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如秋夜冰凉小说白小眠顾廷爵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如秋夜冰凉小说白小眠顾廷爵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你不要太无理取闹

  京市,晚上八点。

  白小眠刚刚加完班,满身疲惫地准备从公司离开,却忽然接到了来自警察局的电话。

  “你好,请问是白小姐吗?”对方得到肯定答复后,继续道,“你的好友顾南先生和许若虹小姐涉嫌卖淫嫖娼,但他们坚称是情侣,开房是自愿行为,如果情况属实,请你过来做个证明,将人领走……”

  对方的话还没有说完,白小眠的脑子便“轰”的一声炸开了,乱成一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的电话,浑浑噩噩地到路边随手招了一辆车。

  警察局内。

  刚一踏进门口,她一眼就看到了在警察局大厅里坐着的男女——顾南和许若虹。一个是她的男朋友,另一个是她的好朋友,两个人相互依偎,姿态亲密,俨然就是一对热恋中的甜蜜情侣。

  白小眠眼底燃烧着怒火,紧紧握着拳,一步步走进去,脚步似有千斤重。

  许若虹率先看见了白小眠,眼神闪躲了一下,假意地露出一个抱歉的表情,“小眠,对不起……”

  白小眠还没开口,顾南倒是及时地反应过来,扭头便看见走过来的女朋友,下意识地推开许若虹起身,“小眠,你来了。”

  他的语气里隐隐带着一丝慌乱,眼神飘了一下,莫名地不敢看她的眼睛。

  许若虹被推了一把,表情委屈,“南哥,既然小眠来了,我们就告诉她吧……”

  “别闹。”顾南顿时瞪她一眼以示警告,对方瞬间不敢再有其他动作。他转而又看向白小眼,理所当然道,“小眠,我待会再和你解释,你先去做个证明。”

  白小眠直接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死死瞪着他一字一顿道,“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办好相关证明手续后,三个人一起走出了警察局。

  “顾南,你觉得你对得起我吗!”一出警察局,白小眠便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翻涌的情绪,愤怒地质问。

  “小眠,你听我说!”顾南皱了皱眉,上前一把拉住白小眠的手,却被对方狠狠甩开。

  “还有什么好说的?你都和别的女人开房上床了!”白小眠红着眼睛瞪他,无不嘲讽道,“开房被警方当作卖淫嫖娼的滋味如何?早知道我就不该来!”

  这对渣男贱女故意让警方给她打电话,让她过来做证明,不就是为了恶心她么!他们的确成功了!

  顾南被白小眠的话刺到,语气也跟着尖锐了起来,“我是和许若虹上床了,那又怎么样?”

  他的话音落下,便见白小眠似乎站立不稳,身子晃了晃,顾南忍不住想扶她,可她却是像怕碰到什么脏东西一样猛地后退了几步。

  “滚开!别碰我!”

  顾南的心瞬间一阵刺痛,他紧抿着薄唇,最终还是软下了语气,“小眠,你不用在意其他女人,其实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我只会娶你一个人。”

  许若虹闻言心中嫉妒极了,却不得不装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柔声劝道,“是啊小眠,你和南哥才是天生的一对,我不会和你抢他的……”

  “你给我闭嘴!”白小眠声色俱厉地打断了许若虹的话,咬牙,“不要脸的小三没资格说话!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是朋友!”

  “小眠,你不要这样……”许若虹语气故作伤心,看向目光里却是带着掩饰得极为拙劣的得意和挑衅。

  哼,要不是为了接近顾南,她才不愿意和白小眠这样的女人做朋友!现在目的达成,那就更没必要了!

  “小眠,你不要太无理取闹。”顾南的耐心渐渐耗尽,“我已经给了你承诺,说过会爱你一个人,还会娶你,你到底还想要怎样?”

  “我无理取闹?你对我的爱就是背着我和别的女人上床,恕我消受不起!”

  “我只爱你一个人不就够了吗?”

  “不够,你连最基本的忠诚都没有!”

  顾南听见她的话,忽然笑了起来,似乎在笑她的天真,“小眠,我是顾家大少爷,不管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我身边都不可能只会有你一个女人,你懂吗?你应该提前适应才对。”

  “但顾家少奶奶的位置只会留给你,流水的女人,铁打的白小眠。”

  顾南自以为浪漫地说着情话,等待着白小眠一脸感动地扑进自己的怀中——

  “啪!”白小眠扬手就狠狠地给了顾南一巴掌!

  顾南被打得偏过了脸,路灯的照射下,可以清晰的看到侧脸上红色的巴掌印,他的眸子里俱是不可置信。

  白小眠居然敢打他?

  一旁的许若虹呆了一下,赶紧做出关心的姿态想要查看顾南的脸,却被对方一把挥开。

  “白小眠,你什么意思?”顾南脸色阴沉地瞪着白小眠,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他含着金汤匙出生,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打过他的脸!

  白小眠想起他刚才毫无愧疚的模样和理直气壮的言论,同样气得发抖,“顾南,我现在才知道你原来这么无耻!”

  多女侍一夫,亏他想的出来!

  这一刻,她看着面前的顾南,眼底全然都是陌生感,像是从来不认识他一般。

  “顾南,我们分手吧,到此为止。”

  此刻的白小眠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疲惫不堪地转身离开,她心里愤恨,却也知道继续纠缠下去只会更加难看,而她的三观也会被无耻的对方再一次刷新!

  “我不同意!”顾南低吼一声,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心慌,像是有什么宝贵的东西即将消失,他再也无法抓到一般……

  他下意识地想要去追白小眠,却被许若虹从身后一把抱住了腰。

  “南哥,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许若虹一边技巧性地摩挲着男人劲瘦的腰,一边柔声劝道,“小眠肯定说的只是气话,你让她自己一个人冷静冷静,南哥你这么好,小眠怎么舍得离开你呢?”

  顾南冷静下来,觉得许若虹说的有道理,心也安定下来。

  顾家几百年的豪门世族,身处政权中心,可以说在京省一手遮天,他又是顾家下面唯一一个少爷,身份自然是尊贵无比,加上他长相也是一等一的,白小眠哪里再找一个比他好的男人?

  让她自己回去好好想想,他也要冷她几天,让她明白自己虽然爱她,但他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若今天扇他巴掌的不是白小眠而是别人,他早断了对方的手!第2章 不知死活的丫头

  “南哥,我有点冷呢。”许若虹继续卖力地在顾南身上四处点火,声音娇娇柔柔,仿佛能掐出水来一般。

  顾南一下子就伸手搂住了许若虹的细腰,“啧,让我到车上给你暖暖。”

  对于他来说,和一个女人上床跟吃一盘菜一样简单。

  只不过,白小眠是他最喜欢的一盘菜,他平时虽然馋却是忍着不动,只为了最后一刻将她完完整整地吃掉。

  ……

  虽然只是三年的感情,但白小眠还是付出了所有的真心,遭遇这样的双重背叛说不难过都是假的,她失魂落魄地去了酒吧,把自己灌得烂醉,企图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夜已深,时间接近凌晨两点。毫无危险意识的白小眠独自走出了酒吧,脱掉高跟鞋,一步三晃地走到了马路中间。

  一道刺眼的车灯猝不及防地打在了她身上,她呆怔着站在原地,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那辆黑色的迈巴赫直直冲了过来。

  “兹——”刺耳的刹车声在黑夜里响起,白小眠应声倒在车前。

  与此同时,坐在迈巴赫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也受到了惯性的冲击,不悦地睁眼,凌厉的目光在开车的特助沈昊身上一扫而过。

  “怎么回事?”

  “顾先生。”车内低沉的气压让沈昊额上微微冒出冷汗,“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但我踩了刹车,我确定没有撞到对方,应该是碰瓷的。”

  “去解决。”

  “是,顾先生。”

  沈昊赶紧下车查看,便见路灯下,一个漂亮的女孩正躺在他们的车前,闭着眼睛不省人事,靠得近了可以清晰地闻到她身上的酒味,应该不是碰瓷。

  “小姐,醒醒……”

  他看清楚对方的正脸时,却是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不是顾家大少爷的女朋友白小眠吗?她怎么会醉倒在这里?

  幸好开车的人是他,如果是别人,一个应变不及就有可能撞到她!

  沈昊不敢擅自做决定,赶紧去请示自己的Boss,“顾先生,前面那个人是大少爷的女朋友白小姐,她一个人喝醉了,您看……”

  顾廷爵再度掀起眼皮,想起顾南曾经带回老宅的那个爱笑的乖巧女孩,眸子动了动,薄唇轻抿一下又开启,“把她带上来。”

  沈昊得了命令,很快将醉得一踏糊涂的白小眠抱上了车。

  白小眠在车里睡得并不舒服,嘟嘟囔囔地睁开眼,眼神迷蒙又茫然地看着坐在旁边按压眉心的男人,“你是谁啊……”

  男人面无表情地转过脸,看了她一眼。

  白小眠不自觉地睁大眼睛,终于看清楚了,大着舌头道,“顾、顾廷爵,原来…是你啊。”

  顾廷爵没理会她,让沈昊开车去往顾南的住处。

  白小眠一听见顾南的名字,瞬间就炸毛了,“我不要去他那里,我和他已经…已经分手了!”

  “分手了?”顾廷爵挑了一下眉毛,似乎只是随意地重复。

  “嗯,分手了……”白小眠吸吸鼻子,想起今天的事眼睛又红了,断断续续道,“他和别的女人睡了……还、还嫖.娼!”

  她故意往严重的地方说,完全没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一个向老师告状的小学生。

  顾廷爵闻言狭长的眼眸微眯了一下,嫖娼?看来顾南这段时间缺管教了。

  其实他对自己的这个便宜侄子并没有太多要求,玩女人当然可以,但也要玩得高级,不要让别人把类似“嫖.娼”的帽子扣在头上,丢顾家的脸。

  “顾廷爵,你要好好教训他!”

  白小眠气鼓鼓地强调,见顾廷爵不看她又不说话,以为他没听,于是直接挪了过去贴近对方,抓住对方胸前的衣服,几乎整个人都趴了上去,“你到底听见没?”

  顾廷爵蹙眉拉开她的手,白小眠失去了抓力点,顺着他的胸膛往下滑,直接软软地侧躺在他的大腿上,面朝里侧。

  她无意识地张口呼吸,吐出的气息带着灼热的酒气也正好喷洒在那个只隔着两层薄薄布料的位置……

  顾廷爵的呼吸骤然乱了几分。

  “你要教训他呀……”白小眠的声音软软的,尾音像是一只小手,勾挠着男人的心。

  “先要教训你才对。”顾廷爵伸手推开她的脑袋,低沉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暗哑,“起来。”

  居然在车里这样诱惑他……这小丫头是故意的?

  “顾南那么坏,你肯定也很坏,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白小眠蹭着他不肯坐好,耍着无赖,任性得像是个小孩。

  若是以往,她见到冷肃的顾廷爵都是心里发怵,看都不敢多看对方一眼,现在酒壮怂人胆,她整个人开始放肆了起来,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往外冒。

  “说什么让我习惯他有很多女人,我呸,真不要脸!”白小眠愤愤地骂了一句,矛头又指向顾廷爵,“你肯定也是这样……你可是总裁,肯定有好多好多女人,多到足球场都装不下……”

  顾廷爵眸色渐深,总算体会到了酒品不好的女人有多难缠了,推她过去,下一秒她又粘了上来,简直比牛皮糖还要厉害,也毫无廉耻之心。

  白小眠更加得寸进尺,竟然直接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傻傻地笑起来,“顾廷爵,你会不会肾虚啊?”

  男人的骄傲被质疑,顾廷爵当场脸色就黑了下来,身上冷气嗖嗖。

  可此时的白小眠却不怕,依旧笑嘻嘻地看着他,一双有些红肿的眼睛仍是漂亮得不像话,波光潋滟,倒映着男人小小的影子,似乎满心满眼都是他。

  而那一张红润似果的唇也微张着,似乎在引诱着男人一亲芳泽。

  顾廷爵想起刚才,就是这张小嘴吐着带着酒香的灼热气,拂过他的……这个女人就是天生的妖精!

  “不知死活的丫头,是你先招惹我的。”

  他眼神一黯,大手扣住她的后脑,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如数地吞掉她所有的醉言醉语……

  “唔……”她所有未尽的醉言醉语都被他如数吞进腹中。第3章 就是活该

  欲望渐渐在顾廷爵的眼底弥漫,更想要再进一步时,前面沈昊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顾先生,前面就是云之都了。”顾南成年后单独在外面住的别墅,就在里面。

  顾廷爵轻咬一下女孩的唇瓣,微微松开,语气里满是被打断的不悦气息,“调头,回九曲名邸。”

  “是,顾先生。”沈昊一眼都没敢往后面看,但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听到后面的声音也让他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位白小姐可是顾少的女朋友,他家先生怎么会……

  后面暧昧的声音还在继续,沈昊此时此刻恨不得自己是个聋子,什么也听不到!

  车子一路飞驰,很快便到达了九曲名邸。

  顾廷爵将晕晕乎乎的白小眠打横抱着下了车,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了别墅之内,再是上楼,进入了主卧。

  白小眠折腾了这么久早就累了,一沾上床就想睡过去,可已经被她撩拨起来的顾廷爵哪里肯放过她……

  一夜意乱情迷。

  第二天下午,白小眠悠悠地醒了过来,只觉得全身酸痛得像火车碾过一般。

  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白小眠躺在大床上,迷然地看着刻着繁复花纹的天花板,昨夜的零星片段在脑海里慢慢拼凑成不可描述的画面……

  轰!

  白小眠的脑袋瞬间炸开,她、她昨天晚上好像和男人上床了!而且那个男人……还是顾南的小叔顾廷爵!

  天!

  顾廷爵今年二十七岁,并不是顾南的亲叔叔,但…但她以前都是把对方当长辈看待的……他们、他们怎么能发生这种事?!

  白小眠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她不该去喝酒的,如果她不去喝酒,根本就不会阴差阳错的在马路上遇见顾廷爵,更不会……

  她简直就是在找死!

  “咚咚——”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白小眠心里狠狠一跳,脑子也乱的跟一团浆糊似的。

  怎么办?她该怎么面对那个男人?

  不待她想好,女佣的声音便传了进来,似乎有些不太乐意的意味,“小姐,你醒了吗?”

  白小眠闻言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不是顾廷爵就好,“嗯。”

  她坐起身,身上的被子跟着下滑,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雪白的肌肤上还布满了暧昧痕迹……

  可在想叫人出去已经来不及,对方已经推门走了进来,也将她一生的痕迹看了个真切,目光里有些异样,“这是衣服。”

  白小眠皱了皱眉正想推拒,余光瞥到一地的衣服碎片,脸“腾”地红了,小声道,“谢谢。”

  想了想,她又忍不住问了一句,“顾叔…顾先生呢?”

  “先生去公司了。”女佣想到白小眠是顾廷爵第一次带回私人住宅的女人,几乎克制不住自己浓浓的嫉妒之心,没有告诉她顾廷爵临走时留下的话。

  白小眠自然也察觉到女佣态度的异样,没再和对方继续说话,对方出去以后,她快速地穿戴整齐,趁着顾廷爵不在,自己打车悄悄离开了九曲名邸。

  而她前脚刚走,顾廷爵后脚就回到了九曲名邸。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他的眸色瞬间沉了下来。

  十几秒后,顾廷爵神色漠然地掀开似乎还带有余温的被子,上面还有小丫头睡过的痕迹,一抹干枯的红梅在雪白的床单上十分显眼。

  他的目光终于动了动,眸底更是深邃了几分。

  其实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昨天晚上完全可以推开她,但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依照自己的本能行事。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这个小丫头诱惑到了,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的身上土崩瓦解。而她的青涩更是唤醒了他身上沉睡已久的野兽,抱着她一次又一次地沉沦……

  她的确狠狠地招惹到他了,那么,就别想逃。

  ……

  白小眠到了这个时候也没再去上班,而是打电话到公司补请了假,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里,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然后再去公司。

  今天注定会是不怎么愉快的一天,因为她在公司门口很碰巧地遇见了顾南的那辆阿斯顿马丁。

  许若虹踩着尖细的高跟鞋,娉娉婷婷地从车上下来,表情甜蜜。

  像是故意的,顾南下车后连看都没看白小眠一眼,大庭广众之下拉着许若虹便来了一个火辣的法式热吻,直吻得她气喘吁吁,娇喘连连。

  “南哥,好多人呢,你真讨厌……”许若虹轻捶顾南的胸口,娇嗔。

  顾南邪笑一声,伸手掐了一把她水蛇一般的腰,“口是心非的女人。”

  白小眠站在不远处的地方,冷冷看了他们一眼,径直头也不回地进了公司大门。

  顾南本来就是做给白小眠看的,算是给她一个警告,现在对方就那么干脆利落地走了,顿时让他没了兴致,甚至还有些憋闷。

  “行了,我走了。”

  顾南随手就推开了许若虹,上了自己的车,很快扬长而去。

  从那一晚到现在,他完全没有觉得自己有错,像他这样的身份,玩几个女人怎么了?白小眠是正宫,谁也越不过她去,这已经是他给她的最大宠爱。

  而且刚才他当她的面那样做也是为了她好,她要是连这样逢场作戏都适应不了,怎么做好他温良贤淑的顾太太?

  鸿泰公司。

  白小眠抛到心底那些纷乱的情绪,开始认真工作,可惜的是,有些人偏不如她的意,变着法儿也要让她不痛快。

  “哎呀,若虹,白小眠是不是被顾少给甩了啊?瞧她今天脸色多难看。”

  “对啊,你和顾少看起来真恩爱呢。”

  “我就说,就白小眠那副假清高的样子顾少能忍多久?还是若虹姐看起来和顾少更配……”

  许若虹听着周围女同事毫不吝啬的奉承与巴结,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脸上却露出微怒的表情,“你们不要乱说,我和小眠是好朋友,我不想伤害她……”

  “你说够了吗?”白小眠冷冷地看着她,“说够了就不要继续恶心我了。”

  “小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许若虹轻咬下唇,似乎无法接受她说出这样的话。

  周围的人惯是见风使舵的,立即跟着呛声,“你看她什么态度?若虹,你干嘛这么好声好气地和她说话?我看她就是活该!”第5章 铺天盖地的黑暗

  白小眠从来没有见过顾南这样一面,心里止不住地害怕,拼命地挣扎起来,“滚开!别碰我!”

  她现在根本没办法接受和顾南发生关系!

  “怎么不让碰了?白小眠,我都还没有嫌你脏!”顾南的语气恶狠狠的,看着她的目光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嘀嘀——”刺耳的喇叭声忽然在车后响起,声音大得出奇,几乎要穿透耳膜,吓了车内的两个人一跳。

  趁着这一个空当,白小眠抬起脚就往顾南的胯部中间狠狠地踹了一脚!

  “啊……”被踢中男人的命门,顾南顿时痛叫一声,脸色发青,眉毛紧紧拧在了一块。

  白小眠用力地推开他,拢着自己的衣服,惊慌失措地下车,也没有注意周边,迅速跑着离开,像是身后追着一只恶鬼一般。

  顾南痛得狠了,根本没有力气去追白小眼,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口中咬牙切齿,“白小眠……”

  他一定要让白小眠和那个野男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稍微缓过劲来,顾南才终于想起来刚才那一道该死的喇叭声,下车就要找对方算帐!

  可当他看见不远处的那一辆熟悉的迈巴赫时,脸色顿时僵了僵,这辆车不正是……

  像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一般,车上的男人直接下了车,面无表情朝着他走了过来,仿若一座移动的冰山,周身都散发着肃厉冰冷的气息。

  顾南不自觉挺直了脊背。

  顾廷爵是顾老爷子收养的儿子,也是他名义上的小叔,不过大了他三岁,如今掌管着顾氏大权。顾南听过自己的这位小叔的铁血手腕,对他向来有一丝敬畏。

  他也不太确定刚才顾廷爵有没有看到什么,心里竟莫名地像被人撞见做坏事一般心虚,“小叔,你怎么在……”

  “嘭!”

  顾南的话戛然而止,回应他的是顾廷爵冷硬的拳头。

  顾南完全被顾廷爵这一拳打懵了,不知该如何反应,“……小叔?”

  谁知,顾廷爵根本没有为他答疑解惑的意思,一脚又踹了过去,又快又猛地击中他的腹部!

  顾南瞬间被踹倒在地,饶是他再尊敬顾廷爵也不可能这样不清不楚地就挨揍,很快便反抗了起来。

  “小叔,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顾廷爵闻言神色更加冷厉,接下来更加揍得发狠,似乎是铁了心要把他往死里揍!

  顾南的身手不如顾廷爵,加上他顾及对方,很快便节节败退,直接被顾廷爵揍得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心底大声喊冤。

  可顾廷爵揍完人就走了,连个原因都吝啬给他,只留下了沈昊送他去医院。

  躺在医院里的顾南浑身都疼,想来想去都想不通顾廷爵为什么要揍他。

  顾廷爵对他算是好的,该给的教育培养和物质需求甚至是应有的权力都一样不少,而且对他的要求也并不高,底线是不丢顾家的脸,其他的任他自由发挥……

  难道他被当作嫖娼抓进警局的事情让顾廷爵知道了?

  顾南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是这个原因,总不可能是顾廷爵看见他强迫白小眠才揍他的吧?笑话!

  知道原因他以后谨慎小心些就是了,只是白小眠……这个女人居然敢给自己戴绿帽子!他一定要找出那个奸夫,看看是谁那么找死敢动他顾南的女人!

  顾南一连在医院躺了好几天,也就没能去骚扰白小眠,但她和顾南分手的消息却是传遍了整个公司,加上许若虹的添油加醋,白小眠被传成一个喜欢勾三搭四并且不要脸的坏女人。

  对于这一点,白小眠心底只想冷笑,许若虹这是把对自己个人的评价定义安在她身上了么?

  她不屑去解释,但到底这些流言还是对她造成了影响,华总出于各方面考虑降了她的职,好巧不巧地,让她成为了许若虹的助理。

  许若虹简直得意极了,同为珠宝设计师,她不想承认也得承认,白小眠天分高得让她嫉妒,但那又如何,对方如今还不是得乖乖做她的手下,供她随意差遣!

  这一天下班,许若虹又是故意给白小眠安排了很多工作,害得她不得不在公司里继续加班。

  等终于将所有工作收尾后,时间已将近晚上九点,白小眠才发现公司里的人全部都走光了,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在办公室里。

  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公司时,又发现办公室的门似乎被人从外面锁上了,怎么也打不开。

  白小眠顿时想到了许若虹,恐怕这也是对方针对她的手笔。

  她正想着,便听见头上“啪”的一声,办公室里的灯应声而灭,周围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白小眠脸色微变,她不喜欢一个人待在封闭黑暗的空间里,甚至可以说是排斥,因为这样的环境会让她想起小时候被绑架的经历,恐惧而又无助。

  许若虹曾经和她是朋友,当然也是知道她这个弱点的。

  办公室里很黑,深手不见五指。白小眠平复着自己翻涌上来的情绪,摸索着自己的包找出手机,点开了通讯录。

  她试探性地打给了几个同事,但所有人像是对好了口供似的,敷衍几句没等她说完就挂了电话,显然是和许若虹站了一线。

  而她仅有的几个朋友也在异地,帮助不了她。

  白小眠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电话打给了顾南,只希望对方会顾念一点旧情帮帮她。

  可她的希望注定破灭,因为接电话的人是许若虹。

  妖媚到极点的呻.吟声透过电话传了过来,似炫耀又似挑衅,隐约还伴着男人的粗喘。

  白小眠被这些声音恶心到了,不受控制地干呕了几下,迅速地挂断电话。

  她觉得自己真是脑子进水了才会给顾南打电话!

  白小眼在心里骂完自己后,靠着墙坐了下来,手里紧紧攥着手机,却是不知道自己还能打给谁。

  铺天盖地的黑暗笼罩着她,周围安静得听不到一丝声音,那些不好的回忆渐渐被勾了起来,一点点与现在的黑暗重合。绝望和恐惧像是潮水一般汹涌袭来,再次漫过她的呼吸,让她几乎喘不过气。

  “不要…我不要待在这里……”白小眠开始变得不安,额上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拿着手机,指尖在屏幕上滑来滑去,最终停在了“顾廷爵”三个字上面。

  第6章 是你先勾引我的

  来不及去想自己为什么会有顾廷爵的号码,白小眠已经将电话拨了过去,等待接通的分秒更是显得格外漫长和难熬。

  “喂。”

  男人磁性的声音忽地响在耳边,仿佛大提琴音那般低沉悦耳。

  白小眠的心里像是豁然被开了一个口子,紧绷的情绪霎那间崩溃,直接哭了出来,“顾、顾廷爵,好黑啊,我好害怕……”

  顾廷爵原本还因为小丫头主动给他打电话而心情愉悦,可一听到她哽咽的声音,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眼底掠过一丝连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担忧。

  “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我出不去,我在……”

  白小眠还没有说完,话音便戛然而止,两个人的通讯也同时挂断。

  顾廷爵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连衣服都没有换,抓走钥匙就出了门,直接开走了停在车库里的车,脑子里飞速地运转着,最后往鸿泰公司的方向开去。

  而办公室里的白小眠怔怔地看着没电的手机,唯一的光源消失了,她心里的压抑和对黑暗的恐惧愈来愈盛。

  “好黑……”她抱着自己的小腿,将脸埋进膝盖里抽泣,无助极了。

  这个时候她还是无可避免地想起了顾南,他知道她小时候的经历,以前也从来不会让她一个人待在这样的环境里……而现在她置身黑暗,他却是在和另外一个女人上床。

  黑暗悄无声息地侵袭她的心,白小眠从没有像这一刻一般,那么迫切地想要逃离这个办公室,每分每秒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她想起顾廷爵,那个男人他会过来找她吗?

  应该是不会的吧,现在这么晚了,况且他们又不怎么熟,最多也只是睡了一觉而已……

  对于顾廷爵和顾南这样身份的男人来说,这种事应该很稀松平常,也只有她一个人会耿耿于怀地放在心里。

  白小眠的心慢慢地沉了下去,将自己整个人缩成了一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似乎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白小眠几乎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回应道,“我在这里……”

  下一秒,她便听到“嘭”的一声巨响,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狠狠踹开了!

  站在门口的男人在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面容,但却高大的身影却自带着一股肃冷的气息,令人不敢靠近。

  “白小眠?”

  他叫她的名字,声音和电话里如出一辙的低沉,似乎缓缓地卸下了紧绷。

  白小眠呆了半秒,缓缓睁大了眼睛,她没想到顾廷爵真的会来找自己!

  她几乎是克制不住自己,激动地朝着男人跑了过去,脚下却是狠狠一绊,正好落入了顾廷爵的怀中!

  “谢谢,谢谢你……”

  白小眠一开口眼泪又掉了下来,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整个人都扒在顾廷爵身上不肯放开,丝毫没有反应过来两个人的姿态有多亲密。

  顾廷爵知道她没什么事,冷硬的神色渐缓,伸出长臂将女孩娇小的身躯环抱住,大手轻拍着她的背部,像是在安抚年幼哭闹的孩子。

  “没事了。”

  他低低的声音似乎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奇迹般地让她的心慢慢安定下来。

  两个人一起下了楼后,白小眠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一直紧紧地抓住顾廷爵的手,顿时不好意思放开,想起刚才抱着男人哭泣的自己,更加觉得尴尬,“抱歉啊,我…我太矫情了。”

  他估计还会觉得她轻浮吧……

  “怕黑?”顾廷爵凝视着她的眼睛,语气有些意味不明。

  “如果是一个人的时候会很怕……顾先生,今天晚上麻烦你了。”月光照射下,白小眠这时候才发现顾廷爵身上穿着家居服,想来是从家里匆忙赶出来的……是为了找她?

  想到这里,白小眠的心里暖意十足,胸腔里满满都是感动。

  “上车。”顾廷爵对上她犹如看长辈一般感激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莫名有些憋闷。

  白小眠也敏悦地感觉到他忽然间的不悦,没敢多问怕惹到他,乖乖地上了黑色的迈巴赫后座,反应过来时,脸上顿时浮起了一丝红晕。

  那天晚上,她就是在这辆车里,借着酒劲恬不知耻地主动勾引顾廷爵……她当时一定时脑子进酒了!

  回想起来,白小眠哪里还能继续坐下去,正准备想下车,顾廷爵却是先了她一步,直接坐了进来。

  “顾、顾先生……”白小眠吓了一跳,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男人。

  顾廷爵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隐隐透着一丝危险,“白小眠,趁着这个机会,是不是该好好算清楚我们之间的帐?”

  亏他还特地在她手机上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但这小丫头却是根本没有联系他的意思,大有当缩头乌龟的征兆,他怎么可能允许?

  白小眠闻言脸色瞬间红得滴血,不敢再看顾廷爵的眼睛,结结巴巴,“那天晚上……我…我喝醉了,那只是个意外……”

  “然后呢?”顾廷爵不动声色地逼近她,眸色发沉。

  如果那一天她不是遇到了自己,而是遇到了别的男人……一想到这里,他表面还能维持着平静,实际上心里早已经怒火中烧。

  白小眠不自觉地往后退,脊背抵住冰凉的车门,再退无可退,只能鼓足了勇气道,“顾先生,我知道那天晚上都是我的错,你能不能……”

  “不能。我不介意你一错再错。”

  白小眠的还没来得及理解这句话中的深意,男人便忽地将她扯了过去,禁锢在怀里,对准她的唇狠狠吻了下去。

  顾廷爵用长长的深吻软化着明显惊慌的小丫头,再次品尝到了这些日子念念不忘的甜美,忍不住深入索取更多,直到对方因为喘不过气而缺氧才略略松开。

  “怎么这么笨?连换气都不会。”

  白小眠的笨拙青涩让顾廷爵难得愉悦地勾唇,正想再继续时,胸膛便多了一双推拒的小手。

  “顾先生……求求你别这样。”白小眠几乎要哭出来了,一边喘气一边道,“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顾廷爵的脸色瞬间阴了下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面对自己,“白小眠,别忘了,是你先勾引我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爱如秋夜冰凉》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2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