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那些年的风花雪月小说颜娇平哥万平生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那些年的风花雪月小说颜娇平哥万平生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被卖

  我走上做又鸟这条路,不得不说是命运使然。

  我叫颜娇,原本也是村里的好姑娘,可惜年前有个自称开发乡村旅游的北上广大老板来我们村,和村长勾结在一起忽悠全村入股。

  事后证明,村长也是被骗的,卷了村里人多少年的血汗钱跑了,那一夜,光上吊的就有五个。

  我妈嚷嚷着棺材本没了,揭不开锅,傻弟弟还要娶媳妇。

  人贩子就像是诈骗的配套设施一样,嗖的出现,不用费尽心机去拐,就多着去的卖儿卖女。

  而我是自告奋勇的那个。

  领头的是个洗剪吹发型的二流子,叼着一根小烟上下打量着,“我做这行好几年了,哭着闹着的有的是,就你,自己收拾个包裹来的。”

  “别废话,我不用你们费心,让我走我就走,遇到检查的我还配合,多算两个钱给我老子娘。”

  “最高五千。”

  “八千。”

  “六千。”

  “七千。”

  “那算了,你们村我们这次收的差不多了。”

  “六千就六千,现在就给钱吧。”

  离家的时候我妈在那叭叭叭的数钱,末了我坐上拖拉机走了,都没看我一眼,我心里有点酸,眼看村子越来越远,站起来喊了一声妈。

  人贩子也心酸了,“你们村这么重男轻女啊,我们也不是非法的,就是引领你们农村妇女进城致富找到如意郎君,让失学儿童早日回归温暖大家庭。”

  这话说得,版版的。

  “你以后安定下来也可以和家里联系的。”

  二流子这几天相处下来也算是和我混熟了,和后车厢一车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比起来,我简直就是个奇葩。

  其实是我想的明白,早就知道我妈想把我卖了,不如主动点,还省得挨打受骂。

  此时一说以后可以和家里联系,我立马变了脸,“你们还有这种服务?太不敬业了,那我以后要成阔太太了,可不想要这种农村亲戚。”

  靠山村坐落在大山里,拖拉机转牛车,再转拖拉机,走了好几天才变成大卡车。

  以前听说这些人贩子到村里买卖妇女给城里有残疾娶不了媳妇的人传宗接代,我自认为我在村里也是这个功能,不如早点去城里还能混个城市户口。

  但我也有觉悟,他们一共四个人,两个中途换过,一个二流子叫黄毛,还有一个一脸冷峻从头到尾都没笑过的小鲜肉叫平哥。

  黄毛这个二流子喜欢说笑,和我混熟了,让我坐在卡车前面驾驶室里,当做解闷,平哥开车从来一句话不说。

  另外两个显然是小弟,在后车厢看着姑娘们,偶尔传来姑娘的尖叫声,平哥就会停车,到后面把那两人拉出来一顿踹,末了还威胁着,要是敢动货,就废了丫的。

  我好奇的戳戳黄毛,“你们这行还有纪律啊。”

  “那是,这些都是村里出来的雏,不能随便碰的,都是买来的。

  要是从大学城或者城里拐带的女人,就能随便玩,反正也不是处了。”

  我缩缩脖子,其实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之前还在黄毛和平哥身上打过主意,要不要主动献身换点好处,可现在看来,绝对是我多心了。

  但我也是有私心的,“黄毛哥,咱们这些都要卖给什么人啊,不管如何,我是穷怕了,你得照顾照顾我,买主给我介绍个有钱的。”

  黄毛这一路上和我也算是革命友情了,“那肯定的,妹子,就咱们这交情,不给你整个高富帅,也是个多金的主。”

  “吹牛吧。”我也不客气的撇撇嘴,“要有高富帅,还能去买媳妇?给我找个难看的无所谓,重点是有钱。”

  “这后车厢的女人要都你这想法就好了。”

  我咬了一口饼干,在村里以前都没吃过这东西,我想我可能真是不正常,反而觉得被拐出来是件好事。

  与其哭哭啼啼,不如积极面对争取个好的,一向是我的人生格言。

  平哥收拾完人继续开车,我偷偷问过黄毛,平哥什么来头,怎么总是别人欠了两百块似的。

  “上面派来的。”他指指天上。

  不过虽然人冷了点,但是胜在长得不错,侧脸看去简直有刘德华的棱角,梁朝伟的轮廓。第二章 平哥

  神游太空,想着要真被强了,平哥这样的,我也是乐意的。

  一路不知道又走了多久,进了厂房,黄毛偷偷告诉我,明天在这见买主,今晚早点睡,又给了我一盒劣质的香粉,“好好打扮一下。”

  晚上我辗转难眠,感觉一切就和做梦似的。

  这仓库很大,中间一个大场地,地形原因,里面不是见方的,有两处往外凹陷,形成两个单独的空间,就像是正对着客厅的房间却没有门的样子。

  我被安排在这个拐角睡觉,算是优待了。

  其他人被绑着睡谁在仓库中间,只有一个门,两个小弟睡在门口,黄毛睡在另一个凹陷处,平哥在中间靠墙,形成一个包围圈,防止人跑了。

  那十几个姑娘大概是白天哭累了,竟然睡的极熟。至于两个小弟,郊区晚上冷,平哥之前从乡村食杂店买了两瓶二锅头,晚上四个人喝了,又去附近弄了点熏酱猪头肉什么的,我因为跟黄毛关系不错,还混到点肉吃。

  平哥让他们三个喝自己没喝,说要守夜,不能全醉了,两个小弟感激的什么似的,其实白日里被平哥揍了,多是面子上过意不去,现在属于公然给脸,忙谢着喝着小酒好不自在,以至于现在睡得极熟,都有鼾声了。

  我当时惊讶于这个看起来冷面无情的平哥竟还有如此温情的一面,还真是个外冷内热的男人啊。

  黄毛对此则是另一番看法,他觉得这就是上面人带人的方式,当时黄毛叼着一根鸡骨头,头头是道,“这道上和朝野一个样,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能上位的人多少有些管理才能。”

  大概看我什么都不懂有意炫耀,“这个平哥啊,别人都说他窝囊爬不上去,可我觉得他才是道上真正的这个。”他竖起大拇指。

  我无聊听得起劲,他也说得起劲,“武侠小说看过吧。”

  我点头又摇头,我只看过故事会,黄毛继续,“武侠世界里面,你看那些最厉害的都不是名门正派,而是歪门邪道,可是最后赢得永远是名门正派,知道什么意思吗?

  反正就是道上义字当头才能长久,不过现在都是电视里才有的了,现实中分分钟为了钱咔嚓。”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吓的一哆嗦。

  “所以啊,我早就想去跟平哥了,其实拐人这事,我也不想干了,主要是缺德。”

  黄毛倒是和我流露出几分真性情来,“这缺德的事干多了,容易遭报应,这点我也知道,可是迫于生计,没办法。本来这次都不想来了,可是一听是上面让平哥来帮我们老大,我就跟来了,想着以后跟他混,就算混不出名堂可是平哥这人仗义,有他吃的,小弟就有饭,还能保住小命。”

  黄毛说的这些我倒是不太明白,云里雾里,可是前因后果一勾连,倒是觉得比故事会上的有意思多了。

  晚上黄毛也多喝了两杯就这样在我对面呼噜震天。

  我正伤感着命运,突然听见衣服摩擦的声音,立马睁开眼睛。

  这边没开灯,但是以防万一,在门口处开了个小灯,屋里是大片阴影。

  我眯着眼睛看着之前也是呼噜震天的平哥突然起身,推了推一旁的黄毛,后者哼了一声又睡过去。

  又走到门边叫了小弟,也没醒。

  平哥转身看了看地中间熟睡的几个姑娘,却没过去,而是走到门边外了。

  我心里一颤,总觉得古怪,鬼使神差的也起身过去,门虚掩着,我还感叹这人贩子,都不怕人跑了吗?

  可是没等出去,就看到厂房门口处的亮光,吓得我一机灵,平哥拿着手机,屏幕的白光在脸上鬼火似的,我差点叫出声来,一哆嗦碰到铁门吱嘎一声。

  前面的人回头,我迅速的关上往回跑,可是门外的人像是箭一样冲过来,我惊慌一下绊倒在妹子身上,只听有人哎呀一声。

  心中大害,本能的往前爬,想爬到自己位置上装睡,可这一动,姑娘们以为人贩子要动他们,连声尖叫,门口的守卫睁开眼。

  “怎么了?”

  此时身后的平哥几乎选风一样的来到我身后,再开灯一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下抱住我,翻滚到我之前睡觉的地方,我瞪大眼睛要尖叫,他一下压在我身上,一只手捂住我的嘴。

  然后在我惊讶的目光下,迅速的撕开了我的衣服。第三章 选个傻子都不选我

  所以当灯亮起来,姑娘们叫着,小弟黄毛查看怎么回事的时候,只听到平哥一声暴怒,“滚。”

  中气十足,黄毛吓得一哆嗦,但是一看我被压在身下,衣衫凌乱,所有人都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尤其是小弟,心里嘀咕,不让他们碰,他自己却半夜偷偷碰,可却不敢出声。

  而平哥一副被人扰了兴致的样子,起身理了理衣服,大步向仓库外走去。

  我攥着衣服领子,半天没缓过来,这究竟怎么回事?

  黄毛则找借口一样嘟囔着,男人嘛。

  我心中疑惑不解,真不明白平哥刚才那一幕是干什么,故意装作要强我来掩盖他偷偷出门的事?

  我本能的觉得这是不能和黄毛说的。

  就像是一段插曲。做梦似的,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中间我一直在我那个小隔间里,黄毛也没来看我。

  见买主之前,我做了个梦,梦见买我的人是个个子不高有点秃顶的老男人,一口黄牙。拍着我的肩膀叫我给他生儿子。

  梦才做了一半还没入洞房呢,就被叫起来,我们这一行有十几个姑娘,都是一个村里出来的,相互有的看着眼熟,有的还能叫上名字,由于我受到优待一向不和她们在一处,再加上昨晚的事,所以此时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鄙视。

  甚至村东头一向自是过高看不上我的小桃还啐了我一口,“贱货,和你妈一样。”

  昨晚平哥的事大概做实了我主动献身的事,在这些人眼里,宁死也要保住清白才是人生头等大事,而我显然是一个女表子。

  我没生气,拉起嘴角,“我是贱啊,人贱无敌嘛。”说着拿出个面包当着他们的面吃,她们由于不老实吃的也不给多,此时看着面包眼睛都冒光了。

  话还没说完,仓库的门被打开,原来外面天还是黑的,这些日子黑白颠倒,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一天?两天?还是几天?

  开门进来的依然是黄毛,没见平哥,他低着头扫了我一眼站到边上去,这才看清他身后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大哥,黄毛只是跟班,引着个瘦不拉几的半大老头子进来,那老头眼睛贼溜溜的扫着这些姑娘。

  我收回思绪,别人如何我是管不了了,但是现在可是决定我命运的时刻。

  我看着黄毛向我摇摇手指,就知道,这个肯定是没钱的。

  所以将头低的很深,最后那老头看中了我们村的小花,她人叫小花,可长的实在不咋地,哭叫了两声就被拉走了,但是我们还没散,看来还有买主。

  随后又叫进来一个,是个像矮冬瓜一样短粗男人,被人用轮椅推着。

  黄毛这次偷偷竖起大拇指,我一下精神了,能被人推进来,就算是瘸子肯定也是有钱的。

  我挺了挺胸,捋了捋头发,容光焕发,脸上扑着劣质香氛只觉得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

  可是矮冬瓜竟然挑中了我们村那个傻子。

  对,就是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的小红,她是卖她姐的时候顺便搭给人贩子的,当时黄毛说他们都不想要,是他老子娘硬塞进来的。

  傻子被拖走的时候,他姐美凤差点哭晕过去,其实我也想哭,现在有钱人都什么眼光,选个傻子都不选我。第四章 买

  正当我感叹命运的时候,突然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中等身材,长相很是过的去,也就四十多岁上下。

  最重要的是,手上那大金溜子,脖子上小拇指宽的金链子看的我眼睛发直,立马来了精神将身边人挤到一边去,这个一看就有钱。

  可是黄毛却皱眉向我打手势,我非常不理解,这都不算有钱的?我看比之前好了不止几倍,黄毛你别是坑我呢。

  头脑一热,连带着可能我的表现实在和其他人大相径庭,那个金链子中年人似笑非笑的向我走过来。

  天知道,我那一刻怦然心动,二十年来少女心第一次冒起了泡泡,只差一声我愿意了。

  “这姑娘有意思,也是一起的吗?别是拿夜场里的糊弄我。”

  那男人看我眼睛发亮几乎要吃人一样顿时皱了眉。

  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你有没有眼光啊,我只不过不太矜持而已。

  那个膀大腰圆的老大笑着说,“糊弄谁也不敢糊弄云哥啊,您可是行家,一打眼一上手,就知道是不是雏。”

  云哥挑着眉,伸手在我腰上掐了一把,我虽然不太矜持,可也是个黄花大闺女,皱眉疼的叫了一声,本能的甩开他,由于常年干农活力气很大。

  云哥哈哈大笑,“不错,这个丫头有意思,比之前那几个有意思多了。”

  之前那几个?你究竟娶了几个媳妇啊。

  不过,不管如何,我还是成功的被这个云哥买走了,以三万块钱的价格。

  人生第一次知道,我竟然有一天还能值三万块呢,我妈当初一直叫我赔钱货,此时此刻我觉得人生价值得到了极大地体现。

  跟着出了厂房,外面月黑风高。

  却不是直接跟着云哥走了,而是被带上一辆车,云哥似乎还有事情要和人贩子交流,可就在我坐进面包车的时候,黄毛火急火燎的过来,和看守打着哈哈,递了几支烟就过来我这边。

  压低声音激动地满头大汗,“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我的手势你没看到啊?”

  “啥意思,这个还不够有钱?”

  黄毛脸和吃了翔一样,“这个可不是一般买主,地下城夜场龙哥的手下,专门给龙哥买处,女的,那个龙哥变态的,玩死不少人,就算不死的半残了扔到地下表演场里,做活体残疾表演,你有几条命能这么祸祸啊。”

  我一听顿时心都凉了,背后刷的起了一层冷汗,“啥叫玩死?娶个媳妇还能死?”

  我在农村是不懂这些的,平时也就看个故事会这种杂志,变态这个词顶多停留在小学课本上蝌蚪变青蛙的认知层面。

  黄毛看我这幅样子,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压低声音,“我给你讲啊,城里人能玩死人的方法有的是,你别天真以为进了城就和淘金似的,分分钟弄死你。”

  “那我现在怎么办啊?”

  我开始越发羡慕那个傻子了,最起码人家找了个正经人。我这人贪财可是更惜命,要钱不要命,我是不干的。

  顿时眼泪就下来了,抓住黄毛手腕,“黄毛哥你给我想想办法啊,这咋整啊。”

  “谁让你刚才不看我手势,自求多福吧。”

  心如死灰,可我颜娇一向不认命,抓住他,“黄毛哥,求你帮我一回吧,我一定记着你大恩大德,将来一定报答你,欠你个人情行吗?”

  黄毛很是无奈,“要是别人我还能帮,云哥我说不上话的。”

  什么日后报答黄毛根本没放在心上,因为当时根本想不到我一个山村里被拐出来的女人将来能有什么地方求到我的。

  我心一抖,人有急智,用力一把推开黄毛,大声地,“你这人怎么不认账啊。”

  不远处看守看过来,我瞪着眼睛,泼妇状,“你说过的,就对我一个人好,现在转手把我卖了,也不怕别人知道,我早就是你的人了,你惹谁不好,非要惹云哥,要是云哥知道你染指我,小心扒你一层皮。”

  第五章 逃跑

  黄毛瞪着眼睛显然没想到我突然的爆发,不过看我的样子半晌反应过来一脸哭笑不得,那两人中果然有一个去前面报告了,另一个死死地盯着我们。

  我这属于把黄毛拉下水了,后者气的牙痒痒,手指点着我半天没说出话来,不过此时他不帮我也不行了,他老大一向不分青红皂白,要是云哥问起来,就算自己是冤枉的,老大也是要做给人看的,自己只能是炮灰。

  想到这,黄毛眼泪都出来了,“我的祖宗啊。”

  过去和那个保镖说话,像是解释什么,正好挡住他视线,然后手指挥着向我摆摆手。

  我赶紧从车窗爬出去。

  可是这院子里人贩子的人也不少,我不可能光明正大的跑,只能躲在车子后面。

  刚才我留个外套挂在车窗上,黑灯瞎火的,远看就像我背靠在窗户上一样。

  那黄毛看我得手了,也赶紧过来,看守耍帅带着墨镜当然看不清了。

  我俩躲在车后面,黄毛都想抽我了。

  “现在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你说你,好心当成驴肝肺。”黄毛话还没说完,就被大门外一阵警笛的声音惊住了。

  随后,几乎是光速一样的冲进院子几辆警车,下来无数全副武装的特警,拿着警棍和枪指着院子里的人,“都给我蹲下,不然那马上开枪。”

  速度极快,有几个逃跑的小弟,那边直接开枪,那是真枪啊,我们村就有一台电视机还是黑白的,以前有个电影叫什么赤子威龙,里面有枪战,当时想着枪战也就和放鞭炮一样,可是身临其境,我整个人都被那巨大的爆破声吓傻了。

  屋里的姑娘们大叫着,黄毛老大来不急跑,都被警察压住了。

  我俩因为一直躲在车子侧面,很巧的没人发现。

  我还发愣,黄毛拉着我从车底下一直爬出去了,那边警察都在关注着院子里的人贩子,谁都没看见我俩,就这么的跑出了包围圈,一直跑到厂房外的玉米地,不知道跑了多久,才停下来。

  黄毛显然也吓傻了,才回过神,松开手, “尼玛,我带你跑什么?”

  我其实也挺纳闷的,难道是舍不得我,相爱相杀了,你是人贩子我可是受害者,你带我跑个毛啊。

  不过我当时吓傻了,就被他一路拉出去。

  厂房那边灯火通明,人都被押上警车,可是似乎还有警察在排查漏网之鱼。

  黄毛回头看了我一眼,“就此分道扬镳吧。”

  “啊?”

  我一下急了,“我上哪去啊?”

  “你可以回厂房那边找警察。”

  我犹豫了一瞬就否定了这个答案,第一,我就这样走回去,警察信吗?而且我怎么出来的,我见到警察跑什么啊,说不清楚。到时候小桃他们乱说话,把我当人贩子抓了上哪说理去。

  第二,把我遣送回村里,不过是等着给人家做童养媳,嫁给村头老光棍或者再次被卖,不行,命运得掌握在自己手里。

  所以我下了一个结论,“我和你走,进城。”

  “什么?”

  黄毛显然是不情愿地,他带着我回城里简直是累赘,而且老大都进去了,带着我回去说不清的。

  我也不傻,装作不经意的说,要和警察解释如何跑出来的,他一下就同意了。

  其实很多时候我觉得黄毛这个人还是挺单纯的,至于如何误入歧途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伤心往事。

  我俩不知道走了多久才走到公路,搭了过路货车进城里。

  车子开进市中心街道时候,我觉得我的选择没错,灯红酒绿,花花世界,这才是我要过的人生。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8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