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豪门欺婚小说楚川顾毓琛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豪门欺婚小说楚川顾毓琛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001章 赶紧滚

  夜已深,窗外是瓢泼的大雨,风将树叶吹得沙沙作响,黑夜里一道锃亮的闪电划破夜空,印在楚川的脸上,把她的脸衬得格外惨白。

  儿子已经连续发了好几天的高烧,楚川放下工作不眠不休的在医院守了他好几天。

  趁着儿子今天已经好转,她才有时间驱车赶回家换套衣裳,连日的殚精竭虑,她浑身都被汗水打得透湿。

  顾家的大宅在雨夜的掩饰下,显得分外阴森,楚川熄了火,将车停在车库里后径直往门口奔了过去。

  今天的顾家显得有些奇怪,家里的佣人平时不管多晚总会留有人值班,今天却一个人影也看不着,空荡荡的别墅静谧得格外反常。

  她按下密码后打开了大门,鞋子已经湿了,她脱掉鞋子赤脚往里走去。空荡的大厅却忽然传来一声极为隐忍的呻吟声。

  “啊……阿泽你好厉害啊!”

  楚川走到了卧室门外,衣角的雨水打落在地板上,丝丝寒意顺着脚底只逼心口,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发出声音的二人分明是自己的丈夫和从小与她情同姐妹的好朋友。

  纵使她反应再迟钝,也知道里面的人在做些什么肮脏龌龊的事情。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居然堂而皇之的在她的卧室,她的婚床上做这种苟且的事情。

  她将手握成拳,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她恨不得立刻冲进房间,质问她同床共枕了三年的丈夫,他们怎么会如此的厚颜无耻。

  她想打开房门,脚却像灌了铅似的有千斤重,怎么都迈不动步子。

  “阿泽,你说楚川要是知道了她细心呵护的儿子,其实是你我爱情的结晶,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管她什么反应,反正我爱的人是你,要不是老爷子拿遗嘱要挟我,非要我娶她,你以为我会和她将就着过这么多年?”

  顾温泽的冷哼声像一只沾满毒药嗡嗡作响的蜜蜂,横冲直撞的朝她的耳膜刺了过来,一阵剧痛,她用力的晃了一下脑袋,竟险些昏倒在地。

  “不过说来你们家老爷子也真是的,干嘛逼着你娶她,害得我和儿子都不能名正言顺的陪在你的身边。”

  “别提了,提到她我就心烦!”

  楚川眉心一蹙,墨色的眸子蓦然的紧缩,姚伊伊的儿子?她怀胎八月,历经千辛万苦更险些丢了性命的儿子,怎么成了她姚伊伊的孩子。那她的孩子呢?她的孩子去了哪儿!

  “阿泽,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和我在这里……你就不怕被她发现吗?”

  顾温泽加大了自己的动作,惹得姚伊伊不断的求饶:“好了,阿泽,再弄下去我要受不了了!”

  “你不是喜欢我这么用力的吗?她要是发现了正好,免得我再为了老爷子和她装下去,我们一家三口也好趁早过快活的日子。”

  一声声十足不屑的冷哼声,穿过房门,狠狠的打在她的心口,她捂住因为剧痛而不断抽搐的心脏,所有的理智都在这一刻分崩离析。

  疯了,她彻底疯了!

  “砰!”

  楚川一脚将门踹开,正在大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二人,看到有人来了立刻仓皇的站起身来提着各自的裤子。

  直到看清楚站在门口的是楚川时,姚伊伊才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小川,你听我解释……”

  楚川紧紧咬着下唇,眼中的怒火呼之欲出。

  “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听说小敬生病了,所以来家里看他,没想到他还没出院,我刚刚急着去医院看他,可是太着急了,不小心就摔倒在了沙发上,阿泽不过是扶了我一把而已……”

  不等姚伊伊把话说完,楚川走上前扬手便用力的给了她一个耳光。这一个耳光她用尽了十足的力气,不仅将姚伊伊打得眼冒金星,连她自己的手臂都被震得有些发麻。

  姚伊伊被她甩在地上,胸口露出大片春光,眼里波光粼粼,眼看着就要掉下泪来。

  “够了,姚伊伊。”楚川狠狠的咬住自己的牙根,强忍着不让自己做出更出格的事来。

  “你摔得可真是恰到好处,摔到两人都扒光了衣服赤裸相对吗?”

  她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楚楚可怜的姚伊伊,脑海里却不断的浮现着刚刚进门时看到的画面,心中不由得开始翻滚。恶心,她从来没有觉得一个人可以这么的让她恶心!

  手腕处忽然一紧,她木然抬起头来,正对上顾温泽愤怒的眼神:“够了的是你,在我发火之前,赶紧滚!”

  滚?这就是她的丈夫,掏心掏肺的爱了三年的丈夫,在她撞见他和别的女人偷情的时候,就只冷漠的对他说了一个滚字。

  楚川蓦地往后退了一步,她淡然的扯了扯自己的嘴唇,却发现脸已经僵硬得做不出任何表情。

  眼泪无声的打落下来,她艰难的张嘴,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开口问道:“为什么?温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顾温泽盛怒的面孔下是掩饰不住的厌恶,他垂下眸子扫了她一眼:“为什么?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你自己难道不比我清楚?”

  他收起愤怒的神情,将倒在地上的姚伊伊扶了起来,转而眯着眼睛,愤愤的对她吼道:“我警告你,伊伊是我的女人,不要再对她动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窗户没有关紧,有丝丝冷风吹了进来,打在她的脸上,犹如一个个火辣辣的耳光。

  楚川双眼呆滞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居高临下的男人,心中像是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呼呼的朝里灌着冷风。

  这一刻,她所构建的完美世界,彻底崩塌。

  千言万语如鲠在喉,楚川黯然的低下头来,冷冷的问道:“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里?”

  听到她的询问,顾温泽和姚伊伊的脸色皆苍白了两分,他抢先开口:“你的孩子不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吗!”

  她咬牙切齿的吼道:“我是问你我的孩子,那个被你们换了带走的孩子!”

  顾温泽眸光一沉:“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混蛋!”楚川咆哮着扑向顾温泽:“顾温泽,你禽兽不如!”

  还未接触到顾温泽,他已经反手一把将她推了出去,楚川身子向后一倒,重重的摔倒在茶几上。

  头砸在茶几的一角,发出沉闷的响声,有湿热的液体顺着额角留了下来,她已经顾不上额头的伤口。从来没有一刻,让她这么的绝望。顾温泽伸出手将她推开的瞬间,她的心随着这脆弱的玻璃,一起摔成了碎片。第002章 你是谁?

  楚川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窗外的雨已经停了,阳光透过窗帘淡淡的洒落进来,她无力的伸出双手遮住被阳光照射得有些刺痛的眼睛。

  隐隐作痛的不止是额头的伤口,还有破裂成碎片的心。

  自从和顾温泽结婚以来,她便恪守本分,兢兢业业的做好每一件事。可是除了在婚礼前夕的那一晚放纵,他就再没有碰过她。

  怀胎八月的时候,他更是残忍的将她推下台阶,导致她命悬一线。她一直以为他有难言的苦衷,现在看来,一切竟然都是他的预谋。

  房间门忽然被推开,楚川无声的将自己的眼泪抹去,瞥过头看着窗外。

  “你醒了。”

  她充耳未闻,任凭窗外强烈的阳光一束束冲进自己的眼球,她知道在顾温泽面前,眼泪是最为廉价的东西,可是她就是忍不住。

  “既然醒了,我说的话就好好听着。”

  顾温泽的声音里没有一丝的怜惜,寒凉的眸子里尽是不屑。

  如今两人已经撕破脸皮,他对她连伪装都不愿了。

  楚川擦了擦眼泪,侧过身子回头看着这个与自己已夫妻之名,同床共枕了三年的男人。

  “爷爷奶奶就要回来了,有些话,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不计后果会有什么样的惩罚。”

  他话里的恶意楚川不会听不明白。

  “惩罚?”她脸上扯出一抹苦涩的笑:“难道你对我的惩罚还不够多吗?我还有什么能让你威胁的。”

  他意味难明的笑了笑:“你忘记你还有个孩子在我手上吗?”

  即便已经心如死灰,听到顾温泽的威胁,她的心在这一刻还是被狠狠的刺痛着,喉间涌上一顾腥甜,堵在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

  “难道,那不是你的孩子吗?”

  看着楚川痛苦到极致的面容,顾温泽不为所动,反而冷漠的笑了笑:“你还真以为,我会信那是我的孩子。”

  “你什么意思?”

  她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没料到起身太急扯到额头的伤口,一阵眩晕朝她袭来,稳住身形后,她才瞪着浑圆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一丝冷汗 顺着发丝缓慢的滴落下来,打在枕头上,瞬间就没了痕迹。

  就在此刻,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位妆容精致穿着华丽的妇人迎面走了进来。

  “哟,终于醒了啊?还以为你要等到老爷子老太太回来才醒呢! v”

  她将眼里的泪意敛去,转头向门边看去,与此同时,顾温泽也收起了眼底的冷漠,换上如同往日一般温和的模样。

  “妈。”楚川强撑着坐了起来,林岚没有阻止,径直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听阿泽说你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是怎么回事?”

  楚川心中一紧,她抬起头看向顾温泽,却正对上他充满威胁的眼神,她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回家的时候淋了雨,脚一滑就摔倒了。”

  林岚不满的打量了她几眼,抱怨道:“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顾家是大户人家,好歹这还是在家里摔的,要是当着外人的面,岂不是丢了顾家的面子。”

  “知道了妈,下次我会注意的。”

  这个婆婆向来就不喜欢她,这是从她嫁进顾家的第一天就知道的事实,或许更早,十几年前,她在孤儿院被老爷子带回来的那一刻起,林岚就已经对她有了怨气。

  顾温泽的父亲在她入住顾家不到一个月的里,就发生了严重的车祸,丢下他们母子撒手人寰,而顾温泽的妹妹在这场车祸中更是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所以林岚将一切的责任,都推在她这个身世凄惨的孤儿身上,如果不是她带来了不幸,顾家又怎么遭到如此变故。

  谁能想到老爷子偏偏将这个扫把星许给了她唯一的儿子,顾老爷子的权威又有谁能挑战,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这些年楚川倒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可林岚对楚川的厌恶之情,却有增无减。

  想到往事,林岚又觉得厌烦,她皱了皱眉头:“既然没事,就出院回家吧,小敬也和你一起。”

  听到林岚口中说出小敬的名字,楚川才想起被自己遗忘的“儿子”。

  如果不是这次的意外,小敬依旧会是她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碎了的心肝宝贝。可是现在,她再也无法像往常一般对待他。

  他是姚伊伊和顾温泽苟且生的孩子,而她的孩子还不知道正在那个地方,也许正遭受着非人的痛苦,想到这里,她的五脏六腑都痛得绞成了一团。

  林岚无视她痛苦的神色,只当她装腔作势,扭头走了出去。

  将两人的出院手术办好后,一行人坐着车浩浩荡荡的回到了顾宅,几天前顾老爷子和顾太太临时有事去了国外,算算日子,也该回来了。

  一路上顾敬一直往楚川身上攀,她将头靠在窗边不去看他,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睁开眼将他抱在怀里,可只要想到那天夜晚顾温泽和姚伊伊纠缠在一起的画面,她又将心中的想法强压了下去。

  车子缓缓开进鎏金装饰的顾家花园大门,绕过正中央的喷泉,在门口停了下来。

  “小宇叔叔,你快来抓我呀!”

  楚川刚从车上下来,便听到一阵银铃似的欢笑声从不远处传来,她驻足站在喷泉旁边,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迈着步子飞快的奔了过来。

  他看上去和顾敬差不多大的样子,却比顾敬一柔柔弱弱的样子要显得健康许多,一张白嫩的小脸在盛夏夕阳的映衬下,呈现出诱人的粉色来。

  看着眼前的小男孩,楚川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觉得分外的熟悉,可是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小男孩见到众人站在一边打量他,忙停下步子收起了笑容,安安静静的望着她。

  忽然想到什么,楚川心弦一震,她走上前弯下腰蹲在了他的面前,一把将他的胳膊紧紧握住,连声音都带了颤抖。

  “你是谁?”第003章 糖扫是什么?

  小男孩将头一偏,两个葡萄一般黝黑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着,他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反问道:“你又是谁?”

  他的眼神清澈透亮,犹如一汪明净的泉水,楚川看着他眼睛里倒影的两个小小的自己,方才觉得有些失态了。

  “我是楚川,你呢?”

  不知道为何,她会这样向他介绍自己,或许是他的眼神太过清澈,不含杂质,所以她才会卸下心防,展现出自己最真实的那一面。

  因为在他的面前,她就只是楚川,不是顾家的养女,更不是顾温泽的太太。

  小男孩含唇一笑:“我是顾长宁,很高兴认识你。”

  盛夏的夕阳还有些余温,顾长宁鼻尖泛着细小的汗珠,楚川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温柔的将他的汗水拭去,转而答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他一笑便露出一排小小而又整齐的牙齿,阳光下连着他的笑容,都耀眼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谁说我是一个人,我爸爸在那里。”

  顺着他指的方向,楚川看了过去。

  逆着阳光,她果然看到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个男子。

  那道修长挺拔的身影微微斜靠在梧桐树下,阳光透过叶子斑驳的洒在他的脸上。上身穿着最简单不过的立领白色衬衫,下身穿着一条卡其色的裤子,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副悠闲又慵懒的模样,如泼墨一般的眸子淡淡的看着正与顾长宁交谈的她,嘴角微微扬起,勾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从容,高傲,又带着一丝的阴郁。

  那是老爷子最小的儿子,杭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顾家六爷顾毓琛。不过比顾温泽大了七岁而已,却硬生生比他高了一个辈分来。

  她记得以前顾温泽曾和她说过这个小叔的事迹,不到十八岁便修到了博士学位,原本老爷子已经准备将整个顾氏财团交到他的手中,他却决然独自一人去了欧洲打拼,这些年他甚少回国。

  楚川和他接触的机会不多,一方面是因为他总是一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待在顾家的日子屈指可数。最近一次见他,还是三年前她与顾温泽准备结婚的那一段日子。

  三年不见,没想到如今的他居然悄无声息的结婚,还生了个这么可爱的儿子带了回来。

  楚川站起身子抬头,眼神不期而遇的跌进顾毓琛一双浩瀚如星空的墨色眸子里,她不禁呼吸一滞,赶紧低下了头。

  “小叔。”

  顾毓琛淡淡点头,将站在两人脚边的顾长宁抱了起来,顾长宁咬着手指,轻轻问道:“爸爸,这个漂亮姐姐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是你堂嫂。”他的声音波澜不惊,淡淡的带着一丝清冷。

  “糖扫是什么?”顾长宁反问一声,眼里尽是疑惑。

  “小包子,她是你阿泽哥哥的老婆,所以你要叫她堂嫂。”林岚想着他还小,自认分不清这些称呼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走了过来,主动和顾毓琛打着招呼:“毓琛啊,好久不见了。”

  顾毓琛依旧是一副冷冷的样子:“嫂子,好久不见。”

  在这个家里,谁的地位最高谁便最有权利说话,顾毓琛显然是那个最有着得天独厚的话语权的人,不仅仅是林岚一家人对他毕恭毕敬,连老爷子对他也得顾着三分薄面。

  一时间气氛有些降了下来,顾温泽从后走上前来,先是和顾毓琛打了个招呼,随后伸手朝顾长宁笑道:“包子,来,到阿泽哥哥这里来,哥哥抱你去和小敬一起玩好不好?”

  顾长宁双手勾住他爸爸的脖子,一张小脸嘟得圆鼓鼓的:“我不要你抱,我要楚川抱。”

  这一副依赖的样子,在场的人无不异常惊讶,楚川和他不过是才见一面而已,他怎么就这么熟稔的和她扯上了关系。

  “长宁,不许没有礼貌。”

  顾毓琛出言制止了他的举动,顾长宁有些不悦的别过了脸,原本就圆嘟嘟的小脸现在更像一只白胖胖的小包子,看样子他的小名并不是没来由的。

  看着他的模样,楚川心中一痛,如果她的孩子在她的身边,是不是也会像他一般活泼可爱。

  她暗自低下了头,唯有用一抹苦涩的笑意来掩饰心中的刺痛,顾毓琛的眼神停留在她的身上,只一瞬又迅速的挪开。

  “你们都站在外面做什么,还不进来?”

  大家顺着声音望去,霜边染着银白的顾老爷子,正杵着拐杖站在门边看着众人,大家纷纷转身朝里走去。

  一行人进了大厅,楚川原以为可以见到传闻中的婶婶,可是打量了一圈,除了一屋子的佣人,其他的再也没有。

  她心下顿时更加生疑,脚边忽然有人用手拽着她的裤脚扯了扯。

  “妈妈,我要抱抱。”

  楚川愣在原地,顾敬一从下车到现在,一直都围在她的身边,只盼着她能抱一抱他。

  霎时间她的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的苦的一齐涌上心头。她能恨她一手带大的“儿子”吗?做错事的人从来都不是他,不管顾温泽和姚伊伊对她有多过分,顾敬一都只是个无辜的孩子。

  “我要妈妈抱!”思忖间,顾敬一已经用手抱住了她的小腿,两只小脚不断的向上蹬着,楚川心一软,叹了口气便要将他从地上抱起来。

  “小敬,妈妈的伤还没有好,还是到爸爸这儿来吧。”

  说话间顾温泽已经弯腰,快速的将顾敬一抱到了自己怀里,楚川的手僵在空中,眼睛酸涩不已,她直起腰在沙发上坐了起来。

  沙发对面的顾毓琛正懒洋洋的靠坐在沙发垫子旁,眼神有意无意的飘到她的身上,她窘迫的低下头,不断的绞着自己的手指。

  “阿楚,我听温泽说你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是怎么回事?”

  她猛的一抬头,才发现顾老爷子正关切的看着她,她一时心虚,手心里也开始冒起汗来。

  如果不是顾老爷子将她从孤儿院接出来,只怕她早就已经流落街头,又怎么有今天这样锦衣玉食的生活。顾温泽虽然对不起她,可她也不能不顾全顾老爷子的身体。

  “爷爷,我没事,就是……”第004章 婊.子?孽种?

  话还没有说完,顾温泽抢先打断道:“爷爷,小川就是脚滑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了而已,她才刚从医院出来,医生吩咐过要她多休息。”

  紧接着他站起身将她的手握住便往楼上走:“爷爷,我先带她去楼上给她涂点消除疤痕的药。”

  他的手像一支钳子,狠狠的将她扣在了手中,楚川被他拉着,逃一般的往楼上走去。

  “爸爸,阿楚好像有些不开心。”

  小包子将头附在顾毓琛的耳边,轻轻的说道,顾毓琛随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眼角的余光落在那个仓皇离去的背影上,一个字也没有说。

  “你干什么?”

  门刚被关上,楚川便用力的从他的禁锢当中挣扎出来,手腕已经被他掐得发红,楚川揉着手腕,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变得陌生的男人。

  她的人生如今已经一片混乱,原以为幸福恩爱的婚姻生活根本就只是一场假象,甚至从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居然不是她的孩子。

  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没了生活下去的意义,她不知道现在自己要怎么做。

  难道和顾温泽离婚,成全姚伊伊和他,可是如果这么简单就能解决,当初顾温泽又何必大费周章的娶了她。

  楚川扬唇讥讽了的笑了笑,顾温泽眼底的怒意已经一触即发,他按住她的肩膀,奋力一推,楚川便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头已经像是一块木头,砸在墙上也不觉得疼痛,她咬唇看着他:“温泽,既然你这么讨厌我,我们离婚吧。”

  “呵,离婚?”

  顾温泽一手按住她的肩膀,一手将外套往地上一扔:“看样子,如果不是我把你拉上来,你刚刚是真打算当着老爷子的面,把所有的事情都揭穿?”

  他手中的力度越来越大,楚川不由得皱了皱眉,肩膀上的骨头像是要被他掐碎了一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怎么,你敢做还怕我说吗?”

  顾温泽邪魅一笑,将脖子上的领带拉松了一些,恶狠狠的道:“怕?我会怕你。要不是因为老爷子的遗嘱写着死后将手中百分之15的股份给你,你以为我会娶你吗?”

  原来如此!

  楚川的心里寒凉一片,看着顾温泽猩红的眼神,心里只剩下绝望。

  “我会告诉爷爷,那些股份和遗产,我一分钱都不会要。”

  “你敢!”他咬牙吼道。

  楚川再承受不住怒吼出声:“那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会是这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顾温泽冷笑一声:“怎么样?你不是一直想当顾太太吗?我今天就让你当一回真正的顾太太!”

  他边说着边开始撕扯着她的衣服,蕾丝的短裙在他暴力的拉扯下,哗啦一声就破开了一道大口子,雪白的肌肤瞬间裸露在外,顾温泽看着那一大片暴露在外的春光,眼睛里的欲望,烧得更加的强烈起来。

  “你混蛋!”

  楚川哭喊着扬手甩了他一个耳光,清脆的一声巨响,证明这个耳光她确实没有心软。

  顾温泽低吼一声,俯身吻在了她娇艳欲滴的唇上。

  “别碰我!脏!”她将双手握成拳,不断的捶打在他的胸口,雨点一般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却半点也没能阻止他的恶行,楚唇一狠心,奋力咬住他的嘴唇,顾温泽吃痛,松开嘴,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

  “砰!”

  又是一声巨响,顾温泽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墙上,他咬牙看着她:“你他妈在我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女,我脏,你以为你就干净吗?”

  身后是冰冷的墙壁,她的身子被他死死按在墙上,就像是一条脱离了水的鱼,被人一次又一次狠狠的甩向干燥的满是砂砾的地上,浑身都是火热的刺痛感。

  她瑟瑟发抖的看着眼前如同发怒的魔鬼的男人,连声音都变得沙哑起来。

  “你可以讨厌我,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话来侮辱我?从我进入顾家到现在,我就只有过你一个男人!”

  她的话像是最为可笑的笑话,顾温泽眼底渗透出来的寒意,只将人冰冻三尺。

  “你可真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我可从来没有碰过你,你是怎么怀上那个孽种的你应该心知肚明。既然你想要孩子,我就让你替我养和别人的孩子,怎么样,被背叛的感觉你还满意吗?”

  婊.子?孽种?背叛?

  顾温泽的声音不断的在她脑海里横冲直撞,她的思绪一片混乱,在彻底失去理智之前,她含着泪水拽住了他的袖子。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有过什么,我的孩子就是你的!”

  手被用力的甩开,猝不及防,楚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温泽:“你是骗我的!你一定是骗我的!”

  “你要当骗你就是我骗你吧。”顾温泽邪恶一笑,弯腰拽住她的手便往床上拖,她不断的挣扎,却丝毫无法撼动半分他的禁锢。

  曾经这个最能让她安心的地方,如今却成了她最为恐惧和不堪的噩梦,她像一只破败的布偶,被他粗暴的撕碎衣裳,狠狠的摔在床榻上。

  “你不是一直渴望被我上吗?如今我满足你,你又开始和我玩起欲擒故纵的把戏了?”

  语罢,他的头直接压了下来,楚川的眼里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虚晃的人影在她的面前不断逼近,不断逼近,直到快要将她吞噬。

  “顾温泽,你混蛋!”

  “你不就是喜欢我混蛋吗?”

  楚川不断地躲闪,一想到他和姚伊伊纠缠在一起的画面,她就恶心得作呕。

  脑袋里昏昏沉沉,她几乎听不到什么,只凭着本能的反应抗拒那温热的唇瓣。

  “不要!不要碰我!”

  顾温泽一边在她的唇上肆虐,一边撕碎了她身上最后一丝遮挡,薄凉刻骨的嗓音仿佛如同一个得逞的报复者:“你不是想离婚吗?那我就做到你不想离为止!”

  第一次那么清晰的感觉到男人的滚烫,楚川害怕的不断颤抖,可是却无济于事。

  “温泽,求求你,不要……”

  她的求饶非但没有换来顾温泽的心软,反而越发的刺激了他的神经,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都在沸腾!

  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对楚川有这样强烈的欲望,原来以为恨透了她的装腔作势,即便是同枕而眠,也不会有身体的反应。可是今天,她大大的激发了他心底的欲望,从来没有过的强烈欲望!

  就在他调整好姿势,准备一挺而入时,门口忽然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第005章 不同常人的亲昵

  “阿楚,温泽哥哥,爷爷叫你们下来,你在里面吗?”

  是顾长宁!楚川几乎要哭出声来,她颤抖着声音高声回应:“长宁,我在这里,我就在这里!”

  如果是老爷子发了话,又怎么敢让他久等,“该死!”顾温泽沉下脸低头咒骂了一声,翻身从床上站了起来。

  他随手从柜子里拿了一条裙子扔在楚川的身上,眼睛泛着红光,麻利的换好了衣服。

  “砰!”的一声,顾温泽转身打开了房门,房间里终于只剩下她一人,滚烫的眼泪再抑制不住疯狂的洒落下来。

  顾温泽一出房门就看到端端正正站在门口的顾长宁,碍于顾毓琛的面子,他不便发作,只冷冷问道:“爷爷叫我们有什么事?”

  没想到顾长宁像个小大人似的,一板一眼的回答道:“爷爷说你给阿楚涂药怎么涂了这么久,马上就要吃饭了。”

  他脸色一白,嘴唇微微颤抖,平静下来后再次问道:“你怎么能叫她阿楚,你要叫堂嫂。”

  “爷爷说我可以这么叫的!”顾长宁毫不畏惧的瞪着他:“爸爸也说了,只要阿楚同意我这么叫,我想怎么叫都行。”

  对于顾长宁的辩解,顾温泽竟然被说得哑口无言,这个比他小了一轮的侄子,怎么看,都成熟得不像个只有两岁的孩子。

  分明和敬一是同一年出生的孩子,在他的面前,顾敬一简直就是个没有断奶的奶娃娃。

  “阿楚呢?”

  还在出神的顾温泽听到他奶声奶气的询问,瞬间回过神来,他低下头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她还在里面换衣服,你先和我一起下去。”

  不要!两个字几乎是脱口而出,顾长宁向后退了几步,冷漠的看着眼前比自己高了好几倍的男人:“我要和阿楚一起下去。”

  顾温泽只有无可奈可的摇摇头,独自一人朝楼下走去,看着他的背影全部消失在楼梯间,顾长宁才将头趴在门边,再一次敲了敲门。

  “阿楚,你好了吗?我就在外面等你一起。”

  房间里寂静无声,楚川迅速的将被撕碎的衣裳捡起扔进垃圾桶,随手换了一件素色的连衣裙,又补了些腮红掩饰苍白的脸色。

  做好这一切她才匆匆跑到门边将门打开。

  “阿楚,你怎么这么慢?”

  她一开门,便看到一张圆乎乎的脸正抬头看着她。

  因为仓皇的收拾好残局,她的额头还渗着丝丝细汗,害怕被他看出端倪,楚川只能扯出一抹笑来掩饰:“出汗了,我就换了身衣服,走吧,是爷爷叫你过来的吗?”

  那双黝黑的眼珠还在滴溜溜的围着她打转,没一会儿他轻轻摇了摇头:“不是,是爸爸叫我过来的。”

  顾毓琛?楚川的脑海不断浮现出他那双浩瀚如夜空的深邃眸子,他是知道自己身处险境,还是凑巧安排了顾长宁过来的?转念一想,他凭什么要帮自己,他又有什么能力预感到即将发生的事情呢?

  “你发什么呆?还不走吗?”

  顾长宁伸出小手轻轻拽了拽她的衣角,高高扬起脑袋,正凝神注视着她。

  看着他与顾毓琛同出一辙的眼神,楚川不由得呼吸一滞。

  他与顾毓琛,长得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不知道他的妈妈是谁,不过看他的模样,还有顾毓琛看人的眼光,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她不免自嘲一笑,自己的事情还如同一团乱麻,她倒操心起别人的事情来了。

  楚川低下头牵住顾长宁的手温柔出声:“走吧,我们一起下去吃饭。”

  两人牵着手顺着楼梯走了下来,客厅的人听到声响纷纷向上看,只见楚川穿着一件淡黄色的连衣裙斜靠在扶手上,收腰的设计让她看起来格外的纤瘦,一张脸不施粉黛格外的水灵。

  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顾温泽,不禁有些看呆了,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原来楚川是这么的美丽动人。

  顾长宁嘟起小小的嘴巴皱了皱眉:“阿楚,你怎么老是发呆。”

  众人这才注意到她脚边还站着一个小人儿,顾老爷子笑了起来:“小包子,吃饭了,还不快到爷爷这儿来。”

  他却摇了摇头:“爷爷我要和阿楚坐在一起吃饭。”

  对于顾长宁的举动,大家无不有些诧异,从进门到现在,他对楚川表现出来的亲昵,明显不同于常人。

  林岚上下打量着二人,总觉得有些莫名的不安,她说不上来是什么,可心里却像揣了个上下乱动的兔子,搅得她不得安宁。

  “长宁,过来。”

  一直沉默的顾毓琛忽然开了口,还愣在一旁的楚川立刻反应过来,她牵着顾长宁缓缓走到顾毓琛跟前,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小包子,你还是和你爸爸一起坐吧。”

  害怕对视上顾毓琛深不可测的眼神,楚川低着头不敢轻举妄动,但是,一呼一吸之间,却能清晰的感受到来自他身上淡淡烟草的清冽味道。

  楚川从来不喜欢烟草的味道,顾温泽也从来不在她的面前抽烟,可是她不得不承认,此刻,她觉得这味道简直沁人心脾。

  虽然在大家面前顾长宁是一副有板有眼的模样,可在顾毓琛面前,他立刻便像是一直软弱听话的小白兔似的,乖巧得不像话。

  “过来吧。”顾毓琛低沉的声音响起。

  听到顾毓琛的吩咐,小包子拖着步子扑到他的怀里,将头凑到顾毓琛的耳边,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悄悄话,只见顾毓琛的双唇浅浅一勾,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来。

  佣人见大家都已经到齐了,忙吩咐大家上桌,顾老爷子和顾老太太坐在首位,旁边是顾毓琛带着小包子,顾温泽和顾敬一的中间空了一个座位,显然是为了楚川而准备的。

  若是以往,她会觉得坐在他们父子中间是多么的理所当然,可现在却是成了个不可宣扬的笑话,她只觉得讽刺。

  下意识的,楚川就想往小包子旁边的位置上坐,顾温泽却已经站了起来,一如往常的温柔宠溺模样:“小川,过来坐吧。”

  她只觉得心中一阵恶寒,看见老太太的眼神往这边瞟了一眼,楚川顿了顿,还是往那个位置走了过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1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