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越爱越虐小说江念忆陆南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越爱越虐小说江念忆陆南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我曾爱过他的眼

  夜,A市,金樽暗夜。

  我裹着浴巾走到陆南辰身边,歪着脑袋看他,廉价一笑:“陆老板,今儿打算给我多少?”

  他没有说话,坐在那儿恍若一尊雕塑,看到我过来,他瞟了我一眼,脸上厌恶的表情仿佛我是地底腐烂的蛆。

  我无所谓笑笑,随手摸起一边的烟,给自己点了一根,深深吸了一口,尖酸而市侩说:“做一次,1万块,内射再加5千,如果你喜欢口,那也行,再加5千,或者还有什么特殊癖好,我们再酌情商量?”

  看着我手上徐徐上升的烟,他鄙夷说:“江念忆你就这么贱吗!”

  我冷笑一声,把烟给掐了,伸过手来环住他的脖子,说:“对,我就是这么贱,所以陆老板要不要做?不做的话,我们也没有必要浪费彼此的时间,我还要赶着去找下一个老板。”

  我眨眨眼:“我在这儿可是很受欢迎呢!”

  他冷笑:“既然你那么想卖,那就如你所愿。”

  他眸色一沉,一把扯掉我的浴巾,把我压在身下,没有任何前戏就进入,这是我的第一次,身下一片撕心裂肺的疼。

  他没有任何的怜惜可言,咬住我的肩膀恶狠狠地冲撞着我,我笑着看他,这就是我曾深爱如命的男人,也是我恨之入骨的男人。

  两年前我曾爱他爱到骨子里,日日为他欢喜为他悲,为他的一句夸奖而兴奋得一晚上睡不着。

  我曾以为他对我有几分真心,没想到结果却是两年流放,家破人亡。

  我曾入狱两年,幕后黑手是我爱之如命的男人,父母因此病逝,留下14岁的弟弟孤身一人在社会沉浮。

  我恨极了陆南辰,在狱里的两年,我一遍遍想起我曾经爱过他的蠢事,日日诅咒他不得好死。

  想起出狱那天,弟弟那虚弱而宽慰的笑,我的一颗心就像被放在火上烤一样,疼得厉害。 我这才知道,弟弟患上了严重的肾炎,一个月内必须手术,可巨额的手术费我却拿不出来,走投无路之下,我出现在了A市最大的夜店。

  这是我在金樽暗夜卖的第一夜,为了弟弟我已做好堕落的准备,却没想到买主竟然是他!

  他依旧动作着,我的指甲刺入掌心,仇恨的血几乎逆流,我告诫自己要记住他现在的样子,不要忘记血海深仇。

  可如今他在A市只手遮天,我也还有弟弟要照顾,这一切必须从长计议。

  “啊!”他忽然狠狠地往里一顶,我忍不住叫出声来,他为之一缓,用那双能吃人的眸盯着我,语义嘲讽:“怎么?这样就不行了?”

  我努努嘴,说:“我只是在想,陆老板还没和我谈好价钱,待会儿赖账怎么办?”

  他嫌恶地剜了我一眼,冷声说:“会让你满意的。”

  随即握住我的腰,像是打桩机一般,狂风暴雨。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在一阵低吼中发泄了自己,可还没等我松了口气,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

  接下来的事情记得不大清楚,只明白夜在这样的煎熬中度过,再之后,就是第二天早上。

  阳光有些儿刺目,我费力张开双眼,眼前是他那张俊逸的脸,在这一瞬间,我恍若回到了两年前。

  忽然汹涌的情绪让我有些儿想哭,脑海中浮现起那段腐烂的曾经,我闭上眼,别过头去,不再看他,而是翻身起床。

  身体恍若不是我的,我费力走到浴室,却在镜子里看到浑身吻痕的我。

  这一切都告诉我,昨夜有多疯狂,我闭上布满红血丝的眼,打开花洒淋浴。

  可还没等我洗好,浴室的门就被轰然推开,我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捂住身子,可却听到他的冷笑声:“出来卖的,做作什么?”

  自尊心被刺痛,我一把关了花洒,裹住浴巾讽刺说:“我说是谁呢,两年没见,陆老板什么时候多出了个爱看人洗澡的毛病。”

  他冷哼一声,反唇相讥:“我也不知道,你江念忆这两年脸皮长得比二环的房价还快,竟然出来做皮肉生意。”

  我心中愤怒,我本就恨他,如今在这唇枪舌战中,我难道也要以此落败?

  我不能输!

  大约思考了一秒,我用最尖酸的语气说:“看不起皮肉生意的人是陆老板你,可我昨儿晚上的买主也是你,当初也是你让我锒铛入狱,如今我才刚出狱你就赶着来上我,难道你还对我余情未了?”

  我嘲讽一笑:“如果是这样,那还真是抱歉,在牢里呆的那两年,让我心肠愈发硬了,我对那再续前缘没兴趣,也没那闲工夫陪您玩。”

  我想,我赢了。

  我昂起下巴,看着越来越阴霾的他,我的心中有一种诡异的痛快感。

  我要报复他,我要看着他一步一步堕入深渊,我要他比我惨!

  可他随即冷笑一声,那眼神恍若刀子,将我片片凌迟:“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对你一个刚从牢里出来的女人感兴趣?”

  呼吸仿佛在这一瞬间被扼制住,我藏在浴巾下的手攥得发抖,他总是这样一击致命,让我无处遁逃。

  看着我没说话,他却没打算这样放过我:“昨晚上我只想来看看,你江念忆究竟堕落到什么程度,没想到你还真是如鱼得水,就像天生该干这行一样。”

  我嘴巴张张,可却说不出话来,无数爆炸的情绪堵住我的喉头,让我无处宣泄。

  他看着我睚眦欲裂的样子,把一张支票扔在我的胸前,冷笑说:“这是昨晚上你的报酬,五十万,祝你生意红火。”

  我伸手抓住支票,五十万,这是我现在最需要的。

  “拿钱倒是挺快,出来卖就不要摆个贞洁烈女的臭模样,看着晦气!”他冷笑着拍拍我的脸,然后转身离开。

  我握紧手中那五十万,全身发抖,我听到门砰的一声响,泪水应声落地。

  我深吸了一口气,我想,没事,反正我已经达到了目的,我拿到了钱,昨儿晚上和我上床的是谁,不重要。

  既然已经踏上这条路,谁也别他妈矫情!第2章 我要报复他

  距离那夜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我现在正坐在陆氏总裁办公室外的等候室这儿,手上揣着根验孕棒,两条红。

  来来往往的人都装作不在意地瞟着我,我只是冷笑。

  那天收了他的钱之后,我就被金樽暗夜的妈妈桑扫地出门,说是我得罪了个大人物,对方要封杀我。

  我知道是他,他向来喜欢把事情做绝,就像他弄得我家破人亡一样。

  我没立即找他,而是先给弟弟把手术费之类的交了,等了一个月,验个孕,苍天饶过谁,我怀上了他的孩子,然后,我就来到了这儿。

  是他先害我家破人亡又断我财路,就别怪我找上他!

  “江小姐,陆总让你进去。”秘书小姐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我看到她表面恭敬,可是眼底却藏着鄙夷。

  我站起身来,抖抖手上那根验孕棒,趾高气昂地走进陆南辰的办公室。

  刚进来,我没有关门,而是径直走到他的办公桌前,把一条腿放上去,再将验孕棒往他的眼前一摆,和那夜一样廉价地笑笑:“陆老板,我怀了你的孩子,怎么办?”

  “嘶——”

  我听到周遭有人倒吸冷气,大约瞟了一眼,周遭还有些人,大约是他公司的员工,我才不在意他们的目光,两年牢狱之行,我已见过太多白眼,这点儿又算什么!

  我盯着陆南辰,只见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只是冷冷说:“打掉。”

  我挑起一边眉毛,收回腿,一边作势往外走,一边掏出手机要打电话:“这可是你说的,我也就只能这样原话告诉媒体,说你陆老板始乱终弃,搞人家破……”

  “回来!”他冷声说,我转过身来,笑笑看着他:“怎么?陆老板改主意了?”

  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扫了一眼那边还慢吞吞收拾东西的员工,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他们尴尬地笑笑,然后立即离开,顺带带上了门。

  他扔下手上的笔,走到我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冷飕飕地说:“江念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笑,把手机揣进包里,伸手环住他的脖子,说:“我要嫁给你。”

  他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将我的手给掰下来,嫌恶说:“江念忆你还真敢想!”

  我无所谓地将验孕棒往他眼前一扔:“有什么不敢想,陆老板你送我入狱,毁了我的一生,我本想在金樽暗夜讨个生活,可你却又断了我最后的财路,没办法,我只能赖着你了。”

  我看着他没有接过验孕棒,顺手把它往垃圾桶一扔,说:“没办法,谁让我本身就是个没脸没皮的贱人,当个豪门太太,应该不愁吃穿。”

  “呵!”他嘲讽一笑,后退一步,上下打量我,鄙夷说:“你本身就是出来卖的,谁知道你有过多少个男人,现在怀了孕就找接盘侠,你真当我是蠢的吗!”

  对于他的鄙夷,我不在乎,我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我要扰乱他的生活,我要报复他,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我能接近他。

  而要达到这个目的,目前最为稳妥的,就是嫁给他。

  所以,面对他的质问,我淡定回答:“我们可以做胎儿羊水DNA鉴定,我百分之百肯定这是你的孩子。”

  他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

  我仔细打量着他,在牢里的这两年,我时常想起当初的往事,以便揣摩他的心思。

  抛开我爱他的心情,以旁观者的角度看,许多事情就清晰了许多,他是一个有野心的男人,他居心叵测一步步攀爬至今,我相信他明白,如果我出去闹,会对他的事业和形象造成巨大影响。

  而刚才在他办公室里的那些人不可能对这事守口如瓶,我一路招摇,就是为了断他后路。

  看他没有回答,我加上一把火:“陆老板可以拒绝我,可我等了一个月,也不是这样好打发的,大不了我出门左拐打掉这个孩子,用流产物检验DNA,再把新闻卖给媒体,反正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到最后看谁损失惨重!”

  “江念忆你敢!”他的眸色一厉,一把提起我的衣领,恶狠狠地看着我。

  我不明白他是为我想要打掉孩子而生气,还是为我想要败坏他名声而生气,我想是后者,所以我笑:“对,我敢。”

  我一把扯掉他的手,从包包里面拿出户口本,说:“陆老板,我已经把户口本准备好了,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去民政局登记怎样?”

  看着他的脸因为气愤而扭曲,我的心中有一种诡异的快感。

  我笑着看他,这只是开始,我要他今后每一件事情都不顺心!

  我要他亲口品尝他种下的恶果!

  我的心中有个恶毒的计划,只要这个计划成功,我保证他痛苦一生!

  他半眯着眼睛看我,眼里是浓重的黑,一时之间,我看不透他在想什么,最后,他冷笑一声,说:“江念忆,你最好不要后悔。”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陆老板看我像是要后悔的样子吗?”

  他冷哼一声,然后提着我离开,公司的人来来往往,我知道他们都在悄悄打量着我们,我没有一点儿不开心,反而,我还要笑。

  我几乎能够看到陆氏一步步走向灭亡的样子,我想,我一定会成功,我一定要搞垮他,废掉他的所有心血!

  ……

  登记的过程很顺利,完事后他把我扔在市中心他名下的一栋别墅里,然后驱车离开。

  我摆弄着手上的红本,看看我和他名字挨在一起的样子,我笑了。

  我习惯性地从包包里面摸出烟,准备给自己点上,然而想想我的肚子,就把它给扔一边去,我呆呆地瞪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想着,今天是我和陆南辰新婚的日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手再次碰到了那红本,我想起两年前我曾笃定自己会嫁给他的那些蠢样,我笑,我还真一语成谶。

  我终究还是嫁给了他。

  我哭了。

  嚎啕大哭。

  撕心裂肺。第3章 本就是出来卖的

  曾经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直戳心窝子地疼,我是拼命爱过他的,为了他我曾把自己放低到尘埃里。

  可是事实证明,为了一个男人而抛弃自尊真是犯贱,我以为我能感动他,却没想到他反手给我了致命一击。

  在牢里那两年,我曾无数次想过死,我也行动了,左手手腕上还有个疤,后来我被救了回来,探视时我看着弟弟为我哭得惨兮兮的模样,我想我要活着。

  这个家就只剩下我和他了,他还那么小,我要熬下去,我欠他太多了。

  “嗡嗡嗡……”手机一片震动,我一把擦掉脸上的泪,告诉自己别那么矫情,掏出手机一看,是弟弟的主治医生许医生。

  我清了清嗓子,保证声音正常这才接通了电话。

  许医生是解放医院最好的医生,不仅年少有为,还长得帅,医院里很多小护士都偷偷喜欢他。

  可是看到他的电话,我却十分忐忑,赶紧问:“许医生,是我弟弟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问题,你弟弟的手术十分成功,但是后续的复健等等,还需要一起讨论,你什么时候方便来一趟医院。”许医生干净的声音传来。

  我看了看左手手腕上的表,估摸了一下时间,说:“我现在就过去,大约半个小时后到医院。”

  又说了两句这才挂断了电话,我拾掇拾掇自己往医院去,下车后我想起了什么,就从包包里掏出新鲜的红本,拍了个照发在朋友圈,配字,我们结婚了!

  这个账号已经尘封两年,两年前我和陆南辰爱得死去活来那会儿,朋友圈里所有人都一清二楚,虽然现在大伙儿或许身份不一样了,但是我想,他们八卦的心思依旧不减。

  才刚发出去,手机就嗡嗡地震动个不停,新信息源源不断地蹦出来。

  我入狱那会儿他们对我避而远之,出狱许久也无人问津,可就这一条消息,就炸了天。

  我冷笑一声,把红本和手机扔包里,就往许医生的办公室走去。

  人情冷暖,在牢里的这两年我已尝了个遍,现在也不介意多这一条,他陆南辰希望我安分地给他来个豪门隐婚,我就偏要将这件事情公诸于众。

  我入狱两年是铁打的事实,当初多少人赶着我的面上来落井下石,那些脸我都还记得,曾经他为我打造的“完美”结局,随着我嫁给他,都将成为他的污点。

  我笑着推开许医生办公室的门,将脑袋中的那些念头抛出去,抱歉说:“许医生久等了。”

  他抬起头来,微笑点头,指指一边的椅子:“坐。”

  我坐下,他拿起弟弟的病历和我仔细说了一番,许医生给我的感觉是干净的,可靠的,他和陆南辰完全不一样,我这样想。

  这一段时间以来,许医生一直很照顾弟弟,我很感激他,可在我和许医生商量好了之后打开门时,却看到了他……

  陆南辰正冷着眼看我,以居高临下的姿势。

  “南辰来了,过来坐。”许医生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我疑惑转身,看向他,再看看陆南辰,他们,认识?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我的认识里,像是许医生那样干净的人,是不会和陆南辰搅在一起的,可是现在看来……

  “不了,我找人。”陆南辰说完就提起我,一路拉扯着,把我扔到车子里。

  “江念忆你又想干什么!”他低吼,眉头皱起,眼睛更是危险地眯成一条线。

  我想他指的大约是朋友圈那事,也没细想他为什么知道我会在许医生那儿,于是下意识地就顶回去:“干什么,这不是明摆着吗?”

  我喘着气想要推开他,刚才一路无果的挣扎让我很是恼火。

  可他却用灼烫的身子压住我,声音低沉而危险:“陆太太,你要明白你现在的身份,你是我的夫人,就不要到处招蜂引蝶!”

  我不明白他具体指什么,但只要能让他不开心的事情,都能让我开心,于是我说:“我爱招谁,爱和谁暧昧,和谁有一腿,你都管不着。”

  我伸手环住他的脖子,看着他的脸色愈加阴沉,心中更是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陆先生,你要明白,我嫁给你只是讨个生活,这和我在金樽暗夜卖是一个性质的,你既然断了我那边的财路,我只能赖上你,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要为你守身如玉,毕竟,陆先生,我已经不是两年前的我,你也不是当初的你,人生在世不容易,脑袋上常顶些儿绿,成年人嘛,看开些。”

  我还故意挑了挑眉,让我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几年来,我在牢里的确也学了不少,我的狱友之中就有在风月场混迹的,两年来,闲着无聊她也多多少少和我说过一些那些勾当,我如今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这次我打算报复陆南辰,计划之一,就是让他声名扫地,现在看着他因为那不存在的绿帽子而生气的样子,我忽然灵机一动,我想,我有了一个好主意。

  我还在想着,忽然,身下一凉,我心头狠狠一跳,刚才一直在想事情,倒是忘了陆南辰的存在,如今他的手则是撩起了我的裙子,右手直接拨开我的小裤,探了进去。

  我赶紧一把抓住他的手:“你干什么?”

  他的眼底是浓重的黑,暗哑着嗓子说:“你不是说你嫁给我是为了讨生活吗?既然如此,我们之间的买卖关系就要继续进行下去,你本身就是出来卖的,还不让我上吗?”

  他一边说着,手指就塞了进去,快速动着,一根,两根,三根……

  我压下心头的羞辱与悸动,嘲讽道:“原来陆老板有喜欢车震的爱好,我倒是小看了你。”

  他用满是欲望的眼盯着我,“咔嗒”,皮带解开的声音传来……第4章 保护好你的小兄弟

  我往里缩,他却摁住我,手上动作更快,让我几乎丧失理智。

  我伸手想要抵抗他的进攻,可是他却欺身上来。

  “陆老板要记得,现在我的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你想要让我打掉孩子有很多种方法,用这样恶心的法子把孩子拿掉,你就不怕我曝光吗!”

  我几乎是尖叫出来的,虽然他停车的地方很偏僻,但还是可能有人过来。

  我恨他,他是我的仇人,我不甘心为他情动。

  他顿了顿,然后手上的动作更是快速,并且迅速吻住了我,将我的所有声音堵住。

  车里的空气瞬间沸腾,我的灵魂都在战栗,我gc了。

  我有点儿想哭,可是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摸索到了某个滚烫的东西。

  我恢复了些许理智,想要甩开他的手,可他的手却像是钳子一般,根本无法挣脱。

  我用另外一只手打他,他却带着惩罚性质狠狠地咬了我的唇。

  我打他,挠他,也用力咬他,终于我听到了他吃痛的吸气声,他这才支起身子。

  他的眼睛有些发红,浓黑的眸子里全然欲望,我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他却一声不吭扯下领带将我的另外一只手给绑住,领带另外一头拴在座位上。

  我这才反应过来,急切道:“你给我放开!”

  他根本不理会我,而是继续抓着我的另外一只手引导着往他的那儿探去。

  我脸色一红,某足了劲儿大声嚷嚷:“救命啊!这里有人……”

  还没有说完,他又用唇堵住了我的,并且用我的手握住他的,快速动作,我气极,手上一个用力。

  他既然敢这样羞辱我,就不要怪我让他断子绝孙!

  “嘶……”他狠狠地咬了我一下,然后用力按了我的虎口,很疼,我下意识地松开了手,他这才把他的小兄弟给解救了出来。

  我看着他坐在一边面色阴沉的样子,不由得畅快地笑出声来。

  “陆老板,惹怒女人的下场,啧啧啧!”我故意盯着他的那儿看,那玩意儿被我狠狠捏了一下却不见颓靡,反而还在我的目光下雄赳赳抬起头来,我嗤笑一声,嘲讽道:“陆老板最好保护好你的小兄弟,你的下半身性福我可不敢负责。”

  我那只松开的手狠狠一握,做出一个抓爆蛋的凶狠动作。

  他双眼一眯,冷笑一声:“江念忆,你倒还嚣张上了,看来金樽暗夜的妈妈桑把你调教得不错。”

  我白了他一眼,轻蔑道:“那是自然,在卖给你之前,我什么样品没见过,你那玩意儿,还真不算什么。”

  他的周身泛出强大气场,他斜了我一眼:“你还见过别人的?”

  我的白眼差点儿翻进天灵盖里去:“你以为我是去金樽暗夜玩儿的?”

  我下意识地摸摸包包,想要掏出一根烟来,可却发现包包被他扔到前面的副驾上。

  他忽然俯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那金樽暗夜的妈妈桑有没有和你说过,当着男人的面说他小,会有什么下场?”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就身体力行,先是压着我把拴着座位那边的领带解下来,然后将我另外一只手也绕进去,之后再绑上。

  “你再这样我喊救命了!”我威胁他。

  可是他只是嘲讽一笑:“陆太太,记住你的身份,如果你真想让别人围观我们夫妻之间的亲密事,随便叫,反正我不在乎。”

  “你!”我气极,比不要脸,没人比他在行!

  我瞪着他,刺激他道:“你想流掉孩子,那就进来吧,我随意!”

  他斜起一边嘴角,嘲讽地看着我,然后把我裙下的小裤给扯掉,然后把我双腿一并,弄出一个三角区域……

  第5章 抱我

  我闭上眼不再看他,我能感受到他在动作,屈辱感泛上心头,我告诉自己,无所谓。

  那夜我已将自己卖给他,现在多做几次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关心中间过程,只要最后我胜他败的结果。

  我被绑着的手握得死紧,指甲刺入掌心,我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

  他发泄之后,就驱车载着我回到市中心别墅,停车处,我瞟见另一个位置上停着辆白色玛莎拉蒂,车牌号是那串我烂熟于心的数字。

  他打开车门,冷眼看我:“下来。”

  我稍微想想,然后张开怀抱朝着他,笑着说:“抱我。”

  他嗤笑一声,后退一步,鄙夷地看着我:“江念忆,你还真当我和你结婚是因为爱情?”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伸手指了指肚子:“刚才是你带着我进行车上竞技,现在我因为运动量过大,肚子不舒服,你不负责谁负责?况且只是抱我进屋,又不是让你上刀山下火海,至于吗?”

  我故意瞟了一眼他的那儿,讥笑道:“难不成是陆先生你还在腿软?啧啧啧,真是中看不中用!”

  他的双眼一眯,冷笑一声抱起我,在我耳边说:“那夜是谁在我身下哭着说不要的?”

  我心中恼怒,可还是要保持微笑:“那夜?抱歉我不清楚,毕竟我对陆先生的某些私人信息不是很关注。”

  “记不清楚没关系,我会带着你重温几遍,直到你长记性!”

  他扔下一句话,然后就抱着我往里走,我没有再刺激他,而是假装不在意往里瞅。

  门刚刚打开,我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转过身来,心中一喜,然后立即环住陆南辰的脖子:“亲爱的,一路抱着我回来辛苦你了,给你个亲亲作为奖励。”

  说着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就先吻了他,还顺道咬了他的唇。

  他疑惑地看着我,但我却奸计得逞地笑了。

  “南辰?”女人的声音传来,他抬起头来一看,我也顺带转过脑袋去,微笑看着她。

  陈如好,陆南辰的生母,当初我和他在一起那会儿,这女人就经常在背地里使绊子,后来在我入狱之后,她明里暗里对我爸妈做了许多小动作,弟弟和我说,妈当初摔断腰椎导致下半身瘫痪,就是陈如好推的那一把。

  所以在我在准备好报复他们时,就将相关资料查清楚,在看到玛莎拉蒂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陈如好来了。

  陈如好不喜欢我,不希望我成为她的儿媳妇,可我就要让她看着,还要大张旗鼓地告诉她我怀了陆南辰的孩子,如果能够气死她自然最好,气不死也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是你!”陈如好的声音瞬间冷下来,然后瞬间从沙发上站起来,来到我的身前,扬起手就要给我一巴掌。

  我笑,立即往陆南辰的怀中一缩,躲过陈如好的那一巴掌:“妈,我的肚子里还怀着南辰的孩子呢,你别打我。”

  “你叫谁妈!你那狗娘养的妈已经死了!我陆家的儿媳妇我只认乔安一个,你给我下来!”她气极败坏地斥道,还恶狠狠地瞪着陆南辰:“放她下来!南辰,你不要忘了,乔安可是救过老爷子命的人!”

  “陈阿姨,请你嘴巴放干净些!我的妈就算现在去世了,也不是你这张嘴可以骂的!其次,你认不认我,我无所谓,可我和你儿子是法律承认的合法夫妻这一点你不得不认,我是嫁给你儿子不是嫁给你,这一点你管不着,再有,乔安是谁?”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8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