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毒妃归来:江山为聘小说萧语馨风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毒妃归来:江山为聘小说萧语馨风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再活一世

  “贱人,怎样?看着映月山庄与百花谷所有的人全部为你与你那野种陪葬,心情可是很兴奋?”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男子一只手钳制着一个孱弱的女子,另一只手指着城门下那处被众多百姓包围着的斩首台,温润的声音说出话却是让人感到阴寒至极。

  “轩辕晧,我用尽全力助你登上皇位,你竟恩将仇报,你不得好死。”萧语馨瘦小的身体用尽全力的扭动挣扎着,早已失去光亮的大眼睛血丝满布,带着阴鸷与滔天的恨意,大声怒骂着。

  轩辕晧一听,顿时瞳仁紧缩,钳制她的手更加用力,似要将其骨头生生捏碎,冰冷无情的声音一字一字的挤出那凉薄的唇:“将那野种拖来这里丢下去,再将这个贱人挖去双眼,放入琉璃瓶内,朕要她亲眼看着朕千秋万世,国运昌盛。朕要这个贱人受针刑,凌迟至死。”

  “皇上莫气,这萧国公可是说了,只要这些人都死了,那百花谷与映月山庄所有的东西都会是皇上的。”皇后钱鸢歌接过婢女手里奉上的茶盏交到轩辕晧的手上,巧笑倩兮的温柔安慰着,眼底却是闪烁着阴毒的光芒。

  轩辕晧伸手接过茶盏,轻呷一口,“皇后,所言有理。来人,行刑。”

  萧语馨被拖下去时听到这两个狗男女的对话,整个身子颤抖不已,悔恨顿时翻江倒海般涌起,原来如此,是自己的家人出卖了自己,是那些她视为最亲近的人出卖了自己,原来是这些人贪得无厌,得陇望蜀,自己不允这才连累了儿子与这三百多人给自己陪葬,原来这个男人一直说的都是谎言。

  萧语馨正要出声怒骂,却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高高的城墙上被扔下。

  “儿--”萧语馨只觉得心口一痛,猛的喷出一大口心头血。

  可一切还没结束,秦玉贵带着一个小内侍捧着一个托盘而来,托盘上放着两个铁制的汤匙,边缘锋利,泛着幽幽冷光。

  萧语馨想起刚才听到轩辕晧最后说的话,身子不由得挣扎起来,可惜绑在身上的铁链足有婴儿手臂粗,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又如何挣脱得了。

  “行刑!”秦玉贵无情而冰冷的吐出这两个字后便退后一步,示意身边的内侍上前。

  那内侍捧着托盘走到萧语馨的身前,放下托盘轻抬眼,漠然的拿起两个铁勺,紧紧的贴着她的眼窝处,顿时一股冰冷的寒意从铁勺传递到她的身上。萧语馨想要挣扎,却还没来得及挣扎便感觉到眼窝处两股巨大的力将两个眼珠给生生的扯出。

  紧接着是针刑,行刑的刽子手举起手里的针板先往萧语馨的脚上划去。

  萧语馨本已被生挖双眼而痛晕过去,刽子手的这一下针板打下,却又是生生的将她给痛醒,浑身上下顿时被汗水浸湿,已经是痛到极致的她张开嘴巴想要呼痛,却嘶哑得字不成音。

  身上每一处传来的是将血肉生生撕裂般的痛,每次痛晕过去都要被泼盐水,那盐水泼到伤口上更是冰冷而刺痛,那种锥心的痛楚与心头涌起的恨意让她不断的尖叫着。

  “啊!轩辕晧,钱鸢歌,若有来世,我萧语馨定将此仇此恨百倍还之,有如此背信弃义之人为主,轩辕国破指日可待。我以心头血诅咒你们不得好死,后代世世男为盗女为娼。啊……”萧语馨的诅咒别人都听不懂,但是那凄厉的叫声却让听到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惊恐的看着那个最终咽下一口气的骨架子。

  萧语馨再次回复书名,肺部火辣辣的难受,阵阵窒息感传来。

  萧语馨忍不住挣扎起来,耳边传来两个女子刻薄的对话声音:“芍药,你看她还在扑腾着,不会就这样淹死了吧?那多不好玩啊?”

  “放心,我有分寸。”

  萧语馨猛然的睁开眼睛看向说话的两人,心头的震惊无法形容,她,她不是死了吗?不是被生生挖去双眼吗?为何眼前的景色如此的熟悉又陌生,身上传来的阵阵冰寒感却让她还有点迷糊的头脑清醒了不少。

  难道她像传奇里面写的那样,重生呢?记忆如潮水般涌来。萧语馨心头顿时涌现起了一股狂喜。

  实在是太好了,上天竟然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有机会在悲剧发生之前重来一次。

  瞬间,萧语馨原是迷蒙氤氲的大眼睛顿时迸射出冰寒刺骨的寒光,冷冷的扫过岸上的芍药和杜鹃。

  芍药和杜鹃浑身一哆嗦,心底莫名的升起一股寒意。第2章 初遇公子

  芍药率先反应过来,一双杏眼猛一瞪,看着水中的萧语馨,恶狠狠的嗤道:“看什么看,再看将你淹死在这里。”

  说完,举起手里的竹竿往她的头上挥去,想要将她打入水中,好将萧语馨那冰冷的眼神与嚣张的气焰给打消下去。

  萧语馨避开,眼底的冷意更冷上几分。前世的她也曾如此被害,让她落下了病根,但今生的她却是再不会让自己吃此等苦头的。

  恰好此刻,远处一棵大树上正站着一个身穿玄衣的俊毅男子,正饶有兴致的看着池塘边上发生的事情。

  太过分了。他皱了皱好看的剑眉,扯过一片树叶挥手而出,直直划过芍药那握着竹竿的手。叶子虽小力道却很强,直接将芍药的手划破至见骨,马上就汨汨的流着血。

  芍药吃痛,手里的杆子应声掉进了水里。萧语馨顺着叶子射来的方向,看了眼树上的男子。然后,萧语馨伸手抓住竹竿,顺着竹竿的浮力慢慢的往岸边移动。

  杜鹃看着芍药吃亏,竹竿落水,急得上前一步想要捞回杆子。可惜,萧语馨猛然把杆子向上一挑,打中了杜鹃的下巴,痛得她大叫一声,失去平衡的扑通一下掉入水里。

  萧语馨不敢耽误,借竹竿回到岸边。

  芍药此时捧着自己血肉模糊的手,又看看在水里扑腾的杜鹃,一脸的不可置信转眼看向湿漉漉的萧语馨。

  萧语馨一步步的往芍药走去,手里提着那根竹竿,眼神带着嗜血的光芒。前世,萧语馨那被一排排针刮下身上血肉的痛仍疯狂的折磨着她,看着眼前这个从小便害她的女子,心里的恨意无处发泄,举起竹竿便往她芍药的身上狠狠的抽去。

  “啊!”一声惨叫声从芍药的嘴里发出,震得池塘周围的树上挂着冰菱子扑扑的掉落。

  在水里好不容易浮出头的杜鹃看到萧语馨那如恶鬼般凶狠的样子,吓得赶紧的将头缩回水里,强忍着一口气不敢上岸。

  芍药凄惨的叫声惊动了百花谷的护卫,只一会儿功夫,池塘周围便传来了唏嗦的衣袂声,从四面八方跑出了四五个侍卫,他们手持长剑,一脸紧张的冲到池塘边。

  当他们看到萧语馨时,都愕然的怔住,几名侍卫顿时面面相觑。

  直到萧语馨自己累得实在是动不了停了手,其中一个侍卫才敢上前拱手行礼道:“萧小姐,请问发生了何事?”

  萧语馨懒懒的抬眼瞥了他一眼,指着一身血的芍药与水里的杜鹃说:“这两个贱婢将我推下水,你们帮我将她们绑了,我要带回馨兰苑处理。”说完,萧语馨无力的软坐在地上,此时可是顾不上什么形象了。

  侍卫们知道萧语馨的来头,虽说是个从小被送来寄养的小姐,却也是如今的国公夫人的亲生女儿,鉴于百花谷与国公府的关系,无论怎样还是得罪不起的。

  于是几个侍卫分工合作,先去找来小轿将萧语馨抬回院子去,其余的的人将芍药与杜鹃绑结实了押回萧语馨所住的馨兰苑。

  苑里,几个下人看到侍卫抬着一个小轿进苑,慢悠悠的站起身。

  “萧小姐落水了,你们几个过来将她抱回房里去。”走在前面的侍卫大声的向几人吩咐道。

  那些下人正想出口讥讽,却眼尖的看到被绑得严实的芍药与杜鹃两人正踉跄的被押着进苑。他们急忙的上前,纷纷指责侍卫们,逼着他们放人却是将正经的主子晾在了轿子里。

  “这两个贱婢是因为谋害自己的主子而被绑的。你们如此的帮她们,是不是也是有份参与到谋害主子的事情里?”其中一个侍卫实在是忍不住的讥讽。

  “你,你别胡说八道,两位姐姐是四小姐的贴身丫环,是心腹。又怎么可能会害四小姐呢?”那个刚才出声的丫环率先反应过来,反驳道。

  “怎么回事?”正当侍卫和下人吵得不可开交之际,谷主风轻带着谷内神医子青出现在院门口。

  众人赶紧的向风轻行礼。

  风轻不悦的扫了一眼停放在院子中间的小轿,声音冷如冰霜:“萧小姐呢?怎么没人照顾吗?”

  馨兰苑的下人们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有两个反应快的赶紧走上前想去抱萧语馨,却被萧语馨猛然睁开眼睛后那犀利的眼神给吓了一大跳,忍不住的尖叫出声。

  “你们的规矩全部都是跟狗学的?这成何体统?”萧语馨紧盯着那两个尖叫的婢子,冰冷无情的喝斥道。

  “萧小姐醒了?子青去为萧小姐把把脉。”风轻看向小轿,在看到里面伸出一只瘦削的小手挑开轿帘露出的那张苍白的小脸时,眼里的光芒暗了暗,心里有点难过。第3章 重生只为杀戮

  子青在得到允许之后接过冬青递来的绢帕盖在萧语馨的手腕上,仔细的把起脉来。

  萧语馨任由他为自己把脉,眼睛看向地上的两个狼狈的身影,淡漠的向风轻说:“风叔叔,可否借馨儿两人,馨儿要将这两个谋害主子的贱婢给打杀了,以正我国公府的声名。”

  国公府的声名这几个字一出,所有国公府的奴仆们全都浑身打颤。只要这馨兰苑里的事情传回到国公府,那等待他们的必定是与芍药杜鹃一样的下场,更严重的怕是会连累家人。

  “小姐英明。”反应快的奴婢马上跪倒在地。

  一众奴仆纷纷跟着跪下,向萧语馨表着忠心。

  风轻看着这一出,心中有点惊讶于萧语馨的聪慧,单单这样一句话就将所有不将她放眼里,欺主的奴仆们给收拾了。这样的手段可不象十年来一直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萧语馨能够做得出来的。难道她是受了什么人的指点?

  不过他心里疑惑归疑惑,却也没有表露出来半点,只是吩咐侍卫长:“安排两个得力的帮萧小姐行刑。”

  侍卫长领命后马上指派了两个侍卫上前将芍药与杜鹃压制在地上,不用吩咐便已经开始打了起来。

  芍药与杜鹃动弹不得,嘴里除了不断的求饶就只剩下惨叫了。

  行刑的侍卫没有受凄厉的惨叫声影响,下手还是一样的重且快,两人很快的身上便染满了血迹,叫喊声更是声嘶力竭得让人心头狂颤。

  风轻冷眼的看着这一切,心中思绪翻飞。语馨是她的女儿,他答应过要好好照顾的,却让她这十年来遭受了这些该死的贱婢的欺侮,心中早已是存了愧疚之意,如今难得小丫头开窍不再护着这些下人,他倒是乐得顺水推舟的惩罚于她们。

  馨兰苑的下人们看着这一幕血腥的场面,个个是噤若寒蝉,身子禁不住的轻轻颤抖,心里对自己平时参与到欺侮主子的行为后悔不已。

  直到,在两声惨烈的叫声后,侍卫们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禀告:“禀,两人已经断气。”

  “嘶!”一众下人与院门外的人同时的倒抽一口凉气,眼带惊恐的看着那两团血肉模糊的东西。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国公府的下人?”忽然一个凛冽的声音从院门外的人群中传出。

  萧语馨看着来人,激动的猛一起身,却因为无力而再次跌坐在轿里,用虚弱的声音喊道:“娘!”

  花无瑕一听到这个声音,浑身一震,顺着声音看去,在看到那张苍白的小脸时,心一抽痛,什么也顾不上便快步的上前,一把将萧语馨拥进怀里:“馨儿,我的儿,你怎么了?怎么脸色如此苍白,到底发生了何事?”她的声音带着心痛与急切,听得萧语馨是眼睛一酸,隔了一世再重逢,又回到了久违的温暖的怀抱,泪水便止不住的往下流。

  “不哭啊,我的馨儿,到底是怎么了?快告诉娘。任何事,娘亲都可为你做主的。”花无瑕以为是百花谷的人欺负了自己的女儿,一边用手轻拍萧语馨的后背安抚她,一边是杏眼圆睁怒瞪风轻。

  风轻一脸的尴尬,百口莫辩。

  倒是子青上前一步::“禀萧夫人,奴婢冬青,事情是这样的。这两个婢子因为推小姐下水欲害小姐性命而由小姐下令杖毙的。至于行刑的侍卫是萧小姐向百花谷借用的,如有得罪僭越之处还请萧夫人原谅风谷主的一片维护之心。”

  花无瑕一听,一双杏眼狠狠的剜了一眼地上杜鹃和芍药,略带歉意地又看了眼风轻,的正想问萧语馨事情是否就如此。萧语馨精神一松,刚才一直强撑的身体再承受不住昏迷了过去。

  花无瑕顿时吓得脸色刷白,赶紧的招呼自己的丫环上前将萧语馨抱回房间。

  风轻淡淡的挑了挑眉,对子青吩咐:“子青,你去为萧小姐再把把脉,将结果如实的禀告萧夫人。”说完的拂衣摆就翩然离去。

  花无瑕一进到房间里,看到自己的贴身丫环花蕊与花芝早已手脚麻利的为萧语馨换上干净的衣物,并为她盖上厚厚的锦被后才稍稍的吁了口气。

  “萧夫人,子青奉谷主之命来为小姐诊治。”子青恭敬的站在房门外,低垂着头,朗声的向房里的花无瑕请示。

  “大夫,请进。”花无瑕向花芝使了个眼色,花芝点头,走到房门前,打开房门请子青进来。

  子青进房后在丫环的安排下执起从锦被里露出的一只瘦弱的小手,再次为萧语馨把脉,脸色却是慢慢的沉重了起来。第4章 叫你丫不听话

  “大夫,小女的身体如何了?”花无瑕看着他变得沉重的脸色,急切的上前一步问。

  “萧小姐的身体受了风寒入体,气血极度不足,亏损得厉害,如治疗不及时,怕是会影响到将来的子嗣问题,是以还得好生将养着才行。”子青没有隐瞒,收回手后沉声的回答后便转身去开药方去了。

  花无瑕听了女儿的状况,只觉一口气堵在了胸口处,闷得生疼,狠声的呵斥:“你们是怎么照顾小姐的?院子里的每个人都杖责二十。”她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清晰冰冷得让所有在院子里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所有馨兰苑的下人此时终于是回过神来,一听到要被杖责,顿时是哀嚎一片,却也不敢反抗,只得任由花无瑕从国公府带来的一众婆子押着下去受罚了。

  花无瑕看着床上紧闭双眼虚弱不堪的女儿,心里是揪痛万分,吩咐花蕊好生照顾后便离开。萧语馨眯着眼看着娘亲离开的背影,眼里闪着复杂的光芒,一会儿转身便又沉沉睡去。

  萧语馨杖毙谋害主子的两个丫环这件事情在丫环奴仆间是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连着几天众人都在暗地里偷偷的议论萧语馨的行事变化,而花无瑕杖责整个馨兰苑的下人的举动更是让人对这个主母多添了点惧意。

  而萧语馨是懒理这些议论,她从那天起便发起了高热,好不容易才退了热,慢慢的在恢复中。

  这次来百花谷的姨娘小姐们有四五人之多,各人对于萧语馨的观感各有不同,其中最是不忿的却是二小姐萧语莲:“该死的扫把星,怎么命就那么大,还将娘的精心安排的人给打杀了,真是晦气。”她坐在茶几前,狠狠的扯着手里的绢帕,咬牙切齿的抱怨着,一双丹凤眼透射出不甘与恼恨。

  “小姐,不如还是按姨娘的计划行事吧,只要落实了她与人私通的罪名,就算是死再多的奴仆都是掩盖不住的。”帮她捏着腿的丫环月书轻声又恶毒的挑唆着。

  萧语莲听了月书的话,脸上闪过一抹挣扎。

  “小姐,趁着现在这么多的府里人在这里,只要被人发现了,还怕传不回府里吗?一个坏了名声的小姐再娇贵又能如何?”春梅也在一旁劝说着萧语莲。

  “好,你亲自带人去,做干净点,这是信物。小心点。”萧语莲下定决心,从贴身的衣物内取出一个小小的鱼形玉佩,递给月书,示意她小心行事。

  月书接过玉佩转身就走,出门后警惕的往四周看看后才轻手轻脚的靠着院墙悄悄离开,绕过客苑先往馨兰苑去,待得那里都交待好后便静待时辰到,时辰一到便悄悄的往百花谷的侧谷口走去。

  此时已是晚上酉时二刻,周围没有什么人,月书就着淡淡的月色来到角落一堆乱草前,拿起一根长棍用力的敲了敲院墙,很快,那乱草堆从外被人推开,爬进了一个猥琐的男子,站直身子后便一脸下流的上下打量着月书。

  “这是信物,你看清楚了。”月书厌恶的避开那男人的眼光,伸手将玉佩拿出晃到他的眼前,待看到他轻点头确认后便收回了袖内,嫌恶的对男人说:“你跟我来,待到地方后便直接行事就好,少不了你的好处。”说完不待男人答应便急急的往前走去。

  男子也不介意,亦步亦趋的跟着前面的月书往里走。

  两人避过巡视的人悄然来到馨兰苑的大门前,月书熟门熟路的推开大门,领先走在前面,男子跟在后面来到了正房门前,看着周围静悄悄的,鼻子用力的闻了闻,脸上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淫笑,轻声的在月书的耳边低语:“小娘子,看来你们还是挺懂门道的啊。嘿嘿。”

  月书脸色一沉,将自己的身体与那男子拉开得远远的,厉声道:“少废话,快点办好你的事。”说罢也不理男子转身便离开。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就在她刚一离开馨兰苑的大门,便感觉后脑一痛,眼前一黑,整个人晕倒在了地上,而大门里那刚想踏进房门的男子早已晕倒在了地上。

  这时两个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身旁,弯腰将两人抱起,尔后飞快的消失在了馨兰苑附近,再出现时已在萧语莲所在的客苑旁的一个水井处,这时水井旁早已站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将他们双手双脚都缠在一起,做成相互纠缠的样子后沉到水井里。”小身影看了被扔到地上的两人一眼,上前弯腰在月书的身上搜出一堆小玩意,看都没看便直接收了起来,尔后便冷声的吩咐。

  第5章 沉井白莲花

  两个黑影看了看那大身影,在看到他轻点头后才应了一句,“是。”上前便熟练的将两个男女相互的纠缠在一起,确保他们就算是醒来也挣脱不开后才将他们抬到井口,只听到扑通一声,两个鲜活的生命便从此消失在了世间。

  “风叔叔,这次麻烦你了,如果不是有你,怕是馨儿的后果不堪设想了。”小身影在听到那扑通的声音后身子僵了僵,一双清丽的大眼里闪过一丝挣扎与害怕,但很快便被一抹快意给取代,小小的身影在黑暗中对着那个大身影大大的行了一个礼,表示感谢

  风轻转身,透过朦胧的月色深深的看着萧语馨,发现她的小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不禁暗暗蹙眉,疑惑的发问:“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今晚他们会来行那龌龊之事的?”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小人儿是怎么得知有人要害她的。

  萧语馨咬咬唇,犹豫的说:“这,其实馨儿也不知,是这放到馨儿的床头上纸条所写。”说着,她在自己的身上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递到风轻的面前,而那张纸条的下半截,上面写的救命恩人墨元生几个字的却是被她藏了起来。

  风轻接过纸条,借着月光看了看纸条上的字,眼波轻闪,有点心疼的对她说:“你的身子不好,还是要多休养才行。”摆摆手,示意身后的一个侍卫护送萧语馨回馨兰苑去。

  萧语馨没有让侍卫送她回到馨兰苑去,而是往花无瑕所在的院落而去,现在的自己还是太弱,今晚如果不是有那人的提醒,怕是她逃不脱被人毁了名节与身子的下场。

  “夫人,小姐过来了。”花无瑕的贴身丫环花蕊在看到萧语馨后快步的去向花无瑕禀报。

  花无瑕刚睡下,听到花蕊的禀报,惊得从床上坐起,“快让她进来。”这个时间,女儿怎么会过来了?

  “馨儿,怎么这么晚了还出来,身边连个丫环都没有?”花无瑕一把将女儿抱住,担忧的问。

  萧语馨一双小手用力的将自己挤进母亲的怀抱,听到母亲的问话,小身子僵了僵,闷闷的委屈回答说:“女儿半夜醒来害怕,唤了半天没人答理,便一个人走了出来,正好遇到了巡夜的侍卫,便让他送我过来。娘,女儿害怕,女儿今晚就留在这里不走了可好?”她的声音小小的,带着颤抖与紧张。

  花无瑕脸色顿时沉下来,向站在一旁的花蕊使个眼色,回想那两个贱婢的所作所为,心头不禁是暗恨,这些贱婢定是受了马姨娘与萧语莲所指使。

  “不要害怕,有娘在,任何人都伤害不得你。”花无瑕一只手轻轻的抚着女儿的背脊,带着女儿走到自己的床边坐下。

  “娘,女儿记得那天芍药说谷外有山贼,可是真的?”慢慢的,萧语馨的情绪稳定下来,她记得前世在百花谷外的确是有一群山贼,且这群山贼的来历不一般,这一世她定饶不了这些为虎作伥的恶棍有好下场。

  花无瑕一怔,她倒是没有想起这事来,“嗯,这事就由娘亲与你风轻叔叔处理就好,先睡觉吧,你的身子比不得常人,可是要好好休养才行。”说着,她便将女儿拖到了床上,将她按在床上盖上被子,而接着自己也睡了下去。

  花无瑕与萧语馨两人睡得正香甜时,在西客苑里的萧语莲却是难以入睡,一双大眼不时的扫向房门外,不时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怎么还没消息传来?办个事怎么要这么久,不会出意外了吧?”想到这,她的身体一怔,一股剧烈的不安涌上心头。

  站在她身边服侍的春梅只得是轻声的安慰着:“小姐,你不要焦急,月书做事很是稳妥,那边的人已经传话来说那香已经燃了,定误不了事的。”话虽如此说,但春梅心里明白肯定是出事了,脸色有些苍白。

  萧语莲却是再等不下去,她猛的站起身,提起裙脚便往屋外冲去。

  春梅一看,急急的提一个灯笼跟上,嘴里还小声的叫着:“小姐,不要急,你慢点。”她跟着走到院子中,看到有两个婆子在守夜,便叫上那两个婆子带上灯笼一起紧紧的护着萧语莲往馨兰苑的方向走。

  此时已是深夜子时,整个百花谷都已经是静谧一片,几人经过水井处时,两个婆子不知为何跌倒在地上,发出哀嚎。

  被压底下的婆子伸手一摸,摸到身下有一只粉色的绣花鞋,赶紧推开身上的婆子,拿着鞋子,用手抻了抻上面的泥,细细的打量着。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毒妃归来:江山为聘》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4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