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悍妃当道:王爷千千睡小说叶芊洛连雪南宫洬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悍妃当道:王爷千千睡小说叶芊洛连雪南宫洬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穿越成妖孽

  “我勒个去。我怎么坐在棺材上?”叶芊的记忆还停留在观察天象四星连珠,意外落水的时刻。

  “小姐,你没死!”一个样貌清秀一身缟素的小丫鬟趴到棺材边上,惊喜道。

  “你谁啊?”叶芊皱眉直起身,直愣愣的问了一句。

  “小姐,我是你的贴身丫鬟巧竹啊!”巧竹抹着眼泪嘤嘤哭泣,“小姐,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好不容易让您寻着意中人,结果却意外落水身亡。好不容易活过来了,可是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又是落水!”叶芊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咕哝道,“太扯淡了!难道我穿越了?”

  “小姐,你在说什么?”巧竹困惑的盯着她。

  “没,没什么。”叶芊赶忙去摸索身下硌的她生疼的东西,触手冰凉,跟个冰块似的。

  她皱着眉拿起那东西仔细端详,竟是一块雕着凤凰腾飞的图案的玉玦,巧夺天工,栩栩如生:“你叫巧竹是吧!”

  小丫鬟点头如捣蒜:“小姐,你记起我了。”

  “没有。因此,你先给我普及一下,我是谁?这是哪里?我为什么落水?为什么会在灵堂?最关键的是,我为什么会死?死了多久?”

  巧竹定定神,一一回答:“小姐,您叫洛连雪,这里是雍诏国宛城洛家,咱们洛家是皇商,小姐您喜欢宛城第一才子荀东亦,后来西月湖举办诗会,您为了见荀公子一面,在西月湖落水,之后被救,大夫说您没救了,所以,您已经死了二天了。”

  荀东亦。应该是洛连雪心仪对象,或者偶像。

  死了两天了。那她到底是魂穿,还是身穿?

  “给我镜子。”

  叶芊的话语刚落,一位素服妇人和一位中年男子领着浩浩荡荡地一群人,中间是一名道士打扮的黑长须男子。

  “道长,就是她!”妇人停下,趾高气扬的指着叶芊。

  另有两位身着素服的中年夫妇也被惊动,很快便跑了过来。

  “果然有妖气!”黑长须道士捋着胡须,一步步逼近叶芊。

  “来人,将这妖孽给贫道绑起来!”道士大喝一声。

  “你们不能抓小姐!”巧竹奋然挡在叶芊面前。

  可几名家奴已经冲上前,毫不留情的将巧竹推倒在地。

  叶芊赏给巧竹一个感激的眼神,这丫头忠心耿耿,得给个好评。

  “开坛,做法!”道士喝声对身侧道童吩咐。

  道童应下,赶紧搬了香案忙着布置。道士执着桃木剑围着祭坛和叶芊转圈,手中掷出一张符纸,迅速贴在叶芊额头之上。口中念念有词,喝道:“何方妖孽,速速现形!”

  道士桃木剑忽的指在叶芊额头处,又迅速刺在桌上一个纸人之上。紧接着,他口中含水喷出,桃木剑一斩,纸人之上现出血红色,看起来鲜血淋漓。

  众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不好!这妖孽法力高强,还未除尽,看贫道再施法!”道士一声大喝,以指沾水,一道道血符已经出来。

  众人都瞪大了眼看道士的手,某围观群众赞叹道:“真是大师啊,太厉害了!”

  道士又含了一口水哗啦啦喷在中指之上,中指竟燃起火焰旋转在叶芊面前。

  围观群众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叶芊却还是稳如泰山的坐着。

  此时,洛府外忽然来了客人,所有人都忙着看热闹,没有一个人注意客人的到来。

  三位客人站在人群最后方。

  左侧的中年男子皱眉道:“三公子,我去阻止他们胡闹!”

  “不急,先看看再说。”

  中间说话的男子约摸十九岁左右,一身淡青色锦衫,外罩月白色纱衣,唇角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沉静的望着前方正在做法的道士。

  中年男子俯首称“是”,便不再言语。

  叶芊终于不耐烦,一把扯下头上的符纸,挑眉笑道:“你玩够了没有,玩够了就换我来玩一下。”

  道士忽的一愣,立刻懵在原地忘了动。

  “师父啊,你这桃木剑的做工也太粗糙了些,出来混,怎么能没个趁手的兵器呢?”叶芊顺手抢过道士手中的桃木剑,不停咂舌。

  她拿着剑随手一丢,垂着眼眸怡然自得的翻看桌上的东西。

  “这个是姜黄水吧!嗯,不错,是还挺好玩的。”叶芊沾了碗中的水在纸上鬼画桃符,纸上立刻现出红色的字迹。继而抬头道:“师父,您这碱纸哪来的?借我玩玩吧!”

  道士张着嘴,还在愣神。

  叶芊捻起桌上一些粉末,好笑道:“这个就更好玩了,樟脑粉,磷粉,还有硫磺吧!”

  她拿着另一个碗喝了一口水,迅速喷在手指之上,火焰顿起。

  众人都吓了一跳,乱哄哄的一片。第2章 神棍滚远点

  叶芊却吐着舌头皱眉轻扇:“师父,你这酒也太烈了,下次换个味道浅一点的行不行,这万一妖没抓到,倒把人给喝醉了,那可就丢脸丢大发了。”

  惋惜的摇摇头,叶芊双手一摊,好笑道:“你还有什么好玩的,都一次性使出来吧!”

  “她她她……这妖孽太厉害了,把她给贫道抓起来,火烧恶鬼!”道士回过神,赶忙慌张的指着叶芊。

  “就是,烧了她,不能让她活着,恶鬼害人,决不轻饶!”某围观群众大喊了一声。

  叶芊扶额。洛连雪,你是跟这些人结了什么仇什么怨啊!为什么非要你死啊?

  最后方的青衫男子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笑意,对于叶芊这番大胆的举动,颇觉玩味。

  身侧的中年男子沉不住气,“三公子,不能由着他们胡闹下去,这样会出人命的。”

  “程大人,本公子说了,不要去!”男子一句话说的轻飘飘,却带着不容人置喙的威严,让听的人一阵胆寒。

  中年男子只好噤声,再不多言。

  几名家奴冲上前要抓叶芊。

  洛老爷急道:“二弟,别闹了,我相信她就是雪儿,她活过来了,她活过来了。”

  “大哥,雪儿都死了两天了,怎么可能还会活过来?你听我的,烧了她,烧了她雪儿在九泉之下才能安息。”说完这些,二老爷又吩咐道:“来人,把大老爷和大夫人拦下来,不能让他们被妖孽迷惑!”

  家奴也是乱了分寸,只好照着吩咐做。

  “叔父叔母,你们为什么非要置雪儿于死地,我真的是雪儿,为什么你们还要烧死我,难道你们怕我活过来吗?还有妹妹,为什么你都不帮我说句话难道你也不相信我吗?”叶芊可怜巴巴的看向叔父一家,看似求饶,实则是试探,他们这么希望她死,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住口!我雪姐姐已经死了,你是妖孽!”说话的二小姐眼神有些闪躲。

  叶芊双眸一沉,冷鸷的的扫了那位二小姐一眼,难道洛连雪的死跟她有关系?

  正思索间,家奴已经拿了绳子来捆绑她。

  叶芊抬眼望去,这里全是些迷信的或者是看笑话的人,估计没有一个人肯救她,而她的父母无疑已经被人拉住,没有救她的可能,唯一可以救她的贴身丫鬟人微言轻,根本插不上话。

  她的目光停在最后方的三人身上,那三人衣着华贵,尤其中间那名男子,手中一把折扇看起来便是价值不菲。

  反正已经死过一回,心一横,她决定赌一把。

  叶芊挣扎着被家奴和道童押着往外走,所有人开始转头往外走去。

  中年男子赶忙躲在青衫男子身后,似乎生怕别人发现。

  叶芊被押着走了几步,终于看清青衫男子的面容,一张俊逸绝尘的脸,眉眼带笑,风流雅致。虽是俊美,他的周身却形成一种强大的气场,叫人忍不住望而生畏。凭直觉,叶芊认为此人的身份非富则贵。

  不管那么多了,叶芊横下心,在经过男子附近时,含着哀求的目光望向他,微一挣扎,怀中的玉玦被她抖落而出,张着口无声无息的吐出两个字,“救我。”

  那人的神色看起来有些慵懒,可还是注意到了她的细微动作。

  叶芊愤恼着被众人押走。

  青衫男子大步走至叶芊玉玦掉落之处,唇角的笑意忽然凝固。

  这玉玦,他是认得的,虽然他只见过手图,却足以辨别,绝对是同一件。

  叶芊故意将东西掉落在此,分明是向他求救,那么,玉玦为什么会在叶芊身上?

  男子直起身,右侧一身蓝色锁袖劲衣的男子问道:“三公子,这是那位洛小姐的东西。”

  “覃宣,你先跟上!”青衫男子眸色中多了几分困惑。

  蓝衫男子领命,先一步出了洛府大门。

  后方,洛夫人一时急火攻心,昏了过去,洛老爷大声呵斥家奴,家奴再也不敢拦着。

  洛老爷赶忙命他们将洛夫人扶好,叮嘱道:“好好照顾夫人,若是夫人有什么闪失,别说今日你们没了规矩,就是什么都没错,你们也都得给我滚!”

  家奴唯唯诺诺的点头,扶着洛夫人回房。

  洛老爷唉叹一声,终于注意到靠墙处的程大人,赶忙俯身跪下:“太守大人,你救救小女吧!不能让乡亲们把她烧了啊!”

  “三公子,您看……”程大人看向被称为三公子的男子,等着他回答。

  男子却只是淡然一笑,转身悠然往外走。

  被众人押至一处高台,叶芊抗拒的撞开身侧家奴,朗然冷笑,“你们就是这样草菅人命的吗?”

  “你这妖孽,休得胡言!”道士大义凛然的站在前方。第3章 公子是情人

  叶芊瞥了一眼所谓的叔父叔母,和那位还不知名的堂妹,叔父和叔母的唇角明显的扯出一丝得意的笑,要不是她有心细看,恐怕也是难以发现。

  道士喝道:“把这妖孽绑起来!”

  家奴很快将叶芊拉着绑在木桩之上,开始搬柴火。

  街道一侧的茶馆中忽然传出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咱们这宛城,什么时候也风靡鬼神之说了!”

  话音落,众人皆看向茶馆门口之处。

  叶芊也惊异的望向来人,是一名身着淡黄色丝质素袍的男子,他淡定从容的容颜之上带着温和平易,宛若人间四月最温煦的日光。

  人群中的年轻女子都浮现一脸花痴像。

  叶芊鄙夷的翻了个白眼,这些个人啊!还真是看脸说话的。

  人群中,巧竹赶忙上前乞求,“荀公子,你救救我家小姐吧!她可是为了见您一面才落水的,好不容易活过来,可是您看。”

  巧竹急的都快落泪。

  叶芊蓦地一惊,跟着转头望过去。原来此人就是她一醒来,巧竹就不停提及的宛城第一才子荀东亦,果然是一个风雅脱俗的人物。

  荀东亦缓缓走至人群最里侧,从容望着众人道:“这位道长口口声声说洛小姐是妖,是有什么证据?若说她是鬼,青天白日的,应该大家也都听说过,鬼是没有影子的,可大家看,洛小姐却有,要说她是妖,那在下想问问道长,这妖是要如何辨认?”

  道士本就心虚,被荀东亦这么一质问,半晌才吞吞吐吐道:“贫道修行多年,自然……自然能辨认。”

  “那好啊!既然洛小姐真是妖,烧也是烧不死的,道长不如继续做法,把妖孽收服才好。这一场火,万一洛小姐不是妖,这草菅人命的罪,是道长来担,还是谁来担呢?”荀东亦神色清朗,一举一动间的风雅之姿惹得周围一众花痴少女一刻也移不开目光。

  叶芊只恼火双手被束缚,否则此刻一定要为荀东亦这一番话拍手鼓掌,这第一才子嘛,果然有几分才智。

  人群角落,覃宣倚着墙角沉静的看着这一方的动静,青衫男子与程大人也已赶到。

  洛老爷也在一侧守着,本是因为洛连雪落水之事对荀东亦心生怨忿,眼看荀东亦替洛连雪说话,此刻再也没了怨忿之心。

  “三公子,我们要不要出手?”覃宣盯着被众人围起来的高台,很难看清里面的情形。

  “再等等吧!只要这火还没烧起来,什么时候出手都不迟。”青衫男子神色悠然的轻摇着手中折扇,乍一看去,有种运筹帷幄的从容气魄。

  叶芊此时只顾着听荀东亦与道士的对质。

  道士已经词穷,恼火的扬手道:“贫道说她是妖,她就是妖!烧!”

  “道长,您这么执着,可是收了什么人好处吗?洛小姐是生是死,跟你有多大关系呢?若是在下所说非实,您完全可以放洛小姐一命,不是更好?或者说,您想要多少钱?洛家宛城首富,我想,只要您放过洛小姐,您想要多少钱会给不起呢?”荀东亦微一挑眉,负手而立。

  道士听到此处,眼珠转了转,似乎有些心动。

  叶芊心里暗骂:“好你个臭道士,居然敢收了别人的好处来陷害本小姐,若是我今日躲过此劫,绝对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二老爷迫不及待的脱口而出,“道长,您是修道之人,要是今天因为钱放了这妖孽,您这名声可就坏了,千万不能啊!”

  “叔父,您多大个人了,怎么这么天真呢?非要说我是妖,我要真是妖,现在早就跑了,还听你们在这里你一句我一句的废话?”

  叶芊忍不住哂笑,一句话说的跟投了一个炸雷似的。

  众人哗然,二老爷也被她一句话堵得脸色青红难辨。

  叶芊继续道:“我看你们这戏也唱的够久了,叔父,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叔父啊?我活着不好吗?为什么你非要让我死?一场火嘛。死了就死了,可是你能不能给我找个好点的死法,还是怕我命硬又活过来呢?还有叔母,你在这搀和了半天不累吗?洛府到底是你们当家还是我爹当家啊?”

  本欲插嘴的二夫人被她一番话也呛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荀东亦朗声笑起来,这洛连雪真是有趣,他只提了一个念头,而她却成功的把矛头指向最想要她死的人,这呆笨的传闻嘛,好像并不属实。

  角落处,青衫男子好笑道:“程大人,那人是谁?”

  “回三公子,他是宛城第一才子,也是我一位老友的独子,才华横溢,风度翩翩,堪称人中龙凤啊!”第4章 桃花来得太猛烈

  “人中龙凤?”青衫男子轻笑,“看来你这宛城,有趣的事还真是不少。”

  “那是自然。”程太守颇为自豪的扬眉。

  青衫男子清清淡淡扫了他一眼,他立刻敛了笑意,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保持低调。

  洛老爷又急了,“太守大人,您这为何还不救小女呢?”

  “洛老爷别急,本官保证,洛小姐绝对不会有事。”程太守气定神闲,只要这位三公子说没事,那就肯定没事,他投以百分百的信任。

  洛老爷却还是着急,心急火燎的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台上喧闹未停,二老爷的女儿厉声道:“大家不要被这妖女迷惑了,赶快放火,烧!”

  众人回过神,齐声喊着:“烧了妖孽,烧了妖孽!”

  那道士阴恻恻一笑,命道童准备了火把,隔得远远的一股脑扔到备好的干柴上,干柴上似乎泼了什么易燃之物,大火顺势而起,越烧越旺。

  荀东亦厉声斥责道:“你们怎么能这般草菅人命!”说话间,冲上前拿了木棍心急的去挑干柴,可火势太大,根本就来不及。

  下方的一众花痴少女心急的喊着:“荀公子,你下来吧!没有用的。”

  荀东亦眉间笼上一层忧急。

  叶芊有那么一刻的恍神,可惜自己要死了,而她求助的那位青衫美男,没有救她,若是她还能再活一次,她真想对眼前的男子说一句,“谢谢!”

  她心中涌上一阵悲哀,叶芊啊叶芊,你走了哪门子的霉运,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居然还得再死一回。

  她认命的闭上眼,显然已经绝望。

  一阵风掠过,一抹蓝色衣袂忽的停在大火中,接着叶芊整个人都被凌空提起。

  叶芊睁开眼,口中幽幽吐出一句,“我这是要上天堂的节奏么?”

  可再一看,她却看到不同于她身上寿衣的蓝色衣袂,立刻惊叫起来,“啊啊啊!什么鬼,你居然会飞!”

  下方的人群哄的炸开了锅,叶芊赶忙低头去看,除了因为自己被人救了而吃惊外,更可怕的是,四面八方不知从何处涌来了一大片执剑的黑衣人,人群乱作一团,各自逃命。

  只有荀东亦还留在原地,旁若无人的坐在台阶边缘,虽说他身上沾染了黑灰,可是仍然掩不住他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从容之气。

  黑衣人的目标明显不是荀东亦,杀气竟是冲着角落处的那名青衫男子。

  青衫男子却恍若未见,依旧轻摇折扇。

  覃宣带着叶芊落地,叶芊一眼瞥到利剑刺向青衫男子,急忙开口,“喂,你小心!”

  男子折扇合起,轻巧一扫,剑尖竟被看似轻柔的力道扫开。

  青衫男子气定神闲的应付面前的黑衣人。

  虚惊一场,叶芊后怕的抚了抚胸口。

  洛老爷赶忙跑至叶芊面前,拉住她忍住哽咽,“雪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叶芊急急答了一句。

  覃宣一刻不停,立刻赶去给青衫男子帮忙。

  青衫男子收了散漫之色,眉心微拢,对程太守道:“这些人冲我而来,你快去调集人手。”

  “下官遵命!”程太守也是一刻不停,绕过黑衣人从另一处躲开。

  其中一名黑衣人冷眸一扫,一剑刺向程太守。

  覃宣翻身躲开面前之人,执剑挑开黑衣人的剑尖。

  程太守吓了一跳,赶忙快步离开。

  洛老爷赶忙拉住叶芊道:“雪儿,我们赶紧走。”

  “爹,是他们救了我,我不能就这么走了。”剑尖逼来,却是冲着叶芊。

  叶芊根本没看到,洛老爷大喊:“雪儿,小心!”

  这一喊,惊动了青衫男子,青衫男子避开面前的黑衣人,旋身而过,手臂一伸,揽住叶芊的腰身移步。

  情况混乱,青衫男子带着叶芊侧身躲避黑衣人的攻击,叶芊忽的脚下一滑,“啊”的一声拉着青衫男子的衣襟,竟把青衫男子也带的滚落在地。

  黑衣人又杀上来,青衫男子微一皱眉,带着叶芊急速翻身。

  叶芊从惊惶中回过神,可是,却正好压在青衫男子身上,那张脸真好看啊!简直逆了天啊!她活了十几年怎么就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呢?

  青衫男子唇角牵起一抹邪笑,调侃道:“洛小姐,你还不打算起来吗?”

  叶芊回过神,可是这姿势,额!好暧昧。

  她一个激灵爬起身,立刻松开还落在他身上的爪子,可还未站稳,身后几名黑衣人已经拼了老命的杀过来。

  青衫男子御气起身,一直牵着叶芊的手。

  叶芊愣愣的看着他此时冰冷的侧脸,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阵奇妙的感觉,他如此拼力保护她,何必?

  青衫男子与覃宣都是武功不弱,黑衣人渐渐落了下风。

  可洛老爷……叶芊四处看去,洛老爷躲哪去了?

  第5章 这不是演戏啊!

  细看之下,洛老爷竟躲在墙角处堆放木棍竹条的角落里,浑身瑟瑟发抖。

  叶芊无奈的扶额,此刻,一剑从她侧面刺来,她也没有察觉。

  青衫男子皱眉,一个侧身抬剑阻拦,剑尖斜斜划过青衫男子胳臂之上,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

  叶芊彻底醒悟过来,这真的不是演戏啊!来真的呢!

  此时,一队官兵已经浩浩荡荡的赶来,领头的便是程太守。

  官兵迅速冲上前,占着人数的优势,很快便将剩余的七八名黑衣人擒获。

  所有人都已经安全,青衫男子舒口气,松开拉着叶芊的手。

  程太守急慌慌的奔上前,一脸忧国忧民的问:“三公子,你怎么受伤了呢?”

  “这点小伤,没事。”青衫男子神色未变,目光落在黑衣人之处。

  覃宣问道:“三公子,这些人怎么处置?”

  “此次飞狐堂被我铲除,这些人定是东盟帮的人,先带回去,关着吧!”青衫男子云淡风轻的交待。

  六七名黑衣人闻言,忽然牙关一紧,口中很快冒出鲜血,一命呜呼。

  叶芊吓了一跳,这这这……什么见血封喉的毒药啊!太狠毒了吧!

  “死了也好,总也知道他们的来处,留着也没有意义。”青衫男子似乎已经司空见怪,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拜托,那是人命啊!你们就这么草率的一句死了也好?

  叶芊灰溜溜的去找洛老爷,而荀东亦此时已将洛老爷从木棍处拉出来。

  叶芊走近前,感激道:“荀公子,今天谢谢你。”

  “谢什么,你的命,也不是我救的。”荀东亦淡淡丢下一句,潇洒离开。

  洛老爷站起身,惊魂未定的问:“那些人呢?有没有抓到?”

  “那些人已经死光了,爹,我们回去吧!”

  “好,我们赶紧回去。”洛老爷定定神,随叶芊扶着往洛府走回。

  刚走了没几步,巧竹冷不丁的从角落处跳出来,欢喜道:“小姐,你没事太好了。”

  叶芊嘴角抽了抽,刚才她差点被人一剑刺死的时候,这丫头居然就一直躲着,是得有多怕死啊!

  叶芊也懒得废话,摆了摆手,两人扶着洛老爷往回走。

  青衫男子使了个眼色,覃宣会意,朗声道:“洛小姐,明日,我家公子会去你府中做客。”

  “那就去呗!”叶芊扬了扬手,折腾了大半天,她是真的累了,还是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再说,虽说她还不知道府中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青衫男子望着她的背影,唇角牵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回到洛府,大厅中却无人,叶芊纳闷的很,洛老爷也是感到奇怪。

  叶芊也懒得多问,对洛老爷道:“爹,我累了,去休息一会,等会再去看你和娘亲。”

  “那好,既然你累了,就先去休息吧!”洛老爷舒口气点点头,死里逃生又折腾了这么久,的确是会累的。

  叶芊总算松口气,让巧竹引着她回往曾经洛连雪的房间。

  到了一处洞门,叶芊低头一看,却见一处粉白色的衣角在洞门边上晃过,叶芊停下,再移了个位置看另一边,果然也有人。

  她了然一笑,利索的脱下外衫。

  巧竹瞪大了眼问:“小姐你这是……”

  “嘘!”叶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指着另一侧的一根木棍,巧竹迷迷糊糊的跟着她的指示将长木棍捡起来。

  叶芊将外衫搭在木棍最前端,让巧竹举着木棍往洞门处走,然后大喝一声,“放!”

  巧竹手一松,木棍应声落地,而同时洞门两侧泼出大滩红色的液体,朝着各自对面落下。

  叶芊与巧竹几步走进洞门处,两个小丫鬟浑身血淋淋,沮丧的像是斗败的公鸡。

  “哈哈哈……”叶芊终于忍不住张狂大笑。

  巧竹看到那两个丫鬟的脸色时,“噗哧”笑出声,越笑越大声。

  “你们……这是泼的什么?”叶芊捂住肚子,就差把眼泪笑出来了。

  两个丫鬟抬手抹掉脸上的血,就差没哭出来。

  叶芊吸口气,恢复了严肃,喝道:“说!你们究竟泼的什么,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丫鬟显然并不想回答,别扭的半晌不说话。

  “不说是吧!巧竹,去官府报案,把她们两个送进去!”

  还未等巧竹回答,两个丫鬟已经吓得赶忙开口,“大小姐,你别报官,我们说。我们泼的是黑狗血。”

  黑狗血?还能更扯淡一些吗?叶芊冲着两个丫头抛去一记狠戾的眼色,又问:“谁让你们这么干的?”

  “大小姐,我们不能说。”

  “不说也可以啊!那你们就等着去牢里玩一圈吧!巧竹,还不快去?”叶芊又是一声催促。

  小丫鬟终于顶不住,急道:“大小姐,我说,你别抓我们,是二小姐让我们这么干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悍妃当道:王爷千千睡》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9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