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霸道的爱小说许颜杜曜泽秦景桓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霸道的爱小说许颜杜曜泽秦景桓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裸贷风波

  许颜望着镜中的自己,一身绯色的流苏长裙,姣好的瓜子脸,衬着精致的鼻子,小巧的红唇,水汪汪的眼睛,无一不显示出自己的性感与妩媚。

  微微对着镜中的自己笑了一下,然后拿起一旁的白色拎包,她优雅地走了出了化妆间。

  宴会厅内,已经齐聚了十几桌的亲朋好友,他们都是来参加许颜二十岁生日的。

  许颜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人群中的秦景桓,他正笑望着她。

  他的手里拿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英俊帅气,满目含情,许颜笑着走了过去。

  “颜儿,送你的花。”秦景桓一脸深情。

  “谢谢。”许颜小心翼翼地接过,凑近闻了闻,一股玫瑰的清香。

  她原本红扑扑的脸上,也因为玫瑰的映衬,显得更加的娇羞可人了。

  “下面,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正在说话的是许颜的父亲,许氏的董事长许笙。他咳了咳,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在场的人一听到这句话,纷纷看向台上的许笙。

  “今天不仅是小女许颜的生日,更是她跟秦氏少东秦景桓订婚的日子。”

  这句话一出,所有的人都禁不住拍手祝贺起来。

  许颜和秦景桓就在这样热闹的氛围中,甜蜜相拥,然后尽情地吻了起来。

  一时间,周围的人爆发出一阵更热烈的掌声,久久不息。

  而在这一瞬间,台上的电子屏幕也随之亮了起来,那是许颜特意剪辑的她和秦景恒恋爱短片。

  所有人都一脸期待的看着眼前的大屏幕。

  突然间,屏幕上的短片变成了一组裸照,伴随着裸照同时的出现,还有身份证明和一些借贷的字据。

  照片上的女人肤如凝脂,身材姣好,重要部位都被打了马赛克,可是一张脸却清清楚楚的显示在众人眼前。

  赫然就是今天的主角——许家大小姐,许颜。

  在场的人先是一愣,接着纷纷开始低头议论。

  “那不是许家大小姐吗?怎么还会去裸贷,那不都是穷大学生才干的事儿吗?”

  “是啊,没想到这许氏竟然这么穷,连女儿都要靠裸贷赚钱了!”

  “你还别说,这许颜的身材真不错,就是不知道艹起来带不带劲儿!”

  污言秽语、恶意猜测纷纷袭来,让许颜彻底惊慌。

  她瞪着眼睛,惊恐无助的看着屏幕,似乎不想相信这是真的。

  她凄厉的吼道:“快!快把它关了!那……不是我!”

  台上的许笙一张老脸臊得通红,他狠狠的瞪了许颜一眼,赶紧让人把屏幕关了。

  然后对着众人解释:“这,不知道是哪个孩子搞得恶作剧,今天的宴会先到此结束,招待不周的地方,我许某人在这里给各位赔罪了。”

  众人见出了这个岔子,也知道宴会进行不下去了,陆续告辞离去。

  一时间,整个会场只剩下了许家一家人和一脸阴沉的秦景恒。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秦景恒看着一脸惊恐的许颜,愤怒的质问。

  “这,这,我……”许颜一时间有些怔忪,看着秦景恒的眼睛顿时有了几分胆怯之色。

  她头发凌乱,娇小的身形禁不住微微颤抖着,她伸手想握住秦景恒的手,却被他嫌弃的一把甩开。

  许颜脸色惨白,低下头,不自然的避开了秦景恒锋利的视线。

  她不知道自己裸贷的照片为什么会被公布出来,不是已经还款了吗?许秦不是说没事了吗?

  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着,只能抬起头一脸无助看着秦景桓,却见秦景桓的眼里充满了厌恶,嫌弃。

  “许颜,我们分手吧!没想到你是这么不自爱的女人!”秦景桓冷冷地看了一眼许颜,然后不带一丝温度的说着。

  “不,不要,景桓,我没有,我……我不想的。”许颜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秦景桓嫌恶的神色,她吓得吞了回去。

  “景桓哥,我就说过,许……姐姐配不上你,不值得你对她这么好,你就是不相信,现在你知道了。”许秦穿着一身崭新的洋装,抱着手站在一边,一脸惋惜的看着秦景恒。

  许颜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许秦,好像想不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小秦,你胡说什么,你明明知道的,当初是你……”许颜想反驳。

  却立马被许秦打断:“是,当初我明明告诉姐姐你要自爱,不要为了几万块钱就出卖自己的身体,谁知你就是不听。你还骗了景恒哥这么久,你真是不要脸!”

  “你胡说!我没有……”许颜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明明是她怂恿自己的。

  她记得那是一年多前,许秦常常在自己面前长吁短叹,说是公司出现了危机,需要几万块钱才能渡过。

  爸妈都在着急,还不敢和她们俩说,怕她们担心。她当时还是个学生,什么都不懂。

  于是许秦怂恿她,她就去裸贷了。至于为什么不是许秦去,因为她说自己是未成年,贷款的人不收,不然就不会麻烦她了,许颜信了。

  而裸贷之后,她把钱给了许秦,只记得当时许秦惊喜的脸。当时她以为许秦是因为有了钱而开心,现在想想,难道是……

  可是,她是她的亲姐姐,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还想再说什么,却听见秦景恒冰冷的声音。

  “够了,许颜。你真脏!”秦景桓一脸的冷漠,甩手往外走。

  “景桓,景桓,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许颜哭着追上去。

  她急急地跑着,有些踉跄,原本干净的裙子,也因为跑得快,而沾染上了不少脏东西,变得肮脏不堪,但是她却浑然不觉。

  “不要再跟着我,从今往后,我们再也没关系了。”听见许颜的脚步声,秦景桓没有回头看她一眼,只冷冷地一字一句道。

  许颜看着他的背影,好像带了满满的嫌弃,她的心都要碎了。

  景桓怎么会这么对她呢?她忽然觉得这肯定不是真的。

  以前哪怕自己犯了错误,他都是笑着包容她,对她一样的好。

  可是现在,他真的觉得自己脏了,不会再原谅自己了。

  想到这里,许颜浑身犹如坠入冰窖一般的寒冷。第2章 背叛

  许颜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脸上分明满是落寞与绝望。

  她多么想告诉景桓,她不是那样的女人,可是景桓却决然而去,根本不听她的解释。

  “回去,跟我好好地说清楚。”最后许笙又气愤地看了一眼呆立着的许颜,甩手就走出了宴会厅。

  许颜一步一步地跟在许笙的身后,埋着头默默地走着。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不去看许笙,她怕许笙愤怒的眼神会将自己灼伤。

  刚进家门,许笙就恨恨的甩了许颜一个巴掌,愤怒的样子,像是要吃人似的。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许笙愤怒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因为愤怒,他额头上的青筋也很明显。

  “爸爸,是小秦让我去裸贷的,她说公司出现了危机需要钱,我……我就去了,可是后来我明明已经把贷的钱都还清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

  许颜有些不可思议地说着,原本清丽的容颜,也因为争辩,显得有些难堪。

  “明明是你自己不要脸做的事,干什么扯上小秦?”饶漫云一听她这话,顿时按捺不住了。

  “放屁,你裸贷能拿几个钱,再说公司什么时候拿过你卖身的脏钱了,还想把这事推到小秦身上去,你可是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许笙怒不可遏地说着,胸膛也不停地剧烈起伏着,一副想咳嗽,但是又咳嗽不出来。

  看着眼前狼狈的许颜,再想到她在宴会上的丑事,许笙只觉得心中的怒气一阵阵的往上涌,竟然有些站立不住,脑袋里有些眩晕,就这样的栽倒下去。

  “爸,爸。”许颜见状赶忙急着喊道,心中焦急万分。

  饶漫云见到许笙昏倒了,就赶紧叫人送进了医院。

  许颜一时间手忙脚乱,但是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只好一路紧紧地尾随着,丝毫不敢怠慢。

  经过了一夜的抢救,许笙才渐渐地苏醒过来,只是面色仍然很憔悴。

  许颜想进去看看,却被饶漫云怒气汹汹的拦下,大骂让她滚,她爸不想见他。

  许颜无法,只能站在门口,透过窗子看着虚脱的许笙。想着爸爸因为她差点死掉,一下子悲从中来,不禁落下了几滴眼泪来。

  就在许笙住院的时候,一个消息传来,说是公司股票一路下滑,现在已经到了入不敷出境地了。

  许颜听了心中大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就特的去看了股市,一看之下,果然如此。

  许笙为此很是担忧,连养个病,都是一副忧愁的样子。

  饶漫云得知这个消息,简直要气的跳脚了,她对着许颜就是一通大骂。

  “许颜,你这个扫把星,你看把我们害成什么样子了,自己不知羞耻做了那些事,现在把你爸和公司害成这样!你怎么不去死啊!”你给我滚,滚!

  她一边骂着,一边狠狠打在许颜身上。

  许颜木然的站着,只是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紧蹙的黛眉因为忧伤,几乎没有松开过。

  事到如今,她也看清了,这个家根本不需要她,自从妈妈去世后,她在家里也是可有可无的。

  既然这样,那么她还有什么理由留在这个家里呢?

  但是一想到爸爸还在生病中,如果她一走了之的话,那么就太对不起他这二十几年的养育之恩了。

  作为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她应该做点什么才好。

  想到公司现在的处境,许颜默默地攥紧了拳头,反复地想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去找秦景桓帮忙。

  景恒那天只是太生气了,她这次好好跟他,他一定会原谅她的。

  想着这些,许颜就回家,换了一件淡蓝色的长裙,自顾地一个人去找了秦景桓。

  一路到了秦景桓的别墅前,门没有锁,佣人也都认识她,许颜就径直地走了进去。

  “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还妄想做我的女人,这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这时熟悉的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是秦景桓。

  她的心中一沉,似乎不相信秦景桓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伴随着那一阵呵斥,还有一声娇喘,软的发酥。

  怎么这个声音也这么耳熟,许颜听了很是心惊,抑制住自己的猜想,就走了过去。

  “是啊,她也太不自量力了,就凭她那点姿色,还真的想攀上枝头做凤凰!”

  门没有关上,许颜可以清楚地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

  许颜透过没有关严实的门缝,看到了足以令她疯狂的一幕。

  床上的一男一女赤裸着身子互相纠缠在一起,男的正是秦景桓,此刻他正在撩*拨着身下的女子,一边还发出几声低吼,而那个女子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攀上了他的身体,和他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随着他们动作幅度的不断加大,那个女子的脸也渐渐地清晰起来,竟然是,许秦!

  许颜一脸的惊讶,像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一样。

  她瞪大了眼睛,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但饶是这样,秦景桓还是觉察到了门口有人。

  “谁?”秦景桓立马转过了头来,看着映在门口的影子,大声说道。

  他的语气里竟是一阵暴怒,似乎很不喜欢有人打搅了他的好事。

  而他身下的许秦,刚刚还沉浸在一场春事中,秦景桓突然停止了动作,她却似乎觉得还没有尽兴,就不满地嘀咕了一声:“景桓。”

  她的这一声“景桓,”既酥软又带着浓浓的娇羞,足以让许颜为之狂怒。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她的好妹妹居然会背着她做出这种事情来。

  难怪,为了抢她的男朋友,她的亲妹妹竟然这样毁了她。

  许颜浑身像是被冰水浇透了一样,遍体发寒。

  “许颜。”还是许秦眼尖,一眼便认出了她。

  许颜直接地推门走了进来,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你,你们……”许颜很愤怒,就指着他们大声的说着,眼里还是一阵不可置信。

  “等一会儿,亲爱的。”秦景还见到是许颜,就慢慢地从许秦的身上爬了起来,俯身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然后拿过了外套,穿了上去。

  而许秦的嘴角立刻勾勒出了一抹不易觉察的微笑。

  秦景桓看着许颜一脸诧异的表情,就不自觉发出一阵嗤笑声。

  许秦也慢慢的爬起来,穿好了衣服,就这样的站在了秦景桓的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

  许颜就这样愤怒的看着站在她眼前的俩个人,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坍塌一样,瞬间溃不成军。

  她的脸色发白,很不好看,双手紧紧地纂成了拳头。

  她多想现在就狠狠的给眼前这对狗男女两巴掌,但是现实却不允许,她还要求他,她低下头。

  “景桓,我有事情要跟你说。”许颜勉强抑制住心底的悲哀,抬起头来,一眼不眨地看着他。

  秦景桓连看都不看一眼许颜,就不耐烦地说:“哦,是吗,我们已经分手了,有什么事情你赶紧说,说完就赶紧滚!”

  “景桓,我希望你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帮帮我们公司,帮我们公司度过这次危机,可以吗。”许颜焦急地说着,眼里竟是一阵恳求。

  她原本红润的脸色,似乎也因为焦急,而映上了几分苍白。

  “呵呵,好笑,你不是有本事让公司度过危机吗。没钱,就再脱光了去卖啊!”秦景桓一看到许颜那悲哀的神色,心里就厌恶。“裸贷你都做了,这次卖了自己肯定更赚钱!”

  “那个时候事情紧急,我也来不及多想,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许颜似乎还想解释些什么,但是却被许秦一句话给打断了。

  “你想说那次是我怂恿你的,是不是,可是如果你心中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羞耻,你就不会这么做了,而景桓也不会和我在一起。”许秦继续嘲笑着说道,眼底一阵嫌恶。

  许颜没有理会她的话,仍旧看着秦景恒。

  “景桓,这一次公司真的遇到危机了,你就帮帮我,好不好,再帮我一次。以前……”

  “闭嘴!以前是我瞎了眼,没看清你这荡妇的真面目,你还骗了我那么久,现在,想让我救你,”秦景恒眼神一变,看的许颜心中一惊。

  “那就给我跪下来,好好求,或许我还会考虑下。”

  他决绝的话像一记重拳狠狠砸在许颜心头。

  她的脸上满是绝望,她闭上眼,眼前浮现出爸爸憔悴的脸,她心一横,重重的跪了下去。

  可是她的妥协并没有换来面前两人的怜悯。

  “嘁,果然是个贱人,让你跪就跪,难怪脱衣服也脱得那么麻利。”秦景桓看了一眼处在绝望中的许颜,露出一丝鄙夷的笑容。

  “是啊,姐姐,瞧你那副样子,简直就要哭出来似的,难看死了。”许秦也是一脸嘲讽的说着。

  许颜震惊的抬起头,看着他们,心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着,想把一切有关于他们的事情,都烧成灰烬。

  “快滚吧,不要脏了我们家的地,就算你跪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帮你的!”

  秦景恒懒得再看她一眼,搂着许秦转身走向了大床。第3章 雨中的救赎

  床上的两人又开始动作起来,许颜忍住心中想呕吐的欲望,她知道她说再多的话,也是没有用了。

  她慢慢站了起来,挺直了脊背,她怨愤的目光,像是要深深地剜出他们的心,看看究竟是什么做的一样。

  她也没有了刚才的愤怒,只有一股冰冷的绝望袭遍全身,她慢慢地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们。

  “从此以后,你们的一切皆与我无关。”她一字一句地说着,给了他们一个清冷孤傲的背影,带着最后一点自尊,她一步一步地走出了别墅。

  许颜无力地走了出去,脸色惨白,街上的热闹喧哗,都与她无关。

  她就这样地走着,忽然在花店的玻璃窗前停下了,看着这里鲜艳的玫瑰,她清楚的记得秦景桓,当时送自己玫瑰的情景。

  而如今看着这里鲜艳的花,想着秦景桓绝情冷漠的样子,她的心紧绞痛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天空很灰暗,就像此时她的心情一样,不知不觉就下起雨来,大雨滂沱,一点一滴砸着她的心。

  雨点落在了她的衣服上,濡湿了一片,进入了她的脖颈里,冰冷而又刺骨。

  许颜转过身抬起头望着黑压压的天空,彷徨无助,眼神凄迷。

  她呆呆地站在这里,不知不觉就六点了,灯光还是有些昏暗,倒映着她娇小的影子,渐渐地模糊开来。

  这时花店里面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这个男人约莫三十来岁。

  修长的眉毛斜飞入鬓,一对黑曜石般的眼睛,闪着不一样的光泽。他的皮肤很白,鼻子高而挺,嘴唇薄薄的,像是刀刻出来的一样。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他的手里拿着一把伞,正要出去。

  男人抬起头,可以清楚地看到,眼前站着一个清丽的背影,湿漉漉的头发贴着脸颊。

  彷徨无助的样子里,分明有了一丝落寞和悲伤。她的全身湿透了,浑身上下,都是一片水渍,但是她却浑然不觉。

  她就这样呆呆的站在雨中,也不知道究竟站了多久了,只是孤单绝傲的神色,让人不禁又多看了几眼。

  男人正打算离开,可是偏偏就在那么一瞬间,许颜就这样直直的倒了下去,不偏不倚地正好躺在了他的脚边。

  杜曜泽一低头,看清了她的容颜,他一惊,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坍塌了一样,瞬间溃不成军。

  抑制住要说出口的那俩个字,他一伸手缓缓地抱起了许颜,然后坐上了自己的劳斯莱斯,一路向着别墅驶去。

  许颜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了。

  察觉到她的衣服已经被人换了,她就有些诧异。

  灯光昏暗的照着她的侧脸,摸了摸发疼的额头,许颜试着坐了起来。

  她的这一举动,惊醒了窗边沉思的杜曜泽,他走向看向大床,见到许颜挣扎着要坐起来,开口劝阻。

  “你烧刚退,不宜多动。”杜曜泽低沉的声音,犹如大提琴般富有磁性。

  许颜这才意识到在她的身边站着一个男人。

  她仔细地打量着这个男人,发现这个男人大约三十岁,浓密的头发,黑曜石般的眼眸,一眼望不穿他在想些什么,棱角分明的脸庞,像是被刀削过一般,俊美无铸的侧脸,在灯光下有些晦暗不明。

  “我这是在哪儿?”许颜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又看了一下这里陌生的环境,忍不住低声问着。

  “我家。”杜曜泽毫不犹豫地说着,他一边的沙发上坐下,独自抽起了烟。香烟明明灭灭的,照得他的脸颊有了一层诡异的通红。

  “我这是怎么了?”许颜又抚了一下发疼的额头,有些奇怪地问着。

  “你在花店门前昏倒了,我把你带回来了。身上的衣服,我也让佣人帮你换了。”杜曜泽看着还有些狼狈的许颜,抽了一口烟,就又接着说道。

  杜曜泽这么一说,许颜好像是记起来了,她站在花店门口,被雨淋了很久所以晕倒了。

  于是她开口道谢:“真是谢谢您。杜先生。”

  她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以前在金融杂志上看到过,杜曜泽。

  湄城大名鼎鼎的人物,在他的旗下,掌管着一个盛大的商业帝国。

  而这个帝国究竟有多大,至今也无人知晓。

  想着这里,许颜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她殷切的看着沙发上的男人。

  “杜先生,您能帮我一个忙吗?”许颜想了一下,就试着开口问道,没人比杜曜泽更能帮她了,他那么有钱,只要他肯注资许氏,许氏一定会起死回生的。

  “帮你?”杜曜泽抽着烟,黑曜石般的眼眸闪着和异样的光泽,似乎是一眼就察觉到她在想些什么?

  “救你们公司?”

  “是,是的,求求你,帮帮我们公司。”许颜听了他的话,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到了因为裸贷发生的事情,想到秦景桓的冷漠,神情就有些异样,恳求地说着。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许久,杜曜泽沉默了一会儿,冷冷道。

  “因为你是好人。”许颜毫不犹豫地说出口,就凭他在雨中把昏迷的自己带回来,许颜就觉得他一定是个好人。

  “所以你就觉得我好人必须做到底,是不是?”杜曜泽听了许颜的话,就又反问着。

  许颜也没有说话,静静地沉默着,算是默认了。

  而杜曜泽又继续抽着他的烟,香烟明明灭灭的,撩起一阵烟雾。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半晌,杜曜泽又哑着嗓子说道,他抬头看了许颜一眼,然后又望向别处。

  “为什么?”许颜一下子“嚯”地站了起来,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

  “看来你的烧已经完全退了。”杜曜泽却在这个时候,说了这么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是,是啊。”许颜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脸瞬间有些通红,但是仍掩饰不住心中的焦急。

  “我从不做赔本的买卖。”杜曜泽见到许颜这么急着想知道为什么,就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地说着。

  许颜听了,原本燃起的希望就这样地又熄灭了。她呆呆地望着天花板,眼神空洞。第4章 身体的交换

  绝望的神色在许颜清丽的容颜上,渐渐显示出来。

  杜曜泽神情淡漠,只是习惯性地抽了一阵烟,烟雾缭绕的瞬间,他又皱了皱眉头。

  “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许颜又悲哀的说着,眼里因为担忧显示出了从所未有的焦急。

  “不做赔本的买卖,这是我的原则。”杜曜泽看着许颜又神情淡漠地说着,他似乎有些厌烦了,站起来决定离开。

  “不要这样,杜少,求求你,救救我们公司,为了救我们公司,你要我做什么都答应。”许颜又哀求着,她急得都快要跪下来了。

  “哦。你真的什么都答应?”杜曜泽转过身来,看着许颜,他眼神锐利,似乎可以看穿许颜在想些什么。

  “是的,我可以,只要杜少您答应帮我这一次。”许颜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就一个劲地说着。

  听了她的话,杜曜泽又抽了一口烟,沉浸在缭绕的烟雾中,他一阵深思。

  毫无疑问,许颜跟他逝去的恋人长得很像,自从卿云逝世以来,杜曜泽每天每夜都在思念中度过。

  他甚至不知道怎样才能排解这种思念之情。但是许颜的到来,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他觉得卿云仿佛又回来了。

  “杜,杜少。”沉默了一会儿,许颜有些焦急的跑到杜曜泽身边,伸手拉住他的手。

  她的柔软而温暖,杜曜泽只觉得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渐渐开始松动。

  他握紧许颜的手,渐渐地转过身去,面对着她。

  “用你的人,换你们家公司,愿意吗?”杜曜泽又沉着声音问道。

  许颜迟疑了,她没想到杜曜泽会提这个要求,只要她这一点头,就再也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可是不管怎么样,为了公司,为了爸爸,她没有退路了。

  “可以,那你愿意帮我吗?”许颜没有退缩,而是直接抬头,注视着他,似乎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他的心思。

  杜曜泽眼眸深邃,犹如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

  看着她娇羞可人的模样,喉结就不自觉地动了一下。

  许颜察觉到他的犹豫,以为他不愿意,急切的往他的身边蹭了蹭。

  看着许颜的脸庞,杜曜泽的心中澎湃着,像是有着千军万马在奔腾一样。但他的脸上仍旧是一片冷淡。

  看到杜曜泽不为所动的样子,意识到自己的失败,许颜就低下了头,一脸的窘迫。

  杜曜泽看见许颜眼里的失望,他的心渐渐地被什么触动了一样。

  “好,那我就成全你。”接着就听到了杜曜泽低沉的声音,他伸出手去,掐着许颜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看他。

  “谢谢你,杜先生。”许颜丝毫没有考虑,就这样的说出了口。

  杜曜泽迎上她执着而又感谢的目光,他们就这样的对视了几秒,时间一下子就停在了那儿,连呼吸也静止了。

  杜曜泽忽然把许颜搂在了怀里,让许颜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胸前。许颜一阵惊呼,毫无防备的,就跌在了他的怀抱里,听着他胸膛沉稳有力的心跳,许颜不自觉的攀上了他的脖颈。

  他突然俯身吻了下去,他的舌灵活的钻入她的嘴中,轻易地攫取她的芬芳。

  吻了许久,许颜快透不过气,就使劲的推着他。

  而杜曜泽察觉到了许颜的反抗,就加紧了力度,许颜只是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有些缺氧,呼吸也急促起来。

  接着,许颜的衣裳被一件一件的褪去,就在她全身赤裸的时候,杜曜泽把许颜按在了身下。

  他的大手抚上她的身子,粗暴的感觉让她激起一阵战栗。

  杜曜泽闭上眼睛,感受着身下的温度和玲珑有致的身躯,他的眼睛渐渐变得赤红,呼吸也灼热起来。喷在许颜的身上,痒痒的。

  许颜就不自觉地动了动身子,这奇怪的触碰便激起了新一轮的欲望。

  杜曜泽就毫无防备的侵占了她的身体,感受到一阵疼痛,她抑制住自己的惊呼。

  察觉到那一层阻隔,杜曜泽满是欲望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又一次的攻城略地,直至再一次的占有了她。

  许颜似乎没想到,杜曜泽会这么的用力,就抑制不住的呻吟起来。

  最后一次猛烈的撞击,让许颜痛不欲生,全身好像要撕裂一样,浑身酸痛。

  随着情*欲渐渐地消失,杜曜泽的动作也越来越轻缓。

  他伏在许颜的身上,看着这个和卿云有几分相像的女人,杜曜泽伸出手去,抚上了她的眉,她的唇。

  这奇怪的感觉,仿佛让他觉得,他身子底下的人是卿云一样,又贪恋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他才放开许颜。

  而许颜从始至终都是闭着眼睛,只是在杜曜泽松开她的时候,她就睁开了眼。

  杜曜泽已经穿好了衣服,恢复了他那惯有的凛冽,也没有再去看许颜一眼,而是直接走了出去。

  他要去出去吹吹风,好好的考虑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

  他实在太想她了,想到忍不住找了个她的替身。

  许颜看着他奇怪的举动,有些疑惑却没有说什么。

  不过杜曜泽既然已经要了她,那么他一定能帮助他们的公司度过危机。

  只要公司能够度过危机,那么她做什么都行。

  看着身子底下一抹鲜艳的刺红,她勉强自己站起来,穿好衣服。

  抑制住要流出的眼泪,倔强地抬起头。露出了一个笑容,这是她能够为爸爸做的最后一点事情了,而做完这件事情后,许氏集团就再也不关她的事情了。

  第二天,杜曜泽派专车把许颜送了回去。

  许颜就这样焦急地等待着他注资的消息,可是直到父亲许笙出院杜曜泽那边还是没有动静,眼看着公司就要破产了,怎么还是会没有消息呢?

  许颜一边想着,一边怀疑着,杜曜泽究竟是不是要真的帮忙?

  就在她决定再次去找杜曜泽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消息。

  许氏集团已经对外宣布破产,并且被耀天集团所收购了,一听到这个消息,许颜的心一下子跌倒了谷底。

  怎么会,她明明记得他说过,要帮许氏集团度过危机的,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许颜越想越心惊,她一下子就顿在了那儿,忽然听到了一声暴喝,那是许笙的声音。

  然后是饶漫云咬牙切齿的声音:“一定是许颜,一定是许颜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才把许氏集团给卖了。”

  纵使许笙不敢相信,但是除了这个解释,就别无其他的解释了。

  第5章 你骗了我

  还是饶漫云眼尖,一眼看见了许颜站在那儿,不由分说地走了过去。

  “许颜,我问你,我们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饶漫云不客气地问着,咄咄逼人的眼神,似乎要吃人一样。

  她在说这句话的空当,许笙也走了出来,看着一脸震惊的许颜,急切的问了一句:“颜儿,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我,我,我不知道。”许颜支吾着愣在了原地,这叫她该怎么说?

  她总不能说自己和杜曜泽做了交换,他答应帮忙的,到头来却把她们家的公司收购了?

  “什么叫你不知道,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饶漫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大声的喝着。

  “颜儿,你可要说实话啊。”许笙又看了许颜一眼,悲哀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两人逼问许颜的时候,大厅里忽然进来了一群彪形大汉。

  他们都穿着黑色的制服,带着黑色的墨镜,井然有序的站在了俩边,恭敬的垂手站立,似乎是在等什么人一样。

  不一会儿,一辆崭新的劳斯莱斯停在了许家门口。

  从车子上走出来一个人,他态度从容,却又不失优雅。

  许颜一下子认了出来,杜曜泽,耀天集团的总裁。

  她神色一喜,这是要来给她解释了吗?

  杜曜泽迈着从容的步子走了过来,他神情凛冽,眼眸犀利,冷冷地扫过许笙,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直到看到许颜,他的目光顿住,打量了一会儿,始终没有离去。

  “杜,杜少。”许笙有点结巴的说着,他有些吃惊的看着杜曜泽。

  传闻湄城杜少,雷厉风行,杀伐果断,他也只在几次高级酒会上远远的见过杜曜泽,没想到这次他竟然会来自己家里。

  许笙觉得胸口砰砰的跳着,有些忐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许颜,过来。”杜曜泽用命令的口吻说着,眼神逼迫着,许颜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她乖乖地走了过去,暂时按捺住自己心中的疑问,她有太多的话要问杜曜泽了。

  许笙和饶漫云见到许颜乖巧地走了过去,不免相互看了一眼,心中的疑惑和恐惧更深了。

  “身上还痛吗?昨晚我好像太用力了”杜曜泽轻笑着,伸出手去搂许颜的腰肢。

  许颜大吃一惊,想挣扎着,可是被他的大手禁锢着,丝毫不能动弹。

  “不,不痛。”许颜不知不觉就想起了昨晚的疯狂,有些窘迫地说。

  “昨晚你们发生了什么?颜儿,真的是你?”听到了杜曜泽和许颜的对话,许笙好似知道了什么,难道昨天颜儿跟杜曜泽共处一夜,为了攀上他,就把自家的公司给卖了?

  “不,不是的,爸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许颜看着许笙不可置信的脸庞,着急的解释。

  她想撇清自己和杜曜泽的关系,挣开杜曜泽的双手,可是腰上的大手却越搂越紧。

  “颜儿,不用害羞。”杜曜泽突然吻上许颜的耳垂,许颜敏感的身体一抖。

  看着眼前的一幕,许笙只觉得胸腔里气血翻涌,一定是她,这个贱人不但年纪小小就去裸贷,现在为了她自己能爬上了杜曜泽的床,竟然不惜还出卖了公司。

  “许颜,你竟然敢做出这种事!”许笙浑浊的眼珠子里,忽然露出了怨毒的恨意,这就是他养的好女儿,好女儿,不仅毁了他们,而且还毁了公司。

  “天啊,这是遭的什么孽啊,就算你不喜欢我和秦儿,也不应该这样对公司和你爸啊!”

  饶漫云听了许笙的话,就哭喊着,大声说道。

  她的这一声哭喊,让许笙更加得揪心了,心中的恨意越来越明显,他愤怒的嘶吼。

  “你个贱人,你说,是不是你做的这事!你给我说啊!”

  贱人?许颜惊呆了。

  爸爸怎么能这么说她?她没有!她真的没有!

  “没错,正是许颜拿身子和我做了交换,我才答应的。”杜曜泽的话一说出口,就让许颜愣在了那里。

  他再说什么,昨晚明明他答应自己会帮忙的,她才相信了他,怎么现在……

  许笙看向神色冷峻的杜曜泽,突然笑了起来:

  “杜少,你以为就许颜她能代表我们公司?”

  “没错,她是不能代表公司,但是你知道的,你租的那块地就要到期了。而且你和雇主已经签订了条约,说是不能偿还,就拿公司做抵押,是不是?而上面签的名字正是许颜的。”

  杜曜泽说完,就又拿出了一张合同,只见上面正是写着这个条款。

  许笙记得,那是三年以前,许颜刚到公司工作,为了肯定许颜的实力,许笙就让许颜代表公司,签了那份合同,只是没想到却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一旁的许颜早已吓得脸色惨白。

  “你,你,真是欺人太甚了,欺人太甚。”许笙说着,就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脸色十分的难堪。

  看来这个杜曜泽是有备而来,就连他们家的情况,他都一清二楚了。想着又狠狠的瞪了一眼许颜,肯定又是她说的。

  听到现在,许颜终于明白了。

  杜曜泽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想要收购许家公司,而送上门去的自己,无疑就是做了替罪的羔羊。

  都怪自己,竟然相信了他是好人。

  她顶着许笙要吃人的眼光,用力的挣开了杜曜泽的手,恨声道:

  “杜曜泽,昨晚明明说好的,你会帮我们公司渡过难关,你怎么出尔反尔?”

  “没错,我是答应了帮你,但是却没有告诉你,它将会成为我们耀天集团的一部分。而且它目前是亏损状态,但是入了我们集团,就不一定会继续走下坡路了。”杜曜泽从容不迫地说着,语气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

  “你,你这是乘人之危。”许颜的心一下子空了,她不敢相信,自己付出了最宝贵的身体,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许笙厌烦的看着眼球的两人,杜曜泽他惹不起,但若不是他的这个好女儿,他们公司也不会被杜曜泽收购?

  他一下子气到了极点,只觉得满腔怒火溢在胸口无从发泄,

  “你们都给我滚!从今以后,许颜,你再也不是我许家的人!。”许笙胸膛起伏,像是随时要断气,他再也不去看许颜,只是背对着身,默默地攥紧了拳头。

  饶漫云见到许笙这样,连忙上前给他顺气。

  这个时候,她的心里竟然生出了一起窃喜,她早就想把许颜赶出家门了,现在由许笙说出口,许颜就真的没有回许家的可能了。

  这时,许秦就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满屋子的人,她心下一惊,这是出了什么事?

  突然,她看到了神色蜡黄的许笙,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欲坠。

  “爸,你怎么了啊?”许秦一面问着许笙,一面看嫌恶的看向许颜。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又出去惹事了。

  她刚想开口质问许颜,没想到这时杜曜泽却开口了。

  “许伯父保重身体,颜儿,我们走。”

  许颜很诧异,但是却又无从争辩,她只是瞪着眼睛,看着杜曜泽,眼里喷出来的火,仿佛要把杜曜泽灼烧。

  她再次看向许笙,哀求道:“爸,我真的没有。”

  “滚!”许笙暴怒。

  许颜只觉得她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撕裂。

  她的手上随即传来一阵痛楚,原来是杜曜泽拉着她把她带进了自己的怀中。

  许颜一跌入他的怀中,就立马挣扎了起来。

  “你放开我。”许颜生气地说着,但是无论她怎么地对杜曜泽,看上去都像是在做无力的挣扎。

  许颜被带走了,杜曜泽他们扬长而去,随之也传出了许氏集团被耀天集团收购的消息。

  许笙呆呆地站着,感觉胸中有一口气喘不过来了,忽然脑子一阵眩晕,就这样的倒了下去。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9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