子,带着一副墨镜,浑身散发着一股杀气,当他看到林鹿的时候身体不由得一颤,不过随即有恢复了正常。

  “唔,唔”林鹿含泪激动的看着辛修,希望他解开自己的绳子。

  辛修走到林鹿的面前,看了她一眼,说道:“欣然,松开她。”那个叫欣然的女子看了辛修一眼,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没开口。上山解开了林鹿手手脚上的绳子,撕下林鹿嘴上的胶带。

  “呼”林鹿吐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浑身都虚脱了,她艰难的站了起来,问道:“辛叔叔,你怎么找到我的?”

  “就是他带你来的,你说呢?”那个叫欣然的女子一脸戏谑的看着林鹿笑道,“什么!”林鹿怔怔地看着辛修,刚才获救重生的喜悦全无,只觉得一股凉水泼来,从头凉到脚底,让她差点站不稳。

  实在想不出来平时那平易近人的大叔会做出这种事情,那两个死去的女孩也是……,林鹿不敢再往下想。

  辛修不以为然地看了林鹿一眼,说道:“林鹿,你父亲叫林浩然,母亲叫陈静,原本是Z省人。后来你父母在你五岁的时候,将你送到了H市的孤儿院,然后就不知所踪了。再后来,有人将你从孤儿院里领养了,公安局里的资料也是你在你五岁以后才有的,五岁前的资料一直没有。我说的对吗?”

  “你说什么?!”林鹿瞪大了眼睛看着辛修,“你知道我爸妈在哪里?他们在哪里?”林鹿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一愣,犹如五雷轰顶,面色惨白,人差点站不稳,倒退了两步。

  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刚想上前询问清楚。随即一怔,又想到自己被他们绑来的,便停在了原地。

  “你真的不知道?”辛修眯着眼睛看着林鹿,试图在林鹿的脸上找出一丝破绽,可是林鹿的样子又不像在演戏。林鹿被他看的不敢抬头,似乎自己的内心赤裸裸的暴露在他面前。

  “看来你的五岁前的记忆被你爸妈封印了。”辛修恍然大悟的笑道。“什么,封印?”林鹿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从小就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三观端正的青少年怎么会相信这些东西。

  “算了,反正我今天叫你来,是有事情求你帮忙的。”辛修笑道,“知道皮人嘛?我想你应该不知道,毕竟你父亲封印了你的记忆。不过没事,我会让你想起来的。因为这有你的血,才能唤醒皮人。跟我合作吧,我能让你得到真个世界。”辛修犹如诱惑夏娃犯罪的蛇一般,劝导着林鹿。

  说完,辛修直直的看着林鹿。

  皮人?林鹿对这个陌生的事物显然一物所知,不由的往后退了两步,她虽然还无法正是辛修话里的真伪,但是从刚才辛修的眼神里她察觉到了一丝占有欲,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他的物品了!她实在无法相信那个水果店老板和眼前这个人是同一个人!这张面孔,让她感到莫名的恐惧,犹如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来!”辛修不由分说的拉过林鹿的手,将她拉到了棺材旁。辛修的力气太大,林鹿几次想挣脱他的手,却没能挣脱开。

  这副玉棺内躺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那人面如美玉,一双剑眉入鬓,紧闭着双眼,绝美的唇形,一头银白的长发散落在两边,透露着高贵。只不过皮人的额头有一个五芒星的印记,如果不是现在被辛修劫持着,林鹿都有些嫉妒他的美貌了。

  “看到了嘛,这就是皮人,只有用你的鲜血才唤醒他!”

  第五章 入梦

  “他拥有超越常人的力量,他会实现你所有愿望,带给你财富!懂吗?只要你用血,滴到他额头那个印记里,他就会苏醒过来!”辛修突然状若疯狂的叫道,额头上青筋爆出,整张脸都因为兴奋而扭曲在了一起,双眼充血的瞪着林鹿。

  他的叫声在整个密室内回荡着,不断地充斥着林鹿的耳朵,林鹿感觉自己头快炸了,都要被他逼疯了。

  他突然甩开林鹿,一把翻开棺材的盖子,然后从口袋内掏出一把匕首,双眼血红的盯着林鹿。

  林鹿看着眼前的辛修,现在的他就是个不讲理的疯子!“过来,过来!”辛修冲着林鹿叫道,“不!”林鹿摇摇头,就要跑。

  可她刚想转身,辛修犹如一只猎豹一般一把抓住她,把她提到棺材旁边,一把抓过她的手,就要用匕首划下去。

  正在这时,一阵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那个叫欣然的女子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然后冲着辛修说道:“大哥,你的电话,是那个人的。”

  “闭嘴!”辛修冲着她叫道。他现在俨然变成了一个疯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疯子。

  这欣然脸色一红,冲着辛修叫道:“辛修!别忘了你的身份!”

  这话犹如电击一般让辛修不由得一愣,继而松开了林鹿的手。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沉声说道:“林鹿你好好想想,希望你能好好配合,唤醒这个皮人对我们都有好处。皮人苏醒,我能找到解封你记忆封印的方法,并且我也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这一举两得的事情。你认真想想。”然后将匕首收了起来。

  辛修接过那个女子手中的手机,看了一眼屏幕,接起来:“有什么嘛?哦?你说真的?好,我现在过来。”

  他挂了电话,沉思了一会,看着正一脸恐惧的林鹿一眼,说道:“你记得好好想想,我等下就回来。”

  然后朝着外面走去,那个女子和高大的男人两人随即跟上,关门前那女子还特地对着林鹿笑了一下。

  林鹿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下来,她疲倦的靠着棺材坐了下来,今天虽然知道了自己亲生父母的名字,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抛下年幼的自己?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嘛?还有皮人,这又是什么东西?看棺材中的那个人和正常人没有两样啊?为什么辛修这么疯狂的想要得到他们?她感觉自己的脑子像装了个炸弹,随时可能“嘭”的一声炸开来。她好想这就是一场梦,就算是场恶梦她也认了,可是手腕上那五个手指印正提醒着她,这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一切都真实的发生在了她的面前。

  林鹿感觉好累,真的好累,脑袋又昏沉沉的,她头靠着棺材,又睡了过去。

  “滴答,滴答。”一阵滴水声又传入了林鹿的耳朵,让她一下子睁开眼,眼前又变成了漆黑的一片,自己什么时候又回到这个梦里了?她用手拍拍脑袋,有时候真是把她整得有些糊涂了,都有些分不清哪个是梦境,哪个是现实。

  她凭着昨天晚上的记忆,摸索着到了山洞中。这次,山洞内一切比昨天清晰了许多,洞壁上有很多图案,就和那副玉棺材上的一样!莫非这有什么联系,她心里想着。

  那个身穿长袍的男子还在,只不过这次男子并没有抱起床上的女子,而是坐在了床沿上。

  那个男子叹了一口气,突然朝着她这个方向看了过来,“去吧,小鹿用你的鲜血召唤他,只有他才能带你离开那里,去吧,去吧。”虽然男子没有开口,但是那个声音还去传到了她的耳朵,那声音就犹如冬日里温暖的阳光让她感到很温暖。

  她的眼泪又无声的流了下来,那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她真的很想走过去问问,他们是不是很早很早就见过!可她却动不了。

  “去吧,小鹿回去用你的鲜血唤醒他,他会保护你,让你知道一切。”男子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不!”林鹿的内心在喊着“你到底是谁,我们是不是很早以前认识!”她突然感觉有人猛的推了自己一下。

  “啊!”林鹿醒了过来,胸口起伏不定,她看着周围的一切,重重的喘着气,还是在地下室里,什么也没变。

  她休息了一会,慢慢的站起来,俯下身静静地注视着棺材中的皮人。

  她从来没有这样认真的看一个人,觉得这样非常有趣。她看着看着忽然探出手摸了摸皮人的脸,唉,这真是多么完美的一张脸啊,真是让人嫉妒,除了有点冷,和常人也没什么两样嘛,林鹿的心里这样想着。

  咦?这个五芒星的好像在哪里看见过?她用手摸着皮人额头上的五芒星印记,她刚才还没注意呢,现在认真一看到真是有些熟悉了。

  哪里呢?到底在哪里见过呢?她有些头痛的摇摇头,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一想到这些奇怪的事情她就不禁有些头痛。

  “小鹿,快用你的鲜血唤醒他。”一个缥缈的声音传入了林鹿的耳朵。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9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