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至尊修道士小说李天立诗雨烟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至尊修道士小说李天立诗雨烟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被诅咒的人

  李天立缓缓地从街上走过,他已经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十六年了。

  可是,他刚刚走过的时候,街边一些摆摊的大婶就像是见到了瘟神一样,立刻就拉着自己的孩子躲到了屋中。

  这样子就像是遇上了龙蛇帮前来收保护费一样。

  可是,李天立却不是龙蛇帮的人,他不但不是龙蛇帮的人,还是一个民阳城镇之中的秀才。

  看着眼前这些见到了自己就像遇到了凶神恶煞的痞子一样的人,李天立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口中喃喃道:“长得霸气不是我的错……”

  望着李天立远去的背影,一个街角的大婶对着边上的孙子说道:

  “看见了吧,就是这个人,你以后见到他的时候,有多远,你就跑多远。”

  幼童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奶奶,将手中的冰糖葫芦咬在了嘴里,很是认真的点点头,可是却将两条青色的鼻涕甩了出来。

  “那个李天立,出生的时候,就很怪异,你们知道吗?”大婶教训了自己的小孙子之后,还不忘记向这边上的人说教。

  众人一听,饶是在这个炎热的夏天里边,也不由得打了一个寒碜。

  看着大家的反应,大婶很是得意,似乎为自己找到了这些听众,很有一种成就感,这边是街边大婶的通病,很显然,这位大婶病的很深、很深。

  “他呀,刚刚出生的时候,竟然将他妈全身的血液都吸干了,他妈就去了。”说到了这里,大婶脸上也出现了恐惧的神色。

  周围的听众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件怪异的时候,可是听到了这里,还是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三个字:吸血鬼!

  大婶将自己裤脚边上还在甩鼻子小孙子抱在了怀中,接着说道:“可是这孩子,也倒是奇怪了,虽然生下来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可是本身确实长得很俊俏,不仅仅如此,他的聪明才智可是一直都是好到了极点。”

  这一点,众人也都纷纷赞成,这孩子虽然生下的时候,就发生这样灵异的时间,可是本身确实聪慧到了极点。

  众人现在都还在记得,这个孩子刚刚会走路的时候,就和他的爹李明在街边上摆摊,一个根本就没有学过算数的孩子,竟然能够帮着自己的爹算账。

  要知道,一个个刚刚会走路的孩子,很有可能连话都说不好,可是这个孩子竟然能帮着自己的爹算账了,这怎么都叫人难以置信啊。

  “哎,可惜了。”大婶唉声叹气,接着说道:“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可是就在他五岁的那年,竟然有将他的爹浑身的血液都吸干了!”

  说到了这里,众人后背的汗毛瞬间就立了起来,仿佛李天立已经在他们的背后,露出了两颗尖细的长牙,正要吸食自己的血液。

  大婶自己也打了一个寒碜,李天立五岁那年,他的爹李明在切菜的时候,将自己的手指头划破了,就带着李天立到了这大婶家中所开的小药房之中,买了一瓶金疮药。

  这本来就是日常生活之中,最常见不过的事情了。

  可是,叫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这一幕一直都是大婶噩梦之中最常出现的一个场景。

  ……

  “爹,我来给你包扎伤口。”生的白净的小李天立堵着小嘴说道。

  李明慈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将还在冒着血花的手指递到了李天立身前,李天立用自己的小手将李明手指上边的血迹清理一下,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恐怖的一幕出现了。

  李天立刚刚接触到血液的时候,他浑身上下竟然都冒出了血光,就像是最为妖艳的霓虹灯一样。

  继而,李明浑身的血液就像是喷泉一样,从自己的手指头上射了出来。

  这些血液,刚刚射出,就落到了李天立身上,更加诡异的是,李天立周身的那些红光,竟然将自己的爹手指头上边喷出来的血液给吸收了!

  这就像是海绵遇到了水渍一样,无声的溶进了李天一的身体。

  大婶当年将这一切看在了眼中,而李天立的爹李明也因为失血过多,导致了自己的大脑供血不足而死亡。

  按照常理,李天立至少也被一些好事的生物学家拉去做各种的实验,可是那个时候,文革刚刚结束,所有的人都是人人自危,谁还会件这件事情说出去?

  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了封建思想的余孽。

  故此,李天立的这件故事,仅仅限于这一条小街之中。

  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会无缘无故的将人血吸走,故此,这条街上所有的孩子自一出生,就被自己的父母给灌输了“远离李天立,保障生命安全的口号。”

  而这条街上的孩子,也是很彻底的贯彻着这条口号。

  李天立小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的被那些孩子当着自己的面高声喊过:远离李天立,保障生命安全的口号。

  起初的时候,李天立还会有些愤怒,可是后来,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上有很多与常人不一样的东西。

  他感觉到了自己的与眼神见到的这些人不一样之处,心中也就不会怎么在意。

  长此以往,李天立从下到到,都是一个人,尤其是在他的爹莫名其妙的就被自己吸了血之后,李天立自己更是有意的和别人疏远着,他不想自己在伤害别人。

  对此,他也曾有以为自己是一个妖怪。没有人陪自己玩笑的时间里,李天立守着自己爹遗留下来的一笔并不丰厚的财产,开始了独自一人的生活。

  独自一人的时候,为了打发时间,李天立开始学着看书。

  可是,当她看遍了史书之后,才发现,出了那些非常有名的人,生下来的时候是很变态的。

  比如那个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刚刚出生的时候,他妈的产房里边,就出现了光,那光芒非常的刺眼,将整个屋子照的就像是白天一样……

  可是,还是没有生出来就会吸血的人……

  抱着这样的想把,李天立今天出门,就是想去找一个算命先生,给自己算算命。

  “在很多志怪小说之中,算命的先生都不是一般的人。”李天立心中坚信自己的想法,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科技还在很不发达,李天立深受古代的志怪小说的毒害,根本就没有想到算命先生很多都是骗子……

  他都不敢再明面上说自己的是算命,都是躲在一些深深的幽黑小巷之中。

  李天立很不容易的打听到了一位还在给人算命的先生,很不容易的才找到了这位算门先生的居所。

  问着空气之中的恶臭味,李天立有些无奈的皱了皱眉头,心中想着一句很经典的话“大隐隐于市。”

  这样的环境之中,说不定还真的是有什么前辈高人啊。

  然后,李天立看了看眼前这个幽深的小巷子,里边隐约有着人头在攒动,可是在外边看去,光线实在是太暗了。

  这样的环境之中,很容易遇到打劫的。

  李天立将自己手中的几枚铜板握得紧紧地,然后依然迈步走进了这幽深又寂寥的小巷之中。

  李天立刚刚走进小巷,就感受到了一种清凉扑面而来,在这个盛夏的时节,很舒坦。

  李天立刚刚走进了这里的时候,阴影之中就有几条身影在走动。

  “兄弟们,有肉包子送上门来了。”

  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李天立浑身上下都感觉很不舒服,每一次遇见这样人的时候,总避免不了要打架。

  肉包子是一句黑话,说的就是有目标出现,大家动手将这个人拿下,然后分赃。李天立生在社会的底层,自然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天立不喜欢打架,尤其是面对这些被人们称为社会不良少年的人。

  从小就没有双亲的他,自然有很多的机会和这些人“接触”。

  “我就是来算命的。”看着眼前几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少年,李天立微弱的声音有些颤抖。第2章  算命

  “算命?”

  其中一个人听了李天立的话,有些感到稀奇,看了身边的几人,几位流氓痞子立刻无比嚣张的笑了起来。

  “小爷今天给你算你,你要断几根骨头。”有一个嘴里叼着还没有点着烟的少年出现,歪着下巴,看向了李天立。

  李天立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可是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身后竟然已经有人了。

  “识相点,将你手中的钱交出来!”叼着烟的少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来了一盒火柴,正给自己点着烟。

  李天立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几人,约莫过了几分钟之后,李天立将手中的那些皱巴巴的一沓票子抬了起来,低声说道:

  “我想给你们算命,一个人五毛钱。”

  少年郎的声音很认真,绝不是开玩笑,眼神也很清澈

  众人见得眼前怯懦少年将手中的铜板举起了起来,心中还以为是这少年很识趣,也很配合,还在想着是不是下手轻一些,能主动配合被自己的抢的人,这年头实在是太少了。

  可是,他们嘴角的笑意还没有舒张开来的时候,就听到了这怯懦少年郎的话。

  “我想给你们算命,一个人五个铜板。”

  众人顿时愣在当场,他们这些人,做这一行,也算是老手了,可是多年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

  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一共六个人,已经有几个人笑的直不起腰来了。

  “小子,你来给我算算,我什么时候能找到媳妇?”还是那个吊儿郎当的少年。

  李天立微笑道:“你这吊儿郎当的样子估计一辈子也找不到媳妇。”

  听得此言,这不良少年顿时大怒,向着李天立就是一巴掌扇来,可是等他一眨眼功夫,他眼前的这个人竟然到了自己面前,正和自己的眼睛对着眼睛。

  甚至于他都能微微的感受到了这个人鼻尖的汗毛,都触碰到了自己的鼻尖的汗毛。

  然后,他看到了眼前的这张脸笑了,他不等不承认,这是一个很灿烂的笑容。

  忽然,他感到了自己的两根手指一松,紧接着,插进了自己的鼻孔。

  一种憋闷的感觉出现在他的鼻腔之中,可惜的是他还没有来的体会,整个鼻腔之中传来了一种无法言说的酸痛,他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嗷——”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这幽深有寂寥的小巷之中传出。

  所有的不良少年看着正在地上打滚的同伴,还有那个面上有着灿烂微笑的少年。

  “下一位,谁来,还是五个铜板。”少年很是认真的说道,既然是要给人算命,那就一个都不能少。

  “兄弟们一起上,我就不信他一个能打五个!”

  不知道是谁率先大喊了一声,所有的人顿时怒吼,挥舞着拳头砸向了李天立。

  可是,就在李天立以为自己会被这些拳头给砸中的时候,那些拳头的主人,竟然全部转身就跑。

  那速度真的很快。

  李天立的大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似乎,这里就只有地上那个在嗷嚎不已的不良少年了。

  李天立有些无奈的耸耸肩,他没有去追这些人,自己本身也就是不想自己算命的钱被人抢了而已,既然他们想跑,那就跑呗。

  然后,李天立蹲下了身子,看在地上那个鼻腔之中正在向外流血的不良少年。

  那少年见得李天立蹲下了身子,就像见到了地狱之中的勾魂使者一样,立刻在脏兮兮的地上蹭出了半米,与李天立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出乎他的预料,眼前这个给他才“算过命”的人,并没有对他做什么,而是很礼貌的问道:

  “请问,黄大仙家里怎么走?”

  不良少年立刻道:“就在这个小巷子的最深处!”

  说话的语速很快,就像是巴望不得李天立赶紧走。

  李天立起身,。向着小巷深处走去。

  不良少年深深的松了一口气,然后从自己嘴里抽出了一根已经被口水浸湿透了的香烟。

  忽然,李天立的脚步一听,将目光再次看向了躺在地上干呕的少年。

  少年心中一惊,竟然遏制住了呕吐的欲望,有些警惕与恐惧的看着李天立。

  之间的李天立摇摇头,有些惋惜的说道:“多么好的一身衣裳,只可惜浸泡了一身的臭水。”

  不良少年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的地上究竟有多么脏,夸张的是,脏兮兮的地上,竟然还有些白色的小虫在蠕动着……

  ……

  李天立想着小巷深处走去,走了几乎十多分钟的时候,才开到了一间正对着小巷的小木门,虚掩着。

  见到了这门,居然正对着整个小巷,李天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中浮现了一句话:

  “房门正对大道或大路,有煞!”

  这就是常人所说的自家的房门不能正对着大路,这样的话,会对主人不利。

  若是寻常人家,也就罢了,可是这里住的,可不是一位寻常人家,怎么也算是微微懂的一些风水的人吧,竟然会放这种低级的错误。

  李天立忽然发现自己的脚步有些沉重,这样的一个连这点禁忌都不懂的人,能给自己算命吗?

  “既来之,则安之!”李天立唯有这样的安慰自己,当即迈步上前,伸手就要敲门,可是还没有等得李天立的手落在了门板上边,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不用敲门,直接进来吧。”

  听得这声音,李天立心中微微有些惊异,自己还没有敲门,里边的人怎么就会知道自己来了。

  李天立也不多想,向着身后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有一枚颇大的铜镜正好对着房门。心中微微笑道,这是不是就是那位黄大仙化解这种煞的手段?

  想到了这里,李天立心中之前的哪一点疑惑也消失了,轻轻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推开了门之后,李天立才惊奇的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走廊,并不是主人的居所。顺着走廊走去,李天立才看到了一个厢房。

  那厢房里边端坐着一个老者,这老人有些上了年岁,约莫五十多,可是却有些邋遢。在这老人的身前,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边放置着一些纸笔,竟然还是毛笔宣纸!

  李天立走到了这人身边,这人依旧在看着手中的一本线装古书,并没有抬头看向李天立。

  李天立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这时候邋遢老人才抬头看向了李天立。

  “请问,是不是黄大仙。”李天立问道,将拿着钱的右手背到了背后。

  邋遢老人点点头,说道:“鄙人就是黄大仙,这位小哥,是不是生活之中有什么困难的疑惑事情,想来我这里问问。”

  黄大仙说着,就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一张凳子,示意李天立坐下说话。

  李天立也不客气,一提自己的穿了多年有些发白的灰色大马褂,就要坐下,可是没有想到这马褂有些年头了,线缝早就腐朽,李天立这一用力,竟然将自己的衣角撕开了两个大洞。

  李天立直翻白眼,心中暗自咒骂,自己手里的针线刚刚用完了,现在可是还没有钱去买啊。

  这时候也不等多想,李天立直接做了下来,任由自己的膝盖上边出现的两个裂口将自己的肉露了出来。

  原本李天一还以为眼前的这个邋遢老头会笑话自己,可是抬眼看去,发现眼前的这个老者眼中一片清澈,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见得老者如此,李天立心中不由得暗自将老者高看了几分,至少不是那些衣冠识人势利小人。

  “我这里算命,别的不做,就先测字,不知道小哥意下如何?”黄大仙微微笑道,将手中的线状书往桌子上一放。

  李天立道:“老先生说了算。”

  继而,黄大仙起身,将一瓶墨水打了开来,在一个小盒子之中到了一些出来,又取出了一直毛笔,递给了李天立。

  李天立自然会使用毛笔书写,而且还能写的一手好字。

  “请在之上写下一个字。”黄大仙说道,“莫要多想,你心中这时候出现了那个字,你就写出那个字。”

  李天立微微点头,看着眼前纯白的宣纸,微微叹了一口气,手中的毛笔舔了舔墨水,然后手指微微触动,一个字在雪白的宣纸上边生出。

  字体优美,可是却给人一种很是凄苦的感觉。

  “孤!”黄大仙看在眼里,手指不断的在木头桌子上边敲打着,发出哒哒的声音。

  看着落在纸上的文字,李天立开口道:“请大仙测字。”

  黄大仙点点头,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缓缓地坐回到了自己跌座位上边,然后闭起了眼睛,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黄大仙忽而睁开了眼,看向了李天立。第3章  揭穿

  “你自由孤独,娘生下你之后,就去世,爹也在你幼年的时候,就去世了。”黄大仙眼中发着精光,看着脸上写满了惊愕表情的李天立,微微一笑:“我说的是与不是?”

  “大仙啊!”李天立惊呼,这然都能看得出来,这真的就是凡尘之中的高人啊。

  “求高人的指点啊!”李天立就差点跪下了,自己从小就背负着一个像是诅咒一样的命运,现在难得遇见黄大仙这样的高人,心中自然不疑有他。

  黄大仙微微一笑,“好说,好说,可是这个价钱的问题……”

  一听黄大仙这样说道,李天立立刻将自己手中皱巴巴的一沓散碎的票子往桌子上边一搁,有些心痛的说道:“我就只有这十块钱了。”

  听得李天立这话,黄大仙很是愤愤的说道:“我这可不是为自己挣钱,你要知道,我探测未来,这可是要与神灵沟通的啊,这可都是孝敬神灵的钱啊。”

  这话说得李天立哑口无言,感情眼前的这位,竟然还能与神灵沟通?

  看着李天立近乎有些崇拜的眼神,黄大仙摆摆手,表示这是小意思。可是眼睛却没有从桌子上的钱离开过。

  “将你生平的事情说来我听听。”黄大仙面带着微笑,将桌子上边的钱,全部都受到了自己手中。

  李天立也没有多想,直接将自己的身世说了出来,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地方。

  听得李天立说玩自己的身世,黄大仙脸色也露出了惊异的神色,就像是在看怪物一样,而后思量了一笑说道:

  “老夫算得出来,你天命不详,身体之中就像是缺少了某种东西一样,按照我多年算命的经验来看,你身体之中的血脉不全,故此才会出现那种沾染到了自己至亲的鲜血,就会吞噬。”

  听着黄大仙的这番话,李天立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之中竟然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发热一样,一边的黄大仙脸上更是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忽然起身想着李天立说道:

  “时辰不对啊,你这后生,你给我听好了,现在你回到家中,明天也不要去上课去,记住了,在家中过半旬,你在来我这里,我给你好好地算算。”

  听得黄大仙的话,李天立脸色吃惊的看着黄大仙,有些不解:“那下一次还要钱吗,我现在就只有这些钱了。”

  黄大仙脸色惊慌消退,做出了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看向了李天立说道:“收一次钱,也就够了,怎么还会收两次,不过你可要记好了我的话,一定要在家中带上一个半旬,在能出门,并且第一时间到我这里来,我讲给你作法,祛除你身上的诅咒!”

  听得黄大仙此言,李天立脸上顿时出现了喜意,本来他还是不相信的,可是听了这黄大仙竟然从一个字上边,就能看出自己的身世。

  这一点叫李天立又惊又喜,现在听得黄大仙的话语,心中更是巴望不得这个半旬立刻就过去了,自己好来这里解除自己身上的诅咒。

  “那我给老先生鞠个躬吧!”李天立起身,向着黄大仙就要鞠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李天立总觉得自己身上有些发烫,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身边有一个大火炉一样。

  “快走吧!”不知道为什么,前一刻,还在慈眉善目的黄大仙,这一刻竟然大声吼道,浑身上下都有些颤抖。

  李天立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的老先生,虽然觉得有些诡异,可是这个老先生怎么说在一个半旬之后,就会成为自己的恩人啊,自己现在可不能使了礼貌。

  故此,就要弯腰向着黄大仙一拜,黄大仙见得李天立坚持,也就不再说什么可是脸上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连嘴角都在抽搐。只是李天立向着黄大仙鞠躬,并没有看到了这一幕。

  李天立一拜,忽然见得黄大仙身边的桌子底下,竟然有一块铜镜。

  “老先生,你的铜镜掉在地上了。”李天立笑道,然后伸手,就要将这铜镜拾起。

  猛然间,李天立发现了这铜镜之中映出来的景物,竟然不是这个房间之中的东西,乍看起来还有些眼熟。

  李天立将这铜镜的镜面微微的转动了一下,忽然看到了在镜面上边出现了一条幽深、寂寥的小巷。

  “不要!”黄大仙惊呼,可是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前后还不到一眨眼的时间,李天立抬头想着头顶看去,赫然也有一块铜镜。那个角度正好对着李天立手中的正在捧着的铜镜。

  “镜面反射?”李天立脸色变得很是难看,看向了站在一边上的黄大仙。黄大仙劈手就从李天立手中夺走了铜镜,抱在胸前。

  “快走,不然你就大祸临头!”

  李天立忽然间笑了,他明白了所有。之前曾经在外边见过一枚很大的铜镜,还以为是这个大仙化解煞的手段,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通过镜面反射,看到了外边的小巷之中,是不是有人前来。

  李天立回头看去,果然在外边的走廊上头见到了同样的一块铜镜。

  “这就是我刚刚在外边才要敲门的时候,你就知道有人来了?”李天立嘴角苦笑,本来还以为遇上了一个“仙人”,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招摇撞骗的。

  黄大仙脸上出现了汗珠:“是!”

  到了这一步,唯有承认。

  “可是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世?”少年郎心中还有最后的一丝希望,希望这人真的能有什么仙法一样的东西,为自己化解自己身上的厄运。

  “这个……”黄大仙脸色惨白,支吾着说道:“你们那天街上有我的熟人,你的事情我自然就知道了。”

  听得此言李天立顿时无语,没有想到自己的竟然还能成为那条街的名人,就连现在这个大仙都知道。

  “我们做这一行的,虽然不敢说是见多识广,可是整个个城镇之中,我基本上每一条街上都有人认识,故此,凡是前来问卦的人,我只要闭上眼睛想一想,就能知道这人是谁,家中曾经出现什么事情。”

  黄大仙一张老脸涨的通红,这样说道。

  要不是这个意外,自己差点就被骗了。

  “哎——”李天立叹了一口气,向着黄大仙伸出了手,黄大仙一愣,看着李天立,嘎声道:“我一个上了年纪的五十多岁的老人,你也忍心下手?”

  李天立瞪眼道:“把我的十块钱还给我!”

  …………

  手中捏着自己的一串铜板,李天立心中再次微微的舒了一口气。

  自己身上奇异的地方,李天立是比任何人都了解的。

  尤其是李天立自己的身体上边,力量大的惊人,速度更是快的吓人,特别是自己竟然可以将别人的动作分解!

  开始的时候,李天立还小的时候,以为是有鬼……

  故此,之前和那个小混混打斗的时候,李天立才会在那个小混混眨眼之间就到了他的身前,更是一挥手就将手指插在了鼻孔里边。

  也许一个人能得到这样的武功,本身就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起初的时候李天立心中也很是欢喜,可是逐渐长大的他,有些意识到了自己的武功是怎么来的。

  他查阅了很多书籍,想看看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可是都没有,最后他做出了猜想,自己一定是将自己双亲的血液吸收了,才会有这样的武功。

  从那个时候,他就开始担忧起来,若是将来,自己身边的人与自己走进之后,又再次被自己吸了血,失去了性命。

  李天立又该怎么办?

  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困惑人的问题,李天立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惑了近乎十多年,现在依旧被困惑。

  思考着这些问题的时候,李天立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出人工湖边上。

  一股恶臭从里飘了出来,同时还有那滚滚的水声。

  李天立就坐在这边上,在这里还没有修建人工湖的时候,这里就是他爹和娘的公墓。现在修建了人工湖,他都不知道自己爹娘的尸骨到了那里去了。

  不仅仅是他爹娘的尸骨,就连很多人的尸骨,都被弄到了不知道哪里去了。

  有些人带头闹事,这里的施工也就停了下来。

  “爹娘,我又来看你们了。”李天立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人工湖还没有建成的堤坝上边,眼中已经渐渐有了水雾。

  “我好累啊。”李天立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对着眼前的人工湖说着话,从小他就是一个人,唯有对自己的爹还有些影响,对于娘,更是一点影响都没有,只有家中有一张黑白的照片。

  上边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很美丽。

  “我不是妖怪!”第4章  危机

  不知道为什么,李天立忽然大声吼道,他每一次来这里都会想到五岁的时候,自己将爹身上的血液吸走的场景,他心很痛,一辈子都玩不了。

  “我不是妖怪!”

  ……

  是他自己将自己的爹杀了!而在后来的日子里,他从别人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娘竟然是在生出自己来的时候,就被自己吸干了血,死去了,他的心中更加的难受,每一次想起来,就像是在油锅里煎炸自己的心。

  黄昏很快就来了,这个地方本来就很是偏僻,根本就没有一个过路的人,就算是李天立这样怒吼,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什么。

  李天立就这样的坐在堤坝上边,直到这里已经是满天繁星,他才回过神来。

  “小子,终于找到你了,看你往哪里跑!”

  就在李天立看着天空思索自己人生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很是阴惨惨的声音响起。

  李天立一惊,想着身后看去,这声音有些熟悉,就像是在那里听过一样。

  看得朦胧的月光底下,这里有一群人站在那里,李天立忽然发现,人群之中为首的一人,竟然就是自己今天刚刚“算过命”的那个不良少年。

  “滚吧,我现在没有心情给你算命。”李天立根本就没有看向这个少年身后的人,也没有注意到这些人手中都拿着家伙,一些闪亮的折刀。

  听得李天立此言,那个少年立刻叫道:“大哥,就是这小子,把你弟弟打的这么惨,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一个青年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看向了李天立,又看了看自己的弟弟,说道:“就这样的一个人,你居然被虐了?”

  语气有些不善,可是却隐隐有一种肃杀的气势,向着李天立压去。

  李天立裸露在外边的肌肤上边,竟然生出了一层小疙瘩。

  李天立有的打了一个寒碜,看向了身后的重任。

  那是一个披着黑色风衣的青年人,居然在大晚上的还带着一个墨镜!李天立忽然笑了,这样的人,打扮实在是太古怪了。

  “上去,将他按在地上,给我弟弟出口气。”这风衣青年向着身后的众人说道,没有一丝的不自然,就像是在说一件很是普通的话语一样。

  显然,这样的事情,他没有少做,这样的命令,也绝不是第一次下。

  “上!”

  那个不良少年立刻叫嚣道,身后立刻冲出了十多人,将李天立围在了正中央的位置。

  这时候,借着月光淡淡的光华,李天立看到了这些人手中的刀。

  泛着寒光的刀!

  可是,还没有等得这些人有什么动作的时候,李天立就已经动了。

  他的手忽然想着最近的一个人抓取,在庞人看来,就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样快。

  “铿锵“一声,李天立将那人手中的折刀抢在了手中,那人更是被撞得飞了出去,落在了远处,发出咚的一声,就没有了声音,不知道是死是活。

  “上!”剩下的人众人虽然见得李天立手段惊人,可是这些人都是在刀尖上舔血过日子的,自然不会畏惧。

  顿时十多把刀的刀光照亮了黑夜。

  可是,这些刀去得快,回来的更快。

  黑夜之中,就像是在大地上边起了一片火花一样,铿锵声不绝于耳,然后,那十多人就躺在了地上,衣服下边隐隐有着血在溢出来。

  李天立手中刀背上边没有沾血,倒是有些缺口,他用的不是刀刃,而是刀背,如若不然在,这些人身上的某些器官只怕立刻就要和自己的身体分离了。

  “大哥,这……这……”

  那不良的少年见得自己的大哥的手下竟然如此不堪,顿时吓了一跳,也没有想到李天立竟然如此强悍,面对十多人的攻击,竟然还能如此顽强。

  风衣青年的脸色很难看,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遇上这样的一个狠角色,面对十多人,都可以做到游刃有余。

  可是,就在他们两人一位李天立会提着手中的残刀向着两人走来的时候,李天立忽然将自己手中的残刀抛在了地上。

  他从来不认为眼前的两个人可以有什么力量能够伤害到自己。

  李天立看了看地上还在不断呻吟的众人,皱着眉头:“滚吧,以后不要再来这里。”

  听了这位煞星的话,就算是众人再怎么骨折伤痛,也唯有强行站立起来,想着外边走去。

  “等一等!”

  见得李天立要走,那风衣青年忽然开口道,倒是他边上的弟弟,脸色惨白,一个劲的流冷汗,现在他可是知道了自己招惹到了什么变态的人。

  李天立停住了自己的脚步,看向了这风衣青年,说道:“我不认识你,也不想认识你。”

  风衣青年脸色微变,而后看向了李天立,说道:

  “凭借兄弟的身手,若是加我,我可以担保兄弟以后喝最香得酒,玩最漂亮的妞,花数不尽的钱!”

  这个风衣青年说的话,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所有人奋斗一生而追求的目标。

  很少有人能拒绝这样的诱惑。

  可是,李天立就是那很少人中的一部分。

  “我不认识你,也不想认识你。”

  还是原来的话,原封不动。

  可是风衣青年就好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依旧说道:“我之前在远处听到了兄弟说的一些话,似乎是兄弟的亲人曾经埋在了这里,尸骨却又被那些开发商给弄得下落不明。”

  听得此话,李天立迈出的步子有收了回来。

  “说!否则我就杀你了。”

  李天立短短的十六年时间里,这是第一句威胁别人的话,哪怕是小时候,被人家辱骂,他都没有这样说过,更是没有和别人动过手,打过架。

  风衣青年与李天立两人还隔着好远,可是听着这句话,忽然有一种浑身冰凉的感觉。

  “怎么会,既然兄弟有兴趣知道,我有怎么能不相告?”风衣青年笑了笑,可是笑的很勉强,他本身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黑道枭雄,可是现在面对着这样一个少年,竟然会有一种忍不住颤栗的感觉。

  “荒唐!”风衣青年心中暗骂了一句,看向了李天立,高声道:“还未请教小兄弟的名字?”

  李天立冷冷道:“说,或者死!”

  他的心情实在是太糟糕了,本来没什么的,可是现在被这群人叨扰,更是暴怒,李天立忽然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样暴怒过。

  听得李天立这样的话,风衣青年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个弧度,月光下边,没有人能看清楚他的这个小动作,就连李天立也没有看见。

  然后,风衣青年大步向前,他身边的弟弟忽然低声道:“哥哥……”

  风衣青年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你过来看,这个坟场俩边所有的人尸骨都被人扔进了这个渠道之中。”风衣青年走到了那个像是被施工队不小心砸出来了缺口边上,这样说道。

  李天立顿时暴怒,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这些人该死!”李天立怒道,旋即一双赤红的眼睛看向了风衣青年,“这家施工队的幕后老板是谁?”

  “我也不知道。”黑衣青年说道,可是眼中已经出现了笑意,“可是我手底下有人,我可以去查一查。”

  李天立看着那呼啸而过的黑水,浑身上下竟然再次发热,这种感觉,就像是他的身体之中有什么东西就要出来了一样。

  月光下,风衣青年忽然从自己背后一拂,竟然是一把漆黑的小匕首!

  他缓缓地将匕首对着了李天立的脑袋,李天立此刻正在看着那漆黑的污水,更笨就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的动作。

  可是,皎洁的月光,将风衣青年的动作毫不保留的投影了下来。

  李天立慌忙抬头,见得黑洞洞的枪口正好指向了自己,这一刻,他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咻的声音!

  那匕首呼啸着,击中了他的左胸口,由于两人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这匕首竟然穿过了他的身体,那强大的穿透力,使得他的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

  李天立的身体“噗通”一声,跌进了渠道那呼啸的黑水之中。随着黑水的几个翻滚,李天立的身体消失在了腥臭无比的黑水之中。

  ……

  月光下,不良少年走来,看着自己哥哥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一种恐惧,伴随着这种恐惧,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大哥,你之前不是想收他到自己麾下效力的,可是为什么最后又会杀了他?”

  风衣青年将自己的手枪缓缓地收起,幽幽道:“一个不能控制的手下,又怎么可以叫做是手下?”

  “不在他心神大乱的时候,将他杀了,难道等着他来杀我吗?”

  不良少年这时候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自己的哥哥,似乎就是这个工程后边的幕后老板。

  想到了这里少年心中不由得有些发冷,可是想到了李天立已经矮了自己哥哥一刀,有跌入了这滚滚的黑水之中,就算是一块纯精的钢铁,在这里边滚上一滚,也不见得能保存下来,更何况是一个人的血肉之躯?

  第5章  渠道的天书

  李天立感觉自己的左胸一阵刺痛,然后整个人就跌入了腥臭的黑水之中,失去了意识,待得他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他感到了一阵刺眼的光。

  可是他浑身上下都非常刺痛,根本就是不上来一丝一毫的力气,就连勾动一下小拇指的力气都没有。

  可是,就是有一团很刺眼的光,一直在刺着他的眼睛,就算是他想要用力的将眼睛闭上,这光芒还是在刺着他的眼,根本就挡不住!

  李天立深吸了一口气,顿时浑身上下一股股刺痛袭来。然后他缓缓地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竟然不是什么腥臭的海滩或者是河岸,竟然是一片有些暗黑的空间。

  可是,在这暗黑的空间之中,却又有一样物件在空中虚浮着。

  李天立心中苦笑,看来自己不是眼花了,就是已经到了地狱。

  之后,他再次昏迷,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次幽幽的醒来,这一次,他比上一次好多了,可是浑身上下依旧很乏力,那股强烈的刺痛,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反而更加的强烈。

  这一次,他睁着睁开了,居然又是那片暗黑的空间,在这暗黑的空间之中,没有任何东西,唯有一个白色的物件,在空中悬浮着,在散发着洁白的光。

  这一次,李天立咬牙坚持住,没有昏迷过去,那散发着白色光泽的物件,竟然是一本书籍的样子。

  “这是上帝派来了天使,在度化我吗?”这是李天立心中生出的第一个念头,他将眼前的这书本想象成为了圣经。

  只可惜,这并不是圣经,不仅仅不是圣经,而且还像是一本要命的书!

  这本书,竟然在吸收这李天立的血液!

  鲜红的血液在空中缓缓地浮动着,然后被那散发着洁白光泽的书籍模样的物件给吸收。

  这时候,李天立并没有什么害怕的神情,眼前的一幕,叫他想到了自己的曾经吸食他父母的血液,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

  李天立缓缓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想要将这本书籍握在手中,这完全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可是没有想到,这本书籍一到李天立手中,竟然化成了一个个的符文,在李天立已经破损不堪的肉体上边跳动着。

  李天立从小就没有体验过娘的怀抱是什么样子的,可是现在他的感觉就像是在自己娘的怀抱之中。

  他浑身上下,都很舒坦,就像是在冬日里照着阳光一般,也惬意。

  可是,就在李天立放松了身体享受的时候,那些闪亮的符文,竟然全部都冲进了他的脑海之中!

  “啊——”

  李天立顿时发出了像是野兽一般的嘶吼声,这种痛楚无言可说,这世间没有任何形容词可以形容这种痛楚。

  幸好,只是仅仅的一瞬间,这种痛楚就已经消失。

  这时候,李天立才恢复了感觉,耳朵之中有着暖暖的液体在流动,李天立很敏感的感应到了那是血液,不是别的东西。

  更为夸张的是,李天立双眼之中,竟然也有一股暖暖的液体在流动,混合着泪水。

  “这就是传说的七窍流血吗?”

  李天立苦笑,忽然,他发现自己的脑海之中竟然多出了很多陌生的信心,这些信息就像是扎根在了他的灵魂之中一样,清晰无比,每一给字眼,都能看的很是清楚。

  李天立来不及查看这些信息,像是挣扎着站起身来,然后开始打量着身边的一切。旋即李天立面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四周,这里不是别处,竟然是自己的家中!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李天立先是摸着墙角,开了灯。

  平时里随便几部就能达到的开关,现在对于李天立来说,就像是登天一样。

  “咔嚓!”

  油灯凉了,约莫过了一会儿,李天立才的视野才渐渐恢复,逐渐清晰了过来。

  可是,映入眼前的一切,简直吓得李天立一跳。

  这里是李天立的家中不错,在墙边上有一组破烂不堪的椅子,在这椅子上边,竟然正躺着一个风华正茂的姑娘。

  这姑娘大约二十多岁,一张瓜子脸生的俏丽无比,现在虽然是熟睡,一双清新的小嘴唇微微的崛起,倒是有了几分孩子气的模样。

  随意倒在了椅子上的身体,将一个年轻女子完美的曲线全部都展开。

  这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李天立的教书师母——钱小朵!

  “钱师母,钱师母!”李天立走上前去,低声的向着钱小朵呼唤着。

  钱小朵非但没有醒来,反而扭动了一下身体,整个身体的曲线一时间摇动了起来,尤其是那纤细的腰,叫人看了忍不住想要将之拦在怀中,好好地疼爱一番。

  李天立看在眼中,虽然全身上下疼痛无比,对于自己的师母钱小朵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中很疑惑,可是这个时候,这些问题全部都抛到了脑后。

  “咕咚!”

  李天立忽而重重的咽了一口口水,这声音实在是大,竟然将钱小朵都惊醒了!

  钱小朵醒来,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李天立,睡衣浓烈的美丽脸蛋上边,露出了一阵狂喜。

  “李天立,你终于醒来过来了!”

  这声音透露着狂喜,完全是一个长辈对后辈的关爱。

  见得师母钱小朵关心自己的样子,李天立心中暗暗地鄙视自己,之前心中怎么会生出那种龌蹉的念头?

  钱小朵见得李天立身体有些颤抖,立刻将李天立扶住,李天立也缓缓地坐在了椅子上边。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钱小朵关切的说道。

  李天立道:“师母,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就是我怎么会在家中?”

  李天立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是那个风衣青年击中了一刀,跌入了整个城镇最大的渠道之中,可是现在怎么醒来只会,就会在自己的家中?

  听得李天立这样说道,钱小朵脸上立刻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我是在前天晚上接到讯息的,有人在城西的马路上边发现了你……”

  听着钱小朵的解释,李天立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他落入了渠道之中,九死一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城西的那个地方,哪里的渠道竟然崩裂了,而李天立正好被那股强大的水流,从哪崩裂的渠道之中抛了出来。

  由于那个时候,是深夜,并没有人见到这种诡异的一幕。一个人竟然会从渠道之中崩飞了出来!

  这自然是李天立的推想,按照钱小朵的说道,李天立似乎是走在马路上边的时候,恰好公路被强大的渠道的压力崩裂了。

  故此,李天立才收的重伤。

  而后,有巡夜的捕快发现了昏迷不醒的李天立,在他身上的衣服里边找到了一个湿淋淋的本子,上边仅仅写着李天立师母钱小朵私塾的地址。

  李天立才被及时赶到的钱小朵送到了医馆之中。

  可是,怪异的是,郎中给李天立探了下脉搏,居然发现李天立竟然只是内脏受了些震荡,并没有什么大碍。

  李天立自己在听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背后生出了冷汗,自己可是被人在左胸那里击有匕首刺出了一个前后透亮的血洞啊。

  可是怎么在医馆检查不见了?

  当着自己师母的面,李天立自然不好意思脱自己的衣服当场验证。

  “然后,我就将你留在了医馆之中,观察了一天,郎中说没有什么问题,我就将你送到了家中,可是你家里有没有什么人,我就留了下来。”钱小朵很是轻描淡写的说道。

  可是这些话听在了李天立的耳中,心中却生出了一股股的暖流,自从他的爹过世之后,一直都是他一个人。

  这条街上所有的人见了他,都还来不及避开,又怎么会有人愿意对他付出什么。

  “师母……”

  李天立的眼睛微微有些发红,以前的是,他都以为这个师母也就是看中了自己的成绩实在是太优秀,每一次都能给她挣来些奖金,可是现在,李天立心中是真的被感动了。

  钱小朵有些心疼的看着李天立,就像是一个大姐姐在看着生了病的小弟弟一样。

  “街坊们说的话,我也听过了,可是我想和你分享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之后,李天立坚持叫钱小朵上床睡觉,自己谁椅子。

  钱小朵开始的时候,坚持认为李天立是一个病人,怎么可以是椅子,可是在李天立单手将一个厚重的椅子举了起来之后,钱小朵立刻点头同意了。

  见得钱小朵上了床,李天立关了灯。

  这时候,他脑海之中的那些神秘的文字一个个的浮现了出来:

  “修炼一途,夺天地造化……”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8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