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我的鬼夫有点萌小说阴四月水鬼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我的鬼夫有点萌小说阴四月水鬼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我是阴阳人

  我叫阴四月,名字是我奶奶给我取的,我三岁的时候掉进了水里,差点死过去,后来我奶奶给我找了个批命的先生,给我算了一卦。

  算卦的说我天生是个阴阳人,命里活不过十七岁,除非是找个靠山给我靠着,这样才能保住我的命。

  奶奶是个很迷信的人,结果真的给我找了个靠山。

  只不过我的这个靠山和别的靠山截然不同,别人靠人我靠的是鬼。

  批命的说我这辈子是阴命,出生的时辰不对,而水也是阴性,我遇到水必有灾难。

  要想平平安安的长大,就要靠个水鬼。

  于是,我奶奶给我找了个水鬼的靠山。

  就在我家那边的大河边上,我按照我奶奶说的,在那边穿上小嫁衣,抱着个自以为很不错的奶瓶子,吸着奶坐了三天。

  还别说,三天我都没事。

  那以后我即便到水里去玩,也会没事。

  不过我奶奶死的时候跟我父母说,我十七岁之前一定要嫁给水鬼,要不然会出大事。

  这不,我今年十七岁,我父母开始着急了。

  热炕头上坐了一群人,七嘴八舌都在说我的事,我则是在一边做作业。

  那真是天苍苍野茫茫,睁眼闭眼做作业。

  现在的教育见天的喊着给学生减负的口号,到处拉着学生补课做作业,我也是服了,老师学校不讲要点,周末周六一节课管一周的,全懂了!

  好在我家没钱,也省得我去补课了。

  老师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加上我怎么学也是不会,老师见到我都说:阴四月,你就别浪费时间了,不要把你有限的生命浪费到无限的事情上,这么做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

  所以,在所有人都变着法,砸锅卖铁贴补好老师的情况下,我却被老师无情的抛弃了!

  所以周末我才有机会在家,一边听大人们说话,一边做作业。

  不过我妈和说,我做不做作业也都无所谓,因为我做十题,有九题是错的。

  她就我这么一个女儿,只要健健康康的长大,她就心满意足了。

  “我看就今天晚上吧,也别等了,在过两天可就是这孩子的生日了。”批命的人比我奶奶的年纪要大,但是他比我奶奶命长,快八十了,还活着呢。

  批命的救过我,当年就是他把我亲自抱到了河边,并且守着我的,如今他说他再过几天也要走了,想在走之前最后护我一程。

  我父母也都听批命的,于是商量了商量,我爸从炕上敲了敲烟袋锅子,说道:“四月,起来去洗洗,一会换衣服。”

  “哦。”

  为了不做作业,我也是竭尽所能的配合,于是起来去洗了洗。

  我们家里还没有什么能健全的洗澡设施,就在我睡觉的小屋,我妈给我烧了一桶热水,兑上凉水,我就在里面洗了洗,等我出来我妈给我拿了一套早就准备好的老式嫁衣。

  别看是省吃俭用做的,但穿上也算好看,我动了动我妈把盖头给我盖上,批命的从外面进来,给了我一条红绸子,一边绑住我的手,一边他拉着。

  “行了,你们都留下吧,我带着四月去。”

  “那麻烦您了。”

  我爸很放心的说道,那批命的没说话,拉着我便去了河边。

  低着头注视着脚底下的灯,这一路八十岁的这老头,把我一直带到河边,到了河边老头说叫我按照小时候的坐姿坐下,在地上给我铺了一块红毯子。

  “要是冷了,就叫我。”

  老头在我身边说,我点了点头。

  天虽然有些黑,但倒也不怕。

  老头走后我就坐在河边一直坐着。

  和上次差不多,刚坐了一会就听见一些吵吵闹闹的声音,就像是来看热闹的。

  上次我还小,记忆已经不清楚了,不过抱着奶瓶坐着我并不害怕,要知道,那时候我家的条件,要不是因为我身上有事,绝对喝不上一瓶奶。

  所以,为了保护奶瓶子,我也是拼了!

  不过这次还是有些不同的,人群咋咋呼呼了一会,周围平静下来。

  但很快,人群做鸟兽散,周围扑腾扑腾的开始乱窜,我生怕哪个不长眼睛的,把我给一脚踩了,提着心防备着。

  但很快我身边的闹腾消失,换来一个人走来的声音。

  我寻思了一下,注视着那双穿着黑鞋的大脚,不会是有人半夜不睡觉出来溜达的,看到我坐在这里,跑来看看?

  不会,我穿这样,周围乌漆墨黑,不吓死也吓坏,何况老头还在一边看我呢?

  正琢磨着,身边一阵黑风,一下将我卷了起来,我只觉得天旋地转,跟着重重摔了下来。

  “哎呦!”

  落到地上我立刻要起来,抬起手扫了扫屁股,疼死了!

  “小美人……”

  正疼着,一个人从我对面叫我,我忙着愣了一下,跟着掀开盖头去看,竟然看到一个穿黑衣,五十多岁的胖男人站在对面,看到我胖男人笑得猥琐起来。

  眯眯着眼睛,胖男人朝着我这边走来,我一看胖男人足下的那双大脚,整个人一愣:“你是什么人?”

  “我啊?我是你相公啊!”色男人一边说一边色迷迷的笑,打量着我。

  我忙着后退两步,朝着周围看了看,这才发现竟然在一个山洞里面,周围都是石头。

  不过山洞里面有光,还是能看清周围一切的。

  山洞里面竟然有一口黑色的棺材。

  我一看见棺材,立刻吓得魂不守舍。

  我倒是不怕别的,但是人死了我害怕,特别一想到死人脸色苍白,容易诈尸……

  “小美人,不要怕,我会好好对你的!”

  “别过来,你别过来,不然……”

  “小美人,小……”

  “救……救命……”

  我一喊,也不知道胡乱抓了什么,从身上撸下来打了过去,结果只听啊的一声嘶吼,我睁开眼睛去看,一条黑影瞬间回了那口黑色的棺材里面,周围也安静下来。

  我吞了吞口水,肯定是遇见不干净的东西了。

  低头我看了一眼,竟然是我奶奶临死前给我的一块骨头。

  我忙着把骨头捡起来,看来是个好东西,可别丢了。

  我怕把命丢了,转身拼了命的从山洞跑了出去,一口气跑回了家里。

  可我哪知道,我已经惹了大祸,我家就要大难临头了。第二章 批命先生死了

  回到家里我一口气呼呼的喘了好久,我爸妈一看我跑回来了,还上来劝我,特别是我妈。

  “姑娘啊,你别觉得你那鬼丈夫不好,我问过批命的了,他长得还不错。”

  我妈也不知道是听谁说的,我立刻不愿意了,想起那肥腻腻色迷迷的男人,想起那口黑乎乎的棺材,难不成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以后就要跟那样一只老色鬼生活?

  怎么想我都觉得委屈,于是我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嚎啕大哭!

  我妈一看我哭,也有些难过说:“你别哭,你别哭,别让他听见!”

  我愣了一下,跟着继续哭。

  “我不要,我不要嫁给一只老色鬼!”

  我一这么说我妈还来劲了,跟着就说:“你这孩子,怎么是老色鬼呢?明明……”

  我妈正要说什么,我家门口哐当一声,我爸听着不对劲,起身去了院子里面。

  结果到了院子里面一看,立刻朝着我们喊:“孩她妈,快来!”

  我妈一听我爸不是什么好声,也不管我了,跑到外面看我爸去了。

  我看我妈跑出去,我也跑出去了。

  我怕是那只老色鬼来找我了,还小心的趴在我家屋门里面往外面看,结果带着我去河边批命的那老头竟然在门口呢,但他全身是血,正被我爸抱在怀里,看着不太好。

  我这才擦了擦眼泪,大着胆子过去。

  “你家要有大事了,那水鬼不管用了,今天四月遇见的那个太厉害了,就是我也看不出来他是什么,你们快点逃吧,不然七天后他来找你们,你家就全得死!”

  前面的我也没听出批命的老头子说了什么,我出来的时候就听见批命的老头子这么说了。

  我妈都吓坏了,站在一边一把拉住我往屋子里面跑,进门把我身上的衣服扒下来,二话不说收拾东西,几件破衣服,我妈看来值钱的一幅银手镯,收拾收拾一个小包,拉着我就跑。

  出了门我拉着我妈:“我爸,我爸还在里面呢。”

  我扭头跑了回去,我妈拉着我要我跟着她走,我爸也说叫我们走,母女走的越远越好,再也别回来了。

  我妈哭的洗脸似的,拉着我要走。

  我一想闯祸的是我,不能连累了我爸妈,这才甩了一把手。

  “不走了,我不信,他还能把我吃了。”

  我妈上来给了我一巴掌,打完她比我哭的还厉害,双手捧住脸呜呜的哭。

  地上那批命的老头临死剩下一口气了:“水鬼……水鬼……”

  说完,那批命的老头一口气上不来死了!

  我妈愣了一下,哭的更严重了。

  我妈和我爸虽然是从小包办的婚姻,但我听我妈说,在家里都是女儿,我姥爷一共七个孩子,我妈一共姐妹六个,在家里吃不饱穿不暖,我那舅舅从小好吃懒作,长大后喜欢喝酒赌钱,输了钱要账的上门,我姥爷老糊涂了,就卖女儿。

  我大姨二姨都卖给老光棍了,过的日子一个比一个凄惨,唯独我妈,被我爸看上了,我爸家里本来也算不错,有些钱,但是为了我妈,砸锅卖铁的才娶了我妈。

  我奶奶是个好人,活着的时候就对我妈好像亲闺女,我爸从不大声和我妈说一句话,虽然没钱没文化,但唯独有素质。

  这么好的男人,也难怪我妈舍不得。

  至于我,带走扔下我爸,我妈也活不下去,三个人一起走我爸肯定也不同意,谁让批命的老头对我们家有恩情了。

  所以我妈才哭的那么严重。

  批命的老头死了,我爸二话不说起身站了起来,转身去屋子里面拿了一把镰刀出来,看见我家鸡架上的红公鸡,二话不说抓出来,一刀下去抹了鸡脖子。

  大公鸡扑棱棱的几下,没来得及叫唤就为了我们家光荣牺牲了。

  我爸把大公鸡扔到地上,镰刀上面都是血。

  “拿着。”

  我爸把镰刀给我,我低头看看,我爸说:“快点走,别回来,晚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害怕了,就挥动两下镰刀。”

  “我不走。”

  我妈就会哭,我爸生气了,朝着我喊:“你走不走?不走我揍你!”

  “揍我也不走!”

  我爸抬起手要打我,还不等打我妈也说:“我也不走。”

  不过我妈明显说话声小,不如我。

  我爸气的要打我妈,但手举得高高的,到底没下去手。

  很快,周围的邻居听见我家这边有动静都跑了过来,一看我手握着镰刀,批命的死在我家门口,都吓了一跳。

  我爸忙着跑了过去解释这件事情,我妈抱着我呜呜的哭。

  但我爸是个好人,在加上周围人都知道一些我的事,也都信了。

  最主要批命的老头身上的血都是抓痕,像是老鹰抓出来的,跟我手里的镰刀毫无关系。

  而我家的大公鸡是我爸来客人都舍不得杀的大公鸡,平时我爸可舍不得,要不是为了我,大公鸡也死不了!

  很快,村里来了更多的人,一听说我家的事都不言语了,但村长到我家和我爸说,怎么也先把批命的先生给下葬了,不然这也说不过去。

  可我家没有钱,要把批命的先生下葬,就要拿钱出来。

  说来这批命的老头是个孤独命,一辈子无儿无女,还家徒四壁。

  到死,连口棺材钱都没有。

  这下葬的事自然就落到了我们家的头上,谁叫批命的老头是为了我家死的了。

  我妈也不含糊,把她那副银镯子拿了出来,把家里仅有几百块钱也拿出来了,就这么多了。

  我爸还有几亩地,商量了商量,把地也给卖了,大家又凑了一些钱,这才有了批命先生的棺材钱。

  不过批命的棺材钱是有了,我们家也是彻底断绝了走的路子。

  钱没了,光剩下人了,出去也是个饿死,还不如在家想想办法,怎么对付那只老色鬼了!第三章 夜入乱葬岗

  我妈是哭了三天,而批命的那老头三天就下葬了,就在我们家出的棺材。

  我妈和我爸还有我披麻戴孝送的批命先生,村里的人帮忙张罗的。

  三天后批命老头下葬,我们也回了家里。

  村长带了两个村子里面德高望重的老人也都来了我家,坐在我家炕头上面继续犯愁。

  而且这次的事,可比前几天的事大多了。

  就看我妈在屋子里面呜呜的总哭也知道了。

  村长吸了两口烟:“要不行就把这孩子送去吧。”

  我爸一听这话,立刻说:“不行,谁也不能把我家四月害了!”

  我妈估计也是听见了,在里屋哭的更严重了。

  村长说:“不送去我们村子都会遭殃,我都打听过了,山口那边的那洞口,里面确实有一口棺材,但里面那是个恶鬼,进去过那山洞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疯了,没有一个好下场的,厉害的很,你要是不把四月送去,那我们村子就得遭殃。”

  “那也不行。”

  我爸还是坚持,我坐在一边看着村长这些人,闹了半天他不让我们走,就是想要我去死!

  “不行也得行,四月去给水鬼做媳妇,和给恶鬼做媳妇有什么不一样?”

  “……”

  我爸是个粗人,没读过书,巴掌大的字会写一筐,他名字,我名字,还有我妈的名字。

  村长这么一说,我爸说不出话了。

  我妈从屋子里面跑出来,抱着我呜呜的大哭。

  我爸着急就喊:“别哭了!”

  屋子里一下安静下来,我爸说:“不是还有几天么,我再想想办法。”

  村长也没逼我爸马上送我去山口那山洞,起身从炕头下来,穿上鞋朝着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你想吧,等到了第七天我们再来。”

  村长说完人已经出门去了,带来的两个人也都敲了敲烟袋锅子走了。

  我妈一看人走了,呜呜的哭了起来。

  哭的我都闹心了!

  “别哭了,不就是一只恶鬼,我这不是也没事么?”

  我妈听我说也不忘记哭,倒是我爸转身坐到了炕上,抽起烟袋锅子。

  批命老头下葬的这天晚上,我家半夜才睡,但是刚睡着我就觉得我头上站了个人,黑漆漆的,吓得人一阵毛骨悚然,一哆嗦我就醒了。

  我一醒忙着从炕上坐了起来,朝着我刚刚睡觉的头上看去,果然站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不像是人,但……

  “四月,别怕,我是你批命爷爷。”

  黑乎乎的一说话我吓了一跳,忙着往炕里缩了缩。

  “四月,你忘了,批命爷爷是怎么死的了?”批命的问我,我忙着打了个激灵,说他:“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找别找我,找那只老色鬼,是他害了你!”

  批命的说:“批命爷爷不是来找你报仇的,批命爷爷一辈子无儿无女,早算到无人给我披麻戴孝了。

  可你们家给我披麻戴孝,也不枉费我对你们一场。”

  一听这话,我不那么害怕了,挪了挪问:“那你来找我干什么,你不是死了么?”

  批命先生叹了口气:“我是死了,可我担心你们家,我让你们走你们不走,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

  我看你们给我披麻戴孝的份上,我特意在临走之前过来看你们,给你们指条路。

  这山口的鬼我都打听清楚了,就是只恶鬼,但他死了已经两百多年了,所以比这周围的鬼都要厉害,你们家是遇到大麻烦了。

  要想逃过此劫,没有一只比他更厉害的鬼是不行。”

  批命的老头说了一堆的话,最后我也只是记住了一点,找一只比老色鬼更厉害的鬼,才能逃过此劫。

  批命先生说天快亮了,再不走来不及了,叫我一定记住,找一只厉害的鬼。

  一下我就醒了,本来我还打算问问,到哪里去找一只厉害的鬼,结果眼前一亮,醒了!

  看我醒了,我妈把我叫了起来,叫我快点把衣服穿上。

  “妈,我们要去哪?”连滚带爬的我把衣服穿上,下了炕忙着问我妈,我妈拉着我,朝着门外走,一边走一边说:“去拜土地公。”

  就这样,我跟着我爸妈跑去拜了土地公,我爸为了我,又杀了一只老母鸡。

  拜了土地公我妈还是不放心,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等着了。

  我一想,这样等也不是办法,就问我爸,我家这附近除了水鬼那边,还有没有更大的鬼了,哪怕是个传说也行。

  我爸想了半天跟我说,就在我们村的西边,那边有个乱葬岗,乱葬岗上面有一处孤坟,听说是什么明清时候的墓地,还有考古学家来开采过,可惜没进去,还死了两个人,那之后也就没人来了。

  我一听上心了,虽然有些害怕,但硬着头皮也要去。

  只不过我妈说我爸就会胡说,她也来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没听说过这事。

  我爸说我妈不懂,过去老人把那都当成个忌讳,别说去看看,就是说说都不行,我妈结了婚我们家一直都很太平,一直到我出生,但一直说水的事,这事早被遗忘了。

  我妈不信,我爸也就不说了。

  至于我,也没说,但到了晚上我家里都睡觉了,我便握着我爸给我的那把镰刀朝着西面的乱葬岗去了。

  这路上我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我,但我回头了几次也没看到什么,握着镰刀继续走。

  到了乱葬岗上,我找到我爸说的那坟头,还真是气派。

  我用手电在周围看了看,除了有些荒芜,其他都还不错。

  也许是年少无知还不知道害怕是些什么,也许是命在旦夕管不了许多。

  我跪在那坟头点了香当当磕了三个响头,跟着说:“天灵灵地灵灵,鬼王快显灵。”

  说了几次,也没反应,我抬头看看,坟还是那个坟,天还是那个天,黑也还是那个黑,唯独什么都没发生。

  我坐下,这才念叨:“弄了半天是个假的。”

  正说着,一阵凉风吹过,吹的我浑身一哆嗦,回头看看,什么都没有。

  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什么东西来了,而且就在我附近。

  我这才知道害怕,连忙从地上起来,伸手去摸我那把镰刀,竟摸到一把头发!第四章 开棺

  手一缩我忙着去看,结果眼前什么都没有,反倒把我吓得心口砰砰乱跳。

  就在这时候,我听我爸喊我:“四月,四月……”

  我爸一喊我,我忙着起来了:“爸,我在这呢?”

  我爸来的也快,很快跑到我面前把我的手抓住了,拉着我就走。

  我问我爸:“爸,你怎么来了?”

  “别说话,快点走。”

  我爸急急忙忙的把我给带了出去,离开了乱葬岗回头看,也没看到什么,我爸也累的不轻,满身大汗。

  这时候我才觉得不对劲,我爸双眼怎么那么黑,还有他的手,怎么那么冷?

  我忙着后退了两步:“你……你不是我爸。”

  我爸转身看我:“四月,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批命爷爷。”

  “批命爷爷……”

  我这才听出来,声音还真是。

  “爷爷,怎么是你?你把我爸怎么了?”

  “怎么也没怎么,我就是来救你的,这乱葬岗是鬼都犯怵的地方,你怎么跑来了?”

  “我是来找更厉害的鬼的。”我立马说道,批命先生立刻说:“胡闹,快点跟我回去,要不然晚了回不去了。”

  批命先生说的真的一样,拉着我往回走。

  我想起去河边的事情,心里还是颇多感慨的,没想到这老头死了还这么惦记我。

  路上我和批命先生说起话,问他怎么还没有走,两三次批命先生都回头看我,一脸无奈。

  最后他没有带我回家,反而把我带到了河边去了。

  到了河边批命先生跪下,说了一些话,都是求水鬼救我的话,我则是跟着他站在一边,注视着平平静静的水面。

  批命先生起来也差不多天亮了,他跟我说:“我要走了,再过两天就是七天了,要实在不行,你还是跑吧。”

  说完批命先生走了,我则是站在河边一个人站着。

  天亮水光映照着我的脸,我微微出神,想到我这张脸也真是平凡,难怪水鬼看不上。

  都是说女大十八变,可我怎么长得破像了?

  要说我小的时候,长得还是不错的,可惜了的!

  我正站着,水面上刮起一股凉风,吹的人凉飕飕的,我这才看向靠在一边睡着的我爸。

  走过去叫他起来。

  我爸睁开眼看了看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我说是睡糊涂梦游了,我爸说他没有梦游的病,我也没解释,也解释不清。

  我们父女起来先回了家里,进门我妈正在哭呢,还以为我和我爸都给鬼抓走了,正磨刀霍霍,准备找山洞的恶鬼拼命。

  结果看到我和我爸,呜呜大哭起来。

  就这样我们一家又团聚了,但两天很快过去,我也终于等来了要算账的第七天。

  七天一到我家好像要开大会一样,村长带着村里的人都来了我家,进了门把我家堵得严严实实的。

  我爸坐在炕头上面抽烟,我妈把磨好的菜刀握住,不让人靠近我。

  但村长进来并没对我家动手,而是把一根用很多线编的绳子放在炕上,我爸看着村长:“这是啥?”

  “这是百家锁,希望能保护四月的命。”

  村长也很为难,坐在一边抽烟。

  我听人说过这百家锁,并不一般,锁头是跟人讨要的七枚铜钱,用要来的七彩线编成一把环形锁,其余的线一共七种颜色,所以叫七彩线,这些线也是跟人要来的,用这些线编成一条绳子,绑住环形锁。

  小时候我看别人家的孩子带过一个,说是保佑小孩子长命百岁的。

  我爸还没说话,就听村长说:“我们也尽力的。”

  我爸不言语,我妈还是哭,但最后我还是被村长带走了,我爸没出来,我妈也没出来。

  其实他们也很为难,毕竟为了村子。

  村长路上交代了我许多,生怕我从山口的山洞里面犯糊涂跑回来。

  把我送到地方村长和我说:“四月,你放心,我们会照顾你爹娘的。”

  我也没言语,转身朝着山口的山洞里面走去,说白了,村长是不会让我回去的。

  我是白天来的,村长怕我看不清,还给了我一把手电,我进了山洞先是在周围看看,找到那口黑漆漆的棺材一阵抵触,心里害怕的不行。

  要是个人,我也勉强能同意,但是只鬼谁不害怕?

  问题是我也回不去,横竖都是死,莫不如和他同归于尽,我不好他也别好。

  可怜我小小年纪,如含苞待放年纪,却要和一只鬼同归于尽,想想都觉得凄凉。

  山洞里有风声,每吹一下我就浑身打激灵,委实吓人。

  我先是走到那口棺材前面,趁着天还没黑,有一些光照射到山洞里面,抱着一丝侥幸,大白天的鬼应该出不来的想法,仗着胆子绕着棺材走了一圈。

  看看没什么,胆子更大了,我就想知道,棺材里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伸手去推,又缩了回来。

  这么晦气的东西,万一我推开里面诈尸了,那我真没有活路了。

  思来想去,还是把带来的一把棉花,一个打火机拿了出来。

  棉花我家里多得是,打火机是我从村长那里顺来的,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省吃俭用的爸妈也舍不得买。

  趁着天黑找了些干柴,我把棺材周围堆了一堆,把棉花摆好,把打火机拿了出来。

  但也不知道怎么了,每次我一打打火机,都会吹起一阵风,把火吹灭了。

  眼看天黑了,我有些着急,在点不着死定了。

  琢磨一下,我把长命锁从脖子上面摘了下来,扔到火堆上面,不知道是不是长命锁管用了,这次的火点着了。

  我家的棉花是最好的,一把火呼啦一下着了,跟着周围一圈的火也着了。

  我忙着起来躲到一边看着,但火虽然着了,但这口棺材却毫发无损,我这可着急了,着火不够,添柴才行。

  急忙的跑出去找柴火,来来回回的也不知道多少趟,天都黑了我都不知道,直到我最后一次跑出去,阴风阵阵,吹的脊背生寒,而眼前黑漆漆的一片,我这才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了。

  我弄了那么多的柴火,火从白天烧到这时候,那口棺材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难不成……

  就在这时候,我身后传来吱呀的声音,吓得我毛骨悚然,这不是开棺的声音?

  第五章 水鬼夫君

  也不敢多想,拔腿就跑,从洞口一路跑到下面,正打算往家里跑我又停下了。

  不能回去,要是我回去了,我爸妈铁定也活不了了。

  于是我心一横转身看去。

  果然,那老色鬼来了。

  看我停下,老色鬼嘿嘿的一笑:“小美人,你的心好狠,竟然要我死!”

  吞了吞口水,事到如今怕也没用,还不如大大方方的周旋了。

  “你不是没事么?”

  我摊摊手,一脸鄙视,这么大的岁数了,还想要娶我,真是老不正经。

  “小美人,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哼,你都这么大岁数了,你别不知羞!我也是有夫君的人,你要想娶我也行,先打败我夫君再说。”

  “你夫君就是那水里的水鬼吧?”

  “你怎么知道的?”

  “你就别管我怎么知道了,不过那水鬼已经好多年都不出来了,兴许早就不在水里了。”

  “你胡说。”

  我虽然坚定,但内心早就动摇了。

  老色鬼说我夫君……那水鬼很多年不出来了,难怪这次被抓来了,原来是早就不在水里了。

  这个批命的老头,也不事先问问好,管不了我一辈子,不是害我么!

  “是不是胡说这不是已经证明了么?早些年你还很小,遇见点事他都出手,现在他几乎不出来,这不是证明么?”

  “还有这事?”

  原来我小时候没出事,真的是水鬼帮了我。

  那他是不是出事了?

  老色鬼朝着我走来:“小美人,跟我回去,以后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抬头:“那不行,你必须打败了水鬼,要不然我这不明不白的,没面子。”

  “水鬼都不在了,我找谁去?”

  老色鬼估计是色迷心窍了,竟然当真了。

  我想了想:“那你就去河边发个告示什么的,证明我是你媳妇,以后和水鬼没关系。”

  老色鬼想了想:“小美人,你可要说话算数。”

  “当然算数,既然水鬼已经不在了,有你保护我也好,总比我溺水的好。”

  老色鬼这下高兴了,为了能早点得到我,马上带着我去了河边,到了河边老色鬼立刻拿出一张白纸,在上面写了一些东西,我看那些字密密麻麻的,跟符咒似的,不知道有没有用。

  多了一句:“你是画符还是写字?”

  “小美人,这是我们鬼专门的一个语言,不过人写出来的是字,鬼写出来的是这样的。”

  老色鬼色迷迷的看了看我,转身看着平静无波的水里:“如果一个时辰水里还没有动静,就是成功了,小美人你就得跟我走。”

  一个时辰的事谁知道,我也没说什么。

  但内心世界还是期望水鬼来救我。

  时间慢慢过去,始终也没见水鬼出来,不免有些忧心了。

  要我给老色鬼做媳妇,我宁愿一头溺死!

  一个时辰眨眼即到,但水鬼还是没有出险,我立马心凉半截。

  这可怎么办?

  “小美人,这下你可以死心了吧,跟我走吧!”老色鬼伸手拉我,我立马翻脸。

  “老色鬼,你给我老实点,敢碰我!”

  我一说话瞪圆杏核眼睛,老色鬼微微一震:“你想反悔?”

  老色鬼的脸色也十分难看,甚至凶神恶煞的,我冷哼一声:“反悔怎么了?不给水鬼做媳妇,也轮不到你。

  识相的马上滚,别等会我水鬼夫君来了,要你命!”

  那些年老色鬼都没碰我,肯定水鬼比他厉害,只是现在不知道水鬼遇到什么事了,所以没有及时出来,这老色鬼老不要脸的便跑出来兴风作浪了。

  等水鬼回来,要他好看!

  不过这些也都只是想想,我虽然这么说,但水面依旧风平浪静,别说是一只水鬼,就是一片落叶都没有。

  那种静……

  我忽然发现一件事情,这河水好像与平时有些不一样了。

  就是安静,也不能安静到这种程度,怎么感觉这湖水和周围形成了另一个世界,已经把我和老色鬼笼罩起来了。

  我有了这个发现连忙看向老色鬼,是不是他搞事的?

  但老色鬼的脸色也不太好,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不可能!”

  老色鬼的脸有些扭曲,好好的一张胖脸,本来我看来还有些油腻腻的,但此时看来,上面已经开始干枯褶皱,甚至露出森白的白骨,狰狞的牙齿。

  老色鬼抬起手看着双手,他双手上面的皮肉开始开裂,露出黑色腐烂恶臭的臭气,我忙着后退了两步,抬起手捂住嘴巴鼻息,吓得也不轻。

  这是我从小到大看见过最吓人的了。

  老色鬼忽然穷凶极恶的看向我,朝着我说:“都是你害的我,让我到这里来,现在我就杀了你。”

  “你别过来,别过来!”

  我心里咒骂了一句,转身就跑,老色鬼从我身后追我,我跑了一圈实在跑不动了,朝着水里面跑了过去。

  看那水里平平静静的,一脚下去也是扑通一声。

  我心想这下是完了,这河水听说很深,掉下去也一定淹死,所以批命的说这下面的水鬼厉害。

  可我没想到,我还是要死在水里面。

  身体渐渐下沉,我睁开眼注视着那只老色鬼,老色鬼在河边不敢下来,但是气的来回跑。

  河水有些冷,也确实很凉,但是我并没有呛水,这倒是个奇怪的事。

  没有多久,我从上面沉到水底,落到了地上铺满泥沙石头的水下。

  周围有许多的鱼游来游去,我忙着摸了摸我的身体,发现我没事,还是热乎乎的,忙着起身站了起来。

  转了两圈确实没有事,而且我还不怕水?

  周围的鱼儿四散,好像发现什么东西,然后把他们给冲了,他们都跑了。

  我在周围看看,正看着,一个模糊的影子从水中出现,而就是那个影子就站在我对面,还对我说话了。

  他说:“几年不见,长这么大了。”

  我忙问:“你就是水鬼?”

  他好像不喜欢我这么叫他,水下的气流增强,把我吹的差点倒下。

  我忙说:“夫君,夫君!”

  他这才手下留情,跟着叫我过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我的鬼夫有点萌》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3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