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腹黑娘亲不打折小说林问歌云起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腹黑娘亲不打折小说林问歌云起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祸害儿子

  酉国承乾八年,皇宫内苑。

  “林问歌,你私通他人,还有了孽种,如今事情败露,你还敢反抗?”妆容明艳的宫装女子疾言厉色地怒斥,那美丽的眼眸中却是掩不住的仇视、看笑话之色。

  “林问歌,念你乃林相之女,只要你坦白事实,说出与你私通之人,朕可以对林家宽大处理!”蟒袍玉带的束冠男子,约莫二十几岁上下,通体的贵气怎么掩都掩不住,他就是酉国八年前即位的皇帝---姬崇朝。

  “歌儿,歌儿……”一位留着胡须的中年男子被皇帝的人马架住,担忧而痛惜地紧紧盯着重重包围中孑然而立的那抹纤细身影,且不论对女儿有孕之事的如何疑惑,他现在最心焦的却是这个女儿的处境啊!

  身处于皇帝、宫妃、禁卫包围之中,那身量纤细的女子歪头打量四周,仿佛压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一般,良久她困惑的神色褪去,转而变成轻蔑。

  “皇帝?”千夫所指的林问歌视线落在姬崇朝身上,一股傲然万物的气息从内而外突然溢出,她说,似漫不经心般:“皇帝算个什么东西,在这世上从来都是强者为尊,我若够强,看不顺眼你便换了你又如何?”

  “林问歌你放肆!”另有一宫装女子出声喝道。

  “滚一边去!”看似已有五个月身孕的林问歌竖眉骂道,同时广袖一挥,谁也没看到她身上有霞气溢出,却偏偏就是这一挥袖的刹那,之前那名女子骤然飞出,向后撞到宫殿的柱子,又滚落于地,整个人抽搐了几下,吐出几口血就没了声息。

  “你……你大胆!竟敢杀了朕的爱妃,林问,朕定要灭了你的九族,以消朕……”姬崇朝又怒又怕,气得直打哆嗦。

  “你们还看着干什么,还不杀快了这淫妇!”最先开口的那个女子眼底掠过喜色,紧接着冲周围的禁卫们吼道。

  “想杀我?”林问歌冷笑一声,眸中已露杀气,“哼,那我就先杀了你们!”

  广袖连挥,身怀六甲的女子当中而立,在她四周接连传来惨叫声和兵器落地的哐当声,随着时间的推移,血腥味更是冲天而起。

  那是酉国历史上最为惨烈的单方面屠杀,更因所死之人皆身份贵重显赫而震惊皇室,然而,在那场惨剧后,原皇帝姬崇朝之弟姬崇政即位,而新君即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严密封锁了当日的一切,使之成为了酉国皇族讳莫如深的秘辛,非皇族直系子弟不能得知,甚至有的直系子弟也不得而知。

  除了皇帝换了,后宫人等换了,酉国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当朝的丞相仍然是十几年前名噪一时的金科状元,仍然位高权重,只除了……数月前宣召入宫的一名妃子失踪不见,而位高权重的林丞相嫡女亦如几年前那般悄无声息,彻底淡出了众人的视线。

  与此同时,在这片名为坤元大陆的西陲,出现了一处叫做“仙居谷”的圣地,其中灵果灵药遍地,更有传说中的仙人出没,可谓是神秘至极!

  “臭小子别跑,来人啊,给我把那臭小子抓回来!”

  “啊,在这在这,快来……哎呦!”

  “那边那边,快追啊!”

  青木镇上最大的一间药铺里,正是中午时候却突然传来抓人的喊声,立刻吸引了街上行人和其他店家的注意,众人好奇之下围上前去,打量了半天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药铺里掌柜、坐堂大夫、药童乱作一团,正围追堵截一个约莫五六岁大的小男孩,可叹那孩子身手灵活,左钻右挪,愣是没人能奈何得了他,最奇的是,他还生了一副好相貌。

  尽管药铺里的众人连连喊着什么偷儿、小贼的,叫骂声都能掀了房顶去,但围观的人中却没一个觉得那孩子是个品性不端的。

  “你们大人怎么欺负我一个孩子,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你家东西了?”那孩子边躲着重任的追逐,边开口为自己辩驳,他的声音稚嫩清爽,带着孩童特有的软糯,听着他说话,药铺门口围着的人已有一多半软了心肠,当下议论纷纷地为他说话。

  “我说杨老板,你这生意也做了不少年头了,怎么一把年纪了还污赖个孩子,真是让人替你难为情!”

  “是啊是啊,你看那孩子模样忒俊,衣服也是好料好布的,怎么可能是个游手好闲的?”

  小男孩纵身一窜,跑向了人群,躲在一位大婶身后委委屈屈地探出半个脑袋,带着哭腔道:“好心的爷爷奶奶、大叔大婶、哥哥姐姐们,我真的不是偷儿,我……我和我娘一起进的城,街上走散了便进了这店,谁知这家人嫌我年幼没钱,要赶我出去,这也就罢了,他们还污赖我拿了他家的雪莲,我……我要我娘,哇~!”

  众人见这孩子眼泛泪花,又听他这番说辞,心都揪了起来,立刻又是劝慰又是袒护的,直把追过来的药铺众人给气得吐血!

  “一派胡言,分明是你乘我们不备遛到了柜台里,不止拿了那千年雪莲,还翻乱了我们的药匣,怎么现在还黑白颠倒了起来!”杨掌柜忿然开口,中气十足地吼道,一张国字脸给气得通红。

  人群中有个橙衣女子怀疑地来回打量男孩和药铺掌柜,发现掌柜的神情不似作伪,一双眼睛里都快喷出火了,可那男孩,看起来怎么怪怪的?第2章 又祸害儿子

  男孩虽是用白嫩嫩的小手揉着眼睛哭泣,形状漂亮的唇边却未曾如寻常孩子哭泣时往下搭,反而隐约翘着一个弧度,似是在偷笑?

  橙衣女子顿觉有趣,她看着一脸悲愤、被众人声讨的药铺掌柜,和伸张正义的围观人群,忽然对那男孩生出了好奇,什么样的人家才能养出如此精怪的孩子,竟把一众大人全部给糊弄了,真是厉害!

  “乖儿子,你又惹祸了?”突来一把好听的女声,温温柔柔地从人群后传来,轻易让众人消了声。

  人群自动分开两边,就见一蓝衣女子盈盈而立,其眉眼如画,似是如水含情偏又带着一抹淡漠,五官精致绝伦、面庞细腻凝脂,润泽如蜜桃、颜色似桃李的唇噙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如斯美貌自有一番风流姿态,加之她气韵矜贵优雅,好似出门游玩的大家小姐一般,让人观之便自动收敛行为,生恐唐突了她。

  “娘,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好久好久了!”众人犹在为这女子的绝世姿容呆愣时,那先前哭泣的小男孩却是几步跑了过去,亲昵地蹭到女子跟前,仰着小脸笑吟吟地道。

  橙衣女子这才看清那小男孩的长相,竟是粉雕玉琢、俊俏可爱到了极点,便是自家和亲友们的孩子,也远不及他长得出众不凡,而且,她还发现这男孩年纪虽小,却有种天生的清贵傲然之气,那种骨子里透出的雍容贵重,比之皇族子弟也不遑多让,当真让人纳罕。

  “还说呢,你自个儿跑的没影了,累我四处找你,小黑子拉着马车把这青木镇都转了三遍了,若不是这边动静太大,我还找不到你呢!”女子没好气地刮了把小男孩的鼻子,无奈地摇头道,“说吧,又闯什么祸了?”

  “嘿嘿~!”小男孩摸了摸脑袋,比起刚才那份机灵来,一副老实乖巧的模样。

  女子也懒得再问他,直接走到药铺门口,如寻常闺秀般曲膝一礼,一脸抱歉地道:“掌柜的莫怪,小儿顽劣,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杨掌柜见有人来负责了,心里松了口气,面上却仍不见缓和,他冷哼一声,硬梆梆地道:“我们店小底薄,可不敢受夫人一礼,什么包涵不包涵的,我们小地方的人也不懂,夫人只说如何赔偿吧!”

  小男孩见此暗自吐了吐舌头,上前依偎到了母亲身边,一句也未曾插嘴。

  “掌柜的以为当如何赔偿?”女子并不介意对方的态度和语气,平平静静地问道。

  有机灵的药童递过来一副算盘,掌柜的皱眉接过来便“啪啪啪”地拨起算盘珠子,嘴里还故作大方地道:“你家小儿搅了我店里生意,我也不要你赔什么收益了,只出了我店中上下今日的人工便是,另,他拿了我一支千年雪莲,这个自然也是要赔的,至于翻乱了药匣累我们还需耗费人力重新整理……这一项算个零头,我便做主免了,这样下来最少也需一万两银子,夫人大家出身,想来不会出不起吧?”

  橙衣女子听此瞪大了眼,乖乖,就这么上下嘴皮子一碰,便想要一万两?她一年的零花钱也没有这个数啊!她不禁拧起了眉,再看那与掌柜交涉的女子,竟是神色未动,端的是好涵养、好气度,若是她早就冲上去胖揍这老儿一顿了,这纯粹就是打劫嘛!

  “娘……”小男孩这会也不安了,他虽小,一万两是个什么概念也清楚,没想到会惹了这么大的祸,当下便急了。

  女子低头冲儿子安慰性地笑笑,再抬头时似笑非笑地一挑眉,眼中潋滟之光漾起,仍旧是温温柔柔地道:“掌柜的未免狮子大开口了些。”

  说话间她也拿出一副算盘来,只是那算盘又吓住了不少人,其大小虽不过手掌左右,却是实打实的玉质,还是那种一看就不错的玉,更让人叫绝地还在后面,女子纤手一拨玲珑的玉算盘珠子,很老练地当众算起账来。

  “千年雪莲固然难得,可也并非无价之宝,左不过千两有余,我且给你算贵些,就当两千两好了,你这店说大不大,比起仙居谷的生意来只能算是小店,至多也就数十人听用,我也给你多算些,且当有百人好了,一人一日的工钱……就算一两吧,至于你说的误工费用,也给你算上一百两,如此说来笼共两千两百两,本姑娘心善宽仁,索性给个整数,这也才两千五百两,掌柜的,我说的可对?”

  围观之人听得一愣一愣,那橙衣女子更是噗哧一笑,望着面上抽搐的掌柜幸灾乐祸,暗道:该,看人家是个闺阁女子就想宰人家一把,这下踢到铁板了吧?

  两千五百两?唔,二百五?

  人群中也有一部分是附近的店家老板和小贩,此时看着手拿玉算盘的绝美女子也震得反应不过来,他们都是多年的生意人了,本以为这女子看着柔弱矜贵,必是个不通俗物的大小姐,谁知不开口还好,一开口竟是比他们还精明老道,这份从容不迫的应对和行云流水般的算帐功夫,真真是让他们既叹服又自愧不如!

  “哼,哪家赔钱的不这般耍赖?”掌柜的一时间,抬高将声音抬高了起来。第3章 仙居谷

  掌柜的心知这女子算得公道,可这么多人面前,他怎么能就此退步?丢了脸面他日后还怎么在这条街上混下去?更何况,这女子言语间那副“我很慷慨大方”的姿态,着实让人气愤着恼,他自然不肯就此了事。

  小男孩听到一万两变成了两千五百两,心里大松了口气,再加上他相信自己母亲的能力,如此也就不怎么着急了。

  女子还是那般表情,对于掌柜的不合作淡淡一笑,漫不经心地收起玉算盘:“明人不说暗话,掌柜的,你这店……若要整个买下,怕也不超过五千两,你说我比刚才再多出一倍,干脆买了这店再将你给赶了出去,岂不是更划算?”

  众人听此不可思议地看向说话的女子,再也料不到这般一个柔弱女子会说出如此有气势的话,就连那橙衣女子也惊讶非常,她定定望着那女子,将其此时的神情模样慢慢与另外一人重合了起来……

  她开始同情那掌柜的了,在她的印象中,自家二哥打理家族产业、与人谈生意时便是如此模样,表面看着摸不透深浅、什么时候都从从容容的,可目光流转的背后,俱是藏着奸滑狡诈,实是奸商本质。

  “你……你欺人太甚!”掌柜的闻言大怒,深觉受到了侮辱,立刻高声喝道。

  就在这时,忽来一道豪爽的声音道:“我说掌柜的,又不是多大的事,你说人家欺人太甚,怎不提方才明着索赔、实乃勒索之事?人家算得挺公道,又没占你便宜,你有什么不满的?”

  有人出头,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看向了出声之人,站在一处的母子俩似乎没想到会有人帮他们,也都偏头看了过来。

  人群中走出一名精壮大汉,看着不到而立之年,身高接近两米,浓眉大眼、一身肌肉,若非麦色的脸上挂着爽朗的笑容,乍一看还真有点吓人。

  “大妹子别怕,只管与他仔细分辩,我看谁敢动歪心思!”大汉约莫也清楚他的模样有点让人心惊,便努力眯着眼做出和蔼之态,冲拉着小男孩的女子道。

  那蓝衣女子感激地冲着大汉微微鞠躬,礼貌地道:“多谢这位大哥。”

  “这话不错,掌柜的,我这里有两千两,就当赔你的了,莫再难为这位姐姐了!”人群中又来这么一句,引得所有人尽皆看去。

  只见缓缓走出一名十七八岁的女子,容貌明艳、眉眼妩媚,体态轻盈、身形高挑,让人不由得眼前一亮,再细细打量时便顿生好感,她虽是女子却有一种寻常女儿家难见的英气,举手投足间也是大家气度,但又不见丝毫刁蛮之气,反而落落大方、坦坦荡荡,很是与众不同。

  这正是一直在人群中看戏的橙衣女子!

  有人给台阶下,其中还有个一看就是江湖中人的大汉,掌柜的心头也发怵,便状似勉强地伸手欲接银票,可他心里又不愿落了气势,就冲一边的母子俩冷哼道:“便宜你们了!”

  “慢着!”牵着小男孩的女子本也想着就此算了,回头将银票补回给这位姑娘便是,听到这话立刻竖眉喝止,因她这一声暗露威严,还真的起了作用,她感激地冲橙衣女子笑笑,按下了那递银票的手,反从自己袖中拿出一张纸来,“你想要赔偿,我也不是缺银子的人,却不愿赔给你这等人,就用此物作抵,算是了此事端了!”

  掌柜的迟疑了一下,纵使气愤这女子言语间对他的鄙视,也强忍着接过那纸,想见识见识是个什么东西,谁知他打开看过后,更是气怒交加:“你这女子好没道理,一张记了药名的破纸,能值几个钱,竟还想以此了事?”

  大汉和橙衣女子双双皱眉,他们都看得出来,旁边这女子不是那等哄人无赖之辈,却又想不通此间关节,反正已经站出来了,总要帮忙帮到底的,先看看情况,若是不对了再说话便是。

  “你自己不识货,便叫个大夫来看看,当本姑娘耍你玩吗?”女子目光已经冷了下来,她身边的小男孩常年与她相处,自然知道这次女子是真的不高兴了,立刻扯扯她的袖子,不愿见她发怒。

  掌柜的自去叫坐堂大夫来看,片刻后那大夫却是第一个冲了过来,激动地捏着那纸问:“夫人也是杏林中人?这方子……可是价值千金啊!”第4章 大叔,要握手哦

  “夫人稍待,容我们兑换银子来!”掌柜的语气立刻变得恭敬起来。

  “不必了,便是仙居谷的医馆也不曾如此行事,你们倒是让人开眼了,现在本姑娘可以走了吧?”

  坐堂大夫见人家目光变冷,再不敢废话,即使心里猫抓似的难受,也只得送了几步,暗中却是把那掌柜的给骂了一百遍,可他也不想想,方才一番争论时,他不是也没站出来吗?

  人群渐渐散去,蓝衣女子带着儿子向大汉和橙衣女子施礼:“多谢两位,此时也该用饭了,若是不忙,我请二位到泰和楼一聚如何?”

  两人眼底均掠过一道精光,想到刚听见的“仙居谷”三字,便不再推辞,那大汉更是豪气一笑,有点不自在地道:“大妹子,你这么客气,我这江湖人倒是怪难受的。”

  橙衣女子勾唇一笑,恰到好处地显示出一丝亲近:“是啊,我也是学武之人,姐姐这般的确让人不太自在。”

  “娘,既然这位大叔和阿姨不介意,我们就放松些不好吗?”小男孩好奇地打量两人,仰头对自己母亲甜甜一笑道。

  蓝衣女子摸摸儿子的头,一改方才大家闺秀般的模样,虽然还是柔弱之姿,神色间却凭添了几分爽快:“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姓林,名问歌,初次见面,还请日后多多关照!”

  大汉愣愣地看着伸到面前的纤纤玉手,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嘴里自我介绍着,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我叫俞大,未国人士。”

  “大叔,要握手哦!”小男孩聪明非常,看出大汉不明白林问歌的意思,立刻笑嘻嘻地解释道。

  “啊,哦!”大汉伸出手将要去握,又收回来在衣服上擦了擦,这才小心去碰面前的那只玉手。

  橙衣女子瞧着有趣,吃吃笑了笑,看俞大一握即分、还面似害羞的样子,便解围似的上前主动伸出了手:“我姓南,名月黎,酉国人士,林姐姐好。”

  林问歌回以一笑,握手后为两人介绍身边的小男孩:“这是我儿子,叫天以穹,你们称他小穹就好。”

  “俞大叔好,南阿姨好!”男孩很有礼貌地问好,一看就是大家出身的小公子,谁知他下一句话却打破了俞大两人的认知,“俞大叔和南阿姨一看就是好人,所以初次见面,就不要给见面礼了,不然小穹会不好意思的!”

  好人?见面礼?

  俞大和南月黎对视一眼,各自无奈地从身上找合适的见面礼,不给见面礼,人家一个孩子的确不会不好意思,可他们就该不好意思了!

  “调皮!”林问歌并未制止,只横了儿子一眼。

  小穹乐呵呵地看看俞大给的一把匕首和南月黎给的一块玉佩,像偷到粮食的小老鼠一样收了起来,虽然不是很贵重,但有总比没有强,反正他不嫌弃啦!

  林问歌伸手一邀,率先向泰和楼走去,岂不知跟着她的两人心中已是惊涛骇浪,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刚刚看到了什么?

  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居然带着空间戒指?没错,就是空间戒指,俞大和南月黎都从对方的神色中确认了不是眼花,他们给的见面礼在那小男孩手里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二人边走边沉思,对于这位林问歌林小姐又好奇谨慎了几分,三大一小一路无话,好在泰和楼并不远,没多久便到了,如此也就不显得尴尬冷场。

  及至楼中雅间,点了饭菜后安坐一桌,几人才品着茶说起话来。

  “林姐姐是大夫?我瞧方才那老大夫可是被林姐姐的方子吓了一大跳呢!”南月黎探究地看向左手边的优雅端坐的女子,有点夸张地笑道。

  俞大是个粗人,但却不笨,心知做不来这等打听的事,索性闭口不言,只耳朵竖得老高。

  “我只是略通医术,”林问歌含蓄一笑,对于这位英气女子的试探并不怎么反感,倒是有意与之结交一二,“那掌柜的死要面子,我却是看不惯他那副嘴脸,原本我儿子闯了祸,赔个把银子也是正常,可我偏不想给他,这才拿方子了事。”

  南月黎闻言笑意顿时真诚了几分,这般性格的女子,虽然看着柔弱,但她却觉得投缘,若能做个朋友也不错。

  “娘,虽说给了方子能救更多的人,可你也太大方了,岳爷爷不是说,学医的人方子最是紧要吗?”小穹皱着小眉头,看表情似是在挣扎银子重要还是方子重要。

  俞大身形一震,这才反应过来林问歌拿方子作抵的深意……

  第5章 北面瘫

  的确如此,若只是赔银子的话,那银子怕是会被掌柜的一干人等用在自己身上,但若是方子的话,自然会用在病人身上,哪怕看病之人也要付钱,这其中的意义就不同,他倒没想到,这么个娇弱的女子,竟是如此仁心仁义。

  南月黎同样怔了怔,学医之人多系家族传承,好的方子就是传家宝一样的物件,这女子就轻易送了出去,真让人看不明白了。

  “乖儿子,一个方子有什么紧要的,若不用来救人,也就是一张废纸罢了!”林问歌摇摇头教育儿子,对于这些传统思想很是无奈,她穿越过来也有二十年了,却还是无法理解所谓的“祖艺不外传”的价值观。

  “哦,我明白了。”小穹点点头,一副乖巧受教的模样。

  林问歌转向从进来就没说过话的俞大:“俞大哥既是未国人士,怎会来到青木镇?”

  虽然是寒暄之语,却也问的合适,青木镇位于这片名叫坤元的大陆西北方,属于三不管地带,并不属于任何国家所辖,要说物产也丰富,可相邻的未国和辰国却并不打它的主意,这里面就牵涉到更西北的一个势力了。

  “哦,我是来此求医的,久闻仙居谷悬壶济世、医术高明,所以便想找仙居谷救我家老父一救,谁知……一路西去却一无所获。”俞大脸色颓唐,很是失落不甘,忽似想到什么,抬头紧盯着林问歌道,“林姑娘即是这里人,可知仙居谷如何走吗?”

  小穹漂亮的眼睛一眨,暗自偷笑不止,只因三个大人自个儿交谈,才没看到他的神情。

  “是啊,林姐姐知道仙居谷怎么走吗,老实说,我也是慕名而来,不过不是为了求医,只是纯粹有些好奇。”南月黎也问了一句。

  仙居谷,就是青木镇更西边的一个势力,它的名字出现于七年前,主营医药之事,事实上它所属的药铺医馆却是十五年前就存在了,这些年来救了坤元大陆不少人,达官显贵、贩夫走卒、江湖草莽,什么样的人都有,就是因为仙居谷这种“有救无类”的行事,才使得它成就了坤元大陆崇高的地位,是仅次于戌国云山胜境的存在。

  “我并非此地之人,只是途径此地而已。”林问歌浅笑着道。

  小穹看着另外两人失望不已,小大人似的直摇头,心里嘀咕个不停:娘只说不是这里的人嘛,又没说她不知道去仙居谷的路,明明是两个比我都大的人,看起来也挺聪明的,怎么就这么好忽悠呢?

  林问歌扫了儿子一眼,好似在警告他不要多事,小家伙倒也乖觉,立刻坐好了当乖宝宝,看得她一阵好笑。

  “俞大哥,未国敏州济仁堂有位陈芪陈大夫,他与我家有些渊源,医术也不错,你若是愿意,我写封信让他帮令尊看看,如何?”林问歌念着这俞大刚才帮忙,便出了这么个主意。

  敏州济仁堂?

  俞大面露惊喜,连忙点头道谢,他是未国人,当然听过敏州济仁堂的大名,这次虽然找不到仙居谷,可能得此机缘也是走运了,谁不知道那敏州济仁堂就是仙居谷名下的产业,陈芪大夫更是医术高明,只是性格古怪,寻常人极难请到他治病。

  林问歌辞了谢,正巧小二开始上菜了,几人便不再多言,哪料到第三个菜端进来时恰好开着门,被人瞧见了雅间里的光景,竟有一人带着笑意扬声道:“月黎妹妹怎么跑到这里来,可让你哥哥好找呢!”

  都指名了,自没有误会的可能,一桌四人只得抬头看去,这一看却是惊为天人。

  泰和楼内阳光束束,光影参差间一白衣男子缓步而来,他容颜俊秀、气质清雅,举止斯文、意态安然,别说是青木镇,就是整个坤元大陆也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眉眼虽然温和,却是剑眉朗目,看起来别有一股子英武之气,半点不因过分俊秀的容貌显得女气。

  “原来是你,”南月黎似乎一点也不受这男子出众外表的影响,朝天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说北面瘫,你怎么会在这儿?”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腹黑娘亲不打折》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8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