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天歌:爱妻是把绝世剑小说宗政寒风弦魅苏惘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天歌:爱妻是把绝世剑小说宗政寒风弦魅苏惘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楔子

  神久大陆上数国多如繁星般在这片大地上密布。

  宗政家族是湛国唯一的皇族。且,是少数的异术者家族。听说宗政家族百岁以内的小辈中,唯一达到紫巫的术巫宗政寒,在十年前差点引动天地杀劫。

  天地杀劫是这片大陆最强的劫数,若是一个人的杀孽造下太多,便极有可能引动杀劫。经历杀劫的人,十有八九都会被银色的雷电劈得灰飞烟灭。

  而宗政寒当年差点引动天地杀劫,仅仅是为了一名女子。

  那名女子,名唤风弦魅。而风弦魅,是我的第二任主人。

  我是一把剑,确切来说,是一把带煞气的灵剑。

  我最原本的名字是铸剑师为了纪念他的妻子而取,名唤阅卿。

  可惜的是,铸剑师和他的妻子,却因为许多人觊觎我这把灵剑,而惨遭杀害。

  我原先是没有灵识的,那些人想要得到的,只是铸剑师藏在我身体里关于聚灵师修习的宝书。

  那些人冲上来掠夺我的时候,铸剑师的妻子见自己这方寡不敌众,便将我微微泛着冰蓝色的剑锋抵在脖颈上,轻轻一动,鲜热的血液顺着我的身体滴滴滑落。而铸剑师的妻子,也在顷刻间,没有了呼吸。我的第一任主人,就这么死了。

  那铸剑师见心爱的妻子已然自尽,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便发了狂,用我杀了那些所有蜂拥而来的掠夺者,我便是在那时,饮够了所有贪婪的鲜血。而铸剑师,也随着他的妻子,一同死了。

  只有铸剑师以及他的妻子,给了我拥有灵气的鲜血。而他们,也是我所认识的第一对能够生死相随的相爱之人。

  在那之后,我的灵识初醒,却什么也不知道,灵识处于混沌的时期。只知道不停的杀,不停地吸食鲜血中的灵气,剑身终年泛着一层绯红的剑芒。世人不知道我的名字,只称呼我为绯芒妖剑。

  我有点郁闷,明明我就叫阅卿。剑柄上斗大的两个字,难道都看不出来么?虽然斗大两个字实在有些夸大了,虽然剑身被绯芒覆盖看不清字了。可是,我真的有名字。

  此后,只要我一出现,势必会引起群雄争夺。

  有一回,我路过一个不知名的山崖,那里似乎是一个异术者家族的领地。

  有两方人马对持,大约是一个术巫家族想要吞并另一个家族。那一战是单方面压倒性的一战,被屠戮的一方,有一个小女孩藏在死人堆里。我会注意到她,只是因为被她眼中的恨意所吸引。我从未在一个人眼里,看到这般强烈的恨意,像是要焚天灭地般的怨恨。

  我想过去看仔细,却被胜利的一方异术者发现。

  那是一个相当该死的老太婆,见到我,知我不会臣服,便用血咒将我封印。

  还美名其曰的道,封印我是为了天下的其他人不被我杀害。

  我从来都只是吸食该死之人的血,这老太婆,我算是记住她了。

  我最后被带走的时候,冲着那死人堆里的小女孩喊了一声,也就是剑身颤鸣。旁人只当是我想要挣脱,没有深想。而那小女孩,却深深看了我一眼,不知想些什么。第一章 幽弦魅影

  我的剑身虽然被封印住了,可灵识却依然能够感知四周的动静。那个封印我的老太婆是宗政家族的长老,宗政文慈。我被她装进一只扁长的木盒,盒子上有精致的雕花,以及,沾满鲜血的符文。

  模模糊糊间,似乎听到宗政文慈在宗政家族其余的长老面前炫耀。

  我虽然比不得很多年前的绝世名器破天绫那般出名,但是好歹在破天绫消失后,我就一直稳居第一。那老太婆,怎能不得意?

  自大炫耀,好大喜夸,向来就是人的劣根性。

  在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木盒子里的黑暗中沉寂。只是偶尔,我会想起那个小女孩眼中那令人惊心,不对,是令剑惊心的恨意。

  我也不知道时间到底过了有多久,黑暗中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那么的缓慢,那样没有尽头的沉静,着实是很煎熬的。尤其是,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吸食血液了,我甚至能感觉到,我剑身所蕴含的嗜杀煞气都在一天天被磨平。

  直到那天,我又一次想起那个小女孩的时候,剑盒被忽然打开,我微微颤了颤,对上一双熟悉亦陌生的眼眸。那双眼眸,带着入骨的冷意。我想,我如果是人的话,当时肯定能被吓唬住。她冲着我微微一笑,似能蛊惑人心的声音响起;“绯芒妖剑?原来你叫阅卿。”

  那个女子容貌生的妖魅,只是面上微笑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仿佛是很长时间没有笑过,面颊略微僵硬。我认出她了,她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那时她看上去还只有七八岁,头上梳着两股发辫。只是发辫特别凌乱,脸上也是脏兮兮的,跟个小乞丐似的。只是没有想到,她长大以后竟是这么漂亮的女子。

  她专程来找我的,不对,是专程来盗走我的。

  她将我从木盒里执出,我因为能够重新出来,兴奋的用绯芒包裹住她,向她示好。她除了带走我以外,还顺路带走了放置在我对面的那只盒子。那只盒子是在我之后才被放进来的,当时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不过,大概也是兵器一类的吧。

  进来容易,出去难。一藏入院子,我便立刻感觉到与我同带杀气的武器。

  最强烈的杀气发出的地方,在一间紧闭的房门里。我的主人似乎也知道那扇门后的人很强,便小心翼翼的想绕过去。

  只是飞驰而出的青芒色长剑,定定的挡在我和主人面前。我知道这把剑,它叫沉沙。昨如沉沙已逝江,多淡泊的剑名啊,只是。。。我却知道,它本身并不如剑名一样好相与。

  里面的人应该是个年轻的男子,因为他的声音很年轻。。。而且很是清冷彻寒;“你是绯巫?你胆子倒是挺大的,竟敢独闯宗政家族驻地。”

  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异术者,就算是异术者家族,每代也只有最多五人能成为术巫。术巫有三个等级,蓝巫,又称水巫。绯巫,又称魅巫。紫巫,又称神巫。

  我没想到主人能够修习成为术巫,因为当初见到她的时候,她身上根本没有巫力波动。也就是说,她重塑了体质。第二章 沉沙寒

  不管用什么方法重塑体质,都是一项异常痛苦煎熬的事情,我不知道那时那么小的主人是如何挺过来的。作为一把没有感情的剑,我第一次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大约是世人口中的酸涩罢。

  主人对那男子的话倒显得不屑一顾,她紧抿着唇,口中吐出清冷孤傲的声音:“废话少说!"

  男子似是被此话激怒,瞳孔一缩,举着沉沙剑直直的朝主人刺来,我被主人握在手上,清楚的看到男子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意,他是真的动了杀心的。

  几乎是本能的,我挡在了主人面前,替她化解掉了那致命的一击

  沉沙剑的主人,是我后来极度讨厌的人,他叫做宗政寒。

  主人执着我与那戴着面具的宗政寒在半空中缠斗,绯芒与青芒不断交织相抵。两人发出的巫力不断碰撞,而主人血红色的面纱,也被打斗中产生的劲风掀开。

  宗政寒看到主人的容貌,怔了怔。而主人趁着他怔愣之时,快速逃脱。

  主人的容貌真的很美,便说是冠绝天下也未尝不可。只是她从来都戴着血红色的面纱。

  血红色,我最喜爱的颜色,也是我最恨最讨厌的颜色。

  每每见到血,我都抑制不住那种本能的兴奋,恨不能立刻尽数吸食。而血红的色泽,诡异凄艳,总给人一种绝望,衰败的感觉。

  可是主人爱极了血红色,衣裳是艳烈的血红色,发带是血红色,鞋面上的花纹,也是华丽诡异的血红色。就连挂在我身上的剑穗,也是血色的宝石,泛着森寒妖异的微光。

  我猜宗政寒大约是被绯巫的精神驾驭蛊惑了。绯巫既然别称是魅巫,那么自然是些魅惑人眼,蛊惑人心的招数。

  主人最擅长的是以容色魅惑人眼,让人稍微松懈,哪怕只有一刻,也能给她机会顺利逃脱。但是事实上,宗政寒没有被巫力蛊惑,因为我发现他的精神游丝没有被巫力牵制。他似乎,真的只是单纯的被主人容貌显露的一瞬间,惊艳到了。

  主人的身影离着宗政寒越发远了,我却看到他没有继续追上来。许是他有心放水罢了。

  主人带着我逃离宗政家族的驻地后,悄悄潜进了湛国京都的一家客栈。

  在客栈三楼的一间天字号客房里,我见到了主人的朋友苏惘。苏惘是喜欢主人的,这点只要细心的人,就一定能发现。苏惘长得很是清秀俊逸,长身玉立,温雅无双。

  只是,主人不喜欢他,主人也没有喜欢的人。她的心太冷了,像一块被寒冰覆盖了一层又一层的石头。

  像这样的人,只能慢慢靠温暖融化,或者直接强势侵占。苏惘大概采用了第一种作战方略吧,可是收到的成效,却是极低的。可他也不敢直接进攻,生怕把那一块冰石,给轰成冰渣。

  我不懂主人为什么非要把自己的心给封闭的死死的,连一丝软弱,也不肯施放给自己。

  我时常在她沉默的时候,发出剑芒,告诉她我的存在。每当这时,她都会温柔的拂过我的剑身。我知道她一定很难过,只是她已经习惯克制了。甚至自动的把这种难过伤心转化成怨毒的恨意。

  我唯一明白的一点就是,如果没有这些恨意支撑,主人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坚韧的活着。第三章 恨难

  主人将我递给苏惘细看,苏惘见到我剑身绯色剑芒,也不由得一阵惊讶。我后来才知道苏惘为什么会惊讶,因为他是聚灵师,而我的剑身内就藏着传说中聚灵师修习的宝书,名曰;万灵书。

  我很明白万灵书对于聚灵师的意义,记忆中,就是那些意图夺书的聚灵师们,将我的第一任主人和我的铸造者害死的。可苏惘却并没有露出那样贪婪丑恶的神情。只是淡淡的对主人道了句;“恭喜。”

  苏惘虽然是聚灵师,可是他的能力不足,所以未曾看出我已经初具灵识。他将我小心的还给主人,而后打开那只木盒。

  木盒开启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到冰寒的冷意,以及其中隐隐蕴含的杀伐之气,转瞬即逝。那是一把上好的匕首,银光生寒,异常锋锐。

  主人给它取名为离刃。

  我觉得离刃这个名字真的很悲哀。

  离刃,离人。

  我的铸造者给我取名为阅卿,意思是;读你。独你。

  他很爱我的第一任主人,我曾经无数次听到他对我的第一任主人说过爱这个字。

  虽然我不明白爱是什么,可是总觉得温暖。

  话扯的有点远了,我还是说说离刃吧。

  这时的离刃,尚且没有形成灵识,不过也算是一把很好的武器。近身攻击的话,它的确比起长剑更容易得手取胜。

  不过,我还是稳稳的在现今第一武器的椅子上坐着。

  其实主人不止宗政家族一个仇家,当年是以宗政家族为首,联合其余几大异术者家族一同将风家灭门的。

  主人和苏惘告别后,就独自用易容术乔装打扮成侠士的模样出了城。

  她想从最弱的一个家族寻起,一个一个寻仇。

  以她一个人的能力,只要不是神巫,基本无人可敌。

  第一个被主人寻仇的家族,是文家。文家在几大家族中是最弱的存在,其他家族尚且还有几名绯巫。可文家,只有两名蓝巫。我只能说,主人对付蓝巫,就跟弄死蚂蚁一样简单。

  我看着主人宛如炼狱修罗般手起剑落的收割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热血不停浸透我的剑身。甚至比我吸食鲜血的时候还可怕。可主人一点也不开心,她每杀一个人,都会使劲的安慰自己,他们该死,是他们害自己变成如今这幅模样的。

  浓重的悲哀蔓延在主人心头,萧索,凄凉。

  可见,仇恨真的能把人变得可怜,可悲。可主人不能不恨,多年流离的生活里,就只有恨意支撑着她。她没有亲人,没有依靠,没有被爱,也不会去爱。心里若是连恨的信念都没有了,她也就不知道自己该如何了。

  苏惘是个意外,因为他的出现,终于让主人有了一丝情绪。那时主人还小,侥幸活命以后就一个人流落在城镇里的乞丐堆里。乞丐也经常有争斗,抢吃的,夺喝的,争穿的。尤其是冬天,若是没有御寒的衣服,那就只有成为这世间新的孤魂。人性就是自私,为了活着,可以不择手段,争斗,抢夺,偷窃。只要有人,这些争抢就不会停止。、

  主人被乞丐抢走了御寒的外衣,甚至被某些乞丐赶出破庙。大雪中,一个瘦弱的女孩子,就是心中有再多的恨,再多的求生意志,也敌不过又冷又饿的境况。第四章 再遇

  而这时,苏惘出现了。

  那时的苏惘,还只是一个孩童。却是一个极有身份的孩童,他的家族是苏皇国中仅次于皇族的家族,甚至被赐以皇族的姓氏。他的父亲是苏皇国的承安王,而他便是承安王府唯一的小世子。

  当时主人奄奄一息的倒在雪地里,皮肤被冻的青紫,眼睛紧闭。苏惘乘坐的马车正好从这里经过,他的仆从正欲将我的主人一脚踢开。却被他制止。小小的身体里,有着自幼被悉心培养出的尊贵气质,只是随口一喝,随从便不敢不从命。

  主人仿佛有感知般的睁开眼,看到那个锦衣华服的孩子,不抱希望般,艰难地说;“救..救...我。”

  苏惘当时并没有怜悯主人,转身欲走。可,下一刻,他却听到主人的一声轻笑。笑的无比讽刺,无比冷。主人知道,若是苏惘不肯救她,她孤零零的在雪地里,也活不了多久。这一声冷笑,只是回敬这个世间对她的冷罢了。

  苏惘终究还是救了主人,将她从湛国,带回了苏皇国。

  主人在承安王府渐渐长大,直到十五岁时,告别了苏惘,她才开始谋策报仇之事。于情来说,她是感激苏惘的,若是没有苏惘,她早就死了。她对苏惘,只有感激。

  处理完文家后,主人又马不停蹄赶往上水家族。上水家族位列在宗政家族之后,算得上湛国第二家族了。只是,若是还有风家,撑死上水也只能位居第三。

  上水家族不若文家那般好对付,其他的术巫也就罢了,偏偏就遇上一个和主人同为绯巫的女子上水阡。虽然上水阡最终还是死了,可是主人也被她最后拼死一击给重伤。

  主人带着伤快速离开上水家族的领地,却因气力不足,从山崖摔下,跌进崖下的河流里。主人虽然昏迷了过去,却仍是牢牢的抓紧我。她的潜意识里,是极没有安全感的。

  我们顺着河流,渐渐被流送到了岸上,岸上是一大片青草覆盖的草地。

  离着山脚的大道不远,我隐隐约约听到马车的马蹄声,不禁一喜。发出绯红的光芒,想引那人过来。不过,我发出绯芒后,立刻就后悔了。万一来的不是什么善良的人,趁着主人昏迷杀人夺宝怎么办?更何况,主人是个女子,要是起了坏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保护好主人的。若那人不是什么好人,我杀了便是。

  那马车果然朝这边靠近,车上的人优雅的下了车。我看清他的样子,眉清目秀,丰神俊朗,一身淡紫衣衫更是添了几分尊贵之气。可我却蓦地急了,他周身散发的气息,竟和之前同主人交手的宗政寒身上发出的气息,一模一样。

  我立刻横在他面前,试图阻拦他靠近主人。

  却听得他轻轻一笑,清冷的声音顿时响起;“好一把护主的剑,我不愿同你动手,让开罢。”

  我顿时怒了,既然知道我护主,就应该知道我不会让开的,这话,摆明了不把我放在眼里。

  但我很快便知道了,他的确有不把我放在眼里的资本。

  他挥手间,紫芒一闪,我便被这股力量挡在侧边。眼睁睁看着他横抱着主人走上马车。

  紫芒顿时消失,我也立刻寻着主人的气息跟上马车。

  第五章 浅谈

  我跟在马车后一直不停的想,宗政寒见过主人,也知道主人的样子,万一他要跟主人算账怎么办?毕竟虽然他不晓得主人和宗政家族有仇,却知道主人偷盗了绯芒妖剑,也就是我。再加上离刃的话,难保宗政寒会不伤害主人。

  思绪忐忑间,马车在一座幽静雅致的别院前停下。宗政寒抱着主人下了马车,我跟在他身后,却不敢轻举妄动。没有主人,我就这么孤零零的一把剑,打不过他。

  倒是宗政寒见我还跟着,又开口赞道;“不愧是第一名剑,怕是沉沙也未必有这般灵性。”

  沉沙剑是他的佩剑,我有些小得意,若不是主人是除了铸剑师和第一任主人以外第一个喊我剑名的人,我也不会轻易臣服。我既然是名剑,自然是傲气的,普通的人,哪里入得了我的眼。更何况,那些人还喊我绯芒妖剑,总说我坏话。

  我跟着宗政寒进了这座别院,入眼所见,是一片清幽的竹林。许多大家族的人都喜欢在院里栽种竹子或者梧桐,显示自己的气质上层,品味不俗。可是大都是栽种极少的,很少像这般大面积的种植。

  竹林后,是一座精巧的房舍,看似简单,却总有一种让人舒服的感觉。

  宗政寒抱着主人进去,他望向主人的眼光,没有一丝的邪意。只是有另一种我看不懂的情绪,但我知道,他不会伤害主人。

  主人昏迷了两日,两日后的黄昏,她缓缓醒过来,我高兴的围着她转。

  宗政寒也恰巧端着药碗过来,见主人清醒,轻笑道;“姑娘醒了?可是感觉好些?”

  主人眯着眼,翻身下床,看向他;“你是谁?我为何会在此?”

  宗政寒含笑道;“这便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

  主人似乎也意识道自己有些失态;“多谢相救。”

  宗政寒放下药碗,说道;“姑娘昏迷了两日,虽已清醒,但身子尚虚,需要好好调养。”

  主人并未见过宗政寒真容,以至于认不出他。

  她道;“不知恩人尊名,烦请告知,来日也好报答。”

  宗政寒道;“在下寒衫,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主人冷冷回道;“风弦魅。”

  风弦魅这个名字在湛国还是颇为出名的,湛国第一绯巫。并且以一人之力,灭了文家,屠了上水家。还甚是嚣张的指明下一个目标是宗政家族。

  宗政寒却未表现出惊讶,主人反倒惊讶了。道;“你不怕我?”

  宗政寒回道;“为何要怕?”

  “若是我恩将仇报,杀了你,你当如何?”主人缓缓道。

  宗政寒自信的笑道;“若是姑娘下得去手,在下已经是死尸了。”

  主人皱眉,她不喜欢宗政寒这般笃定的话语,却也不再说些其他的了。

  宗政寒端着药碗,道;“风姑娘,药还得趁热喝,否则便没了药效。”

  接过碗,主人将黑褐色的药汁,一饮而尽。她倒是不怕宗政寒害她,若是想害,早就趁她昏迷时,将她击杀了。

  宗政寒见此,嘴角微勾。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9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