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王师逆天小说荆天明飘渺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王师逆天小说荆天明飘渺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偶遇怪人

  巴蜀之地,火云山附近,这里地势险要,山间野兽频繁出没,是一个极为荒凉的地方。

  荆天明已经来到这个地方三年了,这三年的时间里,从希望到落寞,而如今却变成了习惯。

  只有八岁的他,想起了三年前大人说的话,似乎明白了很多。

  他记得当时在府里,父亲喊来了四个特别的老师,也记得他们之间的对话。

  荆政抚摸着荆天明的脑袋,而脸色却不是很好,“你们教导明儿也有一段时间了,好了,别顾及什么,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吧。”

  那四个人犹豫了一下,恭敬地道:“禀报大人,我们从各个方面观察,二少爷只是对奇门之术略微有些兴趣,然而对为官吏治却是丝毫没有兴趣。”

  荆政长长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懵懂不知的荆天明,苦笑道:“我能看得出来,明儿像他娘,对于俗世权势丝毫没有兴趣,可是他在修炼一途却是……”

  摆了摆手,四人退下,忽然,一阵风声呼啸而来,只见空中一位儒雅的中年人脚踏飞剑破空而来,落在院中。

  “大哥,明儿丹田的问题,你是否可以想想办法……”荆政看到这个儒雅的中年人,当即急切地站了起来询问道。

  而那中年人也只是摇了摇头,“大人,明儿的丹田无法蓄力,我也丝毫没有办法。”

  再后来荆天明就来到了这个山庄,一待便是三年,期间自己的父亲都没有来过一次,看着手中父亲曾经送给自己的一把小木剑,一滴不该有的眼泪,从一个八岁的孩子眼中滴落。

  “少爷,我们换一条路走吧,这附近住着一个怪人。”

  “嗯?不用了,就这样走吧。”

  这火云山住的这个怪人已经来了很多年了,村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只是这个家伙很怪异,穿的衣服永远是破烂的,一直藏在这附近的一处山洞中。

  开始的时候上山的百姓还会害怕他,不过后来反而习惯了,有时候还仍点干粮,或者不要的旧衣服给他。

  荆天明从远处看过这个怪人,虽然村人都觉得他是个乞丐,可是荆天明却感觉他有一股不同于普通人的气势,尤其是有时候会散发一种融入天地的气韵。

  天明一行人走着,天空传来一声苍鹰的尖啸,天明向那个山洞看去,那个衣衫褴褛的怪人就站在洞口,望着天空,长发披肩看不清他本来的面目。

  “嗯!”天明突然愣了一下,那个怪人突然转头看向自己,被头发挡住的眼睛,仿佛明闪闪的,深邃的像要吞噬一般。

  “你们先回去吧。”

  侍从看了一眼天明,也没多想什么,平常荆天明也会在庄外玩一会。

  不过就在侍从离开后,荆天明却向着怪人走去。

  “怪人大叔,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天明的眼中闪烁着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静静的看着怪人。

  怪人笑了笑,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八岁的孩子,脸上却是赞赏,但是看完荆天明却是摇了摇头,“你的眼神真好,可惜丹田却有问题。”第2章 我要变强

  荆天明的大眼睛中透露着一丝的惊奇,甜甜的笑道:“您真厉害,一眼就看出我的情况了,这点我早就知道了,我也好想修炼,可以帮父亲忙啊。”说道后半句,八岁稚嫩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的落寞之情。

  怪人看着小孩,确实怜惜:“小小年纪便能坦然面对这些,真是不容易。你为何回到这个地方来?你的家人呢?”

  天明淡然一笑:“我叫荆天明,我父母,兄长都不在这里,我来这里三年了,父亲跟我说,做人要坚韧,自会有一番成就。”

  怪人微微蹙眉,倒有些动容:“你为九阳纯体,一般凡人出生便会夭折,如今你已经八岁这已经很神奇了,也许你还真可以与天一争,哈哈哈。”

  “怪人大叔,你说我的身体能治好吗?我也想修炼,想帮助父亲。“几句简单的对话,天明仿佛跟这怪人熟悉了起来,倒是随意的坐了在了一旁。

  “修炼吗?”怪人没有回答他,只是望着天空,叹了口气,扭头看向这小毛孩,“我可以教你修炼之法,但是这件事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并且过程很痛苦,你可愿意?”

  “大叔!不,老师!我愿意!我想跟这天争一争命。”

  “哈哈哈!”怪人大笑,没想到在这样一个凡界居然遇到这样有趣的一个小鬼,但是他说的没有错,与天争命,命运由我,不由天!”

  而此时,雷云相交,任谁也没看到怪人的眼神里也出现了许久不间的凌厉。

  天明看着这个怪人老师,也是紧握着拳头,他想变强,他想知道为什么那个慈祥的父亲会让自己来到这个地方。

  从此之后,在山后一个幽闭的谷中,就会时常看到这样两个人的身影。

  “天明!我教你以武入道。”

  天明眨眨眼,疑惑的问道:“师傅什么是以武入道呢?”

  怪人摆摆手道:“你的丹田有问题,但是有一种修炼方式确实要以身养魂,养精,你所有的力量储存的是你整个身体,如果练成,你的成就就不是普通人可比的,相反你承受的也不是普通人所能的。”

  天明笑着打开竹简,三个烫金大字《仙体诀》出现在他的眼前,天明只感觉这三个字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时间悄然的流逝,天明稚嫩的小脸上,挂满的坚毅,身体在怪人的训练下再也找不到之前的软弱,而别人不知道的是,天明就在这短短的一年时间里,有十几次差点因为身体不适而丧生,但他都用自己的执着坚持了下来。

  站在山间的怪人,静静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徒弟,不由得笑了,“天明啊,老师也知道你苦,可是你的身体必须如此啊,不然的话,你随意都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而就在天明没看到的时候,怪人却是一跃消失在了原地。

  天明自然不知道怪人自语的这些,而是咬着牙坚持着,他晚上也会做梦,会梦到自己的父亲在自己的身旁,兄长会关怀自己,想到这些,便是他的动力,但是如今也三年多没见过他们了。第3章 血染满门

  六年后,十五岁的天明穿着一袭青衫,站在怪人的面前。一晃花开花落不知不觉过去了六个春秋,天明从一个瘦弱的孩子,变成了一个英俊的少年,身体清瘦,却显得健壮无比,而眼前的怪人依然是衣衫褴褛,但是却显得气宇不凡。

  这些年来,天明很少能见到自己的父亲,而怪人却成了他最亲的人,而他的身体也被怪人调理的差不多了,而且九阳之体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并且怪人还跟他说了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仙,比如道,魔等。

  这些特殊的知识让天明对怪人更是敬佩,却更觉得神秘了。

  怪人看着天明,眼中露出一丝的欢喜,轻声道:“这几年,你没有让我失望,很了不起,我想你该去历练一下自己了。”

  天明轻声道:“师傅我还想多跟您学几年,还有哦,您还没告诉过我你到底是谁?”

  怪人呵呵笑道:“我的身份你不用太在意,将来该知道的,你自然会知道的,天明切记,你现在对于道来说,可是连入门都没有,千万不要放松啊,来来来,师傅在你走之前走你一个礼物。”

  说完怪人从宽大的破袍子中取出一个玉盒,慢慢打开,顿时一阵芳香传了出来。

  “这枚千年朱果就送给你吧!服下吧!我帮你把他炼化。”

  天明开心的把果子拿了过来直接服下,身体立即发出淡黄色的光晕,怪人把手掌伸向天明的额头,天明直接进入到了一种玄秘的境界,一股力量向自己融入,仿佛他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而他也沉醉在这个世界里了。

  不知过了多久,夕阳已经落下,怪人早就离开了,天明看着远方的山洞,眼泪缓缓地流下,重重的跪在地上扣了三个头,同时喊道。

  “多谢师父教诲,天明今后会更加努力的修炼,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

  回到家中,还是有些激动,终于要回京,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不过他发现自己的管家山劲麟却离开了。

  “小贵!山爷爷呢?”

  “少爷,山管家回京城了。“

  听到这些今荆天明却有些担心了,山管家以前回京城也会提前跟自己说的,这才几天,居然什么都没说,就自己离开了?

  荆天明本想明天再出发,这样一想,就赶紧出门了,火云山离京城并不近,不过这几年他已经学会了御剑飞行,虽然怪人老师说元婴期的修炼者才可以,不过他因为修炼比较特殊,也掌握了。

  一夜之间的奔袭,终于在第二天的清晨赶到了京城地界,但他体内的真元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时隔十二年,天明又回到了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无心欣赏大变的京城,赶到了家门前,只见大门紧闭,二座威武的石狮子庄严的站着,而天明却闻到了一股不一样的血腥味。

  “不好!”

  推开大门,血红色的景象映入了荆天明的眼睛里,天明脑中完全一片空白,一阵窒息的感觉让他一阵眩晕,为什么会这样?满地都是尸体,他发了疯一样穿过庭院跑进了内堂。第4章 两个超美少女

  大堂内。

  山劲麟倒在一片血泊里,身上刀口无数,灰色的袍子在血的浸染下早就变了颜色。

  “山爷爷,山爷爷你怎么了?你醒醒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山爷爷,山爷爷。”荆天明急忙跑上去。

  听到天明的声音,山管家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天明看到山劲麟转醒过来,刚才还是狂躁的心,稍微的平静下来一点,“山爷爷,你怎么样,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我父亲呢?”

  山劲麟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当看到天明的时候却有些惊讶,“二,二公子,你,怎么,来了。”山劲麟看着眼前的天明露出了一副慈祥,但说出几个字却像耗费出了全身力气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了?山爷爷你不要说了,我先带您去看大夫,您一定会好起来的。”说着就要走出门去。

  可是山劲麟一把抓住了荆天明的胳膊

  却摇摇头,轻声道:“少爷我不行了,家里只所以这样是因为慕容傲,他派了杀手来的,还有,还有啊少爷老爷当年把你送走,就是为了保,保护……你……”山劲麟大口的喘着气,但是想说的话却没有说完,身体一摊就倒在了荆天明的怀里。

  “山爷爷!山爷爷!慕容傲!我要你偿命!”此时一股气,直冲而袭,荆天明愤恨的看着天空,山爷爷从小就陪伴自己,在自己的身边比自己父亲还多,而如今就在自己修炼有成的时候却惨死。

  就在此时,火云山山洞,怪人撩开了自己的长发,一双深邃无比的眼睛看着京城方向,只是微微的叹了口气,“天明啊,我可以为你引路,而路如何走,就只能靠你了。”语落,山洞里只剩下了一道残影。

  一日后。

  穿流不息的大街上,两个娇俏的身影从一家客栈走了出来,两个少女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因为实在太甜美了,吸引了路上无数的目光。

  “师姐,咱们下山历练这么久了,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呀,看着这些男人的目光我就感觉好恶心。”绿衣女孩鄙夷的看着周围的男人,低声对蓝衣女孩说道。

  蓝衣女孩开口道:“嗯,就这几日吧,这次在外历练,我们倒是经历了许多人间凡事,回去后定能突破。”说完径直向前方走去。

  就在两个少女交谈之时,一个落魄的身影摇摇晃晃的走在繁华的街道中,空洞的眼神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样。

  碰,只见他没有注意直接撞到一个衣衫华丽的中年胖子,胖子随即一怒,挥手就准备让跟随的家丁出手,一顿飞拳,那人便倒在了地上。

  雨点般的拳头落在那人身上,可就这时,一道蓝色的身影闪了过来,踹飞了一个家丁,胖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挡在了前面。

  “咦,哪来的小娘子,真漂亮,跟老爷我走吧。”

  可就在胖子说完期间,另一少女,一记手刀,胖子直接晕了过去,当年那些家丁早被解决在地。

  少女看着地上的人,满眼的空洞,但是却有一股吸引人的魅力,她好奇这个人,说道:”我看你也饿了,一起吃饭吧。”第5章 午时斩首

  走进一家饭馆,店小二见客人上门,便上前热情的招呼着,可看到两位漂亮美女和一个脏兮兮的乞丐一起走进来,还是不禁的皱皱眉,但还是没说什么,依然热情的招呼着三个人。

  “三位里面请,想吃点什么?”店小二流利的介绍着小店的特色,绘声绘色的解释更加让顾客食欲大增。

  蓝衣女孩走到窗口的一张桌子位置坐了下来,绿衣女孩静儿和落寞的男子也一起落座,蓝衣女孩对着站在身旁的店小二道:“把你们家的好菜多上一些,要快点。”

  小二应了声“好咧!”

  蓝衣女孩点点头,表示同意,小二一看客人同意,便屁颠屁颠的去张罗饭菜了。

  绿衣静儿坐在一旁,她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清秀的脸上显得十分落寞,可那一双明亮的眸子就显得炯炯有神,到底发生在这个男人身上什么事情了呢?

  短暂的沉寂被蓝衣女孩打破了,“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如果可以说说的话,说不定我们可以帮到你。”蓝衣女孩落落大方的说道。

  落寞男子听完,没有丝毫的表示,但没多久还是摇摇头,道了句:“谢谢,不用了!”

  “哎,你这人也太不识好歹了吧!我师姐可不是随便帮人的!”绿衣女孩刁蛮的说道,说完还不忘轻哼一声,在她的眼里是看不起眼前这个男人的,她很奇怪自己的师姐为什么今天会如此帮他。

  “静儿,不得无理,你要在是如此的话,以后我再也不带你出来了。”蓝衣女孩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我错了师姐,你下次可不要不带静儿出来呀,我再也不敢了。”绿衣女孩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刚才还是刁蛮任性,现在却是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

  落寞的男子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看不出一丝的表情,没多久店小二便把菜食都上齐了,而压轴菜式红烧锦鲤也是色香味俱全,而陈年的桂花香也是香醇绵绵。

  蓝衣女孩把杯子斟满,对着落寞男子道:“饿坏了吧!快吃吧!”她笑了笑,犹如一朵青莲,让人久久回味,难以忘记。

  落寞男子点点头,没说什么,而是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别看落寞男子面相沉默,但吃起桌上的菜却像风卷残云一样,蓝衣女孩和绿衣静儿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久久无语。

  蓝衣女孩轻抿一口杯中的桂花香,看着面前的男人,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静儿倒是气鼓鼓的和落寞男人抢着盘子里的菜。两个人都是谁也没让着谁。

  没多久一桌子的菜都被落寞男人和绿衣静儿扫进了肚子,当然大多数都是落寞男子吃下去的。

  落寞男子刚要放下筷子,就听到邻桌的两个中年男人聊天说道:“哎,听说没有,荆政荆太傅明天午时就要在法场斩首了,唉,可怜了荆大人了,多么好的一个官啊,只可怜得罪了慕容王爷。”其中一个中年男人摇头叹息道。

  另一个中年男人也叹道:“谁说不是呢?荆大人那么好,可偏偏被慕容傲那个败类给陷害了。”说着两个人无奈的对饮了一杯。

  落寞男子听到邻桌的两个男人的话猛地一阵,瞬间起身抓起邻桌的一个男人的手喝道:“你说明天在哪里处决荆政。”落寞男人红着眼睛问道。

  蓝衣女孩两人也被突然起身抓起邻桌客人的落寞男人搞得是一头雾水,难道他和荆政有着什么关系吗?

  被抓着手的男人也被突如其来的这一幕吓了一跳,他结巴的回答道:“明日午时……午门斩首荆大人……”

  第6章 慕容密谋

  中年食客被落寞男子抓住的手腕连连吃痛,不禁的叫出声来,整个饭馆里的所有客人都看向了这里,柜台里的胖掌柜也露出急色,叫着身旁的小二上前劝架,小二不大情愿的点点头。

  听中年客人说完,落寞男子便一把撒开了他的手,对着身边的蓝衣女孩道:“谢谢招待,有机会一定回报你的恩情。”说完头也不回,急匆匆的走出了饭馆。

  中年食客看落寞男子走出了饭馆,骂了一阵后,和同桌的中年男子道了一声晦气。也没在吃什么,结了账出了饭馆。

  绿衣静儿见落寞男子走出去之后撇撇嘴,嘀咕说道:“真是个怪人。”说完看了一眼波澜不惊依然还在喝酒的师姐。

  “师姐,你今天为什么管他这闲事啊。”静儿疑惑的看向师姐,她不明白一向冷漠的师姐今天为什么对一个陌生的男人这么热情。

  蓝衣女孩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人群,抬手又轻饮了一杯,之后对静儿道:“他是个让人感到好奇的人。”

  “好奇?为什么师姐,她不就是一个落魄的乞丐吗?”静儿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师姐,她实在是想不通,那个落寞的乞丐什么地方会让自己这个天之骄子的师姐产生好奇呢?

  蓝衣女孩笑了笑,想了一会说道:“其实帮他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正是因为我说的,师傅教导过我们,别人遇到困难时,如果可以帮助的话,那就不要吝啬援手。”

  “那第二点呢?”绿衣静儿好奇的问道,第一点她是明白的,正如师姐说的那样,师傅时常教导弟子在外历练时,见别人需要帮助时,一定要施之援手。

  “第二点嘛,我感觉他不是普通人,也是修真之人,而且修为还在你我之上。”蓝衣女孩想了想,之后随即说道,她那张清秀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的疑惑。

  绿衣静儿听后诧异的问道:“这不可能吧师姐,他要是真的那么厉害,还至于被那几个凡人打成那个样子吗?”静儿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说什么也不会接受那个落寞的男人会是一个修真者,虽然她很信任自己的师姐,可这还是让她难以相信。

  蓝衣女孩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又拿起了酒杯喝了一口,但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的笑意。

  入夜,慕容王府的一处会客厅内,坐满了穿戴整齐的各类官员,左边一排椅子坐着五位身穿铠甲的武官,右面一排坐着三位身着官袍的文官,而中堂之下坐着的是一位身着蟒袍的中年男人,男人身旁站着两个男人,一个书生摸样,手拿一柄黑色的折扇,安静的站在蟒袍男人身后,另一个人身穿一身黑袍,宽大的袍子遮住了整个人的身体。

  蟒袍男子喝着手中杯子里的浓茶,听着左右两边的官员的议论,其中左边身穿铠甲的一位武官说道:“王爷,我左路人马已经集结在京城郊外五十里,只要王爷一声令下随时可以攻城。”

  随后,左边第三和第四位武官,也抱拳想向为首蟒袍男子说道:“王爷我右路军和中路军已经合兵一处,驻扎在京城南河处,随时听候王爷差遣。

  三位将军汇报完毕,右手边为首的一个文官道:“王爷,荆政三人明天必死无疑,我已命令加强了法场的戒严工作,就算只蚊子也别想飞进来。而且我和张大人刘大人已经策反了御林军的副统领,只待王爷大军攻进皇城,他就可以里应外合直捣皇帝寝宫。”说完略带有一丝得意之色。

  相信大家也猜到了这蟒袍男子的身份,没错他就是慕容王爷,慕容傲,那个一直想要置荆政于死地的男人,更是杀了荆家几十口的罪魁祸首。

  慕容傲放下手里的茶杯,站了起来,见慕容傲站起来,官员们也纷纷站了起来。

  慕容傲看了一眼身边的众人,朗声说道:“皇帝昏庸无能,百姓苦不堪言,今天蒙各位信任,我们便推翻现在的朝廷,建立自己的政权,等大事已成,在座的各位都会论功行赏,都是开国功臣。在此慕容傲先谢过大家了。”慕容傲说完对着众人躬身行了一礼,但嘴角却露出一丝笑意。

  左右两边的文官和武官纷纷像慕容傲还礼道,“我等瑾听王爷差遣。”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王师逆天》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8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