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帅哥别走小说莫雨花茉语云梦修云贺岩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帅哥别走小说莫雨花茉语云梦修云贺岩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第1章 这货晕血

  是什么带着青草的芬芳惊扰了原本宁静的清梦,是哪个顽皮的孩童撩开了早已为遮挡骄阳而放下的纱帘?不然,怎么会有不知名的阳光在身边跳跃?

  被迫唤醒的无奈慵懒的揉着迷蒙的双眸,或者这是梦中的梦?

  怪不得那一阵阵的青草香入梦来呢,也不是哪个顽皮的孩子,只是偶尔吹过的风撩动了遮阳的树叶而已。

  一道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射在身上,好温暖。忍不住的伸出手迎接那片光明,却发现那小小的手指好像不是属于原来的主人。

  当然,还有那宽大的衣袖以及整个身体都好像不是属于一个二十四岁的女子。

  难道穿越了?莫雨看着这一身华服就知道非富即贵啊。对于孤家寡人的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情。就当古代一游吧!

  要说莫雨的性格,不熟悉的人面前就是朵害羞的不善言辞的小花。但是,莫雨知道自己骨子里就是个闷骚型的。明明心里不爽的想破口大骂,却仍旧顾忌着人情冷暖蜚短流长的。不过,这也是种高端的人生态度,尽量让自己处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让周围的光芒掩盖着自己,明哲保身的最高境界啊!

  此时的莫雨站在遮挡骄阳的绿树旁,看着身高在绿树的树干上所达到的高度。照目测来看估计连一米五都不到,不可能是侏儒症吧?

  正在莫雨为自己悲催的命运哀悼的时候,远处却跑来了一个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左右了的小丫头。

  “公主,你没事吧?是奴婢不好,没有保护好公主,请公主责罚。”小丫头脸上挂着泪珠,模样清秀,梳着双丫髻。身穿一袭简单的朱红暗纹素花衣衫,但看面料也算上乘,应该不是普通人家的丫鬟。

  “你叫什么名字?”这是莫雨说的第一句话,但是,那孩童般的嗓音让她一时有点接受不了。太汗颜了,可能不是侏儒症。因为这完全是个孩子的声音。

  小丫鬟脸上的泪珠滚得更多了,大有要奔溃的架势。好吧,她现在的身份或许不是大人,还是说一些符合孩童的话吧。

  “小姐姐,不要哭了。我刚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头到现在还有点痛。能不能先别哭,跟我说说话呢?”莫雨尽量笑的天真无邪,天知道面部肌肉有点呈现扭曲的姿势。

  “公主,我去请御医吧。肯定是刚才那帮云国的小公主小阿哥们搞得鬼,我才走开一会帮小姐端早膳,回来的路上就听见他们说你从树上摔下来了。我吓得赶紧往这边跑。小姐,你肯定是摔到头了,啊!”小丫头忽然尖叫,把莫雨吓了个一哆嗦。

  顺着小丫头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小手。哎呀!刚才无意中摸了后脑勺一把,好鲜红的颜色啊。不会是后脑勺上的吧?终于,莫雨华丽的再一次晕了过去。不好意思,这货晕血!

  睡梦中,莫雨听到了凌乱的脚步声。鉴于不是很了解具体情况,还是选择继续昏睡。但听觉系统却很自觉的全面启动中,收听着四面八方的动态。

  终于,耳边清净了。莫雨听到被小丫鬟请来的御医说自己可能是脑部受到了重创,有点脑震荡的意思。或许会出现一些症状,具体还要等醒来之后才能确定。

  然后,就听见小丫鬟弱弱的问了一句。“姜御医,公主刚才醒过来一次。但是,却不认识我了,这是怎么回事?”

  果然,感觉听声音也要五十来岁的老御医略一迟疑。“或许是由于头部受到了重创,导致的短暂性的失忆。或许过段时间就可以恢复,也或许遇到什么刺激也能恢复。这就要看公主的造化了。好了,小丫头,我要去复命了。你先去给公主煎药,等公主醒了有什么事情再告知我,那老夫就先告辞了!”

  “谢谢姜御医,我送您。”小丫头也跟着出去了。

  莫雨感觉房间里没有声音了,这才慢慢的把眼睛睁开一个小缝先确认一下。

  好吧,真的只剩下自己了。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啊。

  因为莫雨睁开眼睛所看到的,完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古代女子的闺房。

  头顶是桃红色的流苏帐幔,带着少女的的憧憬与梦幻。身上盖的是天蓝色祥云图案锦丝被,那光滑的触感还停留在指间。香檀雕花的大床周围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祥瑞走兽。第2章 穿到美男窝

  床幔前方应该是屏风,但却不是一般人家的山水花鸟,而是左右各两扇能够折叠的菱形镂空的结构。

  至于屏风前面还有什么,莫雨就不知道了。因为这时,脚步声又响起了。莫雨只好接着装昏睡。

  走进来的好像是两个人,只是一个脚步急促而另一个却如同闲庭信步般的悠闲。

  “皇兄,那个傻子不会有事吧?怎么老是不长脑子呢?不是跟她说过进宫要小心点吗?幸好没事,不然,以后麻烦就大了。只是,希望不要变傻了才好啊。我听姜御医说好像摔坏脑子了。那可怎么办啊?”听声音年龄应该不大,应该是个少年。但是听口气就好像跟莫雨这个身体的主人有什么关系。

  “四弟,放心好了。皇兄已经预见了小花儿今天的劫难。其实,这也是个契机。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虽然同样年龄不大,但在年龄上肯定是后面这位要年长一些。

  莫雨真的很想睁开眼,看一下眼前的两个人。希望,不要被发现才好呢。

  就在眼皮纠结不堪的时候,年长的少年却忽然语出惊人。

  “既然醒了,就不要再装。没心机的小花儿,是不是想满混过关啊?”

  一听这话,莫雨吓得赶紧睁开了眼睛。因为屋里的光线太明亮,莫雨一时没有看清楚。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两道身影就这样撞进了眼帘。

  首先是站在靠近莫雨床幔的少年,年龄最多十五六岁。但却一脸的威严,不过,此时脸上却是带着淡淡的笑意。

  少年身穿一袭紫色锦绣衣衫,领口与袖口都绣着金色龙纹,尤其是胸前那只被一团蓝色祥云包围的金龙更是代表了少年的尊贵形象。

  视线上移,对上的是已经恢复平时冷静威严的脸庞。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正专注的审视着莫雨的小脸,那浑然天成般的气质就像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神祗般让人想要膜拜却又不敢上前。

  “喂!小花,你看啥啦。难道没看见还有一个人啊,真是个傻子。”或许是不满莫雨的眼光老师投注在身边的少年身上。

  那个离莫雨有些距离的少年,几步就走到榻前,恶狠狠的盯着莫雨。

  莫雨这才把这少年看清,一头张扬的红发两边各执起一缕固定在脑后,其余发丝随意披散着肩上,那模样看起来相当的洒脱不羁。

  剑眉入鬓,英气十足的脸上闪现着动人的光芒。那是充满朝气的蓬勃和旺盛的生命力的象征。

  与年长少年不同的是那一身劲装的打扮,看样子应该是喜欢上战场杀敌的少年郎啊。

  犹豫再三,莫雨还是决定坦白自己的现状。

  “我,我叫小花吗?你们是谁?”莫雨发现自己的声音好娇小,虽然可能有点形容不当,但是一个二十四岁的女子现在忽然年轻了十二岁。相信是谁都会感到娇小的压力。

  面前的两个少年同时发愣,然后迅速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你,真的不记得我们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是谁,难道脑海中没有什么熟悉的环境或者人吗?”年长的少年那咄咄逼人的目光扫向莫雨,不放过任何一个表情。

  再次在心里无言的叹口气,脸上却还是一筹莫展的神情。

  “对啊,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能好心告诉我吗?”

  “小花,你这样子我们还真没见过。我还是喜欢你的傻样,整天笑嘻嘻的,对谁都是一副信任的表情。我是云贺岩,你总是唤我岩哥哥的。”

  莫雨清晰的看到年长少年好像微微的挑了挑眉,但是,却没有说什么。

  “奥,还有你的修哥哥。我们私底下都是很要好的,我是四皇子。修哥哥是二皇子,是云国未来的国师呢。”

  年长少年瞪了云贺岩一眼,“别听岩胡说,我是云国二皇子,名叫云梦修。小花你的名字叫花茉语,我跟岩私下都叫你小花。”

  云梦修,云贺岩还有花茉语,莫雨在心里消化着听到的三个名字。

  “那我的身份是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啊?”莫雨,现在应该是花茉语继续疑问。第3章 皇宫内部妖魔多

  “你这傻子,你以为你是谁?别看人家都称你为公主,其实你是花国为了表示效忠而留在云国的质子。花国是女子当权,你的身份虽然是公主,可也是个不受宠的公主罢了。”说话的是云贺岩,那张英气的脸上虽然是鄙夷,但也能听到一种心疼的味道。

  花茉语沉默了,原本以为自己侥幸能在古代过上安稳的富足日子。这可倒好,可能随时小命不保。

  “岩,别吓小花了。今天受的惊吓也够多了,一会就安排小花出宫吧。”云梦修略带责备的眼神扫向云岩彻。

  “那个,我不是住在宫里啊?”花茉语怯怯的问道,不过,心里却是有点小小的庆幸。

  “那当然啦,你有专门的府邸的。对了,你还有个忠心的小保镖呢,我就奇怪了。今天怎么没看见他。”云岩彻脸上的不怀好意花茉语看的清清楚楚。

  “是啊,今天如果那个冷溪幽在。小花也不可能受伤,我们也不好出面。”云梦修脸上的神情花茉语看不明白。

  正在这时,花茉语发现刚才的小丫鬟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疾步走了进来。

  “公主,青烟熬了好久的。赶紧喝了吧,说不定就什么都记起来了。”小丫头将药放在屏风外面,估计那里有桌子吧。

  “给二皇子,四皇子请安。”青烟因为端着药碗,虽然想第一时间请安,可是却怕洒了手上的药汁。所以,只能放下药碗再行礼。

  云梦修让青烟免礼,然后,青烟就来到了花茉语的床榻边。

  “公主,奴婢先把您扶起来吧?”青烟刚想来到花茉语身边,就被一个身影抢先了。

  “四皇子,你?”小丫头愣在原地,不知云贺岩是想干什么?

  “小花,来,又没有外人,让岩哥哥帮你就好。”说着不顾青烟尴尬的小脸和云梦修微皱的清眉,把花茉语扶了起来。

  “呃,岩哥哥。还是让青烟来吧,这样好像有点于理不合啊。”花茉语心里犯嘀咕,这个少年有点太殷勤。

  “公主,你记得青烟了?”小丫头激动的看着花茉语。

  “青烟,别激动。我只是刚才听到你说你叫青烟,其他的事情等出宫之后,你再慢慢告诉我。怎么样?”花茉语虽然不想打击小丫头,但也不能说假话吧。

  看着那黑黑的一碗药汁,花茉语很想直接晕过去。但,眼前的两个少年和小丫鬟确是全神贯注啊,罢了。小时候又不是没有喝过喝过中药,至今那黄连上清丸的味道还是很让人怀念的呢。

  一咬牙,“咚咚咚”,一口气就将药汁全部灌进小肚子里。然后,看向目光呆滞的三个人。

  “还是熟悉的味道啊,怎么啦?”花茉语嘴里的苦涩让她想起了小时候总是生病不是打针就是吃药,而自己却受不了那苦涩的药丸的味道。父亲为了让她吃药,把她的小手都打肿了。那可是很有阴影的。所以,现在看到药都是很痛快的。

  “公主,我没有给你拿酥糖。”青烟说了句让花茉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

  “小花,你确实不一样了。都没有哭闹。”云贺岩的眼神也是透着不可思议。

  “这样也好,早点学会保护自己也是好的。也许失忆对你来说是件好事情。”云梦修的话好像很深奥,但是,花茉语不想探究。

  “公主,我们回府吧。以后这皇宫,我们还是少来吧。今天冷大哥不在,要不然公主也不会受伤。一会回去青烟可要好好说说冷大哥。”小丫头还是为花茉语受伤自责着呢。

  “好了,青烟。惹不起我们可以躲啊,我们绕着麻烦走不就行了吗?”这是花茉语一贯的态度和立场,总是喜欢躲在人们不注意的角落,也不想展现自己的光芒,低调的过着自己的人生。只是,现在的人生岂是她自己可以说了算的?

  花茉语坐在轿攆里,头上还很狗血的缠着白色的绷带。既然也没有什么大碍,还是先回府的好。

  皇宫内部暗潮多,小心谨慎不会错。(花氏宫廷语录之一)

  花茉语从自身遭遇里,领悟到了皇宫是个不易逗留的是非之地。因此,催促着青烟赶紧离开。而小丫鬟青烟也是深谙其中的波涛汹涌,因此马上就准备好了轿攆。而云梦修跟云贺岩待了没多久也离开了,皇家子弟事务更多。第4章 低调狗腿装懦弱

  忽然,轿攆停了下来。然后就听见了青烟满含隐忍和愤怒的声音。“五公主吉祥,六公主吉祥,七皇子吉祥!”

  呦呵,小丫头的声音里可不像是那么情愿啊,花茉语觉的来者不善啊。

  皇宫内部妖魔多,低调狗腿装懦弱。(花氏宫廷语录之二)

  花茉语掀开轿攆的轿帘,在青烟的搀扶下走下轿攆。

  眼前站着三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少女,个个穿的是娇气俊美。一看就是皇家的孩子,那神情简直就是我的眼里除了我自己就容不下别人。

  青烟小声的在花茉语身旁提醒着,左边的少女是五公主云瑶,中间的是六公主云舒,最右边的是七皇子云煦和。

  花茉语知道自己虽然在称号上跟几位是同级别的,但是自己可是属于人质啊。态度一定要谦虚,要低调,要低到尘埃里。

  “语儿给五公主,六公主,七皇子请安了!”花茉语还特意行了个礼,表现出自己的谦卑态度。

  没想到,却惊呆了前面的三位。

  “这是那个呆子花茉语,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说话的是五公主云瑶。

  “皇姐,肯定是那呆子终于知道咱们的厉害,怕了咱们了,以后就不会老缠着幽哥哥了。等过几天,我们就跟父皇说把幽哥哥调到皇姐的身边。”六公主云舒小声的跟五公主云瑶分析道。

  “可是,皇姐。语儿姐姐受伤了,没事吧?我们会不会做的有点过分?”七皇子云煦和胆子比较小,看到花茉语头上的白色绷带声音都有点带着哭声。

  “皇弟,怕什么?有皇姐在呢。实在不行,我们还有大皇子哥哥呢。”少女稚嫩的脸上展现的却是不符合年龄的狠辣。

  花茉语也不是傻子,对面的公主皇子们很明显是对自己的表现展开着激烈而深沉的讨论。自己需不需要再加把劲,好早点离开呢?

  脑袋一晕,差点就要软倒在地上。花茉语也没事先给小丫头青烟信号,就那么毫无征兆的来了这一出。不把小丫头吓蒙了才怪。

  花茉语心想:算了,就当是苦肉计吧。青烟肯定是扶不住自己的,估计自己那可爱的小臀部会与地面来一个亲密接触。

  正想着感受一下皇宫的瓷砖是不是很有仙气的时候,身体忽然被一股温暖的力量包裹。那是股充满冷冽气息却很温暖舒适的怀抱,而自己就像是被珍惜的宝物般被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一句话: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

  虽然很想睁开眼睛,但是既然已经装晕了,做戏就要做到底。

  “幽,幽哥哥!”对面传来几声惊呼,而青烟也喊了句:“冷哥哥,你可来了。公主受伤了,现在可能失血过多,又晕倒了。现在身体肯定很虚弱。我们快回府吧。”

  “幽哥哥,你怎么这么晚才进宫啊?我们都等你好久了。”对面的五公主很显然不想这么快就放人。

  “是啊,幽哥哥。语儿没事的,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六公主那是在讲人话吗?花茉语很想起来抽她一顿,自己可是爆头啊!呃,讲的有点夸张了。虽然是头破了,但好歹也流了不少血吧,还失忆了。丫的,真想拿把AK47把对面的两个胡咧咧的丫头片子给突突了。

  “公主殿下,我想还是先把我家公主送回府中比较重要,失陪了。”冷冽的声音带着疏离和冷淡,花茉语甚至能感觉那温暖的身躯传来的阵阵压抑的怒气。

  “青烟,我先带公主回府,你自己没问题吧?”虽说是询问,但是花茉语知道即使青烟说有问题,男人应该也不会管的吧?

  “冷大哥,我自己没事,宫外还有一些随从呢,你快先带公主回府,我去请姜御医。”青烟说完,停顿了一会,可能是想看看花茉语,然后才听到离开的脚步声。

  而花茉语便再也没听见对面传来什么声音,因为抱着自己的男子已经施展轻功飞跃了起来。

  怎么说呢?就像是在坐云霄飞车一般的刺激,耳边还能依稀听见“嗖嗖”的风声,好在春日的风不是冬日那样顽固,不然自己的小脸肯定要冻僵。

  男子终于停下来了,因为花茉语听到了声音。

  “门主回来了,公主这是怎么了?”很显然,这像是男子的手下。第5章 气质少年谁能驾驭!

  “先别说废话,让丫头们准备好热水。还有去把梵公子请到茉香阁,公主需要让他看一下。”男子说完迈步往府中走去。

  “门主,梵公子总是神出鬼没的。此时怕是不在尘香苑吧?”手下之一有点迟疑的说道。

  “放心吧,今天怕是一定会在的。你去便是了。废话那么多干嘛?”男子有些动怒了,手下之二赶紧把人拽走了。

  感觉自己被放在了舒适的床榻上,花茉语迫不及待的睁开了眼睛。

  也许没想到花茉语会这么快就醒,面前的男子明显的一愣。

  虽然刚才听声音冷冽清净,但是真正看在眼里才发现那过于年轻的眉眼只能算的是少年。少年的年纪应该跟刚才见过的云梦修差不多。一身黑色的劲装,暗金色波浪滚边让沉闷的劲装增添了一丝神秘的归属感。将略显结实的身躯衬托的更加挺拔。少年的黑发被一根黑色的发带束缚着,显得干脆利索。饱满的额头下方是那双有神的星眸里盛满了关心和怜爱,让花茉语不禁觉得那身装扮与现在看少年自己的眼神有那么点不搭调。

  “语儿,头还痛吗?一会让清尘给你看看。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身边半步。不会让你再深陷危难,对不起。”少年的眼里满是疼惜,看的花茉语都忍不住想要把少年拥进自己的怀里好好安慰了。

  “我没事啦,阿幽。你看起来比我都痛呢。”花茉语已经知道眼前的少年不是别人,刚才云贺岩和青烟口中总是提到过一个名字冷溪幽,肯定就是眼前的少年。

  “语儿,你,你好像不太一样。”冷溪幽看着那个总是在自己面前笑嘻嘻的小丫头,遇到什么事情都会先跑到自己面前让自己帮忙。而现在的花茉语怎么看起来那么善解人意,不是应该扑进自己怀里跟自己撒娇的吗?

  “阿幽,因为我摔坏脑袋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以前是怎么跟你相处的。只能重新跟你相处啦,你是我的保镖对不对啊?”花茉语发现挺幸运的啊,还有贴身保镖护驾。

  “保镖是什么意思?我是语儿的侍卫,一辈子都会尽我最大的力量保护你。”冷溪幽虽然听不懂保镖的意思,但还是把自己的身份又明确的再说了一遍。

  “恩,我知道啦。阿幽,以后我们就好好相处吧。”花茉语也没再说什么,直到忽然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淡雅清香。

  “唉,人情这东西可不能随便欠。不然,就会像男人被女人抓住了小辫子一样,先是无理取闹,最后再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未见其人,倒是先听见了这样一段很有哲理的话语。

  随后,花茉语觉得自己看到了一股缭绕仙气,围绕着那身着一袭白衣的男子。那如瀑的长发就像经过了修剪的般的整齐有型,一道浅蓝色的发带松松的扎了一道,随着男子的走动,发带也随风飘扬。发丝的长度都快要及腰了,却丝毫没有任何的违和感。

  花茉语觉得自己看到了今生最美的男人,那眼波流转的男子的一个眼神就让自己失了神。但很快,花茉语就镇定了下来。这样的男子只怕清高如天山雪莲,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好像不是谁能驾驭的了的。还是早点认清现实,着眼于未来吧。

  梵清尘早就把花茉语的表情看在了眼里,但很快镇定下来的花茉语让梵清尘吃了一惊。难道自己的魅力下降了,这位小公主怎么没像其他人那样对自己痴迷到底呢?

  “梵兄,我知道这次难为你了。放心,只要你确定语儿没事了,就当是还了冷某的人情。你看这样可好?”冷溪幽此时的表情已经没有刚才的柔情,反而恢复了刚才的冷冽。

  梵清尘自顾自的找了个软榻坐下,“那敢情好啊,冷兄这么痛快,倒让清尘觉得好生的奇怪呢。”

  花茉语觉得此时自己应该隐形,或者学学火影忍者里面的卡卡西老师,来个土遁。

  “梵兄不是想早点离开吗?那就赶紧帮语儿看看吧。”冷溪幽觉得还是赶紧把这个祖宗整走的好,这家伙的脾气要么不开口,一开口绝对能气死人。

  “唉,好吧。想我梵清尘也是个洒脱之人,岂能在这里逗留?”说着就来到了花茉语的床榻边。

  第6章 医师好温油

  “原来传说中的花国小公主这么小啊,不过样子倒还挺惹人疼爱的。”梵清尘嘴角轻勾,眉眼间风情自然流露,任谁看了都会不由自主的被迷了心神。

  花茉语只是礼貌的微笑示意,“麻烦梵哥哥了。”

  梵清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怎么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勾人的眼眸再次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女,发现少女的身上的确没有一丝一毫的做作的痕迹。

  此时的花茉语只是心情平静的等待着梵清尘的诊脉,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感情。

  虽然,心里有种莫名的失落感。但还是装作毫不在意的给花茉语把了把脉。然后,看了下花茉语后脑勺的伤口。

  “冷兄,公主没有什么大碍。休养几天就好了,只是我觉得公主的脉象好似有些奇怪。不能说是有什么问题,只能以后每天我过来给公主把把脉再做打算。”

  梵清尘还是那副模样,但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人家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要留下来对花茉语进行一系列的观察。真是伟大而崇高的医者精神啊,应该给颁发个“南丁格尔勋章”。

  冷溪幽足足看了梵清尘十秒的时间,当然,这是花茉语在内心以自己现代的时间计算的。

  “可是,梵兄不是喜欢洒脱自由的生活。怎么会想要多留几日呢?”冷溪幽觉得面前的狐狸有点问题,别看很多人都称梵清尘为“仙医”,意思就是说像仙人那般不食人间烟火,清新脱俗。但真正的梵清尘可是十足的恶魔,披着正人君子外套的狐狸。

  梵清尘浅笑晏晏,修长的手指忽然勾起耳边垂下的青丝。“冷兄,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向来是随性惯了的。所以,答不答应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回我的尘香苑了,再会啦。公主!”性感薄唇对着花茉语轻启,那灵活的小舌竟然暧昧的扫过微湿的下唇。

  花茉语的小脸通红,梵清尘却心情愉快的随风飘去。

  严重的怀疑男人肯定是有意的勾引自己,这也太没道德底线了吧。自己还未成年好不好?

  好吧,现在只剩下侍卫与公主了。花茉语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一下自己以后将要生活的这个时代了,很显然,穿越后的人生就是一副狗血加乱炖的五味杂陈。

  “来,阿幽,能不能给我普及一下我现在面临的形势啊。我知道你会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不知这话是真是假。但我都会感激你,为了以后我能少受点伤害,能不能详细的把我是谁,还有我现在所处的是什么时代跟我讲一下。”花茉语从床榻上坐起来,靠在榻边,想着肯定需要讲很长时间,还是找个舒适的位置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吧。

  “语儿,你,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冷溪幽还是觉得无法接受现实。眼前的小人儿早上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无忧无虑的模样。怎么自己就出去没多久,就会变成这样子。

  “阿幽,不要怀疑啦。我想听,要详细的说哦。我也会认真的学习的。”花茉语小脸上满是端正认真的学习态度。

  “唉,好吧。语儿,你要听好了。”冷溪幽来到床榻边的圆凳上,开始详细的将他所知道的讲给花茉语听。

  这是一个架空的朝代,当然也是有大国和小国的区分的。其中被称为三巨头的大国分别是云国,赤国还有青国。当然,这三个国家还有他们的附属小国。花国与云国就是附属关系,而赤国则将水国纳为自己的附属国。青国选择结盟的对象是碧国。

  云国是以其发达便利的经商路线而闻名,是个经济大国。而花国则是以盛产各种香料染料著称。赤国的兵器是发达的,国力相对而言也是比较强盛的。水国顾名思义河流湖泊多,造船业和美食比较出名。青国主要盛产丝绸锦绣,另外草原比较多。而碧国是个小国,但却是个旅游胜地。国内很多的世外桃源般的美景是很多人流连忘返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xs5975)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帅哥别走》全本小说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088.html
分享到: