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情难舍路难行小说林笙歌陆流深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情难舍路难行小说林笙歌陆流深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打掉孩子

  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林笙歌双腿大开,她闭上眼睛,仿佛回到了三天前的那个晚上。

  那晚,许久没回过家的丈夫忽然出现。

  他披星戴月而来,不是来许她一生挚爱,而是居高临下的将她从梦中惊醒,字字剜心的道:“林笙歌,我不要这个孩子,把它打掉。”

  看,多么冷血无情的人。

  多么冷血无情的话。

  当时林笙歌心中苦涩,脸上却笑得骄傲,“如果我偏偏不呢。”

  那是她的孩子,凭什么他说打掉就打掉?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贵族气质一览无余,闻言冷冷一笑,薄唇微掀,连一点温情都吝啬于给她,“留着做什么?打掉。”

  短短的几个字,林笙歌撑在床单上的手几乎疼得抽筋,连带着心脏,绞痛难堪。

  “呵,陆总裁还真是穿上了裤子就不认人,我请你放心,我们的婚姻要死不活,我对你的爱也早就在这要死不活的婚姻中消失殆尽,难不成陆大总裁还妄想我会生下你的孩子?竟然还特意跑过来通知我,陆流深,你可笑至极!”

  她字字用力,只怕声音太小会暴露自己的胆怯。

  先爱上的那个人本就输了,胆怯更会使她在这段婚姻中狼狈不堪。

  得不到才说不爱,至少还能保留一点点那独属于林笙歌的可笑的自尊。

  “这样最好!”

  留下再冰冷不过的一句话,呼吸略沉的陆流深拂袖而去,从来到走,留在这个家的时间不过三分钟。

  林笙歌早就知道他不会要这个孩子,哪怕她放弃自尊,一哭二闹三上吊。

  林笙歌知道的,因为他肯定嫌她不知廉耻,他嫌她脏。

  他恨她三年前用卑鄙的手段拆散了他心爱的女人,更恨她不死不活的缠住他这么多年,一开始还总是试图向他解释那些卑鄙的手段不是她做的。

  但她不知道他的恨有那样重,重到明明两个人被一纸婚约绑成了世界上最亲密的两个人,那距离却犹如天堑,难以逾越。

  直到他每月寥寥几次回家,却每次都会要她整整一天的屈辱下,她有了孩子。

  这孩子在她肚子里待了整整三个月,可她甚至连去医院做一个产检都不敢,随时随刻都像是怀揣着个炸弹,小心翼翼,不敢让任何人知道。

  可又怎么能瞒得住他?

  陆流深三个字,就代表着安城的天,有这样一个权势滔天的丈夫,只要他一句话,或许医生护士全冲进别墅强制绑着她上手术台也不在话下。

  到那时,她会再次成为整个安城的笑话,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也会不得善终。

  林笙歌向来骄傲,又何必难堪。

  噩梦结束,林笙歌在休息室躺了一个小时,脸色苍白的拖着身体准备回家好好睡一觉。

  走廊外陆流深安排监视着她的保镖早就不知所踪,兴许是手术的时间太长,没人愿意等这么一个根本就不受宠的陆夫人。

  她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墙壁,独自一人在医院的走廊前行。

  耳畔传来护士们的窃窃私语。第2章 林宛回来了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私生活真是混乱,男人哄两句就随便跟着上床,这下好了吧,人家不愿意娶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可怜兮兮的来打胎。”

  “哎呀,你知道什么呀,她可不是一般人,你没认出来吗,她是林家大小姐,陆先生的太太!”

  “天啊,陆先生?就是那个市长都得给他提鞋的陆流深?那这孩子……陆先生竟然不要自己的孩子?”

  “别一惊一乍的,肯定不会要啊,因为陆先生根本就不爱她,陆先生喜欢的是她的妹妹,林宛!”

  林笙歌面无表情的从窃窃私语的护士们面前经过,仿佛那些淬了毒的话语伤不到她半分,她喜欢陆流深十三年,什么回报都没有,唯一学会的,就是粉饰太平。

  所以事到如今,养成了一个很可怜的习惯,陆流深和林宛之间的所有爱恨纠葛,作为正牌妻子,她通通都可以当做不知道,通通都可以当做从未耳闻。

  可是世事往往比她想象的更为残酷。

  它永远在人最脆弱的时候还要给你当头一击。

  “可我听说林宛不是因为三年前的那件事情,得了抑郁症而去了美国治病吗?这三年都没见回。”

  “已经回来了!”护士激动道,“三天前刚刚从美国医院转到我们这来,听主治医生说,病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刚刚还在VIP病房看到,陆先生正在里面给她喂粥呢,你是没看到,陆先生好帅好温柔啊,简直人神共愤!”

  轰的一声。

  身体仿佛刮起了飓风,席卷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林笙歌只觉得眼前一黑,翻腾着快要把她吞噬的痛苦,整个身体如坠深渊。

  寒冷和痛苦让她想要拼命的大喊大叫,可是,所有的悲伤都哽在了喉咙里,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双腿发软,拖着疲乏的身体疯了一样的朝护士口中的VIP病房跑去。

  林宛回来了,林宛回来了,林宛回来了!

  这一句话就像个巨型炸弹,炸得林笙歌整个人都血肉模糊。

  三天前林宛回到国内,三天前陆流深出现在别墅逼着她打胎,多么巧合的时间。

  她一直好奇,她已经守着怀孕的秘密三个月,他为什么要单单选在那一天戳穿。

  原来是林宛回来了。

  他陆流深最爱的林宛回来了,所以他不要她,更不要她的孩子?!

  林笙歌只觉得嗓眼一甜,差点一头栽倒在地,陆流深啊陆流深,你还真是知道该怎么把人往死路上逼。

  VIP病房内,里面的场景和护士描述的相差无几,林宛躺在床上,陆流深坐在床旁给她喂粥,修长的手握着银勺递到微笑着的林宛唇边,那曾是她午夜梦回都奢望的温柔。

  林笙歌面色发冷的将身子紧紧靠在病房外的墙上,犹如过去的那些年一样,她像个小偷,偷看着陆流深和林宛的缠、绵。

  作为同父异母的姐妹,她从来就不喜欢林宛,但她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个小偷,从林宛的手中,她偷走了陆流深三年。

  如果不是三年前的那件事情,现在作为正牌妻子待在陆流深身边的,会是林宛。

  那是陆流深和林宛订婚的前一夜,陆家和傅家共同举办了一个晚宴,规模很盛大,邀请了所有的上流社会人士参加。

  也正是那晚,陆流深被下了那种药。

  可是第二天醒来,躺在他身边帮他解药的不是林宛,反而是她。第3章 离婚,你凭什么?

  林笙歌不知道自己那晚究竟是怎么到了陆流深的床上,更不知道为什么第二天会有一大堆记者早早堵在酒店门口,对于这一巨大新闻激动得差些破门而入。

  关于那一晚,她只迷迷糊糊记得,为了解他的药,她被他撞击得很疼,很疼,但只要想到压在她身上的那个人,是她爱了那么多年的陆流深,她就觉得什么都值得。

  可是被她认为那么值得的那一晚,却自此成为陆流深恨她入骨的理由。

  如果不是那一晚,陆家老爷子不会为保家族名声逼他娶她;如果不是那一晚,他心爱的林宛更不会因此得抑郁症,出走美国。

  林笙歌喜欢陆流深十三年,闹得轰轰烈烈,整个安城的人都知道。

  可陆流深喜欢的是林宛,整个安城的人也都知道。

  要说那一晚的事情林笙歌没有耍手段,谁都不会相信。

  可她就是没有!

  但这世界上的事情,不是她说他就能信,更何况,陆流深早就对她恨之入骨,被心爱的男人恨成这个样子,是这个世界最悲哀的事情。

  林笙歌隔着一小块玻璃,看到病房里,陆流深还是维持着给林宛喂粥的动作,那么亲密,那么缠、绵。

  而她是个小偷,永远就只能是个见不得人的小偷。

  陆流深在VIP病房内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他嫌恶的蹙了一下眉头,然后起身接起来。

  这女人又搞什么。

  “陆流深,孩子我已经打掉了。”电话那头传来林笙歌故作平淡的声音,“我们离婚吧。”

  两人的距离就在一墙之隔,林笙歌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捂着心口,她觉得心脏的位置好像被人挖了个洞,一呼一吸间都像是要了她的命,她几乎是拼尽全力才能说出这句话来。

  这三年来,她从来都不敢说离婚这两个字,仿佛只要一说出口,她这十一年的爱意就全部会被碾碎得一塌糊涂。

  但她不提,陆流深也总会要提的。

  到那时候,她就会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已经够悲惨了,她不要自己更加的悲惨。

  闻言,陆流深高大的身形微僵,仿佛没想到林笙歌会说出这句话。

  片刻,唇角扯出一抹讥诮至极的弧度,“离婚?你凭什么?”

  竟然用这么无所谓的语气说出来,陆流深心中陡然升出一抹寒意,她还真是永远都知道该怎么让他更讨厌她。

  “你最爱的林宛不是治好病回来了么,你总说我卑鄙,我现在把陆夫人的位置让出来,不好?”

  林笙歌薄唇早就苍白得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大腿间也有红色的液体流出来,但她背靠着墙,唇角微勾,语气轻松的笑。

  “好,很好!”

  他冷笑,说罢直接将通话中的手机砸了出去,但凡和林笙歌有关的东西,他通通都要砸个粉碎。

  三日后。

  清晨。

  陆流深才刚到总裁办公室,特助就递给他一份资料,“总裁,这是夫人寄过来的。”

  资料拆开,“离婚协议”那几个字赫然在目。

  牛皮封装的纸袋被他重重的拍在办公桌上,陆流深暴躁的扯了扯领带,只觉得那几个字让他的怒气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烧穿了。

  原本以为三日前那个电话不过是那女人打掉孩子之后的一时气话,没想到她竟然还跟他玩真的。

  离婚?呵,真是可笑至极!

  林笙歌,这个连自己妹夫都敢抢的不知廉耻的女人,她有什么资格来提!第4章 不白之冤

  林笙歌在家休养了几日,给陆流深寄完离婚协议书后,她就再次去了医院,去找林宛。

  从哪里开始,她就要从哪里结束。

  林宛的母亲抢了她母亲的男人,可她没有用非法手段抢她的男人,不管林宛信不信,在她和陆流深离婚后,她不准她在外面胡说半句。

  她没直接进病房,在快要到的时候,远远就听见她的父亲林正国在和林宛说话的声音。

  母亲去世得早,林正国自从另娶之后向来是偏心林宛母女的,如果不是她和陆流深阴差阳错的那一晚,林宛也不会因此得抑郁症,为此,林正国一直对她横眉冷对。

  这会林正国在里面,她庆幸自己没莽撞,顿了一下脚步,准备改天再来。

  “爸,多亏你三年前想了那个计谋,我现在才可以坐享其成,爸,我真是爱死你了。”

  “宛儿,爸只是心疼你,你说你多不划算,就为了得到顾氏集团的股份,还特地跑到美国装了三年的抑郁症,这种病哪是那么好装的啊,憋坏了吧。”

  听到这两句话,林笙歌猛地刹住脚。

  顾氏集团的股份,装郁郁症?

  顾氏集团是林笙歌的母亲顾瑜一手创立起来的,顾瑜在去世的时候,立下遗嘱,把整个顾氏集团都当做嫁妆送给了林笙歌,为的就是怕林笙歌以后在婆家的时候会受欺负。

  “爸,我不装抑郁症,林笙歌又怎么会因为那晚的事情内疚而把全部顾氏集团的股份让给我?要不是为了间接从她手里抢来顾氏集团,我才不会给流深下药,让他们睡在一起呢!”

  谁让林笙歌只有碰到流深的事才什么都肯放得下,如果林笙歌没有那么难搞定的话,她才不会狠心牺牲她的流深。

  “这个计是不错,可顾氏虽然是块肥肉,宛儿你要这么多有什么用呢,反正爸的林氏集团以后也是要留给你的。”

  “爸。”林宛开始撒娇,“我就是想把林笙歌的所有东西都抢过来嘛,你不是说你最疼的就是就是我这个女儿了,现在顾氏是我的了,林笙歌很快就要和流深离婚,流深也很快是我的了,我手上既有顾氏,以后又会有陆氏加持,这对你的事业不也是一大助力嘛!”

  “哈哈,还不忘想着爸呢,真不愧是爸的乖女儿。”

  病房内传来林正国宠溺的笑声,林笙歌站在门外,五脏六腑都在抽搐,她五指发白的抓住门把手,只怕自己会一头栽倒在地。

  她的亲生父亲,为了将母亲的遗产夺来给林宛,特地设计了当年的那一晚,害她蒙受不白之冤!

  她的亲生父亲,明明知道林宛的抑郁症是装的,却刻意瞒着她,让她白白承受外界的指责这么多年!

  她的亲生父亲,早早就准备将林氏集团的财产全部交给林宛,声称林宛才是他这一辈子最疼爱的女儿!

  这就是她的父亲,她的亲生父亲!!

  她身上流着他的血液,连着他的骨脉,可他没有心疼过她,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原来她结婚这三年不但没有婆家,更没有娘家!!!

  一股酸楚猛地涌上她的喉咙,她恶心至极,疼痛至极!

  第5章 这个婚,我不离了!

  纤细的手指捂住嘴巴,她开始往洗手间跑,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笙歌!”扶着她的男人手温暖如春。

  “阿夜?”林笙歌强忍着不适感抬头。

  沈夜的母亲和她的母亲顾瑜自幼交好,所以沈夜和林笙歌从小一起长大,是实打实的青梅竹马。

  这家医院就是沈家的产业,所以林笙歌能在这儿遇到沈夜,并不奇怪。

  “笙歌,你怎么了?”英俊的男人皱眉看着她难受的样子,心也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蛰了一下。

  他对林笙歌的爱慕从不掩饰,从小到大,只要林笙歌身上伤了哪儿,他都会比她痛上百倍。

  “没什么,有些不舒服而已。”林笙歌解释,却再也忍受不住那抹翻腾感,踉跄着朝洗手间跑去,身影如同逃难一般。

  她趴在洗手池一阵狂吐,直到感觉把胃里的那抹恶心感全部都吐了出来。

  吐完之后,嘴里全是苦涩的味道,像极了她那苦涩不堪的人生。

  沈夜站在门外,在林笙歌脸色苍白的走出来时,递给她一瓶水。

  “谢谢。”林笙歌接过来,阿夜永远都知道她最需要的是什么。

  “笙歌,你身体很糟糕,我派医生给你看一看。”

  “不用了,我没事。”闻言,林笙歌眼里闪过了一抹微不可察的僵硬,她没控制好情绪,所以就连飞快拒绝的话说出口也僵硬无比。

  从小一起长大,沈夜自然听出异样。

  “笙歌,听话!”

  沈夜的语气温柔无比,但说出来的话却是不容置喙,不等林笙歌再拒绝,他直接强硬的派来这所医院资历最高的医生,将她全身上下都通通检查了个遍。

  等做完检查,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的事情。

  偌大的休息室里,只余下林笙歌一个人,沈夜正在听医生汇报她的检查情况,而她不需要去,因为她自己清楚,她的身体里究竟藏了怎样的一个秘密。

  她没想让任何人知道的,她只想自己一个人守着,好好的守着。

  耳畔传来皮鞋踩在地面的声音,是沈夜回来了。

  林笙歌抬起头,像个做错了事情要被批评的孩子,但偏偏故作坚强,强势的迎着大人的目光。

  两人四目相对。

  “陆流深知道吗?”沈夜声音极哑,一字一句的问道。

  “我没打算告诉他。”林笙歌脸色苍白的道,“这是我一个人的秘密。”

  “笙歌!”

  沈夜难得这样不温柔的叫她,林笙歌其实很想听听他后面会说些什么,但还没等沈夜说出口,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是陆流深。

  “林笙歌,离婚协议我看了,你过来,今天我们就去办完所有的手续。”

  离婚?

  十三年,十三年了!

  从最初喜欢上这个男人,到三年前嫁给她,她无时无刻不在把全身的爱意都付诸给他,可最终她还是失败了,

  林笙歌不想再纠缠下去了。

  可林正国和林宛的那番谈话还历历在目,林宛要夺走她一切的话也跟着窜进林笙歌的脑海,她整颗心都在发颤。

  凭什么所有人都要算计她,凭什么要她成全他和林宛!

  她绝不会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得逞。

  绝不!

  “陆流深,这个婚,我不离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情难舍路难行》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3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