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婚婚欲睡:首席大人不要跑小说简溪迟翊宸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婚婚欲睡:首席大人不要跑小说简溪迟翊宸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缉毒成捉奸

  凡尔赛国际酒店。

  简溪闪电般奔向房门,上了子弹的枪握在手中,一切蓄势待发。只听“砰!”的一声,她踹开房门,窜了进去,大吼道:“双手抱头,蹲到墙角,不许说话!”

  可然而……

  映入眼帘的是一对缠绵在床上的男女,颠鸾倒凤的姿势让简溪见了羞得满面飞红。

  “谁?”床上的人听到了动静,黯哑低沉的嗓音犹如玉石相激,却冰冷的可怕。

  男人漫不经心的回眸撩眼,五官精致如同上帝的宠儿,尤其是那双粲若星辰的眸子,散发着蛊惑人心的魔力,稍不留神,便会叫人沦陷。

  简溪尴尬的笑了笑:“对、对不起,我走错了,你们继续。”

  “啊!”女人惊叫一声,捞过零落在地上的衣服落荒而逃。

  房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简溪举着枪,突然不知道枪口该对向哪里,这里显然没有她要抓捕的毒枭。

  男人看着她,眼中的眸色突然变得极深,简溪有了种不好的预感,只见男人赤裸着上半身从床上走下来,一步步靠近她,就如同一只狂野嗜血的狼。

  简溪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你……你想干什么?”

  “既然你吓跑了她,作为补偿,她的工作就由你来完成?”男人的眼眸幽深浓切。

  简溪听到这话嘴角抽了抽:“凭什么?”

  “凭我是迟翊宸!”男人的眉角微微上扬。

  迟翊宸勾起简溪的下颌,如同在欣赏一件精美的瓷器,凉薄的唇挂着寡淡的笑,潋滟着别样风情,饶是任何女人见了,都会沉沦不可自拔,他突然说道:“把衣服脱了。”

  他说什么?

  简溪睁大了眼睛瞪着他,脑子却控制不住的想入非非起来。

  迟翊宸见她没反应,黑眸一凛,骨节分明的手揪起简溪的衣领,用力一拉,她警服的扣子连同她的理智“啪”的一声崩裂了。

  大片大片的雪白暴露在空气中,吹弹可破的肌肤如同上等的凝脂玉,泛着令人迷醉的色泽。

  迟翊宸瞳孔一缩,一股少女独有的清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

  简溪彻底慌了:“你妹啊!你报个名字就要别人脱衣服,你当你是霸道总裁!”

  迟翊宸似笑非笑的斜一眼她。

  简溪气急败坏的吼着:“我是警察!小心我告你袭警!”

  迟翊宸皱了皱眉,修长有力的手揽起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顺势一带,便将简溪压在身下。

  简溪一时只觉心中怦然,涨红了俏脸,迟翊宸忽地感觉腹部燥热起来,该死的,竟然……

  “王八蛋,松开!”简溪双腿蜷缩,小爪子挡在胸前,试图推开他,只可惜,不过是蚍蜉撼树。

  男人独有的男性气息混合着浅浅的烟草味,萦绕鼻尖。

  两个人隔着单薄的衣衫,嫉肌肤滚烫,第一次跟男人这么亲昵的简溪也是红到了脖子根。

  可现在……第2章 误惹大灰狼

  “嘶--”

  不等她反应过来,迟翊宸就强势的将她的手反锁在脑后,伴随着衣服撕裂的声音,简溪几乎不着寸缕的春光乍泄。

  就在这该死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简溪的小心脏都要吓哭了,这种时候要是还被人围观,那她以后得怎么活!

  “嘎吱……”

  房门再次被推开,一道沙哑调侃的声音传了过来:“啧啧,看来我打扰了您一桩好事?”

  简溪心脏顿时绷紧,黑枭?他怎么现在来了!

  “东西?”

  迟翊宸嗓音低沉、浑厚,犹如洪钟一般。

  黑枭賊兮兮的睨了睨迟翊宸,谄笑道:“大老板,您别急,想要货,总得让我相信你不是警察安排的内应吧……”

  简溪眸色微微一动,她深知像黑枭这种非法贩毒者,通常都会派一些三线明星来对接交易,而他此刻交易的对象应该是眼前的这个男人,那么之前逃出去的怕是某个不知名的嫩模或者小明星。

  “哼!”

  迟翊宸眉稍轻挑,冷冷的哼了一声,晦暗如海的眸子也沉了几分,粗糙的指腹磨拭着简溪柔和的劲项,薄唇冷抿,便狠掐了上去,力道之大,几乎要将简溪的脖颈整个捏碎。

  简溪呛咳了几声,冲着眼前的男人翻了一个白眼。

  “之前你亲口说,保证钱货两清,怎么?现在是想耍我?”一字一顿,迟翊宸声音冷绝,犹如千年寒冰,周身散发着嗜血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简溪怔怔的盯着他,却清晰的看见迟翊宸向她瞥了一眼,黑眸如电,似乎在说:“白痴警察,还不接茬?到手的鸽子都要飞了!”

  简溪抽了一口气,暗暗在心里腹谤:我擦,难道他们不是一伙的!

  “大老板,消消气……”简溪定了定神,故作娇媚入骨的嗓音安抚道,顺势,挣脱男人的束缚,白皙嫩滑的小手在迟翊宸的胸口轻轻画圈:“他不懂规矩,您可别见怪。”

  简溪笑靥如花,从迟翊宸的身下缓缓移了出来,还不忘抓过迟翊宸的西装外套裹在自己身上,扭着风情万种的腰挪到黑枭身边,小手一抬,在他脸上拍了拍,黑枭不明所以。

  “你怎么办事的?我不辞辛苦给你搞来的这桩生意,你别不识好歹!想不想出货了?”

  黑枭盯着简溪狐疑的问:“你是谁?”

  简溪愣了一瞬,但很快反应过来,一拳击在黑枭的胸膛:“好小子,这就不记得了?”

  “不记得。”黑枭老老实实的应道。

  “哼,你也真够健忘的,亏老娘惦记着把这块肥肉给你!一条龙接线部十组赤以香!想起来了吗?”简溪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盯着黑枭。

  “一条龙?貌似听说过。”黑枭挠了挠脑袋,好像确有耳闻。

  “少墨迹,赶紧交货吧!”

  黑枭愣了愣,在简溪的狂轰乱炸中也是有些恍惚了,鬼使神差,就将那包白花花的粉末,递到了迟翊宸面前。第3章 裸奔艳照门

  看到这一幕,简溪差点就泪奔了,进错了房间,还被人剥了个精光,谁想到阴差阳错,竟然得手了!

  简溪一副要报迟翊宸大腿的架势盯着迟翊宸,而后者却是不满的抿起了唇,这女人,真真是智商捉急啊!

  “杵着干嘛,还不动手?”

  “你们!”黑枭大叫不妙,撒腿就要往外跑,却被简溪眼疾脚块的绊倒在地,不等他从地上爬起,“卡”一道清脆的声音,银色的手铐就牢牢的拷在他的手上。

  手到擒来,简溪就差仰天长啸了。

  她得意的扬起下巴,大拇指擦了一下鼻子,不客气的抬起一脚就踢在了狼狈躺地的黑枭。

  “赤以香,你太卑鄙了!”黑枭懊恼的嚷嚷。

  “你才吃翔,你全家都吃翔!”简溪恨恨的瞪了黑枭一眼,拍拍屁股踱到迟翊宸跟前,大大咧咧的锤了锤他的胸口:“嘿,谢谢你!”

  迟翊宸却默不作声,反倒一脸嫌弃的抬手,拍了拍被简溪碰过的胸口。

  简溪自讨没趣,忿忿的翻了个白眼,才屁颠屁颠的去找自己的警服,待会出去总不能来个裸奔艳照门吧?

  殊不知,这一幕已经被人尽收眼底,某个黑黝黝的摄像头正对着二人所在的窗口,几个黑影鬼鬼祟祟的移动着。

  “头儿,相片到手了,您瞧瞧。”

  “哼,堂堂迟家小少爷酒店私会神秘女子,这下,有好戏看了!”

  被称为“头儿”的人勾唇,垂眸打量着摄像机中照片,俊男靓女,女人香肩半露,黑色蕾丝胸衣服若隐若现,旖旎春光半遮半掩,说不出的诱惑人心。

  此时此刻,简溪浑然不觉,不多久后,s市的新闻头条会被自己如数揽下。

  她捡起那身略显狼狈的警服,抖了抖灰,迅速往身上套好,喜滋滋的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沉浸在抓捕了黑枭的狂喜中不可自拔。

  “局长,告诉你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好消息,我成功擒获黑枭了……哈哈……”

  简溪笑得毫不收敛,而身旁的迟翊宸却是一副嫌弃之色。

  这丫头,还算有几分姿色,可偏偏比男人还大大咧咧,显然是五行缺“淑女”,即便这样,迟翊宸却是莫名的心旷神怡,莫非是自己见惯了名媛淑女,审美疲劳了?

  简溪结束了通话,眼角的余光不时往那抹颀长的身影瞟过去,由内而外散发着高高在上的气息,像是水墨晕染的绝色容颜,却叫人可望而不及,不禁又yy起不久前,跟男人举止暧昧的一幕,温暖而宽厚的怀抱,滚烫的掌心,淡淡的烟草味……

  简溪出其不意的截下男人就要点着的烟,扬起精致的下颌,眉眼弯弯,澄澈的瞳孔中闪烁着星辰般的光亮。

  “抽烟,对身体不好。”

  迟翊宸怔了怔,随即又觉得有些好笑,优雅的勾起唇角,漫不经心的开口:“这几个月,我收到晨光分公司的一些三线明星被骚扰强暴的的投诉,虽然演艺界,艺人攀高枝的事屡见不鲜,也早就见怪不怪了,但凡事都图个你情我愿,可有人胆敢在我眼皮底下为非作歹,我绝不会姑息!”

  简溪秒懂了,感情这家伙不是故意帮她的啊?想来也是,这么狂躁冷漠的人怎么可能帮自己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警察呢?

  迟翊宸,睨了一眼简溪,往外走去,寒彻心扉的嗓音幽幽传来:“这件事就交给你们警方了,务必给我把罪魁祸首揪出来!”

  黯然嘶哑,没有一丝温度,简溪抽了抽鼻子,这张上等的皮囊配上这般不可一世的性格,简直是暴殄天物!

  与此同时,门外一对男女双双经过,男人的五官和迟翊宸倒有几分相似,他的怀里依偎着一名浓妆艳抹的女人,大红色低胸包臀裙,同样艳红如玫瑰般的唇,千娇百媚。

  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一道声音传了过来:“你在这干什么?”第4章 亲妹妹成小三

  简溪一怔,虽然门口的人被迟翊宸高大的身影所挡住,可这嗓音,这语调,这声线,不是男友迟天佑,又是谁?

  简溪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她挪动步子,向门口走了过去。

  在看到对方的那一刻,简溪傻眼了。

  男的是顾天佑无疑?可他怀里揽着的女人竟然是--

  “嘉嘉?”

  “姐,是你啊?怎么到这来了?”简嘉精致的妆容显然有些错愕,错愕之余,眼底却是划过了一丝隐藏于斯的得意,似乎眼前这一幕是她期盼已久的事情。

  不知是走道里的灯光太刺眼,还是方才的行动太累,简溪突然觉得眼睛好疼,疼得就好像溢液体来。

  简嘉微扬了眉眼,她倒要看看,这个从小到大都抢尽风头,处处都胜她一筹的姐姐在发现自己的男友出轨,出轨对象还是自己的妹妹,会作何感想?

  “我到这来执行任务。”简溪悠悠然吐出一句话,灼灼目光紧盯着表情慌乱的迟天佑。

  “小溪,我……”

  迟天佑被简溪看得心慌意乱,下意识的就去抓简溪的手,十足是做贼心虚的表现。

  简嘉一见迟天佑这幅满满在乎的模样,顿时不乐意了,拽回迟天佑的手,冷冷道:“你什么你?你不是挺能装大爷的吗?这下就变孙子了?”

  椅靠在门沿上的迟翊宸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幕,鹰眸半眯,只是一眼,便已经将这一切了然于心。

  “小溪,不是你想的这样的……”迟天佑显然有些急了,立马向简溪解释起来。

  可简嘉心中不是滋味:“什么不是这样?迟天佑,你不要敢做不敢当,我跟你就是在一起了!”

  “你瞎说什么!”迟天佑脸色突然就变了。

  对于他们之间的争吵,简溪沉默下去,她不知该说什么,只觉心里堵得难受。

  简嘉眼睛一瞪:“迟天佑!今天这个事情你得给我说明白,我可是怀了你的孩子!”

  “什么?”迟天佑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简嘉,你胡说八道什么?”

  “胡说八道?”简嘉烈焰红唇轻轻上扬,从手机包中拿出一份孕检,丢在了迟天佑的怀里:“你睁大眼睛看看,我是不是胡说八道?”

  迟天佑愣了愣,慌张的翻开,在看清纸上的字时,顿时脸色煞白。

  “你搞什么鬼?不是都提醒过你吃药吗?”

  迟天佑慌中出错,意识到自己露出了马脚,胆战心惊的望向了简溪。

  迟翊宸薄唇微勾,煞有趣味的遁着男人的视线,望向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简溪身上。

  她一张俏脸变得苍白,肩膀轻轻的颤栗着,像是极力在压抑着什么,莫名的,看的他的心有那么一丝丝抽痛,回想起方才她明朗活泼的模样竟然瞬间凋零,似是一朵失了颜色的花,饶是任何人见了,也会心生怜惜吧。

  “别吵了。”简溪微微仰着头,眼里满是倔犟。

  看着自己爱了四年的男友,看着自己的亲妹妹,简溪不禁觉得好笑,可不等她笑出声来,一种酸涩的液体便已溢满眼眶,百转千回。

  她从没想过这种狗血到烂大街的剧情,竟然有一天会落到了自己身上?

  人生如戏,莫过于如此吧?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是上前一步,断了迟天佑的命根子?还是嚎啕大哭,向迟天佑委屈求饶?

  可事到如今,所有的力气像是抽干了一般,不能言语,不能动弹。

  “帮我给局里打个电话,让人来领黑枭,抱歉,我先走一步了。”

  简溪气若游丝的说完,娇小羸弱的背影落荒而逃,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兽。

  半响,迟翊宸才意识到女人的话是跟他说的,这女人,还真是有意思。

  迟翊宸漫不经心的收回视线,阴鸷的目光盯着迟天佑和简嘉,俊美如玉雕的五官波澜不惊,眼底却闪过一丝逼人的寒意,冷哼了一声,一阵掌风袭过。

  “啪!”清脆的声音在空气中动荡,迟天佑被突如其来的耳光打得耳朵嗡嗡作响,只觉得火辣辣的疼痛在脸上绽放开来。

  “天佑!”简嘉惊声尖叫,上前就拽住了迟翊宸:“你干什么?”

  迟翊宸剑眉缱绻,蝶翼般的睫毛下,明明暗暗,漆黑如墨的眼冷睨着简嘉的手,毫不掩饰的厌恶。

  “滚!”迟翊宸的语气如同千年寒冰般的冷漠,捻了捻衣袖,转头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咬着牙却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的迟天佑:“窝囊废!”

  话落,迟翊宸踩着阿玛尼纯手工定制的皮鞋发大步离去。

  “这人怎么回事?挨打挨骂你也不吭声,他谁啊?”简嘉没好气的推了推迟天佑,而后者却是半天没回过神来。

  良久,迟天佑唾了一口,眼底闪过昭然若揭的恨意,咬牙切齿道:“一个,你惹不起的人!”

  第5章 被开除警队

  “简溪,你回来了?”

  “简溪,黑枭这么奸诈的人,也被你搞定了,给你32个赞!”

  “简溪,升职加薪可不能忘了我们啊?”

  简溪一到办公室,众人便忙不失地蜂拥而上,那架势就差开香槟放鞭炮,大张旗鼓的庆贺了,视线扫过众人乐不自禁却别有深意的表情,看得她一阵心慌。

  搞什么?

  简溪登时有些懵了。

  “简溪!”人群中挤出某只毛茸茸的小脑袋,冉苏苏扯着喉咙,大喊了一声。

  “孙头儿让你去一趟办公室!”

  “让我?”

  简溪傻不拉几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从前她给上司--孙头儿闯祸,给同事制造麻烦的她,昨天还被人劈腿,难道今天就要走上人生巅峰?

  “苏苏,头儿叫我有什么事?”简溪被冉苏苏连拖带拽推到上司的办公室前。

  “少在我面前嘚瑟了,不过,我还得祝贺你,简溪你走大运了!想不到你竟然能泡到这么狂拽酷炫的金龟婿!老天真是不长眼啊!”

  冉苏苏咋咋呼呼,不等简溪反应过来就把她推进了办公室。

  简溪不明所以,一进办公室就撞上了一堵肉墙,简溪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好家伙,这真特么硬啊!等她回过神,一股浅淡的烟草味混合着Boss香水的味道萦绕鼻尖,似曾相识?

  来人也是身子僵了僵,咫尺之间,女孩有致的身材紧贴着他的身体,浓密而零散的发如同水墨晕染一般,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莫名的,他的心竟如春水化开般,漾起丝丝涟漪。

  简溪抬头,那人垂目,一时间四目相对。

  迟翊宸薄唇噙着戏谑:“女人,你是在吸引我的注意吗?”

  简溪的脸显然一僵,不禁回忆起昨天那少儿不宜的画面,迟翊宸那邪魅的唇,不带一丝温度的眸,瞬间涨红了脸。

  撩开眼皮,没好气的瞪了男人一眼。

  “自作多情!”

  “呵。”迟翊宸冷冷的笑了,笑声磁感,犹如天籁,却沾了几分凛冽,唇边的玩味也消失怠尽,极低的声音道:“女人,恭喜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语气中的盛气凌人溢于言表,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冷冷的盯着简溪有些慌张却不输气势的眸,不屑的扬唇,大步流星的消失在了门外。

  这家伙什么意思?这么狂妄自恋,谁给他的自信?真当自己是奥斯卡影帝,让全世界女人都尖叫吗?

  简溪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冲着迟翊宸的背影翻了个死鱼眼,却忽地,脑海中划过一抹身影,交叠重合。

  这男人,到底是谁?

  迟翊宸走后,简溪在上司--孙头儿的办公室里等了好久,才等到他进来。

  孙头儿走进办公室,整个人都好似顶着一朵乌云,简溪站在他面前,开始有些局促不安起来。

  “简溪!”孙头儿坐在办公椅上厉喝了一声。

  简溪一个激灵,抬头,挺胸,翘屁股,敬礼:“到!”

  可孙头儿突然就不说话了,气压低得吓人,简溪越发不安,小心翼翼的问:“您找我有事?”

  “有事?当然有事!”孙头儿大手冷哼一声,从桌上拿起一张纸甩在简溪的头上:“简溪,因为你此次的擅自行动,我差点被开除!别以为你爸跟我关系好,你就把放纵当自由!”

  简溪不明所以的结果那张纸,打开一看,惊恐尖叫:“开除!”

  她堂堂警局一枝花竟然被开除了?

  简溪瞬间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头儿,你这是干嘛?我可是抓了黑枭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你怎么能把我开除了呢?”说着,简溪趴在了孙头儿的肩膀上,哭得那叫一个惨绝人寰。

  “孙头儿,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我大把的青春都交付在你手里了,到现在居然想甩了我?”

  孙头儿顿时风中凌乱了:“哎,我说简溪,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传出去了,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

  “我在警局做牛做马这么久,你居然把我开除了?”简溪又开始哀嚎:“我爸会杀了我的!”

  “没有开除你。”

  孙头儿看了她一眼,似乎要委托什么重任。

  简溪一个机灵,立马恢复常态:“那是什么?”

  孙头儿不禁扶额,这画风转变得也太快了吧。

  就在这戏剧性的几秒内,简溪知道了一个惊天任务!

  “做间谍!”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婚婚欲睡:首席大人不要跑》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3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