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无怨无悔小说萧君铭欧阳俊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无怨无悔小说萧君铭欧阳俊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流产

  一场轰动全国的婚礼,他是主角,而新娘不是她;

  一场预谋已久的刺杀,她是猎手,而新郎是猎物;

  当她的匕首穿过他的新郎服,深深刺入他的心脏时,

  他轻轻握住她有些颤抖地手,微笑道:“我终于抓住你了!”

  深夜十二点的医院,整个走廊上没有一个人影,昏暗的灯光,显得异常的诡异。一个瘦弱地身影在走廊上显得十分突兀,在一间病房前犹豫不决地徘徊着。

  迟暖内心是十分矛盾的,她想时间过得慢一些,这样她就可以跟宝宝多相处一会。可她又希望时间过得快一些,不然等萧夜反应过来,一切计划就要胎死腹中了。

  迟暖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手柄,掌心有些微微出汗,心中挣扎了半天,最终还是走了进去。却看到了自己终身难忘的一幕。

  萧君铭整个人都被绑在床上,死死地挣扎着,眼睛通红地盯着迟暖,犹如野兽盯着自己选中的猎物一样。迟暖在那一刻终于感受到了害怕,下意识地往后退去,想要逃跑。

  可肚子里传来的隐痛使迟暖从恐惧中清醒过来,迟暖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指甲深深地扎进肉里,希望能换回自己的一丝冷静。

  迟暖深吸一口气,缓缓移动脚步,走到萧君铭的身边。看着他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表情,迟暖突然间冷静了下来,心中有些心疼这个男子。

  “乖,等一下就不疼了。”迟暖笑着摸了摸萧君铭苍白得脸颊,像安慰小孩子一样,对着萧君铭说道。

  奇怪的是,一直都处于癫狂状态的萧君铭好像能听懂迟暖的话似的,竟然真的安静了下来。只是两双眼睛还是警惕地盯着迟暖,仿佛下一刻就会冲上来,把迟暖撕得粉碎。

  但这并未阻止迟暖的动作,迟暖慢慢地解开绑着萧君铭的绳子,每个动作没有一丝犹豫。就在迟暖解开最后一个结时,萧君铭猛地将迟暖扑倒在床上,纵使迟暖早有准备,还是被萧君铭的动作吓得叫了出来。

  迟暖下意识地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再叫出声,虽然这件病房的隔音效果很好,但迟暖还是担心自己的叫声会引起注意。

  但此时的萧君铭可不会管这么多,他用力的啃咬这迟暖的脖子,仿佛想要咬断迟暖的脖子。迟暖明显感觉到脖子上传来的热流,出血了。

  纵使这样,已经进入癫狂症状的萧君铭还是一直死死地咬着,空气中的血腥味更加刺激到了萧君铭。他疯狂地撕扯着迟暖的衣服,就像那夜一样,完全不管迟暖的死活。

  但这次迟暖却没有了那晚的绝望,纵使今夜的痛苦比那晚强百倍。迟暖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双手死死地抱着萧君铭的脑袋,克制自己不要反抗萧君铭。

  但当萧君铭毫无前奏的进入自己的身体时,迟暖几乎疼的晕死过去。嘴唇早已经被迟暖咬得血肉模糊,没了知觉,可是这还只是开始。

  迟暖下一刻就感觉到小腹处传来的剧烈绞痛,仿佛硬生生地从自己的身体里取出了什么东西,迟暖脸色瞬间变得毫无血色,仿佛一个失去生命的躯壳。

  可身上的萧君铭并没有因为迟暖的变化,而手下留情,他不但没有停止运动,反而更加猛烈的折磨着迟暖,仿佛要把自己的痛苦全都转移到迟暖的身上。

  迟暖终是抵不过心里和身上疼痛的双重夹击,撕心裂肺地哭了出来。但下一刻,她仿佛想到了什么,低下头狠狠地咬住了萧君铭的肩膀,瞬间一股血腥味在迟暖的口腔散漫开来。

  既然这样,那我们俩个人一起疼吧!第二章 清醒

  时间在那一刻过得很慢,慢到到迟暖以为自己已经老去。迟暖就像一条死鱼一样,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旁边的萧君铭已经累得昏睡过去。迟暖虽然也累得双眼一直打架,可她却丝毫没有睡意。

  迟暖在等萧君铭醒过来,可现在看来萧君铭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了。现在萧夜恐怕是已经发现了,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赶回来,自己必须在他赶回来之前,把一切都完成好。

  迟暖用尽全身的力气撑起自己的身子,缓缓地移动到萧君铭的身上,贪婪地吸吮着他身上的冷梅味,轻轻地在萧君铭的耳旁说道:“谢谢你!”说完,苍白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是的,迟暖想起来了,想起自己那晚在寝室里是怎么度过来的,是谁在自己的耳旁说话。想着萧君铭对自己说的话,迟暖冰冷的心终于有了一丝温暖。

  如果说迟暖原本心中还有一丝遗憾的话,那么现在迟暖已经彻底想开了。即使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自己还是会选择这样做。

  迟暖低着头,朝着萧君铭肩膀上被自己咬得血肉模糊的伤口狠狠咬了下去。

  昏迷中的萧君铭吃痛地闷哼了一声,随即鼻子动了动,像是嗅到了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猛地睁开眼,警惕地盯着四周。

  当看到迟暖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时,萧君铭放下了心中的警惕,有些宠溺地看着迟暖。

  但下一刻,萧君铭就发现了迟暖的不对劲,尤其是看到自己和迟暖两个赤裸裸的抱在一起时,萧君铭眼睛立马变得通红,死死地握着拳头,忍着心中的怒火。

  可是当他的视线落在迟暖的没有一丝完好皮肤的身上时,萧君铭完全暴走了。

  “说,怎么回事,是谁允许你来的?”仿佛只要迟暖说出那个人的名字,萧君铭下一刻就会去杀了他。

  迟暖知道他是关心自己,不会伤害自己,所以并不怕他,只是一味地笑着,纵使牵动了嘴角的伤口,她也没有停止笑。

  萧君铭看着迟暖这个样子,心里犹如刀割一样,到底又是发生什么事了。这一刻,萧君铭渴望回到过去的自己,那个不可一世的自己,而不是现在什么事也做不了的废物。

  “乖,迟暖告诉我好吗?你这样让我很担心的!”萧君铭有些无奈道,语气中甚至带着乞求。

  迟暖猛地僵住了身体,自己是听错了吗?可为什么心好痛!

  迟暖搂着萧君铭的脖子,用力地把自己往上挪了挪,和萧君铭对视着,答非所问地说道:“我理解你不想让萧妈妈为你而去牺牲自己的幸福,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死了,萧妈妈还会有幸福可言嘛!”

  说完,迟暖就这样与萧君铭对视着,看着萧君铭眼睛中的自己,那还是自己吗?完全就是一个丑陋至极的女鬼。

  萧君铭怔了怔,他没想到迟暖会突然讲到这个,但他没有说话,他知道接下来才是事情的关键。第三章 真相

  迟暖低下头,她不想让萧君铭看到这样的自己,纵使他不嫌弃,她也不想,一刻也不行!就这样靠在萧君铭的胸膛上,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声,迟暖烦躁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如果你活了下来,或许萧妈妈还有可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但是如果你死了,萧妈妈恐怕也只会活在痛苦中,更别提幸福了。就像我现在做的事一样,……”迟暖突然停了下来身体不停地颤抖着。

  萧君铭感觉到身上人的颤抖,有些紧张地搂了搂怀中的人,一种不好的感觉萦绕在萧君铭的心里,他突然不想要听到真相,如果迟暖说出真相会让她如此痛苦的话。

  萧君铭想要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可迟暖像是知道一样,用手捂住了萧君铭的嘴巴,声音有些颤抖说:“为了让你继续活下去,我亲手让你把自己的孩子……呵呵!孩子,纵使生下来又能怎样,难道就让他生活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吗?可是……畸形儿又怎样,难道这是他的错嘛!”

  迟暖一下笑一下哭,整个人就像进入了癫狂状态。萧君铭也是被迟暖的表现吓着了,但当听到迟暖所说的孩子时,萧君铭整个人仿佛掉入了冰窟,全身瞬间冰冷得没有一丝体温。

  “所以,你拿我们的孩子来换我的醒悟,是吧!纵使我一辈子,都会活在亲手杀掉自己孩子的阴影中,你也要我活着,是吧!”萧君铭到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

  “对不起,我想我们的孩子不会怪我们的,因为他不会一个人待在那冰冷的世界!”所以你一定要替我们好好地活着。

  萧君铭是真的被刺激到了,以至于他更本就没有发现迟暖话里真正的意思。等他冷静下来,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时,迟暖已经用毛巾捂住了萧君铭的鼻子。

  萧君铭感觉到一股刺鼻的气味强硬地钻进了自己的鼻孔,本能地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丝毫力气,随即便昏了过去。

  “好好活下去!”迟暖轻轻在萧君铭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迅速地从床上下来,忍着浑身的酸痛,动作有些颤抖地穿好衣服,便一瘸一拐地走出了病房。

  刚好迟暖一出去,萧夜便赶到了萧君铭的病房。看着一片混乱的房间,萧夜有些恼火自己竟然中了迟暖的招。

  其实萧夜在飞机上时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可自己又不敢拿欧阳的事冒险,只好硬着头皮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欧阳那里。但当萧夜看到欧阳一副,你怎么来了的表情时,萧夜就知道自己是中招了。

  原以为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或许还有希望,但现在看来自己还是迟了一步。萧夜快速地查看了一下萧君铭的情况,发现他只是昏迷了,没有多大事,就立马拿起手机,迅速地拨打了一个电话。

  “迟暖就在医院附近,五分钟,告诉我迟暖的具体位置!”说完不等对方回复书名,就直接挂了电话。

  而当事人迟暖正在医院附近的一所大桥上,现在是深夜时分,周围除了路灯忽闪忽闪地,桥上一个人也没有。寂静得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什么东西从你的背后伸出一只手来,死死地抓着你的肩膀。

  迟暖就这样冷静地站在大桥栏杆的外沿,整个人瘦弱地恐怕连一阵风都能把她吹下去。天空中突然闪过一道闪电,随即霹雳声响彻了整个大地。

  即使这样,迟暖还是一副呆滞的样子,丝毫没有任何其余的表情。直到豆大点的雨点狠狠地砸在迟暖的脸上,迟暖才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宝宝,是你在叫妈妈吗?不要急,妈妈这就来了。

  说完,迟暖整个身体向前倾去,瞬间迟暖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向着黑漆漆的水里掉去。

  在黑夜中,迟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晚上,那个两人相遇的晚上。第四章 相遇

  刚入春的夜晚尤其的黑,乌云吞没了所有的星星,连月亮也是时隐时现。小街的路灯像鬼火般跳动,忽明忽暗。

  迟暖屏住呼吸,低头快步行走着。心中有些懊悔,早知道路上已经一个人也没有的话,打死自己也不要回去了。

  可是,室友晨星一个不敢住寝,硬是要自己回去陪她。原本今天已经说好的,晨星和尚梦俩人住寝。自己因为要帮学姐的忙,就直接住在学姐的租房里了。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尚梦的男朋友突然来到我们学校,说是给尚梦一个惊喜。惊喜算不上,惊吓倒是有。

  最终,晨星实在是受不了尚梦可怜的小眼神,大发慈悲地送走了俩尊大佛。可最后,却发现自己一个人实在不敢睡,这才不得已叫自己回去陪她。

  其实也不能怪她,她本来就胆小。再加上,上次寝室的人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把当下最恐怖的电影《索魂》给看完了。吓得那一晚,三个人都是挤在一张床上睡得,也幸亏三人够苗条。

  也许是注意力被转移开了,迟暖心里也就不怎么害怕,胆子也大了起来。可下一刻,迟暖的小心脏差点崩溃,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迟暖吓坏了,全身僵硬的不行,双腿像是扎了根似的,怎么动也动不了。脑海中不由自主地狠狠恶补了一下《索魂》中的恐怖情节,这下迟暖真得是被吓哭了,身子一软,就坐在了地上。

  迟暖紧紧抱着双腿,整个身子都蜷缩着。好像这样就能与世隔绝,再也不用再面对现实了。

  这是她从小就惯用的手法,有多久再没有用过这招了。好像是自从那个家彻底散了之后吧!也好像是自己被彻底被抛弃的时候。

  “这是你自己要的孩子,现在你不想要了,就把她丢给我,你还是暖暖的母亲吗?”

  “谁叫我那时太傻,竟然会以为,你会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告诉你,想要我帮你带孩子,你自己就在外面跟狐狸精逍遥,你做梦!”

  “吭!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你们公司的那个小白脸的事!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还会有感情。现在我都怀疑这个孩子是不是我的?”

  “你”

  记忆就像一幕幕电影,回放在迟暖脑海中。迟暖胸口感到一阵窒息,心中刀割一般的疼。只感觉身体变得麻木,天越来越暗,越来越冷。

  四周的一切,都沉寂得使人想要歇斯底里地呼唤一些东西,来掩饰这无垠的,令人痛苦的空寂。

  一阵阴风刮过,迟暖猛地从痛苦的深渊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就像着了魔似的,跌跌撞撞地朝着那个声音走去。

  一种发自内心的渴望。让迟暖心中顿时平静了下来。仿佛那个声音不在是恶魔的化身,而是自己的救赎。有那么一刻,迟暖想要放弃自己的生命,不想再这样苟延残喘地活着。

  当迟暖在生与死的边界线上徘徊时,那个声音像是在指引着迟暖般,硬是把处在崩溃边界的迟暖,给生生拉了回来。

  夜就像怪兽一样,张着黑洞洞的大口,把迟暖彻底得吞了进去。最后,迟暖几乎是狂跑过去的。

  打开手机手电筒,这里是一片草地,周围干干净净的,什么东西也没有。除了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着的男人。

  想着声音应该是这个男人发出来的,而不是一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迟暖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快速跑了过去。

  “你没事吧!要不要、、、啊!”迟暖以为他是受伤了,刚想要打急救电话,却被他猛地扑倒在地。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嗯”迟暖用手死死地低着男子的胸膛,想要挣扎着推开他。但这点力气对男子来说,没有丝毫威胁。

  “求求你!放开我!呜呜”迟再怎么迟钝,也知道接下来将要经历什么,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买。

  “不不要,求求你!”当男子疯狂地撕扯着迟暖的衣服时,迟暖真得害怕了。尤其是感觉到,那顶在自己大腿根处的硬物时。迟暖嘶哑着喉咙苦苦哀求着,希望能够换回男子的一丝理智。

  但当男子彻底扯下自己的底裤时,迟暖心中感到绝望。紧接着,硬物直接闯进了自己的身体,毫无犹豫。

  迟暖只知道自己的下体,已经疼的麻木了。身体像是轻飘了起来,似乎彻底脱离了自己的身体,浮过黑暗。在那一刻,迟暖好像听到生命在急切地远离自己,与空寂的死亡融合在一起。

  风轻轻地刮着,把男子的喘息声和迟暖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的求救声,死死地纠缠在一起,带去很远很远!

  第五章 抑郁症

  迟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急剧下降,五脏六腑都似乎要冲出口腔。突然,黑暗开始动摇,缓缓地旋转,直到自己彻底晕过去。

  迟暖在昏睡中,觉得全身酸痛不已。尤其是下体,更是犹如被撕裂了一般的疼。

  迟暖缓缓睁开眼,只觉得眼前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支撑着想要坐起来,浑身却没有半点力气。

  “不要乱动,小心针头!”严寒有些紧张地按住迟暖的肩膀,防止她乱动。

  看着这个跟自己孩子一样大的孩子,昨天晚上却遭受了这样的事,心中有些心疼。要不是,周围的居民听见了她的求救声,她恐怕是凶多吉少。但当居民赶到时,她已经被那个混蛋给玷污了。

  迟暖刚醒过来,还有些迷糊,直到身边的人说话,才发现穿着警服的严寒。这下迟暖彻底清醒了过来,记忆犹如汹涌的洪水般,全然不顾迟暖的意愿,疯狂地涌进迟暖空白的大脑中。

  一切就好像是一场噩梦,但身上的疼痛却在无时无刻地提醒着迟暖,这一切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但下一刻迟暖却冷静了下来,相比小时候的事而言,这件事让迟暖受到的,只不过就是肉体上的伤害而已。

  往往最大的伤害不是来自陌生人,而是你最爱的亲人。明明是在割断迟暖的心弦,却总是一副爱自己的样子。可自己却还是接二连三地选择相信,选择原谅。

  原以为自己早就放下了,可当迟暖看到眼前这个女警官怜惜的眼神时,迟暖感到了一阵窒息。

  明明她的眼睛是紧紧地盯着自己,可迟暖却看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顿时,迟暖只觉得那充满母爱的目光很刺眼,因为那是迟暖从未得到过的。

  迟暖受不了那肆无忌惮的眼神,缓缓地闭上眼。喉咙犹如火烧般,但还是强迫自己嘶哑地开口说道:“ 你出去!我想要静一静。”

  还未等严寒开口说话,迟暖就有些慌乱的用被子盖住自己,任由眼泪打湿枕巾。”那好吧!等下我再来。”严寒有些诧异,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出去了。

  “严队,你怎么出来了。那个女孩子还没有醒来吗?”王涛有些困惑,不应该呀! 医生说她只是由于下体受伤,而引起的发烧而已,怎么会还没醒。

  “已经醒来了,先让她好好静一会吧!等下再来问。”看着呆住的王涛,严寒也能够理解。

  像以往类似的案子,受害人醒来之后都是大吵大闹,没有一刻是安宁的。所以当真正碰到冷静的时,他们反倒感到不习惯了。

  其实在迟暖看向严寒时,严寒是感觉到了,女孩眼中的愤怒和悲伤。但下一刻,又好像泡沫一般消散了。严寒不理解,到底是什么让这个女孩子平静了下来。

  严寒透过窗子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迟暖,此刻女孩平静的让人都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啊!已经醒过来了,怎么里面…….”王涛回过神来,追上严寒有些不解的问道。

  “那个男子怎么样了?”没有等王涛说完,严寒直接问

  “还没有醒过来,不过已经通知家属过来了。”像是习惯了严寒的无视,王涛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很快就把刚得到的消息告诉了严寒。

  “不过…….这个男子的背景有点复杂。”王涛想了想还是将咔在喉咙里的话说了出来,说完下意识瞧了瞧严寒。

  严寒皱了皱眉,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对了,那个女孩的精神好像有些问题。”为了避免血光之灾,王涛赶紧转移了话题。

  “什么?”严寒有些震惊。

  王涛咽了咽口水,擦着汗继续说道:“我们在现场找到她的手机,但是里面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有没有可能是新买的,或者不是她?”严寒有困惑,冷着脸说道。

  “不是,手机已经有些旧了不是新的,而且手机上的指纹确实是她的。”其实刚开始的时候,王涛也感到很不解。但转念一想,就觉得这个女孩有点问题,所以他又特地跑到精神科去问了一下。

  “医生说她这是严重抑郁症的表现,应该是她小时候……受过什么精神创伤,导致心里有阴影。”王涛缩了缩肩膀,声音越来越小。严队,小子只是一个传话的,你这是要用眼光杀死我嘛!

  纵使周围寒气越来越重,王涛还是冒着生命危险开口说:“医生还说像她这种情况是很危险的,任何事物都有可能刺激她自杀。”说完,王涛就以去调查为借口,转身就逃了。

  “抑郁症?”严寒自言自语地说道,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眉头皱的更加紧。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1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