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嫡女倾城覆江山小说虞悠慕靖郑天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嫡女倾城覆江山小说虞悠慕靖郑天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前尘血债

  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城楼之上,玄色衣袍随风拂动,奕王慕靖深沉的双眸透着阴毒之色,冷笑望着下方厮杀的将士。

  “殿下,我们是不是早就错了?能不能……就此停手?”虞悠垂眸缓慢闭上眼,不愿再看这血腥的厮杀。

  “你的确是错了。”慕靖唇角笑意阴恻,手掌悄然落在身侧的佩剑之上。

  瞬间,利剑出鞘,刺中虞悠的心口。

  鲜血随之溢出,虞悠皱眉,用尽全身力气挣脱他手中的剑,沉声质问:“殿下为什么?”

  “想知道吗?本王,从来没有爱过你。你只是本王棋局中一颗重要的棋子。如果没有你,你爹怎么会把兵权借给本王?本王今日又怎能杀进皇宫?本王今日又怎能屠尽钟吾皇族!”

  胸前的血迹顺着淡紫色薄衫流淌,虞悠凄然一笑,眼中蓦地升腾起痛恨之色,整个人摇摇欲坠。

  “悠儿。”一袭白衣的郑天离不知何时已经越过重重厮杀赶来,素白的衣衫之上血迹斑斑。

  虞悠惊惶回头:“天离哥,你怎么会来?”

  “悠儿,虞叔叔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不明白?”郑天离一步步靠近她,眼中是难掩的沉痛之色。

  “不可能,我爹怎么会死?不会的……”她转头怨恨的盯着慕靖质问:“是你,你究竟做了什么?”

  “本王也没做什么,只是送了他一杯酒,以示感谢之意。”

  “那酒……有毒?”虞悠手上早已染满鲜血,拼尽全力站起身,发了疯一般揪住慕靖衣襟嘶喊:“慕靖,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虞悠!这一切都是你心甘情愿!”慕靖手中剑未松,毫不留情的将她推开。

  “慕靖,这三年,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为你喝下堕胎药,帮着你笼络朝臣堵住悠悠众口;为你说服我爹,收揽兵权;为你出谋划策迷惑皇上废除太子。皇上本已答应要立你为太子,你却因赵丞相几句话皇上有所动摇为由,杀进皇宫清君侧,我也拼尽一切帮你。可你却要屠尽钟吾皇族害死我爹。他们都是你的亲人,你怎么就能如此心狠手辣毫无人性!”

  虞悠凄楚喃喃:“还有你答应我的,此生绝不负我,你都忘了吗?”

  “我没忘!”慕靖眼神幽深的可怕:“可是虞悠,你忘了!你知道的太多!既然你那么爱我,那就替我担下这一切吧!”他眼中寒光慑人,又是一剑迅猛刺出。

  郑天离拼力挡下身侧厮杀,迅速挡在虞悠面前。

  一剑刺穿胸膛,郑天离紧抱着虞悠,,口中鲜血顺势涌出,眸色疏淡遥远若天上星辰:“悠儿,是我没有拦住你。早知道会这样,成婚之时我就该拼尽一切带你走,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不会的,天离哥,你不能死,你说过会保护我一辈子的。”铺天盖地的恐惧将虞悠整个人紧擭,眼泪亦是肆虐如雨。

  “如此情深意重,那本王就成全你们去地府做一对鸳鸯吧!”慕靖阴冷一笑,手掌间聚集内力,反手打在郑天离身上。

  郑天离口中鲜血骤然喷涌而出,慌忙松开抱着虞悠的双臂。虞悠倔强地紧抱着他不肯放手,眼中的泪滴滴落下,似是要湮灭一切自己不愿面对的血腥残忍。

  郑天离虚弱低语:“悠儿,放手。”

  虞悠清瘦的身形随着郑天离往城楼边沿倒去,胸口的血不停流淌。清风扬起她如瀑长发,凄美动人。

  她冷漠一笑,问道:“慕靖,你如此残害钟吾皇族,你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

  “想知道,等你去了地府,那些冤魂自然会告诉你答案!”慕靖掌间劲力一推,杀意四起。

  强大的冲击下,郑天离与虞悠同时跌出城楼。

  最后一眼,她只听到他说:“虞悠,不要恨我,要恨就恨你自己太傻。”

  最后一眼,她恨自己有眼无珠,恨自己害死了父亲和爱她的人。

  大火肆虐,她含恨坠入莽莽火海。刀剑声、喊杀声、哀号声渐渐模糊,所有的意识也在这一刻灰飞烟灭。

  她用尽最后的神识祈求,她要活着,要报仇,血债血偿!

  压抑灼烧的疼痛漫遍全身,房中的嘈杂之声纷乱刺入耳膜。

  虞悠吃力的睁开眼,耳边响起带着惊喜的呼唤:“悠儿,悠儿你醒了?”

  虞悠痛苦的皱了皱眉,望着房中熟悉的一切。这里是虞国公府!她不是葬身火海了吗?怎么会在国公府?

  惊异的望着眼前之人,竟是满目慈祥的虞国公,她的爹爹。虞悠顿时热泪盈眶,哽咽低语:“爹,你还活着。”

  “哎呦,这好端端的,是摔坏了脑子吗?一醒来就咒你爹死。”尖酸刻薄之声自虞国公身后传出,顺势翻了个白眼,正是虞国公府的冯姨娘。

  虞国公转头冷冽扫了冯姨娘一眼:“够了!悠儿才刚醒,你少说两句。”

  “姨娘,我怎么了?”虞悠试着坐起身,后背处还真是疼得不轻,还有双腿,更是剧烈的疼。

  “你说你一个国公府的小姐,一天到晚爬上爬下的成何体统。这不,今日就从院子里的梨树上摔了下来,你还真是命大,居然没摔死。”冯姨娘的话语仍是刻薄。

  她身侧的少女不安的拽了拽她的袖摆,低低道:“娘,别说了,姐姐刚醒,我们让她安静一会吧!”

  冯姨娘冷嗤一声,鄙夷的瞥了虞悠一眼。

  虞悠忍痛深吸口气,拼命回想一切所发生的事。

  十六岁那年,她自梨树上摔落,当时险些丢了性命。如果她没记错,很快,慕靖就会赶来看她。近些时日,慕靖便会开始筹备婚事。而她,就要风风光光的嫁进奕王府。

  “悠儿,你在想什么?”虞国公打断她的思绪,忧心的望着她。

  “爹,我的腿,好像不能动了。”虞悠抿了抿唇,低头望着自己的双腿。

  虞国公心猛地一沉,忐忑问道:“悠儿,要不你下来走走看,大夫刚才来看过,说你身上没什么大的摔伤,你会不会弄错了?”

  虞悠静默,随着身侧丫鬟的服侍站起身。

  虞国公也不放心,赶忙扶着她起来。

  脚沾地,虞悠咬了咬牙,拼尽全力站起来,却猛地一个踉跄,立刻往地上倒去。

  她惊恐的瞪着泪眼哽咽:“爹,我走不了。”

  外侧守着的冯姨娘脸上浮现一抹讥讽笑意:“哎呦,这可怎么办啊!这国公府的嫡小姐,一下子变成了废人。这要传出去,老爷日后还有什么脸面面对朝中同僚。”

  虞国公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怒喝道:“给我滚出去!”

  冯姨娘吓得一阵颤栗,后怕的瞟了眼虞国公,赶忙拉着她身侧的二小姐虞梵退出房间。第2章 重生变废材

  虞国公俯身小心的将已经哭的满脸是泪的虞悠扶起来,柔声道:“悠儿,你相信爹,爹一定会请最好的大夫治好你的腿。”

  虞悠无助的抓着虞国公的手,含泪点头。

  虞国公慌忙命丫鬟扶着她回到床上,叹息道:“这眼看,你和奕王的婚事将近,出了这个事,不知道奕王会不会悔婚啊!”

  话音落,一道清朗之声落在房内,“悠儿,你怎么会从树上摔下来呢?”

  玄色蟒纹王服的身影翩然停在门口处,虞悠抬手挡了挡光线,还是那么个人,还是一副俊逸容颜,可这样的外表下,潜藏的却是一颗狼子野心。

  虞悠缓缓开口:“爹,你先下去吧!我有话,要单独跟四殿下说。”

  虞国公忧心的望了眼虞悠,站起身叹口气,对着奕王慕靖一施礼,随后离开房间。

  慕靖慌张的走至虞悠身侧坐下,满目真挚关切之意,担忧问道:“悠儿,你有没有事?”

  “四殿下,悠儿的腿……已经废了,你还愿意娶我吗?”

  慕靖幽深的眸子微一沉,继而很快反应过来,蹙眉道:“你说什么傻话,你的腿怎么可能废了呢?”

  “我说的是真的,我的腿,已经废了。”虞悠咬唇,说的极认真,却暗含着隐忍,不动声色。

  “就算你的双腿真的废了,我还是愿意娶你做我的王妃。”

  “你可是亲王,娶一个瘸了腿的女子,真的不怕天下人耻笑吗?皇上难道会同意吗?”

  慕靖垂下的手掌掌心紧握,青筋突起。他深吸口气,牵强一笑道:“悠儿,你先别急,我会去跟父皇说,他也许……会同意。”

  “四殿下,悠儿该相信你吗?”虞悠羽睫低垂,眼中氤氲的泪光映衬出别样的凄美。

  慕靖缓慢松开手掌靠近她,急急道:“你当然要信我!要不,我们不告诉父皇,等成婚之后再说。”

  虞悠抬眼惊异的望着他,慎重颔首,脸上也总算有了一丝柔和笑意。

  慕靖舒口气道:“那好,这两天你就好好养伤,我马上筹备婚事,等你好些了,我们立刻把婚事办了。”

  “好。”虞悠答应的很干脆,目送着他起身出了门,脸色却瞬间冷下来,咬牙道:“慕靖,既然上天给我机会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得逞!”

  慕靖前脚刚走,一名青衣婢女已经端着一碗汤药往房中走来。

  虞悠抬头,望着那名婢女,正是她的贴身侍女碧玉。

  “小姐,把药喝了吧!”碧玉走近床边,端着药碗递到她面前。

  虞悠接过药碗,淡声道:“碧玉,你去趟平远侯府,告诉天离哥,让他来见我。”

  碧玉眨巴着眼睛,问道:“小姐,你的腿,是真的走不了了吗?”

  “是真是假,有那么重要吗?”虞悠眸色微冷,仰头间,很快将汤药喝完。

  碧玉努了努嘴道:“好吧!我马上就去。”

  虞悠将药碗第还给她,微叹口气道:“我不能走路的事,你去到侯府,只管多让几个人知道。”

  “小姐,这样不好吧!”

  “你照我说的做!”虞悠蹙眉,瞟了碧玉一眼。

  碧玉不乐意的“哦”了一声后,折身悻悻离开。

  房中安静下来,虞悠抬手拉开锦被,揉了揉仍然有些疼的双腿。微叹口气后,靠坐着等碧玉将人请来。

  平远侯府。

  碧玉由管家领着进了后园。

  一身素白衣衫的俊逸少年斜靠在水榭中,手中闲适的捧着一本书。

  管家领着碧玉走近,低首道:“世子,碧玉姑娘来了。”

  少年目光懒散的自书上移开,转头定定望着碧玉散漫问道:“是悠儿让你来的?”

  “世子,我家小姐腿摔断了!她说想见您。”碧玉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把嗓门放大。

  园中的一干下人全都听的真真切切,愣神的瞬间,园中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只片刻功夫,窃窃议论之声窸窣响起。

  白衣的少年蹙眉,沉声道:“碧玉!话怎么能乱说。”

  “碧玉说的是真的,世子,你去看看小姐吧!”

  白衣少年脸色更加阴沉,像是随时都会有一场暴风雨来临一样,迅速站起身,还未等碧玉反应过来,已经快步冲出后园。

  管家心知情况不妙,急喊着:“世子,你不能去!”

  白衣少年根本不理会,只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跑的没了半分踪影。连碧玉也是跑的没了影。

  管家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转了几圈后,慌张的到处跑着去找老侯爷。

  等的烦闷,虞悠抬着头张望门口处,此刻恨不得立刻站起来亲自去找人。

  正张望间,素白身影自门外跑进来,白色衣衫折射着外面的日光,格外刺眼。

  白衣少年刚一进门,已经急切的问起来:“悠儿,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摔到腿?”

  “天离哥,你能不能换身衣裳,总是穿白色,怪刺眼的。”虞悠眯眼,顺手遮了遮光线。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郑天离走近床边,手足无措的望着她被锦被覆盖着的双腿。最终沮丧的垂下手来,叹口气急躁道:“你倒是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没事,不就一双腿嘛!没了就没了。”虞悠讪讪垂眸,对于此事似乎很不上心。

  “可你跟奕王……不是要成婚了吗?”郑天离锁眉望着她,虽然他不想让她嫁给奕王慕靖,却根本拦不住她。

  “天离哥,你帮我一个忙。”虞悠抬起头,眸光清润的望着他,神色极为认真。

  “你说,只要你说,我都会帮你。”

  “京都所有茶肆,你都派人去一趟。茶肆中大多都有说书人,你编造一个故事,就说奕王要娶一个废人,最大程度的夸大其词。当然,事情一定要隐秘,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侯府的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想嫁给奕王了吗?”郑天离眉头越拧越紧,实在想不透她为什么突然要这么做。

  “我……不想嫁了。”虞悠仓促的丢出这几个字,不想做过多解释。

  “你是为了不让他被人取笑?”郑天离怀疑的盯着她,她不是很爱奕王吗?怎么会突然放弃嫁给奕王的机会。

  “天离哥,你别问那么多了。帮我,尽可能将事情渲染夸大,最好传遍整个京都。”

  “既然你让我帮你,我自然要帮。如果奕王真的不要你了,大不了我娶你。”郑天离邪逸一笑,心情似乎也没那么沉重。

  “你想清楚了,我可是个废人。你要敢娶我,郑伯伯说不定打断你腿。”虞悠垂着眸子,鄙夷的睨郑天离一眼。

  “我爹可做不了我的主,你就放心吧!”郑天离低头笑的灿烂,顺势欺凌般揉了揉她的头发。

  虞悠抬手拍掉他的手,咬牙道:“你能不能不欺负我。”第3章 王爷,请退婚

  “能。我心疼你都来不及。”郑天离目光又落在她双腿之处,却再也笑不出来。

  “好了,别看了,说不定哪天我就好了。你快回去安排,三日之内,要将此事传遍京都甚至朝堂上下。”

  “好,我马上回去安排。”郑天离郑重点头,又叮嘱道:“你一定要好好养伤,我相信,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嗯!”虞悠浅笑望着他,心里却是揪痛。她要改变这个结局,必须要改变,不能让这个从小到大都守护在她身边的翩翩少年因为她而被慕靖害死,绝对不能!

  “那我走了。”郑天离又揉了揉她的头发,折身缓步离开。

  白色身影已走远,虞悠舒口气,喊了一声:“碧玉!”

  碧玉很快跑进来,眨巴着眼睛问:“小姐,有什么要吩咐碧玉的吗?”

  “你去告诉我爹,让他请工匠帮我定制一副轮椅,我想出去透透气。”

  “好,碧玉马上去找告诉老爷。”虞悠微一点头,碧玉已经飞快的往外跑去,将虞悠所言告诉虞国公。

  京都茶肆中,说书人绘声绘色的将未来奕王妃的事情讲述着,一遍又一遍。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遍整个京都。

  楼上雅间中,一身淡青色衣衫的少女垂着眸子静坐着,翦水双瞳朦胧柔和,小巧的鹅蛋脸上不施粉黛,自有一番出尘脱俗的韵致。

  她的对面,白衣少年手执茶盏隔着竹帘望向楼下,微舒口气道:“已经第三天了,你有什么把握,一定会有人在朝堂上提起呢?”

  虞悠神色寡淡,平静道:“你帮我送一封信交给皇后娘娘,如今太子地位不稳,皇后娘娘会知道要怎么做。”

  “悠儿,你到底是想干什么?为什么我不明白?”郑天离蹙了蹙眉,仍是不解。

  “没干什么,以后我再告诉你。”虞悠转头托着腮望向外面,说书人仍在慷慨激昂的讲述着胡编乱造出来的故事。

  “可是太子地位不保,跟你并没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将此时告诉皇后娘娘?”

  “卖个人情而已,日后,总有用得到的时候。”

  “算了,我也不想多问。只是你也知道,如今朝中局势混乱,你若是参与其中,日后怕是难以脱身。”

  “我有分寸,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虞悠抿了一口茶,仍是不愿解释。

  “那我送你回去,然后就去趟皇宫,想办法将此事透露给皇后娘娘。”

  “也好,我也的确不能在外面待太久,万一奕王的人知道我来过茶楼,怕是会起疑心。”

  郑天离锁眉望了她一眼,走至她身旁将她抱起来往楼下走去。

  虞悠神色有些不自在,垂着羽睫不敢看他。

  郑天离却轻笑出声:“你说我们俩从小一块长大,你怎么就喜欢上奕王了呢?”

  “少拿我开涮。”虞悠瞪了他一眼,一脸没好气。

  郑天离又是一阵爽朗笑声,已经抱着她下了楼。

  外面的轿子还在等候,碧玉正守在门口。郑天离将虞悠放进轿子中坐好,叮嘱道:“碧玉,不要耽搁,赶紧送她回去。”

  “郑世子放心,我们这就回去。”碧玉笑眯眯的点头,已命轿夫起轿,跟着往回走去。

  郑天离目送她走了一段距离后,折身上了一辆马车,朝着皇宫而去。

  他与六皇子慕睿向来关系不错,既然虞悠开了口,他觉得,不如先去见一见慕睿,让慕睿帮忙将消息传递给皇后娘娘。

  次日下朝之后,虞国公满面愁容的回到国公府。

  虞悠正坐在床沿上看书,见到虞国公走进来,抬头问:“爹,怎么了?”

  “悠儿,皇上今日下旨,取消了你和奕王的婚事。”

  “取消了?”虞悠似乎并不惊讶,看起来很平静。

  “悠儿,爹对不起你,没能帮你保住这桩婚事。可爹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件事会传到皇上耳中?甚至后宫中人都知道。”

  “爹,取消了就取消了,我本来就是个残疾,本也不指望他还会娶我。”

  “你倒是想得开,可是爹看奕王很不高兴,一直争取要保住婚事,爹是觉得,他对你还算不错。”

  “可悠儿不想耽误了奕王殿下。”

  “那你是执意不嫁了?”虞国公忧心的望了她一眼,根本不会知道这一切都是虞悠故意而为之。

  “算是吧!”虞悠轻吐口气。

  此时,奕王慕靖却满面愁云的赶来,站在门口一声轻唤:“悠儿。”

  “见过奕王殿下。”虞国公俯首施礼,慕靖已经大步走近,忙将虞国公扶起。

  虞悠眼中闪过一抹怨色,淡声道:“奕王殿下怎么来了?”

  “悠儿,我真的不想退婚,是我父皇和皇后娘娘,他们非要取消婚事。”

  “无论是因为什么,奕王殿下还是取消了婚事,不是吗?”

  “悠儿,你在怪我?”

  “悠儿不敢。”虞悠冷淡一笑,满目空灵。

  “我也是没有办法,皇后娘娘一直劝言,说是皇族之人若是娶了废人,会有失国体……”慕靖走至她身侧坐下,沉着眉望着她。

  “有失国体?”虞悠冷嗤一声,“既然有失国体,殿下何不放弃皇族身份,不是一样能娶悠儿?”

  慕靖身子猛地一僵,眉心微微一蹙,难以置信的问:“悠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殿下听的很清楚,不是吗?”虞悠朗然盯住他的眼睛,她倒是要看看,他虚情假意的戏码到底可以演多久。

  “我若因此而放弃一切,岂不是成了不忠不孝之人?”

  “既然如此,奕王殿下还来见我做什么?”虞悠吸口气,神色冷绝。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慕靖抓住她的手,急切解释。

  “奕王殿下,悠儿已经配不上你了。”虞悠象征性的挣脱着他的手,不让他发现有任何一丝不妥。

  “你放心,我一定会请最好的大夫来医治你的腿,只要你的腿好了,我一定会再次让父皇赐婚。”

  “殿下说的是真的?”虞悠眼中闪过一抹希冀之光,看着令人动容。

  “自然是真的。”慕靖宽慰一笑,眼神也是温和平易。

  虞悠浅然一笑道:“那我听殿下的,一定尽快好起来。”

  “那你好好在府上静养,我还有些事要忙,明日再来看你。”

  虞悠安静点头,慕靖这才放心离开。

  虞国公送慕靖出门后回来,蹙眉问道:“你是真的喜欢奕王吗?”

  “爹爹为什么这么问?”

  “不为什么,就是觉得你似乎并没有以前那般总是缠着他了。”虞国公沉着眉,总觉得哪里不对。

  “那爹觉得好还是不好?”

  “自然是好事,爹本来不是很想让你嫁给奕王,爹觉得,你和天离更合适一些。”

  虞悠抿了抿唇,忽然沉默。对于郑天离,她只是把他当哥哥,并没有其它的感情。第4章 六皇子的算计

  “爹。”门口响起一道清脆之声,虞国公和虞悠同时看去,却是她的庶妹虞梵。

  虞悠浅笑问道:“小梵怎么来了?”

  “我怕姐姐老是待在房里会闷,所以待姐姐出去走走。”虞梵笑盈盈走进来。

  虞国公颔首道:“也是,你就带你姐姐出去走走吧!”

  虞悠微笑颔首,虞国公已叫了丫鬟前来扶着虞悠上了轮椅,虞梵与碧玉一左一右推着她往外走去。

  “姐姐想去哪里?”虞梵笑眯眯的问着。

  “去平远侯府吧!”虞悠垂眸,如果她没估计错,一般这个时候,安王慕睿会去平远侯府与郑天离对弈。她要见的,便是这位安王殿下。

  “好,我们去平远侯府。”虞梵与碧玉推着她出门,虞悠顺势自袖中取出面纱蒙上,也省得太招人注意。

  平远侯府水榭中,对坐的两人各自专注的盯着桌上的棋局。

  郑天离白子落下,蹙眉盯着对面之人手上的黑子。看来,这盘棋下的是颇艰难。

  “天离哥。”一声淡淡呼唤,将郑天离自棋局中拉回来。他对面之人也将目光收回,继而落在虞悠身上。

  虞悠解开面纱,低首含笑对着郑天离对面之人施礼:“见过安王殿下。”

  “虞悠,你的腿真的不能走了?”一身暗蓝色锦衫的安王慕睿疏朗的眉目微微一蹙,举手投足间亦是风姿清雅。

  “殿下看着像是假的吗?”虞悠抬起头,淡然望向慕睿。

  “本王只是觉得可惜,本来你和四哥挺好的一桩婚事,结果却变成这样。”慕睿心思一转,忽而道:“不过这样也好,起码天离……”

  “咳咳咳……”郑天离干咳着,故意打断慕睿的话。

  慕睿瞟了他一眼,也就没再说下去。

  虞悠浅笑道:“既然今日安王在这里,我刚好有件事,想要请殿下帮忙。”

  “你说说看就是。不过,如果是朝中之事,我可懒得管。”慕睿轻拂袖摆,清朗一笑。

  “近几日,我爹总是提及,说是工部尚书贪藏枉法。可是这个工部尚书,又是奕王殿下所举荐,又因我与奕王的婚事而不能法办工部尚书。但是悠儿认为,国有国法,若是再任由这般下去,奕王殿下势必也会牵连其中。所以请安王殿下将此事告知太子,好让太子将工部尚书法办,既解了朝廷忧患,又可以不让奕王殿下牵连其中。”

  “虞悠,你和四哥的婚事已经作罢,你怎么还是总是替他着想。”慕睿锁眉,等着虞悠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安王殿下就当悠儿是为自己的爹解忧,不是更好?”虞悠眸色疏淡,前尘之事她记得清楚,这个工部尚书之所以会贪污,也是慕靖所授意,而得来的钱,都会用来笼络人心豢养兵士。

  “不过你说的事,是否属实还需要查证,太子皇兄那边,我去告知一声,至于怎么做,那就是他的事了。”

  “多谢安王殿下。”虞悠微微一笑,态度恭谦。

  郑天离站起身,疏朗一笑道:“过几日薰公主生辰,你想不想去?”

  “我都这样了,去了不是让人笑话吗?”虞悠垂眸舒口气,颇有自嘲的意味。

  “有我在,谁要是敢说你,我绝对要他好看。”

  “对啊!虞悠,你看天离这么护着你,还真是叫人羡慕,你就放心的去吧!顺便,把虞梵也带上。”

  “实在不行,就让小梵代我去就好,我实在不方便去。”

  “那就当是本王的命令,本王命令你和虞梵都要去。”慕睿温和一笑,话语却添了几分强硬。

  虞悠忧虑不已的望了眼郑天离。

  郑天离淡笑道:“你放心,慕睿肯定会提前知会薰公主的。”

  郑天离与慕睿向来私交甚好,私下里都是直呼其名,习惯了也就变得很自然。

  “那好吧!既然安王殿下都这么说了,我去就是。”

  慕睿满意一笑,也就不再多言。

  郑天离却来了劲,微笑道:“悠儿,我带你出去走走吧!”

  “郑天离,你这是见色忘友啊!”慕睿腾的站起身,极为不满的盯着郑天离。

  郑天离牵唇一笑,根本不理会慕睿故意为之的调侃,已经推着虞悠往外走。

  虞梵和碧玉也紧跟着,慕睿无奈的叹口气,只好也跟着往外走去。

  虞悠腿不能走路,所以也无处可去,几人只是去酒楼吃了一餐饭之后,便各自回去,郑天离随之送虞悠回府。

  刚一进国公府门口,管家像是躲瘟神一样自客厅里往外跑,虞悠皱眉望着管家,问道:“张叔,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

  “嘘,小姐,你自己去看看吧!那千金小姐的阵势,我是真扛不住。”管家张叔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神色看起来颇苦恼。

  “那个,悠儿,我先走了啊!”郑天离干巴巴一笑,蹑手蹑脚的准备开溜。

  虞悠回头讪讪一笑,看着他道:“天离哥,你怕什么,她又打不过你。”

  “不是打不打得过的问题,这好男不跟女斗,我跟她打,实在没劲。”郑天离叹口气,微微摇头。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自后园往客厅传来,清越之声落在众人耳中,“郑天离,你怎么看到本小姐就跑?”

  说话的女子一身桃红色锁袖劲装,眉清目秀,率性潇洒。她趾高气扬的盯着郑天离,眉头扬的高高。

  虞悠好笑的望了女子一眼,讪讪道:“你不知道吗?他怕你又跟他打架。”

  “虞悠,你这话还真说对了,我就是来找他打架的。我刚才去了侯府,没找到他人,就猜到他会来国公府,所以就在这里守株待兔咯。”女子一脸得意洋洋,郑天离却苦着张脸,哭笑不得。

  “所以你就来我们国公府,又打了府上的府兵?”虞悠沉下脸,恼火的盯着张扬的女子。

  “那个,顾大小姐,本世子今天还有事,就不陪你玩了,改日,改日吧!”郑天离呵呵笑着,却是笑的极不自然。

  “郑天离,你休想走。”女子眼中闪过一抹狡黠,手中长鞭扬起,迅猛的打向郑天离。

  郑天离心中暗叫不妙,想跑怕是不可能了,只能腾身跃起,躲避女子的追打。

  女子手中长鞭占了优势,却也就是跟郑天离打的难分上下。

  碍于长鞭之故,郑天离是躲无可躲,只能心不在焉的应付着。

  虞悠咬牙,越来越恼火,沉声喝道:“顾羽清!你给我停手!”

  正在打斗的两人被她这一声平地起惊雷的冷喝给惊得僵了一僵。女子,也就是顾羽清,赶忙收鞭停下,怔怔的望着虞悠。

  虞悠继续咬牙道:“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在我们国公府打架?”

  “虞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那么大火气?”顾羽清走近她身侧,呵呵笑着摆了摆手。

  第5章 追查赃物

  虞悠瞪了她一眼,忿忿道:“你要是喜欢郑天离你就告诉他!打来打去的有意思么?”

  虞悠深吸口气,对,她记得,顾羽清很喜欢郑天离,可是郑天离……她咽了咽口水,心虚的望了郑天离一眼。

  “呵呵!虞悠,你怎么……会知道的。”顾羽清声音低的几不可闻,她发誓,郑天离肯定听不到。

  郑天离也呵呵,“悠儿,你没发烧吧!”

  “没,我好着呢!”虞悠翻了个白眼,继而对虞梵道:“小梵,我们回园子去,让他们俩在这打。”

  “哦。”虞梵愣了半天的神,情况转的太快,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虞梵推着虞悠往后走时,碧玉还在愣神。

  直到虞悠和虞梵进了客厅,虞悠才冷冷道:“碧玉,你也想跟着打一架么?”

  “没。”碧玉回过神,赶忙跟着离开。

  顾羽清与郑天离对望一眼,尴尬的真是可以。

  郑天离吞吞吐吐道:“那个……悠儿闹着玩的,你别……当真啊!”

  “呃……”顾羽清的脸刷的一片绯红,紧咬着唇做害羞状。

  郑天离皱眉,心知再耗下去更解释不清,仓惶扔下一句:“我还有事,先走了。”已经飞也似的离开。

  顾羽清张口望着他的背影,沮丧低语,“郑天离,我要是告诉你虞悠说的是真的,你会不会以后都不理我了?”

  她的背影被日光拉长,看起来落寞的很。

  后园中,虞悠放眼望着园中狼藉的一片还有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哀嚎的十几名府兵,颇头疼。

  顾羽清是顾大将军的独女,从小被疼爱呵护,使得个性也变得张扬不知收敛。可恨的是,她跟虞悠居然还挺投缘,自认识以来,就常往国公府跑。但每次,都是闹得整个国公府鸡犬不宁。这一次,也不例外。所以虞悠一恼火,干脆戳破她的心事,看她以后还闹。

  抬了抬手,虞悠烦躁道:“碧玉,叫人给他们擦些药,顺便安排把园子里收拾一下吧!”

  “是,大小姐。”碧玉慌张应下,赶忙跑去安排,虞悠叹了口气,由虞梵推着她回房。

  东宫太子府。

  一身明黄衣袍的俊雅少年侧坐在书桌旁看书,眉若剑锋,眸若星辰,英挺的鼻梁下,一双薄唇微微含笑,瘦削的脸颊轮廓分明,秀逸墨发松散的披在肩头,添了几分慵懒之色。

  他微一移动身子,身侧陪侍的宫女蓦地一愣,如此这般每天面对这样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人物,也是一种视觉享受。

  殿门外脚步声响起,慕睿满目春风般笑意,朗声道:“皇兄,还在忙吗?”

  “六弟,你怎么来了。”太子慕渊抬起头,浅淡一笑。

  “我是受人之托,才会来见你,过些时日,我要出去游山玩水,就算让我来见你,怕也是不可能了。”慕睿微一施礼,慕渊已请他落座。

  慕睿顺势坐下,拿过茶盏微抿了一口。

  慕渊这才问:“你是受谁所托,又是为了什么事?”

  “这人你也应该经常听说,至于你见没见过她,我就不知道了。”慕睿执着茶盏,微微吹拂上面的热气。

  “你说说看。”

  “就是虞国公府的嫡小姐,虞悠,也就是之前与四哥有婚约的那个。”

  “是她。”慕渊淡淡说了一句,问道:“本宫听说她摔断了双腿,可是真的?”

  “皇兄难道认得她?”慕睿放下茶盏,疑惑望着慕渊。

  “认识倒是谈不上,似乎见过那么一两次。本宫只是在想,这次的退婚,会不会对她打击太大?”

  “这个皇兄尽管放心,我看她好的不得了,也没有伤心,也没有闹腾,看起来跟平常没有区别,也没有提及退婚之事。”

  “她居然什么事都没有?”慕渊皱了皱眉,唇角漾起一丝玩味笑意。

  “皇兄是不是觉得,她很有趣?”慕睿探究般望着慕渊,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你来不是问这个的吧!”慕渊垂下眼眸,神色变的寡淡。

  “的确不是为了这个。”慕睿恢复严肃之态,将虞悠所说又重复了一遍。

  慕渊听完,皱眉问:“可万一四弟知道了是虞悠所说,他们两人岂不是要因此反目?”

  “所以啊!不能让四哥知道是虞悠所说,我想这大概就是虞悠会求我帮忙的原因吧!”

  “的确,不能再让四弟知道。这件事,本宫会尽快派人去查,若是属实,对于工部尚书,自然不会姑息。”慕渊眉宇间覆上凝重之色。如果这件事真的跟慕靖有关,那他与慕靖却会因此心生嫌隙。也就间接证明,对于东宫之位,慕靖有取而代之之心。

  慕睿又坐了一阵,喝了几口茶之后,才告辞离开。

  慕渊送他出门后,沉着眉朗声喊道:“墨一。”

  一身淡绿色锁袖劲衣的执剑男子自殿外走进来,低首施礼:“殿下。”

  “你去趟相府请赵丞相来见本宫。”

  “是。”男子闷声领命,转身快速消失在太子府。

  慕渊转身坐回去,眉目平静的继续翻看着典籍。

  赵丞相很快赶到太子府,慕渊放下手中书籍,将事情说予赵丞相。一番交代后,赵丞相离开,开始着手查办。

  当日下午,赵丞相收到一封举报信。信中所言,是说出工部尚书藏匿赃物之处和账册所在,虽然并不知道书信是谁所写,但赵丞相受命于太子,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即带人出其不意前往工部尚书府中搜查。

  气势汹汹的一队人马闯进尚书府,如此一幕,令正在后园闲坐着赏花看鱼的工部尚书大惊失色,赶忙迎上前俯身跪下,惊问道:“丞相大人,下官这是犯了什么罪?为什么突然带这么多人闯到我这府上?”

  赵丞相冷笑瞥眼看他,“现在还不知道,等会你就知道了。”接着一扬手,喝道:“掘地三尺!一定要找到赃物。”

  工部尚书低眉顺眼,心底却在好笑,他藏东西的地方极其隐秘,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找得到。

  赵丞相锁眉耐着性子等候,大概半柱香的功夫,一名兵士慌张跑回来汇报:“启禀相爷,赃物已经找到,的确就是举报之人所说的位置,就在书房角落,有一道暗门。里面有大量现银和珠宝。”

  工部尚书大睁着眼,眼中的惊恐之色一览无余。接着,他便看到几名兵士抬着一箱箱的东西走过来,领头的将领将基本账册交给赵丞相,低首道:“丞相大人,这是在墙上暗格中找到的账册。”

  赵丞相抬手接过账册翻看,冷哼一声,沉声喝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工部尚书一下子瘫坐在地,继而惊惶的站起来,俯首跪着死命磕头哀求:“丞相大人,你饶下官一命吧!我都招,我全都招。”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嫡女倾城覆江山》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9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