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纯纯的心动小说夏安好霍祈尊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纯纯的心动小说夏安好霍祈尊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高跟鞋卡住了!

  纽约繁华的街道。

  夜色正迷离,街道上面彩色的招牌正陆续闪烁,夏安好跌跌撞撞的从地下酒吧出来,初秋微凉的夜风吹来,周身有些冷,她裹了裹身上的黑色貂皮披肩,想要拦辆的士回酒店。

  却不想刚往前就几步,脚下的那双黑色高跟鞋就卡在了井盖里,死死地拔不出来。

  “靠——”

  夏安好低咒一声,迷离细长的眼眸微微眯起,想要用劲将鞋跟拔出来,但是转念一想,却又放弃这个想法。

  倘若鞋跟断掉,她就得赤脚回酒店了,先不说这里的路粗糙难走,这条街道里自己下榻的酒店怎么着也得隔个两三条街区,要是光着脚走回去,自己的脚后跟肯定会被磨破。

  算了,她烦躁的揉揉卷发,还是找个人帮忙吧,最多多给些酬劳。

  正胡思乱想着,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稳稳的停靠在她旁边,车子刚刚停下,就有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下车,打开了后座车门,几人的耳朵上都有无线耳机,像是保镖。

  这些亚洲面孔看起来面色不善,找他们帮自己拔鞋跟,应该不成吧?

  夏安好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后车厢就钻出个健硕修长的男人。

  男人的身材很完美,格外挑人身材的黑色风衣被他穿上也格外的霸气迷人,夏安好顺着男人修长的双腿向上看去,就看到了男人那张俊美冷峻的面容。

  心脏,瞬间像被什么狠狠咬了一口。

  自小生活在上流社会的夏安好见过不少样貌出众的男人,“帅哥”“美男”这两个词对她来说几乎已经免疫,但是这个陌生男人的脸,却仿佛带有磁力,将她视线深深吸引过去。

  男人有一双深邃如野兽的眼眸,带着难以窥探的深沉,两道英气十足的剑眉紧紧蹙起,微抿的薄唇形状完美,带着致命的诱惑,站在夏安好的视线看去,正好能够欣赏到被灯光衬托出的男人线条俊美精致的脸颊。

  “总裁,今晚的交易就在一号酒吧。”

  这人是中国人?

  听到一个黑衣男人吐出流畅的中文,夏安好这才回神,有些惊讶的挑起秀眉,同时有些安慰。

  既然同是中国人,帮个忙应该不在话下吧?

  男人淡淡的颔首,刚想要移步带着手下离开,抬起的冷淡眸光却不经意撞上夏安好的视线。

  记忆顿时仿佛潮水般涌来,狠狠地刺激原本冰冷麻木的心脏。

  瞬间,男人再也移不开脚步,而是站在原地,居高临下的睨着处境尴尬的夏安好,眸色复杂纠结。

  旁边的黑衣男人交换一个眼神,满心的疑惑。

  原本一向冷淡矜贵的总裁今儿是怎么了?怎么看到个女人就走不了了?

  纵然这女人长得很美,却也不至于看这么久吧?

  “总裁,需不需要我们把这女人叫回去?”

  男人迅速将眼神收回,瞥了凑过来的黑衣男人一眼:“不用。”

  他走到夏安好面前,垂眸望着被夏安好被死死卡住的黑色高跟鞋:“需要我帮忙么?”

  此话一出,那群男人顿时坐不住了。

  他们老大一向阴狠冷漠,什么时候这么爱助人为乐了?

  “需要!”夏安好巴不得有人救她出困境,听到男人的问话,立马点头道,“我的高跟鞋卡住了。”

  男人俯下身,大掌握住夏安好纤细的脚踝,不怎么费劲就将高跟鞋给拔出来。

  “谢谢。”

  “不客气。”男人深沉的黑眸望着夏安好唇角挽起的弧度,也跟着牵起薄唇,“需不需要我送你一程?”

  这……不好吧?

  夏安好看了眼男人停靠在旁边的林肯,心中有些犹豫,虽然这男人气质尊贵,相信也不是什么心术不正的人,但是这毕竟是在国外,还是跟一个陌生男人,实在不好放下戒备。

  仿佛看出夏安好的纠结,男人淡淡的道:“我方才闻到你喝了酒,你一个女人家在纽约红灯区很容易出事。”

  “那就麻烦你了。”

  男人说的也正是夏安好的疑虑,再墨迹也是矫情,便点头答应下来。

  望着女人跟自家老大钻进车厢,几个站在外面的黑衣男人征愣半晌,这才想起来今晚还有要事,便连忙张嘴,想要提醒男人,却不想男人早有预料,对着口型说了两个字。

  “推掉。”

  车厢内放着轻音乐,既温暖又舒适,夏安好蜷缩在真皮座椅内,刚开始还很紧绷,发现车子一直在朝着自己酒店的方向驶去,便渐渐放下心来,满身疲惫加上酒精作祟,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感觉到身边女人呼吸沉稳,男人别过俊脸,对着司机说道:“改道,回我下榻的酒店。”

  “可是霍先生……”司机诧异,“刚才这位小姐不是说要去索菲亚……”

  他刚想要说下去,却从镜子内望到霍祈尊渐渐收拢的唇线,立刻乖乖噤声。

  车子立刻打转,左拐向偏离的方向驶去。

  “崇左……”

  女人的红唇内溢出模糊的名字,引起霍祈尊的注目,他拧起眉,看到她今晚上不知灌了多少酒,脸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不像她平日里的傲然孤冷,格外的娇俏,想让人咬一口。

  视线顺着女人姣好的面容下移,霍祈尊的眼神却又越发阴鸷。更多精彩,尽在评论区。

  夏安好里面穿着件黑色的紧身短裙,将她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衬得更加性感,圆润的肩头披着黑色貂皮披肩,露出的优雅锁骨和颀长脖颈却更加魅惑,配上她海藻般的卷发,更是惹火。

  真是该死……

  霍祈尊恨恨的俯身在她娇嫩的唇瓣上啃咬一口,竟敢穿成这样去诱惑其他男人,看回去不好好收拾你!第二章。不放我走就阉了你!

  夏安好却依旧沉浸在梦境中,就连自己被抱下车都不知道。

  “滴——”

  紧锁的房门发出轻响,自动打开,男人轻松地抱着怀中眉眼安然的夏安好走进房间,顺便踢上门。

  而后,夏安好就被粗暴的扔到床上。

  紧接着,男人健硕沉重的身躯就覆了上来,凉薄的唇瓣狠狠吻住她的唇,没命地纠缠厮磨,带着浓重的想念和欲望,让夏安好在梦境中都有种窒息感,有种被吞噬的错觉。

  “崇左……”

  霍祈尊伸手脱掉衬衣时,夏安好双唇中吐出模糊不清的名字,让他心头一紧,黑眸刚有发怒的征兆,女人的双臂却伸过来,缠上他的脖颈,玲珑的身形反将他扑倒在身下。

  “崇左……”夏安好迷醉的眼眸望着霍祈尊阴沉的俊脸,笑得格外迷人,“给你打了二十多个电话都不接,刚想着你是不是在忙,你就来纽约找我了……”

  呵,这女人真当是不想活了。

  霍祈尊伸手钳住夏安好的曲线优美的脖颈,压抑着欲望的赤红双眸狠狠地瞪着身上人:“夏安好,你看清楚我是谁!”

  “你……你不就是我的崇左吗?”

  “夏安好,你找死!”

  男人怒吼出声,不等夏安好思索,便重新将她压制在身下。

  夜景繁华的纽约。

  简约却不简单的豪华公寓内,满是都是暧昧的气息。

  夏安好撑着酸软的身子从床上坐起,看了看空寂的房间,脑袋有瞬间的懵懂。

  乱杂的床铺,陌生的房间,空气里弥漫的荼蘼味道,从脖颈蜿蜒向下的红痕,床单的那么暗红……

  奶奶的,她这不就是典型的一 夜情吗?!

  夏安好脑子到底转的快,清丽脱俗的小脸上表情冷静,迅速捡起衣服来穿,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

  修长笔直的双腿迈出,夏安好的视线不由自主被吸引过去,眼神顺着男人的长腿蜿蜒向上,顺着包裹在高级休闲装的健硕身躯,微微露出的性感锁骨,便看到了男子的脸。

  男人气质优雅尊贵,俊逸的脸庞上的两道黑眉拧起,精锐深沉的眼眸微垂,高挺的鼻梁和性感好看的薄唇无不透露出他致命的魅惑,熟悉和陌生交融,说不出的感觉。

  “想跑?”男人冷哼。

  夏安好微微一愣,昨晚的记忆潮水般涌来。

  紧接着,如画的眉眼溢出愠怒:“怎么?你还想非法拘禁不成?”

  她纵然是名媛千金,但也不代表接受不了一 夜情,没上赶着向他索要精神赔偿就算了,这人还想怎么样?

  非法拘禁?

  霍祈尊怔住,接着嗤笑道:“倘若我真有心把你给留下,谁都带不走你。”

  “你究竟想怎么样?”

  夏安好黑亮的眼眸内显露出愠怒,她看了看这所设施一应俱全的总统套房,接着眼神一动,无意间瞥到茶几上的一把锃亮的水果刀。

  被光线一照,锋芒刺目。

  她心念微微动摇,双眸戒备的盯着面前这个优雅如豹却又散发着致命危险的男人,动作小幅度的偷偷的向茶几靠拢。

  霍祈尊没注意到夏安好的小动作,俯身捡起地毯上遗落的黑色蕾丝小内内,勾在指尖晃了晃:“黑色蕾丝,我喜欢。”

  夏安好刚才只想着匆忙离开,忘记了这件最重要的内衣,却不想此时此刻,竟然被他捡起来了!

  “你混蛋——”

  霍祈尊不置可否,反而勾起唇角:“怎么说我跟你也睡过一晚,以后跟我,怎么样?”

  “你做梦!”将刀柄紧紧攥在手心,夏安好狠狠瞪着面前邪肆的男人,语气冷静得出奇,“男女之间寻欢作乐很正常,在中国都能被人接受,更不用说这是纽约了,我告诉你,我在中国有未婚夫,所以你不要再产生什么妄想!”

  霍祈尊的眼眸暗了一下:“如果我说,我非要把你留下来呢?”

  话音刚落,鼻息间迅速掠过熟悉而撩人的淡淡香气,紧接着,一个冰冷尖利的东西就抵在他的下身。

  “你要是不放我走,我就立刻阉了你!”第三章 让你回归自我!

  听到女人威胁的话语,霍祈尊非但没恼怒,反而眉眼间展出笑意。

  有趣。

  “来吧。”他摊开掌心,含笑的凤眸睨着夏安好,表示自己不会反抗,“你要是舍得,你就下手,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反抗。”

  明明处于下风,但霍祈尊的“退让”却像是在看着毫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在玩耍,傲然的唇角在夏安好看来就是赤裸裸的嘲笑,只让她感觉到恼怒和面前男人极强的自信。

  她恼羞成怒:“你真以为我不敢?”

  “没有哪个女人会对自己一生的幸福下手……”霍祈尊戏谑的话还没说完,夏安好便立刻捅下去,刀尖还没刺破衣料,手腕就被极大的力量给钳制住,痛得她顿时松手。

  男人的怒吼在耳旁响起:“你还真狠得下心?!”

  “我有什么狠不下心的?”手腕处传来的痛楚让夏安好冷汗涔涔,红唇却还是挽起轻蔑的笑,“你那玩意留着也是祸害女人的,到还不如让我给割了,好让你回归自我!”

  回归自我?

  霍祈尊的俊容越来越阴沉,她把他当太监了?

  “真可惜,你没这个机会。”

  男人的大掌迅速钳制住夏安好的脖颈,掌心触到她细腻的肌肤,却舍不得用力,生怕会让她喘不上气来,一双鸷伏着危险的双眸无温度的看着他,眸底的情绪复杂纠缠。

  男人的怜惜却成为夏安好的武器,她瞅准了时机狠狠踹向他的下身,趁着男人闪避的时候,立刻捡起地上的水果刀,眼神里面带着坚毅和冰冷。

  这次,刀尖却是对准她自己的心口。

  只要使劲用力,那颗鲜活跳动的心脏就会被刺穿。

  霍祈尊的瞳孔尖锐地缩小,额头的青筋乍现:“夏安好,你疯了是不是?”

  这女人对他狠也就算了,竟然连自己都敢下手?!

  她就那么想要飞回中国,飞回那个男人的身边?!

  夏安好表情决然冷漠:“既然知道我有那个胆子下手,你就立刻把我给放走,我看你有钱有势,相比在中国也是个有背景的,相信你也不想因为非法拘禁弱女子还逼迫人家自杀的新闻吧?”

  其实夏安好话说的狠绝,只是吓唬吓唬面前的男人。

  识相的,就赶紧放她走!

  奢华的总统套房内顿时因为夏安好的一席话而寂静下来,几秒钟之后,又迸发出怒吼:“滚——”

  夏安好自出生以来就被放在手心里面捧着,自然没有人敢对她说这个字,第一次被别人这样说,夏安好非但不恼怒,反而有着侥幸和窃喜。

  她迅速收拾好东西,步伐轻快地走到玄关,忽然想起了什么,扭头对着俊脸阴沉的霍祈尊嫣然一笑。

  “再见,一 夜情先生。”

  说完,夏安好便打开门扬长而去。

  想到方才夏安好狡黠的眼神,霍祈尊恨不能将她重新捉回来摁在床上狠狠折腾。

  他垂眸望着指尖燃着的烟,双眉紧紧的拧起,心都已经飞回中国,他要是再把她留在这,又有什么用?

  沉思良久,霍祈尊唇角缓缓勾起抹弧度,他拿起手机拨出去。

  “总裁,有何吩咐?”

  “帮我去查查一个叫夏安好的女人什么时候启程回国,顺便,也帮我订那一程次的航班。”

  “是。”

  舒适的机舱座椅内,夏安好摘下墨镜,双眸困倦的半睁半眼,望着身旁的空座椅出神。

  马上就要回国,马上就能够见到秦崇左了,她本来应该雀跃万分,却因为那场荒谬的一 夜情,竟然连女人最宝贵的东西都给丢了!

  夏安好自认不是个传统的女人,现在初次和非初次对她而言并不重要,只是一想到那男人邪肆的面容和她那双带着狼 性的眼眸,她就膈应。

  正出神,视线中忽然撞进一双带着戏谑的深邃凤眸,眸底透露出的狼 性让一向都淡定自若的夏安好猛然心惊。

  与此同时,耳边响起低沉暧昧的声音:“真巧,在这都能遇见。”第四章 就凭你跟我睡过!

  男人修长的手指勾起墨镜,完美的展现出他修长身材的白色休闲装,那样的颜色却依旧能将男人那股子气场勾勒出来,线条精致而尊贵优雅的面容,不是那晚的一 夜情先生还是谁?

  夏安好深呼几口气:“你为什么会在这?”

  “因为我要回中国。”

  简直废话!

  “我是说,你为什么坐经济舱。”

  夏安好的双眸扫视着男人从头到脚的大牌,单单是他身上那件外套就要五位数,更不用提定制款了。

  别说是商务舱,就算包下整架飞机来,对这个男人恐怕都不为过,让夏安好如何能相信他们只是碰巧遇见,还碰巧坐在同一处?

  霍祈尊故意扭曲夏安好眼神中的含义:“怎么?是不是我就算穿着衣服,你也能回忆起我没穿衣服时的样子?”

  其实霍祈尊的身材当真是完美,宽腰窄臀,腹部的肌肉恰到好处的展现性感,既不多余累赘,又不会太过瘦弱忧郁,穿衣有肉脱衣显瘦,是比模特还要更加合适的的衣服架子。

  脑海中放烟花似的炸出某些画面,夏安好脸颊猛地烧热,干脆扭过脸去望着窗外,懒得再理他。

  单单嘴上说说就受不了了?

  霍祈尊挑起眉,舒适的坐到椅中,清俊的眉眼内尽是慵懒。

  飞行了三个小时,空姐就开始派餐。

  飞机餐很普通,但夏安好从小的教养和利益束缚着她,衣领内掖着垫子,细嚼慢咽,吃相很是优雅,男人冷峻的眉眼瞥过去,看到她正鼓起脸颊咀嚼,眸底渐渐柔软。

  “你总看着我做什么?”夏安好握紧叉子,生怕自己一个暴怒就将这尖锐的叉子刺进霍祈尊的喉咙。

  这男人的眼神太过邪肆深邃,像是野兽一般带着野性,却又掺杂着些许看不懂东西,盯得人后背发麻。

  夏安好最烦这样难以猜琢的眼神,登时就冷起小脸。

  “把你手机号码给我。”

  “你说什么?!”

  “我说,把你手机号码给我。”望着面前小女人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霍祈尊又重复了一遍,“我说话不喜欢重复第二遍,你给我记好了。”

  “我凭什么要给你?”

  “就凭你跟我睡过。”

  “呵。”夏安好涂着法国红的指甲慢慢紧收,冷嘲热讽道,“我凭什么要给你?这位先生,你追女人的套路也未免太过老套了,我一 夜情的人多了去了,要是给,我是不是还得编套号码簿?”

  霍祈尊淡淡的敛起笑,好心提醒夏安好道:“你是初次。”

  失身的事实再次被提起,还啪啪打脸,夏安好顿时就怒了:“是第一次又怎么样?”

  “不怎样。”

  早就预料到她会抗拒,男人并没有再激她,反而轻扬起嘴角。

  就算夏安好不给,他也会轻而易举地将她的号码拿到手。

  飞机飞行的过程中,由于夏安好跟霍祈尊相隔距离很近,为了避免再跟他发生什么不必要的尴尬摩擦,夏安好干脆将脑袋别向窗外,不去看他那张蛊惑人心的俊颜,等到下了飞机,脖颈却像是被人生生拧断。

  拎着行李箱离开机场,夏安好在停车场内寻找自己之前停放的那辆车子,一辆豪华商务车从面前驶过,半露的车窗内,俨然是之前与她亲密接触的那个男人——霍祈尊。

  霍祈尊也看到了夏安好,意味深长的勾了勾唇角,便看到夏安好伸出纤细的中指,眼眸里满是飞扬的傲然和不屑,接着,立刻拖着自己的行李箱扬长而去,只留下高挑的背影。

  男人望着窗外半晌,才收回视线。

  充当司机的助手陈统坐在座位上,一直没听到霍祈尊发话,便疑惑的扭头看向后方,却发现霍祈尊一直看向一个正在与他们背道而驰的女人。

  这身影……怎么那么眼熟?

  陈统眯了眯眼睛,仔细看了看那越来越小的身影,半晌,才不可置信的张大嘴:“总裁……那女人是……”

  “开车。”淡漠的打断陈统的话,男人狭长的眼眸轻阖,吩咐道,“回公司。”

  陈统暗暗咂舌,看来,总裁是不愿意再提起她来了啊!

  也对,毕竟那女人已经失忆多年,就算再想起来以往的那些事,也只是徒劳。

  夏安好回到家,便见吴妈迎了上来:“大小姐总算是回来了,怎么去了这么些天哪?可真是急死我了!”

  “本来很快就能解决的案子,那些蓝眼人非要一拖再拖,这才回来晚了。”夏安好望着吴妈眼角细碎的皱纹,心头涌上暖意,“您用不着这么担心我,这不,我还给您带了礼物呢。”

  说着,她从行李箱里拿出在机场买的伴手礼,顿时就让吴妈捧在手里不撒手。

  “对了吴妈,崇左呢?”

  想起自己在美国的日子里给秦崇左打得无数个电话,他都没有接,夏安好便有些急切,生怕他会遇到什么事。

  第五章 一见钟情是眼瞎!

  “秦少爷这几日一直都在公司忙,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会议,每晚都是凌晨才回来,每次出去又特别的早……”

  秦崇左是夏安好的未婚夫,两人订婚已经有三年,秦崇左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因为能力出众,被夏振国收为上门女婿,帮助他在夏氏处理事务。

  听到吴妈这么说,夏安好便稍稍放心。

  “不过大小姐……”吴妈面露难色,为难的道,“有些话您不爱听,但是到底秦少爷不是自家人,公司的事,还是让他收敛着好……”

  夏安好抿起红唇:“吴妈,崇左是我未来的丈夫,怎么能说不是自家人呢?”

  话说到这个地步,也就预示着夏安好已经有些不悦,吴妈低着头擦了擦手,不再说话。

  他们家大小姐的性子,她是在了解不过的,虽然冷傲淡泊,但是对自己喜欢的人却格外的袒护。

  尤其是秦崇左,更是无比的信任。

  “吴妈,前几日我打电话订的牛排呢?”

  “在厨房里呢。”吴妈帮夏安好接过东西,笑着指了指冰箱,“空运过来的菲力牛排,秦少爷最爱吃的。”

  夏安好点点头,动作利落的扎起一头蓬松的卷发,洗了洗手,准备给秦崇左做午餐送到公司里。

  她原本对厨房料理一窍不通,却为了能让秦崇左即使吃午餐,零基础学厨。

  吴妈望着夏安好在厨房里面忙碌的纤瘦背影,既喜悦又担忧,摇了摇头,离开了厨房。

  夏氏。

  酒红色的玛莎拉蒂张扬的堵在门口,将进进出出的职员堵得手足无措,刚想要骂,眼神在瞥到从驾驶座上开门出来的女人时顿时萎靡下去。

  原来是夏大小姐的车,难怪会这样大大咧咧的堵在正当中呢……

  以她的性子和夏振国对她的宠爱程度,就算把这车停到会议室里去,也不为过。

  夏安好拎着便当盒,挺翘的鼻梁上架着墨镜,踩着高跟鞋走进厅内,靓丽的身影瞬间吸引了众人目光。

  总经理小梁看到了夏安好,脸色顿时吓的灰白。

  他急忙冲过去,拦在刚想要乘坐电梯上去的夏安好身前:“大小姐,您……您这么快就从美国回来了?”

  “嗯。”

  夏安好对外人一向是简洁淡泊,小梁被那简单的“嗯”给堵得说不出话来,却又不敢让夏安好上楼,只好硬着头皮堵在她前面。

  真是该死,这夏大小姐怎么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啊?!

  夏安好越过身子僵硬的男人,想要进电梯,却不想她刚一挪动,小梁就像是故意跟她做对一般拦住她。

  纵使夏安好再怎么淡定,也忍不住发话。

  她摘下墨镜,冷冷的视线望着他:“你今儿又犯什么病?”

  “大小姐……”小梁冷汗涔涔,躲避着女人审视的眼神,“总经理正在开重要会议,不方便您上去。”

  话说到最后,音量弱的他自己都快要听不清楚了。

  “有什么会议是我不方便看的?”

  夏安好不以为意,又往前走了几步,却不想他还是雷打不动的拦在她面前,声音不免凌厉:“让开——”

  小梁打个哆嗦,虽然夏安好是个大美人没错,可是这性子也是有名的没耐心,再加上从小就像公主一样被骄纵着长大,发起火来谁能hold住?

  “大小姐,我……”

  “我什么我,有话就快说!”

  平日里小梁不会这样反常,就算是再迟钝的人就会看出端倪,夏安好自然也察觉出不对劲,秀眉紧拧:“我是夏氏的继承人,有什么事情能瞒住我?”

  说完,就要去问其他职员。

  “大,大小姐……”小梁脸色突变,连忙拦住她,“实话跟您说了吧,您不在的这几日,秦总经理联合股东架空了总裁的实权,现在总裁已经失踪多日了,夏氏……夏氏……”

  心头像是活活被削掉块肉,夏安好眼前一黑,厉声道:“夏氏什么?”

  “夏氏……夏氏是秦总经理的了!”

  总裁办公室内。

  “呃啊……总裁……”

  女人娇媚的嗓音在耳畔流转,将原本肃然的室内气氛熏染得分外暧昧,秦崇左将身着暴露的女人搂在怀中,一双如墨般深沉的眼眸带着邪气,却时不时的别向门外。

  算算时间,她应该快要过来了。

  呵……

  秦崇左勾起薄唇,手指在女人暴露出的细腻肌肤上来回摩挲,引得身下女人更加热情的回应。

  夏安好,过了今天,你的人生将会被我彻底的颠覆。

  夏安好刚进门便看到这幅景象,她最心心念念的未婚夫,此刻正在跟另一个女人甜蜜厮磨,地毯上两人的衣物纠缠难分,不用动脑子就能够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那对凌乱的衣物里,还有夏安好亲手给秦崇左挑选的阿玛尼衬衣。

  夏安好凌厉的视线别至办公桌的水晶名牌上,那上面依旧镌刻着他父亲的名字,可是此刻坐在宽背椅子上的人,却变成了父亲一直器重的人!

  她爱他,给予他地位和金钱,但是他却负了她,甚至还夺了她父亲的权,与其他女人在办公室里厮磨!

  这么大的屈辱任谁都受不了,更何况是气性高傲的夏安好!

  夏安好冷着脸,冲过去将那个女人从秦崇左身上揪下来,二话不说遍狠狠的给她一巴掌。

  “啪——”

  女人的脸颊上顿时隆起红肿的手印,她哭叫着:“秦总,把这个疯女人拉开!”

  秦崇左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慢条斯理的将衬衣捡起来穿好,而后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望着两人,像是在看好戏的姿态。

  一听到“秦总”这二字,夏安好难忍恨意,双手掐住女人的脖颈:“秦总?我告诉你,夏氏的总裁只有一个,永远都是我父亲!”

  “呃啊啊——”

  夏安好以前练过擒拿术和散打,力气比一般的女人都要大,这次更是下了死手,女人的颈骨像是要被活活勒断一样疼。

  她双手无力的抓着,双眼绝望的看着秦崇左,求救的意味明显。

  秦崇左冷眼看着女人的脸色渐渐变成紫色,适时开口:“夏振国已经因为逃税潜逃,你的烂摊子够多了,还想再摊上杀人的刑事责任么?”

  一句话,女人残破的身子立刻被抛在地毯上。

  “咳咳咳——”女人像是得到特赦令,立刻手脚并用的爬出去。

  原本就空阔的房间里,顿时只剩下秦崇左和夏安好两个人。

  逃税潜逃?

  无商不奸,夏安好明白,但是夏振国一直藏的好好的,为什么会被无缘无故揪出来?

  那些机密的事情,除了秦崇左这个被他委以重任的女婿,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

  夏安好孱弱的肩膀颤抖,原本的明眸被恨意覆盖:“秦崇左,我父亲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对我们夏家赶尽杀绝?”

  “呵,赶尽杀绝?”

  男人的薄唇中细细咀嚼着四个字,突然,他绽出冷笑,将摆在办公桌上的一沓纸狠狠的扔在夏安好的脸上。

  “夏安好,我对你们夏家做的这些事,远不及夏振国对我父母做的千分之一!赶尽杀绝?你们有什么资格说这四个字?”

  白纸黑字撒落了满地,夏安好的脑袋里面一片混沌,她连忙蹲下身子捡拾着纸张,那样卑微的姿态,是她以前永远不屑的。

  秦崇左居高临下地望着小女人瘦弱的背影,心头却丝毫没有复仇后的快意,反而,像是被抽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只觉得可怕的空洞。

  夏安好双手颤抖的翻阅着那些纸张,原本拼命压抑着泪水的眼眸,却在看到上面的字句后睁大。

  泪水顿时争先恐后地涌出来,砸在纸上。

  秦崇左望着夏安好蜿蜒至下巴的泪水,抑制住想要帮她拭去眼泪的冲动,冷笑着上前:“你知道么,当初我父母被夏振国害死的时候,我也会哭。”

  夏安好楞楞地看着纯白的纸被濡湿,雕像一样不知该怎么反应。

  “当初夏振国为了得到市场和机会,在车子上动手脚,让我爸妈横死荒野,而他名正言顺的时候将股份夺过来,成就了今日的夏氏。”

  秦崇左走到落地窗前,淡漠的眼眸俯视着高层以下的市中心:“他踩着我父母的尸体,创造了今日的商业帝国,而我借着他的女儿进入夏氏,夺回原本属于我父母的一切,这不过分吧?”

  “所以,你的出现只是为了复仇?”夏安好声音颤抖,抑制不住的愤怒。

  秦崇左并没有说话,但俊脸上的神情却已经昭示了答案。

  呵,真是可笑……

  夏安好可笑的牵起笑,亏她还以为自己终于寻觅到幸福,傻瓜似的为他改变自己。

  原来,这都是在为了秦崇左的复仇做嫁衣!

  “你知道么,夏振国曾跟我说过一句话,我永生难忘。”秦崇左转过身,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夏安好,眼神陌生冰冷。

  夏安好死死的咬住唇瓣,无论那句话是什么,她都不想要知道!

  像是存心不想让夏安好好过,秦崇左弯下身子,大掌钳制住她尖巧的下巴,逼她对上自己的视线。

  他存心想要折磨夏安好的意志,一字一句地道:“他说,无商不奸。”

  无商不奸。

  这就是夏振国对自己为了建立帝国,而害死秦家夫妇的最好解释。

  秦崇左的脸一如以往的俊美非凡,夏安好神情冰冷的看着他,依稀能够想起当年她见到他的第一面,心就像是瞬间找到归属,毫无保留地送给了这个落魄却又像是童话人物的男人。

  她原本信奉一见钟情。

  却不想,只是她当初瞎了眼。

  夏安好伸手打掉秦崇左的桎梏,语气坚定冷漠:“既然你得到了你想要的,我也无可厚非,只是秦崇左你记好,夏氏我早晚都会夺回来,我早晚会把你踩在脚下,不信,你尽管等着看。”

  夏安好这席话毫无以前对秦崇左的留恋和珍惜,像是个从来没有交集的仇人,有那么一刹那,秦崇左差点忘记了夏安好是爱着他的。

  夏安好就是这样决断,爱一个人时恨不能将所有好的都给他。

  恨一个人时,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

  秦崇左站起身:“既然这样,我拭目以待。”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0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