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的牢笼小说宁静容白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的牢笼小说宁静容白辰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001章 所谓的惊喜

  夕阳的余晖,洒在离城商业大学南湖畔时的样子,原本是离城最美的一道风景,此时的宁静容却是没有半分闲暇去欣赏。

  她独自坐在南湖畔的草坪上,双眸低垂,翘卷的睫毛微微颤抖,眼底写满了痛苦与纠结。

  家里的突生变故,父亲的步步紧逼,使得她今天必须和白辰彻底划清界限。

  一只手紧捂着胸口,只有这样才能些许缓解内心那股莫名的疼痛。

  此时,她那双姣好的双眸突然被覆上了一双温润而有力量的手,耳边传来宠溺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小傻瓜,猜猜我是谁?”

  那么熟悉的声音,那么熟悉的温度,她又岂能不知是谁呢?

  宁静容深深的吸气、呼气,尽力压下心中的万千思绪,闭眼转身投入白辰的怀里,转而紧紧地抱住他。

  闻着他身上这股淡淡的清香,还是一如往常的温暖、安心,如果时光能在这一刻永远定格,该有多好。

  可是,她不能,她必须割舍这让她无比贪恋的温暖。

  “辰,生日快乐,我爱你,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可是为了母亲,我只能舍弃私人的情爱,请原谅我的自私。”

  宁静容扣着白辰胸膛的双手越发的紧了。

  今天是白辰的生日,而她连一句生日快乐都不能说出口。

  白辰感受到宁静容的主动相拥,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眼里透着闪闪的光,仿佛比太阳还耀眼。

  脑海里闪过的全部都是他对未来幸福的美好憧憬。

  俊美的脸上噙着一丝宠溺的笑容,看着小容儿,温柔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小容儿,这段时间我好想你……”他边说着,边把手探进裤兜,裤兜锦盒里装有着他这些时日里对小容儿浓浓的爱。

  只是,手指刚触碰到锦盒,却被小容儿一把推开。

  “白辰,我们分手吧!”

  此时,宁静容脸上透露着从未有过的冰冷决绝,她紧紧攥着的手,微微颤抖的肩,却无不显示出她内心的痛苦与挣扎。

  “对你我已经玩腻了,从今天起,我不想再看到你。”

  她眼眸低垂,再也不敢多看一眼白辰,随即背过身去。在白辰看不到的地方,卷翘的睫毛下,是眼眸里颤抖的泪珠。

  白辰的身子骤然发颤,相比于内心的震惊与难受,他更害怕宁静容的离开,当即拉住宁静容的手臂。

  “小容儿,你别走。我不要你离开。”

  “要是这个样子看腻了,那我换个样子给你看可好?”

  “小容儿,你喜欢什么样子,我就变成什么样子,我什么都愿意改,只求你别走好不好?”

  白辰的声音之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恳求,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求人。

  宁静容别过头去,强忍住内心想要缴械投降的冲动,她不能放弃,她必须伤透辰的心。否则以他的性子,是不会放弃,一定会追根到底的。

  而她必须要与这里的所有断干净,包括她最爱的辰,不然,若等到她那所谓的父亲亲自动手,她根本不敢想象会如何……况且还有母亲那高额的医药费。

  宁静容紧紧地咬住下唇,闭上双眸,经过几次深呼吸,情绪才得以有所压制。

  她不敢转身,她清楚的知道辰此刻的痛心、失落、折磨与难堪。

  她不忍心看到一向傲岸的白辰变成这幅模样,更不愿意在这时候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示在他面前。

  “辰,对不起,为了避免让你受到伤害,我只能这样做了。”

  天色逐渐变暗…

  微风吹乱了她白色的裙衫,海藻般的长发,也隐藏了她苍白痛苦的面容。

  白辰看着宁静容的背影,脸上写满了乞求与卑微。

  宁静容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白辰。极力地甩开抓在自己身上的那只手。

  故作鄙夷的嘲讽道:“白辰,瞧瞧你这个可怜的样子,现在连只可怜虫都不如!”

  白辰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身体止不住向后退了两步,抬起沉重的脚步,想要努力的向小容儿靠近。

  “现在的你,光是看着我都觉得恶心,所以请你不要靠近,谢谢!”

  宁静容脸上写满了淡漠与疏离,快速的向后退了两步。

  眼前的一切,让白辰手足无措,身体无法抑制的颤抖,眼底不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

  “小容儿,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

  “这就是你送我生日的礼物吗?”

  “这就是你所谓的惊喜吗?”

  “宁静容,你好狠!”

  “你好狠啊!”

  白辰双手抱头,双目赤红,身体都有些站不稳,开始左摇右摆,跌跌撞撞。

  过往的甜蜜幸福在白辰脑海里一幕幕闪过…

  眼前的人还是小容儿吗?

  那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小容儿去哪儿了?

  那个心地善良,不在乎金钱的小容儿去哪儿了?

  那个永远黏着自己,连一分钟都不愿意分开的小容儿,那个只属于自己的小容儿去哪儿了?

  声声质问刺痛着宁静容的心,白辰身体中阴冷的气息侵袭着宁静容的身躯,她感觉自己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窒息感、无力感压迫得宁静容险些站立不稳。

  她知道辰已经接近崩溃了,可是她不能有丝毫心软,否则所有伪装就会立马土崩瓦解。

  她必须再狠心一点,为了辰,也为了自己的母亲。第002章 爱慕虚荣的女人

  “白辰,你听好了!”

  “我宁静容根本就不喜欢你,一秒都不想和你多待。”

  “在我眼里你不过只是一个孤僻没人搭理的怪物。”

  “我不过是可怜你,才会陪你聊天,说话。”

  “……”

  白辰近乎绝望的走上前去,粗鲁的掰过宁静容的肩膀,狠狠的扣住她的肩胛。

  宁静容抬头迎向他那充满痛苦的目光,她忍不住心颤,不禁怀疑自己做的到底是对是错,而肩胛处传来的疼痛把她拉回现实。

  “小、小容儿,你在说、说……什么?”

  白辰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容儿,声音中带着嘶哑的颤抖。

  “我们之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你总是大老远的跑到我的学校来看我.…”

  “你总是黏着我,一分钟都不愿意离开…”

  “你说过你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的…”

  “你…”

  白辰手中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这个力道已经不是宁静容能够承受得了的了,她痛得几乎快要窒息了。

  “白辰,你够了,你弄疼我了。”宁静容不耐烦的说。

  白辰意识到自己的失控,慌忙的松开双手,旋即紧紧的抱住宁静容。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容儿,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宁静容感觉自己快扛不住了,感觉自己就要放弃所有再次沦陷了,可是脑海里浮现出妈妈躺在病床上憔悴的面容。

  “白辰,你还要不要脸,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你听不懂人话吗?”

  “我喜欢的人也从来都不是你,找你不过是个借口,为了多看一眼我睿哥哥的借口!”

  “我喜欢的人是睿哥哥,你听懂了吗?听明白了吗?”

  宁静容的话像一把把锋锐的刀子,插入了白辰的胸腔,愤怒瞬间占据了理智,把宁静容瞬间狠狠地推倒在地。

  他的脸上布满了阴郁:“睿哥哥,呵呵,那个陈睿吗?叫得可真亲密啊!”

  宁静容强忍住身心的伤痛,目光依旧冷冷地直视着满腔怒火的白辰,这一刻她绝不能前功尽弃。

  “是又如何,航睿集团的公子陈睿,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他,他比你有钱有势,你连提他的名字都不配!”

  “呵,就他…”眼里满满都是轻蔑与不屑。 航睿集团虽然不错,可是比起自己家,差远了。

  今天来之前准备的坦白,现在他已经没有再说的必要了。

  爱慕虚荣的女人,他白辰不需要!她,也不配知道!

  宁静容看着白辰越来越冷漠的面容,她知道她终于成功了。

  只是此时,她的内心仿若万千锋刃在切割,很疼很痛。

  “我一直以为你并不是贪慕虚荣的女人,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只当我是瞎了眼。”

  “我现在眼睛已经好了,不想再看见你。”

  “滚!”

  ……

  临走之前,宁静容最终还是忍不住用余光瞄了一眼一脸冷漠的白辰,一个对她终于死心绝望的白辰。

  此刻,宁静容的心里是极致绞痛过后,彻骨的寒冷。

  她只是宁家恨不得雪藏的私生女,而她的存在,更是宁家的耻辱,而这样一个见不得光的她,竟还曾奢望过温暖的爱情。

  现在这样也好,这样很好,从此以后就当这颗心已经死了吧。

  她闭上眼,转身仓皇蹒跚离去。

  白辰手紧紧握住,锦盒已深深陷入掌心,他也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

  看着宁静容头也不回的背影,愤怒的将手中的锦盒砸向宁静容离开的方向。

  一枚双鱼戒指从锦盒中掉出来,闪过一丝光亮,然后消失在草坪里,可惜宁静容再也看不到了。

  辰,只希望你狠狠的恨我,不要再来找我,我父亲便不会找你麻烦了。

  之后我就要去Z市了,希望你做个幸福的普通人。

  回头想要在看一眼白辰,可惜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宁静容带着满脸的泪痕缓缓的远去。

  不过半晌,白辰再次折返回来,神色慌张的出现在南湖畔的草坪。

  如同大海捞针般的,到处寻找那枚他亲手制作的戒指,额前更是布满细汗。

  天空变得阴霾密布,暴雨随着滚滚雷鸣,席卷而来。

  白辰的脸色显得更加焦急了,一不小心绊倒在地上,白衬衫上立即沾满了泥泞。

  ……

  一年后,离城宁家。

  一张轻飘飘的支票,落在宁远山面前,上面的数字,刺红了他的眼。

  “难得我们辰皓集团总裁看上了你家女儿,你宁家要是识相的话…”

  “五日之内务必把你女儿送到白家城北别墅,这五百万支票,就当是买了你女儿,记住,从此以后,这世上就没有宁家千金宁紫兰,只有白少情人宁紫兰,直到我们总裁不要了为止!”

  年过半百的白管家,面无表情,例行公事般的开口,“白少还让我转告你,别想着玩花样,你家曾经的靠山陈家现在什么下场,你应该很清楚……”第003章 传说他又老又丑

  白管家已经离开,宁家宽敞的会客厅内,只剩下怔忡的宁远山,而宁夫人更是瘫倒在地,喃喃的喊着“我的紫兰可该怎么办啊?”

  随着白管家的离开,而轻盈飘落的那份报纸,此刻却是沉重无比落在宁远山眼底。

  “辰皓集团的神秘继承人在上任的一年时间内,版图迅速扩张,并以雷霆手段收购离城数一数二的航睿集团,成为离城乃至全省最大的财团,没有之一……”

  ……

  “不!我不嫁,我死也不嫁!”宁家二楼卧房内,传来宁紫兰委屈的哭喊。

  “难道你忍心让我做那个糟老头子见不得光的玩物吗?”

  “外面都说他又老又丑,除了一身恶臭之外,还有一脸的横肉疙瘩,长得比美国电影的野兽还要恐怖。”

  宁紫兰越说越恶心,还不自觉的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而且,还说他残暴冷血,跟过他的女人,从没有活超过三个月的。”宁紫兰止不住抽泣了下,才继续说道,“妈!你忍心看着女儿去送死吗?”

  好似已经可以预见自己悲惨的未来,她愈加委屈,漂亮的黑色瞳眸里,啪嗒啪嗒的掉下泪来。

  王岚心疼不已,自己从小捧在掌心的女儿,她哪里舍得她受半分委屈,更何况现在,分明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啊!

  她揽住宁紫兰耸动的肩膀,也跟着哭起来,“紫兰啊,你说做妈的怎么能不心疼,你是我唯一的宝贝女儿,可是现在这情况…你说妈妈该怎么办啊?”

  可是就算再不忍,再不舍,王岚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当下的情形,早就容不得她们做选择。

  “紫兰,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在离城,什么事都只要他一句话,从来没有人敢忤逆,你看看你陈伯伯家现在的样子。”

  她越说越揪心,对于那个已知的命运,她心里只有无可奈何的悲痛,“要是得罪了他,我们整个宁家都会彻底完蛋,而你依然逃不脱这个命运。”

  宁紫兰脸上已经挂满泪痕,她猛烈的摇着头,根本不愿意去接受这样的命运。

  “不,我不管!我不要,我就不要!”她猛然起身,甚至把桌子都撞翻了,茶杯的破碎声和她尖锐的哭泣声,双手落入王岚的耳中,也扎进了她的心里。

  “他是个变态的怪物,我不去,我死也不去……”

  宁紫兰哭喊着,随手抓起手边的东西,胡乱的砸向地面,墙壁。

  王岚看着几近失控的女儿,眼里满含泪水,而心中更像是有个锥子,一下又一下的扎着。

  突然间,她脑海里闪过某道念头,她渐渐镇定下来,眸光越聚越深。

  她的宝贝女儿,还有大好的人生,决计不能受此屈辱。

  而那个女人和他的女儿,这么多年都是靠着宁家,才得以生存,现在宁家有难,她们凭什么就能逍遥自在!

  心中主意已定,她起身拉起女儿,“紫兰,妈妈答应你,我们不去白家了。”

  宁紫兰一下怔住,哭泣声还在继续,对于母亲突然间的态度转变,她有些不可置信,“真的吗,妈妈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王岚一脸疼爱的给她擦眼泪,“妈什么时候骗过你,但是你要听话,去国外进修学习一段时间,其余的,妈帮你搞定。”

  宁紫兰忙不迭的点头,“嗯嗯嗯,好,我都听妈的。”

  王岚又安抚了几句,便转身出了房间,但在房门口,就遇见了一脸疑惑的宁远山。

  看了一眼房内正在匆匆收拾行李的小女儿,两个人一齐走远了些,宁远山这才问道:“你这不是添乱吗?让你去劝劝紫兰,你怎么就……”

  王岚幽怨的瞪着宁远山,“她可是我们唯一的女儿,从小到大,我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现在你竟然要,把她送给一个糟老头子当情人,你怎么忍心!”

  宁远山眉头紧紧皱起,“你以为我愿意?紫兰不仅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掌上明珠,一直以来我有多疼她,你不知道吗?可是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我能怎么办?”

  他和原配夫人就生了这一个小女儿,从小就是当成小公主养着的。

  而现在,那人如同打发乞丐一般,扔了五百万在他面前,就要了他的宝贝公主,而且还是做见不得光的情人,说白了就是个玩物。

  这不仅仅是对他女儿的折磨,更是对他宁家莫大的侮辱。

  他千金都不换的宝贝女儿,怎么可以被这区区五百万作价来如此羞辱!

  “谁说没有办法!”王岚狭长的丹凤三角眼里,闪过一道狠戾的精光。

  宁远山面露惑色,“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那个女人的女儿,和我家紫兰长得极为相似,就连家里的老佣人,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都险些认错。”第004章 妈妈好傻

  听着王岚的话语,宁远山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抿唇不语,思绪拉到很久很久以前,而那个女人,直至那年一别,就再也没见过一次。

  也是直到那个女人病重,他才见到他的另一个女儿,出落得亭亭玉立,和他长得很像,只是那双眼睛却像极了她母亲,琥珀色的眸子透彻清朗,柔情似水。

  如果他早一些遇见沐清……

  见他不应声,王岚面露恼意,“怎么?轮到那个女人的女儿,你就舍不得了吗?”

  “当然不是,这些年,我有多么不喜欢她们,你是知道的。”宁远山稍加犹豫了下,说道:“只是这个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罢了,不想了,不管怎么说,当年是他对不起王岚在先,况且每个月给沐清母女的生活费也不少,也算是对得起她娘俩了。

  而且她也姓宁,而如今宁家有难。她们岂能置身事外!

  ……

  Z市第一人民医院内。

  这天阳光明媚,宁静容从护士站借来一张轮椅。

  “妈,今天天气挺好的,我推你出去走走吧。”声音温和而恬静。

  沐清温和应声:“恩,也好。”声音虚弱无比,但是看着出落得越发美丽的女儿,脸上却是带着欣慰的笑意。

  女儿长得很像那个人,但是那双绝美的琥珀色的眸子,却是遗传了自己。

  当年那个人最喜欢的,便是她的眼睛。

  “妈,你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呢呢?”宁静容看着母亲削瘦的身形,苍白的面容,眉头不由得蹙起。

  “妈,我要是能代替你受这罪该多好?”想起母亲生病后所受的折磨,她鼻子不由得一酸。

  沐清微微一笑,欣慰的拉起女儿的手。

  “我这傻孩子,说的什么傻话呢?”

  “妈,你笑起来可美了,医生说你是思虑过重,忧思成疾。你就应该多笑笑。”宁静容蹲着地上,拉着沐清的手,撒娇的说着。

  沐清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的,不用担心我。”

  她转而看向手中的照片,指尖温柔的抚过照片上,那个英俊沉稳的男人。

  沐清的眼里满是神情,温柔得像是融进了三月的风,几乎能将人融合。

  “静儿,能答应母亲一个要求吗?”

  宁静容站在沐清的身后,一边帮她捶肩一边故作轻松的说:“妈,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谁让你是我妈呢。”

  “静儿,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生下你吗。”

  沐清目光柔和地看着手中的照片,自顾自地说道,也没有等宁静容回答。

  “因为我爱远山,而你是我和远山曾在一起的证明,每当看着你时候,就像看到他一样,让我时常想起当初的美好。”

  沐清抚摸着照片上的容颜,思绪似是回到久远的过去,那段最兴奋甜蜜的回忆,她的嘴角,都止不住扬起好看的弧度。

  “那时候,刚怀上你的时候,感受着你在我的肚子里一点一点地长大,想着你是像远山多一些,还是像我多一些……”

  “咳…咳…”身体的不适很快就将沐清,从美好的回忆里拉回来,她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宁静容好看的眉毛立刻蹙起,她一边给母亲顺着背,一边赶紧递过一瓶水,更是劝说道:“妈,要不我们回屋里休息吧。”

  可她同时也知道,母亲每次讲到她那位父亲,从来都不会轻易的停下来。

  果然,母亲摆了摆手,喝口水之后,又继续说道:“静儿,你知道吗,爱上一个人时候真的会低到尘埃里,我明明知道他有家室,却还是没日没夜的喜欢他,如果…”

  沐清神色变得有些黯淡,眸子里氤氲了些许雾气。

  “静儿,如果我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不知道今生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你一面。”

  沐清紧紧握着宁静容的手,眸中雾色朦胧,半是期许半是嘱托道,“静儿,答应妈,往后和你父亲,好好相处,不要忤逆他,好吗?”

  宁静容心里蓦然一沉,为什么母亲的话像是在交代后事?

  她嘴角勉强挤出一抹笑意,“妈,你别想太多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她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治好母亲。

  看着如此孱弱的母亲,又看看那张被护在她怀里,甚至已经发黄的旧照片,宁静容只觉得刺目又心痛。

  母亲是一个多么傻的女人,这么多年了,她痴痴傻傻不求回报的爱着的那个男人,根本都不愿意承认她这个女儿的存在,而她却一直活在自己的梦里,宁静容都不忍心,让她知道。

  她该如何告诉她,一年前的上门认亲,最终只是一记警告,在他眼里,她们不过是他这一生的、污点!

  在母亲眼里,她是爱的结晶,而在那位父亲眼里,她只是一个错误。

  宁静容的手心紧紧攥起。

  她又该如何告诉母亲,一年前他给的巨额医药费,不是因为他在乎她们母女,而是她以一个承诺换来的。

  她永远不会忘记,一年前母亲病重时,她走投无路之下,她无奈找上那位,她从未见过面的父亲,希望他能给予帮助。

  而那个男人看到他的眼神有多么嫌恶,就像是在看着一个脏东西,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竟然敢来离城上学?

  她还记得他说,要钱可以,离开离城,而这里的你遇见的所有人所有事,都给我彻底断干净,并且永远不能主动出现在他们面前。

  若是让他发现,她让别人知道了她们的存在,或是她还和离城有任何瓜葛,他会主动清理掉任何可能发现她身份的人,更重要的的是,他会立即断掉母亲所有的医药费、生活费。

  宁静容还清晰的记得,他说这些话时,语气是如何的绝情,神情是如何的冰冷。

  她当时是如何从期待到错愕再到绝望,她已经记不清了。她只知道,母亲心里这个完美的男人,是一根扎心的刺,早已将她刺得面目全非。

  如果她曾经对父爱还有些许期待,那么现在,她无法对那个男人,再有丝毫的好感。更遑论“好好相处”了。

  对她来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她却不能告诉母亲,更甚于,她不能让母亲有丝毫的察觉。

  第005章 我嫁

  看着母亲濡湿的眼眶,宁静容心里滞涩难耐不已,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打破母亲的希望。

  她反握母亲的手,安慰道:“妈,时间还长着呢,总会见到他的。”

  “真的吗?”母亲喃喃道,突然她的余光看到不远处的一道身影,整个人蓦然一怔,随后嘴角更是溢出欣喜来,“静儿,我是不是眼花了,你看,那是不是你父亲?”

  沐清的身子甚至都有些颤抖起来,眼眸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23年了,她想念了23年的人正缓缓向她走来。

  她紧紧握着宁静容的手,激动得都有些说不出来话来,“远、真的是远山……”

  宁静容面露疑惑,她顺着母亲的视线看过去,眸底瞬间暗沉下来。

  还真是他!他不是避她们母女如蛇蝎么?现在过来又是想干什么?

  宁静容站起身,冷冷的看着他,“你来干什么?”

  沐清立即扯了扯她的衣角,“静儿,你怎么说话的,连父亲都不叫一声。赶紧去把抽屉里的铁观音泡好,端出来给你父亲!”

  这是母亲生平第一次用这么重的语气和她说话,宁静容垂头看向母亲,却见母亲用含情脉脉又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父亲。

  宁静容眉心紧紧拧起,只觉得怜惜又悲凉,

  “谢谢你还记着我爱喝铁观音。不过不用了,我暂时不想喝。”宁远山嘴唇微微抿起,背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握住。

  恻隐之心不是没动过,但是……

  捺下思绪,宁远山沉默了下,淡淡的开口说:“我这次过来,是因为给静儿找了门婚事。”

  宁静容蓦然一惊,心底的厌恶越来越浓,秀眉更是蹙成一团,她几乎是立即反驳,“抱歉,我并不想嫁人,只想好好照顾母亲。”

  沐清惊讶之余,还未开口,父女俩就已经对峙起来,而这个气氛,让她心中瞬间滞住。

  而宁远山看见宁静容毫不犹豫的反驳,脸色骤然一沉,出口既是掩不住的怒火,“宁静容,我不是和你商量,你不嫁也得嫁。”

  对于这个女儿,宁远山并没有多少感情,当年得知沐清生下她,除了每月按时支付她们生活费,平时根本就是忽略了她们的存在。

  作为宁家的大家长,宁氏集团的掌舵人,一个私生女的存在,不亚于在一张干净的白纸上染上一个醒目的污点。

  他不能将她们视于人前,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和她们的关系。

  可他何曾想到,她竟然就在离城读书, 而且还在当地谈了一个男朋友,大有生死相依,天荒地老的趋势。

  一年前他刚刚得知的时候,是如何的震怒,这一切竟然就发生在宁氏集团所在的城市,竟然就在离宁家那么近的地方。

  这样的情况,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允许的。

  那么,她必须断掉在离城的所有关系,联系,尤其是那个没有身份没有根基的男朋友。然后回到她的Z市…

  而眼下,面对自己从不待见的女儿,看到她如此忤逆自己,宁远山早已怒火中烧。

  “宁静容,别忘了是谁把你养大的,你不嫁?哼!我让你嫁,你就是不想嫁,也必须给我嫁。”

  似是一锤定音,宁远山语气极重,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

  宁静容双眸圆睁,琥珀色的眸子都染上了赤红,她紧攥着的双拳都在发抖,她已经顾不上母亲先前的叮嘱,她一字一句切齿地咬出,“我不嫁,我说了不……”

  突然瞥见母亲发白的脸色,宁静容骇然之余,立刻奔赴母亲身边,“妈,你怎么了?”

  对于父女怒目相对的情形,沐清显然惊愕过度,她颤抖着唇,虚无的拽着宁静容的胳膊,“静儿,你……你怎么可、可以这样对、你父……”

  本就孱弱的身体,在受惊之后,撑不过说完一句完整的话,就已经晕过去了。

  “妈!妈你怎么了,你别吓我……”说话已然带着哭腔,她扯着嗓子大喊,“医生!医生在哪里……”

  泪水渐渐模糊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

  许久过后,手术室门口的红灯终于灭了,医生出来,还没开口说话,宁静容就匆忙跑过去。额头因为焦急而冒出一层细汗,神色更是慌张不已。

  她拉着医生袖子,“医生,我妈,我妈她怎么样了?”

  “家属请不要激动,病人由于受到刺激,病情有恶化的趋势,这边暂时是稳住了,但是近段时间内恐怕无法醒来,我建议将病人送往离城的省人民医院,那里有更好的医疗设备和技术,对病人的病情更为有益……”

  医生又多交代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

  宁静容此刻已是懊悔不已,她怎么就一时气昏了头,没去顾忌母亲还在场呢。

  她紧紧地闭上双眼,脊背绷紧,经过几次重重的深呼吸,双手更是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指甲在掌心已经掐出了血迹,而空气中也弥漫了一丝血腥的味道,她都没注意到。

  某些画面在脑海里飞速闪过。

  那个温暖柔情的对自己百般宠溺的男孩。

  那个对她厌恶痛绝的吼出“滚”字的男孩。

  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形在宁静容的脑海里交替盘旋,画面最终停留在他浓浓的失望和淡漠上。

  宁静容的手下意识的抚上心口,心里刺骨的疼痛过后,只留下无尽的悲凉、以及沉重。

  而她的整颗心也随着白辰的淡漠,而再也起不了波澜,她再也不会爱了。

  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缓缓滑落,滴在地上,消失不见。

  宁静容缓了缓,沉沉的深呼吸,胡乱的抹了下眼睛,转过身来,对着不远处的宁远山说道;“我愿意嫁过去,但是必须把母亲转到省人民医院。”言语间,是无边的苦涩。

  宁远山看了看急救室的方向,眼里闪过一丝不忍,旋即背过身去,冷冷的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否则你就等着为你母亲准备后事吧!”

  随后,宁远山又叮嘱道:“记着你是替你妹妹宁紫兰过去。要是被发现了,有你好看!”

  宁远山面容肃穆的要挟,若是对着沐清,他可能还会有些不忍,对于这个女儿,就没什么顾忌了,至于以后,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宁静容微怔,然后便是嘲讽、悲哀的笑了。

  “呵呵……”

  原来是代替,在母亲面前说得如此好听,亲事?呵呵,又是谁的亲事?

  心里越加寒凉,宁静容满脸都是冷意,就连嘴角上扬的那抹弧度,都显得诡异无比。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9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