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总裁暖爱小娇妻小说阮林夕褚浩宇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总裁暖爱小娇妻小说阮林夕褚浩宇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楔子

  赤-身躺在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的床上瑟缩,阮林夕仰望着墙上的橘色华灯,不觉苦笑。她是公司的首席秘书,住过很多这样的高级套房,只是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在这里出卖自己的第一夜。除了绝望,她更多的是对疼痛的害怕,但绝没有后悔。

  “咔”房卡落入卡槽之后,房门应声而开,阮林夕已经紧张到头脑空白一片,她不敢迎视入境者,只能咬着嘴唇侧头将目光投向别处,全世界只剩下入境者粗重的呼吸和稳步逼近的男子气息。

  房中浓烈的酒气让褚浩宇眉头浅蹙,“林小姐果然是时时刻刻都离不开酒,这是调-情?还是助兴呢?”

  当自尊和屈辱之心涌上心头,淹没恐惧,阮林夕扭头怒视着褚浩宇,咬牙切齿,“跟你说过多少次,我姓阮,不姓林,我叫阮林夕!”

  “嗯?是吗?”褚浩宇已经缓步到了床边,他看着林夕绯红的双颊故作惊讶状,“Sorry!不过,我记得你的简历上,父亲一栏是空着的,你确定你是姓阮而不是姓林么?”

  这是阮林夕心中永远的痛,那一处结痂的伤患此刻被褚浩宇肆无忌惮的揭开,顷刻鲜血淋漓。

  “褚浩宇,我杀了你!”她猛的从床上坐起来,狠狠一巴掌抽向褚浩宇那张自以为迷倒万千少女的俊脸,她发誓这一下务必要在他的脸上留下印记。

  面对她的来势汹汹,看着即将落到脸上的五指,褚浩宇只是淡定的将手中的支票扬了扬,“别忘了你是来干什么的?”

  因为激动,阮林夕忘记自己是赤-身-露-体,红彤彤的签章和一百万的面额在眼中放大,她的手就那样僵在半空,露出大半光洁白皙的上-身。

  褚浩宇的目光沿着她精致的锁骨,半露的酥-胸,呼吸开始变得沉重,眸中渐渐染上情欲的色彩,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用这样的方式挑起男人的性-趣,是你的技巧之一吗?”

  若你不是他的儿子,我一定会将你挫骨扬灰!

  这是阮林夕心底的话,可她无法言表,她的眼神如刀狠狠剜过褚浩宇的脸,夺过支票紧紧攥在手中。有钱,母亲就有救,自己的心就觉得安稳!

  躺回床上的同时,她已将自己的感情全部收起,拉开被子,让赤-裸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轻轻合上双眼,“你,自便!”

  褚浩宇摸着下巴,玩味的看着床上一-丝-不-挂的女人,不知道是因为满室的酒气,还是因为她娇娆的胴-体,脑中竟然有种异样的微醺。他靠着床坐下,指尖滑过她光滑的下颚,细腻的触感激起内心原始的野性,一股火焰从下身窜上头顶,他俯身压了下去。

  原来第一次很痛,是真的!阮林夕觉得自己就快痛晕过去的时候,伴随着一声低吼,褚浩宇终于完成这场战役。贪恋她的紧致,他并没有立刻出来,而是借着所剩不多的坚硬,在里头来回游走,继续惩罚。

  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液体在内空散开,疼痛似乎也随之减轻,阮林夕再无知也猜到发生何事,她松开已经被拽得变形的床单,迫不及待的推开他因汗水而滑腻的身子。她想去洗澡,洗清那些污秽!

  褚浩宇撑着头,歪在床上,看着阮林夕双臂环胸,跌跌撞撞的冲进厕所,唇边是一抹冷笑,这是忙着去处理内-射的精华吧,果然是很懂得自保!他微微阖眼,眸光不经意的捕捉到床上那抹嫣红,犹如惊天霹雳:怎么?怎么会这样?第01章 机场初见

  蓝天白云,骄阳似火。等在滨海市国际机场内,阮林夕难掩心中的烦闷,若不是临危受命,她怎么都不会来接这个新任总裁,最重要的是为了迎接这个大BOSS,她特意安排公司最重要的五个部门总监随行。

  现在,已经比预计的抵达时间晚了两个小时,VIP通道的那头还是空无一人。

  “夕姐,他是不是不打算回来了?故意放我们鸽子?”杜诗有些沉不住气,噘着嘴开始抱怨。她是阮林夕的新助理,因为个性率真,所以显得特别口无遮拦。

  “他的资料你没看么?”阮林夕答非所问。

  “全部看过啊,”杜诗不明所以的看着阮林夕,“而且铭记于心!”

  “那上面说什么?”阮林夕看着她,唇边淡出轻浅的笑意,掩饰眼底的浮躁,“反正也闲着,干脆你背给各位大家听一下。”

  “啊!”杜诗一怔,但看林夕又不像开玩笑,只得依言背诵起来,“褚浩宇,男,27岁,董事长的独生子。性格狷狂,毫无时间观念,阅女无数,在校时已是著名的USB……”

  按照简历所说,这个根本就是个人渣,越到后面,杜诗的声音就越小。

  其实这些阮林夕都知道,她只是想提醒后面那五位等着抱大腿的总监注意身份。按照他们平日在公司嚣张态度,如果让他们白等两个小时,一定早跟阮林夕拍桌子瞪眼了,而此刻他们都安安静静的站着,比大厅里的摆设还要安静。

  虽然素未谋面,但对这个新任总裁,阮林夕连半分好感都没有。照片上他总是一身名牌,据说不管多么喜欢,多么昂贵的衣服,他绝不会穿超过三次,活脱脱一个二世祖。

  阮林夕正想着如何替董事长好好收拾一下这个不孝子,就听见杜诗颤抖的声音,“夕,夕姐,好像来了!”

  她抬头的一瞬间有些失神,顺着扶梯而下的男子,有着如如雕刻般线条立体的俊朗五官,一身轻松随意的休闲装,连带着的墨镜也看不出品牌,不过非常适合他的脸型和个人气质。若不是早前看过照片,阮林夕还真认不出是他。

  他的身后紧跟着一个有着利落短发的素净女子,这倒是符合他贪恋美色的作风。

  不过最让人眼前一亮的不是这对俊男美女的组合,而是奇怪的气场,男的嘴角噙着笑意,带着慵懒不羁的随性潇洒,女的面若寒蝉,带着拒人千里的冷漠疏离。

  这个形象,完全超出阮林夕之前的认识,她为自己的片面的判断感到抱歉。萌生出些许好感,她踩着正步迎上去,大方的伸出手,“褚总裁,欢迎回国,我是公司首席秘书阮林夕,奉董事长之命,特意来迎接您的。”

  褚浩宇看着面前这个清瘦的女子,淡妆素抹掩不住她的姣好面容,职业装束掩不住她的窈窕身段,还有一股从骨子里透出的从容倔强,若不是见过那么多照片,听过那么多八卦,他真不能将她和卖身求荣四个字对上号。第02章 惊现36D

  她淡然浅笑的样子,看上去很真诚,可铺天盖地的传闻不可能是空穴来风,褚浩宇想要看看她的耐心,故意将动作放得很缓慢。

  阮林夕一直耐心的等着褚浩宇慢条斯理的抽出插在裤袋里手,慵慵懒懒的伸出过,就在刚要相握的时候,忽然被一声甜腻的“Honey”打断,褚浩宇的掌心就那么轻轻的擦过自己的指尖,转向别处。

  阮林夕很想知道这个离家快十年的男人,到底有什么比家族,比事业更重要的。她用良好的修养掩饰自己的薄怒,扭头入目的竟是一个浓妆艳抹的洋妞,最惊-艳的是那傲人的36D,再看身后那五个总监了然的样子,就知道这个新任总裁那骄奢淫逸的名号和私生活混乱不堪的传闻,绝不是空穴来风。刚刚那一点微不足道的好感,瞬间荡然无存!

  “你们先把总裁的行李送去酒店,我会送他回来的。”

  看着36D的吻落在褚浩宇的脸上,看着他完全无视辛苦等待的众人和洋妞亲热的相拥而去,阮林夕窝了一肚子的火。

  所以当那个冷清女子开口的时候,她已经没有半分客气,“你哪位?”

  阮林夕看着她,目光冷清。虽然对方掩饰得极好,但还是泄露了眼底的那丝无奈。

  不过阮林夕之前所表现的良好修养只是因为褚浩宇名字里那个褚字而已,也正是因为那一个褚字,她现在对这个人是不屑至极,当然也包括他身边的人。

  古语有云:物以类聚!

  “麦胜男,褚总裁的私人助理。”麦胜男以更加冷冽的目光回敬阮林夕。

  不过她们的冷是不同的,阮林夕的目光是冷的,可心是热的,而麦胜男的冷,是从心里往外透出来的。

  “既然是私人助理,那么送行李这些事情,就有劳麦小姐。公司还有事,我们先走一步。”阮林夕唇角淡出一抹嘲讽的笑意,若不是给褚瀚伦面子,对于褚浩宇这种败家子,她连看都不想看一眼,更别说这个借着老板势力颐指气使的助理。

  “你……”看着阮林夕带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离开,麦胜男撇撇嘴,这种工于心计又作风不正的交际花,她也不屑为伍。

  “麦小姐,这是公司的资料和关于这次急召总裁回国的事项说明,麻烦你交给总裁,请他看熟,并且提醒他参加公司明天上午九点的董事会。”杜诗折回来,按阮林夕的吩咐将手中的文件塞给麦胜男,“这些都是阮首席亲自准备的,她说不想公司垮下去,就请总裁明天开会之前就一定要看熟。”

  麦胜男看着手中足有二十厘米高的文件和推车上的行李,望着绝尘而去的两辆车嘴角抽搐,这份见面礼她收下了,不过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她就要看看阮林夕这个首席秘书能嚣张多久。第03章 你以为你是谁

  杜诗冲进阮林夕的办公室,激动得连门都忘记敲,“夕姐,总裁,总裁来了!”

  “来了就来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阮林夕翻开着手中的文件,连头都没抬。对杜诗的一惊一乍,她早已经司空见惯,对褚浩宇的不按常理出牌,她是毫无兴趣。她只关心今天的结果,褚浩宇能不能稳住董事局,“会议室安排好了吗?董事们的茶点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自知失态,杜诗立刻收敛眉目,站在那里假装冷静,心却狂跳不止。褚浩宇的出现,引起全公司女同事的轰动,当然也包括她那颗怀-春的心。气质儒雅,英俊多金,脸上总挂着一抹随和的笑意,这样的男人简直比钻石还要耀眼。如果不是跟着阮林夕,了解褚浩宇的过去,她大概已经跟着其他人一起去围观了。

  “很好,那你就去会议室盯着,有事通知我。”阮林夕的目光依旧停留在面前的文件上,这是一份人员名单,所有参与这个让公司陷入困境的项目的所有成员名单。

  “你,你不去吗?”杜诗错愕的看着阮林夕,现在的她和昨天车上那个重视褚浩宇的她,分明判若两人。

  阮林夕是临危受命,褚瀚伦迷糊的时候,握着她的手,一遍一遍的要她扶持褚浩宇保住公司,保住瀚宇的半壁江山。她明白杜诗言外之意,只得无奈的合上手中的文件,叹了口气,落地玻璃外,众人簇拥着褚浩宇,正向这边走来,“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你先去会议室!”

  “美女,怎么称呼?哪个部门的?”在阮林夕办公室门口,进来的褚浩宇和出去的杜诗擦身而过的几秒钟,他没忘记调戏两句,“下午到我办公室,请你喝茶。”

  “饥渴就去找36D,这里是办公室。”阮林夕本来想去会议室的,一看褚浩宇那德行,又坐回椅子上。

  “啧啧,林首席这是吃醋呢?还是吃醋呢?”褚浩宇也不生气,依旧慵懒的笑着,自顾自的在桌案前坐下,摆弄阮林夕桌上的小玩意。

  “抱歉要让你失望了,我从不吃醋。”阮林夕站起来,夺下他手中把玩的木雕娃娃,眼神里早不见昨天的客气,隐隐透出一抹厉色,“还有,我姓阮,不姓林,阮林夕。如果没有别的事,请你出去。”

  她拿起桌上的纸巾,一一擦拭过褚浩宇碰过的摆设,昨天他无视自己伸出的手,这算是回礼。这种不孝又滥-交的男人,真的很脏。

  阮林夕的举动,简直就是对他赤-裸-裸的挑衅,褚浩宇心里恨得痒痒,脸上却还保持着笑意,“你昨晚给我的资料不错,可惜回国的飞机上我已经全部看过,听说你为此准备了一整天,我是特意过来提醒你,以后不要在我身上打主意,那只是浪费时间。”

  “打你主意?你以为你是谁?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我图谋的?”阮林夕冷笑两声,她真搞不懂办事严谨,行为端正的董事长,是怎么生出这个不孝子的,她真想狠狠骂这个二世祖一顿,可眼下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她看了看桌上的时间,“到点开会,总裁若是对我们文秘部有什么指示,等你稳住董事局、站住脚,再来颐指气使吧!”第04章 将计就计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阮林夕坐在转椅上,摩挲着手中的木雕娃娃,这还是去年跟褚翰伦出差带回来的,他躺在病床上叮嘱自己看住褚浩宇,保住公司的江山。可自己偏偏和褚浩宇搞成这样。她思腹着如果今天褚浩宇不能力挽狂澜安抚董事局,她应该如何去拖延时间,如何去向褚翰伦交代。

  那块地原本没有问题,价格因为鼎力的介入高出百分之二十,也没有问题,问题在合约规定需要付第一批款的时候,突然接到税务稽查通知,瀚宇集团所有的资金账户全部被冻结,一分钱都动不了。

  褚翰伦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那天不知怎的一急,就滑了一跤,还那么巧磕伤头,一病不起。

  坐以待毙不符合阮林夕的性格,她准备再去有关部门活动一下,刚站起来手机却响了。电话那头是杜诗兴奋得发疯的声音:成功了,成功了!她大概是躲在洗手间打的,背景是哗哗的水声。

  总算有点安慰,阮林夕唇边浮起的欣慰笑意在看到桌上的时间时,忽然有些僵硬,指针刚刚指向十点,褚浩宇竟然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说服所有董事,他是怎么做到的?

  “林首席,现在知道我是谁了么?需不需要我再重申一遍呢?”

  挂掉杜诗的电话不到五分钟,桌上的座机响起,电话那头是褚浩宇温柔的声音,可阮林夕能想象得出此刻他的脸上挂着何等得意的笑容。不过,她现在不想跟他正面冲突。

  “您好,我是瀚宇集团首席秘书阮林夕,请问先生您想找哪位?”她按下录音键,以同样温柔的声音,公式化的语言从容的转移某人的注意力。

  “你看不出这是总裁办公室的电话吗?林秘书这种工作态度如何担当重任,还是收拾东西去人事部办理离职吧!”

  桌上的白纸被阮林夕揉成一团,褚浩宇轻浮的语气让她难受。四年,她从最低的秘书做到现在的位置,凭的全是自己的实力,现在他一句话就想让自己滚蛋,她岂能如他所愿。

  “是吗?既然总裁这么清楚林秘书的工作态度,那么我会安排她离职之前到您那去接受指导的,我是首席秘书阮林夕,谢谢总裁的提点。”不等他反应,阮林夕直接挂线,反正都是驴唇不对马嘴的话,她无谓再听。

  按下内线键,那头立刻传来杜诗的声音,她已经第一时间回归工作岗位,只是声音里还隐约透着兴奋,“夕姐,有何吩咐。”

  “通知林秘书,去人事部办离职。”阮林夕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褚浩宇想玩,她奉陪。

  “为什么?她一向工作很好,你周一还在部门会议上称赞过她,这,这是怎么了?”杜诗的声音一下变得尖利起来,她就是这样口无遮拦。

  “是总裁刚刚在电话里要求的,具体我不清楚,你建议她直接去总裁办公室问吧。”

  “他,他是不是心理变态啊?”杜诗这次学乖了,方才已经见过所有女人为这个新总裁疯狂的场景,她掩着嘴向阮林夕小声抱怨,“这是传说中的新官上任三把火?”

  “也许吧!”阮林夕讪讪一笑,“所以你要小心点,别被人抓住把柄,尤其是你那张嘴。”

  将变形的废纸投进垃圾桶,阮林夕就等着看褚浩宇如何拆招,磨不掉他身上的戾气,她就不姓阮。

  第05章 移花接木

  “阮首席,我为公司服务八年,从分公司调回总部也有两年,我的工作能力大家有目共睹。”杜诗没能挡住哭泣的林晓芬,让她冒失的闯入阮林夕的办公室。

  “对不起,夕姐,我拦不住她!”

  阮林夕大度的摆摆手,让杜诗退出去。她保持着一贯的温婉浅笑,将桌上的纸巾递给林晓芬,“别哭,坐下慢慢说!”

  见阮林夕这般沉静,林晓芬也感觉到自己的冒失,将惊慌收敛几分,“阮首席,你是知道的,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不能没了这份工作,而且这三个月我都是公司的先进员工,我根本没见过新任的总裁,我很想知道他凭什么要开除我?”

  “嗯,我们都是凭本事打工吃饭的,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你知道我们都是做人下属的,具体事情我也不方便细问,不过我已经帮你申请过了,总裁同意见你,你现在可以去总裁室当面问问。”阮林夕不疾不徐的为她宽心,脸上始终带着淡然的微笑。

  “真的吗?”公司开除人是常用的事情,她只是个普通秘书,居然可以单独面见总裁,林晓芬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你为公司尽心尽力,这只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阮林夕笑得坦诚,仿佛她从没将褚浩宇的话移花接木,“怎么,你不会害怕吧?”

  “怕?我有什么好怕的?”林晓芬站起来,说得底气十足,“我没做过亏心事,有什么好怕的。”

  “对,就是这种气势,去吧!”阮林夕也站起来为她打气。

  看着林晓芬离开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她才敛起脸上的笑意,如果褚浩宇真的如他所说,早在飞机上就看过自己准备的系列资料,那么这件事,他很容易处理。这个林晓芬拿着瀚宇的工资,却背地里收着鼎力集团的钱,这次公司拍地的消息走漏,她是头号嫌疑人。

  这次同样只有半个小时,阮林夕就看见林晓芬在麦胜男的陪同下,返回办公室收拾东西,同时,桌上的座机也响起来。

  “您好,我是阮林夕。”她的声音温柔清脆,脸上挂着恬淡的笑意。她认得,这是褚浩宇的电话,这次她要先下手为强。

  “林首席,这个结果,你可还满意?”褚浩宇的脸上也挂着温柔的笑意,36D趴在他的身上,解开他的衬衣,“只是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另一个林秘书给我开除呢?”

  “如果褚总裁真这么喜欢姓林的,那么我会通知人事部修改招聘条件,只是目前暂时不能如你所愿。”电话里传出女人的呼吸声,阮林夕不由得皱起眉头,“如果总裁想开除我的话,不妨先去医院看看董事长,看看你够不够这个资格。不过,你要记住,我叫阮林夕,否则我怕董事长对不上号。”

  “Honey,你专心一点嘛!人家一个人吻得好无趣呢!”

  电话里那个女子甜得发腻的声音,震得阮林夕‘砰’一声挂掉电话。她不是害怕,而是嫌恶,她一个小时前只是气话,可这个败家子真的把36D弄到公司来了,而且在大白天在办公室。

  她真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褚翰伦亲生的,知不知道伤风败俗四个字怎么写!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5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