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盛世红颜:苏小姐传小说苏雪舞柳瑾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盛世红颜:苏小姐传小说苏雪舞柳瑾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重生为孩

  神启九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冬天。

  神启大陆,神月国的帝都云阳城,苏府,晚间。

  苏老爷苏正幕焦急的背着双手正在院落里不断的走来走去,眉头紧皱,神情焦虑难安。

  身后的房间里,不断传出来来回回忙忙碌碌的脚步声和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痛苦的呻吟声。

  “老爷,您别太着急了,夫人一定会平安的。”管家苏涣看着苏老爷子焦躁的来来回回在产房门前踱步,不禁出声安慰着。

  “苏涣你说,夫人这都进去好大一会儿了,怎么还没动静呢。”

  “老爷,老奴已经请了这云阳城里最好的几个稳婆来为夫人接生,绝对会母子平安的,您不要太过忧虑。”

  “能不急吗?夫人进去生产已经有半个时辰了,这……这还没有动静,我能不担心着急吗?”

  苏老爷子已经急得出了满头汗水,此刻就如百爪挠心,坐立难安。

  这时,四名个头不一却同样生的精致粉嫩的小男孩一起跑到了苏老爷身边,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爹爹,娘亲是否平安?”这是苏老爷的大公子,十一岁的苏无尘。

  “爹爹,别担心了,娘亲会没事的。”这是九岁的二公子苏逸尘。

  “已经有哥哥和弟弟了,我想要妹妹……”这是三公子,苏倾尘,乃是与二公子苏逸尘双生,同为九岁。

  “生了吗?”这是四公子苏睿尘,八岁。

  “四位少爷,老爷正焦急呢,你们就别恼他了,这天儿冷,老奴带你们回房吧。”

  正值冬季,天气阴冷,不时吹过寒意渗人的西北风,苏涣看着几位冻得满脸通红的小少爷,满眼的慈爱和心疼。

  “谢谢苏管家,弟弟们都要在这等娘亲。”

  大公子苏无尘最为懂事,拉着弟弟们乖乖站在了苏老爷身边。

  苏涣还待说些什么,产房里女人忽然就高声痛呼起来。

  “啊——”

  接着是稳婆的大喊声,“夫人,用力,用力啊,孩子就要出来了……深呼吸……用力啊……”

  立时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同时敛声收气,定定的凝望着产房中不断摇曳的烛火。

  天空突然就刮过一阵渗人骨髓的冷风,而后,天上不断有晶莹的颗粒开始慢慢往下洒落。

  帝都的第一场雪来了。

  没过一会儿,雪花就变成了鹅毛般的大雪,纷飞着飘飘洒洒的落满人间,抬眼望去,灰蒙蒙的夜空中尽是白茫茫的一片。

  而地面和屋檐上,很快便被镀上了一层银白的雪霜,映着苏府通明的灯火,如梦似幻,美丽的如同幻境一般。

  就在这风雪正盛时,房内传来了稳婆惊喜的呼声。

  “生了生了,夫人,是千金,是千金哪……”

  与此同时,二十一世纪,正踉踉跄跄行走在雪地里,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白荷,突然发觉眼前的风雪竟然如同漩涡一般旋转起来,吸引着所有在空中飞舞的雪花席卷而入。

  这,是一场梦吗?为什么那股刺骨的寒冷那么的真实?还是,这是死前的知觉?

  漩涡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白荷视线里一片天旋地转的昏暗,身上好几处伤口似乎都被寒冷冻结的麻木,而后,她便看到一阵耀眼的白光闪过,自己整个人竟然被那风雪的漩涡生生吞噬了进去。

  这下,真的要死了吗?

  白荷悲戚的勾唇,自嘲的笑笑,阖上了双眸。

  过了片刻,似乎没有臆想中的疼痛感传来,反而整个人感觉轻飘飘的没有重心。

  “哎……我没死吗?”

  白荷睁开眼后,仍然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意识,自己可以思维,透过双眼,她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此刻正身处一个宽敞精致的屋子里,古色古香。

  而屋里的床榻上,一个女人汗涔涔的半躺着,发髻散乱,脸色虚弱无比,旁边几个中年女子在帮她清理身上的血污更换被褥,还不断的说着夫人老爷千金这些奇怪的字眼……

  而自己的身体,仿佛受到了召唤一般,竟然不受控制的向着放在女人枕边的襁褓中靠拢而去。

  凭借着身为杀手本能的冷静分析,白荷立刻得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天……我死了……灵魂竟然……竟然穿越而来将要成为这个襁褓中的小孩子了……。”

  不待她惊讶完毕,整个人已经化作一道白光冲入了襁褓里……同一瞬间,屋子里光芒万丈,璀璨亮如白昼!屋外,无数雪花开始绕着屋子飞舞!

  这样奇异的景象,彻底惊呆了所有的人!

  过了一会,屋内恢复平静,一众女人们才终于傻愣愣的回过神来,愈发惊喜的看向襁褓中的婴儿。

  “刘稳婆,你快看哪,这孩子刚出生,竟然不哭不闹,还睁着眼睛看我们……”

  “是呀是呀,李稳婆,接生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奇异的事哪……”

  “这孩子可真特别,刚出生就睁着眼,目光那么明净……啧啧,苏夫人大喜呀。”

  “林稳婆,你将苏老爷的千金包裹严实了赶快抱出去给苏老爷看一眼报个喜,苏老爷肯定急坏了。”

  “正是,正是。”

  一个女人立刻小心取来早就备好的顶级天蚕丝小被,将用几层丝绸布包裹着的小婴儿再度包裹起来,然后开了门,来到了院外。

  “苏老爷大喜,苏老爷大喜!母女平安!”

  林稳婆向着苏老爷子拜了一拜,立刻将怀中裹得严严实实的婴儿递到了他的怀中。

  “老爷,是千金哪,是千金哪,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我们苏府又添了一位五小姐。”

  苏涣带着身后苏府一并人等皆是眉开眼笑拜了下去,发自内心的齐声恭贺。

  “好!好!千金,好!”

  苏老爷脸满面春风,神情激动的难以言喻,连连说了几个好字。

  俯下身子,怀中的女婴用一种清澈纯净的眼神也在好奇的打量着她,苏老爷一愣,眸子里笑意更浓。

  “不愧是我苏正幕的千金,好!”

  “老爷,快给五小姐取个名儿吧。”

  苏涣由衷的替老爷开心,老爷的子嗣始终只有男儿,一直颇为遗憾,如今天可怜见,年逾五十竟然得一如此爱女,哪能不开心?

  “名儿啊,得好好想想,慎重……我的心肝宝贝……”

  苏老爷认真的思虑着,看见漫天的雪花飘落下来,而怀中刚刚出生的女婴竟然伸出一只胖乎乎的小手去接住那雪花。

  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天空中的雪花仿似受到了召唤一般,竟一同向着女婴齐齐涌来,围绕在她的身边,飞舞着,翩跹着。

  此情此景,端的是奇异无比,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女婴开心的舞动着小手把玩着雪花不亦乐乎,苏老爷忽然眸色一亮灵光一闪,继而抚掌大笑。

  “五小姐,就名,苏雪舞!”

  “老爷,好名字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苏老爷怀中集万千宠爱在一身的五小姐,苏雪舞。

  旁边四个小脑袋一下子围了上去,争着抢着去握妹妹的白嫩肉呼呼的小手逗着她玩。

  “大哥,妹妹好漂亮……”三公子感慨着,忍不住捏了捏小雪舞白嫩的脸蛋。

  “三弟,妹妹当然漂亮,因为哥哥们都很漂亮。”二公子一副理当如此的淡定模样。

  “不许欺负妹妹。”

  老大一记眼刀扫过去,老三立刻不舍的悻悻的放开了蹂躏着妹妹脸蛋的手指。第2章 顽皮五小姐

  四公子一直安静的与那双清澈的黑眸对视着,而后竟然鬼使神差的拉了拉她的小手,温和的浅笑。

  “雪舞,我是四哥,苏睿尘。”

  “去去去!都给我回去,谁允许你们随便摸妹妹了?都洗手了没洗脸了没?”

  苏老爷一副凶巴巴不耐烦的模样,将怀中的雪舞抱紧了些,厉声呵斥道,“要是给妹妹弄哭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几个。”

  “爹爹偏心……”

  老三不依不挠撒起娇来,被淡定的老大和老二拖走了,老四深深的看了一眼奇异的小雪舞,唇角噙着优雅的笑意,跟着三位哥哥回房去了。

  苏涣看着这和谐的一家子,这温情趣味的一幕,感动的差点要落下泪来,事实上,苏府不少下人已经开始感慨的抹眼泪了。

  “苏涣,为了庆祝我的宝贝小雪舞出生,苏府所有下人赏银百两,几位接生的稳婆各赐黄金百两,绸缎两匹。

  我苏府要大摆宴席三天,同时在帝都云阳城开仓放粮十日,无偿接济穷苦人家,沿途看见叫花子,都务必赏银十两,为我的雪舞祈福纳吉祥!”

  “谢过老爷!”

  苏府所有下人都开心雀跃了起来。

  苏老爷是整个神月国最大的富商,苏府名下的产业包含各行各业,不计其数,遍布全国,用家财万贯,富可敌国来说丝毫也不为过。

  苏五小姐始一出生,知名度一夜之间便上升到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刚出生却已经成为了神启大陆上的风云人物。

  苏老爷一向为人和善,乐善好施,经常救济穷人,施舍乞儿,时常收留走投无路的人,因此在整个神月国都留下了很好的名声,人人称赞,无不敬服。

  虽然神启大陆上小国众多,势力割据,纷争时常不断,但苏老爷从来没有结仇生怨,苏府中无不是风平浪静,恬淡悠然。

  就这样,自小雪舞出世一直过了八年,现在是神启九十九年,六月十二日,夏季。

  苏雪舞八岁了。

  苏雪舞居住的飞雪阁,乃是苏老爷耗费巨资以及不知多少人力亲自督造,专为心肝宝贝女儿一人建造的。

  占地面积辽阔,只一个飞雪阁就有整个苏府的一半大,里面有精致的小花园,人造一座颇为壮观的假山,假山里还有一个山洞,还有人工开凿引来的一条清如玉带的小河,河里甚至放养了血多珍稀漂亮的各种鱼儿。

  河床上精心铺着一层五光十色形态各异的鹅卵石,每当午后阳光折射河水里,折射着阳光,小河边熠熠生辉,璀璨非常,据说,那些鹅卵石都是苏老爷亲自带人去挑选打磨的。

  飞雪阁的路面都是请了最好的工匠用一种莹白的石头打磨光滑铺设而成,仿佛白玉一般平滑莹润。小路两旁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盆栽植物,四季开花的各种花朵,姹紫嫣红,好不瑰丽,每一株都是精心挑选,细细栽培,每月都会换一次,生怕主人会看厌烦。

  青砖砌成高高的围墙,墙根都栽种着一排排四季常绿的雪松树,树丛间放养着数十只各种漂亮的鸟儿,时常能听到鸟儿婉转的啼鸣。

  这飞雪阁的一草一木,一树一花,一山一水,一石一砖,一鸟一鱼,无不都是精心细琢,匠心独运,精致无比。

  也充分显示出了苏老爷对这个独女五小姐的疼爱,几乎已经到了走火入魔无药可救令人咂舌的程度。

  “大少爷大少爷……您快去看看吧……”

  苏府的一个丫头急急忙忙风风火火闯进来无尘阁,苏无尘默默收起剑势,无奈的扶额。

  “五小姐又怎么了?”

  十九岁的少年,俊朗挺拔,剑眉星眸,身长玉树,轮廓仿佛刀削而成,流畅完美,刚毅冷酷,看的刚冲进来的小丫头立刻绯红了脸颊心跳不止,小鹿乱撞。

  “五小姐她爬到飞雪阁后面的那株雪松树上了……二少爷和三少爷怎么劝她都不肯下来……”

  小丫头还没说完,一道人影已经化作一道白光冲了出去。

  飞雪阁后院墙边的一株雪松树下,两个十七岁的少年和好几十个苏府的下人俱是一脸焦急,也都小心的张开了双臂抬眸看向树上,生怕那个淘气的苏五小姐什么时候就会掉下来伤着她。

  “小舞,快下来吧,听三哥话。”

  三少爷苏倾尘小心的劝着妹妹,俊美的五官散发着他自认为天下无敌的美男招牌笑容。

  “少用你那妖孽式的笑容蛊惑我,我才没有外面那些女孩子那么花痴好骗!”

  树上飘下一句稚嫩柔软却淡漠的话语,瞬间打击的苏倾尘自信全无,一脸苦逼相。

  “小舞,这树这么高,万一摔下来了可不得了……”

  苏逸尘优雅的拂去肩头落下的树枝,唇角噙着淡雅温和的笑意,说出的话语也让人如沐春风,熏醉无比。

  苏逸尘与苏倾尘两人眉眼轮廓别无二致,都是一样的丰神俊朗,美玉无瑕,颀长而立,翩翩俊秀的美男子。

  只是苏逸尘人如其名,多了几分温润如玉的清新飘逸之感和淡泊之气。

  而苏倾尘,则是多了几分妖冶迷离的魅惑,用苏雪舞的话来说,这就是典型的妖孽气质,取名一个倾尘,颇有倾国倾城迷离的姿态之意。

  “逸尘哥哥,好二哥,小舞知道你最好了,你带我去外面玩好不好?”

  树丛中的人儿开始撒娇,“爹爹坏,整天将我闷在这飞雪阁里,不让我出去一步,人家都快闷死了……”

  苏逸尘宠溺的浅笑,“爹爹是为了保护你,小舞一个女儿家为何整天想着往外跑呢?”

  身为女子,哪个不是安安生生端坐在闺房里做女红,绣花,摆弄针线,要么读读诗文陶冶情操,可偏偏小雪舞顽皮好动,活泼伶俐,就算偌大的飞雪阁也待不住她,一心想要跑到外面去玩耍。

  “看来二哥也不愿意帮小舞了。哼,你们都是坏人!不理你们了……”

  树上的人儿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便见雪松树顶端开始摇摇晃晃的轻轻摆动起来。

  “我自己爬到墙外边去……”

  苏雪舞扭动着身子攀着雪松树越往上越细的主枝干,想要够到院墙,爬到院墙上去,翻过院墙,外面,就是心中那个不受限制的世界。

  雪松树倚墙跟而生,除了主干之外都是繁密的针形枝叶,离院墙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一米多,小雪舞伸出了小胳膊还是够不到,干脆咬了咬牙,一脚蹬住主干,小身板用力一跃……树下的人顿时脸色骤变,高声惊呼起来。

  “小舞!”

  “五小姐!”

  那个穿着一身粉色小裙的娇小人影始终身子娇弱,力气不足,没能越过那一米多宽的距离爬到围墙上,而后,身子堕空,啊了一声惊叫之后吓得捂住了脸颊,整个人如流星一般直直掉了下来。

  下人们俱是惊慌失措的大叫或是害怕的闭上了双眼,不忍看见这摔下来的悲惨一幕。

  许久,没有意想中的惊叫声传来,众人小心翼翼怯怯的缓缓抬头。

  只见大少爷苏无尘抱着那个粉色的小人影正飘飘然的落在地面,一副和谐唯美的画面。

  “胡闹,下次不许。”

  苏无尘教训了她一句,看她垂头沮丧撅嘴的可爱模样,刚毅冷酷的侧脸难得露出一丝温柔,伸手帮她轻轻拍去小裙子上沾着的枯叶。

  “大哥,小舞错了。”第3章 逛集市

  苏雪舞看到一本正经一贯严厉的大哥,乖乖的低头认错,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眼睛盯着脚尖,头也不抬。

  “知错要改。”苏无尘一贯的言简意赅。

  苏雪舞连忙小鸡啄米般不迭的点了点头,粉雕玉琢的笑脸精致如瓷娃娃一般可爱无邪,看到苏无尘半蹲着身子在自己身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转了转,小狐狸一般狡黠。

  “大哥,无尘哥哥,小舞能不能求你件事啊?”

  小人儿悄悄的往他怀里挪了挪,小猫儿一般在他胸脯前蹭了蹭。

  “说。”苏无尘感受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的刻意近乎,立刻明白她又有了小心思。

  “你能不能带我去外面玩一玩看一看啊,小舞保证乖乖的,就待在无尘哥哥身边绝不乱跑……”

  苏雪舞一本正经的举起小手做发誓状,看到苏无尘不动声色的脸庞,轻轻咳嗽了一声。

  “要是无尘哥哥不带我去,我等会儿就告诉爹爹和娘,你欺负我……”

  苏无尘嘴角抽了抽,眼前这个八岁还不到自己一半高的小妮子,这是在明晃晃的威胁自己呢。

  一旁的苏倾尘和苏逸尘看到大哥古怪的脸色,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不许笑!”

  小雪舞怒视两人一眼,继而气定神闲的向着两人甜甜一笑,露出八颗小牙,眉眼弯弯如上弦月。

  “逸尘哥哥和倾尘哥哥也要一起去,否则,爹爹就会知道是你们两怂恿我上树爬墙,还从树上摔下来险些摔死……”

  苏倾尘妖孽似的笑容终于再也把持不住,一脸郁闷状。苏逸尘无奈的笑笑,更多的是宠溺。

  “好了三位哥哥,我们一起走吧。”

  小雪舞蹦蹦跳跳走在前面,拉了拉表情各异的三人,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率先走出几步。

  “四哥四哥,你也来啦,正好一起。”

  看到迎面走来的苏睿尘,小雪舞立刻开心起来,漂亮的大眼睛里精光四射。

  哈哈,带着四哥绝顶大帅哥出门,那可真是倍有面子,倍儿拉风啊!

  某女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不可自拔的时候,被人亲昵的刮了刮鼻子。

  “小舞,要出去可以,这条裙子弄脏了,去换件干净的来。”

  苏睿尘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而后一眼扫过身后的下人。

  “五小姐身上的裙子弄脏了,还不带她去梳洗换衣?”

  清淡的话语,却分明透发出几分不容抗拒的威严。

  苏雪舞看了看自己,脸色一红,立刻一阵小跑回到了房间去换衣服,一会儿,换了一件绿色的可爱小纱裙跑了出来。

  “大哥二哥三哥四哥,我们走吧。”

  苏雪舞笑眯眯的一一扫过四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如女王般气势十足的背着小手领着四大帅哥迈着四方步。

  五人一路走到了飞雪阁门口,守门的下人看到来人立刻面露难色。

  躬了躬身,歉意的向着苏雪舞说道,“五小姐,老爷吩咐了,不能让您走出这飞雪阁。”

  苏雪舞小脸一拧,嘴巴很不乐意的上扬,后退了一步,朝着身后的四大帅男努了努嘴,那意思就是在说,交给你们解决了。

  苏无尘无奈的上前一步,“阿根,我们几个带小舞出去玩一会儿,晚饭之前回来。爹爹那边我们几个会去交代。”

  “既然几位少爷都执意如此,阿根自当听命。”

  五人这才出了飞雪阁。

  刚迈出大门,苏雪舞便像那挣脱了束缚的野猫,兴奋的四处乱窜,惹得身后的四人一阵担心。快要入夜了,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八只眼睛紧紧盯着那个小小的绿色身影,生怕一不留神就给这小祖宗弄丢了。

  想起上一次因为带着这小祖宗在院子里玩,后来稍不注意竟然她掉下了河里受寒发了高烧昏迷,害的四人一起被苏老爷惩罚,在院子里一直跪了三天三夜还不让吃饭喝一口水,直到这小祖宗烧退了终于醒来向苏老爷稍微求了情,几人这才被大赦天下。

  哎!真是可悲可叹可歌可泣,四人互相对看了一眼,眸子里的神色俱是一致的坚定。

  这妮子,得罪不起,绝对,绝对不能让这小祖宗出任何一点的意外!否则,他们四人非要掉一层皮不可!

  四人回想的时候,那娇小的人影已经跑出了十几米远,四人齐齐一震,加快脚步冲上前去将她护在了身边。

  “每年只有娘亲去城南的庙里烧香的时候才能跟着她出飞雪阁,还要坐在马车里不准下去……小舞都没有好好在集市里玩过呢。”

  看着她小大人似的叉着腰唉声叹气的模样,四人忍俊不禁。

  “你现在还小,外面坏人太多,很不安全,你又那么古灵精怪,爹爹当然不放心你跑出来。”

  苏逸尘柔和的抚着她滑腻的小脸蛋,笑的云淡风轻。

  “坏人?坏人见了我还怕呢。”苏雪舞傲然的挺了挺小身板,而后笑嘻嘻的扫过四位俊俏的哥哥,小眼神颇含深意。

  “再说,我还有几位厉害的哥哥保护小舞呢。”

  看她一脸炫耀得意的模样,四人不禁莞尔失笑,这小妮子,就是一颗活脱脱的开心果,有她在,苏府总是欢快了很多,所有的人都喜欢她的不得了,可是又被她这小霸王又古灵精怪的性子折磨的不少。

  一路顺着集市走来,看了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小雪舞看的眼花缭乱,走的两条小腿都发软了。于是转过身,向着四人甜甜的笑了笑。

  “哥哥,小舞困了,走不动了……”

  于是四大帅哥齐齐弯腰半蹲下来,向着她伸出了手臂准备抱起她,自然而然。

  一时之间,这四大帅哥外加一个甜美无邪小萝莉的组合,再加上四人这整齐一致的动作,啧啧,竟成了集市里的焦点,秒杀了所有人的目光。

  好多大姑娘小媳妇出嫁的未嫁的有孩子的没孩子的都直勾勾的盯着四人看,甚至还有某些花痴女嘴角溢出了很可疑的流状物质。

  苏雪舞初步怀疑那就是哈喇子,也就是,俗称,口水。

  “哎呀,好俊俏的几位小哥哥……奴家真想好好疼疼呢……”不知哪家青楼的女子在这花痴。

  “好美的几个男人啊……”

  “娘,娘,长大了我要嫁给我他……”谁家的小屁孩儿啊,这么早熟!苏雪舞暗暗腹诽着。

  “哎呦,这不是苏府的四位少爷和五小姐吗?”人群中有眼尖的立刻认了出来,顿时引起更多的人围观。

  “就是这神月国第一富商苏老爷的五小姐?”不错,有眼力见儿!苏雪舞傲然扬了扬小下巴。

  “不是苏老爷的五小姐还能是谁家的五小姐,真是没见识!”

  “果然粉雕玉琢,空灵俊秀,可爱非常啊……”岂止是可爱啊,本小姐可是花容月貌,国色天香。“啊,苏府的儿女果然个个非凡……”那是必须滴!

  “那是苏无尘苏无尘啊,神启大陆第一剑客,剑仙大人的关门弟子……”

  “了不得啊……果然英雄出少年……能被剑仙大人看中收为关门弟子,定然剑术已经过了四阶了……”

  “废话,无尘公子可是神启大陆青年高手排行榜中第三位呢!”

  “哇,好厉害哦!”

  “无尘公子,请问可曾娶亲?”

  “啊,还有倾尘和逸尘公子啊……果然是双胞胎,都好俊啊……我要晕了……不知道要嫁给哪一个才好……”第4章 初露锋芒

  “逸尘公子不知会喜欢哪家千金呢?听说逸尘公子的琴艺可是天下无双呢,一把雅风琴,能断人肝肠催人泪下……”

  “倾尘公子,倾尘公子,你说过你喜欢奴家的,怎么还不来我家提亲啊?”

  “什么?你胡说,倾尘公子明明说过,他是喜欢我的!”

  “你才胡说!”

  “你们都别争了,倾尘公子说过要娶我的……”

  几个女人为了苏倾尘开始大打出手,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睿尘公子……气质高贵……好喜欢啊……好迷人啊……”

  “那双明亮的眼睛……啊……睿尘公子幽深的气质果然……好喜欢啊……”

  人群中犹如炸开了锅一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这一段街道立时被挤得水泄不通。

  苏雪舞一脸黑线,虽然几位哥哥确实俊美非常秀色可餐,但是在这大街上被这些奇奇怪怪的大妈大婶阿姨级别的女人用眼神肆意轻薄,立时苏雪舞觉得好像自己的私有财产收到了别人的觊觎和侵犯似的,浑身炸了毛。

  “哥,我们走,这里好吵!”

  四人没动,仍是保持着那个伸开双臂的姿势定定的看着她。

  苏雪舞愣住。

  “决定,谁抱你走。”苏无尘言简意赅说出要点,几人立刻火星味儿四射。

  苏雪舞心情瞬间便桃花朵朵开,唇角缓缓绽放出一个璀璨甜美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她轻启朱唇,笑的甜美无邪,“老规矩,谁赢了谁抱我回去。”

  四人互相对视一眼,立刻围成一团,按照这鬼灵精小丫头的老规矩,当街开始石头剪刀布,丝毫没有在意围观的众人快要石化以及风化的表情。

  三轮过后,优胜者为苏睿尘。

  “四哥,抱抱。”苏雪舞嘟着粉嫩可爱的小嘴迎向了苏睿尘的怀抱。

  十六岁的少年唇角微微晕染开来欣然的笑意,伸出双臂将那娇小的人影带入了怀中。

  “无尘哥哥,我要吃糖葫芦,五串。”

  “不行,吃太多对牙齿不好,你只能吃一串。”苏无尘断然拒绝。

  “无尘哥哥,小舞只吃一串,其他四串是几位哥哥的,我们一起吃。”

  “好。”苏无尘这才点头,面不改色,身影立刻消失在众人眼前。

  “逸尘哥哥,我要一个糖人。”

  “等我。”苏逸尘宠溺的拍了拍她,优雅的退出了人群。

  “倾尘哥哥。”大眼睛里狡黠的笑意开始晕染。

  “说吧小舞,想要什么,三哥都给你买。”苏倾尘魅惑的笑笑,桃花乱开,一副我有钱的模样。

  “就知道倾尘哥哥最疼小舞,我要福满楼的水晶虾仁饺,春风阁的桂花酥,富贵阁的珍珠翡翠汤圆,还有天下第一楼的蜜饯荔枝和蜜饯菱角,以及得意楼的水晶软糖。”

  苏雪舞一口气的说出了这么多,直听得苏倾尘眼花缭乱,一阵头大。

  都怪自己话说大了,什么都买……什么都买……苏倾尘真想抽自己一下,为什么在这丫头面前老是吃亏,不就是在她出生时小小的在她脸上蹂躏了一下么,这么记仇……苏雪舞好笑的看着三哥快要晕掉的窘迫模样,好心的出言提醒。

  “三哥,这些都离这里不远的,你可要跑快点,在大哥二哥回来之前回来哦,免得到时候我们等不及丢下你自己回去了。那样,爹爹会责罚你独自贪玩忘了时辰的……”

  话音未落地,围观的众人便看到苏府的三公子火急火燎火烧屁股似的一溜烟跑了出去……近处围观的几人无不汗颜,这位众星捧月的苏五小姐,还真是不好伺候的主啊。“四哥。”苏雪舞倚在苏睿尘的怀中,慵懒的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怎么了小舞?”苏睿尘含笑看着怀中娇懒的小人儿。

  “前面那里是什么地方?”

  小手一指,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苏睿尘有些尴尬,脸色微红局促起来。

  “四哥怎么脸红了,很热吗?”苏雪舞关心的抚上了苏睿尘的额头,自言自语着,“好像不烫啊……”

  感情这小丫头以为自己发烧了呢。苏睿尘一阵郁结。

  “四哥,连你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好不好玩?”

  苏雪舞纯真又无辜的大眼睛盯着苏睿尘,眨巴眨巴的,可爱非常。

  此刻,她的心里却在恣意的大笑,哈哈,苏睿尘,你也会有脸红的时候啊……这个四哥,还真是可爱的紧呢。

  “那是青楼。”苏睿尘纠结了半天,看到苏雪舞那双纯净的大眼睛又不忍她失望,终于说了出来。

  “青楼?”苏雪舞眨动着大眼睛,灵动俏皮无比,“是什么地方,我们可以不可以去玩?”

  “不可以!”苏睿尘坚决打断了他,捏着怀中小人尖尖的下颌,带着几分警告的戒备意味。

  “青楼是那些烟花女子汇集、无数男人流连忘返之地,但是,不是你一个八岁的小丫头可以进去的,记住了吗!”

  苏雪舞白了他一眼,至于这么严肃嘛,她是谁啊,何等的聪明,只是故意问问而已。

  “睿尘哥哥为什么那么生气,小舞只是好奇,问问而已……你又凶我……呜呜……”

  苏雪舞不管不顾,两手一摊,小腿乱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典型的无赖撒泼。

  苏睿尘立时慌了手脚,局促窘迫,手忙脚乱拿出帕子去擦她的眼泪,心疼的拍了拍她,“好了好了小舞,四哥错了,四哥不该凶你,别哭了,别哭了乖……”

  “那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不哭了……”

  苏睿尘微怔,而后点了点头。“小舞有什么条件?”

  “带我去那里!”

  再次循着小舞的手指看去,苏睿尘看到了一间诗社,名字也很奇特,叫青蕊。

  此刻,果然有不少人围在诗社门口的一张桌子边不断在交头接耳探讨着什么。

  苏睿尘无奈,只得抱着雪舞挤进了人群中。

  “小舞,这里是诗社,那些文人骚客专门吟诗作对的地方,今日有人在此以诗会友。”

  “怎么会啊?”

  “就是他做了一首诗,让别人来附和,若是做得好了得到大家的认可,还有奖励。”

  听到奖励两字,苏雪舞眼中顿时亮了。

  “什么奖励睿尘哥哥?”

  “是一只玉佩。”

  “好!”

  苏雪舞信心满满,古人就是比较文雅,没事喜欢吟诗作对、附庸风雅。身为一个现代文艺女性,可从小熟读唐诗宋词元曲,拥有那么多前人的智慧结晶,不能赢才见鬼。

  苏睿尘奇异的目光扫过怀中一本正经目光灼灼的小人,而后笑意渐浓。

  “社主出得诗词我念给你听。”苏睿尘清了清嗓子,低声念了起来。

  “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水沉烟,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不错,很押韵,又工整。”苏雪舞点了点头表示赞赏,又凝眉问道,“那现在可有人对出来了?”

  苏睿尘看着怀中小大人一般沉着的苏雪舞,黑眸中满是赞赏和溺爱,扫了一眼周围俱是愁眉不展的众人,微微笑,“应该还没有。”

  “那好!这玉佩是我的了。”苏雪舞高调的大声宣布着所有权。

  一个八岁的女娃儿还被人抱在怀中哄着,却挤在人堆里,高调的宣布着她的能力,能不让人侧目?

  “这小女娃儿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闪了腰!”

  “不知是谁家的女儿这般口无遮拦狂妄自大……真是没家教!”

  第5章 小人精

  苏睿尘黑眸一沉,正准备出言教训那污蔑苏家的人,却被一只温软的小手握住。回头,便对上了苏雪舞那双带着一抹算计精光的迷人甜美笑容。

  苏睿尘不动声色,静静看着怀中的小人,八年来早已熟悉,看她如此表情,他便可以断定,方才小瞧了这小妞的人,要吃亏了。

  “两位公子是笃定我做不出诗了?”她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甜甜的笑脸,向着方才说话的两名男子轻轻的问道。

  其中一人看了她一眼,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我们苦读数十载都未能对出,你一个小女娃儿要是能对出,那我们岂非都是白读了……”

  另一人深表赞同的附和着,“的确如此。”

  “既然两位这么笃定,那我更加要试上一试了。两位公子可敢与我打赌?”

  “赌什么?”

  苏雪舞的目光短暂的在两人身上停留,看得出两人也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微微叹了口气。

  看来捞不到什么油水,占不到多少便宜。罢了,教训教训他们的狂妄也就是了。

  “若是做不出来,我便送两位公子黄金千两,若是做出来,两位公子则要按照我说的做一件事。”

  那两个年轻男子对看一眼,心中有些难耐的狂喜。不只是哪家的傻丫头,竟然自动来送钱……真是天上掉馅饼了……美事啊。“好,就这么说定了。”两个男子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在场所有人都被三人的赌约吸引,一时间,苏雪舞再次成为全场的焦点人物。

  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八岁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会对得出如此优美的词来,皆是叹息的看着她,感慨着现在的小孩子竟然如此的狂妄,还入手阔绰,开口就是黄金千两啊。

  “咦,那不是苏五小姐吗?”

  街上永远不乏好事者,立刻苏五小姐的名头又被抬了出来,吸引了更多的人围观这场八岁幼齿小萝莉与两位青年的千金豪赌。

  “苏府财大气粗,区区千两黄金也不过九牛一毛而已,苏五小姐当然拿捏得起……”

  “听闻苏五小姐刚出生便聪慧灵秀,睁着双眼,引得天降瑞雪,浴雪而舞,想必自有过人之处。”

  苏雪舞听得一阵头大,这些人还真是八卦,不去做狗腿真是可惜了!

  不管他们,既然已经出了风头,那么,便要让苏五小姐的名头,彻底响彻神启大陆!

  某女心中豪气万丈的想着。

  “小舞,真的可以对出这词吗?”苏睿尘轻笑着,唤回她跑远的思绪。

  “睿尘哥哥,你要对小舞有信心。”

  苏雪舞撇了撇嘴表示她的不满和抗议,而后一脸郑重的看了看诗社门口的桌子上坐着的那个一身黑袍的中年人。

  想了想,开口吟道,“秀樾横塘十里香,水花晚色静年芳。胭脂雪瘦熏沉水,翡翠盘高走夜光。

  山黛远,月波长,暮云秋影蘸潇湘。醉魂应逐凌波梦,分付西风此夜凉。”

  “好好好!”

  坐在桌边的黑袍男子仿佛睡醒了一般,忽然站起身子,连到三个好字!目光灼灼的掠过苏雪舞,先是诧异,而后深沉的一笑。

  “俱是咏荷,却通篇不提一个荷字,俱是巧妙押韵,对仗齐整,堪称绝妙。苏五小姐,果然不同凡响!在下佩服!”

  男子如此高度的评价让在场众人俱是傻了眼,一个个看着苏雪舞的目光又诧异变为惊异,由惊异变为震惊,继而变得钦佩,赞赏!

  苏雪舞感受着众人各异的目光,看着黑衣人那双异常敏锐清亮的眸子专注的凝视着自己,不禁脸色有些微红,前人的智慧被自己这么堂而皇之的利用,享受着众人赞叹敬服的目光,心里竟生出了不好意思。

  “苏五小姐,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学识和无双才情,真是让人佩服,这块玉佩归你了。”

  黑衣男子双手递过来一块莹白的长方形玉佩,苏睿尘接过,放到了怀中娇人儿的手中。

  “果然是一块上好的美玉,价值不菲。”苏睿尘如是说。

  苏雪舞把玩着手中的莹白玉佩,感受着玉石那种特有的温润感,不禁得意的扬唇,可她也敏锐的发现,这块玉佩很是奇特,似乎,只有一半,不管是花纹还是整体,仿似都是一半的作品。

  抬眸看向那黑袍男子,不知何时,那黑袍男子竟然已经没了踪影。

  苏雪舞有些疑惑,隐隐觉得似乎这玉佩还有那黑袍男子没有那么简单,但现在明显已经查不出什么了,便将那玉佩收入了掌中。

  “两位公子,打算就这么走了吗?”

  看到某两个鬼鬼祟祟恨不得马上消失的背影,苏雪舞邪恶的笑了。

  “五小姐……我们两有眼不识金香玉,出言怠慢了您,还请您见谅,都是无心之失……”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少说废话!”

  苏雪舞扫过战战兢兢的两人一眼,悠悠一笑,怎么看都像是天使一般可爱。

  然而却在这两人眼中,犹如头上生了犄角背部长着翅膀的小恶魔一般,冷汗开始不由自主的落下。

  整个神月国谁人不知苏老爷多么疼爱苏五小姐,不管吃的用的都是给她天下顶级好的,若是这小祖宗小口一开要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那……那他们哥两这辈子可算是晚了……两人强挤出笑容,讨好的近乎谄媚的看着苏睿尘怀中慵懒的苏雪舞,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敢问五小姐,请问……请问五小姐想让我们答应您什么条件?”

  “放心,不会跟你们要什么值钱的东西,看你们家境普通,自然拿不出来,本小姐也不是胡搅蛮缠不讲理的人。”

  “是是是,五小姐最最通情达理善解人意天真可爱活泼开朗聪明灵秀……”

  两人闻听条件不是值钱的东西,立刻长出一口气,立时觉得五小姐真的是那么和善,那么可爱……紧接着绞尽脑汁想出词语不遗余力的赞美这五小姐,可惜,某人不是很吃拍马屁这一套。

  “行了,我的条件很简单,你们只需在胸前挂一个牌子,上书几个大字,然后在云阳城的各个大街上游行半月即可。”

  两人对看了一眼,颇有些心惊肉跳,护着小心肝,小心翼翼轻声问道,“敢问……五小姐要写什么大字?”

  苏雪舞邪恶的一笑,烂漫如花。

  “就写五个字吧。你们两人一个写,我是大笨蛋;另一个写,我是大白痴。仅此而已。”

  看她笑的甜美无邪,眼前这两个男子却白眼一翻,几乎晕倒在地。

  “两位都是读书人,满腹经纶,想必定然懂得人而无信不知其可的道理,更不会偷奸耍滑,毕竟整个云阳城的百姓们都在看着你们呢。呵呵,好了,明日就开始吧。睿尘哥哥,我们走。”

  “好。”不再理会其他,苏睿尘抱着她顺着众人主动让出的道路昂首走出了人群,与刚好赶回来的大哥二哥汇合。

  等了一会,仍不见三哥回来,苏雪舞立时准备带着三位哥哥打道回府。

  “真的不等三哥了?”

  苏睿尘看着怀中握着左手一只糖葫芦,右手一只糖人吃的不亦乐乎忘乎所以的小舞,忍俊不禁。

  “不等了不等了,早就让他快点了,办事效率真慢,还是大哥和二哥好。诺,糖葫芦有五串呢,我们一人一串,这是小舞请哥哥们吃的,不用客气,也不用感谢我。三哥的先给他保管着。”

  三人面面相觑,无奈的一笑。还请客呢,明明是苏无尘跑去另一条街买的跑的腿,也是苏无尘花的钱,现在倒好,被她做了顺水人情了。

  这小妮子,还真是会顺水推舟顺杆爬啊……小人精一个!

  四人没走几步,身后便传来某人呼哧呼哧的大喘气声和极速奔跑的脚步声。

  “三哥,你太慢了,我们都等了你好久了,若不是小舞担心你回去晚了被爹爹责罚才苦苦央求三位哥哥陪我在这里等你,你今天回家肯定完蛋了,依爹爹的脾气,肯定罚你两天不许吃饭不许睡觉不许喝水不许说话。”

  “哎呀,我的好妹妹,为兄真是多谢你了。”苏倾城像模像样的对着小舞拱了拱手,而后眉飞色舞的扬了扬手中的几个大大小小的纸包。

  “你看,小舞啊,你要的几样东西都给你买到了。”

  “倾尘哥哥真好,小舞特意给你留了一只糖葫芦呢。”苏雪舞自己的糖葫芦很快被她大口朵颐了,于是递上了手中剩下的那一串糖葫芦。

  苏倾尘一脸感动的模样接过糖葫芦,心中万分感慨,这小妮子转性了,今天突然对自己这么好。

  正准备张口咬下那串糖葫芦,苏雪舞突然凑到近前,红着眼睛可怜兮兮眼巴巴的瞅着他,不不,确切的说,是瞅着他手中的那串糖葫芦,还伸出小手擦了擦眼角,虽然还没有流出眼泪。

  “小舞好可怜,今日难得和几位哥哥溜出飞雪阁玩耍,可明日,爹爹断然是不会让我出来了,明日,后日,大后日,小舞再也吃不到美味的糖葫芦了,呜呜……”

  苏倾尘就着那串糖葫芦刚刚准备下嘴,看到小舞水汪汪的大眼睛喊着泪光楚楚可怜,立时心软了下来。

  “好了好了,好妹妹,小舞别哭了,你这一哭,三哥心都碎了,这串糖葫芦就留给你吃好了。”

  “不……这串是小舞请三哥吃的,三哥怎能让给小舞呢……”苏雪舞一边咬唇,一边摇了摇头,可目光的焦距还是执着无比的停留在苏倾尘手中的那串糖葫芦上。

  旁边的三人都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着两人,强忍着笑意没有笑出声来。

  苏倾尘狐疑的看了三人隐忍着笑意的诡异表情,又看到苏雪舞几乎快要溢出眼眶的泪珠,叹了口气,将那串糖葫芦不由分说塞到了她的小手里。

  “归你了,你请客的就当三哥吃过了。”

  “真的吗?”小人儿泪眼摩挲的看着他,黑眸里隐隐有了亮光。

  “真的。”苏倾尘宠溺的笑了笑,揉了揉她的长发。

  “三哥真好。”苏雪舞得逞的奸笑起来,握着那串糖葫芦大吃特吃起来,一旁的苏无尘看着她馋嘴的模样,不禁失笑。

  原来这妮子让他买五串糖葫芦是早有预谋的……五兄妹说说笑笑,往回走去。

  苏雪舞倚在苏睿尘的怀中,懒懒的垂眸四处打量着行色匆匆的路人。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盛世红颜:苏小姐传》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9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