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矫情侧妃传小说耿雯扬胤禛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矫情侧妃传小说耿雯扬胤禛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一对狗男女

  公司聚会散场,从饭店出来走了不到五十米处,文杨心情很不愉的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那对情侣,第一次暗恨自己的视力怎么就那么好,是的,狗血,非常的狗血,她文杨被那所谓的室友好朋友挖了墙角了,真是防火防盗防闺蜜,不,防室友。

  看着那对‘金童玉女’款款走了过来,文杨有心避开,但是心里也清楚,那玉女的目标就是她了,哪能避的开?

  这时候不来她面前炫耀一把都对不起她自己了!

  “杨杨,你在这儿干吗呢?”伊玟挽着杜泽的手走过来,笑着亲热的问!

  她刚刚是瞧着文杨从那君悦阁出来的,这君悦阁在B市那是赫赫有名的,一般人想进去也进不去,以前杜泽和文杨在一起的时候也带她们宿舍的一起来过几次,所以刚刚看到文杨从那里出来她就忍不住猜测文杨是不是又傍上什么富二代了,毕竟大学那么几年,她能不知道文杨那点儿家底?绝对没什么能力进出这种场所。

  这样一想,便拉着杜泽过来了,她可得让杜泽看清楚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当然了,过来秀恩爱显摆那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伊玟的问话文杨不理会,侧过身子准备离开,她不觉得在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她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文杨想走,伊玟却不会放过她,一把抓住文杨的胳膊,“杨杨,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泽是你的男朋友,我应该离他远一些的,可是我是真的爱着泽的,我管不住我自己的心啊,你原谅我好不好?”伊玟一边‘自责’的说着,眼里泪光闪烁,另外一只手还不忘挽着杜泽!

  文杨多多少少也能了解伊玟是个什么心态,从小就是美女娇娇女的自然被人捧着夸着长大的,谁知道到了大学后偏偏又遇到了她。

  文杨虽然不太关注校园里的一些新闻,但是舍友可是关注啊,再加上宿舍里她和伊玟长相不俗,她们就更关注了,一直在文杨耳朵边念叨,文杨自然也知道她‘光荣’的当选了他们院系的系花。

  而伊玟的话,说她不比文杨长得美?那也不是,只不过文杨身上有种气质,宁静以致远的气息又犹如空谷幽兰,有种让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感觉!

  当伊玟喜欢的金龟又一直追求着文杨后,伊玟的嫉妒文杨也知道,只不过她也没当一回事罢了,谁知道伊玟会真的对杜泽出手。

  所以伊玟现在好不容易把杜泽从文杨身边抢了过来,再看到文杨落单,她嫣有放过的道理?毕竟杜泽这个富二代,家世在B市高门大户众多的城市都能被叫的上名字的,失去了可就没机会再钓到这么个金龟婿了!

  杜泽也一直注视着文杨,分手有半个月了,他其实心里也是想着文杨的,只是文杨一直都是个冰美人,他是个男人,作为男女朋友,想要亲昵一些都会遭到文杨的拒绝,有谁能想到他们交往三年多了,他至多也不过是吻过文杨的额头罢了!

  他是个男人,总是在文杨身上受挫他怎么甘心,伊玟也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又主动对他投怀送抱的,他自认不是柳下惠可以坐怀不乱,因此也就半推半就了,可是他也没想过和文杨分手,伊玟也一直配合着他瞒着文杨,谁知道最后还是给文杨发现了,二话不说就要分手,他有时候都怀疑文杨究竟爱没爱过他。

  文杨皱眉,她不喜欢和他们说话,对于杜泽,她自己也说不清是个什么感觉,说爱吧,或许没那么爱,因为她本来就不怎么相信爱情那虚无缥缈的东西,可是说不伤心那也是假的,相处了三年,怎么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不过好在文杨并不相信爱情,所以一开始便没有投入多少的真心!

  “你想多了,我该走了,明天还要上班!”文杨掰开伊玟拽着她胳膊的手淡淡的开口,不过心里已经开始把伊玟咒骂个遍了,她能感受到伊玟用了多大的力气,文杨觉得不用看都知道手臂肯定已经红了一圈了!

  “杨杨,你别这样好不好,这样吧,为了补偿你,让泽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吧,泽的朋友都是不错的人家!”伊玟一副为文杨着想的说着!

  “不必!”文杨抛下两个字后径直的走人了,而伊玟又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以前杜泽是文杨的男朋友的时候经常请她们宿舍的一起吃饭!

  文杨对杜泽的态度一直就比普通的男性朋友亲昵一点,但是也没有像其他男女朋友一般黏黏糊糊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伊玟才更加的不甘心。

  “杨杨,其实仔细想想,泽和你分手你也不能都怪我们不是?你自己也没有尽到一个女朋友该有的义务啊!”伊玟看着文杨已经走出了好几步,赶紧松开拉着杜泽的手跑着追了上去,凑在文杨耳边道,“你自己留不住男人就别怪别人!”

  “伊玟,你已经把杜泽抢到你身边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就一定要在我这儿找存在感?我告诉你,既然你能从我这儿抢走他,总有一天,别人也能从你手里把他抢走!”文杨从来都不是任人欺负的包子,否则从小没有父母保护的她早就被人欺负死了!

  “你,贱人,你终于说出来了啊!”伊玟被文杨的话一激,怒气冲冲,扬起手便要朝着文杨扇下去,文杨一把挡下,看着杜泽,冷冷的说道,“杜泽,管好你女朋友,好歹我们也在一起过,没必要做的这么绝吧!”

  伊玟一看文杨和杜泽说话,整个人更是火起,都说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杜泽虽然现在是和她在一起,但是不保证不念着,余光一扫,从右方驶来一辆车子,车灯已经开起,伊玟心机一动,看着越来越近的车子,伊玟猛然一推,文杨正看着杜泽等他说话,根本没注意到伊玟,等反应回来后身体早已不由自主的往后倒,慌乱之间文杨只听到车子急切按着喇叭的声音,最后‘咚’的一声,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

  文杨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渐渐的丧失,眼前也越来越黑,她拼了命的想看清那对奸-夫-淫-妇的表情,是惊慌失措?是悔恨交加?还是开心?因此错过了从车上下来的男人在看到她的模样后的震惊表情……  第二章 穿越老梗

  头疼的厉害,还有嗓子干的都快要冒烟了,文杨拼命的睁开自己的眼睛,心里暗自庆幸没死就好,等看到眼前的环境后心里腹诽着这是哪家医院啊,病房居然不是清一色的白色,反而有种古香古色的韵味,倒是像古代女子的闺房,这医院手笔可够大的啊!

  文杨慢慢的撑着想坐起来,这病房里头一个人也没有,万一吊水,水完了都没人知道,文杨撇撇嘴!

  只不过坐起来之后便愣了,这哪是什么医院病房啊,还真就像古装剧里头的装饰,这是什么意思?

  文杨也顾不得头疼和嗓子了,急急的就想站起来,只不过这身子的确是弱,还没等站起来便又倒了回去!

  文杨:……

  不会是撞坏腿了吧,完全没力气啊!

  这时,只听屋外有人说话的声,文杨谢天谢地都松了口气,可算是有人来了,她出了车祸是个什么情况也终于能打听清楚了,不过,她们说的话她怎么有些晕乎?

  “绿绮,你进屋去看看格格醒了没,这都第三天了,怎么还没醒?还是我再去求求福晋,再把大夫请过来给格格看看?”喜乐担忧的问着,他是真担心啊,万一格格要是出事了,他们这些奴才可讨不了好!

  “格格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不活了!”绿绮抽抽噎噎的说着,她们格格都昏迷三天了,郡王爷也没来看过一次,福晋也只请了大夫来看过一次便不再来了,她可怜的格格啊!

  “快打住,这话可不能说!”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喜乐赶紧伸手捂住绿绮的嘴,说这话不是在咒格格?要是被人听了去,他们有几条命来抵啊!

  绿绮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住嘴,不再言语!

  “好了好了,你先进去看看格格怎么样了!”喜乐叹气,绿绮也才十三岁,格格也不过十三四岁,他算是他们院里年纪最大的了,他得担起责任来才是!

  绿绮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喜乐背身站在门口。

  绿绮一进屋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的文杨,一脸的惊喜跑过来,“格格,格格您终于醒了?您感觉怎么样啊?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格格,您吓死奴婢了!”绿绮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

  她从小就伺候格格,就是格格嫁到雍郡王府来了也只带了她一个,可见她们主仆关系有多好了!

  文杨尴尬的收回被绿绮抓住的手,这妹子嘴里的‘格格’或许大概叫的是她吧,但是她很肯定她不认识这妹子,而且这妹子的打扮再加上她的称呼,再加上这屋子古色古香的装扮,文杨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念头:她,穿越了!

  为什么不做其他设想,例如是被恶搞什么的,很简单,她是出了车祸,不管伤的重不重,醒来也应该在医院,就算司机肇事逃逸了,就算那对奸-夫-淫-妇没有把她送医院,当时周围还是有一些人的,没人送进医院至少也有人打电话报警了吧,她这是一条人命啊,谁敢在这当头来给她恶搞?不怕被她给讹上?

  文杨默默的把手收回来,不动声色且带着防备的看着面前的小丫头,她现在是两头抓瞎,不知道这是什么朝代,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不敢随便发话,万一被察觉出不对来,被人当做妖怪烧了,那都没地儿说理去,虽然她这‘借尸还魂’确实有点那什么……

  “格格,您怎么了?还有哪不舒服?您说话啊,您别吓唬奴婢啊!”绿绮看着文杨反常的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直直的看着她,眼里带着防备便吓坏了,直接就哭了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外头的喜乐也忍不住的跑了进来,一开始听到绿绮说格格醒了,他是真的高兴啊,可是还没高兴完呢就听到绿绮这哭声,再加上完全没有格格的声气,哪还待的住啊,也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乐子,你快来啊,格格,格格她不对劲啊!”绿绮可算是找着主心骨了,拽着小乐子就往里间文杨面前扯!

  文杨:……

  看着温温柔柔的一个小姑娘,没想到力气还挺大的啊!

  喜乐心里直骂道,没有格格的吩咐,他一个奴才哪有资格往格格的卧房里待着啊?这绿绮也是急糊涂了,不过,格格不会真的不好了吧,否则绿绮怎么会这么急切,连这些规矩都给忘了?

  一进里头看到文杨稳稳当当的坐在床上,这没什么不对劲啊?喜乐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格格吉祥,格格醒过来了,真是菩萨保佑啊,奴才给格格请安了,格格大喜啊!”喜乐直直的跪下给文杨请安!

  文杨一惊,她哪经历过这个啊,虽然告诉自己要淡定,但是说到底她是现代人,这跪拜的没有人权的礼节,她习惯不了,想起身扶喜乐起来,只不过还没站起来又是眼前一黑差点儿栽倒在地上,还好绿绮眼明手快的扶住她!

  “格格,格格您慢点儿!”绿绮别看人没多大,但是力气却是够的,一个人都不带帮忙的又把文杨塞回了床上!

  文杨:……

  她这究竟是有多虚弱啊!!!

  “我……,你……”文杨刚开口,声音沙哑的难听,嗓子干的难受,“水……”算了,什么事都比不上喝水重要!

  喜乐一听,立马站起来到桌子边倒了一杯茶水来递送到文杨面前,“格格,来,慢点喝,小心烫!”

  文杨也不废话,端过杯子呡了一小口,发现茶水是温的并不烫,于是大口的喝了起来,一直喝了三杯才停下来!

  “格格,您怎么样了?头上的伤还疼吗?”绿绮小心翼翼的摸了摸文杨后脑勺上的伤,一脸的心疼,她们家格格从小就没遭过这样的罪,在府里老爷福晋都宠着她,现在嫁到雍郡王府来了,受了伤,郡王爷一次都没开看过。

  头受伤了?文杨伸手摸了摸后脑勺,虽然文杨平时不怎么看小说,但是关于一个万年不变的穿越的梗,文杨还是知道的,那就是——失意梗!

  没办法,谁让她完全没有原主的一丁半点的记忆。第三章 脱轨的历史

  文杨轻轻的抚摸着后脑勺,想着待会该怎么开口说出她‘失忆’的事,让她们知道,但是也不能声张,她现在是完全没有底的!

  “格格,您怎么了?怎么这么看着奴婢啊?”绿绮自己上下打量了一番,又看了看喜乐才有些惴惴不安的问着,格格怎么从醒了之后就有些奇怪呢?

  “你们,是谁?”文杨迟疑的问道,仿佛一道响雷炸响在绿绮和喜乐的心头,格格不认识他们了?格格怎么会不认识他们呢?

  绿绮直接跪倒在床榻边,“格格,格格您怎么了?奴婢是绿绮啊!”格格怎么会不记得她呢?她从小伺候格格,在格格身边长大的,现在格格不记得她了,她该怎么办?

  看绿绮哭的伤心,文杨有心安慰吧,毕竟她把人家格格的身体占了,可是又怕多说多错,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绿绮哭着而没有任何动作!

  喜乐也是当场就傻掉了,然而文杨还没说完,“你们是谁?我又是谁?我的头好痛啊,我是怎么受伤的?”文杨一连串的问题问了出来!

  “不,不行,奴婢这就去求福晋把太医请来!”绿绮猛的站起来,嘴里不停的说道,格格这情况,一看就不是一般大夫能看的好的,还是太医才行,只是,格格不受宠,根本请不来太医,不知道能不能求主子爷福晋发发善心请个太医过来,她就是磕头磕死都心甘情愿!

  “别,别去!”文杨一把拉住绿绮,真请了太医来,她哪里还装的下去,她又不是真的失忆!

  “我,我是不是不受宠啊?”文杨暗自猜测着,不过想来应该也不会差太远,毕竟她们嘴里称呼她是格格,就算再不懂历史,还珠格格总该是看过的吧,格格,那就是清朝的称呼,不过格格这一称呼并不仅仅是指皇帝的女儿,一般满族大家的女儿都称为格格而不是小姐,小姐只是汉家姑娘的称呼,再有就是,这格格还有一种人的称呼,那就是皇子皇孙,宗亲的侍妾的称呼,不过比之一般不入流的侍妾,格格的身份又要稍微高那么一点儿,毕竟也是参加过选秀被赐为格格的!

  所以文杨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皇家格格?满族世家女儿?还是没什么身份可言的侍妾!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肯定不会受宠就是了,毕竟她是受伤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来看她,连请大夫都要用‘求’这个字!

  绿绮和喜乐脸刷的一白,虽然格格不受宠是事实,但是由格格这么说出来,这不是直戳格格的心窝子吗?

  看绿绮和喜乐的表现文杨便知道自己猜对了,这样也好,她才更有借口!

  “你们别去找大夫了,我没什么事,就是很多人很多事都不记得了,你们和我说说吧,也免得以后出差错!”

  喜乐想了想朝绿绮点点头,格格不受宠,在府里的地位确实尴尬,再加上格格这次明明是无妄之灾被牵连受伤,主子爷也没有过来看望过,态度也算是明显了,若是现在再说出格格失忆的事,怕是又要起波澜了!

  “绿绮,格格说得对,这个当头不宜再生事端,你是跟着格格进府的,格格的事你也比较清楚,你给格格好好说道说道,我到外头去守门,有人来了就提醒你!”喜乐想的要更多一些,也更周全一些!

  “他说的对,你留在这儿给我说说!”文杨赶紧赞同,心里直叹这位小哥太配合了!

  喜乐出去了,文杨让绿绮坐在床边,文杨问然后让绿绮来答,绿绮哪敢坐在主子的床上,说什么也不肯,最后坐在了床榻边!

  然后便开始了主仆二人的一问一答模式,而文杨也终于了解了情况!

  原身叫耿雯扬,不是她那两个文杨,不过字音倒是一模一样的,身处大清朝康熙年间,现在刚过完年两个多月,已经是康熙四十四年了,而她,阿玛耿德金是京内的一个正五品京官,在这人才赫赫的地方,一个正五品可是不够看的。

  虽然官不大,但是生的女儿还是要参加选秀的,于是去年满了十三岁后便参加了选秀,最后被康熙皇帝一道圣旨把她指给了康熙皇帝的第四子,爱新觉罗.胤禛,也就是未来的雍正爷当格格,而一同被指进来的还有四品典仪官的女儿钮钴禄.伊玟,也就是下下一任皇帝,乾隆皇帝他老娘,还有大名鼎鼎的年羹尧的妹妹,传说中雍正皇帝最宠爱的宠妃年贵妃年秋月。

  说到这里文杨有些惊讶了,要说当初风靡一时的甄嬛传播放后文杨特意查了查雍正皇帝的后妃,那里面其实没几个是符合历史的,譬如原身耿雯扬,虽说不受宠,但是在雍正皇帝为数不多的女人中还是值得一提的,首先,她有一个儿子,是乾隆皇帝唯一一个存活着的兄弟,也是一个极其有名的荒唐王爷——爱新觉罗.弘昼,再一个她命长活得久,活了九十六还是九十七岁,这在现代都算是高寿了,更何况在古代,但是甄嬛传里可没有她!

  再说年秋月,文杨记得当时看的是年秋月明明是康熙五十年嫁给雍亲王的,为什么会提前了那么多年,并且,历史上雍正皇帝是直接从多罗贝勒晋封为雍亲王的,中间根本没有经历过郡王,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就算有这些疑问文杨也不可能问出来,只能继续听下去!

  现在雍郡王府女人不算多,一个福晋乌拉那拉.玉蓉,侧福晋李瑶,侧福晋年秋月,格格就有她,钮钴禄.伊玟,宋茹和武宁馨,至于那没名没分的侍妾也就四五个的样子。

  所以就算不受宠,她也能分到一单独的院子而不必和别人挤一处,而那些侍妾则只能一起挤在一个院子了!

  而原主为什么会受伤,说来就话长了,福晋组织了大家到院里赏那早开的桃花,哪知赏到一半的时候年侧福晋突然跌倒了顺带的带倒了离得最近的原身,二人一同掉进了冰凉了湖里,年秋月身份高,进府不过三个多月却是受尽了‘宠爱’,自然马上就被救了上去,而原身,因为被年秋月带倒压在下面,头又撞到了湖里的石头,又救的晚了,于是她来了……第四章 生命诚可贵

  文杨不知该作何感想,明明历史上是那么高寿的人物,就这么个意外就没了,不过,这历史似乎与她所熟知的历史不太一样,或许这里她是早死了,所以历史上那般长寿是为了补偿?文杨天马行空的想着!

  “格格,您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绿绮知道作为一个奴婢没有权利去左右主子的想法,只是格格现在失忆了,她必须对格格想知道的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才行!

  “行了,暂时没事了,你先出去吧!”文杨摆手,她得先好好消化一下这些消息才行,最重要的是穿越了的这个事实,到现在文杨还是不敢相信,这么荒谬的事居然真实的发生了!

  前院的书房里,胤禛坐在书桌后,食指扣起,有一下没一下的叩击着桌面,苏培盛站在胤禛身后,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心里直骂着高无庸怎么还不来,再不来就等着请罪吧,到时候他可不给求情!

  “去外头守着!”胤禛睨了苏培盛一眼,让他出去,苏培盛乖乖的走了出去,刚好高无庸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里,苏培盛道了声,‘阿弥陀佛’后赶紧迎了上去!

  高无庸和苏培盛两人都是从小跟着胤禛伺候他的,也是胤禛的养母孝懿仁皇后留给他的人,忠心不二自然是不用说的。

  俩人分担的任务也不一样,苏培盛作为胤禛身边的大太监,处处跟在胤禛身边伺候,基本上就没有离开的时候,伺候着胤禛身边一切大大小小的事,而高无庸则不同,高无庸明面上是雍郡王府的管家,管理着前院一切事宜,也协助福晋管理后院,而暗地里却是胤禛的一把利刃,胤禛手下的粘杆处和血滴子暗杀队里的人手基本都是由高无庸和其他人训练出来的。

  “你可算是来了,查清楚了没有?”苏培盛赶紧迎上去。

  “嗯,你去通报一声!”高无庸话不多,点了点头让苏培盛去替他通报!

  “爷,高总管求见!”苏培盛轻轻敲了敲书房的门,然后低声说道!

  “都进来!”里头传来胤禛低沉的声音!

  苏培盛和高无庸二人对视一眼后,苏培盛轻轻的推开门,留出能让二人进入的宽度!

  “奴才给主子爷请安,主子爷吉祥!”高无庸一见胤禛就自然而然的跪下请安,苏培盛也连忙走到胤禛身后继续站着!

  “起来吧,”胤禛喊话,喝了口茶水后才不急不慢的道,“查出什么了?”那漫不经心的模样好像对这件事根本不在意一样,但是无论是苏培盛还是高无庸都知道,自家爷对这件事那是很重视的!

  “回主子的话,年侧福晋和耿格格此次落水并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福晋和李侧福晋还有宋格格都有参与其中,这是查出来的证据!”高无庸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沓纸出来,整整齐齐的放在胤禛面前的书桌上,等待胤禛最后的处置!

  他的主子是胤禛,也仅仅是胤禛一个人,因此对于查出福晋她们有参与其中的事他从未想过隐瞒!

  胤禛拿起桌上的纸一页页的翻来,最后怒不可遏的拍在桌子上,真是小瞧了这些女人,后院里头刀光剑影这么多年他都未发觉,若不是因着弘晖的事,他可还不知道后院女人争宠的‘小打小闹’是什么模样!

  听着那‘啪’的一声,苏培盛的心颤了颤,想着高无庸说的福晋也参与其中,不禁叹口气,他们这福晋啊,看着是个拎得清的,也确实算是拎得清的,但是自从大阿哥去了以后可越发的拎不清了。

  “耿氏是怎么回事?确定无关?”现在年羹尧是他手下得力干将,为了安抚年羹尧,年秋月他得宠着,看来后院的女人是坐不住了,居然都插手了!

  “回主子爷的话,耿格格的事经过奴才查证确定无关,而耿格格落水是因为离年侧福晋最近!”是被年侧福晋连累了,不过这话不是他一个奴才能说的,该说的他都说了,该怎么处置还得看主子爷怎么来!

  “耿氏闭门三个月,调理身子,没爷的吩咐不许任何人打扰,把佛经送去让耿氏誊写!”胤禛想了想耿雯扬的模样,年纪还小,这件事到底是受了委屈,但是他也不可能护着她,就这样吧!

  “是,奴才这就去办!”高无庸看着胤禛没有再继续吩咐他的意思,应了一句转身出门了!

  而待高无庸走后,胤禛卷起桌上的纸朝外走,苏培盛连忙跟上,瞧着这方向,越看越像是去往福晋的蘅芜院的路。

  墨然院里,文杨还在消化着,其实在现代她也并没有什么牵绊的东西,父母虽健在,但是离异后早已各自成家有了各自的幸福,仅有她是多出来的罢了,而文杨这个名字更是讽刺,父亲姓文,母亲姓杨,而她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只不过这结晶太脆弱,她三岁的时候父母便离异然后迅速组建新家庭,从那时候起就是这里住几个月,那里住几个月,到了初中后便一直都是读的寄宿学校,十八岁后父母各自给了她一笔钱后便不再管她,所以,要说她对他们多有牵挂,不好意思,还真没有!

  其实无论怎么样,文杨从未想过再死一次然后重新穿越回去,这穿越又不是她说了算的,万一现代的她已经死了呢?如果她再自杀不仅是回不去,可就是真的死了,所以文杨根本没想过这个事儿!

  最后,文杨想着,过一天算一天吧,好死不如赖活着,生命还是很可贵的,谁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那就好好的接受,随遇而安吧,从今以后她就不再是文杨了,而是耿雯扬!

  ‘扣扣’房门被敲响,绿绮的声音传来,“格格,新兰夫人求见!”

  “绿绮,请新兰夫人进来,上茶!”耿雯扬应道,这个新兰夫人雯扬从绿绮嘴里了解,算是一个投奔原主向原主示好的人吧!

  新兰夫人是胤禛后院没名分的侍妾之一,是下面的人特意找来送给胤禛的,在这府里,胤禛对女色并不上心,再加上还有身份地位的福晋侧福晋,再不济还有格格们,因此,这些个侍妾才是最无宠又无权势的人!

  第五章 鸭梨山大

  无权无势又无宠的侍妾们自然是要抱紧其他主子的大腿,福晋那儿抱大腿的人多了去了,她们是抱不上的,那侧福晋,格格就是她们最佳的抱大腿的选择,只不过抱谁的大腿,能不能抱住那就凭自己的本事了!

  而新兰夫人便是抱住原主大腿的人,好吧,绿绮也不是这么说的,只说这新兰夫人有心抱原身的大腿,只不过原身还是考验当中,并没有急于接下这根橄榄枝!

  这让雯扬赞赏,即使急于用人也不随意接受,有的人只要有人来投靠自己了就觉得自己多么的了不起,来者不拒,到时候害的还是自己!

  “奴婢给耿格格请安,格格身体可好些了?”新兰夫人随着绿绮进门后便给雯扬请安,虽说都是伺候胤禛的女人,但是侍妾到底是不入流的,不能像格格侧福晋福晋间互称姐妹。

  “好多了,你费心了,快坐吧!”雯扬点头,她其实并不知道要和这位新兰夫人聊什么,只不过这算是第一个在她病中来看望她的人,她若是不见的话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绿绮给新兰夫人上了一杯热茶后便退到外间,这样一来既不妨碍两位主子说话,也不会离得太远,万一主子有事叫人还没人伺候!

  而屋里面雯扬和新兰夫人便有些尴尬了,雯扬不知道说些什么,同理的,新兰夫人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她嘴笨,不如别人会说话,所以其他人都如愿紧紧抱住各位贵人们的大腿,就她一个人还单着。

  其实她选择雯扬一来是想有个靠山,二来,雯扬进府有半年多了,能自己不动声色的除掉自己身边被人安插的钉子,可见是个聪明的,她虽然不善言辞,但是绝不是个蠢的!

  是的,一开始耿雯扬身边的大太监并不是喜乐,而是被李氏安插进来的一颗钉子,不知道原主用了什么方法,凿凿有据的抓了那人的错处,就连李氏都没能救下那人,然后本是小太监的喜乐便被提拔为这墨然院的大太监了!

  “格格,这是奴婢闲暇时绣的几个荷包,格格瞧瞧可还看得上眼?”她嘴笨,但是绣活却是做的一等一的好,完全继承了她亲娘,而原身,虽说也会做绣活,但是到底比不上专业的,前几次看到新兰夫人佩戴的荷包后大为欢喜,于是这次新兰夫人才想着用这种方式来讨好!

  “真好看,都是你自己绣的?”雯扬惊讶,在现代也有看到很多刺绣样品饰物,但是基本上都是机器赶制出来的,没什么稀奇的,而这古代那可都是一针一线的绣出来的,瞧那一朵朵的花,栩栩如生,仿佛都能闻出香味来!

  “格格喜欢就好,奴婢见天的也没什么事做,这些个东西能得格格的也算是有福气了!”新兰夫人心里也同样开心,能得到雯扬的赞同,离她抱得大腿又近了一步!

  “绿绮,格格的药,你端进去!”雯扬正准备回新兰夫人的话喜乐便端了一碗药进来递给绿绮,卧室里的雯扬和新兰夫人自然也听到了!

  绿绮端了药进来,雯扬看着皱了皱眉,但是也没说什么,端起药碗便喝了起来,早苦晚苦总是要苦的,如果她不喝,绿绮和喜乐绝对会跪在她面前,也不说话也不劝她,就那么看着她,她可受不了这个!

  “快,格格吃块儿蜜饯!”新兰夫人自然是看到雯扬的皱眉的,再加上绿绮一同端上来的药碗边放的一小碟蜜饯,她也算是借花献佛了!

  雯扬挑眉,这新兰夫人挺会来事的,而且观察不错,若是真的不错,能交好也是可以的!

  而高无庸则是已经站在墨然院的门口了,想着他们爷的吩咐,这看起来似乎是厌弃了耿格格,才会关她禁闭,但是他和苏培盛都清楚,这何尝不是一种保护?

  耿格格把李侧福晋的钉子解决了,李侧福晋肯定是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的,借着这次的事肯定会出手,还有年侧福晋,虽然这次是她带倒了耿格格,但是她可不会那么想,若是查不出幕后凶手,她肯定会觉得是耿格格离她近害了她,若是查到幕后黑手,李侧福晋和福晋都不是她容易动手的,到时候还是会把气撒到耿格格身上来,所以主子爷这次禁足倒是帮了耿格格一把!

  不再多想,高无庸直接走进来墨然院的院门,喜乐把药送完就在屋外守着,正好看到高无庸的身影,赶紧迎了上去!

  “奴才见过高总管,高总管怎么亲自过来了?有什么吩咐让奴才去找您就行了!”喜乐恭维着高无庸,这高总管和苏公公都是主子爷跟前的红人,那都是有头有脸的,就连福晋都不敢托大,他可不得好生伺候着,免得给格格招祸。

  “行了,听说耿格格醒了,主子爷命我来看看!”高无庸看了喜乐一眼,这本是个没有后台的小太监,也正是没有任何后台才会让耿格格提拔为大太监,也算是一件喜事了!

  “哎哎,劳高总管费心了,请高总管稍等片刻,奴才这就去通报我们格格!”喜乐领着高无庸往前走,在门口停下!

  “嗯!”高无庸颔首,这个奴才还是知道分寸,主子的屋子自然是没有不经过允许就闯入的,那就是欺主了,这个奴才还不错,不像其他院里的,主子得宠一些,奴才们也眼高于顶。

  “格格,高总管在外头侯着,主子爷听闻格格醒了,特意让高总管来探望!”说完后喜乐觉得有些奇怪,若是主子爷担心格格,怎么的也应该是派苏公公来才是啊,毕竟苏公公才是主子爷身边的大太监,这高总管是府里的管家,有些不对啊!

  雯扬一惊,雍正派人过来了?不,现在还不是雍正,四爷,四爷怎么会突然派人过来了?

  雯扬心里慌乱,就算她再怎么随遇而安,之前再怎么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到了这一刻都不管用,在这儿她可算是一个已婚人士啊,虽然是一个小妾,但是架不住还是要履行一个妾侍的义务的,跟杜泽谈了几年的恋爱都没想过把自己交给他,现在突然想到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侍寝,雯扬真心的接受不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10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