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皇后本惊华小说上官婉淳唐淳雅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皇后本惊华小说上官婉淳唐淳雅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非人的折磨

  龙羽国,苍月城山崖崖底。四处迷雾萦绕,视线范围不过几米远,几声虫鸣鸟叫过后,便是死寂般的安静。

  在不远处的茅舍内,躺着一位面色惨白神情痛苦的年轻女子,只见她的额头上不断地往外冒着冷汗,仿佛梦里正在经受着一场非人的折磨一样……

  梦中叛徒董国玉正狰狞的狂笑着向她走来,眼神阴鸷卑鄙。

  她捂住胸口,剧烈地咳嗽着,任由鲜血穿过五指,那双坚毅的眼神中还夹杂着憎恨和不甘。

  “就凭你也想杀我?哈哈哈……去死吧!”他大笑着说道,紧接着目光中就又充满了阴狠,一脚把她踢下了身后的山崖。

  被踢落了山崖的一瞬,她带着浓烈的仇恨闭上了眼睛……

  “啊……我要杀了你。”因为又梦到那个不堪的一幕,她猛地惊醒,睁开了眼睛。

  “嘶,好疼!”她想要坐起身来,却不曾想触动了伤口。

  “咦,我,还没死吗?”她小声喃喃自语道。

  在她正在思考的同时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她循声望向门口,只见那人头戴银色面具,一身白衣胜雪,宛如天人般步履优雅地迈了进来。

  手上的陶碗还冒着热气,想必里面盛的是药汁吧。她看着这人的衣着打扮,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虽说天气是有些冷了,可也不至于穿着古人的衣服吧。

  “你醒了!”那人清冷地说道。

  “是你救了我?”

  那人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理睬她,而是径直走到床前,将药碗放到了床沿上。

  她还在思索之际,银面男便伸手探住了她的脉搏。

  她本能地想要缩回手去,奈何有气无力,只能静静地躺在那里,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不一会儿,银面男淡漠的声音响起:“一息四至,不快不慢,不强不弱,脉来缓和,你已无性命之忧。”说罢,他收回手,端起床边的药碗。

  她伸出胳膊,想要接过那人手里的药碗,却意外地看到了穿在身上的衣服。

  她一脸怒气地看着那人,问道:“是你给我换的衣服?”

  “不是,在下这里没有女人的衣裙。”他淡淡地说道。

  看着那人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坦荡,她脑筋飞速旋转,好像在搜索着什么似的。

  “对了,弹孔!”

  只见她收回手臂,忍着疼痛将手慢慢地向胸口移去。

  毫无意外,那里的肌肤光滑柔嫩,一点伤口也没有。她,瞬间明白了一切。

  “可有镜子?”她淡定地问道。

  “没有。”

  “那,今天是什么日子?”她再次问道。

  “明启三十八年,初冬第十天,寒露。”

  “我,真的穿越了?”

  由于情绪有些激动,再加上身体太过虚弱,她,华丽丽地晕了过去。

  在睡梦中,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梦到了一个名字叫做上官婉淳的女孩子……

  上官婉淳,龙羽国丞相上官和之嫡女,母亲是当朝上将军唐永华嫡女唐兰慧。只可惜她的母亲是位温柔如水般的女子,静婉贤惠,却又体弱多病,经常受到府中其他妾室的欺负,而身为她女儿上官婉淳也不例外。

  而丞相上官和呢,整天混迹官场,对于府中的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大面上过得去就好。

  自她记事起,她就备受姐妹们的欺负,只不过她的母亲常常教导她,做人要宽容,所以她从来都没有放到过心里。她的偶像就是她的母亲,她立志也要做她母亲这样的女子。

  然而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再被妹妹上官婉珊凌辱一番后,她却遇见了与她纠缠一生的人……

  “你没事吧?”一个长相清俊外表儒雅的男孩子走了过来,慢慢将她扶起来,声音柔和地说道。

  她轻轻抬起头来,再看见那个男孩的时候竟有些许的失神,沐浴在阳光中的小男孩犹如下凡来拯救她的天神般高大俊秀,她一时间看的有些痴了。

  见她怔怔的看着自己,小男孩笑了笑蹲下身拍了拍她身上的泥土温柔的说道:“你住在哪个院子,我送你回去吧。”

  “紫沐轩。”小女孩清脆的声音响起。

  “好。”说着那个小男孩便牵起她的小手向紫沐轩的方向走去。

  那天,她穿了一件素朴的衣裳,看上去像是个被主子欺负的小丫鬟。而他,亦以为她是在正房当差的小丫鬟。

  直到丞相上官和将他的子女介绍给他时,他才知晓她的身份。

  从此以后,俩人经常见面交谈,久而久之,她便对他生出了爱慕之心,而他亦是。

  那天,他握着她的手深情地说道:“阿淳,待我考取功名回来娶你!我一定要丞相心甘情愿地将你嫁给我,我要风风光光把你娶回家!”

  她眼含泪珠笑着点头应允。

  可是在他成为新科状元之后,他便不再对她提起要娶她的事情,见到她,他也会绕道走。

  直到一道圣旨下到丞相府:“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新科状元孙光耀,特赐状元府一座。另其德才兼备,有礼有节,实属佳婿,特招为公主驸马,一月后完婚,钦此!”

  他开心地忙着搬离丞相府,而她整日以泪洗面。不久她便也接到了和亲商国的诏书。

  一天,在妹妹上官婉珊的撺掇下,她和孙光耀在崖顶相见。

  她问:“为什么?”

  他不回答。

  她再问:“你不爱我了吗?”

  他还是不回答。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问道:“光耀,今日我只想要知道原因,不久我便会和亲商国了,请你告诉我原因好吗?”

  他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闭了闭眼睛,接着说道:“阿淳,我想要的你永远也满足不了我,还有就是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说完这句话,孙光耀转身便离开了。

  “从没有喜欢过我?”上官婉淳重复说道,泪珠却如断了线的风筝般不住地往下掉落。

  “哈哈哈,哈哈哈。”上官婉淳,伤心至极,不怒反笑,她笑她自己这么多年付错了感情,她笑她自己瞎了眼睛,竟然没有看出他的狼子野心,她更笑自己,连虚情假意都分不清楚!第2章 非人的折磨

  龙羽国,苍月城山崖崖底。四处迷雾萦绕,视线范围不过几米远,几声虫鸣鸟叫过后,便是死寂般的安静。

  在不远处的茅舍内,躺着一位面色惨白神情痛苦的年轻女子,只见她的额头上不断地往外冒着冷汗,仿佛梦里正在经受着一场非人的折磨一样……

  梦中叛徒董国玉正狰狞的狂笑着向她走来,眼神阴鸷卑鄙。

  她捂住胸口,剧烈地咳嗽着,任由鲜血穿过五指,那双坚毅的眼神中还夹杂着憎恨和不甘。

  “就凭你也想杀我?哈哈哈……去死吧!”他大笑着说道,紧接着目光中就又充满了阴狠,一脚把她踢下了身后的山崖。

  被踢落了山崖的一瞬,她带着浓烈的仇恨闭上了眼睛……

  “啊……我要杀了你。”因为又梦到那个不堪的一幕,她猛地惊醒,睁开了眼睛。

  “嘶,好疼!”她想要坐起身来,却不曾想触动了伤口。

  “咦,我,还没死吗?”她小声喃喃自语道。

  在她正在思考的同时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她循声望向门口,只见那人头戴银色面具,一身白衣胜雪,宛如天人般步履优雅地迈了进来。

  手上的陶碗还冒着热气,想必里面盛的是药汁吧。她看着这人的衣着打扮,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虽说天气是有些冷了,可也不至于穿着古人的衣服吧。

  “你醒了!”那人清冷地说道。

  “是你救了我?”

  那人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理睬她,而是径直走到床前,将药碗放到了床沿上。

  她还在思索之际,银面男便伸手探住了她的脉搏。

  她本能地想要缩回手去,奈何有气无力,只能静静地躺在那里,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不一会儿,银面男淡漠的声音响起:“一息四至,不快不慢,不强不弱,脉来缓和,你已无性命之忧。”说罢,他收回手,端起床边的药碗。

  她伸出胳膊,想要接过那人手里的药碗,却意外地看到了穿在身上的衣服。

  她一脸怒气地看着那人,问道:“是你给我换的衣服?”

  “不是,在下这里没有女人的衣裙。”他淡淡地说道。

  看着那人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坦荡,她脑筋飞速旋转,好像在搜索着什么似的。

  “对了,弹孔!”

  只见她收回手臂,忍着疼痛将手慢慢地向胸口移去。

  毫无意外,那里的肌肤光滑柔嫩,一点伤口也没有。她,瞬间明白了一切。

  “可有镜子?”她淡定地问道。

  “没有。”

  “那,今天是什么日子?”她再次问道。

  “明启三十八年,初冬第十天,寒露。”

  “我,真的穿越了?”

  由于情绪有些激动,再加上身体太过虚弱,她,华丽丽地晕了过去。

  在睡梦中,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梦到了一个名字叫做上官婉淳的女孩子……

  上官婉淳,龙羽国丞相上官和之嫡女,母亲是当朝上将军唐永华嫡女唐兰慧。只可惜她的母亲是位温柔如水般的女子,静婉贤惠,却又体弱多病,经常受到府中其他妾室的欺负,而身为她女儿上官婉淳也不例外。

  而丞相上官和呢,整天混迹官场,对于府中的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大面上过得去就好。

  自她记事起,她就备受姐妹们的欺负,只不过她的母亲常常教导她,做人要宽容,所以她从来都没有放到过心里。她的偶像就是她的母亲,她立志也要做她母亲这样的女子。

  然而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再被妹妹上官婉珊凌辱一番后,她却遇见了与她纠缠一生的人……

  “你没事吧?”一个长相清俊外表儒雅的男孩子走了过来,慢慢将她扶起来,声音柔和地说道。

  她轻轻抬起头来,再看见那个男孩的时候竟有些许的失神,沐浴在阳光中的小男孩犹如下凡来拯救她的天神般高大俊秀,她一时间看的有些痴了。

  见她怔怔的看着自己,小男孩笑了笑蹲下身拍了拍她身上的泥土温柔的说道:“你住在哪个院子,我送你回去吧。”

  “紫沐轩。”小女孩清脆的声音响起。

  “好。”说着那个小男孩便牵起她的小手向紫沐轩的方向走去。

  那天,她穿了一件素朴的衣裳,看上去像是个被主子欺负的小丫鬟。而他,亦以为她是在正房当差的小丫鬟。

  直到丞相上官和将他的子女介绍给他时,他才知晓她的身份。

  从此以后,俩人经常见面交谈,久而久之,她便对他生出了爱慕之心,而他亦是。

  那天,他握着她的手深情地说道:“阿淳,待我考取功名回来娶你!我一定要丞相心甘情愿地将你嫁给我,我要风风光光把你娶回家!”

  她眼含泪珠笑着点头应允。

  可是在他成为新科状元之后,他便不再对她提起要娶她的事情,见到她,他也会绕道走。

  直到一道圣旨下到丞相府:“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新科状元孙光耀,特赐状元府一座。另其德才兼备,有礼有节,实属佳婿,特招为公主驸马,一月后完婚,钦此!”

  他开心地忙着搬离丞相府,而她整日以泪洗面。不久她便也接到了和亲商国的诏书。

  一天,在妹妹上官婉珊的撺掇下,她和孙光耀在崖顶相见。

  她问:“为什么?”

  他不回答。

  她再问:“你不爱我了吗?”

  他还是不回答。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问道:“光耀,今日我只想要知道原因,不久我便会和亲商国了,请你告诉我原因好吗?”

  他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闭了闭眼睛,接着说道:“阿淳,我想要的你永远也满足不了我,还有就是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说完这句话,孙光耀转身便离开了。

  “从没有喜欢过我?”上官婉淳重复说道,泪珠却如断了线的风筝般不住地往下掉落。

  “哈哈哈,哈哈哈。”上官婉淳,伤心至极,不怒反笑,她笑她自己这么多年付错了感情,她笑她自己瞎了眼睛,竟然没有看出他的狼子野心,她更笑自己,连虚情假意都分不清楚!第3章 撩人的姿势

  她还没得及转身,就被人推落了悬崖。隔着层层白雾,她似乎看到了那个把她推落悬崖的人,那人正站在崖顶得意地笑着!

  上官婉淳,你就安心地去死吧,你的心上人早就不要你了,你还巴巴地求着他,说真的,我都替你觉得羞耻呢!上官婉淳,只有你死了,我们大家才能过上我们想要过的生活!那人心里恶毒地说道。

  “啊……”她被梦惊醒,大喊出声,额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等她睁开眼睛,郝然发现枕边已经濡湿一片,脸上还挂着半干的泪痕?

  那个小女孩就是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么?她的名字是上官婉淳?好文雅的名字!她心里说道。

  她可以感受到这具身体里残留下来的伤痛,再加上她自己本身的心伤,一时间竟然有些喘不上气来。

  “这就是你们世界的陈世美么?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切欠你的我都会让他们加倍奉还!”她心里想着,手上却不自觉地紧紧地握起了拳头。那微眯的眼睛里充满了狠厉的神色。

  她感受到了这具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浓重的悲伤和痛苦,也不由得激发了她内心深处的昂扬斗志。

  “你放心,既然老天爷给了我再活过的机会,我就一定会让那些伤害过你的人加倍偿还回来的!”她心里说着,手上也不禁紧紧地攥起了拳头。

  就在此时,一缕和煦的阳光透过纸糊的窗户透射了进来,斜斜地照射在她那紧握着的双手上。感受着手上带来的温暖,她的心也渐渐地暖和了起来。

  只见她转眼看向窗外,目光里尽显对自由的渴望。

  隔天,她伤势有所好转后,便决定下地走走,这样有助于身体的恢复。

  只见她艰难地扶着泥墙一步一步地挪动着脚步,眼看着就要到门口了,忽然她一个不小心,身子有些酿跄,紧接着身体便斜斜地往地上跌去,就在她静静地等待着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时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小心地睁开双眼,正好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她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正斜躺在银面男的怀抱里,那姿势看上去好不暧昧。

  她想起古代可是最注重男女之防的,古人云:男女授受不亲,她这回可是完完全全地被那银面男抱在了怀里啊,念及此,她猛地推开银面男,却不曾想她自己根本就无法站稳,最后的结果就是真真实实地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而且还是狗啃泥似的姿势。

  “嗯。”她闷哼一声,疼得她龇牙咧嘴,硬生生地将疼痛吞了下去。

  “你没事吧!”银面男蹲下身来,淡淡地问道。

  “没,没事。”她闷声说道,接着她便用双手撑起身体。

  看着她努力了几次也没能从地上爬起来,却依旧是不死心不放弃不寻求帮助,银面男心底里不由得对她起了几分好感,好倔强的女子。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腾空而起,接着就稳稳地站在了地面上。

  “谢谢!”她低着头红着脸声音如蚊蝇般地说道。

  “不客气,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虽已无大碍,但是要想下床,也还是困难的,没想到你不仅能下床还能走几步,已然是个奇迹了!”银面男淡淡地说道,但是很明显地,他的语气里已经带上了些许赞赏。

  “你自己能走回到床边吗?”银面男远俊关心地问道。

  “能。”她坚定地说道。

  她一步一挪,艰难地走着,疼痛加劳累使得她额头上渗出了好些汗水。

  看着她眼睛里透出来的那股子韧劲,银面男心里不禁对她多了几分佩服,待她走到床跟前时,淡然地说道:“远俊。”

  “啊?”她扶住床边坐下,抬起头来,下意识地问道。

  “我的名字,远俊。在下还未请教姑娘芳名?”银面男优雅地襟了襟衣袖,拱手说道。

  “唐淳雅。”她淡淡一笑。

  龙羽国,丞相府内。

  上官和正双手背在身后,站在一幅画像前,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画像里的女子,那神情里无限柔情,过了一会,慧儿两个字便轻轻地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接着便听到他的一声叹息:“唉。”

  叹息声的余音未消,突然一阵清风吹过,接着便是有人跪地的轻微声音,足以可见那人的武功之高,轻功之快。

  只见那人不带有任何感情地小声说道:“丞相。”

  “嗯,起来吧。”上官和调整了下情绪,淡漠而又冰冷地说道。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丞相上官和问道。

  “回禀丞相,属下无能,没能查到四小姐的踪迹。”那人犹豫了一下,接着抬起头来说道:“四小姐自从坠崖后,便像凭空消失一般,翻遍整个崖底都找不到,只是……”

  “嗯?只是什么?”丞相上官和怒气冲冲地转过身来,语气更加漠然地问道,那紧握着的双手好像下一秒钟就能要了对面那人的命一样。

  “只是属下们下到崖底之后,遇到的那片竹林,仿佛是有人刻意为之,表面看去没有什么两样,可是一走进去,就会发现里面机关重重,处处显露着杀机。”那人低下头接着说道。

  上官和想了一下,说道:“就先查到这里,在崖底的事情,切不可再对第三个人说起,下去吧。”说着上官和对着那人摆了摆手。

  “是。”那人无比恭敬地对丞相上官和行礼,接着消失不见了。

  整个房间里只余帷帐飘动,让人以为是窗外的风儿吹起来的。

  “淳儿,不要怪爹爹心狠,但愿这次你能吉人天相!能获得天人相助!”丞相上官和在那人走后不久,又重新站到画像前,小声地说道。

  而丞相夫人唐兰慧,在得知女儿上官婉淳掉落悬崖的消息后,一病不起,在床上昏迷了三天才苏醒过来,而这期间,丞相上官和问都没有问过,任由她自生自灭。

  好在上官和叫回来他们的大儿子上官高阳,这期间也就只有他在床前伺候着他的母亲唐兰慧,这会,唐兰慧在儿子的悉心照料下已经能下床了,而她也正跪坐在佛像前,乞求着佛祖的保佑,保佑她女儿婉淳能够化险为夷。第4章 撩人的姿势

  她还没得及转身,就被人推落了悬崖。隔着层层白雾,她似乎看到了那个把她推落悬崖的人,那人正站在崖顶得意地笑着!

  上官婉淳,你就安心地去死吧,你的心上人早就不要你了,你还巴巴地求着他,说真的,我都替你觉得羞耻呢!上官婉淳,只有你死了,我们大家才能过上我们想要过的生活!那人心里恶毒地说道。

  “啊……”她被梦惊醒,大喊出声,额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等她睁开眼睛,郝然发现枕边已经濡湿一片,脸上还挂着半干的泪痕?

  那个小女孩就是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么?她的名字是上官婉淳?好文雅的名字!她心里说道。

  她可以感受到这具身体里残留下来的伤痛,再加上她自己本身的心伤,一时间竟然有些喘不上气来。

  “这就是你们世界的陈世美么?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切欠你的我都会让他们加倍奉还!”她心里想着,手上却不自觉地紧紧地握起了拳头。那微眯的眼睛里充满了狠厉的神色。

  她感受到了这具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浓重的悲伤和痛苦,也不由得激发了她内心深处的昂扬斗志。

  “你放心,既然老天爷给了我再活过的机会,我就一定会让那些伤害过你的人加倍偿还回来的!”她心里说着,手上也不禁紧紧地攥起了拳头。

  就在此时,一缕和煦的阳光透过纸糊的窗户透射了进来,斜斜地照射在她那紧握着的双手上。感受着手上带来的温暖,她的心也渐渐地暖和了起来。

  只见她转眼看向窗外,目光里尽显对自由的渴望。

  隔天,她伤势有所好转后,便决定下地走走,这样有助于身体的恢复。

  只见她艰难地扶着泥墙一步一步地挪动着脚步,眼看着就要到门口了,忽然她一个不小心,身子有些酿跄,紧接着身体便斜斜地往地上跌去,就在她静静地等待着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时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小心地睁开双眼,正好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她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正斜躺在银面男的怀抱里,那姿势看上去好不暧昧。

  她想起古代可是最注重男女之防的,古人云:男女授受不亲,她这回可是完完全全地被那银面男抱在了怀里啊,念及此,她猛地推开银面男,却不曾想她自己根本就无法站稳,最后的结果就是真真实实地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而且还是狗啃泥似的姿势。

  “嗯。”她闷哼一声,疼得她龇牙咧嘴,硬生生地将疼痛吞了下去。

  “你没事吧!”银面男蹲下身来,淡淡地问道。

  “没,没事。”她闷声说道,接着她便用双手撑起身体。

  看着她努力了几次也没能从地上爬起来,却依旧是不死心不放弃不寻求帮助,银面男心底里不由得对她起了几分好感,好倔强的女子。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腾空而起,接着就稳稳地站在了地面上。

  “谢谢!”她低着头红着脸声音如蚊蝇般地说道。

  “不客气,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虽已无大碍,但是要想下床,也还是困难的,没想到你不仅能下床还能走几步,已然是个奇迹了!”银面男淡淡地说道,但是很明显地,他的语气里已经带上了些许赞赏。

  “你自己能走回到床边吗?”银面男远俊关心地问道。

  “能。”她坚定地说道。

  她一步一挪,艰难地走着,疼痛加劳累使得她额头上渗出了好些汗水。

  看着她眼睛里透出来的那股子韧劲,银面男心里不禁对她多了几分佩服,待她走到床跟前时,淡然地说道:“远俊。”

  “啊?”她扶住床边坐下,抬起头来,下意识地问道。

  “我的名字,远俊。在下还未请教姑娘芳名?”银面男优雅地襟了襟衣袖,拱手说道。

  “唐淳雅。”她淡淡一笑。

  龙羽国,丞相府内。

  上官和正双手背在身后,站在一幅画像前,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画像里的女子,那神情里无限柔情,过了一会,慧儿两个字便轻轻地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接着便听到他的一声叹息:“唉。”

  叹息声的余音未消,突然一阵清风吹过,接着便是有人跪地的轻微声音,足以可见那人的武功之高,轻功之快。

  只见那人不带有任何感情地小声说道:“丞相。”

  “嗯,起来吧。”上官和调整了下情绪,淡漠而又冰冷地说道。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丞相上官和问道。

  “回禀丞相,属下无能,没能查到四小姐的踪迹。”那人犹豫了一下,接着抬起头来说道:“四小姐自从坠崖后,便像凭空消失一般,翻遍整个崖底都找不到,只是……”

  “嗯?只是什么?”丞相上官和怒气冲冲地转过身来,语气更加漠然地问道,那紧握着的双手好像下一秒钟就能要了对面那人的命一样。

  “只是属下们下到崖底之后,遇到的那片竹林,仿佛是有人刻意为之,表面看去没有什么两样,可是一走进去,就会发现里面机关重重,处处显露着杀机。”那人低下头接着说道。

  上官和想了一下,说道:“就先查到这里,在崖底的事情,切不可再对第三个人说起,下去吧。”说着上官和对着那人摆了摆手。

  “是。”那人无比恭敬地对丞相上官和行礼,接着消失不见了。

  整个房间里只余帷帐飘动,让人以为是窗外的风儿吹起来的。

  “淳儿,不要怪爹爹心狠,但愿这次你能吉人天相!能获得天人相助!”丞相上官和在那人走后不久,又重新站到画像前,小声地说道。

  而丞相夫人唐兰慧,在得知女儿上官婉淳掉落悬崖的消息后,一病不起,在床上昏迷了三天才苏醒过来,而这期间,丞相上官和问都没有问过,任由她自生自灭。

  好在上官和叫回来他们的大儿子上官高阳,这期间也就只有他在床前伺候着他的母亲唐兰慧,这会,唐兰慧在儿子的悉心照料下已经能下床了,而她也正跪坐在佛像前,乞求着佛祖的保佑,保佑她女儿婉淳能够化险为夷。

  第5章 住手,疼

  崖底,茅草屋内。

  银面男接到了飞鸽传书,让他马上回去,只不过此时已经接近傍晚,晚上行走虽是最安全的,可是要是在这山谷里却是最危险的。

  他站在床前静静地看着熟睡中的人,只见她闷哼了一声,便又侧了侧身子继续睡觉。

  银面男还以为把她吵醒了,谁知她翻了个身之后又继续睡着了,便轻轻地呼了口气,接着便见他飞快地点了一下唐淳雅的睡穴,然后将几个小瓷瓶放到了石桌上,外加一封信,接着走出了房间。

  巳时已过,晒了整整一上午的茅草屋,也温暖如春。

  而床上的人影慢慢地睁开了双眼,滴溜溜地转了转眼珠,接着在被窝里伸了个懒腰,发觉胳膊也不似之前那般疼痛了。

  没想到这银面男的外敷药这么神奇,不过才几天,就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古代的金创药可真不是盖的!唐淳雅心里想。

  接着唐淳雅习惯性地转头看向窗外,毫无意外地迎上了从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

  唐淳雅好笑地摸了下鼻子,便掀开薄被,准备起身,她知道若是整天躺在这里,伤口不容易痊愈。

  “那是什么?”唐淳雅刚下床,没走几步,便见到石桌上的整齐地摆放着几个颜色不一的小瓷瓶,外加一块白色类似于手绢的布料。

  她怀着好奇之心,缓慢地向石桌旁走去。

  她率先拿起那块手绢,隽秀而又不失大气刚毅的楷体呈现在眼前,那笔风结体宽博而气势恢宏,骨力遒劲而气概凛然,确实是书法之上乘,嗯,不错。唐淳雅心里叹道。

  “在下有事情先走一步,旁边的小瓷瓶是留给你的,有外敷药,也有内服药,我都一一写在瓷瓶背面。远俊书。”唐淳雅和声细语地将手绢上的字念出来,接着便放下绢帕,拿起小瓷瓶仔细地观察起来。

  “果然是有说明书啊。”她看着小瓷瓶背面的小字淡然地说道。

  “那么他是否也会给我留一些干粮呢?毕竟这荒山野岭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到哪里找些吃食。”唐淳雅放下手中的药瓶,心里想着。

  “或许厨房里会找到答案。”唐淳雅目光坚定地看着门外的方向。

  说去就去,唐淳雅说着便忍着疼痛向门口走去。

  没想到她一开房门,便有一个带着温暖的青草气息扑面而来:“想不到在初冬季节,竟然还是这般的温暖!”她边说边闭上了眼睛,尽情地感受着大自然带给她的短暂的幸福感。

  在享受大自然的馈赠的同时,她抬头一看,看见茅草屋的屋顶上格外地有一个凸起的部分,她猜想那应该就是厨房了。

  她缓步朝那边走去,果不其然,当她推开厨房门的那一刹那,她的嘴角处便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果然如我所料。”她看着厨房里小石桌上的布袋了然地说道。

  “想不到银面男这几日竟然是用这个破旧的小陶罐给自己熬药的。”她看着地上那个陶罐心里说道。

  石桌上的小布袋旁边依旧是有一块乳白色布料。

  她打开布袋,里面除了有些粗粮干粮之外,还有一张地形图和布阵图。

  她打开绢帛,轻念出声:“这是一张地形图,还有如何走出竹林的布阵图,从茅舍后面离开,便会到达一个小村落,还有这些干粮,应该足够你撑到离开的,袋子里还有些银钱,希望这些能够帮到你,远俊书。”

  “银面男留下这个不怕我会将这里的秘密泄露出去吗?”她捏着手里的地形图和布阵图,若有所思地说道,眼神中却是充满了疑惑。

  “好了,不想那么多了,先填饱肚子吧,然后再出去探探路。”说着她提着布袋走出了厨房。

  硬生生地啃了个粗粮干粮后,唐淳雅摸掉嘴唇上的残留的碎末,起身走出房门,坐在门槛上,静静地看着远处。

  令唐淳雅没有想到的是,前世的上官婉淳从那么高的山崖上摔下来,竟然没有伤到要害,唐淳雅心里甚是疑惑,可那只是疑惑罢了,重生的她也就没有再想下去,反而她要好好地想一想,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了。

  现在,她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是时候好好伸展下拳脚了。

  只见唐淳雅站起身,来到茅屋前的空地上,做了几个基本的跆拳道动作,毕竟前世她可是跆拳道九段高手啊。

  “没想到这具看似柔弱的小身板还是练武的好材料!”她停下手中的动作,微笑着说道。

  她又接着练了几个动作下来,已经是气喘吁吁了,她喘着粗气说道:“虽是练武奇才,可是这具身体也太弱了,就是单单的这几个动作就已经累成这样了,更别说什么高难度的动作了,不行,我得加强体能锻炼才行。这样吧,先进行跑步训练吧。”说着唐淳雅便回屋,拿出了银面男远俊留下的地形图,仔细翻看了起来。

  商国边境,丛林中,马蹄声惊起一片飞鸟。

  “吁……”马上的人拉住马缰绳,身子后仰,神情淡漠地喊道。

  待马儿停住之后,飞快地从树林里飞出几个黑影,跪倒在地,恭敬地喊道:“主上。”

  “嗯,起来吧。”马上坐着的那人微微一摆手,语气不带有一丝温度地说道。

  “是!”他们齐声喊道。

  “你们什么时间到的?来之前,管家有说什么吗?”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回禀主上,我们是两天前到达的这里,来这里之前,管家什么也没有说,只说是让我等在此等候主上的到来,然后一起回去。”其中一名身穿黑衣,袖口绣着纹饰的高个男子回道,可以看出这位回话的男子应该就是这几人中的头领了。

  “嗯,走吧。”说着马上的人一拍马头,双腿夹住马肚,一转眼便已经在十米开外了。

  “是。”紧接着这几人吹了下口哨,便见到几匹马儿跑了过来,这几人纷纷翻身上马,向那人紧随而去。

  崖底,茅草屋内。

  “原来如此啊,想不到在古代,这五行八卦阵已经运用的如此娴熟了啊!”唐淳雅看着手里的地形图和布阵图感慨道。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皇后本惊华》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3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