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错过小说初夏沐辰逸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错过小说初夏沐辰逸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楔子:

  男人灸热的唇带着她最熟悉的气息咬住了她的唇,撬开她的贝齿,连吻带咬的吮吸着属于她的味道,初夏觉得自己要透不过气来,她抬起手圈住了他结实的后背,就算憋死也舍不得放开。

  “我想死你了,想死你了。”她滚烫的唇贴着他的耳边一声声倾诉她的思念,他一下下用力的抱着她,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初夏抬起手臂圈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口,“我想,要你。”最后那一声小得都要听不见了,却无一遗漏的传达了他的耳朵里面。

  所有的理智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了,他们纠缠着,喘息着。

  梦,终究只是个梦,总会有醒来时候,他坐在床边,温暖的掌心中是她的小手,“对不起!”他开口。

  她看着他的眼睛,直看得那双曾经清彻干净能看见星星的眸子里的光从期盼慢慢变成满目荒凉,他知道,一句对不起已彻底将两人推入到万劫不复的地狱。

  “对不起,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到底犯了什么错对不起我?”她不要听对不起,不要,这三个字除了说明她被伤害了,背叛了之外,毫无作用,苍凉一笑,她踉跄的倒退了两步,跌坐在床下。

  “我……”那些辩白梗在喉咙里,说不出一个字,她并没有说错,这是事实,无论他有怎样的理由,这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是的,是他先背弃了他们的爱情,他是个罪人,他无法为己洗白,只能为自己的罪行认罪。

  那一刻,他看到自己的影子在她黑亮的眼眸中一点点的消失,消失的不仅是他,还有她眼中曾有的所有依恋,他终于知道,自己已经死在了她的心里。

  他绝望阖上双眸,其实在他们一开始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们会有这样的一天,只是他猜中了结局,却没猜中过程。

  如果人能够未卜先知该多好?可惜,没有!也许,这就是:命运!第01章

  “各位大一的同学,各位大一的同学们,请到操作列队,军训大汇演马上就要开始,请各位同学及教官各就各位……”

  也许是地球又变暖了吧,今年九月的天气仍旧特别的炎热,懒洋洋的大学生们个个有气无力地顶着晒成一张高原红的脸磨蹭着走出宿舍。

  “快点,要迟到了。”302宿舍的门突的打开,初夏和几个女生穿着一身宽大的迷彩服冲出寝室,一看到操场上明晃晃的太阳光,还是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脖子,她可不可以找大姨妈当借口不参加了?初夏初夏,如果今天的天气也能像她的名字一样凉爽就好了,泪!

  “我全身除了那三点就没白的地方了。”

  “快看,那边是体育系的欧巴们嗳。”

  “别花痴了,没看咱教官已经变棺材脸了吗?”女生们叽叽喳喳的跑进了自己班集的队伍,经过将近十天的军训,这些从五湖四海汇聚过来的新生们早都已经自来熟了。

  抬手戴上军帽,初夏突然呀了一下,站她后面的陈小雅问,“怎么了”

  初夏窘着脸回头凑到她耳边小声说:“我的内衣带子左边好像脱钩了,掉下来了。”现在的内衣带子都是有个钩子来连接下边的,初夏肩太瘦,经常不注意就会脱掉。

  “我帮你钩上?”陈小雅抬手就要伸进初夏宽大的军装里。

  初夏拍掉她的手,红着脸看了一眼周边的男同学,说:“找个没人的地方弄吧,这么多人看着你手伸到我衣服里东摸西摸像什么样啊。”

  “切,瞧你那怂样。”陈小雅翻个白眼,向操场左后角的小树林一指,“去厕所太远了,就上那吧。”

  初夏看过去,那是一片供学生和外教交流的英语角小树林,这个时候老生还没开学,新生都集中在操场,那还真是一个人都没有。

  两人低着脑袋慢慢挪出队伍,趁教官不注意撒腿就向小树林跑去。

  “快快,帮我扣上。”初夏解开上衣半脱着露出大半个胸背,让陈小雅帮她把背上的内衣肩带系上。

  “告诉过你多少次了,我和她真的没什么!”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那她为什么会停在路边一直看你,你还说你们没什么?沐辰逸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你讲点道理好不好,眼睛长在别人身上,我能管住她往哪看?这个也要赖给我吗?既然恋人间这点信任都没有,那这段感情根本没有再维系下去的必要。”

  “你要和我分手?看,我就说你们一定有问题,好,如果你发誓我就信你,你发誓啊,如果你和那女人有不正当的关系,天底下的女人都会搞基。”

  “好,我发誓!如果我和她有什么,就让我马上看到女人搞基。”

  话音未落,一对男女便从树林深处钻了出来,随即两人吓怔住,只能呆楞在原地,而就在离他们仅五米的大槐树下,一个女孩将近半裸双手撑着树,而另一个女孩正在她背上摸摸摸。

  两两相望,时间静止,直到,女的回过神来,“啪”地扇了男的一耳光:“你还敢说你们没关系,你看,老天都不信呐,沐辰逸,我们完了,分手!”说完,捂住脸哭着跑走了。第02章

  男的用颤抖的手指指着那女孩的背影,“你你你”了好几下,还是没说出什么,艳阳的光穿过密密的叶,摇曳着的光斑浮动在他的脸庞上,脸上,阴暗不明。

  随后男人清洌的眸光扫了一眼仍旧呆滞着的那女生,冷声说:“不想刚考上大学就被记过的话,马上回到你们的队伍里去。”

  初夏这才回过神来,慌乱的扣上衣服,和陈小雅飞逃,天啊,这下脸都丢到太平洋去了,她刚解开衣服,那对男女就边吵边冲了出来,她根本来不及有反应嘛。

  算了算了,学校那么大,谁知道那俩人是做什么的,以后也碰不到,不尴尬不尴尬。

  事发突然,她虽然目光呆滞了几分钟,但也根本没看清那俩人长什么样,只依稀记得那个男人个子很高,身姿站在那就像白杨树般的挺拔。

  还有,他的名字很好听,只是不知是哪几个字,而陈小雅却像失了魂一样,一边嚷着毁了她一世英名,一边嘴里开始念念有词,“太帅了,欧巴呐……”

  初夏望天笑笑,陈小雅是个花痴韩剧迷,只要男的五官没长歪,在她眼里都是帅哥。

  今天真是打了鸡血般倒霉的一天,青藏高原都不够她心中的草泥马奔驰,回到队伍时又被教官发现挨骂,走队列抬腿时被后面男生踢中PP。

  好不容易汇演结束又发现刚办了才几天的学生证掉了,可怜的初夏同学不得不在军演结束后继续饿着肚子拖着铅腿在操场上一圈圈的埋头找学生证。

  陈小雅已经换了套白底碎花的长裙,隔着老远就在叫:“夏,别找了,301住了个白富美,跟咱寝的丽丽是高中同学,今晚白富美的男朋友请咱俩寝室吃大餐,还在百威订了个包K歌,快回去换衣服。”

  初夏双手撑着大腿,深喘了口气,才慢慢直起身捶着腰。

  其实她不是心疼那学生证可以买半价机票和电影票,而是证件套里她放了一张全家福的小照片做装饰,也是她独自一人在这座城市思念亲人的寄托,哎,算了。

  夜上海,夜上海,这就是个不夜城,初夏虽然来自北方的一个四线小城,但也是有名望家庭的子女,父母从小就很注意全面培养她,从初中开始每年的寒暑假都会和父母出门旅游见世面,但当她站在这个五光十色的城市中央时,还是忍不住感叹一声,夜上海,真美。

  外滩边有一条十分有名的酒吧街,百威是其中最豪华的一家,门外的停车场上放眼望去全一溜豪车。

  几辆出租开了过来,停下,随即七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少女嘻嘻哈哈地走下车,融进这灯红酒绿夜夜笙歌。

  能学艺术的学生,大多家里的经济条件都不会太差,初夏的父母对她极为严格,这样的娱乐场所,长到这么大,她还从来没进过,也有些习惯性的抵触,本不想来的,但还是抵不过面子。第03章

  她考上的是一所综合性大学,里面艺术学院分为音乐美术舞蹈,这三个系专业的学费也不是一般的家庭可以承受得了的。

  所以这里的学生要么是富家子弟,要么就是,不说也知道哈,她是前者。

  宁城虽然只是四线小城,毫不起眼,但要说起初家还是无人不知的,宁城首富,三十年前的小混混初严鹏白手起家,如今早已是宁港集团董事长。

  妻子是一名舞蹈演员,二人育有一儿一女,儿子海外留学回来已是宁港集团的二把手,而最最宠爱的小女儿,就是初夏。

  初夏最后下车,深吸了口气,还是迎着闪烁的霓虹步入了大门,她的家庭培养了她无比传统的人生观念,上大学,找工作,谈恋爱,结婚生子。

  守着那个成为她老公的男人,然后在柴米油盐中平淡的度过,在这晚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竟也会如小说般,过得如此跌宕起伏,也许,就像那谁说的,就是:命运!

  这就是传说中大学生活的开始?高中棺材脸的班主任口中的等你们上了大学就自由了的世界?

  嘶哑的吼着唱歌,一杯接一杯的冰镇啤酒,这里果然是一个渲泄的好地方,从来没有喝过酒的初夏已经有点头晕目眩了。

  白富美的男朋友是一个私营企业的老总,这次也带了几个自己有业务来往的土豪过来,就像分配好了似的,一人一个,这让初夏有点反感,总觉得自己傍大款了似的,好在分给她的那个男人挺规距,除了时不时敬下她的酒外,基本没有什么行动。

  但别的女同学似乎就没那么幸运了,小雅已经第N次不着痕迹地拍开了坐她旁边那个矮胖男人的爪子,丽丽被搂着肩膀灌酒,妖娆的像一只猫,而白富美和她男朋友已经倒在那个提供上网的小套间沙发上了。

  宿舍十点熄灯,现在才刚九点,看来这帮人是打算踩着点回去的,初夏明明记得她没喝几杯酒的,头却已经开始痛了,灯光愈发地让人眩晕,暧昧的音乐催化着男女体内某些最原始的东西。

  “你们学跳舞的身材真好,对了,你是跳芭蕾的吧,年底我公司办晚会的时候可以请你去表演节目吗?”一直坐在她旁边的男人终于撕下了斯文的面具,开始把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呵,呵呵。”初夏一颤,手中的酒杯不慎掉落,她急忙掖了下颊边的碎发,俯身去拾,也借机避开男人的触碰,谁料,那手却在她的腰间结结实实地摸了一把。

  初夏再也坐不下去,借口找洗手间,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这地方大得像座希腊宫殿,奢华辉煌,每个包厢长得都差不多,初夏本就是个路痴,加上这会醉眼迷离,晃了一圈已经完全找不着北了。

  正打算找个服务员问问,一转身就被个女人撞了个趔趄,初夏一把按住了她的咪咪,汗,才勉强站稳,那女人显然也喝了不少,被突如其来的非礼给吓了一跳,一边扶着头一边睨眼看她,好半天两眼才找到焦距。第04章

  初夏也不管人家是谁了,张嘴就问:“皇冠包厢怎么走?”

  女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突然间像是清醒了些,说:“我带你过去吧。”

  左弯右绕,初夏的酒劲开始一阵阵地上涌,头晕得厉害,直想找个地方睡觉,所以当女人推开包间门带她进去时,她直接就扑到沙发上睡了过去,记忆从这里断片。

  不同于外边的喧哗,豪华而舒适的包厢里一片暗沉,极其安静,沙发上的女孩已是衣衫凌乱,玉体横陈,睡得正香,全然不知危险早已靠近。

  不知过了多久,门锁被扭开,一道身影扶着一个歪歪斜斜的人进来,眨眼间就将那人剥得只余下贴身衣物。

  门开了又合,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初夏是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惊醒的,吵死了,头好痛。

  “开门开门。”外面仍旧是一阵猛敲,翻过身,想要搂住被子再睡,冷不防摸到一堆软软地,暖暖的物体,尽管烂醉如泥,但天生的警惕感还是让她嗖一下醒了过来。

  人,她身边睡着个人,这里是哪里?猛地翻身坐起,头仍旧晕眩,四周一片漆黑,这根本不是她的寝室啊,现在几点了,她是怎么睡到这个陌生地方的,灯呢,开关在哪儿?还有门外在吵什么?

  摸着墙壁慢慢站起来,刚跨一步就被身旁的人绊了一下,两人同时跌下了沙发,随着强大的撞击,那人也猛地醒了过来,然而就在这时候,门被打开了。

  水晶吊顶灯突地发出了光,暧昧的灯光瞬间倾泻到每个细小的角落,让房内的一切都一目了然,包括地上那对正保持着男上女下姿势的人。

  “警察查房,不许动,有人举报包厢有卖淫嫖娼活动,我们依法进行搜查,人脏俱获,马上穿上衣服跟我们走一趟。”

  警察?卖啥?初夏睁开眼,这才发现门边站着几个拿着警棍的人,其中一个还拿着DV在录像。

  而那个压在她身上的人也同时清醒过来,随即看了眼身下的女孩,眯了眯眼,在起身的同时已将被扔在地上的黑色T恤覆在了女孩的光洁的身子上,而初夏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丝不挂着的。

  到底发,发生什么事了?吃饭,酒吧,上厕所,之后呢?小雅她们没带她回学校吗?

  她还在包厢里,却被人扒光了衣服和一个陌生男人躺在沙发上,然后被便衣警察当场人脏俱获?

  还没等她回神,那个男人已经飞快的套上了到膝的牛仔短裤,因为T恤还盖在她身上,只能光着上身平静开口:“我们没有违法,只是情到深处自然浓,喝了点酒一下把持不住罢了。”

  噢,卖糕的,我们?特么他长什么样她都没看清楚,还情到深处把持不住?

  “我......”初夏刚要说话,就被那人凌厉的扫了一眼。

  “少废话,统统回所里调查。”警察显然没那么轻易上当。

  “好吧,警民合作嘛,懂,我们都是守法公民,愿意走这一趟。”男人没有一丝慌乱地答。

  等,等等,她都还什么话都没说呢?他算老几啊凭什么替她做主,当公安局是他家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吗?

  第05章

  “警察同志,冤枉啊,我和他根本就......”

  男人看都没看她一眼,从容镇定的接过她的话:“没错,我们根本就是光明正大的恋人关系,别怕,警察会调查清楚的。”

  光明正大?他老几,噗,搞siao,搞不懂他葫芦的卖的什么药,也不明白目前到底是什么局面,但见这男人几次三番堵她的话,她再笨也明白人家意思是让她闭嘴,最好顺着他的意思,否则没好果子吃。

  还有,她也看出来了,这男人也是被人算计的受害者,那,他应该没对她做过什么吧?

  T恤不够长,初夏蜷在地上根本不敢乱动,眼看那男人就要走,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学生,进了公安局可是要被关被通知家人的呀,如果按这个罪名通知她爸妈和学校,她不如现在一头撞死好了。

  “哪那么多废话?快点穿上衣服,数嫖资的时候怎么不说冤枉了。”警察没耐心的吼,这种情况他们早见多了,一被抓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要不就是生活所逼家人重病。

  那个早已走到门边的男人转过身来,再度走到她身边,淡淡的看着她惊慌的眼神,慢慢溢出一缕意味不明的淡笑,“如果不想再被人饱览大好春光,就麻利地穿好衣服。”

  她狠狠瞪了一眼那男人,水晶灯正好在他头顶辉映,拉开他脸部的轮廓,忽明忽暗里,一张俊脸映入她眼帘,斑驳的世界仿佛在这一刹那被他静止。

  待看清那人的模样,满腔怒火瞬时消失殆尽,好吧,这真的是个看脸的世界,这个男人长得也,也太好看了吧,头发黑而密,不短不长,很有时尚气息,衬得整个人气宇轩昂。

  鼻梁很高,眼睛虽是内双不是很大但特别的神气,眸子亮得勾人,脸的轮廓很精致,线条分明,清朗。

  黑眸淌过细碎的光斑,清彻如一汪深潭,唇角如雕刻般恰到好处,眉黑得像是用作画的碳笔描过一般,性感的锁骨在灯光下似在诱惑着谁,就连落在她身上的T恤也仿佛洒满迷醉。露面外边的皮肤是小麦色的,特有男人味,简直就是经典男人中的经典。

  这样一个气质非凡清秀明朗的男子,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和猥琐的色鬼联想到一起,可明明他......

  风从打开的门里窜来,她有些发冷,偏过头,咬唇,想躲开那张脸带给她那片刻的晃神,这个表情,是这种情景下绝对是不该有的。

  清洌的声音再度响起,带着旁人无法比拟的冷静,却不是对她说,“能不能给女性一点尊重,你们可以守在门外让她穿好衣服吗?”

  初夏眨眼,嗳,是咧,她都被这多人看光光了,怎么还有那些风花雪月的心思研究她这个临时姘头?

  甩汗!

  那几个警察互看了眼,还是退到了门外,男人拉上门,替她将外面的世界隔绝,也,给了她最起码的尊重,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那就是个很可能毁了她清白的人,可他的所作所为又让她半点都恨不起来。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5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