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超级护花使者小说白鹰孟晓雨穆清婉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超级护花使者小说白鹰孟晓雨穆清婉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美女接机

  清晨,云京市国际机场。

  一个少年随着人流从机舱接口通道走了出来,普通的长袖休闲衫,洗白牛仔裤,脚上一双普通的帆布鞋,手中拎着一个并不大的旅行包,清清爽爽的邻家大男孩。

  但是,他留着一头狂放不羁的披肩长发,凭空增添了几分野性的美感。

  少年的皮肤异常的白皙,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病态的苍白。五官精致,相貌俊朗,微笑时露出的牙齿洁白而又整齐,漆黑的双眼如同一潭湖水般,深邃而清澈。

  少年走出机场,面向初升的旭日,深吸了一口气,神色无比的陶醉,仿似有些年头没有见到太阳了一般。

  这样的场景在机场门前并不是罕见,很多多年没有回国的人都会如他这般,只不过很少有年轻人会这样,况且他着一头标新立异的长发,所以还是引来了一些人的侧目。

  就在此时!

  一辆悍马挟带着轰鸣声呼啸而来,狂野气息肆意张扬。

  机场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辆突然出现的悍马吸引住了。

  “吱……”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漂亮的甩尾,悍马稳稳的停在了少年的身前。

  这如同电影中的一幕,将所有人都惊呆了。

  “太他娘地帅了。”一个金发碧眼的青年,兴奋的用地道的华夏语叫了起来。

  少年神色平淡的背上旅行包,向着不远处刚停下的计程车走去,刚走出几步,就听到那外国青年激动的惊呼了起来,“哦买噶……”

  刚走出几步的少年有些好奇,忍不住的回头看去。

  美女!

  性感美女!

  少年被震惊的目瞪口呆。

  美女看上去有二十一二岁的样子,漆黑的长发扎成马尾,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背心,完美饱满,呼之欲出,令人浮想翩翩,一条深深的沟壑深深的吸引了少年的目光。

  她身体却是穿着一条军绿色的宽松长裤,盈盈一握的腰肢束着一条男款腰带,脚上穿着一双短靴。

  她的五官很精致,但现在是面无表情,眉宇间带着几分生人勿进的冷意。

  美女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年,眉头微皱,开口问道:“白鹰?”

  少年注视着她胸前的沟壑,点了点头,艰难的咽下口水。

  “看够了吗?”美女怒视着名为白鹰的少年,冷冷的问道。

  白鹰摇了摇头,无奈的移开了目光,感慨道:“横看成岭侧成峰,好凶!。”

  “上车。”美女咬牙怒视,强忍着怒火,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白鹰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开门上了车。

  “你是朱雀?”美女上车之后,白鹰突然笑嘻嘻的开口问道。

  有些怀疑是否接错人的朱雀,闻言,心中松了口气,神色冰冷的点了点头,说道:“龙爷让我来接你。”

  “据我所知,白虎也是个美女。”白鹰脸上笑容缓缓收敛,认真的看着朱雀,缓缓的说道:“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一眼就认出你是朱雀?”

  “为什么?”见白鹰神色认真,朱雀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白鹰丝毫不掩饰的看了眼她那一对呼之欲出的东西,微微一笑,缓缓的说道:“因为白虎的那个没你的大。”

  赤果果的调戏!

  朱雀双拳紧握,冷冷的盯着白鹰,却是没有发作,而是开口问道:“你见过白虎?”

  “不仅见过,而且还玩过。”白鹰一脸猥琐的笑容。

  话音未落,白鹰闪电般的出手,摸向了朱雀的要害。

  朱雀双眼一眯,目光瞬间变得冷冽无比,同样以惊人的速度出手,准确的抓住白鹰的手腕,不料白鹰的另一只手又摸了过来。

  格挡。

  回击。

  二人在车里就这样斗了起来。

  所以,这辆停在机场前的悍马震动了起来。

  车震!

  “真是世风日下啊。”一位从机场内出来的老者,看着震动的悍马,一脸的痛心疾首。

  很快,悍马停止了震动。

  车内,朱雀身子微弓,双手被擒,挣扎几下,微微垂下的雪白左右晃动了数下。可惜白鹰的长发挡住了眼睛,错过了这赏心悦目的一幕。

  “松开。”

  双手如同被铁钳抓着,挣扎无果,朱雀羞恼的低声吼着,心中有些吃惊,没想到身材消瘦的白鹰,力气竟然比她还要大,想到白鹰是龙爷找来的人,也就不那么惊讶了。

  “又没摸到,你叫什么叫。”

  白鹰甩开挡在眼前的长发,神色不满的说着,松开了她双手,速度飞快的开门下车,说道:“我要办私事,和龙叔说一声,过几天我联系他。”

  说罢,不等朱雀反对便“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上了一辆出租车。等朱雀从悍马里跳出来,出租车已经绝尘而去了。第2章 英雄救美

  朱雀神色冰冷的盯着出租车,直到出租车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才愤愤踹了一脚悍马的轮胎,力气之大,踹的整辆悍马晃动了数下。

  不理会旁人惊讶的目光,朱雀回到车中,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恭敬的说道:“龙爷,已经见到白鹰了……他说要办私事,过几天联系您……啊?让他先办私事?……好,我这就回去。”

  原本以为龙爷会震怒,没想到龙爷竟然任由白鹰先办私事,这让朱雀很是惊讶,这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对下属严苛的龙爷吗?

  不过这使得朱雀对白鹰更加好奇了,派她亲自来接待,被龙爷如此重视,这个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对于表面上的资料,朱雀不会相信。

  想到白鹰称龙爷为龙叔,朱雀便恨得咬牙切齿。

  一个多小时候,出租车驶进了一条小巷之内,路面不平,有些颠簸。

  “这地方真有些年头了。”

  车内,白鹰望着车外的有些破旧的老式建筑楼,有些惊诧的嘀咕了一声。没想到云京市市区内还会有这种地方,心想那对姐妹住在这里,想必生活的并不好。

  “这里以前是棉纺厂的家属楼,房子都快赶上我的年龄了。”都说司机师傅能侃能聊,白鹰只是自言自语,这位司机却是接上了话茬给解释了一下。

  白鹰目光望着车窗外,笑着点了点头。

  出租车最终停在了一个四层的老式楼房前的路口,司机指着这栋楼房说道:“小伙子,这就是你要找的地方,这里不好倒车,我就不拐进去了。”

  在不远处,有两个双臂上纹着乱七八糟图案的青年。司机给白鹰找零钱时,好意的提醒道:“小伙子,这片儿有些乱,你小心一些,遇到抢钱的别反抗,就当破财免灾了。”

  白鹰接过零钱,道了谢声谢,这才开门下车,看了眼那两个小青年。

  两个小青年一个蹲着一个站着,脸上笑容猥琐,正低声聊着什么。蹲着的小青年身材瘦小,见白鹰看过来,双眼一瞪,恶狠狠的喝道:“看什么看,找死啊。”

  对于那青年的威胁,白鹰没有理会,转身向前走去。

  一单元,小路的尽头。

  一进入楼道,扑鼻迎来的就是一股潮湿的臭味。

  楼道墙皮斑驳脱落,墙角甚至还生有青苔,坑洼处有积水,上面漂浮着用过的安全套。

  “这里又脏又乱,得先给这对姐妹找个好点的住处。”白鹰眉头微皱,摇头叹息了一声,缓步上楼。

  走到二楼拐弯处,三楼的西门猛然打开了,一个长发女子从房间内冲了出来,顺手一带就把老式的铁门给关上了,而后风风火火的顺着楼梯向下跑来。

  女子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一张标准的鹅蛋脸,似雪的肌肤,清秀雅致的五官,一头如绸缎般黑亮的长发随意的用头绳扎着,穿着一套黑色齐膝的职业装,襟怀开敞,露出内里的白色衬衫,领口微开,露出诱人的白皙脖颈。

  一身打扮是典型的都市丽人,若是脖颈上有一条衬饰的项链,那就更完美了。

  看着迎面下来的女子,白鹰神色瞬间变得温柔了,开口询问道:“你好……”

  只是白鹰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女子却抢先开口打断了,面带焦急之色,脚步不停,语速极快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赶时间。”

  一句话没说完,女子已与白鹰擦肩而过,跑到了二楼。

  擦肩而过时,白鹰鼻翼动了动,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扭头向下看去,哪里还有女子的身影。

  “这是姐姐孟晓雨,只是不知妹妹孟晓雪在哪里。”

  白鹰苦笑着摇了摇头,向着女子出来的三楼西门看了一眼,正犹豫是否敲门碰碰运气时,白鹰眉头一皱,骤然转身下楼,带起一串残影,显示出了绝非常人能够拥有的速度。

  眨眼之间,白鹰已经来到了楼门口,脚步一顿,止住了身形,探头向着小路的路口看去。

  那都市丽人打扮的女子,此时正与路口那两个小青年说着话,手中的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

  “求求你们放了我妹妹,我卡里是我的全部积蓄,有两万多,全都给你们。”女子低声祈求着。

  “我们老板是让你亲自把钱送去,跟我们走吧,要是晚了你妹妹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可不负责。”那骨瘦如柴的瘦小青年嘿笑道,与一旁膀大腰圆的青年对视一眼,而后二人一起发出了一阵不怀好意的笑容。

  白鹰离着他们有三十多米,而且他们说话的声音并不高,但依然无法逃脱他的双耳。

  白鹰双眼一眯,脸上露出了笑容,拎着背包向三人大步走去,开口唤道:“晓雨。”

  “嗯?”正欲与两个青年离去的孟晓雨听到身后有人唤她,下意识的扭头望去,见之前在楼道里遇到的少年正大步走来,疑惑的问道:“你是?”

  “我是你叔叔。”

  已然走到孟晓雨身前的白鹰,神色温柔的说道。如长辈注视喜爱的晚辈一般,眼眸深处有着一抹清晰的慈爱之色。

  孟晓雨怔了怔,而后脸上出现了愤怒之色。

  不过白鹰已经错身来到两个小青年的面前,留给孟晓雨的只是背影。

  “英雄救美吗?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身板。赶紧给老子滚,不然弄死你。”瘦小青年看着白鹰,神色凶狠的骂着,忘记了他自己的身板还不如白鹰呢。

  在他看来,一拳就能撂倒面前的这个细皮嫩肉的少年。第3章 出手逼问

  白鹰依然是面带笑容,看着两个小青年,笑着说道:“我是她们姐妹的叔叔,有什么事情对我说就行。”

  “她们姐妹的叔叔?”

  “我看倒像是她们姐妹包养的小白脸。”

  两个不良小青年你一句我一句,旁若无人的大笑着。

  白鹰依然在笑,仿佛不会生气一般。

  站在白鹰身后的孟晓雨被气的脸色发白,但妹妹在她们手中,她却不敢说什么。

  “小子,你要是她姐妹的叔叔,那我岂不是她姐妹的爷爷了?”瘦小青年看了眼被白鹰挡在身后的孟晓雨,猥琐的嘿笑道:“来,叫声爷爷。”

  另一个身材壮硕的青年,嘿笑道:“那我就是她姐妹的二爷爷。”

  孟晓雨羞恼,脸色通红,用力咬着牙,气的全身轻颤不止。

  “上道不上道?”白鹰突然问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嗯?”

  两个不良青年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之色。

  “明白了。”

  白鹰自言自语的点了点头,没有去解释,而是笑着说道:“带我去见晓雪,不然我现在就把你俩废了。”

  “把我俩废了?”

  瘦小青年有些吃惊的看着白鹰,而后装模作样的掏了掏耳朵,向一旁同伴问道:“老熊,他说把咱俩废了,我没听清楚,是这句话吗?”

  身材壮硕的老熊点头笑着说道:“是的。我倒是想看看他怎么把咱俩废了。”

  “那老子先废了他。”

  瘦小青年话音一顿,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分,同时一个箭步窜了上来,挥着拳头打向白鹰俊美的脸庞。

  白鹰目光一冷,猛然抬脚,快若闪电,一脚踹在瘦小青年的肚子上。

  瘦小青年顿时缩成了煮熟的大虾,连连后退,撞在了墙壁上才跌倒在地,双手捂着肚子,脸色红到了极致,额头青筋鼓胀,嘴巴大张,却发不出任何的声响。

  白鹰动作不停,上前一步,伸手抓住老熊的头发,向下一拉,一个结实的膝撞,鼻梁骨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身躯有一百七八十斤的老熊直接被撞飞,仰面倒地,鼻中喷出的鲜血在空中划出一道妖艳的弧线,如绚烂的霓虹一般,煞是好看。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瘦小青年倒地不起,痛苦不堪。身材壮硕的老熊鼻梁骨塌陷,昏死了过去,一脸的鲜血。

  孟晓雨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脸色大变,急忙用双手死死的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如同看待恶魔一般看向背对自己的白鹰,连连向后退着。

  白鹰上前一脚将挣扎着要爬起的瘦小青年踢倒,脚掌踩在了他的手掌之上,笑眯眯的问道:“晓雪在哪里?”

  瘦小青年恶狠狠的瞪着白鹰,破口大骂:“在你妈……”

  白鹰脚掌微微一用力,脚下瘦小青年的手掌顿时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

  瘦小青年惨叫一声,身躯如筛糠般剧烈的颤抖着,额头上出现豆大的汗珠。

  白鹰将脚掌挪到了瘦小青年的手腕处,再次问道:“晓雪在哪里?”

  瘦小青年咬着牙,艰难的说道:“在……在城东一个废弃的工厂。”

  瘦小青年的话音一落,白鹰的脚掌也同时一用力,腕骨碎裂声伴随着瘦小青年的惨叫声一同响起。

  白鹰将脚掌挪到了瘦小青年的小臂上,重复的问道:“晓雪在哪里?”

  瘦小青年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半死不活的说道:“在……在青蓝酒吧。”

  “很好。”

  白鹰点了点头,对瘦小青年的表现很是满意。

  瘦小青年如释重负,精神一放松,顿时昏死过去。

  白鹰转过身,吓得孟晓雨向后退去几步。

  白鹰看着脸色早已被吓成煞白的孟晓雨,苦笑的摇了摇头,问道:“觉得他们很可怜?”

  孟晓雨虽然是被吓到了,但没有被吓傻,连连摇头,但是看着白鹰的目光中依然带着无法消散的惧怕。

  白鹰知道自己已经在孟晓雨的心中成为了恶叔叔,这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为自己正身,况且现在也根本就不是解释的时候。

  向着小路的尽头看了一眼,白鹰说道:“你先上楼吧,我去找晓雪回来。”

  “不。”

  孟晓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反抗道:“我和你一起去。”第4章 救回两女

  白鹰眉头微微一皱,看了一眼脸色煞白,却是异常倔强的孟晓雨,点了点头,也没说话,转身就走,雷厉风行,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见白鹰说走就走,孟晓雨急忙开口问道:“他们……”

  “死不了。”

  白鹰将孟晓雨的话打断了,忍不住的回身看了一眼孟晓雨,漆黑深邃的双眸没有一丝感情,说道:“会有人管他们,晓雪比他俩的死活更重要。”

  孟晓雨看了眼昏死在地上的两个不良青年,面露几分犹豫之色,狠狠的一咬下嘴唇,跟在白鹰的身后快步离去了。

  这两个不良青年的死活无法与妹妹相比。

  白鹰在前,孟晓雨在后,二人刚走没多大一会就听到了警车的呼啸声。

  白鹰早就看到一个阳台上,有一中年妇女神色惊恐的打着电话,不用想就是在报警。

  在小巷子里七拐八拐,意外的碰到一辆出租车,上了车报出地址,孟晓雪偷偷的瞄了白鹰一眼,见白鹰闭目养神,孟晓雪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这少年长相俊美,出手却是那么的狠毒,让孟晓雪从心底就有些恐惧。

  青蓝酒吧在市中心繁华地带,周边多是娱乐场所。

  从出租车上下来,白鹰提出自己进青蓝酒吧的想法,再一次被孟晓雨给拒绝了。

  看着明明十分害怕,却是非要进入救妹妹的孟晓雨,白鹰欣慰的笑了。

  白鹰回国之前就想好怎么对这姐妹二人解释自己的身份了,而且还准备很有说服力的证据。但是现在说不准酒吧内有多少人等待着,虽然孟晓雨跟着进去,白鹰也自信她不会受到一丝的伤害,但白鹰怕她被那暴力的场景吓到。

  可是,进入青蓝酒吧之后,眼前的一幕却是让白鹰看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了。

  孟晓雨愣住了。

  酒吧内开着大灯,打扫的干干净净,一个打扮火辣的少女坐在吧台前正对着一份盒饭疯狂的攻击着,由于是侧对着大门,白鹰看不清她的面容,但鼻翼微微一动,从这少女的身上闻到了和孟晓雨一模一样的味道。

  白鹰可以肯定这就是孟晓雨。

  可是怎么看都不像是被绑架了。

  有哪个绑匪会在酒吧大门不关的情况下任由肉票可以随意活动?

  “晓雪……”

  看到妹妹安然无恙,孟晓雨眼睛顿时就湿润了,扑上去将孟晓雨搂在了怀中。

  “不好意思,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快,真是怠慢了。”

  卫生间里走出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脸庞棱角分明,额前短发上还挂着水珠,神色有些疲惫,一脸温和的笑容。

  孟晓雨将妹妹护在身后,戒备的看着他。

  “我叫王小虎,这家酒吧是我的。”

  王小虎笑着对孟晓雨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了站在门口处正打量自己的白鹰,笑着问道:“兄弟进来坐,要喝点什么吗?”

  “不用了。”白鹰笑着摇了摇头。

  说罢,白鹰便不再理会王小虎,神色温柔的对两姐妹说道:“走,咱们回家。”

  “姐,他是谁呀?长的好帅呀,你男朋友吗?”孟晓雪打量着白鹰,悄声在姐姐耳边问道,一脸的好奇,丝毫没有被绑架的惊恐。

  孟晓雨拉着妹妹向外走,看了眼白鹰,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少年,低声对妹妹说道:“回去说。”

  “兄弟,就这么走了。”王小虎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并没有阻拦,笑着问道:“是不是有些不合规矩?”

  听到王小虎的话,正欲转身离去的白鹰顿住了脚步,姐妹二人也停下了脚步,孟晓雨更是将妹妹护在身后,生怕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一身烟酒味,头发有些凌乱的孟晓雪好奇的看着白鹰。

  “你的规矩与我无关。”白鹰笑着看向王小虎,说道:“我只要把人带走。”

  “人可以带走,不过先把酒钱结了。”王小虎从吧台里拿过一瓶酒和一个酒杯,向着酒杯中倒酒,说道:“我那两个小兄弟什么品性我清楚,但兄弟你出手是不是太重了?”

  白鹰一脸的理所当然,笑着说道:“你那两个兄弟嘴里不吐人话,我只能教训他们一下。”

  “医药费多少也得留下点吧,不然我那两个小兄弟不服啊。”王小虎喝了口酒,面带微笑看向了白鹰。

  姐妹二人都看向了白鹰。

  “没问题。”白鹰笑着问道:“酒钱和医药费,一共多少?”

  被姐姐护在身后的孟晓雪突然不屑的哼了一声,看着白鹰鄙视道:“帅哥,你也太没种了吧。”

  “闭嘴。”孟晓雨低喝了一声,将妹妹拉倒了身后。第5章 不准偷看

  白鹰看了眼浓妆艳抹的孟晓雪,苦笑的摇了摇头,这姐妹二人的差异也太大了吧。

  王小虎笑看了一眼姐妹二人,而后对着白鹰伸出五根手指,说道:“一共五万,孟小姐的酒钱就一万八。三万二的医药费,不多吧?”

  不等白鹰说话,姐姐孟晓雨已抢先,气愤的说道:“酒钱一万八,你这是敲诈。”

  “孟小姐昨晚是和朋友一起来的,有三十多人吧。”王小虎并未恼怒,着看向了孟晓雪,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姐姐孟晓雨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妹妹,双眼泛红,泪珠滑落。

  妹妹孟晓雪丝毫没有羞愧感,争辩道:“不能怪我,昨晚才喝了几杯我就喝醉了,我也没想到请客的那王八蛋和其他人都先走了。”

  白鹰看了眼王小虎,而后对姐妹二人说道:“你们先回家,我来处理。”

  姐姐孟晓雪犹豫了一下,带着妹妹快步走出了酒吧。

  王小虎并未阻拦,他已经看出白鹰才是能做主的人,这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让他感到很是好奇。

  待姐妹二人出了酒吧,白鹰来到吧台前,坐在了王小虎的身旁,旅行包放在一旁,毫不客气的拿过王小虎身前的香烟和火机,点上一根后才问道:“晓雪昨晚是不是被下药了?”

  “我要不拦着,人就被带走了。”王小虎好奇的打量着白鹰,笑问道:“你是晓雪的同学?平时在哪里玩,看你面生。”

  “你得罪谁了?这要是陷害成功了,你这辈子恐怕都得在里面过了。”白鹰看了眼王小虎,笑道:“你不会说你什么也不知道吧?我想晓雪昨晚若是被带走了,她姐姐必定会报警,三十多人中必定有晓雪的同学或者朋友,那你这里就会被搜查,然后就是找到某种违禁品。我要是没猜错,晓雪她们昨晚坐的地方,你一定找到什么东西了,是吧?”

  王小虎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目光紧紧的盯着白鹰,仿似要将白鹰看透一般。

  “这就如魔术,被揭穿了就会觉得不过如此,但没有被揭穿,那就是真欢乐啊。”白鹰笑着将香烟在烟灰缸中熄灭,淡淡的说道:“不管是你早就看穿了,还是有些良心,你拦下了晓雪我就谢谢你,五万块钱我一分不少的会给你送过来。不过我很好奇你得罪谁了。”

  王小虎点上一根烟,烟雾缭绕中,他笑着说道:“我先后拒绝了三个粉头在场子里买粉。这条街上有七家酒吧,每一家我都得罪过。这个月被条子突击检查了三次,你觉得这么短的时间里我能查出是谁做的?”

  “等会我把钱送来。”白鹰笑了笑,知道王小虎不愿说出谁在陷害他,也不追问,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心点。你那两个小兄弟好好管一管,不然早晚给你惹大祸。”

  肩膀被拍,王小虎表情变得无比的怪异。

  看着白鹰的背影,他恍然间有种感觉,这不是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而是个道上摸爬滚打多年的枭雄,处事不惊,气度沉稳,眼光毒辣,头脑聪颖,只是从几句话,几个表情中就能将整个事情背后的阴谋看透,这份能力,王小虎自叹不如。

  从青蓝酒吧出来,不出白鹰的预料,姐妹二人正在不远处等着他。

  白鹰阴沉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眯眼看了看有些刺眼的太阳,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大步向着姐妹二人走去。

  正所谓不知者无畏,妹妹孟晓雪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路上都是好奇的打量着白鹰。

  在酒吧外等待白鹰时,她已经听姐姐将与白鹰相遇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对这个自称她们姐妹二人的叔叔很是好奇。

  八点多钟,正是上班的高峰期。

  因为妹妹的事情,姐姐孟晓雨向公司请了假。

  出租车走走停停,三人用了快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回到家。

  姐妹二人的家,有四十平方,两室一厅,姐妹二人住也算够用了。

  客厅并不大,老旧的木质茶几上摆放着茶具等物品,被收拾的整整齐齐。

  孟晓雪率先进门,踢掉鞋子就扑倒在沙发上。

  孟晓雨将妹妹的鞋子摆在鞋架上,看了眼,眉头一蹙,又挪了挪鞋子,眼中这才闪过一抹满意之色,见白鹰正好奇的看着自己,俏脸不由得一红,没有说什么,拿出一双崭新的拖鞋给了白鹰。

  “饿了。”沙发上的孟晓雪嚷嚷道:“姐,快做饭啊。”

  孟晓雨将妹妹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沉着脸轻喝道:“快去洗澡。”

  孟晓雪无精打采的去房间取衣服,孟晓雨有些尴尬的请白鹰坐下,捧着衣服正要进卫生间的孟晓雪突然止住了脚步,笑道:“帅哥,我洗澡了,你可不要偷看呦。”

  第6章 故人重逢

  白鹰有些发怔,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人给调戏了。

  在姐姐的怒视中,孟晓雨笑着进了卫生间。

  早饭很简单,是孟晓雨做的打卤面。

  “帅哥,说说吧,你到底是谁。”等姐姐收拾完碗筷,正在看泡沫剧的孟晓雪将电视机关掉,扭头看向白鹰,上下打量着,很是好奇的问道。

  洗过澡之后的孟晓雪,完全是一百八十度大变身,清纯秀丽,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沁人心扉,与之前那个浓妆艳抹的火爆辣妹判若两人。

  给白鹰和妹妹端来水杯,她坐在了塑料小凳上,听到妹妹的问话,也看向了白鹰。

  “我叫白鹰,是你们爷爷的义子。”白鹰看了姐妹二人一眼,笑道:“所以按辈分算,你们姐妹俩得叫我叔叔。”

  孟晓雨眉头微微一蹙,轻声问道:“请问你的年龄是?”

  白鹰摸了摸脸庞,笑道:“十九岁。”

  孟晓雪“噗”的一声笑了起来,冷笑道:“帅哥,我爷爷三十多年前就死了。”

  姐妹二人的爷爷名为孟贵,是一条捕鱼船上的水手,渔船出海遇到了风浪,整条渔船上所有人都丧命在了大海中。那时姐妹二人的父亲才十几岁,这些事情都是听奶奶说的。

  面对孟晓雪的质疑,白鹰只是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三十二年前,你们的爷爷并没有在风浪中丧生,被英国人救了一命。后来他在英国得罪了一个古老的家族,不想连累你们,所以一直没有回国,甚至都没有联系你们。”

  孟晓雪有些质疑的看了眼白鹰,而后看向了姐姐。

  孟晓雨脸色有了些变化,小时候她常常听奶奶念叨爷爷,所以她很清楚白鹰说的时间很准确,但是有心人想要查到这个时间却不难,再加上正是妹妹出事的时候白鹰出现了,这个时间太巧合了。

  孟晓雨沉吟了片刻,抬头看向白鹰,问道:“就算我们的爷爷一直生活在英国,那你怎么证明你的身份?”

  白鹰也不相信三言两语就能让姐妹二人接受他的身份,从旅行包中拿出了一个档案袋,递给姐妹二人,说道:“档案袋里的信你们爷爷亲手写的,照片上那个老人就是你们的爷爷。”

  信上的内容就是孟贵这三十二年的经历,与白鹰所说的并无差异,最后提及到了他的义子白鹰,让两姐妹把他当做亲人,与他生活在一起。

  十几张照片都是室内照,一老一少,正是白鹰与孟贵。

  白鹰又拿出了半块暗黄色的玉佩,递给了孟晓雨,说道:“这是你们爷爷留下的唯一的遗物,我想另半块应该在你那里。”

  已经对白鹰的身份有些相信的孟晓雨,见到这半块玉佩,脸色微变,接过了玉佩,端详了片刻,回屋又取来半块玉佩,与白鹰拿出来的半块拼合,正是一整块玉佩。

  “遗物?我爷爷已经去世了?”孟晓雨问道。

  “嗯。”白鹰点了点头,并未多做解释。

  “哦。”孟晓雨并没有显得悲伤。

  不管是爷爷还是爷爷这个称呼,对她们姐妹二人都是那么的陌生。

  “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办,一会儿回来。”白鹰笑着站起身,说道:“你们可以趁这个时间找人鉴定一下照片和玉佩。”

  等白鹰走了,这两姐妹换过衣服,拿着照片和玉佩也出门了。

  白鹰先是去买了一部最新的水果手机,在街边买了一张不需要身份证的手机卡,把卡装上,白鹰发了一条短信:我在云京,红酒准备好了吗?

  不多时,对方回了一条短信:第一附属医院。

  收起手机,白鹰上了出租车直奔第一附属医院而去。

  第一附属医院门前,白鹰刚下车,就看到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医生正向自己走来,白鹰嘴角浮现一抹笑意,缓步迎了上去。

  女医生看上去二十六七岁左右,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如绸缎般的黑色长发披散在肩上,面容清丽,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宽边眼镜,遮挡住了一些面容,却增添了一些独特的韵味。

  她宽松的白大褂过膝,遮挡住了她的身材,但遮挡不住穿着黑色玻璃丝袜的小腿,黑色的高跟鞋。

  长发,眼镜,白大褂,黑丝,高跟鞋。

  全都集合在她身上时却是充满了魅力,就令男人心中会升起某种冲动。

  白鹰笑着的张开了双臂,想要来个拥抱。

  可惜,她来到白鹰面前顿住了脚步,神色清冷的看着白鹰,开口说道:“好久不见。”

  白鹰悻悻的放下了双臂,却是脸色如常的笑道:“也不是很久,才五年而已。”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超级护花使者》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9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