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沉沦小说林吉祥夏阳晨林希尧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沉沦小说林吉祥夏阳晨林希尧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01章

  十五天后,看守所的大门“哐当”一声开启,发出沉重的怒吼,一个女孩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出去后,好好做人。”女警感慨的看一眼这张过于年轻漂亮的脸庞,摇了摇头,哐当甩上大门。

  女孩回身做了个鬼脸,乌溜溜的大眼睛灵动的四处转了转,七月如火般的艳阳天,烈阳刺得她睁不开眼来,夹杂青草香的空气让她大口大口呼吸着,原来吃牢饭是这么回事,她算是怕了,碰瓷不行,看来得换条路子。

  “喂喂,您叫江涛是吧,我这里是建设银行乌市支行信贷部,有一张以您姓名办理的信用卡在昨天上午九时五十五分被恶意透支十万元,为避免给您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本着为广大市民负责的态度,我行慎重决定请您提供身份证号及信用卡号以及密码供我们核对,谢谢!”

  “什么?你根本没有建行的信用卡,我是骗子?勒个去,你怎么能没有建行的信用卡呢,江先生,做人要厚道,明知我是骗子还跟我聊那么久,知不知道夏天说话很费口水的。。。。。。。”

  靠!现在的人防骗意识也太强了,看来老一套都不管用了,没文化,真可怕,骗子这一行也要推成出新才是,该是研发新课题的时候了。

  还有现在的人一点都不厚道。

  树荫下,林吉祥用手扇着风,一边愤愤不平的骂着,再慢慢平稳了一下呼吸,这鬼天气是一年比一年热,太阳就像个大火球,每天爆晒着大地,再不去商场里吹吹免费空调,她的头顶都烫得能煎鸡蛋了。

  掏出三元钱买了一根冰棍,又趁店主不备顺手从冰柜里摸出些冰碎撒在头上,她向着不远处的大商场急急冲过去。

  林吉祥?对,她就是那碰瓷的衰货,别小看她,她也是有名片的人,她的名片是格格吉祥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白领?女强人?情妇?呃,都不是,在业内她有一个很好记的身份:骗子!

  这个皮包公司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总经理,林小贱,主要负责外出联系业务,人称:贱哥,贱哥是个孤儿,自小在孤儿院长大,因为瘦小,常被其它孩子欺负,十三岁那年失手打伤了另一名孤儿,连夜逃出了孤儿院,从此四海为家。

  林吉祥是个卖花女,是贱哥在昆明市流浪时捡来的,那时候的林吉祥只有十岁,每天晚上棒着一堆花可怜兮兮的跟在别人屁股后面乞讨,但是她胆子小,不敢开口,花都卖不出去,常常被打挨饿,在一次被打到奄奄一息时,终于被组织的人无情的扔在河边,正巧被路过这里的林希尧救下,也是她命不该绝,跟在希尧哥身边饱一餐饿一餐居然也挺了下来。

  从此,大她四岁的希尧哥就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林小贱当然不是他原本的名字,至少贱哥到底叫什么她不知道,这是他给自己取的,反正他高兴就好。第02章

  林吉祥原本也不叫这个名儿,卖花的时候只有编号没有名字,被拐卖时才三岁,什么也没记住,只依稀记得常有人叫她林林,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俩字,后来贱哥说既然你名字当中也有个林字,看来咱俩还真有缘,要不你就跟我姓林吧。

  那时候她正流着鼻涕跟着拾破烂的贱哥走在大街上,路边的商场里放着《还珠格格》,一声声“格格吉祥”的高呼让希尧哥停下来看了好久,才说:“你和电视里的那个格格长得真像,眼睛都那么大,真漂亮,那朕也赐你叫——吉祥!”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贱内。

  那一刻的希尧哥在十岁的小女孩眼里,真的像一个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皇帝,从此希尧哥就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保护神,紫薇格格对表情包说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虽然电视里这句话那时她并不懂是什么意思,但十岁的她记忆里,从此只有一个他!

  后来她长大了,那几年希尧哥在网吧打零工,就带她去网吧玩,她学会了上网,第一件事就是百度了这句话的意思,那一刻她笑了,她期待着,有一天,当她成为他的新娘时,新婚之夜,她一定会亲口对他说出这句话。

  因为没有身份证又是童工,希尧哥不能在网吧打工了,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跟着他四处流浪,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看透了世间冷暖,吃尽了白眼苦头,吃过垃圾,睡过桥洞,十三岁那年还差点在桥洞里被乞丐强暴,希尧哥为了救她,被打骨折了一条腿,没钱医治,就找了个草医弄了点草药敷了一个月,却再也干不了重活了。

  希尧哥去不了工地打工挣钱,她没有身份证,也找不到挣钱的法儿,那些日子,她扶着希尧哥站在一家家快餐店门外,只要看到别人放下碗,她总是不顾店家的扫帚第一个冲上去将碗里的残羹倒进自己的破碗里,然后扶着希尧哥坐在树荫下,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那些日子,很苦很苦,苦进了骨头里,却因为身边有他,也觉得很甜很甜。

  希尧哥是读过初中的,识字,脑子也聪明,在他的要求下,林吉祥每流浪到一个城市也做为希望工程学校的旁听生断断续续听完了高中的课程。

  生容易,活容易,可生活真不容易,为了讨生活,希尧哥最终加入了一个骗子团伙,他特别聪明,出谋划策很快成为主力,而她也成了团伙中最有文化的骗子。

  再后来,他们出来单干,弄了个格格吉祥实业有限公司的假执照,从此与希尧哥骗财骗色骗情骗婚骗人心,他可以骗尽天下人,但唯一不会骗的人是她。

  当然,希尧哥都不会让她出手,毕竟这是作奸犯科的事儿,她知道,希尧哥他舍不得,希尧哥是要她出淤泥而不染。第03章

  当她以为和希尧哥这辈子就这样混过去的时候,命运却让她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晕黄路灯下,她的背影高瘦而孤单,影子被路灯拉得长长的,形单影只,吉祥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短信,一时还回不过神来,希尧哥这次要她出手,任务居然是骗婚?

  自从三个月前希尧哥在济南骗了一个富婆一笔钱带着她逃到乌市的当晚,他将钱都交给她后,说出门办点事,结果就突然失踪了。

  说失踪其实也不算,他只是不露面而已,却每个星期都会给林吉祥发短信问候,吉祥也不多问,希尧哥的事从来不许她瞎操心,他们两人分工一向明确,她守庙,希尧哥在外踩点、搞掂,然后两人再溜之大吉。

  可是这次,他要她出手,骗婚的对象居然还是一个——军人!

  军人?林吉祥眨眨眼,解放军?一想到语文课本上描写的那些穿着墨绿色的军装,在滚滚硝烟中浑身浴血保家卫国的高大光辉形象,她就口水泛滥,那是她和希尧哥自小的偶像啊,书上说嫁人当嫁解放军,她不求嫁,只求能亲手摸一下那身庄严的军装。

  不过上回那个要严惩她的什么首长可不是啥好鸟,害她吃了十五天的牢饭,怪她没看到他的样子,否则绝对买几盒板板炮对着他脚后跟扔,炸到他便秘。

  不过现在对于她来说,对方是什么身份根本不重要,这是她第一次出任务,绝不允许自己失手。

  当然了,解放军那都是禁欲的典范,希尧哥帮她挑这么个行骗对象,果然是煞费苦心的。

  [明早九点你去火车站出口五十米的第三个垃圾箱边,有人会放一个黑色的皮包在那个位置,我已经让人给你做好了一套身份证明,从现在起你不再是什么副总经理,你的身份是XX科技大学导弹工程学院林立教授在英国留学归来的女儿,包里有你这次身份的所有证明和那个男人的资料,你要将新的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全都背熟,哪怕用测谎仪都不能露出马脚,以后我们都用短信联系,看完后立即删除,接下来会让你通过相亲的方式认识一个男人,你要留在他身边,取得他的信任,之后的任务,你和我随时保持短信联系,我会一步一步指导你。]

  希尧哥从来没有用这么严肃认真的口气给她布置过任务,林吉祥看得一阵冷汗,过去希尧哥骗人钱,每次骗到手的数额都不高,希尧哥说这叫科学行骗,被抓住也判不了几年。

  吉祥的眼前立马浮现出一张白净清秀的脸来,是的,虽然从事这个行业,但希尧哥长得一点也不猥琐,他穿西装打领带时,走在街上的回头率绝对百分之两百。

  她没有向希尧哥流露出任何爱的信息,希尧哥也从不谈风花雪月,他的世界里除了想方设法的挣钱,没别的。

  吉祥只有把不敢说的话都写进日志里,反正他也没有密码,那里是她一片不为人知的少女天地。

  九点整,垃圾箱旁,一个一头黄毛,戴着黑框眼镜箍着牙套的时尚丑女正安静的坐着认真看一张莆田系医院无痛人流的小广告。

  迎面走过来一个穿着破烂的民工,他在垃圾箱旁站了一会,起身走了,一边的女人站起身,很自然的拎过旁边位置上的黑色皮包走进不远处的女公厕。第04章

  [林吉祥,汉族,二十岁,英国伦敦大学美术学院毕业。]

  噗!林吉祥看着手中自己的简历表,忍笑到内伤,希尧哥真逗,还美术呢,她除了会画几个尔康表情包就啥也不会了,不过也是,她一个只学过高中课程的,貌似除了这类不靠谱的专业,别的还真不敢说,一准儿露谄。

  林吉祥又抽出另一张A4纸,慢慢皱紧了眉,[夏阳晨,籍贯:北市,三十岁,未婚,XX科技大学导弹工程学院硕士,美国某军事名校博士毕业,原XX军区任职,职务不详,现挂职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某部某师参谋长]

  乖乖,一个是社会底层垃圾,一个是名牌海龟博士,这距离隔着整个银河系啊,她,能搞定吗?莫非难道她就是微博界传说中那个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的人???喔呵呵呵,才怪!

  关于她的这个行骗对象,希尧哥给她提供的信息寥寥无几,林吉祥有些想不通,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军官,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究竟有什么是值得希尧哥感兴趣的呢?

  火车站永远熙来攘往,林吉祥无聊的逛到火车站出口处,她此时已经完全换了一个人,一身清爽的牛仔紧身短裙衬得小腿修长笔直,俏丽的五官不施粉黛,她的嘴角微微上扬,酒窝若隐若现的嵌在那张精致的巴掌小脸上,让人看了有些移不开眼。

  林吉祥的身材好得没话说,1米70的个头,躯体修长柔软,男人一手就能掌握的细腰,在这个南方的城市,占足了回头率。

  她总听见周围有咔咔的拍照声,本以为希尧哥会在这里等她的,谁料人影都不见一个,看来换装换早了,虽然想法很自恋,但她真的很怕有人在偷拍她。

  “叔叔,买朵花吧,很便宜的。”

  林吉祥回身,她身后的停车场上,一个卖花的小女孩正拦着一辆奥迪车,将一大把玫瑰花伸进了车窗内,苦苦哀求着。

  “滚。”奥迪车主猛的踩下油门,小女孩被惯性甩向一旁,手中的花全数撒落在地,被无情的车轮辗得七零八落。

  “我的花,还我的花……”小女孩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周围看热闹的人事不关已的笑着。

  多么熟悉的场景,多少年前,她也曾……她甚至已经看到了这个小女孩接下来将要遭受的非人虐待,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的遇到一个希尧哥的。

  分开人群,林吉祥轻轻扶起小女孩,替她擦干泪水,掏出三百块钱塞进她手里,“乖,没事了,钱拿着,回去吧,卖花也要看对象,有些人是不可以惹的,知道吗?”

  “谢谢姐姐。”小女孩擦着眼泪,似懂非懂的点头,慢慢走远。

  “姑娘,别那么好心,这都是骗子来的。”围观的人纷纷开口,嘲笑着。

  “骗子也有尊严。”林吉祥怒。

  “神经病。”围观的人哄堂大笑,各自散去。

  “挺有意思咧。”在林吉祥身旁的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上,坐在司机位置的年轻人笑看向副驾上的人,清晨的霞光照进车内,让身处其中的人眉目柔和,可副驾上的那个一身笔挺军装的阳刚男人,仍旧板着一张超酷的俊脸。

  他长得很高,模样自是不必多说,只是不太爱说话,一直紧抿着嘴唇,警卫员小陈在连队的时候常常听到卫生班通讯班女兵们聊起这个人,说他怎么怎么帅,他见过后才知道,这男人岂止是帅,简直是帅得要人命,恨不能把所有经典词汇都用在他身上还不够,可能是当兵多年的习惯,他总是不苟言笑,如果……如果他笑的频率再高那么一点的话,那么这些中了毒的女兵们,会伤得很惨。

  “刚才那女人有点面熟,对了,不就是半个月前那个……”

  男人看了看表,说:“白司令马上到了,下车。”

  “是,参谋长!”警卫员小陈立即收起了笑脸,打开车门。

  “臭男人,开四个圈的了不起啊,连孩子都欺负,咒你天天出门被人碰瓷,赔成穷光蛋。”

  两人迈着标准的步伐向车站走去,经过林吉祥身边时,男人微微顿了顿,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正在咬牙切齿望天咒骂的女孩。

  金色的霞光均匀洒落在她身上,一种纯净非常的美,可那些话和那张脸一比就……他嘴角不经意间抽了抽。

  让林吉祥意外的是,来见她的并不是希尧哥,而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

  他就是希尧哥在短信中提到的她这段时间的父亲,XX科技大学导弹工程学院的林立教授,她不知道希尧哥是怎么和大学教授扯上关系的,一路上林教授话里话外都在暗示她一定要完成好任务,而相亲的时间,已经定下在后天。

  林教授说:“部队里面你也不好进去,所以这个周末我帮你们约了在外面吃个饭,见见面,你记着,第一印象很重要,别给我搞砸了。”

  她含蓄的表示想见见希尧哥,但对方很不耐烦的告诉她,林希尧目前不能出现,因为济市的那个富婆报了案,林希尧正在被通缉中。

  林吉祥傻了,怪不得这几个月希尧哥都不露面,原来是躲了起来,是因为怕拖累她所以才不带上她吧。

  好在,希尧哥每天晚上都会发短信和她联系,希尧哥的安危最重要,她不能因一已之私给他带来可怕的后果,她要的从来就不多,有他就够了。

  想到所谓后天的相亲,林吉祥双目炯炯的问:“那鸟人喜欢什么类型的?要是喜欢文静的呢我就扮林妹妹,如果喜欢活泼三八的我就本色出演喽。”

  “三八?”林教授看了她两眼,冷着脸皱眉说:“林妹妹吧。”

  第05章

  金沙州头,橙黄桔绿,渔舟唱晚,一派其乐融融。

  靠近江边的饭店包厢内,虽然开着空调,但还是热得冒汗,林吉祥收起了之前那副僵硬的假笑,懊恼的闷不吭声,裙子的蝴蝶结系得太紧了,勒得胃疼,江边特有的花蚊子在耳边嗡嗡飞着,一不小心就被蛰出个又痒又大的毒包。

  更可气的是,她的那个行骗对象居然让她在这里喂了十五分钟的蚊子,而对方却踪影全无,到底谁才是骗子,勒个去!

  一旁的林教授也不停的看手机,勉强的笑了笑:“太紧张了容易露出马脚,也别把这事想太复杂,对方条件不错,年纪是比你稍大了点,但现在不就流行大叔恋嘛,就当普通相亲吧。”

  “你是希尧看重的人,我不会害你的,夏阳晨在大一时我教过他一个学期,他是军人家庭出生,很正直,个性不是很随和活泼,你打扮得文静点更容易使他产生好感,总之你一定要和他有很亲密的关系才能开展任务。”

  很亲密的关系那是什么关系?林吉祥深吸了一口气,点头,她现在是林妹妹附身,又想着那个他的样子,脑子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冒出了《士兵突击》里面的王宝强形象,林妹妹的相片和王宝强的PS在一起,貌似不太河蟹啊!

  等啊等,就在林吉祥暗自高兴终于被对方放了鸽子时,包房的门被推开了,服务员微微欠身:“首长请。”

  看来这地方他常来,服务员都认识他,哼,肯定也是个拿纳税人的钱吃喝玩乐的主儿,吉祥心里腹诽着,印象瞬间一落千丈。

  林教授碰了碰吉祥,两人迅速起身,林立离开座位去和传说中银河系的‘首长’握手,目光像接见情人一样基情四射,“小夏啊,你看你这么忙,还叫你出来,实在是冒昧啊。”

  林吉祥低垂着头,心里狠狠鄙视。

  对方的声音十分平淡,听不出喜怒,毫无起伏的说:“没关系,只是今天工作太忙,来晚了。”

  很好听的男中低音,适合去做个什么午夜成人节目DJ哈,属于那种很有韵味又低沉的磁性,阳刚而凝重。

  察觉到有一道锐利的目光直射过来,林吉祥忙把头垂得更低,十分害羞的样子,这是她这个老爸之前要她反复演习过的,要投其所好嘛。

  虽然没有见到他的长相,但光听声音骗子的职业天性里就已经构画出了一个锋芒内敛又胸怀峥嵘的人物形象——希尧哥说过这样的人,在行骗手则里那是绝对不能招惹的,最好是连边也别沾上,远离这是非地,但是,他却将她送了过来,她走不了了。

  见夏阳晨看向林吉祥,林立连忙介绍说:“这是我女儿吉祥,自小在英国伦敦读书,前天才刚回来,这孩子打小就崇拜军人,这不,非要跟着来,呵呵。”

  明白人都听出了话里的意思。

  当对方很有礼貌的与她握手时,她也没抬头,像小家碧玉般碰了碰那只修长的手就缩了回来。

  兵哥哥的皮肤不算细腻,指腹上似乎有老茧,但指甲却修剪得十分整洁干净,林吉祥最后还是忍不住把手放在裙上擦了擦。

  林教授十分满意她的表现,故作埋怨的说:“小夏别介意,我女儿虽说从小在国外长大,但观念还是很传统的,个性也是很斯文内向的。”

  林吉祥这次连讽笑都忘了,心里佩服他实在敢吹。

  夏阳晨的语气仍然那么不咸不淡,走到一个靠窗的位上坐下才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我也这么觉得。”

  林吉祥将手背在身后竖起中指,他觉得什么啊觉得,拽得一副福利彩票的样子,好像全国人民都欠了他两块钱似的,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真是一点都不懂尊师重教。

  天地一声巨响,主角闪亮登场,大家落座,席间一片大好和谐。

  “吉祥,还不快给小夏倒茶。”林教授轻咳了声,内向也要点到为止,老是不看人不说话别人就会嫌没味道了,就好比一盘色香味俱佳的菜上桌,兴致勃勃的一尝,才发现没放盐,淡而无味。

  “啊?”刚才一直在假笑,脸有点僵,林吉祥拍了拍脸颊,忙拿过茶壶,倒向对面那人的茶杯,不经意间,目光便落在了他的脸上。

  不意外的,她没有看到类似于王宝强的脸,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比明星还要帅气的面孔,眉眼正气,举手投足中自有一股端凝稳健之风,他并没有剪军人惯留的板寸头,头发黑而密,不短不长,很有时尚气息,衬得整个人气宇轩昂。

  眉峰轻扬,鼻梁挺直,痕迹深刻的双眼皮下目光精明果断,略尖的下鄂,棱角分明的脸庞透着冷峻干练。

  他没有穿军装,一件洁白的长袖衬衫,袖子挽到了手肘处,领口解开了两粒钮扣,这样看上去既有军人的霸气与内敛,又多了份男人的阳刚与随性。

  露面外边的皮肤是小麦色的,特有男人味,简直就是经典男人中的经典,幸好他没有穿军装,林吉祥无法想像,当他穿上那身霸气的橄榄绿后,又该是怎样的气场?

  长得帅,学历高,身居要职,官二代?高干?这简直就是言情小说里极品男主角的材料嘛,怪不得拽成那样,果然是有些资本的。

  不过,她是颜控不假,可不是花痴咯,希尧哥虽然比不上他帅,但自有风华,十个这样的男人加起来也不如她的希尧哥强。

  看得出来他和林教授的关系很一般,自进屋后就明显不在状态,此刻正侧目望向江面,不知道是什么吸引了他,他看得十分专注,睫毛半垂,双眉微蹙。

  落日黄昏的霞光跳过一尘不染的玻璃窗,毫不吝惜的投射在窗前的人影身上,勾勒出闪着金边的轮廓,一种不经意的随性洒脱从他身上流露出来,却是女人最神往的魅力。

  她的心懵然一沉,这样的极品男人,这个年纪还未婚,多半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看什么人都入不得眼吧,这下麻烦了,她只不过长了一张还算清秀的脸,有什么理由能让他看上从而保持男女朋友关系去完成任务?

  “洒了洒了,发什么呆呢。”直到林教授掐了她一把,林吉祥才猛然醒过来,茶水已经溢出了杯子,洒满了半张桌子,甩汗!

  他也吓了一跳,快速收回目光,人想要避开时已经来不及,泛着清香的菊花茶汁顺着桌面滴在了他的灰色裤子上,而那个位置,林吉祥狂甩汗,正中要害。

  对方的脸瞬间黑了一半。

  咳咳,完了,正面看过去,某人的要害部位一片水渍,光荣,湿身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7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