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娇妻别想跑小说慕青顾雨泽林君浩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娇妻别想跑小说慕青顾雨泽林君浩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同时怀孕 她凭什么

  “近日拍到浩宇集团当家花旦卫凌菲,与林氏集团小公子林君浩在街边举止亲密,之前也曾拍到两人出入酒店,据悉这位小公子应该已有妻室……”

  “嘀”慕青关了电视,把手中的遥控器甩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每天看着自己的丈夫出现在花边新闻上,顺带还要加上自己的名字,然后用恶心的语气可怜自己,慕青忽然觉得,结婚三年,除了让自己变成别人眼中的笑柄和谈资,自己什么也没有。

  深呼了一口气,想起医生说的要保持开朗的心情,她努力把刚才的情绪排出去,慕青轻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三年来,林君浩从没碰过自己一根指头,婆婆一直想抱一个孙子,慕青只好去做试管婴儿的手术,她永远也忘不了当时丈夫那嘲讽的眼神和语气。

  “你想要个孩子?好啊,那你一个人要啊。”

  生孩子可是两个人的事情。

  一个人怎么要?

  林君浩的话,意思很明显。

  不过,不管林君浩持着什么样的态度,慕青决定了之后,终于怀孕了。手术很成功,她有一些期待和兴奋,是不是有了孩子之后,他就不会离开她了?

  不知道今日林君浩会不会回来。

  一年中除了大小节日,很难得见到他,有时候见到也是醉醺醺的,还带着胭脂和香水的味道。

  每一次都会让她心碎,直到现在已经有些麻木了。只是她还是会每晚每晚的睡不着,从心底散发出来的冷,让她紧紧的裹着被子,依旧是彻骨的寒冷。

  钥匙细碎的碰撞声在门口响起,回来了!

  慕青欣喜的起身,她要告诉他,怀孕了,他们有孩子了,他们可以一起把他养大,一家三口过着幸福的日子。

  可是入眼的,竟然是两个人。

  林君浩身后带着另外一个女人,是个怀了孕的女人,大约已经有四五个月,怯怯的。

  不敢去想。

  慕青生怕一切都是真的。

  脚底一直冷到了头顶,口中又酸又苦,心脏重重的一直往下沉仿佛没有尽头,慕青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这位小姐是谁?”

  林君浩带着一奇异种微笑,和毫不在乎的目光看着她说:“慕青,这个是紫烟,她怀了我的孩子。”

  不带一点情绪。

  仿佛像普通的朋友介绍的一样。

  他的笑容,和她告诉他要孩子时的恶意语调重合,只不过,一个是恶心,一个是期许。

  慕青不敢想,可眼前的一切,通过自己的丈夫之口还是说出来了。

  联想到之前,慕青幕的脸色苍白如纸,怪不得当初自己决定要孩子的时候,丈夫会是那个态度,如果按照时间推理的话,岂不是说,他们早已经有了孩子,而且怀上了?

  慕青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会是这样的悲剧。

  在自己怀孕的同时,老公也让另外一个女人怀了孕,本想给他一个惊喜,现在看来……

  可是,慕青不愿意接受,她不相信这一切,她喃喃道,“你的孩子?,林君浩,你说,她怀了你的孩子?”

  “是,慕青,以你我的关系,你应该早就想到了吧,这一次回来,我就是要告诉你这件事情,医生说怀孕最好让丈夫亲自陪着,要让她保持心情愉悦,所以我想想还是带回家亲自照顾她。”

  “丈夫?”慕青看着林君浩一字一顿的说:“你是我的丈夫,这是我们的家,你凭什么带她回来,凭什么带回来照顾?”

  林君浩满不在乎的说道:“要是你受不了,我们可以离婚。”

  “离婚?然后让你娶了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女人?林君浩,你就是这么想的,就想着这么一直对我吗?”

  “呵,慕青,你可别忘记了。”林君浩轻蔑的看着她说道:“结婚的时候我就说过,我只是给了你一张纸,我从没有承诺过你什么,我也从不认为你是我的妻子。”

  “姐姐,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紫烟躲在林君浩身后怯怯的开口道:“再说了,没有爱情的婚姻,你们根本不会幸福的。”

  慕青不想听她多说,大喊道,“闭嘴,在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或许是受不了这个刺激,几乎是出自的本能的,慕青气的拎起手边的东西就砸了过去。

  “啊!”

  “啪!”林君浩把紫烟挡在身后,慕青本就没什么力气,林君浩抬手挡掉了飞过来的东西。

  一声脆响,那是一支葡萄酒,并不值什么钱,现在碎的满地都是。

  如同慕青的心。

  林君浩的目光冰冷的看着她走过来,咬牙道,“慕青,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已经告诉你,她怀孕了,你还这样对她,你怎么这么恶毒!”。

  林君浩抬手一巴掌。

  “啪!”

  慕青惨白的脸上很快显出红彤彤的一片,看起来非常可怖。

  林君浩这一下非常用力,慕青耳朵开始嗡鸣,眼前有点发黑,林君浩冷冰冰的看着,慕青后退两步,扶住了后面的桌子才勉强站稳。

  慕青觉得眩晕和耳鸣持续了很久,林君浩说了很多话,她似乎都听不见了,也听不进去了。

  “我没有给你资格在我的孩子面前撒野,妈妈听说我有了孩子也会很开心的,你在妈妈眼里,也不过就是个生育工具罢了,我很久以前就告诉过你,除了一纸文书我什么也不会给你,慕青,我告诉你,你别过分。”

  说罢,林君浩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也不过是个名正言顺的小三罢了,我早同你说过我心中有人。”

  慕青蓦然流下泪来,心痛的喊道:“是,你是说过,但是你也说过要娶我的,你在信中说让我等你的,是你说的你说的。”

  林君浩皱了皱眉似乎对她的冥顽不灵很是不满,带着紫烟上楼去了。

  看着那个决绝的背影,慕青只觉得全身的力气一下被抽干,募然滑坐在地下。

  别过分。

  到底是谁过分?

  你林君浩是我的老公呢,结果呢,莫名其妙的带回来一个女人,而且还怀孕的,她怀孕了,我也怀孕了啊。

  怔怔的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慕青真的想不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林君浩真是恨她啊,可是明明当时他信中所说愿意娶她的,林家向她提亲时,她又那么欢喜。

  直到结婚时慕青都在想,自己终于要嫁给他了,嫁给最爱的那个人,一定要珍惜,今日嫁给他从此以后便是他的妻子是他的爱人。

  白头到头,携手一生。

  那个时候她多么天真啊,天真又烂漫的以为,嫁一个人,就会真的和他度过这长长的一生。

  而就在新婚夜,她所嫁的丈夫,眼中冷漠又厌恶的看着她说:“慕青,你难道不知我早有心上人,为什么还要强求这门婚事。”第2章 香水冷冽 意外流产

  林君浩眼中的冷漠刺痛了她,慕青慌乱的说道:“是你在信中说要娶我的,你说马上向我提亲的,你说过……”

  “够了。”

  林君浩猛然将她推向墙边,一字一句地说:“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又或者在哪里做的春秋大梦,我今天就告诉你,我从未喜欢过你,你不要妄想和我有什么关系,除了一纸婚约,我什么都不会给你。”

  这就是他们的新婚夜。

  林君浩带回来的紫烟,看起来那么年轻活泼。

  慕青接了一捧水,泼在自己脸上,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苍白消瘦,眼底还有熬夜留下的痕迹,每晚每晚都睡不着,只好起来工作。

  实在熬不住了才喝一些安眠药。

  精力几乎要被耗空了,想想三年前的自己,那时明艳动人,现在竟然如此骨瘦形销。

  慕青一阵刺心的疼痛。

  “咳咳咳。”慕青用手虚掩着口轻咳了几声,一阵干呕过后,从柜子里拿出小瓶子倒出来几粒药,否则今晚是睡不着了。

  慕青也不知道孕妇能不能吃安眠药,反正无所谓了,大约没有孩子对他们才最好,慕青觉得她真的好累,维持这段婚姻花费了她太多的精力,她要撑不下去了。

  第二天餐桌上,林君浩亲自做了早餐给紫烟,细心温柔的给她盛了一碗粥。

  结婚三年了,慕青都不知道他还会做饭。

  这么温馨的一幕,现在就这样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慕青很想走过去,告诉林君浩,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可是,此刻她只觉得头痛欲裂。

  自己怀孕了,然后老公的小三也怀孕了。

  对,林君浩说自己才是那个小三,结婚时他不是说早有爱慕的人么,想来就是这位紫烟小姐吧。

  “姐姐你不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吗?”紫烟突然喊道。

  慕青顿了一下,牵扯了一下嘴角,姐姐叫的还挺甜。

  “我还有事情,不吃了。”

  “你不是休假了么,这么早出去干什么 ”林君浩皱着眉头看着慕青。

  慕青打起精神来,已经够糟糕的了,不能再失去尊严,她尽量用轻快的语气回复书名,我要去和作者继续商量一下细节。”

  林君浩扭头看了她一眼,戴着口罩,但是依旧能看到,她的右半张脸漏出的肌肤,还留有青痕。

  昨天那一巴掌有点重,昨天也是他第一次对女人动手。

  林君浩自诩是个好情人,跟过他的人都是好聚好散,也喜欢他出手大方。大家都爱他的绅士风度,可是一到慕青这里他就止不住火气。

  林君浩早知道慕青做好了手术,确定她已经怀孕,才打算带紫烟回来的,想看到的,不过就是慕青那张因为他变得伤痛的脸,这样他就会感到非常的快活,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散去心中的郁气,只要她难过。

  昨天是慕青第一次这样歇斯底里的大吵大闹,林君浩觉得应该早就带情人回来,说不定过几天就会收到来自她的离婚协议书。

  这么想想,林君浩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终于可以摆脱这桩该死的婚姻,还有这该死的人。

  慕青见林君浩收回目光继续和紫烟吃饭,她心里终于松口气,不想再待在家里了,她想远远逃开这令她伤心不已的地方。

  今天周末肯定会堵车,所以慕青放弃了开车的想法,反正并不远,走过去顺便散散心,最近压抑的让慕青喘不过气来。

  今日阳光很好,照在人身上暖暖的,但慕青只觉得寒冷。

  就像是在冰窖里一样,寒冷从心里渗出来。

  刚刚完婚后的几个月,她总是想,没关系我加倍的对他好,他一定会看到我的真心,也一定会喜欢我。

  到后面,几乎每天都从电视上看到自己丈夫的花边新闻,新闻后面也总会唏嘘一句,林君浩的妻子是写过《青丘》的著名编剧。

  再然后网络微博贴吧,更多的人继续唏嘘,又漂亮,家世又好的才女也绑不住自己老公的心。

  慕青觉得真是伤神极了。

  慕青想着想着便有一些出神了,没有看到疾驰而来的车。

  昏迷前最后一秒,听到的就是刺耳的刹车声,竟觉得有些轻松,觉得就这样睡下去也不失是逃避的一种好办法,感觉自己身体的温度在慢慢流失,然后慕青在血腥味中闻到了淡淡香水味,是Aquitaine今年新出的香水,名字叫冷冽。

  慕青非常喜欢这家品牌的男士香水,曾经也给林君浩买过,可是他却从来没有用过。

  已经不知道被丢在那里落灰了。

  “这,少爷,我们好像撞到人了。”

  秦叔觉得今天特别倒霉,开车这么多年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故,准备绕开前面的车却没看见在马路上徘徊的这个姑娘,可是真的也不能怪他啊,明明绿灯却还在往马路上走。

  顾雨泽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还觉得可能真的遇到一个碰瓷的了,想着给点钱打发打发就完了。

  不过他看到这个姑娘身下却在流血,整个人已经几乎没有意识,顾雨泽探了探她的鼻息,有些微弱。立刻把她抱起来轻柔的放进车里。

  “去医院。”

  “少爷您今天要开会呢。”

  顾雨泽冷瞥了秦叔一眼说道:“人命关天,我会打电话到公司的……”

  JUNE在今年夏天忽然突然换了高层,它和GOG是娱乐圈里的领头羊,但是如此突然还是让人疑惑。

  出任董事的是夜沐辰,在这之前,家族的圈子里从没有人见过他,副董事长也就是运营总执行官叫做延卿,是之前延家的大小姐延玉的儿子。

  他们本身是JUNE的股权持有者,也参与了JUNE公司的一些事物,但是他们太年轻了。

  每个家族的领导者,现在都在默默的考量着这件事情。

  今天延卿代表公司和顾雨泽谈生意,时间已经到了,可是一直不见有人来。

  “延总,顾总打电话过来了。”延卿的秘书西亭站在他身边说道。

  “怎么回事?”对于这么一个不守时的合作伙伴,延卿很不耐烦。

  “顾总说,顾总说……”西亭有些含含糊糊的。

  “说什么!”延卿更加的不耐烦了。

  “顾总说,他在路上不小心撞到一个孕妇,现在要送她去医院,麻烦延总您等一会!”西亭一看延总生气了,赶紧解释。

  虽然在西亭看来,这个理由非常的可笑,就像是胡乱找的借口,西亭就等着延总震怒甩袖而走了。

  “是吗?”延卿收回了怒气,淡淡的说道:“告诉顾总,我在公司等他。”

  没,没生气?西亭退了出来。

  觉得要是自己是老板,肯定觉得对方在耍他。

  “所以你现在是延总的下属。”秘书部的小方冷冷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西亭惊奇道。

  “如果你能把你自己的心里话放心里,我也不知道。”

  小方说罢,赶苍蝇似得让西亭麻溜的让开。自己还要给延总送文件呢。

  真的是好冷血的秘书处。

  秦叔紧踩油门,但是到了下一个路口时,有两辆汽车相撞路口被封锁,已经堵车了。

  顾雨泽看着姑娘不停地渗血,二话不说打开车门。

  “少爷您是要抱她去吗?我来送这位小姐吧”秦叔赶忙道。

  “不用了,这附近就有一个医院。”顾雨泽说着,便抱起慕青往医院的方向去了。

  这个姑娘身量太轻了,非常娇小纤瘦,隔着衣服还能触到她的骨骼。

  医院很快推着慕青进了急救室,不一会护士出来了,她脸色有点沉重,“撞击并不是很严重,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

  但看着护士略显奇怪的打量神色,顾雨泽疑惑道,“那还有什么问题吗?”

  “她流产了,而且右半边脸有破损,我们怀疑她是否经历了家暴。”第3章 家暴孕妇 如何安慰

  家暴。

  而且是对一位孕妇?

  更重要的是,现在被他这么一撞,流产了。

  怀胎十月,对于一个孕妇来说,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顾雨泽有些自责,同时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还有那么一点点心疼。

  “我先进去看看她。”顾雨泽走进病房,慕青还没有清醒,在病床上躺着,脸色苍白,右半张脸上青紫的痕迹触目惊心。

  眉头紧紧的纠起,在睡梦中也不得安宁。

  小护士说:“您是她的亲人吗?”

  顾雨泽这才惊觉她的奇怪神色为何而来,赶紧解释,“不是,今天开车我不小心撞到了这位小姐,不过,可以用这位小姐的手机,给她家人打电话。”

  顾雨泽拿出来刚才慕青掉下的手机,从通讯录中找出了一个号码,这个号码的备注是爱人。

  林君浩接到了来自慕青的电话,这个时候他正在外面和朋友聚会,反正今天慕青不在家,也不能给她添堵了。

  出门前想起紫烟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你今天不能陪我吗,医生说要你多陪陪我。”

  林君浩嗤笑一声,不过是看她听话才带她回来气气慕青,看来那女人有了孩子心就大了,开始觉得自己是特别的了。

  挂断了几次,电话锲而不舍。

  “喂 怎么 你想好要离婚了吗?如果是别的事情就不用谈。”林君浩带着恶意满满的语气说道。

  顾雨泽微微一愣,直接道:“请问您是这个手机主人的丈夫吗?她出了车祸,麻烦您来一趟医院吧。”

  林君浩轻蔑的呵了一声:“你告诉她,如果她以为这样就能博取同情,我就会回心转意的话,那她就太天真了,你告诉她,下次打电话给我的话,希望她已经想好了。”

  说完便挂了电话。

  什么人呐?

  不管他们之间出现了什么问题,或者误会,现在妻子流产了,而且还在昏迷之中,对方都要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顾雨泽再次拨打,但对方根本不接。

  顾雨泽听见电话中滴滴的声音,沉默了一下,又在通讯录中拨了一通电话。

  这通电话打出去是个女人接的,他说清楚了状况,对方听起来语气很焦急,说马上过来。

  “打通了电话吗?”护士问道。

  “他们说等会就过来。”顾雨泽说道。

  虽然是这位小姐横穿马路,但毕竟对方受到了伤害,顾雨泽坐在病床边上等着她的家人过来,好商量一下赔偿的事情。

  慕青渐渐醒过来全身疼痛,她感觉到身边坐了个男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非常好闻,想起自己失去知觉之前,好像是被车撞到了,那么是这个人把她送到医院里来的吧。

  “是你送我来的吗?谢谢你。”慕青声音很小,听起来非常的虚弱,想要爬起来,但因为身上没有力气,又倒了下去。

  顾雨泽连忙扶住了她的手臂,摁住她说:“是我的车撞了你,把你送来是应该的,我用你的手机通知了你的家人。她马上就到。真的非常抱歉。”

  顾雨泽沉吟一下决定还是告诉慕青:“你流产了。”

  流产了。

  几个字一传到耳朵里,慕青愣了下,然后盯着房顶,不知道想什么,眼泪无声的就掉了下来。

  “真的非常抱歉。”他再次说了一遍。

  顾雨泽看着慕青就这样坐着一动不动,也有点手足无措。

  他这些年学到的,是如何在商场无往不利的战术,从来没有遇到过,而且从来没有人教过他如何去安慰一个女人,一个柔弱的美丽女人。

  慕青突然喃喃道:“可能是觉得,他的父亲和他的母亲都不太喜欢他,所以……所以就回到天上去了吧。”

  她像是和顾雨泽说,又像是和自己说。

  “抱歉。”顾雨泽懊恼不已,自己平日里能言善辩,现在却只能一遍遍的重复,不知该如何给她安慰。

  “不是你的错,我知道,是我在马路上走神了。”

  慕青转过头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绅士又温柔。

  一个陌生人尚且对她如此温柔,可是自的丈夫对自己妻子的痛苦视而不见。也许这个自己强求来的孩子,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上。

  “一会等我的家人来了,拜托你不要告诉他们,我流产了,他们并不知道我怀孕的消息,拜托了。”

  慕青觉得,现在说出自己流产不过是自取其辱,紫烟已经有了林君浩的孩子。

  而她和林君浩之间,也许不过几日,就会如林君浩所说的一样,离婚。

  “这……”顾雨泽有些为难,但是,他想起刚才接电话的那个男人的态度,最终还是点点头应下。

  “谢谢。”慕青的一句谢谢非常的轻,像是烟雾一样飘散在空中。

  “慕青!你没事吧!”病房门口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伴随着高跟细的嗒嗒声踏进了病房。后面跟着一男一女两人提了一些东西,也走了进来。

  “怎么会出车祸呢?”来人走到病床边上,顾雨泽识趣的站起来站在一旁,此刻才知道她的名字,原来她叫慕青。

  “妈,是我走神了,过马路的时候停留了一下,是这位先生送我来的。医生说只是需要休养,没什么大碍的。”

  林母拉着慕青的手心疼的打量,“以后要小心点, 要是你真出什么事情,以后我可就连小乖孙可都抱不到了。”

  慕青眼神一暗但是依旧笑道:“我知道啦,妈。”

  “你的脸怎么了?”林母心疼的轻轻碰了碰。

  “没事,就是碰了一下。”慕青低头闷闷道。

  顾雨泽也看见了她青肿的脸颊,握紧了拳头,终是什么也没说。

  林母好好看了看慕青,确定她真的没事后,才转头打量了顾雨泽一下,迟疑道:“这不是顾先生吗 ?

  “林夫人林先生,真是许久不见了,幸好慕小姐没出什么事情。”

  “你下次开车可要注意一点啊。”林太太严肃道:“是,是。”林太太看顾雨泽认错态度良好,这才勉强点点头。

  “慕青,我带了好吃的,这个时间了你也饿了吧。”

  说话的是林三小姐,性子活泼开朗,在林家排行老三,因这是林家唯一的女儿,简直是家里的眼睛珠子,生怕哪里磕坏了。

  不过虽说家里溺爱却也没有宠坏,学业工作非常优秀。而且她非常喜欢自己的这位弟媳,就她的话来说就是:才子都是相互吸引的。

  “君浩来了吗?”林先生皱着眉头问道。

  慕青垂下头道:“可能顾先生还没来得及给君浩打电话吧。”第4章 你简直就是个混蛋

  顾雨泽想说什么,但是看到慕青恳求的看着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说话。

  “这像什么样子,自己的妻子受伤了,还不来医院看看,成何体统。”林先生气哼哼地说道。

  “爸,我去给弟弟打电话。”林三小姐一看气氛不对赶紧接话。

  林先生勉强的点了点头,林三小姐偷偷溜出去,给自己的弟弟打电话。

  “喂,姐什么事情啊?”林君浩醉醺醺的接了电话,这群小崽子找到机会就给他灌酒。

  “你媳妇出车祸了,你还不赶紧的滚过来,爸妈都在,你现在在哪里呀 ?”林三小姐的声音压得低低的。

  “我媳妇?我什么时候有媳妇了?”

  “你别犯浑,赶紧过来,我给你发个定位,要不然,你信不信爸爸能把你扒下一层皮来。”说完林三小姐挂了电话。

  林君浩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挂断声,脸色阴沉不定,然后蓦地一脚踹上了眼前的桌子,一声巨响,因为力气很大,竟是直接踹翻了过去。

  女孩们吓得四散开来。

  “喂,君浩,你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有脾气回家再发,冲着你老子发,别把这些漂亮的小鸟们给吓到了。”

  说话的是宁雪松,他和林君浩是发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情谊,也是个反骨,家里面让他继承家业,他却跑去娱乐圈,把他父亲气得不行。

  “能有什么事情,我家还有什么事,不就是那个女人又闹事情,老爷子威胁我回去。”林君浩站起身来,边整理外套边说道。

  宁雪松很是感慨:“所以说婚姻真的是坟墓啊,一不小心就埋葬了爱情和初恋。”

  林君浩瞪了宁雪松一眼,还是转身走了。

  “哎,怎么回事啊?宁少,听你的语气,林少这是有内情啊,快来给哥几个八卦八卦 ”叶琪一脸八卦的凑过来。

  宁雪松故作高深的看了他们一眼:“真想听?”

  “真想听!”

  看着一个两个八卦的嘴脸,宁雪松才满意的张口到:“话说呀,林少小时候有个邻居,邻居家有个长得顶好看的妹子,两家人比较熟悉,然后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玩得好……”

  “后来小姑娘搬家了,就约定长大再见,这可是林少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呀,这么多年就等这一个人,结果突然之间,家里就非让他和另一个妹子结婚了,你说,这要是你,你能接受吗?”

  其他几个哥们都唏嘘道,这个怎么能接受呢?

  叶琪正儿八经的思考了一下:“你的意思是,林少心里边爱的是一个,但现在娶的又是另一个?”

  宁雪松今天才算是高看了叶琪一眼直夸他有佛性,有慧根。

  叶琪一天都喜滋滋的。

  林君浩坐进车里,心中还是带着郁气,想着这次不能这样就妥协了,要是每次都这样,岂不是被那个女人拿捏在手心了 ?

  考了一下抬起头对着司机说的:“先回别墅,我们再去医院。”

  “可是少爷……”

  “没什么可是,快点开吧。”林君浩直接打断他的话。

  林君浩到医院的时候,身上还带着酒气,紫烟紧紧的扣着林君浩的手,暗暗的告诉自己:“你今天撑过去就能够嫁入林家了,你就是唯一的少奶奶了,你一定要把握住这次机会。”

  “老弟你终于来,这是……”

  林三小姐看着自己的弟弟来看慕青,但是还牵着另一个女人,还挺着个肚子,差点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收声拉过自己的弟弟,压低声音说:“这是谁,你是疯了吗?谁看妻子还带着另一个女人,她还怀着孕!”

  “姐,妈不是一直想要个小孩吗?慕青三年都没生出来,现在终于有个小孙子了,你说,他老人家能不开心吗?”

  “这些事我们过后再说,你妻子刚刚才出车祸,你就带着这么一位……小姐过来,你是想把爸妈还有慕青气死吗,快走快走。”

  “是君浩来了吗 ?怎么不进来?”林夫人听到外面的动静,开口问道。

  林君浩不顾自己姐姐的阻拦,硬是拉着紫烟进去,林三小姐一跺脚:“算了,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了。”

  “君浩呀,慕青撞车这么危险,你也不说来看……”

  林夫人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林君浩身后的紫烟。

  “妈,这是紫烟,她有了我的孩子……”林君浩直接说道。

  “这,这,什么?”

  “妈,你应该知道,我想表达什么,你也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

  “妈,可是,君浩,你……”林夫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林君浩说完,然后直勾勾的看着慕青,慕青右脸一片青紫:“你是撞车撞到脸了吗,真可惜啊,你身上唯一的优点也没有了。”

  慕青咬了咬下唇没有说话。

  林父缓过神来,抄起拐杖狠狠地打了林君浩两下:“你是要气死我吗!家里的妻子还在医院里,你就带着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你是要让别人看我们家有多么薄情寡义吗,给我跪下!”

  林君浩被抽了两下也没叫痛,直挺挺的跪在地上,脖子一梗不屑道:“当初定下婚约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不要结婚,现在变成这样,难道只是我一个人的错吗?”

  林先生被气得哽了两口气,又用拐杖抽了他几下:“慕青哪里不好 长得好学识也好。”

  林君浩并不言语,林母看着怯怯的紫烟,想骂两句,但是又想到她肚子里是自己的孙子,便忍住了,“君浩,你这样真让慕青寒心。”

  林君浩不管不顾,扭过头这才看见,慕青身边站着个漂亮男人,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皮肤白皙,眉如墨画,眼睛乌黑深邃,戴了一副金丝边框的的眼镜,表情冷漠。

  林君浩忽而开口道:“说我出轨,这个男人是谁?我就在奇怪,为什么明明你请假一个月,还天天往外面跑,既然咱们两个都有爱人,就不要强迫过日子了,早早离婚……”

  “啪”的一声,谁也没有想到,站在那里的斯文男人,会突然走过来,拽起林君浩狠狠给了他右脸一拳。

  “你真的配不上她,你简直就是个混蛋。”顾雨泽死死地拽住林君浩的领子,手上的青筋暴起,目光冰冷的盯着他。

  第5章 深沉母爱 儿媳是你

  林三小姐赶紧过来制止,想要拉开顾雨泽,病房里乱糟糟的,护士以病人需要静养为理由,把他们都请出去了。

  林夫人哭哭啼啼的,一边嘴里还念叨,怎么生了个这样的儿子。

  林三小姐安慰道:“妈,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弟这些年心里记挂着人,还帮他定了这门亲事。”语气中有些许埋怨林夫人。

  说完,林三小姐眉头皱起来,显得颇为嫌弃道:“他能惦记着谁,不过就是口头上那么一说罢了,你瞅瞅那些八卦杂志上都写的什么,他今天跟这个小明星出去,明天和那个夜店女,我听着都不舒服,也就你们还相信他心里有人,心里有人就不该是这个样子,整天吊儿郎当的,和不三不四的女人出去,我要是他心上人,我才不和这种人在一起。”

  “我呀,帮他定下这门亲事,不过就是想让他收收心,别每天没事干,天天出去鬼混 ,结果你看看,和外面的女人连孩子都有了,我可怎么向慕青交代啊,还有你,现在你埋怨我了,当初这个事情,你不也同样撮合了嘛。”

  “好好好,您说的对,我才说一句话,您能把我怼到天边去。”三小姐自知戳了自家老妈的雷区,赶紧认错。

  这三小姐是林家唯一的姑娘,家里哥哥弟弟都宠着她,也让着她。

  奈何自己排行老三,家里人天天调侃的叫她“小三”。

  三小姐在家里关系最好的,就是自己的这个小弟弟,年纪没差多少。

  两人从小玩到大,从裹着尿布互相在婴儿床上打架,到当年结婚到现在有了孩子,想起来就颇为感慨。

  从病房出去时,林三小姐看着垂首坐在病床上的慕青,白色的病号服简直像是挂在她身上,细瘦可怜,不知为何,蓦然想起当时结婚的情景。

  林三小姐第一次见到慕青,就是在婚礼上,是个美人儿。

  慕家小姐看起来斯斯文文,说话也细声细气,看起来就是那种书卷和文艺堆砌出来的大小姐。

  她还曾偷偷的感叹过,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林君浩这种人怎么这么好命,爱着一个还娶了另一个。

  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了婚礼,弟弟还这么矫情,委实不算正人君子的做派。

  伤了自己也伤了那位小姐的心。

  三小姐暗暗在心里道,我弟弟若是负了你,我一定会替他补偿你,仔细想一想自己真是一个好姐姐。

  也算是为即将出现的一对怨侣作准备。

  却没想到一语成谶。

  清官难断家务事,顾雨泽叹了口气坐在凳子上,忽然抓起慕青的手,慕青因这样突然的动作,身子微微一颤就想把手收回来,顾雨泽手掌微微用力,感觉到掌心中的手带着凉意和颤抖。

  右手从西装前襟的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在慕青的手上留下一串数字道:“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你有需要帮助,就打我这个电话。”

  慕青还想说什么,但是顾雨泽捏了捏她的手道:“我非常过意不去,你总得让我做点什么,我这心里才好受些。”

  说罢起身走了。

  慕青怔然的看着他的背影,手掌上还留着笔划过的微痒,轻轻勾起一丝微笑,轻轻地开口,像是叹气一般,轻轻地说了一句好,很快便消失在空气中了 。

  慕青的母亲到医院时,林家还在教训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林母哭哭啼啼的,看到慕青的母亲赶紧走过来说:“亲家母,实在是对不住,我儿子太混账了。”

  慕夫人看了眼哭泣的林母,又看看站在那里目不斜视的林君浩,还有躲在他身后柔柔弱弱的紫烟,大约也就懂了发生了什么事,态度冷淡又高傲:“我先去看看慕青。”

  “好,好。”林母也是习惯了慕夫人的这番做派。

  慕青看着自己的母亲走了进来微微的垂头道:“母。母亲。”

  慕青对自己的母亲既有孺慕之情,又有些畏惧。从记事起,母亲就从未抱过她,在她心里,母亲是那么高贵美丽,但也是如此的高不可攀。

  唯独定亲的那时,母亲不肯松口说道:“这样定亲太过于轻率。你们从未相处过,只是通过几年信,你又怎么能轻易嫁过去。”

  后来母亲就把自己锁在家里面,终于一日,慕青砸掉了家里所有的东西,一边哭一边砸,还说了许多非常伤人的话。

  “你把我生出来从没有管过我,既然如此,那这次的婚事,母亲也不要插手吧。”

  那时只想着尽快嫁给自己的心上人,又怎会听别人多言一句呢,现在变成这样也是可笑。

  “我曾与你说过,若是将感情错付,再后悔,再心痛你都得受着。”慕夫人凉凉的开口说道。

  慕青抬头,看着母亲那张美丽却面无表情的脸,开口道:“母亲是否觉得我很可笑,我……”

  慕青还没说完,睁大眼睛,看见母亲轻轻把手放在她的头上,是想象中的那样温暖和柔软,蓦然鼻头一酸,眼泪便掉了下来。

  “可你是我的女儿,我又怎么能看着你痛苦。”

  慕青颤颤的抱住母亲,在她怀里哭出了声。“我错了。”

  今日在母亲面前哭出来,忽而就觉得,这三年就这样过去了,忽而就觉得,这段情算是过去了,所有的疲惫和焦虑也这样过去了。

  慕夫人轻轻地抚着她的长发,低声的喃喃自语:“大家都说你最不像我,太心软,太重感情,不像她的母亲冷静又霸道,可只有我知道,只有你像我,你最像我。”

  那声音很低很低,低的湮没在慕青的哭泣声中。

  慕夫人走之前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但是慕青明白这是在给她最后的体面和信任。她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处理好这件事情,就像是相信她自己一样。

  林夫人送走慕青的母亲之后,拉住慕青的手说:“慕青啊,你在医院好好休养,君浩那边,有母亲和你公公帮你说他,你放心,就算是君浩在外面有了小孩,我也只认你这一个儿媳妇,外面的狐狸精,休想嫁到我们家来。”

  林夫人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

  慕青苦笑一下,虽然儿媳妇只有自己一个人,可是孩子却可以有很多。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9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