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娇妻泣婚小说尤雪儿陆少勤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娇妻泣婚小说尤雪儿陆少勤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一章 订婚闹剧

  六月六号是个极好的日子,晴朗的天空澄澈无云,阳光普照大地倾泻着暖洋洋的滋味,温润的风拂过每个人的面庞,将他们的喜悦吹散到每一个角落。

  对于A市来说,今天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热闹日子,因为本市大佬家族之一的方家二少爷方俊辰在天泉酒店举办订婚喜宴,市里边有头有脸的人物都齐聚一堂,期待着这场婚宴的开始。

  尤雪儿睁开眼看见了化妆镜里的自己,都说天底下的新娘都是最美的,精心打扮过得她的确也好看得不像话。

  小巧的一张瓜子脸上粉黛略施,一双大眼清澈如一汪清泉,挺直的鼻梁和饱满的红唇都恰到好处。

  她不是那种倾城的美,却让人觉得很舒服,很纯净。

  这时外面传来了方俊辰来催促的声音,打断了尤雪儿的思绪。

  方俊辰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他的确也如A市传言的那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尤其今日的他一双桃花眼带着迷人的笑容,任谁也不能否认他的魅力,连尤雪儿也不行。

  尤雪儿挽着方俊辰踩着红地毯,踏着雷鸣般的掌声走到了明亮的舞台之上。

  尤雪儿站在方俊辰身边温柔地笑着,在底下的人看来,二人绝对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台下人的喜悦并没有真正感染到尤雪儿,下面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

  因为按照方家的说法,她的亲人朋友是没有资格来参加这场婚宴的。

  “今天呢,是我跟小雪订婚的好日子……”

  “俊辰……”

  方俊辰的话没有说完,却从红毯另一头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声音的主人是个和她声音一般娇柔的女子。

  一张美丽的小脸上此时挂满了泪珠,水汪汪的大眼里含着雾气,却难以掩盖眼底的哀怨与悲伤,素白连衣裙下包裹着的娇小的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着,更加的惹人怜惜。

  这一幕让在场的宾客都吓了一跳,原本喜悦的脸上现在换上了诧异的表情。

  而方俊辰原本的笑容也消失不见,脸上却也不是惊讶,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仔细看还能瞧出一抹愧疚和心疼。

  尤雪儿不认识这个女人,但从方俊辰的表情里可以看出来,他很在乎这个女人。

  尤雪儿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心情,应该换个什么表情,或者说应该说什么,只好依旧大方地微笑着。

  她知道方俊辰花心,但没有想到她的情敌会这么快的到来,更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一个场合。

  “小柔,我不是叫你在美国等我吗?”方俊辰最终还是从舞台上走了下去,将那个泣不成声的娇小女子揽在了怀里。

  独留在舞台上的尤雪儿这下再也无法保持微笑了,她不知道应该走还是应该留下,她此时只感觉无比的尴尬。

  而且方俊辰叫的小柔,让她想起之前方夫人提过的一个名字——温柔。

  温柔是方俊辰的爱人,那她是什么?

  方俊辰还要娶她做什么?

  即便他根本不爱她,那也不该给她这样的“惊喜”吧?

  尤雪儿咬着牙,这个时候她一定不能失态。

  “温小姐,如果你是来参加我的订婚宴,我和俊辰都会非常欢迎。”

  尤雪儿将订婚宴三个字咬得格外重,即便订婚不是她自愿的,但她也绝不容许有人这样的羞辱她!

  温柔并没有回应这句话,只是从方俊辰的怀里抬起头来,怯怯的哽咽着说了一句:“俊辰,我怀孕了。”

  温柔的声音不大,咬字却清晰,足以让全场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全场霎时间鸦雀无声,尤雪儿双腿莫名有些发软。

  “温小姐!今天这是我和俊辰订婚的日子,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

  尤雪儿已经是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了,怀孕二字几乎让她站不稳,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难堪!

  她的订婚宴,未婚夫拥着别的女人,还昭告全世界他们已经有了孩子!

  “俊辰,我…….”

  温柔并没有将尤雪儿的话放在心上,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只要抓住了方俊辰,那个女人就什么也不是。

  “温柔!”尤雪儿再也不能忍受,她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故意的,她浑身气的发抖,指着眼前抱在一起的二人,对一旁的保安厉声道:“请温小姐出去!现在!立刻!”

  “够了!”

  方俊辰听到这句话终于是松开了温柔,但却是转过身来朝着尤雪儿怒吼。

  “你以为你是谁?”

  方俊辰轻蔑的语气让尤雪儿瞬间脸色煞白,她从来没有想过方俊辰会这样对她,在他们订婚的日子里当着所有宾客这样地维护另外一个女人。

  “你不过是我方家花一百万买来的女人,在我面前耍什么威风?你能有多清高?不就是要钱吗?本少爷给你!”

  方俊辰一边说着,一边向尤雪儿走近,在话落音之际,将口袋里一叠钞票重重地砸在了尤雪儿脸上。

  尤雪儿被砸得跌坐在红色纸张里,钞票的棱角划得尤雪儿的脸生疼,却怎么也比不上方俊辰那句话带给她的疼,他真的是太狠了,一点颜面都没有留给她。

  除了屈辱,尤雪儿现在什么也感受不到,泪水几乎是要夺眶而出,但尤雪儿忍住了。

  她现在只想逃离这一切,原本这一切就像一场梦境,而现在已经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噩梦了。

  还没有等尤雪儿决定,身体已经跟随想法做出了选择,她提着洁白的婚纱,踩着十寸的水晶高跟鞋,一步一步地向红毯上的方俊辰和温柔走去。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不知道尤雪儿会有什么样的动作,会把温柔赶出去吗?还是会打她骂她?

  但却在众人的注视下,尤雪儿从他们的身边绕了过去,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这是尤雪儿留给自己最后的尊严了,这个时候她真的不想再管爸爸欠的一百万,不想妈妈那逼着她嫁了的话语,不想今天的订婚宴,什么也不想,就想离开这里。

  拖着沉重的步子从宴厅逃回化妆间,瘫软在靠椅上,尤雪儿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一场原本不该有的订婚,真的就以一种这样的方式结束了。

  安静的化妆间任尤雪儿无声的哭泣,空气里弥漫着哀伤的气息。

  而这种哀伤的安静却被手机的短信声打破了,亮起来的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一句话。

  “女人,送你的礼物喜欢吗?”第二章 想回家

  从酒店换了衣服走出来,尤雪儿真的不知道该去哪。

  看着手机上那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发来的短信,搜索着记忆里的人物,尤雪儿真想不出是谁发的。

  没准发错人了呢?想这些还不如好好想想以后怎么办。

  想起早上刚将行李搬进了他们的“新房”,尤雪儿落寞的神情有些难以掩饰。

  打了个车,回到万豪小区取行李。这是尤雪儿第二次走进这个房子,之前她问自己这是不是就是以后自己生活的地方。

  但讽刺的是,现在她该告诉自己,噩梦醒了,她可以离开这里了。

  眼泪不受控制地滴落,订婚宴上所受的屈辱一幕一幕浮现,她在方俊辰的眼里就如同一只蝼蚁可以随意践踏。

  尤雪儿从房间取了还没有打开行李,把钥匙丢在茶几上,就仓皇而逃。

  这房子里的婚纱照,红色的被褥,无一不像根针一样扎在她的心上。

  但她的确就是用钱买来的,她没有资格说不字。

  从小区离开,尤雪儿拎着行李站在马路上,看着车来车往,眼泪依旧倾泻而出,妆容早已经花得不成样子。

  她好想回家。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尤雪儿回到了自己生活的地方。

  以前他们家虽然不算殷实,但一家三口生活得很幸福。可自从去年生意失败后,爸爸就开始一蹶不振,妈妈也变得越来越刻薄不懂情理。

  终日的争吵让爸妈的感情越来越差,爸爸为了挽救家庭只好铤而走险,借了高利贷想重新起家,谁知道合伙人把所有钱都卷走了。

  尤雪儿叹了口气,从拿出钥匙开了门。

  看见她回来,还拖着个箱子,爸妈的笑脸明显僵在了脸上。

  “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还带着行李?”妈妈王清还在试探性地问着,丝毫没有关心她脸上的泪痕。

  明明早上送她走的时候是把她的衣物都带走了的。

  尤雪儿艰难地扯出一丝微笑:“妈,订婚取消了。”

  “什么?!为什么取消了?你是不是惹方家生气了?还是你做什么事了?不是跟你说了要忍着?你怎么…”

  “妈!”尤雪儿看到妈妈气急败坏的样子,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她的妈妈以前是多么的温柔。

  “小雪,你也是太不懂事了…”

  爸爸尤振山小心地瞄了女儿一眼,说得有点没底气。但他不想坐牢啊,方家说了只有女儿嫁过去了才会给钱,现在怎么办?

  “你快去跟方家说说,道个歉,你不是还说方俊辰是你前男友吗?你快去和他好好谈谈。”王清有些激动,推着尤雪儿往屋外走。

  尤雪儿被推得踉跄了一下,皱着眉拂开妈妈的手,坚决地说道:“妈,我是不会去道歉的。”

  对于方俊辰,她的初恋男友,尤雪儿现在只觉得厌恶。五年前,她喜欢他的时候,他和自己的闺蜜鬼混在一起。五年后他爱着别的女人,却要和她结婚,还在订婚宴上那样地羞辱自己。

  尤雪儿只觉得自己白活了二十五年,看上了这么一个人渣。

  “你怎么回事?你想让你爸坐牢是不是?你想看你妈自杀是不是?”

  说着便拿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往脖子上架,狰狞的表情触目惊心。

  “这样你满意了?你爸妈都死了你就高兴了?”

  妈妈的举动让尤雪儿也吓得脸色一白,挥着手,赶忙解释道:“妈,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激动。”

  王清看女儿有所退让,把架在脖子上的刀松了下。

  看着妈妈听后情绪有所好转,尤雪儿才接着说道:“妈,是方俊辰让我滚,他女人怀孕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尤雪儿委屈极了。眼泪几乎忍不住又要掉下来。

  “你不会也说你怀孕了吗?你是正室,她是小三,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女儿。”

  看自杀相逼没用了,王清说着把手上的刀一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尤雪儿。

  听到这句话,尤雪儿是震惊的,她从来没有想过妈妈会说出这样的话。

  “怎么可能!我跟方俊辰什么都没有。”

  “什么?我不是让你早点找机会爬上他的床,早点怀上孩子?你真是气死我了。”

  王清被尤雪儿气得怒不可遏,手直接掐了上来,丝毫没有疼惜女儿的意思。

  “妈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尤雪儿努力抑制的泪水终是如决堤大浪,狂涌而下。她是多么地想爸妈能给自己一点安慰,她已经足够难堪了。

  “你妈说的也有道理。”

  很久没有说话的尤振山也责怪地看着尤雪儿,方家本来就是他们家的救命稻草,他早也跟女儿说要牢牢抓住,没想到还是变成了这样。

  “小雪,这事还有回旋的机会吗?”

  尤振山带着期待地问着,如果方家真的不要他的女儿了,他可怎么办啊!

  “你最好是现在就回去,那个女人算什么东西,你才是方家认定的儿媳妇,不管怎么样,你都绝对不能让方家把婚退了,赶紧给我去!”

  王清干脆脸一横,直截了当地告诉尤雪儿,他们可是不想丢了方家这门亲家。

  “够了!”

  尤雪儿再也听不下去了,她原本以为爸妈会有一丁点地疼惜,可现在却都逼着她回到方家,回到那个让她受尽屈辱的人身边。

  她忍不了,也不想忍了。

  “这卡里还有一万块钱,你们拿去用吧。你的一百万我会想办法,我绝对不会再去方家!”

  尤雪儿把一张银行卡放在茶几上,这是她工作三年来的所有积蓄,她已经做决定了,她也是有自尊的。

  说完尤雪儿就拉着行李箱往外走。

  王清和尤振山两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日里温柔孝顺的女儿今天态度会如此坚决,愣了一会才反映过来去拉正在离开的女儿。

  “小雪啊,你不能走,你走了爸妈怎么办?小雪,你不能这样没良心啊,爸妈养了你二十多年,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啊。”

  看见女儿真的要走,王清几近崩溃,她真的受够了那些人天天催债的日子,这个家早已经支离破碎了,女儿一走,只怕他们都完了。

  “爸妈,你们保重。”

  尤雪儿看了一眼爸妈,还是推开了他们的手,拖着自己最后的尊严离开了自己的家。

  关门那一瞬间,尤雪儿是真的心寒了,也真的绝望了。

  曾经她也可以像很多人一样,难过了,伤心了,就回家。妈妈那个时候还很温柔,会哄着她,笑着安慰她,给她做好吃的。

  尤雪儿很怀念那个时候的生活,怀念那个时候的爸爸妈妈。

  为什么一切都变了,尤雪儿问着自己,她觉得自己此时从头顶凉到了脚趾头。

  尤雪儿,又一次无处可去了。第三章 酒吧买醉

  离开家的尤雪儿,再一次迷茫了。

  天已经要黑了,此时肚子的咕咕叫提醒着她一天没吃饭了,尤雪儿翻开钱包,看着里面躺着的几张零散的钞票,感到无助极了。

  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尤雪儿随便找了家面馆吃了点东西,她还要思考晚上去哪睡的问题。

  尤雪儿付了饭钱,钱包真的已经瘦到找个地方睡觉的钱都没有了。

  最好的朋友颜佳佳也因为她和方俊辰订婚跟她绝交了,一气之下去了夏威夷度假。

  自己那些亲戚更不用说了,他们家这样以后都是避之不及。

  没有钱,也没有人愿意收留她。难道她尤雪儿要在大街上流浪一宿吗?

  尤雪儿翻捣着钱包,多希望从夹层里冒出一张红色的钞票,挽救一下今日惨到人神共愤的她。

  不巧的是,真的没钱了。但尤雪儿看到了一张房卡,那是方俊辰早上给她的,说是下午累了可以去那休息。呵,真是体贴。

  但此时的尤雪儿真的没有心情去骂方俊辰了,她内心在纠结着,去还是不去?

  尤雪儿猛地甩了甩头,再次心一横,反正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了。碰见了就撕个两败俱伤好了,反正她现在什么也不怕了。

  再回到天泉酒店,尤雪儿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一天下来,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她胸口,触景生情,情绪一下子全被激发了。

  悲伤的,屈辱的,生气的,绝望的…一幕一幕像电影画面一样。

  叹了口气,将头埋得很低,尤雪儿才拖着箱子坐进酒店。

  她可不确定酒店的人会不会认出她来,毕竟事情闹那么大。不过自己现在妆都哭花了,这幅鬼样子不被拦在门外估计就不错了。

  好在酒店的人看上去都有点忙,没功夫管她,还算顺利地进到了房间。

  更好在方俊辰没有在,尤雪儿也算是松了口气。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应该是和温柔在一起吧?应该很高兴很幸福吧?

  真是讽刺。

  尤雪儿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悲愤。此时的她眼睛落在桌上的酒水券,上边说着凭券可以在酒店三楼酒吧免费享受酒水服务。

  不得不说这券出现得恰到好处,尤雪儿心一横,洗个脸拿了券就走了。

  酒吧尤雪儿真的是很少来,不过她今天的心情,不来酒吧,真是对不起她内心的愤怒了。

  酒吧是什么地方?就是发泄情绪的地方!

  尤雪儿此时有多需要发泄情绪,恐怕只有她那视死如归的表情可以回答了。

  尤雪儿狂点了一大堆啤酒,虽说她的酒量是一杯就倒,不过她今天就是不爽!就是要喝个不省人事!

  管他方家多有钱,管他方俊辰多牛逼!没了他们,她尤雪儿还不能活下去了?

  想着想着,尤雪儿更觉得委屈难当,举起酒杯一杯地往自己肚子里灌。

  每灌一杯,尤雪儿就告诉自己她自由了!方俊辰就是个人渣!

  然后越灌越急,到后面直接一口闷。

  这样的疯狂让尤雪儿自己都觉得害怕,果然不出十杯就开始意识涣散了。

  酒吧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自然多的是猥琐大叔占便宜,尤雪儿起身的时候就有不少笑得一脸淫笑的男人拿手往她身上摸。

  尤雪儿皱起眉,觉得恶心极了,大骂了一声“畜生”,用仅存的理智用力把他们的手推开。

  却不想这更激起了这些男人的兽欲,有的甚至把手放她屁股上了。

  尤雪儿恶心得直接当场就一口吐了出来,污秽的东西流了一身,还带着不少异味,没想到这样这些男人都不死心。

  “放开她!”

  冰冷的声音让尤雪儿身边的男人们一震,她顿时感觉身上的手少了不少。

  尤雪儿感谢死这个说话的男人了,摇摇晃晃的身体还在尝试着躲开那些咸猪手。

  但还是有不怕死的一个肥头大耳的猥琐大叔听了这话后一把将她捞在怀里,尤雪儿觉得恶心极了,拼命地反抗。

  “我说放开她。”

  男子再强调了一次,这次的声音更带寒意,而且夹带了不少怒火。

  尤雪儿一听那个救命的男人没有放弃她,内心涌起了无限的感激,然后一边挣扎着挣脱猥琐大叔,一边努力睁开眼看面前说话的男人。

  “真好看。”

  这是尤雪儿第一且唯一的反应。他好年轻,还好帅…

  挺拔的身材,孤傲的气质跟这个酒吧格格不入,而那张脸真的无法用言语形容,瘦削的轮廓,迷人的眼睛,性感的嘴唇,还有那股阴鸷的气息,把现在晕头转向的尤雪儿迷得七荤八素。

  那男人也不知道听到了尤雪儿的喃喃话没有,沉着脸一把将他从男人堆里拉到自己怀里,闻着她一身的酒气,男人嫌弃地皱起了好看的眉。

  “你谁啊,少特么多管闲事,知道老子是谁吗?”

  美女在怀却被抢了,猥琐大叔自然不愿意了,虽说眼前这人看上去来者不善,但自己也不是好惹的主,他哪能白白便宜这小子?

  听这话,帅气的男人周身寒气更重,紧抿着薄唇,眉蹙得更紧了。

  尤雪儿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伸手去抚平。

  “别皱眉,皱眉就不好看了。”

  男人不知怎的,听了这话,真的舒缓了双眉,看了一眼怀里软如泥的尤雪儿,向身后的保镖们吩咐道:“把他们的手都给我剁了!”

  在天泉酒店这种地方闹事的人基本都是在A市里横行霸道的人,要说管,谁也没那熊心豹子胆。

  自打这大叔大闹起来,两人的保镖往酒吧里一站,有眼力见的人早就躲远了。

  不知道是不是人都吓跑了给了猥琐男自信,蹬鼻子上脸地直接撸袖管了,露出一身的黑黑青青的纹身,仗势倒是做足了。

  而且听了帅气男人要剁他的手,原本就恼了的大叔现在更是气了,大吼大叫着说道:“别以为老子听着这话就怕了,孙子唉,老子告诉你就是天王老子来了,老子也不怕!”

  帅气男人听完不屑地看了猥琐大叔一眼,冷哼一声,抱起尤雪儿转身就走。

  猥琐大叔当然不愿意,蹬鼻子瞪眼睛的,上前就想把他扯住,但被保镖拦了下来。

  “奶奶的!有本事别走啊,是个男人就跟老子打一架!”

  这猥琐大叔被拦了,直接就上来想干架。龇牙咧嘴地,像是要吃了他们一样。

  “不自量力,给我废了。”

  留下这句话,帅气男人头也不回地留给猥琐大叔一个优雅离去的背影。

  随后尤雪儿便只听得见猥琐大叔的嚎啕大叫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剁了手,嚎啕大叫瞬间变成了杀猪般的惨叫,听得尤雪儿心里一顿发毛。

  至于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尤雪儿真的不知道了,反正不管是不是梦,她都再也睁不开眼睛了。

  在睡去的前一秒,尤雪儿只有这样一个想法:如果不是做梦,失身给这样一个男人,也许也还不错。第四章 跟陌生人睡了一夜!

  黑夜终究是短暂的,黎明的光辉再次笼罩了大地,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向床上还在熟睡的人儿,有种静谧的悠然。

  而下一秒,尤雪儿揉了揉眼,猛地坐起来,却发现头痛欲裂。

  满屋子的酒气扑鼻,尤雪儿狠狠地嫌弃了自己一把。

  坐在床上,尤雪儿脑子飞速运转着,她昨晚心一横去买醉,然后烂醉如泥,然后有人猥亵她,然后有个好看的男人救了她,然后呢?

  尤雪儿吓得赶紧拉开杯子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经不知所踪,身上穿的是…酒店的浴袍。

  是不是做梦?

  谁给自己换的衣服?

  难道她和那个好看的男人昨晚…?

  尤雪儿使劲地揉了揉自己头上的鸡窝,确定不是做梦,有点崩溃了,心想着不会吧? 不会是真的吧?

  难道坚守了二十五年的防线真的就在昨晚英勇就义了吗?

  都说喝酒误事啊,啊啊啊,尤雪儿肠子都悔青了。

  尤雪儿后悔归后悔,但想着昨晚还好是个帅的惨绝人寰的男人在那个肥头大叔手里拯救了自己,不然栽在那个大叔手里,她非杀了自己不可。

  “醒了?”

  这突然声音差点把尤雪儿吓得三魂七魄都散了,下意识反问了一句:“谁?”

  然后眼睛开始寻着声音找主人,最后在落地窗前发现了一个傲岸的身影,就是昨晚救她的那个男人。

  尤雪儿忽然就松了口气,为什么松气,估计她自己也不知道。

  “谢谢你昨晚救了我,不过我们昨晚…”

  自己第一想法居然是道谢,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难道不是应该理直气壮地站起来指责这个乘人之危的“小人”?

  这时候还装什么矜持?尤雪儿真是佩服自己。

  不过下一秒,她的眼睛已经完全落在那个转过身来的男人的身上了。

  和昨晚看到的一样高大的身材,如刀琢的面孔,完美得有毒。

  而此时的他左手插在裤袋里,右手托着酒杯,阳光从他的身后洒下来,将他的脸映得更加地迷人,尤雪儿真的觉得他仿佛不是和她一个世界的。

  在尤雪儿的注视下,男人勾了一抹戏谑地笑,抿了口香槟,随手将酒杯放在一旁的玻璃桌上,一步一步地向尤雪儿走来。

  在靠近床的一瞬间,将还处于呆滞状态的尤雪儿用双手整个地束缚在了床头。

  这动作终于打断了尤雪儿的花痴,暧昧的姿势让她脸刹那便红透了,嘴上却是心虚地问着:“你…你要干嘛?”

  “尤小姐似乎是又忘了,那我就让尤小姐来回忆一下。”

  带着一抹邪魅的笑,不待尤雪儿有别的反应,男人径直将嘴覆了上来,将嘴里的香槟渡了进去。

  男人的嘴唇一离开,尤雪儿就呛了几声,下意识地说道:“我没刷牙。”

  话一出口,尤雪儿又后悔了,她明明就不是想说这的…不过仔细回味一下,这男人长得真帅,声音真好听,还有…他的吻也真好闻。

  想到这,尤雪儿的脸噌地一下,红得发紫了,暗怼自己:想什么呢?

  不过什么叫又忘了,难道他们见过?她怎么没印象?

  这么帅的男的她能忘?莫非失忆了?

  不可能啊!

  尤雪儿刚想问,却听到男人的一声调笑,羞愤极了,一时间真的哑口无言。

  “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姓尤?还有我们见过?”

  尤雪儿用自己的理智问出了这句话,都怪这男人生得太妖魅了,自己才会被迷得乱说话。

  尤雪儿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放心吧,我对一个酒鬼没兴趣。”

  男人压根没有回答尤雪儿的问题,尤雪儿心底暗自“切”了一声。

  不过他的话倒是提醒了尤雪儿闻到的酒味和满屋子…有些难闻的异味,吹了一夜的风都没散去。

  尤雪儿顿时觉得有些心虚,嘴巴张了张还是觉得什么都不说的好,就闭嘴了。

  房间顿时有种诡异的安静,尤雪儿还在脑海里仔细搜索有关他的记忆,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他们见过她特别相信,还有他说什么也没发生她也信了。

  真是见鬼了。

  不过尤雪儿再仔细看了一下房间,脑子停止运转三秒才猛然反应过来这不是她房间。当然不是她的房间!

  一下子就麻溜地从床上蹦了起来,尤雪儿揪着浴袍,敛着屁股边蹦跶边找自己的衣服。

  尤雪儿不知道是不是没睡醒,一边找衣服一边喃喃道:“我衣服呢?我衣服呢?”

  好像衣服听得懂人话一样。

  “厕所。”

  男人话没落音,尤雪儿已经蹦到厕所了。不过尤雪儿拿起衣服的时候自己都嫌弃了,不过更尴尬的是厕所居然是透明的,还没有帘子。

  尤雪儿一脸崩溃的看了眼外面的男人,已经背对着她看风景去了,略微舒了口气。

  反正昨晚换衣服他肯定也是什么都看了,没失身就是不错的了。

  尤雪儿眼一闭,直接光速将衣服换上了,总比穿浴袍强点。

  再光速地拿走自己的东西,尤雪儿直奔房门,实在不敢想自己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睡了一夜,万幸是没英勇就义。

  不过在手搭上房门的一瞬间,尤雪儿还是没忍住回头问了一句:“那个…昨晚谁给我换的衣服?”

  “当然~” 那窗前看风景的男人转头一笑,戏谑地回答着:“不是我。”

  这一转身简直又把尤雪儿迷在原地,愣了半秒才知道思考。

  看来昨晚他没占自己便宜,不知怎么的,尤雪儿稍微有些失落,但回想起刚刚那个吻,脸颊又烫了起来。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陆少勤。”

  看着尤雪儿红彤彤的面容,陆少勤的心情似乎更好了,笑得越发魅惑,简直像个妖孽。

  “陆少勤。”尤雪儿将他的名字小声地重复了一遍,似乎是是怕忘了一般。

  再转头看了他一眼,尤雪儿还是开门走了。她相信他们还会再遇到的。

  尤雪儿在回房间的路上不停地咒骂自己没出息,也不是没见过长得帅的,方俊辰也没迷倒她啊。

  说到方俊辰,尤雪儿闭嘴了。

  而此时的陆少勤,站在落地窗前,喃喃地说着:“我们还会再见的。”

  第五章 方夫人逼她结婚

  回到自己房间的尤雪儿赶紧洗了个澡,把一身臭熏熏的衣服换了下来。

  洗完澡,尤雪儿坐在床边擦头发,拿起手机发现没有未接电话,也没有未读短信,感觉很是讽刺。

  也是,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关心她呢?

  这时,敲门声惊醒了尤雪儿,放下手机走到房门处,小心地问了一句:“谁啊?”

  其实就算门外的人不回答,尤雪儿也从猫眼里看到了。

  来的人是方俊辰的妈妈,林玉娇。

  尤雪儿犹豫了一会,还是把门打开了。

  林玉娇让随从在外面等着,自己踩着地毯就进来了。

  对于林玉娇,尤雪儿并没有太多的印象,可能也是由于加上今天也才见过两面的关系。

  看得出来林玉娇是个很注重保养的女人,年过四十依旧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所有的妆容服饰都特别的得体,举止也极为优雅。

  俨然就是豪门大族女主人的典型代表。

  但尤雪儿是不太了解林玉娇的,她只知道她是个很强势的女人。

  当然昨天林玉娇满脸的愤怒尤雪儿也看见了,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生气是难免的。

  “方夫人,有事吗?”

  昨天的事情,要说尤雪儿现在能原谅方家,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但方夫人的确也没对她做什么,因此尤雪儿表现得还算礼貌。

  “我听说你昨晚没回家,就来这里找你了。”

  林玉娇作为方家女主人,身上的一股傲气是不容置疑的,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格外地高傲,似乎是要提醒尤雪儿身份问题一样。

  “方夫人有话请明说吧。”

  尤雪儿虽然听着她的话不太舒服,但她确实也没资本横,还是礼貌地说着。

  “我要你回方家,找个日子把婚接着订了。”

  “方夫人,对不起。我做不到。何况温柔已经怀孕了。”

  尤雪儿听着林玉娇的话,心底一凉。且不说方俊辰昨天怎么羞辱她的,温柔都已经怀孕了,她就算再作践自己也不会回去了。

  她不知道温柔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和方家有什么关系,怀着孕都不能得到允许,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啊。

  林玉娇听到温柔这个名字,脸色明显变得不好了。

  “温柔这个女人害了我一个儿子不说,还打算毁了我另一个儿子,我宁愿找了你这样的儿媳妇,也不会让她进我方家的门!”

  尤雪儿算是有些明白了。她也记得方家是有两个儿子的,但方俊逸在三年前突然出车祸死了,是不是跟温柔有关,尤雪儿就不知道了。

  如果温柔害死了方俊逸,林玉娇这么生气也是应当的。

  不过尤雪儿怎么听着林玉娇的话都不像是喜欢她,什么叫宁愿找她这样的儿媳妇?

  “方夫人,你们的家事我一个外人不好插话,而且温柔已经怀了方俊辰的孩子,方俊辰也已经明确表示了不要我。我想方夫人这么做不太合适吧?”

  “怎么?不想要那一百万了?”

  林玉娇抬头看了尤雪儿一样,丝毫不掩藏自己鄙夷的眼神。

  这话一瞬间就激到了尤雪儿,她几乎是咬着牙说道:“不劳方夫人费心了,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尤雪儿想起方俊辰昨天说的话,突然明白了什么叫有其子必有其母,她敬她是长辈,但她呢?

  有钱就可以羞辱她了吗?

  “你们要是能想到办法,早就还钱了。”林玉娇哼了一声,接着说道:“我们方家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福气进的。”

  尤雪儿实在受不了这语气了,有些气急。

  “既然那么多女人想进方家,那你就去找她们好了,来找我干嘛?”

  “不知好歹。”

  看着尤雪儿的态度,林玉娇也有些生气。

  “你以为我愿意找你,要不是俊辰说不娶你就娶了温柔那个女人,我们方家能看上你这样一个随便的女人?”

  尤雪儿被她一口一个我们方家说得很是无语,但她更生气的是,方俊辰要娶温柔关她什么事?

  忽然觉得可笑极了,难不成想把她绑在方家大院守活寡?

  尤雪儿几乎笑出泪来,是践踏她的尊严践踏得还不够吗?

  “方夫人,我不是你们方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东西。”

  林玉娇看着尤雪儿的态度,神情开始有些难堪,她原本以为这个女人会比温柔更好打发。

  结果却是两个人现在都一样的不识好歹,一个只想踏进他们方家的大门,另一个又死都不愿意进来。

  “尤小姐,我劝你还是想清楚,不想你爸爸坐牢的话,你最好还是乖乖听话,否则…”

  林玉娇也懒得客气了,直接撂狠话了。

  尤雪儿暗自咬咬牙,坚决回道:“方夫人,我也是有尊严的。我爸爸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听着尤雪儿的话,林玉娇火气一冒就上来了,她就没见过这么不识抬举的人。

  “方夫人,我累了,你请回吧。”

  尤雪儿看着林玉娇眼睛都在喷火,懒等得她在多说,直接下了逐客令。

  她尤雪儿不是东西,想拿钱买就想钱买,一百万就让她跟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过一辈子,对不起,她真的做不到了。

  现在尤雪儿觉得,嫁给方俊辰,还不如一辈子单身!

  林玉娇自然是没有受过这样的气的,扬起手就给了尤雪儿一巴掌。林玉娇有多生气,那一巴掌就有多响。

  尤雪儿白皙的脸上瞬间就多了五个指印,她强忍住了痛意和眼泪。

  她真是不知道欠了方家什么,昨天挨方俊辰打,今天又挨了林玉娇一巴掌。

  尤雪儿什么也不想说,捂着脸转过身,再也不想看林玉娇的脸。

  “你以后也休想再踏进我方家的门!”

  林玉娇愤恨地看了一眼尤雪儿,冷哼一声,趾高气扬地走了。

  高跟鞋滴答滴答地声音渐渐走远,尤雪儿才反应过来。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提醒着她刚刚发生的事情。

  她以为自己已经够惨了,没想到这些远远没有结束…

  尤雪儿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双腿,眼泪早已经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没有了方家,爸爸的一百万怎么办?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9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